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 > 介绍 > 执魔

第1193章 记名弟子令

【书名: 执魔 第1193章 记名弟子令 作者:我是墨水

执魔最新章节 2k小说网欢迎您!本站域名:"2k小说"的完整拼音2kxs.com,很好记哦!www.2kxs.com 好看的小说
强烈推荐: 带着农场混异界雪鹰领主一念永恒龙王传说太古神王武炼巅峰五行天玄界之门择天记永夜君王逆鳞大主宰    遗世宫号称是北天最强势力,这最强里面,自然没有将秘族、四溟宗计算在内。

    然而不可否认的是,遗世宫在北天,确实拥有不可想象的号召力。大把的北天老怪想要与遗世宫交好,只因遗世宫掌握着遗世塔这种修行神器。

    遗世塔可以改变岁月流逝的速度,可以让修士在现实世界的一年时间里,经历塔中数年甚至数十年的岁月。只要资源足够,任何北天宗门都有信心利用遗世塔,短时间内量产碎虚高手!

    碎虚高手的基数一多,突破成仙的人数自然也会增多。北天修士的底蕴远超其他三天,避天棺是一个原因,遗世塔同样是一大原因。

    因为遗世塔的存在,四溟宗才会对北天青眼有加,将总部设在此地。联盟内部各大宗门之间,更是隐隐以遗世宫马首是瞻;因为遗世塔的存在,就连北天秘族都对遗世宫十分客气,彼此交往密切,毕竟秘族之中也有青俊一代需要使用遗世塔的…

    身为遗世宫的宫主,所有人都以为元瑶是一个权倾北天的人物,但其实不是…

    遗世宫的权力并没有完全掌握在元瑶手中,更多的权力,分散在长老院手里。长老院里的长老们,又分为三个派系:西宫、北宫、东宫。其中,元瑶出身于西宫一脉,如此一来,每当元瑶有什么命令下达,西宫长老们倒还听令,北宫、东宫的长老却是一定要针锋相对的。

    三宫长老们瓜分着遗世宫的权力,彼此之间争斗不休。他们自己争斗也就算了,偏偏还要拉上整个北天的宗门一起大战,这便是每一次北天宗派大战的由来。

    “这样的生活,有何意义…小蛮,对不起,娘走不出这座宫殿,娘,不能去救你,只能眼睁睁看人家算计你,却连帮你出气都不被允许…”

    清冷的宫主殿中,元瑶站在窗台,看着窗外的景色。尖尖的指套刺破了掌心,她却感觉不到疼。

    窗外,有森严的守卫将她软禁,堂堂宫主居然被软禁,简直就是讽刺。

    更远处,是遗世岛的悬崖,悬崖下浪涛拍岸,那片漂浮在星空的星海,被遗世宫修士称作岁月海。

    元瑶内心苦涩。

    她听说了光族地渊的变乱,听说了小蛮被卷入到这场变乱的事情。

    她知道,这次地渊之乱不出意外,又是大长老一系的手笔,大长老所在的东宫一系,最爱做的便是这类腌之事…

    她知道,小蛮和她的其他三个女儿不同,年少便被石兵八阵认同,因此在北天的身份极为特殊。这些年来,小蛮受到的算计是四个女儿当中最多的,所以当年她才会把小蛮派到下界,以此举默默保护…

    当然,由于小蛮身份特殊,四溟宗的人一定不会对小蛮坐视不理,甚至有可能派出准圣前辈前去光族,救援小蛮。

    可身为母亲,让她不担心自己的女儿,怎么可能啊。她更愿意亲自带人前往光族地渊,救回女儿,可她的意见却被她的师父遗世宫西宫老祖驳回了。

    之前争执的一幕幕,让元瑶感到无力、悲哀。

    “你是遗世宫宫主,你的一言一行更代表着我们西宫一脉。这件事不会错,绝对又是东宫的手笔!没想到啊,他们连光族的地盘都敢插手,如此大的手笔,你以为他们只是想算计北小蛮一个小丫头?你太糊涂了!他们算计的还有你!若你关心则乱,不顾自己宫主的身份,带人前往光族,为师敢保证,对方肯定还有后手,让你困在光祖地渊,甚至是死在那里!届时,你必会错过三宫之争最重要的环节…眼下三宫之争再起,一切要以大局为重,不可意气用事!”

