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 > 介绍 > 执魔

第742章 立誓取玉

【书名: 执魔 第742章 立誓取玉 作者:我是墨水

执魔最新章节 2k小说网欢迎您!本站域名:"2k小说"的完整拼音2kxs.com,很好记哦!www.2kxs.com 好看的小说
强烈推荐: 仙界网络直播间天影四次元道具电影世界大盗烽皇征途风水大术士后来居上绝品邪少灭世魔帝古代逆袭攻略燃烧的莫斯科    “费...和...”

    两名仙王傀儡细细大量费和,似乎对此人有些印象。

    目光略过费和,落在宁凡身上,二傀眼中杀机遁起!

    “非北斗裔民,杀!”

    在二傀掀动杀机的瞬间,一股必死之感骤然在宁凡心中升起!

    没有任何迟疑,宁凡挥手欲召出鬼面,隐身遁逃!

    万古第四劫的仙王,非他可敌!他能做的,只有逃!

    就在他准备召出鬼面的瞬间,一道苍老却威严的声音从天而降。

    “住手!”

    只一道声音,竟瞬间化作两道血色枷锁,锁住了黑白二王,令这二人不得对宁凡动手。

    此乃言出法随之神通!

    一听此声音,费和立刻满面敬畏,向着破军星宫抱拳道,“属下费和,见过帝尊!”

    宁凡亦不敢怠慢,抱拳道,“弟子宁凡,见过帝尊!”

    “免礼。”

    又是一道威严的声音传出,带着一股莫大神通,让费和、宁凡抱拳的双手,自行松开。

    仍是言出法随...

    “费和,你带此子入血界,所为何事?”

    “此子是此届大比第一,资质冠绝同代,有个请求,想要面见帝尊,亲口提出。”费和恭谨回答道。

    而后对宁凡传音道,“你自行去面见杀帝,求取尸解丹的丹方,不得有误!”

    对待宁凡,费和自不必客气,语气颇有几分威胁之意。

    他计划的一步,需要尸解丹,不过此丹方在杀帝手中,费和不会蠢到亲自去索要。

    求取杀帝赏赐,要么成功,要么失败。

    成功则得赏,失败则触怒杀帝。难逃一死。

    费和可没有哪个胆量冒险,故而让宁凡亲自面见杀帝,求取丹方。

    若此事惹恼了杀帝,倒霉的是宁凡。不会是他费和。

    且宁凡有免死令在手,就算要不到尸解丹丹方,也不会死的。

    有宁凡在,费和除非脑袋有问题,否则绝不会亲自向杀帝求赏。

    “哦?此子想要面见本帝?”杀帝的声音听不出喜怒。

    此言之后,便是长久的沉默。

    许久之后才道,“宁凡是么,你可独自入宫来。”

    “是!”

    宁凡拳头紧握,心中微微有些紧张。

    终于可以面见杀帝了!

    费和大有深意地看着宁凡,口中传音。再次提醒宁凡记得求取尸解丹丹方的赏赐。

    宁凡自然不会忘记求取赏赐的。

    只是他所想求取的,并非尸解丹丹方,而是长生玉!

    身形一晃,宁凡化作一道遁光,飞下白莲。越过黑白二王,朝破军星宫飞去。

    一入星宫,一股亘古长存的禁空之力朝宁凡狠狠一镇,将宁凡遁光抹去。

    宁凡降落于地,只得步行,脚踩着星宫地板上,一股彻骨寒凉自脚掌蔓延全身。几乎欲将宁凡冻结。

    “这是煞气之寒!”

    宁凡一咬牙,眼中血芒一闪,略略挡下了脚下的煞气之寒。

    伴随着煞气之寒袭来的,还有一股锁界之力,将鼎炉界、元瑶界全部封锁!

    便是欧阳暖也再无法感知外界情形,至于玄阴界。因为是中千世界,所以未被封锁!

    “锁界!”宁凡目光又凝重了些。

    约莫行走了一个时辰,宁凡方才行至外殿,踏着天梯,朝内殿走去。

    又过了数个时辰。他才走到内殿。

    内殿之外,侍立着一十四具傀儡,修为最低都是万古第一劫的仙尊境,修为最高的,甚至有万古第五劫的仙王!

    加上星宫外的两具仙王傀儡,这小小一座星宫,便有十六个仙王傀儡镇守!

    内殿外的十四具傀儡神情空洞地看着宁凡,并未为难宁凡。

    宁凡越过十四傀,步入内殿。

    内殿十分冷清,燃着四十九盏紫火宫灯。

    上方的王座上,坐着一个血色人影,周身裹在七彩光芒之中。

    真容非宁凡可以窥探!

