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 > 介绍 > 执魔

第1012章 焰祖金掌令

【书名: 执魔 第1012章 焰祖金掌令 作者:我是墨水

执魔最新章节 2k小说网欢迎您!本站域名:"2k小说"的完整拼音2kxs.com,很好记哦!www.2kxs.com 好看的小说
强烈推荐: 超神当铺超位面穿行食人魔的美食盒玄界之门极品全能狂少国民CP球场教父史上最强师兄逆鳞超级训练大师超级海盗船石来运转    “蒙某当然知道这一点,击杀此人,不劳几位尊者费心,蒙某自会设法将那麻烦解决!”蒙真大有深意地朝那火焰深渊一瞥。

    四名仙帝幻影顿时心领神会,相视而笑。

    那火焰深渊,乃是采药圣人死前所布,中有封印阻隔,将那火魂一族永镇地底,名为两界封!

    两界封是火行封印,封印分为内外两重,其中包罗了极复杂的火道则变化,便是大卑族内一生修火的仙帝,也无法将其中的火道变化完全看透,一旦踏入其中,危险重重。

    事实上,圣山仙帝们并非不知两界封的存在,正因为其危险,故而才会秘而不宣。大卑一共一百零八个草原,每一个草原之下的地底绝冥中,都有一处两界封。但有资格知晓两界封位置的,却起码得是万古仙尊了,似南疆草原上的小部落修士们,是绝对没有资格知道的。

    对任何大卑人而言,两界封都是绝对的凶地!

    古时曾有圣山仙帝,欲穿越两界封的封印,一探火魂一族所在,结果却连外封印都无法穿过,更遑论内封印了。那名仙帝更不慎困在外封印之中,其后耗费十年,才从其中脱困。然而脱困之时,肉身已灭,法宝尽毁,元神更受到不可治愈的灼伤,又撑了数百年,终因元神伤势加重到极限,再难支撑,含恨陨落,死相更是极惨,乃是元神焚作飞灰而亡。

    此事震惊了整个圣山!最终也使得关于两界封的一切,从此成为了圣山机密,唯有万古之上的修士有资格听说一些,对低阶修士则从不外传,怕的就是有不知死活的小辈,跑去两界封送死。

    如此一来,低阶修士往往只知大卑草原地底,封印着火魂一族。却很少有人能找到各个草原火魂封印的位置。若非蒙真掳掠了宁凡一行来到此地,宁凡单凭自己,极难找来此地的。

    外封印已极为凶险,内封印却比外封印更危险,据说在那内封印之中,有圣人凶念残存,过界者,杀无赦!

    火魂一族困于地底绝冥,若想冲出外界,首先就得冲出内封印。再破外封印。

    然而可悲的是,在火魂一族的历史长河中,从无任何一个火魂强者,可以凭自身力量冲开内封印。强行进入内封印的下场,唯有死亡,便是那些火魂仙帝,也无法例外,一入内封印,连逃生都来不及。便会惨死!

    如这四名火魂仙帝,便只敢幻化一道幻影,落在两界封外不远,已是极限。想凭真身冲出两界封来到外界。绝无可能。

    火魂一族对两界封存着仇恨之心,更多的却是敬畏,如奉神明,敬而远之。在火魂一族的认知中。内封印是绝地,谁进谁死;外封印则勉强算是险地,仙帝若是踏入。或许还有一丝生机逃出,但若是仙尊、仙王踏入,则仍是必死无疑的。

    “看来蒙真小友是打算利用百里石龙的地空之术,将那麻烦之人直接丢进两界封烧死了。不过话说回来,此次小友借走的碎念火魂一共175只,为何只回来了这些…”一名火魂帝影话音一转,皱眉问道。

    对于火魂一族而言,碎念火魂虽说不少,却也没多到可以无视死伤的地步。这名火魂帝影粗略一扫,发现回来的碎念火魂只有一百出头,想来那些无法返回的,已经被人灭杀了,顿时有了不满。

    这可不是一件小事!

    若说是南疆修士灭杀的碎念火魂,这名火魂仙帝绝对不信!南疆只是小地方,此地修士实力有限,联手杀几头碎念火魂还有可能,但要杀七十头,绝不可能!此事定有其他人介入,这死伤,已超出几名火魂大帝的预期!