    “可是…”

    “没有可是!来人,你们的宫主需要休息,任何人不得打扰,更不准宫主出殿半步!”

    “什么!师父!我再怎么说也是遗世宫宫主,你身为长老,怎能以下犯上将我软禁!”

    “以下犯上?哼!若不是我提拔于你,你以为凭你的修为、资质,能挤下当年其他的遗世宫神女,当上这遗世宫宫主?若不是我略施小计,帮你对付了洛族的小丫头,嘿嘿,这宫主之位,其实应该是那个小丫头的东西…居然还在我面前逞你那宫主之威,真是可笑!”

    “若早知你会对洛幽下手,我宁可不要这个宫主之位!她是我此生唯一的朋友!”

    “朋友?哼,遗世宫宫主,不需要朋友!当不当这个宫主,从来都由不得你!如何当好这个宫主,更是由不得你!来人,守住宫主殿,无老身命令,任何人不得出入!”

    元瑶看着窗外的茫茫岁月海,眼神和岁月海的海水一样,死一般没有生气。

    这里空气很空,并没有真的自由。是的,她从很小的时候,便没有了自由。

    无法选择自己的道路,无法拯救自己的朋友,甚至眼看着自己的女儿一次次被对头们算计,她都无法给女儿讨个公道。

    这样木偶般活着,她感不到任何乐趣,可身为母亲的责任,让她不得不咬着牙走下去。每当苦闷的时候,她都会无比怀念当年小小的放纵。

    她会不自禁的想起那个名为陆北的小家伙,那是她一生当中唯二值得珍藏的回忆。可惜,那段回忆只是一场简短、荒唐的梦…

    她曾傻乎乎地和女儿们争执,谁才是此代最强青俊。可后来,她才查出,原来她口中的陆北,璃儿口中的宁凡,小蛮口中的周明,竟是同一个人…

    更麻烦的是,宁凡还是小蛮的男人…

    最初得知此事的时候,元瑶是崩溃的,理性与道德同时崩溃!她无法容忍这样的自己,居然和女儿伺候过同一个男子…

    后来,二女儿北清寒从东天带回了宁凡的最新消息。北清寒本想将此事告知北小蛮,但却被她阻止,结果对于此事,北小蛮知道的并不详细,只大概知道宁凡跑去了东天,被一个什么暖儿冷儿的女人勾住了…

    元瑶不想让小蛮知道宁凡的确切消息,于是时至今日,北小蛮还以为宁凡叫做周明!

    她本人也不想听到宁凡的消息,却还是会偶尔派人打探,心思复杂…当然,北天与东天隔得太远,她在遗世宫又不是真的权柄滔天,想要打探宁凡的消息并不容易,反而被嗅觉敏锐的大长老一系察觉到了什么…生怕此事暴露的她,便再也不敢派人打探宁凡了。

    如此一来,她对于宁凡的认知,也只停留在宁凡加入杀戮殿的实力…

    时光终于还是让她学会了理性。她不想让北小蛮知道自己和宁凡的事情,不想让北小蛮和她一起崩溃。倘若有朝一日,宁凡来到北天,她会视宁凡为路人,仅此而已…

    因为她知道,小蛮一定接受不了自己的夫君和母亲,做出过这样那样的事…

    男人果然都不是好东西。

    当年那个名叫逆樊的男人是这样,如今,这个宁凡又是如此…

    可不知为何,此刻被软禁的元瑶,内心最为苦涩之时,偏偏又想起了宁凡,想起了当年短暂的逃命时光…

    她大概还是放不下那个小家伙吧。

    可她知道,她必须放下。

    “若这一切罪恶定要找个人来背负,那么由我一人背负便好,无论如何,我都不会让小蛮知道这些事,不会让小蛮受到伤害…小蛮,你一定不可以出事!若你在光祖地渊受到半点损伤,娘便是拼却此身,也要和东宫那群人同归于尽!”

