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 > 介绍 > 忽如一夜病娇来

第二十章

【书名: 忽如一夜病娇来 第二十章 作者:风流书呆

忽如一夜病娇来最新章节 2k小说网欢迎您!本站域名:"2k小说"的完整拼音2kxs.com,很好记哦!www.2kxs.com 好看的小说
强烈推荐: 终极高手神话版三国天才邪少一枪致命都市超级医圣神级英雄向阳都市猎人电影世界大盗斩邪复活之战斗在第三帝国神藏    虞襄趴伏在虞品言肩膀上眺望那些僵若木偶,面如土色的闺秀,冲她们自得一笑,又故作伤心的埋入哥哥颈窝,随即想起小球儿的真实身份,不免乍舌。

    那装满宝石的荷包递过来的时候,虞襄就知道对方的出身绝对不简单。可放眼整个熙和园,谁的出身又简单得了,故而她并未深思。万万没想到啊,随身只带着一个老嬷嬷,穿戴简单又朴素的球儿会是当朝九公主。被帝后与太子保护的滴水不漏的九公主!

    球儿音近九儿,再加上那圆滚滚的体型,这昵称取的太贴切了。

    她转脸朝前方行走的兄妹二人看去,却见小球儿还在一抽一抽的哽咽,样子十分可怜。这孩子刚才真以为自己要投河,被吓住了吧?

    虞襄心头微微升起几丝愧疚。

    虞品言错以为她在害怕,轻拍她脊背安抚道,“别怕,哥哥在呢,谁也欺负不了你。”

    “哥哥,我会不会给你惹了麻烦?她父亲是裕亲王。”这可是个‘好爹在手,天下我有’的时代。

    裕亲王,固守西北封地拒不回京,皇上连下三次诏书都置之不理,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不出一年半载,皇上便要向他动刀,而他留在京中的原配与嫡女早成了弃子,今后也不知怎么个死法。

    虞品言深不见底的眼眸悄然流泻出一丝戾气,揉揉妹妹脑袋低语,“无碍,我永乐侯府不怕得罪他裕亲王府。”

    虞襄心满意足的笑了。

    凤栖阁内,皇后端坐在主位,太子妃陪同客座,看见抽抽噎噎的小球儿,双双站起身去迎。

    虞襄没法行礼,只得做了个揖,神情不卑不亢。

    皇后笑着道一句‘好孩子’,然后将幺女抱进怀里拍抚,温柔地问道,“球儿,怎么了?谁欺负你了?”

    虞襄眼观鼻鼻观心,很是镇定。

    “她……她们抢我的灯,要打我,莲子糕护着我,她们就要逼死莲子糕,让莲子糕投河。”小球儿抽着小鼻子,一句一句的叙述。

    虞襄真恨不得冲上去好好亲亲这胖球儿。三言两语就把那群人坑得死死的,果然是萌到深处天然黑啊!

    皇后脸上本还带着三分浅笑,听了这话立时寒霜罩顶。

    虞襄略微低头,眼睛一眨一眨的,泪水就出来了,含在眼眶里欲落不落的样子格外惹人怜爱。她只坐在那里,一句话不说,旁人就觉得她受了天大的委屈。

    “莫哭了,母后替你做主。听嬷嬷说你想吃糖醋鲤鱼?御厨已经做好了,去洗把脸,和虞,和莲子糕一块儿去吃吧。”皇后轻柔的替女儿擦泪,又拍了拍她肉呼呼的小屁股。

    听说有吃的,小球儿瞬间笑开了花,含着两汪眼泪冲虞襄招手。

    虞襄转头去看自家兄长,见他微微颔首才跟着去了,刚绕到门外,就见一位尚宫领着那群闺秀缓步而来。方才还不可一世的清河郡主眼下像只落水的鹌鹑,正抖抖索索的掉泪;常雅芙面上镇定,脚步却有些虚浮。虞思雨低垂着脑袋缀在人后,听见轮椅滑动的咕噜声,连忙抬头看去,眼里满是哀求。

    虞襄扬起下颚,横起食指,轻轻在脖子上划拉一道。看见虞思雨瞬间扭曲的脸庞,恶劣地笑了。

    清河郡主与常雅芙显然也看见了她威胁意味十足的动作,双双睁大眼睛。这人忒乖戾邪性了点儿,一番唱作念打将她们统统算计进去!她早说出九公主的身份不就什么事儿没有了吗!这是存心整她们啊!