    说话间,那火魂大帝又不断取出一张张符箓,这些符箓与召火符颇有几分相似,又大为不同。念念有词地催动后,蒙真带回的碎念火魂,便一个接一个化作明灭不定地火焰,从原地消失,却是逆向召唤回了火魂族内。

    “损失如此惨重,自然是有人干预了我等的计划,那人便是蒙某口中的麻烦。此人修为乃是万古仙尊,不过因是外修,受了圣山刑环封印,故而一身实力连半成都无法发挥的…”言及于此,蒙真分明看到对面几个火魂大帝的眼中不屑,顿时羞愧地无地自容。

    堂堂石焰魔子,竟连半成实力的仙尊外修都无法灭杀,这让素来心高气傲的石焰魔子颇受打击,若非百里石龙厉害,恐怕擒拿多兰的计划会直接以失败告终的。

    好在最终还是擒回了多兰!

    “外修是么,哼,区区外修敢杀我七十余同胞,真想亲手杀了此人,可惜老夫真身无法脱困!”一个仇视外族的火魂大帝遗憾道。

    “此行虽说损失不轻,不过好在带回了楚烈圣女,若她记忆里真封印着【石坐坐标】,我火魂一族距离破封而出,又可近一些了!与此事相比,些许损失倒也无足轻重了!”另一名火魂大帝道。

    言及石坐坐标,几名火魂大帝皆来了精神,蒙真却有些欲言又止,许久才接着道,

    “呵呵,几位大帝莫急,有两界封在,杀那麻烦只在须臾,倒不必急于一时。关键是那麻烦一死,如何处置楚烈多兰,就得好好商量一下了。按之前的约定,楚烈多兰记忆里的石坐坐标,我三焰与你火魂各取一半,只是蒙某近来又得了一个情报,是从某个圣山大帝口中听闻,相当可靠,说那楚烈多兰记忆里的坐标,并非四个,而是七个…如此一来,似乎就不能平分了。”

    蒙真话语一落,以四名火魂大帝城府之深,都不由得喜形于色。

    “竟不是四个坐标,而是七个!若真是如此,我火魂一族破封之期就更近了!”

    “不过若是七个坐标,我们之前定下的约定,就得改一改了,七个坐标,确实无法平分啊。”

    “不如我族取四。你三焰取三,我族再补偿你三焰一些火晶,可好!”

    “要老夫说,还是我族取五,你三焰取二更好!哈哈!反正按照约定,你三焰原本就只能得到两个坐标!”

    蒙真就知道这些火魂大帝会狮子大开口,不悦道,“火魂族的火晶虽好,但我三焰还是更倾向于多拿坐标的,五二绝无可能。四三倒是可行,只是不是你族取四,而是我三焰取四!”

    “放肆!区区仙尊小儿,也敢与我等讨价还价!”

    “我等客气一声,敬你一句魔子,你真当自己能与我等平起平坐了吗!”

    “若无争议也就罢了,如今既有争论,此事你已不够资格处理,让你三焰仙帝与我等谈话!”

    “便是你三焰仙帝到来。也绝不可能让你等得到的坐标,超过我火魂一族,至少也是我四你三!”

    几名火魂大帝盛气凌人道。

    面对四帝气势,蒙真面无惧色。若对面是四个仙帝的真身也就罢了,区区四个仙帝幻身,没有任何修为,蒙真何惧之有。微微冷笑后,忽然吐出一道金光,伸手一抓。竟是一个赤金令牌。

    令牌外形十分奇特,如同一个摊开五指的手掌,甚至可看到令牌上虚实变幻的掌纹。

    “焰祖金掌令!你怎会有此令牌!”

    一见此令,四帝皆是倒吸冷气,面露惊容,哪还有之前半点凌人之态。再看蒙真的眼神,竟格外忌惮。

    “有此令在,蒙某可有资格谈论此事!”蒙真傲然道。

    “想不到蒙小友竟是焰祖传人之一,既如此,一切都依小友的要求吧。”几名火魂大帝相视而叹,竟对坐标一事,不再有任何异议!