    玄阴界天地。

    浮浮沉沉后,北小蛮累得睡着了。

    与宁凡的重逢,让她无比安心、快乐。安心之余,她居然梦到了许多琐碎往事。

    那一年她六岁,娘带着她们四姐妹前往凡间悟道,当她看到街上的小丫头都有爹爹牵着时,她好羡慕。

    “娘,小蛮也想有个爹爹,你给小蛮找个爹爹好不好?”

    “娘,为什么小蛮没有爹爹…”

    “娘…”

    当时娘亲是怎么回答的?

    是了,娘亲好像是这么说的,“小蛮乖,小蛮不需要爹爹,男人没有一个好东西…”

    于是她记住了后半句,从小就排斥男子的接触。

    可她真的不需要爹爹么…不,她需要,她也想有个爹爹可以骑大马。可看着娘亲欲说还休的眼神,她最终乖乖闭上了嘴,且从此,再也没有问过这种傻问题。

    她猜想,她大概也曾有过爹爹,只是那个爹爹辜负了娘亲。若非如此,娘亲不会有如此落寞的眼神…

    那一年她十三岁。

    那是她第一次来癸水的日子,那一回,母亲吓慌了神,整个遗世宫西宫却欢天喜地。

    她明明不是普通的小姑娘,她是修士,而修士,早已斩赤龙…她为何会来癸水?她不解。

    后来她才知,原来她是天生的癸脉修士,那一次癸水,是她癸脉的真正觉醒,似乎这癸脉极为厉害一般,但同时副作用极大…

    癸脉主杀,所以她修为越强,性格便越乖张,越残暴。

    她开始无法控制自己的杀气,甚至无法精准控制自己日渐狂暴的力量。年少时,她曾养过一只仙兔,可一次睡觉的时候,她搂着仙兔做了噩梦,梦中一个用力,癸脉发动,她居然将堂堂仙兔掐断了气。

    从此她再也不敢养这些小动物。

    再后来,她长大来,开始被大长老一系算计。她虽然一次次保住性命,但她身边服侍的人却替她受了劫,一个接一个死去。

    于是她开始对身边的人喊打喊骂,令那些人远离自己,这在旁人看起来极为骄纵、刁蛮,但其实只是一种保护与自我保护。

    她不敢和活人呆在一起,于是她选择了傀儡作为伙伴。

    零碎的梦境画面中,她看到了小时候睡不着觉的一幕。那时候,每当她睡不着觉,她都会强迫石兵爷爷给自己讲故事。

    石兵是傀儡,傀儡不会有感情,更不会去做自己做不到的事情。可在她的软磨硬泡下,石兵爷爷终于还是学会了讲故事,就像真的爷爷一样,看她的眼神,带着慈祥…

    她又梦到了无尽海的一幕幕,梦到了被宁凡欺负的所有过往。虽然和宁凡在一起时,她总是被欺负,和那些回忆却那么的快乐,没有一丝孤独…

    “周明…给本宫…揉腿…”

    不知睡了多久,北小蛮玉体横陈,说着半梦半醒的梦话,眼都不睁,一脚踢在宁凡脸上。

    若是其他人敢给宁凡脚丫子吃,后果极可能十分凄惨,但此事是北小蛮所为,结果自然是不同的。

    “居然还和当年一样,没心没肺、无法无天…”宁凡失笑,握住北小蛮的脚,目光满是追忆。

    北小蛮还和当年一样,刁蛮中带着几分可爱。

    可他却和当年不一样了,他不再是当年刚到无尽海的小小融灵,这些年他经历了太多,外貌虽然依旧年轻,内心却有了沧海桑田的印记。

    “别装睡了!既然醒了,我们就来好好说说话吧,还是说,你更喜欢我用身体来和你交流,嗯?”宁凡知道北小蛮是在装睡,于是故意语带邪气地一笑,也只有面对北小蛮,他才会这样。

    “呸!臭周明,烂周明,这种无耻的话也只有你才能面不改色说出来!本宫才不要再和你身体交流!”北小蛮哪里还敢装睡,立刻睁开了眼睛,推开了宁凡四处游走的虎狼之手。

    “不是周明,是宁凡!之前行事时,我不是已经给你讲了当年的事情,周明只是一个化名…”

