好看的小说 > 介绍 > 黑道皇后

第七十二章 侍寝风波

【书名: 黑道皇后 第七十二章 侍寝风波 作者:吴笑笑

黑道皇后最新章节 2k小说网欢迎您!本站域名:"2k小说"的完整拼音2kxs.com,很好记哦!www.2kxs.com 好看的小说
强烈推荐: 我为王蛊真人神级英雄福星高照桃源山庄不灭战魂圣墟最强小叔九天神皇乱清破庙有神仙幻想世界大穿越    风邪穿着一身明黄的龙袍斜歪在寝宫门前的屏风边,他刚下了早朝,因为不放心太后,所以过来看看,没想到皇后也在这里,正好听到她柔声劝慰太后,那声音清润无波澜,却奇异的能安抚人心,再配上脸上淡淡的表情,就好像不可能发生什么不好的事情。

    风邪一动不动的静立着,眸底是一抹深沉,俊魅的容颜上,薄唇微启,使得他的脸不再那么冰寒,而是带着一丝阳光的温暖,望着寝宫内的女人,头上的九龙冠轻晃了下,便耀出一道金光,翠儿一抬头看到皇上立在门边,急忙福了下去。

    “奴婢见过皇上。”

    风邪大手一挥,人已经走进来,就像一阵风似的飘过,柳柳一听到翠儿的叫唤,便想到昨天晚上的事,下意识的抿了一下唇,上面还很疼,今天早上她上了一层药,又涂了一些唇脂,才使得本就心绪不宁的太后没察觉,可是看到风邪出现,不由得想起昨天晚上的事,脸色便冷下来,却发现风邪的眸子里晶莹诱惑的光芒闪过,唇角勾出笑意,整张脸闪着不可言明的神态,好像在算计着什么,柳柳冷哼,却发现他的唇上也有微微的伤痕,虽然很淡,但注意看,还是看出来的。

    风邪见柳柳望他的唇,立刻邪魅的轻舔了一下唇,那暧昧的神态分明是挑逗,慵懒随性,性感极了,柳柳真想扔出一拳头给这个摆势态的男人,他不会把她当成胸大无脑的女人了吧,重重的喘气,决定不理这个男人。

    太后娘娘已看出皇帝和皇后之间暗潮汹涌,暧昧不明,虽然有些仇恨之态,可是互相注视了才是吸引啊,只是他们太年轻还不知道罢了,太后老狐狸似的奸笑,倒把凤舞阳离宫出走的事忘了。

    大太监清安见太后的神色好多了,便走过来恭敬地开口:“太后,让奴才侍候你起来用早膳吧。”

    风邪一听到清安的话,一张脸上闪过黑线,长睫毛抖动两下,有了怒意,冷瞪着清安:“你是怎么侍候太后娘娘的,明儿个把你调到敬事房去做事,连这点小事都办不好。”

    清安一听皇上的话,脸早白了,扑通一声跪下来磕头,敬事房专门做那些阉割打人之事,他哪里敢去啊,只有那些变态的太监才敢去敬事房做事。大太监清安跟着太后多少年了,自然有些情分的,太后一见皇上重罚清安,不满的皱眉。

    “这事不关小安子的事,你就别让他去敬事房了,小安子过来侍候哀家起来用膳,”清安一听谢过太后,又谢过皇上,才敢起身去侍候太后娘娘,皇上看着眼前的一切,唇角挂着冷魅的笑,他知道如何治自个的母后,这不就让她乖乖的起来用膳了。

    柳柳见太后娘娘起来了,皇上又待在寝宫里,自己可不想和这个男人共处一室,飞快的起身:“母后,柳儿先行回去了,改日再来和母后说话儿。”

    “好,你去吧,”太后挥手,柳柳纤细的身子一转,给皇上道了安,也不待风邪开口,她便转身离开了寝宫。

    身后一抹灼灼暗含深意的眸子紧追着她,看着她逃避瘟神一样避着自己,心里便有点不舒服,而且生气,这女人可是他的皇后,想起昨儿晚上,她和皇弟缠在一起的画面,心里莫名的火大起来,脸色阴沉沉的,凤眸轻挑,唇角挂着森寒的笑意,那笑却不带温度。

