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 > 介绍 > 忽如一夜病娇来

第五十八章

【书名: 忽如一夜病娇来 第五十八章 作者:风流书呆

忽如一夜病娇来最新章节 2k小说网欢迎您!本站域名:"2k小说"的完整拼音2kxs.com,很好记哦!www.2kxs.com 好看的小说
强烈推荐: 仙界网络直播间重生之神级学霸兵甲三国慕南枝鉴宝秘术灭世魔帝蝴蝶效应极品桃花运光脑武尊随身带着女神皇逍遥派变身香江    林氏好不容易抓住虞襄这么大一个把柄,就是开口提出送她去乡下单过,老太太和虞品言也说不出什么。哪有女儿侵吞母亲嫁妆的道理,就那么迫不及待?换言之,连母亲的嫁妆都能侵占,还有什么能阻挡她的贪欲?

    如此低劣品行,足够将虞襄压得抬不起头来!就算老太太和虞品言执意要保她,日后她也猖狂不起来了!

    林氏越想越得意,脚步飞快,眨眼就到了正院门口,虞妙琪紧跟其后。

    立在廊下的马嬷嬷见了二人连忙进屋,低声道,“老夫人,她们果然来了。”

    “哼~”老太太轻捻佛珠,徐徐开口,“只等了一个时辰就找来,心太急了。后面的账本怕是看都未看。”

    马嬷嬷低头不敢答话,心知待会儿这屋子里将有一阵吵闹,冲晚秋使了个眼色,暗示她把闲杂人等全打发干净。

    “闹啊闹,闹啊闹,刚回来两天已经闹出多少事端?且让我数数。”老太太放下佛珠掐指换算,笑容越发冰冷,“果然是个丧门星,接回来就家无宁日。我还以为她能劝着林氏消停点儿,却没料是个更不消停的货色,心心念念就是争宠争家业。林氏还不够宠她?家业她也敢盯上,把我的言儿置于何地?早知如此,当初就不该把她接回来。”

    老太太摇头长叹。

    马嬷嬷轻声安慰,“您又不是那等铁石心肠,哪能看着亲孙女流落在外不往回接的。也是她年少轻狂,您把她打醒了日后再慢慢调-教,不出一年两年便能裁剪出个新模样。”

    “调-教?就凭她那等低劣品性,我就是再调-教几百年也无用。这是根子不好,得了林氏真传了。说来说去全都是我的错,怪我当年识人不清,迎了这么个不着调的进门,连带生了个小丧门星,这才闹得家无宁日。”老太太越说心情越郁怒,只等林氏进来好生料理她。

    马嬷嬷正欲搭腔,晚秋在门外禀告道,“老夫人,夫人和二小姐来了,说是有急事找您。”

    “让她们进来。”老太太挥手,语气十分不耐。

    二人进屋后徐徐见礼。

    “得了,有什么事儿直接说,甭给我行礼,我怕折寿。”

    林氏还未申诉,老太太就先横眉怒目,她一时间有些踌躇。虞妙琪心知这会儿没自己插嘴的余地,捡了一张凳子落座,又偷偷拉扯林氏衣袖。

    林氏迅速镇定下来,紧挨着女儿坐定,说道,“母亲,还是等言儿和虞襄都到了再说吧。兹事体大,我怕届时有人说我背后冤枉她。”

    老太太气笑了,问道,“要不要把思雨也一块儿喊来?兹事体大,索性叫全家人都听听。”

    “如此也好。”林氏本还有些心虚,但想到那些被掏空了一个又一个大窟窿的账本,难得的硬气一回。

    老太太摆手让晚秋去唤人,然后闭着眼睛捻动佛珠。

    立在门边的马嬷嬷用一种既怜悯又嘲讽的目光看了看母女两,随即低头缩小自己的存在感。连侯爷都叫来,找死也不是这么个找法。隐居十四年,倒把所有的精明能干都消磨干净了,只剩下满脑袋浆糊。

    厅堂里安静的落针可闻,空气中缭绕着淡而清雅的佛香味儿,闻起来本该沁人心脾,却无端端令人感到几分压抑。虞妙琪按揉胸口,心间升起一股细微却又不容人忽视的忐忑感。

    明明说好要慢慢来,慢慢在侯府站稳脚跟,却在第二天就夺走了掌家权,然后与虞襄争锋相对,动作会不会太大了?这吃相在旁人眼里怕是很难看吧?

    她心下一凛,这才发觉自己被嫉妒蒙了心,下错了棋子。应该再慢一点的,至少在笼络了老太太和虞品言之后。然而来都来了,也只能把错误进行到底。索性虞襄的错处更大,老太太和虞品言知晓了万万没有纵容的道理。

    连林氏的嫁妆都能下手,那中馈必然也侵吞不少。早想到这一点的话就应该把中馈账目也全都看完再一块儿拿过来。

    虞妙琪越琢磨错漏越多,红润的脸色渐渐开始发白,忍不住掐了掐腰间的荷包。

    撕拉撕拉的声响引得老太太睁眼去看,挑眉道,“这平安符你终于戴出来了?”

    “祖母送得东西,我自然应该随身携带。之前是我着相了,竟有些舍不得,焉知这个磨损了,祖母岂会不给我求一个新的?祖母拳拳爱护之心孙女儿不敢或忘。”

    这番话说得太甜了,简直能滴出蜜来。老太太脸上却丝毫不见悦色,只用一种阴沉的、压抑的、令人感觉毛骨悚然的目光定定看了她一眼。

    虞妙琪似触电般低头,心跳顿时疾如雷鼓。她隐约发觉自己说错了话,可思来想去却找不出头绪。难道老太太竟早就知道我把平安符烧了,故而几次试探于我?