    “我之前混混沌沌,哪里听得清那么多,记得住那么多…而且我已经习惯你叫周明了,一时半刻改不了口…再而且,宁凡这个名字,一点都不霸道,还是周明好听,听起来就像个魔头,和我比较般配。”

    周明哪里就像魔头了?小丫头,你得给全天下叫做周明的人道歉…

    “最后一个而且…我还没有原谅你好吗!我在北天等你,你却飞升去了东天,和什么暖儿冷儿的鬼混,见异思迁,喜新厌旧。啧啧啧,暖儿真的就那么好吗…比我还好吗…嗯?”北小蛮越说越不服气,故意伸出脚撩了撩小宁凡。

    她的脚穿不穿丝都美!她有这个自信!她要勾得宁凡找不着北!她要让宁凡知道她的厉害!

    于是…宁凡早已平静下来的目光,又变得幽深了。

    于是…这场聊天刚开始一半,就被迫中止…

    啪啪啪,啪啪啪!

    北小蛮成功了,她成功勾起了宁凡的兴趣,于是她又被推倒了,叫苦不迭,追悔莫及,自食恶果…

    这一次之后,北小蛮终于学乖了,上气不接下气,求饶投降。宁凡不是要和她聊天嘛,她乖乖聊就是了,再也不乱撩宁凡了,敢撩这只禽兽,绝对会付出代价!

    “对了,你之前是不是说,你一听说我有危险,就心急火燎地赶来这里了?你是特意来救我的,是不是?你很在乎我,是不是?”忽然想到了什么,北小蛮又有些得意了。

    “…你形容地太过了,我并没有心急火燎,只是顺路过来看看你…”

    “真的只是顺路?我才不信!你就是爱我,就是担心我,就是在乎我!你没了我就活不下去!你这个可怜而又卑微的爱情奴隶,臣服于本宫的美貌吧!”

    北小蛮越想越臭美,更加得意了,觉得自己好像是在某一方面战胜了什么暖儿冷儿一般,转而又有些奇怪,不解问道,“不对啊。就算你资质再高,这些年过去应该也只是碎虚境界吧,碎虚的你,怎么可能跑到光族,跑进地渊?且你又是如何从东天来到北天的,界河的路不是被堵死了么…哼哼,实不相瞒,本姑娘已经是人玄境界了!放在此代修士之中,已经是凤毛麟角般的存在了!是不是吓你一跳!不过奇怪的是,本姑娘堂堂人玄初期,居然看不穿你的修为…你戴了什么隐藏修为的法宝是不是…还是说,你不是碎虚修为,而是和本姑娘相同,都是命仙?”

    隐藏修为?

    宁凡失笑,他没有一星半点隐藏修为,只是没有刻意释放修为气息而已。这种情况下,区区人玄命仙的北小蛮自然感知不出他的真实修为的,哪里需要什么隐藏。

    “我不是命仙。”

    “切,原来只是一介小小碎虚啊。不过你也不用灰心,你和本姑娘不同,你拥有的修炼资源太少了!”

    “我也不是碎虚…”

    “什么!以你的资质,居然还在炼虚境界停步!你还真是…笨!”北小蛮更得意了。

    得意之中,又有点淡淡的心疼。

    她还记得当年宁凡叱咤无尽海的姿态,俨然就是无上魔君,如今飞升上界,似宁凡这种程度的人满地都是,以宁凡的骄傲,肯定很受打击…

    于是她难得温柔了一回,捧住了宁凡的脸,认真道,“无论你笨到什么程度,弱到什么地步,本宫都不会让人欺负你的,本宫发誓!”

    “…”宁凡哭笑不得。

    他应该感动吗?

    还是应该修为全开,打打小蛮姑娘的脸,让她开开眼界,不要这么瞧不起自己的男人?

    算了,还是不要展示修为了。宁凡怕自己修为全开,会把北小蛮吓到目瞪口呆…

    对了,之前久别重逢,倒是忘了行事之时,顺手给这小丫头一个子舍利,令她修为大涨…算了,这小丫头身体已经到了极限,下次再给吧…

    宁凡正自沉吟,北小蛮接着开口了。

    “不过有一件事有些麻烦,哎,等这次三宫之争结束,我可能就得嫁人了…不过你放心,那个人只能得到我的名份,休想得到我的身体,私下里,我还是可以把你养在闺中,日日欢好的…”

    “…”宁凡的脸色有点阴沉了。

    北小蛮居然要嫁人了!