    他不讨厌亲那个女人,而且还蛮享受的,这几天他心里总想着她冷漠孤傲的样子,淡定得就好像是天上的浮云,总让人慌慌的好像随时会飘走似的,所以他要召她侍寝,也许过了今晚之后,他对她就不那么想念了,平常见惯了太多美人,偶尔有一个丑女倒让他念念不忘了,不过是他贪图新鲜罢了。

    风邪一番计较过后,脸色便好了一些,不过仍有些气结,太后望着自个的皇儿,那脸上的表情一会儿功夫,足足变了好几次,而且他竟然想东西而忘了她这个母后,太后娘娘不禁暗自窃喜,看来皇儿开窍了,知道喜欢女人了,而且庆幸他在意的女人正是柳柳,这样她也算完成了先皇的遗诏。

    “皇儿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母后?”

    风邪俊美的五官上唇角立刻浮上惯有的冷魅,沉声:“清安,你是不是想进敬事房?”那清安的脸色立刻白了,给太后娘娘梳头的手抖了一下,轻颤着声音央求着。

    “太后娘娘,您疼着些奴才吧,该用早膳了。”

    太后娘娘那叫一个生气,从铜镜里冷瞪了风邪一眼,这皇儿一向独断专行,身为皇帝他做得相当不错,该狠的时候绝不手软,该软的时候也有着一丝心疼,虽然那心疼少得可怜,但是她问问怎么了,抬头见清安的手抖个不停,不由气恼的哼。

    “好了,皇上还是回去处理朝政吧,哀家没事了。”

    “那儿臣告退了,”风邪的目的达到,站起身略欠了下身子,朝外面走,那挺拔的身势如一根坚韧的青竹,风姿洒脱,是女人都会爱上的男人,可偏就有洁癖,寻常女子接触不了,她偷偷问过南宫月,说皇上这不是什么病,只是有点怪心态,假以时日会好的,不知道皇上和柳柳能不能相安无事,虽然皇帝宠幸了淑妃娘娘和德妃娘娘,但她还是私心的想要一个属于柳家的孩子做太子,真不知道自己要等到什么时候,太后娘娘满面愁云,大太监清安小心的开口。

    “娘娘,去用膳吧,要不然皇上一定饶不了奴才,”那声音有些哽咽,太后娘娘回身拍了拍清安的手:“好了,你别担心了,皇上那是吓唬你,”不太后娘娘知道,虽说皇上是吓唬清安,如果自己坚持不吃,皇上一定会把清安送到敬事房去当值。

    “好,走吧,”清安扶着太后娘娘走出寝宫,侍候娘娘去用膳,要不然他可就倒霉了。

    华清宫里,柳柳正斜卧在软榻上看书,眸光穿过窗户,望着廊柱外面的几株菊花,菊花淡雅,清新,不同于其它花的妖娆,有的形如鹰爪,有的形如璎珞,虽然只有几株,却是各有形态,恣意的舒展着,柳柳看得入神,半卷书握在手里,好久没动下,就连翠儿走进来都不知道,翠儿有些诧异。

    “娘娘想什么呢?连奴婢进来都不知道?”

    翠儿泡了一杯茶递到柳柳的手上,柳柳回过神来,把视线从窗外拉回来,不知为啥她的心神有些不宁,从太后的寝宫回来,她一直想到风邪那别有深意的眼眸,那里面有算计的意味,她猜了好久也没想透视什么事,反而把自己得心绪不宁的。

    柳柳捧着香茗,深吸了一口气,味道好醇,白毫银针果然不错,叶细如针,每一瓣都卷缩成针状,青郁细嫩,在热茶里翻滚,一股茶香味便溢出来,这样的日子手捧一杯香茗,看看书赏赏花,其实也不错,可是这深宫真的是她呆的地方吗?唇角浮起一抹讥讽,她可没忘记那个一直看她不顺眼的男人。

    既然不顺眼,为什么不废了她,何必像仇人一样相互看着生气呢?