    蒙真更为得意,朝身后堪称巨型的百里石龙瞥了一眼,眼中杀机暗涌。

    是时候杀宁凡了,待杀了宁凡,还得搜那多兰记忆…

    “按照约定,空位坐标,由蒙某依三焰古法读取,时位坐标,则交由你火魂族,以你火魂古法读取。如今坐标增加到七个,不知几位准备的东西是否足够施法,若是不够,可是有些麻烦的。”蒙真询问道。

    “蒙小友放心,我族早在数月前,就开始筹备此事,施法材料额外准备了数份,完全足够使用。还是速速杀了那个麻烦,搜取楚烈多兰记忆吧!”

    “好!几位大帝让开些,蒙某要施展地空术了!”

    蒙真自信满满地朝那百里石龙传音了一句,下了命令,并双手掐诀,施展起神通来。

    古怪的是,百里石龙对于蒙真的命令,并没有任何回应,没有做出将宁凡投入两界封火渊的举动。

    “嗯?这百里石龙为何不听命令?莫非是驯服的时间太短,还对我有反抗之心?”蒙真暗暗叫了一声古怪,再次传音下令,却仍旧不见百里石龙有任何反应。

    几次三番之后,蒙真神色忽然阴沉到了极点,他哪里不知,百里石龙出事了。

    “阁下好本事!明明修为被封,竟还能从石龙体内脱困而出,蒙某真是太小看你了!”

    随着蒙真话语一出,百里石龙巨如大陆的头颅上,忽然摇身一晃,出现了一个身影。

    正是宁凡!

    “此人就是你口中的麻烦?百里石龙腹内可困仙王,此子只是仙尊,更受刑环封印,竟能从中脱困!”

    “如此看来,此子身上定有我等不知的手段!”

    “不可小觑!”

    几名火魂大帝暗暗吃惊,更为吃惊的事情,却还在后面。

    宁凡忽然开口,命令道,“以你地空术,吞下这些人,全部丢入两界封烧死!”竟然在对百里石龙下达命令!

    诡异的是,不听从蒙真命令的百里石龙,此刻却听从了宁凡的命令!

    哞!

    百里石龙发出似牛似象的怪吼,便在这吼声传出的瞬间,蒙真和他身后的战魂师,以及四名火魂帝影,全部连躲避都来不及,先是眼前一黑,继而有了天旋地转之感,竟被强吞到了百里石龙口中!

    这一次,百里石龙吞人之后。被人囚人入腹,而是顺嘴将蒙真等人吐入两界封的熊熊烈火之内!

    四个火魂仙帝只是幻影,没有任何修为,被吞也是自然,几乎在坠入火渊的瞬间,便惨叫而亡,当然,本体是不会有任何损伤的。

    那些战魂师,药魂虽说强大,肉身却着实弱小。一如两界封外封印范围,便一个接一个烧成飞灰,惨叫连天。

    至于蒙真,此刻已被吓破了胆,他不明白,不明白为何百里石龙会叛变,为何会听从宁凡的命令!更让他恐惧的,是在这转瞬之间,他已被百里石龙的地空吞吸之术吐入两界封的外封印范围。正朝着两界封深处不断下落!

    无法维持飞行,无法升空,只能下坠,以他的神通。抗衡不了两界封的禁空之力!

    这是圣人布下的封印啊!

    幽绿色的火海中,噬人的温度几乎一瞬间,就将蒙真的体内烧成焦炭,以他肉身之强。都无法抗衡此地火威!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明明应该是他把宁凡丢入两界封,为何会局势调转过来!

    一式式防御神通使出,蒙真也只能勉强维持。尽力不被外封印的烈火烧死,身体却还在不可挽回地下坠。

    他本有不少法宝可以使用,但却绝望地发现,身上的法宝竟全部不见!想也知道,肯定是在那被吞的瞬间,被擅长夺宝的百里石龙直接夺走了吧!该死!连焰祖金掌令都被夺走了,这下真的完了,若有金掌令在手,或许还能有一线生机,但如今只有死路一条了!

    不知下坠了多久,就在蒙真几乎被此地火烟熏得失去意识的时候,一声声波涛拍岸的声音,终于从两界封最深处传来。

    那里是内封印的范围!

