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 > 介绍 > 执魔

第1226章 创始元灵体

【书名: 执魔 第1226章 创始元灵体 作者:我是墨水

执魔最新章节 2k小说网欢迎您!本站域名:"2k小说"的完整拼音2kxs.com,很好记哦!www.2kxs.com 好看的小说
强烈推荐: 春秋我为王玄界之门择天记永夜君王逆鳞大主宰圣墟雪鹰领主一念永恒龙王传说太古神王武炼巅峰    所谓的月祖魂泉,其实并非是泉水,而是一池月光。

    明明跳进了泉水里,宁凡却感觉不到一点真实感,周围只有月光如水流动,沾衣不湿;有细微的混沌之气夹杂在月光里,氤氲不散。

    在那深不可及处,有无穷月光沉没于泉底,是幻梦界一切月光的来源。

    宁凡不断下沉着,他遁速全开,下潜的速度非同小可,一连下潜了数百个星空的距离,却还是感觉泉底遥不可及。

    显然这魂泉内部,自成一方世界,且还是广阔无边的那种,以宁凡雨术全开,竟都窥不到此界一丝边界。

    约莫半个时辰后,宁凡停止了下潜,此刻位置已经足够深,周围的混沌之气隐隐有些超出他的承受能力。

    再继续下潜,显然不是明智选择。

    “到这里就可以了…接下来,我只需在吸收足够的混沌之气,便可初步修成五行混元身。”

    宁凡盘膝于月光水流中,运转起五行混元身的法门,霎时间,千丝万缕的混沌之气发出幽芒,朝他体内流入。若有两仪宗修士见到这一幕,必会惊讶于宁凡的粗暴直接。

    要知道便是两仪宗那些仙帝,吸收混沌之气时都需要小心翼翼,等闲之辈哪敢像宁凡这样大把去吸收。

    “照这个速度,最多一个时辰,我就能初步进阶大五行,获得五行混元身的体质…这只是一个开始,真正令体质大成乃至圆满,还需要无数苦功…”

    宁凡闭神守一,心神完全沉浸在了修炼当中,忘了身外的一切。

    随着修炼的进行,宁凡的身体开始发生种种异变:时而散出三尺元磁光芒护身;时而有太上青芒化作青鸟,在头顶盘旋;时而寒光透体,似要化作一块寒冰;时而火光加身,似要化作一团火焰。

    前前后后,宁凡身上足足出现了四百多种不同变化,每一种变化,都代表一种体质可以选择。

    并不是宁凡想选什么就可以选什么,四百多种混元身里,只有五种体质,与他相性符合;其他种类并非不能选,但却不是最契合宁凡的东西,故而很难将体质修至圆满境界。

    “这五种进阶方向,该选哪一种…”

    宁凡细细感知着五种可选体质的不同。

    第一种体质,与他古妖身份相符,发动时,有五色妖云护体,防御颇为厉害,其中云术更是他近来感兴趣的东西。

    第二种体质,似是一种攻伐体质,发动时,周身有混元雷霆缠绕,杀伤力十分惊人,可令准圣侧目。

    第三种体质追求的是极致速度,可令修士身体虚化为天地灵子飞行,遁速暴涨一倍不止。

    第四种体质是一种极为罕见的持宝体质,一旦修成,使用法宝时,威能可获得大幅提升。

    宁凡最感兴趣的是第五种体质。

    这居然是一种与神灵有关的体质,发动时,宁凡明显感受到了体内神灵力量的不安、紧张。

    这种不安情绪,并不代表二者无法共生,至少相性方面是合格的,使得第五体质拥有修炼的可能。

    只是…堂堂废体神灵体质,居然会被一个不知名的混元身吓到?这种情况还是宁凡第一次见到。

    要知道除了神灵废体以外,宁凡还修有其他诸多体质,如大五行体、尸魔体质、六欲之骨…可从未有哪个体质,能令神灵体质感到威胁。

    因为级别不同啊。

    换言之,这第五种体质竟是一种比肩神灵废体的厉害体质!