    经此一事,永乐侯府二小姐的恶名算是传出去了,凶悍,刁钻,还很会装无辜。普通闺秀谁也不敢跟她深交,就怕什么时候被她插上两刀,当然也更加不敢得罪,只因她背后的几座大山太牢靠了。

    虞襄跟小球儿享受美食的时候,一群闺秀正跪在凤栖阁内听训。清河郡主被禁足三月,其余人等罚抄经书百遍。这处置算不得严苛,但皇后娘娘一句‘德行欠佳’已足够让她们好几年翻不过身来。有婚约的怕婆家退亲,没婚约的怕嫁不出去,真悔得肠子都青了。

    料理完诸事,皇后踱步到偏殿,隔着镂空屏风偷看两个小姑娘用膳。

    未免九公主一次性吃得太撑,每一道菜肴都只准备三口的分量,用白玉小盅盛放。两人一个装哭一个真哭,能量消耗都很大,这会儿吃得极为香甜,很快就将各色菜肴扫荡一空。唯余下一颗红烧狮子头,小球儿伸手去夹,却被虞襄一筷子戳走,放在嘴边作势要吞。

    小球儿眼巴巴的看着。

    虞襄将狮子头递过去。

    小球儿大喜,张嘴去咬,虞襄却在她快咬住的一刻又将狮子头收回。

    小球儿只咬到一团空气,上牙磕了下牙,发出清脆的嘎嘣声,然后含着眼泪,用控诉的眼神瞅着她。

    虞襄绷着脸,又将筷子递过去,小球儿再次咬到一团空气。如此调戏了三回,小球儿回回都要上当。虞襄实在是撑不住了,笑趴在桌上,见她吃不着又想吃的样子实在可怜,这才将狮子头喂进她嘴里,换来一个感激的憨笑。

    陪同皇后一块儿来的虞老太太尴尬不已,只得转着佛珠低头念经,来个眼不见为净。

    皇后却丝毫不觉得生气,反而掩嘴轻笑起来。即已知道球儿身份,却还能如此大方自然的与她相处,不卑躬屈膝,不阿谀奉承,不伏低做小,眼中没有虚假的热情,只有对女儿真切的喜爱,能逗女儿哭,也能逗女儿笑,让她变得鲜活无比,这已经大大超出了皇后的预期。这孩子很好,球儿需要的正是这样一个古灵精怪的玩伴,免得她性情越发孤僻。

    皇后止住笑,冲虞老太太招手,往正殿行去,坐定后开门见山道,“虞老太君,你这个孙女本宫看上了,送入宫中给小九做个伴吧。”

    虞老太太迟疑道,“她那腿……”

    皇后摆手,“无妨,多派几个嬷嬷伺候便是。”

    虞老太太思量片刻,决定将虞襄的身世和盘托出。凡事扯上皇家就简单不了,虞襄伺候的是公主,身份必定要与公主匹配,若是哪天事情败露,还不得冠上一个‘欺君之罪’?也许情况还会更糟,若是皇后娘娘起了怜悯之心,想给虞襄找个好婆家,这赐婚圣旨下来再暴露了身世,得罪的人也就更多。

    现在的侯府丢了嫡女,是受害一方,届时以假充真就变成了施害者,非得被唾沫星子淹死。

    虽说几个丫头婆子都已经处理干净,可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凡事往坏处想总没错。故此,虞老太太就是瞒着全天下人,也不敢欺瞒皇家。

    皇后听完果然十分诧异,沉默片刻后喟叹道,“这里面竟然有如此一番波折,真是上天弄人。那真正的虞襄可找到了?”