    那里的火海波涛之中,有着一个小山突出海面,小山上坐着一个满目凶光的老人,没有理智,没有感情,只有布满血红的杀戮目光!

    那是圣人凶念在内封印里幻化的护封之灵!

    那是一个头骨堆成的小山上,若细看,便会发现那成千上万的头骨之中,不乏仙帝头骨!

    “过界者,杀!”

    嘭!

    忽得一声巨响传来,竟是那不可一世的蒙真,直接肉身暴成血雾而亡,连凶念老者的容貌都来不及看清!

    是凶念老人杀了蒙真!他身体仿佛动了一下,又好似根本不曾动过,始终坐在头骨小山上一般。便在这一瞬间,有着仙尊修为的蒙真,死在了他的手中!

    他没有修为,没有理智,没有喜怒,不懂思考。

    他只是一道从亘古遗留至今的凶念,只因是圣人所留,则就算是仙帝,也不是他的对手!

    石焰魔子又如何,蝼蚁尔!

    “这就是圣人凶念吗!一念亘古流传至今,念动仙尊死!”宁凡强行施展雨术,看到了两界封中,凶念老人灭杀蒙真的一幕,暗暗心惊。

    只不过是一道圣人凶念而已,带给宁凡的感觉,却是不亚于向螟子的强大!

    大卑一百零八草原之下,皆有两界封,莫非每一个两界封内,都镇守着这么一个实力恐怖的凶念之灵不成!

    “入念者,杀!”

    那凶念老人冷声才一传出,两界封内封印外,顿时便有一个个隐藏极深的雨滴,被强行迫出现形,继而一个个爆开,带着血雾。

    宁凡只觉识海一痛,随蒙真降入两界封的一缕神念已被灭掉!好在沉入两界封的神念极少,这损伤,近乎于无。

    哞!

    似感受到蒙真的死亡,百里石龙发出悲伤地哀鸣,但仍旧无法违背宁凡的命令。

    宁凡从百里石龙巨首之上降下,落在两界封的火渊口附近,看着那深不见底的火渊,神情凝重。

    万古仙尊,入两界封则死,果然不是虚言,那蒙真也算不弱了,但在两界封中,竟没撑多久便死了…

    那实力恐怖的凶念老人,那火魂一族世世代代无法跨越的封印…

    幸而他在紧要关头,降服了百里石龙,否则被吐入两界封烧死的,就不是蒙真,而是他宁凡了…

    “想不到南疆小比之上,会出现这等变故,我又会机缘巧合,知道这么多大卑隐秘…”

    宁凡目光一霎幽深起来。

    在蒙真等人脱离石龙腹内后。宁凡便在百里石龙腹内行动起来。

    他首先尝试破开百里石龙的腹壁逃脱,却发现百里石龙腹内困若金汤,是金光无数珍宝祭炼过的绝佳囚笼,足以防御仙王级别的攻击,以他受封修为,自然是无法破开的。

    如此一来,宁凡就必须另想办法逃生了。修为虽说不济,但他毕竟还有诸多手段,竟在百里石龙腹内穿梭起来,最终。竟被他走到百里石龙头颅位置!

    一层层坚固的防御之后,就是百里石龙的识海!

    百里石龙腹内经过特别祭炼,其识海所在,更是坚固无比,便是巅峰仙王,也未必能在其腹内伤其识海的。若没有这点手段,百里石龙也不敢随便吞人了。

    可惜它吞的是宁凡!

    若无意外,宁凡不打算动用底牌,但如今情况特殊。他不知蒙真去了哪里,却隐约有了心血来潮的危机感,显然蒙真说能杀他,并非虚言。若不快些从石龙腹内脱出,必有大凶!

    故而宁凡没有任何留手,直接取出始气,这是他如今能够使用的最大依仗了!

    修为因被限制。水淹一界瓶是无法动用的。

    身处极丹圣域,杀敌的玉简是无法动用的。

    始气若是爆炸,足以发出令仙帝重创的威能。炸开百里石龙的体内,自然不在话下。

    如今到了非用始气不可的地步,宁凡没有选择炸开石龙腹壁逃生,若只是如此,他用掉底牌便没有任何收获。且他的四帝罗汉松还在蒙真手上,纵然炸死百里石龙逃出去,他在修为受限之下,也没有自信杀死蒙真夺回四帝罗汉松。

    宁凡岂是一个喜欢吃亏的主!