    只数个呼吸而已,宁凡就在五种进阶方向之中,做出了选择。

    随着进阶进行,宁凡的周身开始出现五团清气盘旋,四暗一明。

    那四团昏暗的清气,没有任何威能,只有一个空架子,似乎还需填充些什么才能具备威能。

    那唯一一团明亮的清气,因填充进了远古神灵的力量,故而神光万丈!

    一个时辰后,五团清气彻底凝实,这意味着宁凡的混元身彻底进阶完成。

    宁凡长舒一口气,睁开双眼,看着漂浮于周身的五团清气,透着莫名意味。

    “全知前辈给我的玉简,没有记载这种混元体质,莫非当年的两仪宗,从未有人修出过此体质?五团清气,四暗一明,堂堂远古神灵力量,居然只配填充其中一团清气…其他四团清气,莫非需要填充同等级别的力量…”

    宁凡脑海里,忽得浮现出假道经里的一句话:天地五灵,神魔妖仙鬼。

    他的眼前,似又出现了那一盘怎么也下不赢的六博棋,棋盘上,双方的神魔妖仙鬼正领军厮杀…

    “我似乎修了一个最没用、却又最可怕的混元身…说它没用,是因为此体质衍生出的五团清气,目前只有一团被点亮。唯有点亮两团以上清气,才能初步触发此体质的隐藏能力…我是在种种机缘巧合之下,才修出的神灵身,让我再修一个其他四灵,来点亮第二团清气,难如登天…但若真有修成的那一日,或许我会变成比远古神灵都可怕的存在…”

    宁凡笑了笑,并没有流露出太多期待。

    他甚至不知道自己修出的混元身,叫什么名字。

    那就问一问好了。

    万物沟通,发动!

    宁凡神经病一样,伸出手掌,对自己的手掌说话了,“混元身啊,告诉我,你的名字。”

    【创始元灵体,创始元灵体,创始元灵体…】

    “创始元灵体?没听说过…不过听起来似乎真的很厉害,可惜太难修至圆满境界了,集齐五灵体质,简直就是天方夜谭…”

    宁凡正和自己的手掌聊天,忽得目光微动,收了声。

    这一刻,周围的月色水流,忽得有了诡异的笑声响起!

    “嘻嘻嘻,老师你看,那里有一个傻子,在和自己的手聊天。”

    “难道这傻子被混沌之气冲坏了脑子?已经神志不清了?”

    “看来不需要我们出手驱逐,他就会被混沌之气灭杀了。”

    “算了,还是出手驱逐一下吧,毕竟这里可是我族重地,不能让宵小造次呢…”

    宁凡眉头一皱,他早在踏足泉底之初,便感知到此地有某种特殊生灵存在,但并未将此事放在心上。

    他的原则,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对方若不动手,他便也不作理会。

    可若对方攻击他,他便也不会留情了。

    “斩斩月!”

    几道虚影在水流中一闪而过,继而便有数道仙尊级别的剑气,朝宁凡斩来,皆是半月型剑芒。

    那些仙尊剑芒本不值一提,可诡异的是,那些剑芒居然还能吸收此地源源不断的混沌之气,增强己身。

    有混沌之气加持,区区仙尊剑芒竟好似拥有了仙帝剑芒的威能!数道仙帝剑芒合一,便是宁凡也不敢太过轻敌,召出逆海剑刷刷几剑,将那几道剑芒通通斩碎。

    “这厮好强!我们打不过,老师,你快出手呀!”几道声音焦急道。

    “好!尔等退下,由老夫来斩此贼!大青莲月光斩!”

    滋滋滋!

    宁凡只听得周围水流忽然传出滋滋雷霆之声,好似千鸟锐鸣,继而那些雷声汇合至一处,凝聚成一道千丈之巨的青色剑芒,好似青月当空,呼啸而来!

    这是一道仙帝剑芒!

    但在吸收了周围混沌之气的力量后,竟强行提升至一阶准圣的威能!