    这就是她想了一个下午也想不透的原因,按理她离开皇宫最高兴的就该是他了,这样他可以立一个认为配得上他的女人为后,而她可以在江湖上肆意的潇洒,别以为她不知道他的想法,他嫌恶她,认为她不配为皇后,一个丑女为皇后,天下人会耻笑。

    柳柳边想着唇角忍不住笑,她一点也不生气,为那个男人生气只是浪费了自己的细胞,她轻抿一口茶,这白毫银针用雪水泡果然清醇甘甜,这主意是她想起来的呢,茶香味在舌尖滚动着,然后顺喉而下,感觉那清香延伸到全身,是人舒服轻飘飘的。

    一个下午的时光都浪费了,冥思良久的结果是她的头有些疼。晚膳也不想吃,坐在秋千上荡起来。

    月色如玉钩,夜凉薄如冰,她只穿了一件长裙,丝丝凉意浸透到肌肤,使得她身上鸡皮疙瘩都冒了出来,伸出手细心的搓了一下,一扬手,秋千飞了出去,不用人荡,在空中飞舞,荡得半天高,远远的立着彩霞和翠儿,不明白主子今儿个是怎么了,好像有心事似的,也不敢随便开口,但是彩霞很奇怪,为什么娘娘不用人推,那秋千就可以荡得那么高,她实在太惊奇了,只有翠儿不以为意,别说那秋千架,就是娘娘人也可以在空中飞来飞去的。

    柳柳荡得兴起,干脆踢掉脚上的绣花鞋,露出白玉一样的粉足在空中荡起来,完全没有束缚的感觉着一份简单的快乐,笑意浮在唇边,越转越快,看得彩霞和翠儿头都晕了。

    远处小安子飞快的跑过来,飞吁喘喘的开口:“娘娘,大喜事啊,娘娘,喜事啊。”

    她的心一沉,生活在宫里,于她而言何为喜,何为苦,可是小安子他们的喜却是意图明显的,只要是皇上的宠爱都为喜,所以?脸色冷冽起来,周身罩起寒意,如果他真的那么想,那么她不会任由别人随便欺负的。

    “何事?”她的声音有些暴戾,小安子一怔,可很快被喜悦淹没了,飞快的开口。

    “娘娘,皇上派小玩子公公来传旨,今晚皇后娘娘到永元殿侍寝,”小安子浑身兴奋,因为只要娘娘侍寝了,华清宫的人就可以回未央宫去了,那里可是三宫之首啊,女人最高身份的象征啊,比华清宫不知好多少了。

    彩霞听了小安子的话,早飞奔过去,两个人抱在一起跳起来,只有翠儿担忧的望着主子,她是知道自个主子的,她并不想要这份荣耀,相反的很可能抗旨不遵,如果这样便会陷老爷和夫人于水火,翠儿越想越觉得头大。

    柳柳半天没言语,只脸色越来越暗,小安子和彩霞总算后知后觉得感觉到娘娘在生气,很冷漠,周身寒气涌起,一抹狂戾充斥在整张脸上,似乎正想找人拼命,那幽深的瞳孔里是杀气,小安子和彩霞轻颤了一下,赶紧垂下头,一句话也不敢再说。

    翠儿走过去,伸出手把娘娘从秋千架上扶下来,轻声开口:“娘娘要去侍寝吗?”

    “去,怎么能不去,不去不是让爹爹和哥哥为难吗?”

    暗夜中,她的眸子里闪过暗芒,心内冷哼,风邪你不就是怕我和凤冽纠缠在一起吗?事实上我从没有想过去伤害凤冽,他至少还是个真诚的人,而你什么都不是,所以今夜就让我们交一回手吧。

    彩霞和小安子一听娘娘的话,开始以为娘娘肯定不会去的,后来一听娘娘竟然说去了,眉眼间不由又高兴起来,但是娘娘冷漠的样子使得她们不敢过份形露于色,而且他们不理解,皇上宠幸娘娘,娘娘不是该高兴吗?到时候就可以稳住宫中之位,再产下龙子,一定会永远高贵的。