    于是他便将始气的效用最大化了,选择炸开百里石龙识海外的防御,而不是将之灭杀!

    百里石龙最大的错误,就是不该把宁凡吞到体内,毕竟这可是给了宁凡直面百里石龙识海的机会!

    识海是什么?是修士神念所在,若识海毁,则修士亡,兽类亦然。

    若是在百里石龙体外,宁凡自问做不到眼下的事情,但如今在体内,更是直面百里石龙识海,他直接做了一个疯狂之事。

    他侵入到百里石龙巨大的识海之中,直接在识海内,对百里石龙使用了幻术!

    宁凡的幻术十分厉害,只是因为他的底牌太多,故而才很少使用到,但如今直面百里石龙识海,幻术的可怕便显现出来了。

    百里石龙直接被宁凡以幻术操控了!

    宁凡更抹去了百里石龙识海内的种种禁制,使得蒙真对于百里石龙的操控降低到零,再补上他自身的禁制,竟是不顾百里石龙的心意,强行将它降服了!

    百里石龙不愿背主,但奈何中了宁凡幻术,所作所为根本不受自身控制,待回过神来,蒙真已被它亲手所杀!

    百里石龙岂能不悲!

    它几乎恨死了宁凡的心狠手辣,竟以幻术迷惑自己弑主!

    但这实际也怪不得宁凡的,是蒙真先动手的!若宁凡不这么还击,死得就不是蒙真,而是他宁凡了!

    哞!

    百里石龙的吼声,悲伤决绝,更有滔天之恨,它恨不能杀死宁凡,为主报仇,它更恨不得一头撞死在此地,来向主人谢罪。

    它拼命反抗这宁凡种在识海的禁制,却发现这些禁制根本无法反抗,强行反抗只有一死!

    它不怕死,但更让它悲哀的,它连死都做不到。它中了宁凡的幻术,而那幻术,若宁凡不主动解开,它是无法挣脱的,那幻术,剥夺了它对身体的掌控,它无法复仇,便是连死都做不到!

    毕竟是宁凡直接在它识海内种下的幻术啊!

    哞!

    哞!!

    哞!!!

    “给我安静!”宁凡冷声一令,百里石龙顿时吼不出来了,识海再一次混乱,茫然臣服。

    宁凡一叹,这百里石龙倒是忠心耿耿,可惜不能为他所用。

    一翻手,手中忽得多出一棵松苗,一个金掌令,及一个储物袋。

    松苗是四帝罗汉松。金掌令根据宁凡之前脱困偷听到的话语,似乎是叫焰祖金掌令,且似乎来头不小,能令四名火魂族仙帝忌惮万分,被逼妥协…

    细看之下,宁凡忽然轻咦一声,而后微微一笑,这令牌的神通还有待验证,但如果自己没有看错,也许自己用掉始气。并不算亏本啊。

    储物袋,则是魔子蒙真的储物袋了,好东西不算多不算少,宁凡也只微微点头,其中没有太过中意之物。

    宁凡将战利品收起,回头看着百里石龙,忽然开口道,

    “不论你愿不愿,不论你有多么不甘心。从今天起,你都成了我宁凡的奴仆,这就是修真的残酷,从尔等对我出手开始。便要有承受这后果的觉悟。”

    言罢,宁凡也不管神智混乱的百里石龙听不听得到这些话,直接身形一晃,飞回百里石龙腹内。

    再一声令下。百里石龙便茫然地施展着土遁术,在地底移动,渐渐远去。离开了两界封所在。

    虽说出了这等变故,宁凡仍关心着南疆小比的成绩,此刻自然是要回地面之上看看情况的。自己毕竟杀了那么多碎念火魂,单看自己骨牌上的分数,已达到恐怖的七万七千分,若无意外,应该能拿到南疆小比的第一吧…

    南疆第一之后,便是夺陵第二轮,中州之比了,待前往中州,首先便要去找欧阳暖和葬月…

    当然,在此之前,宁凡还需要先突破舍空中期,突如其来的舍空中期心劫,可还被他压制着呢。

    石龙腹内,宁凡归来,而幸存着的南疆修士们,开始欢呼雀跃。

    他们竟然死里逃生了,竟从石焰魔子、百里石龙的手上保住性命了!