    “这些水下生灵本身不强,但他们的剑术未免也太可怕了…”

    宁凡眉头皱得更深,并非因为对方斩出的准圣剑芒过于强大,而是因为…这剑芒之中,似有一缕气息,令他眼熟…

    剑祖的气息…姬青灵的气息…

    这些水下生灵使用的剑术,为何会携带那个女人的气息,莫非和那个女人有关…

    轰!

    宁凡抬手一剑,挡下了准圣剑芒,眼中的冷意消退了不少。

    他不喜欢这些偷袭他的水下生灵,但若对方与那个女人有关,他不是不能网开一面的。

    “什么!这小贼竟如此厉害!连老夫的大青莲剑术都奈何不了他!难道只能请族长出手斩杀此人了么!”一道儒修打扮的老者虚影,渐渐在水域之中凝实,神色大惊。

    儒修老者的身后,还有其他几个儒修小童徐徐现身,从称呼上看,似乎是他的弟子。

    儒修老者也好,他的弟子也好,竟都不是活人,而是虚幻的剑灵之身。

    他们不是人,他们…是世代守护在此地的剑灵!

    “原来是剑灵…会是她的剑灵么…”宁凡内心一痛,于无声处,陡然想起剑祖从眼前消散的一幕幕。

    更想起…神农百草园中,迟迟长不大的魂草…

    他本来对这月祖魂泉兴趣寥寥,此刻变得在意起来。

    他想要看看月祖魂泉的泉底究竟是何模样。

    那个女人,是不是也曾来过这里,并在这里留下过一些痕迹…

    “住手吧,我对你们并无恶意,证据就是,若我真想杀你们,只需一式幻术,便可奏效,根本无需与你们比拼剑术的。”

    宁凡怅然一叹,右目轮回树影浮现,将儒修老者和他的弟子,通通拉入太古雨夜的幻术世界。

    这儒修老者不过仙帝修为,弟子也只是一些仙尊剑灵,之所以剑术厉害,厉害的也仅仅是剑术本身,而非他们自身。

    以宁凡修为,杀一些仙帝、仙尊剑灵,只需一个眼神,就能幻术灭杀。

    儒修老者骇然不已,他并非普通剑灵,并不惧怕幻术的,可还是被宁凡一式幻术拉入此地,足见宁凡的幻术造诣是何等惊人了。

    冷汗不自禁就流了下来。

    可他并没有向宁凡求饶,而是傲骨铮铮,怒视宁凡,“老夫知你幻术厉害,杀机一开,我等顷刻要死在这幻术中!你要杀便杀,休得多言,自会有人替老夫报仇!”

    “…”宁凡大感无语。

    他明明说了对这些剑灵没有恶意好么,对方莫非耳朵聋了,听不懂?

    宁凡摇摇头,撤掉了幻术。

    儒修老者一愣,有些弄不清宁凡想干什么了,“阁下这是何意?为何不杀我等?难道真不是来此地猎杀青莲剑灵的么?咦,阁下的气息,我好像在哪里见过…”

    儒修老者还欲多问,忽有一道庞大气息从泉底方向直冲而来!

    那是一个准圣!

    并不是多么厉害的准圣,似乎是那种灌顶强行提升的准圣,故而法力卡在一万劫的瓶颈上,终生无法存进。

    若在外界,这等灌顶准圣,并不值得宁凡忌惮。

    但这里是混沌之地,对方多半也懂得那种吸收混沌之气的剑术,如此一来,此人虽只是一阶准圣当中的弱者,却极有可能斩出二阶威能的剑芒。面对此人,宁凡不得不打起十二分精神,一言不合,便要苦战一番的。

    “是族长!族长竟脱离了青莲座,来救我等了!”儒修老者深为感动。要知道他们族长每一次离开青莲座,都需要付出巨大代价。

    “救你们?呵呵呵,你们并无危险,老夫何必多次一举救你们。老夫是来迎接一位贵客的。”

    青光一闪而至,化作一个身后背着七把剑的瘦老头。

    此人修为着实不高,但他一身剑意,似已臻至极高境界,一旦爆发,几乎没有几个一阶准圣可以与他匹敌。

    “贵客?贵客在哪里?这里只有一个入侵者啊…”儒修老者茫然不解。

    七剑老者却不和他废话。

    七剑老者只满目探究看着宁凡,看得极为仔细,似要把宁凡每一缕气息都剥开来,细细甄别。

    许久,七剑老者似乎确认了什么,终于露出笑容,对宁凡拱手一礼,“道友怎么称呼?”