    这个想法乍一浮现便引得她呼吸停滞。如此,日后再要笼络住老太太怕是千难万难!自己在她心目中恐怕已经是个两面三刀虚伪做作的角色了!错错错,怎么每一步都是错?难道这一步又错了?

    心里几番思量,虞妙琪像坐在了钉板上,恨不能飞身遁走。

    恰在这时,虞襄被两个丫头推进门,冲几人一一点头见礼。

    林氏冷哼一声,目光如利刃般向她剜去。老太太轻拍自己身旁的软榻,唤道,“襄儿过来与老祖宗同坐。”

    两个丫头将她抱上软榻,又整理好裙摆。

    虞襄歪在炕桌上,一手转动小炕屏,一手托腮,慵懒问道,“老祖宗,家里发生什么大事儿了?我正准备午睡呢,这会儿眼睛都有些睁不开。”

    她眨了眨黑白分明的猫瞳,几丝水汽粘在浓密的睫毛上,样子既无辜又可爱。老太太揉揉她脑袋说道,“且等你哥哥姐姐来了再说。你母亲有大事宣布。”

    老太太的语气看似平和,实则暗藏着阴森的寒意,叫林氏和虞妙琪不安的动了动。

    虞襄点头,将炕桌上的一碟花生挪到自己近前,喀拉喀拉的剥起来。剥了也不吃,只撅起红唇将里层的红衣吹落,将圆滚滚的花生米留下。

    寂静的厅堂里一时间只闻花生壳碎裂的脆响,更有朱红包衣打着卷儿纷纷扬扬掉落地面,似下了一场小雪。冷肃的气氛就在这一阵阵脆响中悄然消散了。

    老太太看看埋头劳作没心没肺的孙女,严苛的面庞稍微和缓,又见她将辛辛苦苦剥的一捧花生米全塞进自己手里,劝自己赶紧吃,当即便笑开了,爱怜的捏捏她脸颊。虽说虞妙琪才是血脉相连的亲孙女,可到底比不上自己亲手抚养长大的,感情上终究隔了一层。

    临到这会儿,虞妙琪总算是看出来了,自己要想越过虞襄讨老太太欢心怕是不可能。原本刚回来那天还有机会,然而她烧了老太太的平安符,也将自己辛苦建立的温婉形象烧得面目全非。

    怪就怪在没理清侯府情况。林氏哪是什么当家主母,反倒地位尴尬,不上不下。她那小院除了金嬷嬷,其余人怕都成了老太太和虞襄的眼线。

    不过是死了夫婿,竟弄得像天塌了一样,真真无用至极!

    虞妙琪越想越恨,把林氏也一块儿恨上了。

    ----------------------------------------------------------------------

    金嬷嬷受命去请侯爷,这会儿正战战兢兢立在书房门口,刚要张嘴就被侯爷一个冰冷淡漠地眼神冻住,连忙低下头,眼角余光瞥见满屋子的画像,心尖狠狠一颤。

    画中人她十分熟悉,全都是虞襄那张明艳至极的脸蛋,从十岁一直到十四岁,哭的笑的,喜的悲的,坐的卧的,各种表情各种姿态,简直活灵活现惟妙惟肖,更有一种浓烈的眷恋之情由那一笔一划中流泻而出,就是完全不懂欣赏的人也无法忽视。

    金嬷嬷想到主子今儿意在对付虞襄,偏还请动侯爷前去裁决,怕是不能如愿了。非但不能如愿,必然还要与侯爷落下间隙。母子两本就不亲,日后恐会发展到争锋相对的地步。

    思及此处她越发后悔起来,然而主子有命又不得不从,只得咬牙继续等待。

    虞品言站在书桌后,面前摊开一副未完成的画像,一双妙目在他反复勾描下已显出湛然神光,唯余一点樱唇未曾着色。

    他将朱砂稀释,沾了一笔在旁边的纸上试色,觉得还是太过浓艳便又稀释一点,反复再三的试色,这才敢将浓淡相宜的朱砂轻轻点染在樱桃小口上。在现实中用指腹摩挲过无数次的小嘴儿,到了画作里同样诱得他移不开眼。

    他定定看了半晌,直等笔尖的颜料快要干透才看向金嬷嬷,问道,“何事?”

    金嬷嬷抖了抖,低声道,“回侯爷,夫人请您去正院一趟,说是有要事相商。”

    “不去。”虞品言拒绝的十分干脆,边说边将笔浸入笔洗里搅动。

    金嬷嬷深吸口气,继续道,“回侯爷,事关三小姐,请您务必……”

    不等她说完,俊美的青年已扔下笔负手而行,路过她身侧时淡淡瞥了一眼,那深邃地,仿佛淬炼了无数光年的眼眸里没有一丝人气,只余风雨欲来的冷厉。

    金嬷嬷当真后悔了,缩头缩脑,胆战心惊地跟在他身后,眼见正院快要到了,竟生出许多怯意。 2k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忽如一夜病娇来相邻的书:重生之恶魔猎人逆武星辰超级成长空战极限梦醒覆雨洪荒元符录超级搜索引擎妖魔封印逐艳人生蛊魔三国王者皇家四号恶魔校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