    这真是不可思议!

    没有人愿意死亡,这些南疆修士之前面对蒙真魔子,选择宁死不降,那是因为气节。若能不死,当然更好!

    “多亏了宁大人出手相救,我等才能从蒙真魔子手中逃生!小人这条命,从此就是宁大人的了!”

    “阁下虽是外修,但却是我水狼部的恩人,请受我等一拜!”

    “从此恩公若有差遣,万死不辞!”

    这些死心眼、低智商的南疆修士,嘴上说要为宁凡万死不辞,那就真的要为宁凡万死不辞的。他们不会说谎,不会客套,会的那些人,都已在最初变节投敌之时,被蒙真不屑杀死。

    对众人的感激,宁凡只是随口回应,并不放在心上。毕竟这些人中绝大多数,他都没打算救过,这些人之所以能活命,只能说是幸运罢了。

    他最初想救的,只是塔木部的修士,以及邪羊部的修士。

    “师父你太厉害了,你竟然杀了石焰魔子,你竟然降服了百里石龙,你竟然…”巴拉巴拉,是二愣子鲜于纯在叽叽喳喳细数宁凡的功绩。

    宁凡不是一个喜欢听马屁的人,但当真有一个二货围着你不停说好话,且还全都出于真心时,以宁凡的冷漠,而不由得露出笑意。

    无奈的笑意。

    这二货对他的崇拜,似乎更深了啊。可他真不打算收徒。

    当然比起鲜于纯,宁凡对多兰是更关注的。并非是关心,而是因为他之前偷听来的一些话,而有些在意了。

    石坐坐标是什么?

    能让三焰、火魂族如此看重,能让圣山仙帝里通外敌,给石焰送出情报算计多兰,想来不会是什么简单东西…

    按照蒙真等人的说法,在多兰的记忆里,封印着七个石坐坐标,只是宁凡之前明明搜过多兰记忆,为何并未发现什么劳什子的坐标存在。

    记得蒙真好像谈到了‘空位坐标’‘时位坐标’不同收取之法,也许是这所谓的坐标,唯有特殊手段才能从多兰的记忆里看到吧。

    “关于这次变故,你应该有话想告诉我吧。此刻人多眼杂,我不多问,待回到南疆,我希望听到你诚实的回答。”宁凡大有深意地对多兰传音道。

    多兰有些挣扎地咬咬唇,终于还是沉默地点点头。

    这一幕落在一些南疆修士眼中,自然是听不到宁凡传音的,只能看到宁凡与多兰眉来眼去。

    于是这些愚蠢的南疆修士,顿时自作聪明起来。

    宁大人与圣山守陵人有一腿,不会错的!

    原本对多兰不怎么感冒的鲜于纯,更是傻乎乎地开始叫多兰师娘,惹得宁凡一阵无语…

    中州急报!

    南疆出现火魂暴乱。死伤暂时不明,形势刻不容缓!

    天都峰上,此刻只有天都帝处理着此事,其他仙帝早已离去。火魂暴乱绝非小事,但毕竟只发生在南疆这种小地方,惊动一位仙帝也就够了,不至于让所有仙帝赶来处理此事。

    毕竟只是一批碎念火魂的暴动而已。

    天都帝高坐佛莲,握着一串念珠,微微眯起的眼睛忽然睁开。

    查探及救援之人,已经派去南疆了。此次南疆损失绝对不会小,但对于弱小的南疆而言,有这么一次血的洗礼,或许也不是一件坏事。部落有部落的好处,那便是群体修炼,风险小,环境安全。但也有坏处,那便是大部分人对修真残酷认识不足,缺乏血的历练…

    “查清楚了吗!此次南疆火魂之乱。背后有何目的!须知火魂暴乱一次,火魂族需要付出的代价绝对不小,此事背后,必有图谋。只不知,这一次的火魂暴乱,是单纯的火魂族之举,还是又掺杂了三焰得影子。”天都帝声音十分冷漠。南疆之事虽然紧急,但也仅此而已,他不可能为了这种小事亲自前往南疆的。