    “宁凡。”宁凡淡淡道。

    “贫道九剑道人,欲请道友府上一叙,不知道友来否?”七剑老者笑道。

    “府在何处?”

    “魂泉之底!”

    “呵呵,那般深的地方,宁某可没有自信潜入。稍有差池,怕是要被混沌抹杀,万劫不复的。”宁凡笑道。

    “道友何故口是心非,你见我等身怀一丝剑祖气息,分明已经意动,想要潜入泉底,观一观那剑祖传承了。至于泉底的混沌之气么…呵呵,那里的混沌之气,确实浓到了二阶准圣不敢轻易踏足,但道友似乎也不是寻常人,若真想前往泉底,未必没有办法潜入的。且就算道友当真做不到此事,我等青莲剑族也有秘法帮道友达成此事的。”七剑老者大有深意道。

    “话已至此,若宁某再做拒绝,倒是显得虚伪了。”

    “呵呵,虚伪谈不上,你我素未谋面,谨慎一些也在情理之中。不过道友大可放心,贫道邀你过府一叙,绝无恶意,反而是有事相求,于道友而言也是一桩机缘。在道友之前,也曾有四名北天准圣来访我族,亦有另外六名准圣对我族心怀恶意,故而被我族驱逐。道友是来到此地的第十一名北天准圣…这边请!”

    “且慢,前往泉底以前,宁某还有一个问题想问。”

    “是何问题,道友但问无妨。”七剑老者一怔,再度恢复微笑。

    “道友道号九剑,为何身后只背了七把剑…”宁凡大有深意道。

    “此事说来话长,当年为了对付入侵准圣,损失了二剑,如今只余七剑,始终难以补全…”七剑老者唏嘘道。

    “原来如此。”宁凡点点头,似乎认可了七剑老者的说法。

    然而内心深处,却对这七剑老者生出几分戒心。

    此人并没有对他说真话…

    宁凡何等眼力,只一眼就看出这九剑道人修的九剑剑术,其实是七实二虚,从一开始就只有七把实体剑,另外两把则是平时不显化的神通剑。

    九剑与七剑,事关此人神通秘密,不愿告知本属正常,但刻意捏造一个谎言,就有些过了。

    此人是在以虚伪待他,既不真诚,难保不会有其他算计…

    “也罢,是敌是友,走一趟魂泉泉底自见分晓…青灵她,真的来过这里么…”

    以宁凡普通状态,想要顶着混沌之气潜入泉底,难度极大。

    当然,若他开启万古真身,再辅以其他手段,未必不能做到此事。

    只不过,宁凡并没有当着九剑道人的面,展露他的手段,而是接受了九剑道人的帮助。

    二人一路下潜,一路闲聊,宁凡这才得知,原来这月祖魂泉的泉底,生活着青莲剑族。

    此族人丁不丰,只有千人不到,人人都是剑灵身份。

    因为某些原因,此族剑灵无法离开月祖魂泉,一旦脱离混沌之气便会死亡;同样的,身处混沌之中,他们的剑术威力往往远超自身境界,厉害无比,一度令那些图谋此地的北天准圣铩羽而归。

    他们是生活在混沌中的生灵,混沌之气对他们而言,就想水之于鱼,空气之于凡人,没有任何伤害。

    宁凡这类外人就不行了,进入混沌之地,必须小心翼翼。为了帮助宁凡潜入泉底,九剑道人不得不输送了大量剑灵力量,护住宁凡周身。

    不知下潜了多久,月色朦胧的水流之中,忽然响起飘渺歌声。

    那歌声不知从何而起,似与月光融在了一起。

    那歌声透着无穷思念,是女子的声音。

    那声音听来如此耳熟,分明是…剑祖的声音。

    唯一让宁凡失望的是,那歌声用的不是修真界惯用的语言,而是某地方言,故而他听不太懂,只能隐约听出,这是一首很伤感的歌谣。

    “七梅的雪花飞扬,

    我等的人在流浪,

    那月下的歌呀是为谁而唱;

    夜半惊醒梦一场,

    眼泪染红了烛光,

    蝴蝶呀快飞呀去远方...”