    且居然还打算养他当骈头!

    开什么玩笑!

    “对了,你只是炼虚修为,是如何横渡星空的,又是如何来到光族、飞进地渊的?你来救我的心意我很感动,但这里真的很危险,不是小小炼虚可以逞强的地方!下回记得,不许踏入实力不足之地!不过你不要怕,有本宫在,绝对会保护你的!”

    宁凡嘴角抽了抽。这种话,不是应该由他来教育北小蛮吗?他怎么被反教育了…

    “这种话应该我说才对…你不过命仙修为,为何要进到地渊第六层!你那石兵爷爷呢,也不管管你吗?还有研究室的那些万古石兵是怎么一回事,我能隐约感受到,那些石兵傀儡有些不正常…”

    一听宁凡提到石兵傀儡,北小蛮的眼眶一下子就红了,眼中满是恨意,“都是那个该死的臭老头!他害死了石兵爷爷!我要给石兵爷爷报仇!我要毁了他的研究室!”

    宁凡眉头登时一皱,他当然知道北小蛮口中的臭老头指的是谁,也知道那个石兵爷爷在北小蛮的心中,地位有多重。当下也不留手,发动了窃言术,将北小蛮此刻的内心心事全部窥探。

    原来如此…

    难怪区区命仙修为的北小蛮,会跑到光祖地渊第六层…

    其实一开始,北小蛮并不是在地渊第六层历练,而是在第一层。她身边带了不少石兵傀儡当保镖,只在第一层活动的话,安全并不存在问题。

    可她太倒霉了!

    她只是在第一层瞎晃悠而已,为什么会遇到全知老人这种恐怖存在!简直没有天理!

    幸运的是,全知老人没有伤害她!

    不幸的是,她带来此地的所有石兵傀儡,全部被全知老人抓走改造了!包括她独一无二的石兵爷爷!

    包括石兵爷爷在内,她一共带来了十四具石兵傀儡,其中石兵爷爷的修为最低,只是化神,其他傀儡则都是命仙、渡真境界。这点修为,自然挡不住全知老人的。

    若只是普通傀儡被夺,北小蛮不会在乎,可石兵爷爷太重要了,她不得不冒险进入地渊第六层,闯入全知老人的研究室…

    当她千辛万苦来到研究室的时候,她没有找到石兵爷爷。找到的,只有已经被改造过的其他十三具傀儡。

    被全知老人改造过的石兵傀儡,不知为何修为暴涨,居然全都拥有的万古实力。

    然而麻烦的是,因为改造,这些傀儡开始听命于全知老人,而不听命于她,这也是她一开始斥责那些傀儡是背叛者的原因。

    根据她的调查,石兵爷爷似乎已经被全知老人改造死了!她无论如何都不会原谅全知老人!

    宁凡沉默了,他将北小蛮搂入怀中,他不知道该如何安慰北小蛮。

    石兵爷爷就像是北小蛮的亲爷爷一样,陪伴她成长,如今却被全知老人害死…宁凡本还想和全知老人友好相处,如今看来是不可能了。

    只是…

    此事似乎还有很多疑点…

    北小蛮的保镖石兵被捉走了,以她命仙修为,是如何独自来到第六层的,又是如何闯入全知老人的研究室…这似乎不是她力所能及的事情啊。

    更令人费解的是,堂堂全知老人,为何会如此忌惮北小蛮…

    “你手上有全知老人的把柄。”宁凡凝重道,不是疑问,而是肯定。

    “是的!不知为何,我储物袋里似乎有什么东西,比这老家伙的性命都重要,也因如此,他才会如此怕我…”

    北小蛮炫耀般,从储物袋中取出一块破破烂烂的木牌。

    这是她某次进入石兵八阵历练时,偶然见到的东西,木牌正面只写了【记名】两个字,背面则画了一些阴阳鱼的图案,那些阴阳鱼的画法,看起来有些特别,和修真界一贯见到的阴阳鱼略有不同。

    这似乎是某个古老宗门的记名弟子令…

    “这种有些特别的阴阳鱼图案,我似乎在哪里见过…等等,这是!”