    “好,小安子,你让小玩子公公在华清宫门外稍等一下,本宫要收拾一下。”

    “是,娘娘,”小安子得了指令飞快的奔出去,这里翠儿和彩霞扶着柳柳走进华清宫大殿,月色把三个人的影子拉得长长的,如影如魅。

    翠儿给娘娘盥洗上妆,只略施了薄粉,胭脂和唇红,挑了一件黄色的绣着凤凰的碧霞罗,逶迤拖地的粉红烟纱裙,手挽屺罗翠软纱,头上挑起一小揖束发挽一个小小的桃花髻,其余的披散在肩上,这发型溶合了少女的纯真气息和女人的妩媚之气,柳柳顺手拿了一支银色镶玉的响铃簪示意翠儿别在她的桃花髻上,那响铃簪随着人的走路动起来,轻颤颤的,映衬得人格外的水灵,重要的是它极简单,没什么花束在上面,柳柳不喜欢繁杂的头饰。

    翠儿和彩霞望着娘娘,除了半边脸上有些瑕疵,其它的一点毛病都找不出来,整个人清灵得就像山谷间高贵的空谷幽兰,散发出阵阵馨香,两个小丫头呆了一呆,好半天才开口。

    “娘娘,该走了。”

    “好,你们到门前等我,”柳柳挥手,冷着脸色,翠儿和彩霞乖乖的走到寝宫门前候着,心惊胆颤的想着,不知道娘娘想做什么,为什么把她们两个撵出去。

    柳柳在寝宫内把脸上的红胎描绘了一番,那胎痣鲜红夺目,再配上她眸子里阴森森的狠劲,显得整张脸有些狰狞,她想用这一招吓住风邪,他那样一个洁癖的人,自然无法忍受这样丑陋的她,到时候还不是让她回来,如果这一招不行,她还有另外一招呢,拉开抽屉拿出一小瓶药,冷冷的笑,只要她不想,便没有人可以动她,风邪,你最好不要惹到我,柳柳在寝宫内收拾好一切,步伐轻快的走出华清宫,看上去心情好极了,身后跟着的几个小丫头面面相觑,娘娘怎么又高兴了?

    月色清冷,照在华清宫门前的软轿上,轿边一溜儿宫女,还有小玩子和两个小太监,一见到柳柳出来,恭顺的叩首,请娘娘上轿。

    等到柳柳上了轿子,两个小太监一前一后的抬着小轿往永元殿而去,前面有一整排的宫女打着灯笼,小玩子随侍在轿边,而华清宫的宫女则跟在轿子后面,软轿一摇三摆的晃动着,柳柳差点没被晃着了,心理一点也不紧张,胸有成竹,斜靠在软榻边,微敛双眸休息。

    夜色中,雾气越来越浓,幽径隐暗,只有灯笼不时的晃动,燃着那微弱的暗芒,闪闪烁烁着,好似幽冥岸上的鬼火般诡异,周遭的气流冷冽,听说华清宫是前朝的旧址,当年破城之时,有很多人死在这座宫殿里了,所以这座宫殿比冷宫更让人寒怕,那些宫女打着灯笼,听着耳边风吹过发出的簌簌之声,腿肚儿轻颤,牙关儿咬紧,恨不得一步便到永元殿,忽然天上飞过一团黑影,惹得几个人惊慌失措的叫起来,柳柳被惊醒了,冷声开口。

    “怎么了?”

    小玩子气愤的扫视了周围一遭,原来是一只黑鸦从半空中飞过,吓坏了前面打灯笼的宫女,小玩子立刻走到前面沉声怒斥那些宫女,又走到柳柳的轿前。

    “娘娘受惊了。”

    “走吧,”隔着轿帘,听到娘娘冷冰冰的声音,夜色下如锐利如刀,小玩子的心里莫名的有些惧意,娘娘那种从骨子里透出来的冷硬,有时候真让人头皮发麻,小玩子一挥手,软轿继续往前面走去。