    听不懂…

    那些方言俚语,宁凡一句也不懂,可心里还是有了莫名情绪,挥之不去。

    透过这歌声,他好似看到了高山,看到了流水,看到了某个亘古坐在山巅的女子,手指抚过冰凉的长剑,孤独看那十年朝月,等一人来…

    “道友莫非听得懂荒古仙域的月氏语?不妨给贫道讲讲,这歌声讲的是何事。贫道听了这歌声无数年,却从不知其深意。”九剑道人意外道。

    “道友误会了,我对这种语言一无所知。原来这是荒古仙域的月氏语,我还是第一次听说这种语言存在…”宁凡似沉浸在歌声中,一时怔忡。

    “那道友何故伤感…”九剑道人仍有些不信。

    宁凡只摇头不答,忽然听得周围歌声消失了,顿时怅然若失。

    “此歌声存在于此地,已有无穷岁月,每至潮起月盈之日,才会出现。道友若想再听,只需等到下一个潮起之日…”九剑道人解道。

    “原来如此。”

    宁凡点点头,收了所有情绪。

    他愈加确定此地与剑祖有关了,否则如何能有剑祖的歌声,亘古流传到今日。

    下潜,下潜,再下潜。

    不知下潜了多久,忽有一团巨大阴影,出现在下方。

    那是一个表面凹凸不平的废弃修真星,竟沉没在泉底!

    不,说是修真星并不准确。

    那并不是星球,而是…失去所有光芒的月!

    那是真实的月,死去的月,沉没在此地,已不知有多少年!

    “竟然是月!幻梦界竟然有月!”宁凡吃惊非小。

    日月这种东西,宁凡还是第一次见到实体,岂能不惊!

    虽说只是一个死去多年的月球,但还是带给宁凡十足冲击。

    青莲剑族就建在这颗废弃月球之上。

    只见那月球表面,有无数枯木耸立,那些枯木似是巨莲凋谢后,遗留的根茎;青莲剑族以枯木为洞府,人人吸收此地月、莲、混沌之气修行,乍一见有外人来临,皆是大惊,再一看宁凡身边有族长陪同,又一个个放下心来。

    一个个小声嘀咕道。

    “又有客人来了么,这是第五个成功抵达我族的准圣了吧…”

    “此人似乎没有前四人强大,居然还要族长帮助,才能潜到泉底…”

    “不知此人能否帮助我族,彻底获得剑祖传承…”

    宁凡何等感知,自然听得到此地剑灵们的低语,却并不在意。

    他的目光,被一个山岳般巨大的莲蓬吸引了。

    那是一个枯死无数年的莲蓬,其上莲子早已被人取尽。

    那干枯莲蓬上,有风干血迹残留至今,那是…剑祖的血…

    那干枯莲蓬上,更有一道远古剑创触目惊心,至今仍有不可逼视的剑意留存…

    “她曾在此地受过伤?”

    宁凡没由来感到了一股愤怒,如火山苏醒,在心头喷发。

    若是让他知道,是谁伤了她,若是…

    “道友好眼力,居然一眼便从万千枯莲之中,认出了剑祖的本命青莲。”九剑道人啧啧赞道。

    “本命青莲?”宁凡将所有情绪隐藏,淡淡道。

    “传闻剑祖曾在此地,痛失本命青莲,原因不明,那本命青莲,乃是剑祖一身道统凝聚,虽已毁去,对我等第二步修士而言,仍然价值重大…”

    “是谁毁了她的青莲道统?”宁凡忽然问道。

    “呃…”九剑道人一怔,不明白宁凡为何作此问,但为了暂时交好宁凡,还是耐心回答道,“这个就无从考据了,我等青莲剑族是后世成灵,对那些远古秘闻所知不多,只知此枯莲藏有剑祖一身道统。说起那道统,道友应该也见识过一些了,我青莲族人的少许剑术,皆是从其中悟出…”

    九剑道人正说得兴起,却又一次被宁凡莫名其妙的提问打断了,“此地可有她的旧物留存?”