    宁凡眉头一皱!

    他想起来了!

    这种有些特别的阴阳鱼图案,不是两仪宗的宗门徽章吗!他在了解黑魔派历史时,见识过一些!

    这块不起眼的木牌,居然是两仪宗的记名弟子令?但就算如此,宁凡还是无法理解,为何全知老人会对这么一小块令牌如此忌惮…

    “哎,老夫当日怎么就糊里糊涂,抢了这小丫头的傀儡呢…”研究室外,等候在外的全知老人微微叹息。

    当初,北小蛮在地渊第一层历练,他突然跑到第一层找上北小蛮,并不是意外,而是特意找上门的。

    在北小蛮进入地渊的瞬间,全知老人从北小蛮身上感知到一股极为熟悉的气息,那气息让他恐惧,让他不安,让他渴望,让他迷茫。他的记忆太残破了,他对于自己的过去记不清了,他不知道北小蛮一介小丫头身上,有什么东西居然能引发自己这么多的情绪,于是他从六层一路来到第一层,找上了北小蛮。

    见到北小蛮之后,他才知道,引起他情绪波动的东西,只是一个破旧的记名弟子令牌。

    “为什么老夫会对一个记名弟子令牌如此在意…若真想得到此物,老夫大可以直接抢过来,但老夫内心深处,竟不知为何,不敢抢夺此物…似乎是老夫还有什么任务没有完成,故而没有资格得到此物?任务啊,究竟是什么任务要完成了,记不清了,记不清了…对了,我要寻找师弟,可师弟是谁…”

    全知老人目光一霎茫然。

    他当日糊里糊涂找到北小蛮,见识过记名弟子令后,骨子里明明有想要得到令牌的冲动,却又不敢抢夺,甚至不敢对持有令牌的北小蛮发起任何攻击,就仿佛持有令牌的北小蛮,神圣崇高到不可得罪一般。

    于是他最终也没有抢夺北小蛮手上的令牌,只是抢走了北小蛮的石兵傀儡,拿回家改造了。

    他不喜欢被一个破烂令牌支配情绪的感觉!

    他以为自己回到研究室后,就可以斩断那种感觉。

    只是他没有想到,北小蛮这小丫头太逆天了,居然一路找到了第六层,闯入了他的研究室!

    这小丫头修为虽低,似乎本领不小呢,居然能无视一路上的光蚁,追踪着被夺走的石兵气息,独自闯到地渊第六层!

    更生猛得破开了他倒影世界的大门,直接闯入此界,这可不是普通人能够办到的!

    “这小丫头身上秘密不少,绝对也是上好的研究材料,可,她偏偏持有那个古怪令牌…不知为何,老夫对那令牌一点办法也没有,无法对她出手…如此一来,无论她如何在老夫这研究室捣乱,老夫竟不敢武力赶她离开,只得求助于那个小子…”

    “为何,为何…我为何会被一个小小令牌支配情绪…这样的记名弟子令牌,明明我也会有的,师父说了,只要我完成任务,就会给我一个,允我入宗,我一直等待着那一天的到来…呃,入宗?入什么宗?师父又是谁,哎,我的记忆太残破了…唯一可以肯定的是,我真的拿那个小丫头没办法,只要她还拿着那块该死的令牌!”

    全知老人在研究室外叹息连连。

    宁凡则在玄阴界内研究起那块记名弟子令。

    他拥有万物沟通的能力。

    他可以从这小小一块令牌中,得知更多信息。

    在发动万物沟通能力以后,他确定了这块令牌确实是两仪宗的记名弟子令,更从令牌之内,听到一段断断续续的对话,残留至今。

    【全知,为师即将散灵,唯一放心不下的,是那个未曾谋面的小徒儿…那是为师于幻梦中收得的徒儿,也是你未入门的小师弟。你犯过大错,本没有资格再入我两仪宗,但若你能于幻梦中找到小师弟,保护他逃脱紫斗仙皇的算计,为师便网开一面,允你重新成为为师的记名弟子…这块令牌为师会交给南宫,你要争气,不要再犯错,争取从南宫手中,重新得到弟子令的那一天…】是某个强大无匹的圣人,残留在令牌中的声音!