    “回娘娘,还在找寻当中。”虞老太太摇头苦笑。

    这纯属后宅秘辛,不足为外人道也。老太太能坦诚相告,这份忠心皇后十分受用,却也不提替她找寻的事。且让永乐侯府自己解决吧。真正的虞襄是生是死,境遇如何,谁也无从得知,把这事捂严实了也好多替她铺几条后路。

    自己权且当做未曾听过。

    思及此处,皇后笑道,“莫急,凭易风的本事,总有一天会找到的。”敛眉思量片刻,继续道,“虞襄被你们教养的极好,德行上佳,头脑聪慧,行事大方。不做伴读也罢,三五日便送进宫来陪陪小九,她难得找到如此可心的玩伴。”

    这事便算过了明路了。虞老太太舒口气的同时连忙应承下来。

    虞襄是被虞品言抱出宫门的,远远就看见虞思雨低垂着脑袋站在马车旁,不知在想些什么。老太太看见她,冷哼了一声,又看见等候在一旁的靖国公府的马车,脸色越发阴沉。

    “老太君,能否借步说话?”靖国公夫人迎上前赔笑。

    “免了,时辰不早,各归各家吧。”老太太目不斜视的过去,亲自掀开门帘,让孙子将孙女放入车内。

    “老祖宗,我来扶您。”虞思雨乖觉的凑上去。

    因有外人在,老太太压下满腔怒火,搭着她胳膊登车。虞思雨略安定了几分,冲骑在马上的大哥讨好一笑,也连忙爬进去,低眉顺眼的坐在角落。

    虞襄冲她咧嘴,然后掀开窗帘欣赏靖国公夫人青白变换的脸庞。常雅芙并不露面,想来是躲在车里不敢见人。车轮慢慢滚动,靖国公夫人的身影逐渐淹没在夜色中,变成一个模糊不清的黑点,虞襄这才安生的坐下,问道,“老祖宗,大哥真要跟那个芙儿姐姐成亲吗?”

    “这事儿悬着呢,小孩子家家的,莫问那么多。”老太太闭目沉吟。

    这桩婚事,她是越看越不满意。靖国公府的背信弃义一直是扎在她心底的一根刺,今儿见了常雅芙,这根刺非但没□□,反而扎的更深。当年意欲悔婚也就罢了,今日还与外人合起伙来诓骗小姑子东西。这是什么毛病?表面上是替襄儿解围,暗地里却意欲讨好清河郡主,这两边卖乖的把戏实在是拙劣。

    更糟心的是,她竟如此短视,不知什么人该亲近什么人该疏远。皇上的铡刀都悬在裕亲王头顶了,她还上赶着巴结,算来算去不过是一场空。这样看似精明实则愚蠢的孙媳妇,接进门又是一个祸害!

    思及此处,老太太摇头叹息。

    虞思雨小心翼翼的凑上前给她捏肩。

    “不用忙活了,一边儿呆着去吧。今儿临出门前我怎么交代你的?与外人联起手来对付自家姐妹,你出息了。德行欠佳,有了皇后娘娘这句断语,我就是想给你找个好婆家也难,你且好自为之吧。”老太太面色阴沉的拂开她,看见自顾啃咬糕点的虞襄才扯开一抹笑,温声叮嘱,“入了宫,你可得乖觉着点儿,莫再捉弄九公主了。”

    “哎,我晓得。”虞襄甜甜的答应,垂眸欣赏虞思雨手背忽然暴出的青筋。 2k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忽如一夜病娇来相邻的书:无限恐怖之雷啸传奇都是地府惹的祸网游之战龙无双猛将鬼马喜剧之王仙途剑修全职领主地狱公寓鉴宝天书网游之剑仙混迹美女工作室大帝刘宏埃提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