    “旧物?呵呵,自是没有…”九剑道人目光一眯,心道这宁凡胃口还真大啊,一见面就想索要剑祖留在此地的宝贝。

    此地当然有剑祖旧物留存,可那些东西全都属于青莲剑族,凭什么给一个外人!

    就算此人似乎有些本领,可以利用一二,那也只是利用而已,不可能分对方太多报酬的!

    “真的没有么,希望道友不要骗我…”宁凡眼中寒芒一闪,语带威胁道。

    “呵呵,贫道怎会欺骗道友。”九剑道人脸上在笑,内心却愠怒不已,他何等身份,竟被一个小小魔族如此口气对待,若非宁凡还有利用价值,他不介意杀了宁凡这只古魔!

    “既如此,道友可以说出你的目的了。”宁凡寒芒一收,淡淡道。

    “若贫道所见不错,道友应该是一个古魔吧。不瞒道友,想要破开莲蓬,获得其内剑祖道统,需要借助些许古魔的力量。不,准确的说,是需要用到古魔的血,毕竟神妖魔三修之中,魔族之血最为精纯,正合浇灌莲蓬所需…道友应该不会拒绝老夫的请求吧?”

    九剑道人半是微笑、半是威胁道。

    他的目的,原来是想借用宁凡半数魔血,浇灌剑祖枯死的本命青莲!

    可正常人,谁会拿自己的血给旁人使用?尤其是还要用到半数精血,对自身损害相当之大,是个人都要犹豫的。

    九剑道人笃定宁凡不会同意此事,若不同意,他说不得要用些武力,逼迫宁凡就范的。此地已是泉底,混沌之气浓到无法想象,他身为青莲剑灵,周围混沌之气越浓实力越强;宁凡则是外人,没他帮助甚至无法在此地活命,直接就会被混沌之气抹杀。

    他自有底气,不将宁凡放入眼中,即便宁凡疑似一名准圣。

    倘若不是浇灌魔血的过程,还需要施血古魔亲自引导,九剑道人甚至懒得考虑宁凡的意愿,直接便杀了宁凡取血了。

    “原来如此,这便是你的目的么…”

    宁凡早对此人存了戒心,故而此刻察觉到被对方图谋,并不是多么吃惊。

    “只要道友献出半数魔血,浇灌此莲蓬,无论此事成与不成,老夫保证事后放你离去。且一旦成功,老夫愿分些许剑祖道统,送与道友!”

    “若我拒绝呢…”

    “呵呵,恕老夫直言,道友已经随老夫来到泉底,似乎已经没有拒绝的余地了。”九剑道人轻蔑道。

    “既如此,容我考虑一二…”

    宁凡哪是真要考虑。

    他是忽然感知到神农百草园的一些变故,故而需要些许时间查看。

    他径直走至干枯莲蓬下方,席地而坐,心神分入神农百草园之中,去看那剑祖魂草的变化。

    不知为何,来到此地以后,一度生长缓慢的剑祖魂草,竟然有了加速成长的趋势…

    莫非,剑祖毁在此地的本命青莲,对于其魂草而言,竟是极佳养料?可加速剑祖魂魄的修复?

    倘若真是如此,说不得他要和什么九剑道人虚与委蛇一番了…只要对她有所帮助,便是牺牲他半数魔血,也无所谓的… 2k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执魔相邻的书:网游天下之唯我独尊从零开始竞选总统火影之最强震遁危机一女二三男事危险总裁小娇妻银色独角兽花开春暖男人不低头至尊兵王鬼夫科技巨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