    【师父放心!徒儿一定找到小师弟,保护好他!这一次…这一次一定不让师父再失望!】居然是全知老人的声音!全知老人曾经接触过这块破烂弟子令!

    宁凡眉头皱得很深,很深。

    两仪宗是黑魔派的前身,这全知老人似乎与两仪宗关系很深呢…

    “臭周明!我一定会给石兵爷爷报仇的,打我打不过那个臭老头,但他似乎也不敢伤害我,我要把他的研究室全部破坏掉!你要不要陪我一起搞破坏!”

    “你真的确定,你那石兵爷爷死掉了么…”宁凡有些无语。

    他不知道为什么北小蛮口口声声认定,全知老人害死了石兵,但根据他的感知,石兵似乎没死啊…

    “我、我不确定,但被抓到这里的囚犯们都说,石兵爷爷被那臭老头关到【地狱研究室】了。被关到那里的人,都只能是死路一条…”

    “这样啊,我知道了…你穿好衣服,我带你去找你的石兵爷爷!”

    不多时,宁凡带着北小蛮离开玄阴界,回到研究室之内。

    对于北小蛮经历的事情,宁凡已经有所了解了,故而他直接找上了全知老人,索要北小蛮的石兵爷爷。

    “不行!那个傀儡对老夫很重要,其他的傀儡可以还给你们,甚至可以不收你们改造费,唯有那个傀儡不行!”全知老人强硬道。

    北小蛮闻言却大喜,全知老人这么回答,就意味着石兵爷爷真的还没死掉!这真是太好了!她还以为石兵爷爷死翘翘了!

    “全知前辈,那个石兵傀儡对小蛮的意义十分特殊,请你通融一二,将他归还!”宁凡皱眉道。

    “哼!那个傀儡对老夫的研究同样意义重大,那可是自主诞生感情的傀儡,可不是外力移植!想要那个傀儡!可以啊,你来代替他给老夫研究!”全知老人贪婪地看着宁凡,口气却强硬到不容拒绝。

    “臭老头,谁给你的狗胆,居然想研究我北小蛮的男人!告诉你!不!可!能!”北小蛮一听,气炸了。她还没跟这老头算石兵爷爷的账,这老头居然又想研究宁凡了,把宁凡研究坏了怎么办,简直不能忍!她好想把这臭老头暴打一顿啊,可惜打不过…

    “可恶,可恶啊!不过是个黄毛丫头,居然敢这么和老夫说话!可为什么,为什么老夫无法对你出手!”全知老人什么身份,哪肯被北小蛮乱骂,气得老眼昏花。他好想把北小蛮暴揍一顿啊,可惜不敢出手,潜意识里他不敢伤害持有令牌的人,无论如何都不敢…

    “臭老头!”

    “黄毛丫头!”

    “臭老头!”

    “黄毛丫头!”

    宁凡真是大开眼界了,敢这么和全知老人对骂的人,除了北小蛮,世上恐怕找不到第二个了…

    骂来骂去,北小蛮忽然觉得没意思,一拍储物袋取出记名弟子令,高高举起。

    一见令牌出现,全知老人吓得面色大变,他一看到这令牌,情绪又开始不受控制了,居然蹭蹭连退,不敢靠得北小蛮太近,更不敢当着令牌和北小蛮对骂了。

    “切,就知道你怕这块破令牌!现在,我以这块令牌来命令你,放了我的石!兵!爷!爷!”

    “好、好吧,你快把令牌收起来,不要把它对着老夫…你收了令牌,老夫便放人…”全知老人哭丧着脸,他终于还是妥协了。

    “哼,等我找到师弟,我就不怕这块令牌了,就可以问心无愧地将这块令牌拿在手中了。可师弟是谁…我为何要找他…”全知老人嘀咕道。 2k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执魔相邻的书:火影之永恒艺术一女二三男事危险总裁小娇妻银色独角兽花开春暖男人不低头至尊兵王鬼夫科技巨头影视世界大抽奖从零开始竞选总统火影之最强震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