    穿透重重的雾障,踏过石阶,顺着长廊,长长的一截路程总算结束了。

    永元殿门前,宫灯掩映,门前候着一溜儿的宫女和太监,每个人脸上都布着小心翼翼,待到软轿落到永元殿,那些宫女太监齐刷刷的跪下来:“奴才(婢)恭迎皇后娘娘。”

    巧儿打起帘子,翠儿伸出手扶娘娘下了辇车,满天月华白的光芒洒下来,琉璃的暗芒折射出点点折痕,夜如水般清凉,清风荡起,卷得枝叶发出簌簌响,柳柳走到永元殿门前的石阶上,四个身穿华丽宫装的女子上前一步伸出手拦住柳柳的去路,很有威仪的开口:“娘娘请随奴婢等到这边来换装。”

    柳柳一听,知道这几个身着宫装的女子很可能是永元殿的女官,负责检查侍寝妃子身上有无杂物,以防对皇上不利的,看她们高高在上的样子,好似不怎么把她放在眼里,月色下柳柳的半边脸红胎愈发的耀眼,这四个女官的眼里布着不屑,还有几分不解,后宫美貌的妃子极多,皇上怎么会召这么一个丑的女人侍寝呢,不但丑而且态度清绝,完全不把她们四个放在眼里,要知道到这里的每一个妃子可对她们奉若神明,每次送礼品给她们做纪念,只有这个皇后娘娘一搞不清楚状况。

    “本宫不喜欢换装,”柳柳冷冷的拒绝了四个女官,只不过是几个小小个女官,竟然不把皇后放在眼里,她们眼中的轻视,分明是瞧她不爽,柳柳脸色一沉,眸子闪过寒意,那四个女官有些害怕,但自持是永元殿的女官,身份高人一等,所以头抬得高高的,胸脯挺得直直的,眼神无畏的盯着柳柳,唇角挂着得意的笑,坚定的开口。

    “对不起,娘娘,这是皇室的规矩,请娘娘遵从,”说话女官,姿容出色,在永元殿的太监宫女中,一向是个角色,平常和得众人的吹捧,此时面对柳柳,竟然毫不退弱,强势的开口,连婉转的语气都不用一下。

    殿门前,柳柳带来的宫女和太监一看此种光景,不由愤怒齐瞪着那四个女官,柳柳冷哼一声,素手一扬,一记耳光扇了过去,在夜色中分外响亮,还带着幽寒凉薄如冰地声音。

    “大胆的奴才,你算个什么东西,竟然在这里耀武扬威的,有本事爬到皇帝的床上去?”

    那女官被柳柳打愣了,一时间不知作何反应,她身后的三个女官也愣住了,定定的站在宫门前,呆望着眼前的女人,此时才感觉到一丝怕意,娘娘的眼里闪过冷冽的光芒,使人忍不住瑟瑟发抖。

    柳柳不待那四个女官开言,便冷着脸望向一边的太监小玩子。

    “立刻进去禀报皇帝,本宫是不是可以回去了?”

    小玩子心里那叫一个愤怒,狠瞪了一眼那四个女官,都有你们什么事,你们平时有那么点小心计就罢了,皇后娘娘可不是别的妃子,连皇上有时候都没办法,小玩子心里埋怨了一通,当下不敢怠慢,飞奔进永元殿禀报皇上。

    风邪一身白如绸的中衣随意的敞开,露出结实性感的胸肌,宫灯的照射下,那亮泽的肌肤莹莹生光,一头乌丝随意的束在脑后,俊魅的脸上少了白日的冷酷寒戾,多了一些慵懒的性感,对于今晚皇后的侍寝,竟带着些许的期待,不过时间是不是过得有点久了,风邪一挑凤眉,暗沉的黑眸中便多了一丝阴暗,正在这时,小玩子奔进寝宫。

    “皇上,娘娘要回去了?”

    “什么?”风邪修长弹性的腿一缩,翻身坐到朱红木床榻上,一脸黑线的怒瞪着下跪着的小玩子。

    正文 2k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黑道皇后相邻的书:灵剑情缘斗破后传洪荒之儒圣数据化人生丹帝异陆云起花开春暖网游之极度狂人黑色曼陀罗花晋血异界烧饼店封神旧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