    “关于南疆之乱。还没有收到任何回报,倒是各大草原的武试成绩,已经陆续出来了,文试武试成绩汇总后,各大草原的部落排名,也已经出来了。帝君可要过目?”一个仙尊修为的天都门徒忽然禀报道。

    “也好,索性都是等待,先看看此次夺陵第一轮的成绩吧。待老夫看后,也给其他四帝分别传去一份。”天都帝点点头,对仙帝而言,南疆之乱只是小事,自然不可能所有心神都耗在此事上。

    “百花大帝那里…也传去一份么?”那名仙尊门徒小心问道。

    天都帝目中闪过古怪笑意,答道,“当然!至于她愿不愿看,就不是老夫管得了的了。”

    天都帝目光落在手中布卷上,浏览着一个个草原的成绩,以他的心智,大部分部落的成绩都在他的预料之中,差之不多,故而也不至于太过惊讶。

    忽然间,天都帝轻咦一声,目光却是落在卷末的南疆一栏里。

    “哦?南疆不是出了暴乱了,这塔木部为何还能获得如此多的成绩,莫非是乱中取利?”

    塔木部,七万七千分,当之无愧的南疆第一,比第二名召风部,足足高了六万分!

    “帝君有所不知,南疆塔木部成绩整体不高,这七万七千分,几乎都是一人所得,正是那塔木请来的外修宁凡,以一人之力,斩杀了七十一只碎念火魂,这才使得塔木部有了如此惊人的成绩!想必是在大乱之中斩杀的吧,有此人在,也算缓解了南疆之急。”

    “哦?一人之力,斩杀了七十一只碎念火魂,此人虽是万古仙尊,但应该受了刑环封印才对,莫非毁去了刑环?”

    天都帝神情顿时有了阴冷了。

    若这个外修真敢毁去刑环,不论他是否对南疆平乱有功,都要予以诛杀!

    “回帝君的话,刑寺之内,并无刑环毁坏的消息传来,想来此人并未毁去刑环的。”

    “既如此,便算了。此人能看到圆满,还能在修为受限之时,立下如此战绩,当真是个好苗子啊,可惜是外修…”

    天都帝目光闪着算计的光芒,不知在想些什么,门徒们也不敢打扰。

    “报!此次变故的始末,已经查清!请帝君过目!”

    忽有一个仙王修为的门徒,从外面闪身进入,将一封密奏交给天都帝。

    天都帝看了奏报前几行,顿时有了冷意,“果然是三焰搞的鬼。石焰魔子蒙真么,想不到石焰竟连焰祖金掌令的持有者都派了出来,真是大手笔了,他们的图谋是楚烈多兰吗?看来老夫得到的消息,并非是空穴来风啊…”

    天都帝再往下看,神情忽然凝重起来。

    待看到最后几行,天都帝竟忽然站起,满面震惊到无法自抑!

    “金掌令传人竟然被杀!难道是哪个仙帝出手了吗,否则谁能跨过焰祖的力量,灭杀此人!”

    旁人不知,他身为中州最高掌权人,岂能不知蒙真的另一个可怕身份!

    可惜,下面的人无法将细节调查清楚,只是从那些返回南疆的幸存者口中,得到了支离破碎的情报。

    “报!南疆最新消息传至,请帝君过目!”

    天都帝有些失态,霍得打开布卷,动作颇有几分急切。

    那布卷之上,写着他此刻急于知晓的答案,但这个答案,却是他无论如何都无法相信的,使得他倒吸冷气不止。

    “启奏帝君,杀石焰魔子者,乃外修宁凡!”

    怎么可能!

    区区仙尊外修,更封印了修为,竟杀死了石焰魔子!

    那可不是普通魔子,那可是金掌令的持有者,便是他天都帝出手,也没有十足把握杀死蒙真啊!

    这宁凡如何做到的!(未完待续。) 2k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执魔相邻的书:洪荒之天庭太子爷青莲太初良辰讵可待我来自阿斯嘉德地狱游戏神剑永恒都市极品风水师秦皇纪美人谋律放纵剑神祸害大清神雕惊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