    宁凡只能约莫看出,对方是一个血袍白发的老者。

    此人气息凶戾而冰冷,宁凡根本无法靠近此人万丈之内。

    “弟子宁凡,见过帝尊!”宁凡又一次抱拳行礼。

    一瞬间,一道充斥着血腥味道的神念,朝宁凡骤然扫来。

    当察觉到宁凡体内有一股力量,正抗拒着他的感知时,血袍老者满意地点了点头。

    “冥海没有骗我,你,果然得到了祭坛的承认,继承了这先天鬼面。继承此鬼面,你便是杀戮殿第八代少帝。”

    言语依然威严,却少了之前的冷漠,多了几分和善。

    但见七彩光芒一散,血袍老者竟主动显出真容,对宁凡笑道,

    “不用这般拘束。你既获得了祭坛承认,便是老夫也会对你客气三分。你的事迹,老夫已听冥海讲过,若非亲眼所见,老夫绝不会相信,区区一个第一步修士,竟能修出扶离祖血,在碎虚之时炼化少帝鬼面...扶离,曾有不少北斗仙域的妖祖妖圣,死后受封为扶离...能得扶离祖血者,绝无庸才。”

    “得鬼面者,便是第八代少帝!”

    宁凡目光一震,而后有些不可置信地看着杀帝。

    他虽不知少帝指的是什么,却也能听说,这少帝身份在杀戮殿中,有着非同一般的地位。

    他早已设想过无数个与杀帝言辞交锋的场面,却从未想过杀帝会如此亲和地与他讲话。

    眼前的白发老者,真的是杀帝么?

    少帝鬼面,扶离祖血,北斗仙域...

    杀帝的言语信息量略大,让宁凡一时间无法领会所有讯息。

    “听说你修成了夺天印的初式掌印?”杀帝笑问道。

    “是!”

    “召出鬼面,施展夺天印给我看看。”

    “是!”

    杀帝有令,宁凡自不敢怠慢。

    虽说施展夺天印法力会耗空,不过在杀帝面前,宁凡法力耗不耗空有何区别?

    手掌朝面上一副,银色鬼面霎时间浮现。瞬息间,宁凡满头墨发化作银丝,无风自动。

    指诀连变,瞬间掐完。七重金色掌印叠于掌心,融合为一。

    没有将掌印释放,宁凡还是有几分戒心的,心知这破军星宫不是自己可撒野之地。

    在星宫之内,他不会展开完整掌印,免得打坏了桌椅板凳,惹怒杀帝。

    “先天鬼面,夺天印...呵呵,老夫终于又等来了一位少帝。”

    杀帝满意地点点头,令宁凡散了掌印。收了鬼面,而后问道,“据费和所言,你来见老夫,是想求取一物。老夫知道费和一直以来想要什么。且你的尸道修为确实不弱,尸解丹的丹方,对你好处不小,老夫可以赏赐给你。只不过,是福是祸,你需自行承受。”

    言罢,杀帝挥手一招。一缕缕血光骤然凝成一个玉简,平平落在其掌心。

    那玉简之中记录的,正是尸解丹丹方。

    宁凡抬起头,看也不看那个玉简,深吸了一口气。

    那丹方,是费和渴求之物。却不是他所渴求之物。

    他所想要的,从一开始便只有一样东西。

    唯有这件东西,可以为欧阳暖续命。

    若非为了此物,他怎会舍生忘死,拼命走到这里。

    “弟子所求之物。并非尸解丹丹方,而是,长生玉!”

    宁凡此言一出,杀帝眼中的笑意,竟在一瞬间化作厉色!

    “你说你想要长生玉!”其语气,森冷如冰!

    一股必死之感立刻在宁凡心中升起!

    宁凡知道,他已成功触怒了杀帝!

    只是他并不明白,一直和颜悦色的杀帝,为何会在他求取长生玉之后,态度转冷!

    “你确定你想要长生玉!”杀帝冷冷问道。

    “...是!请帝尊赐玉!”宁凡垂下头,咬牙抱拳道。

    “此玉,不可能赐你!换一件赏赐,勿论你要什么,老夫都可看在你是少帝的份上,满足于你!”

    犹如天崩一般的威压,降临在宁凡身上!

    那是杀帝盛怒之下的威压,根本不是他可以承受!

    浑身筋骨一点点碾碎,很快,宁凡白袍又一次被鲜血染红。

    仿若有一万把利刃切割着身体,其痛楚不可想象。

    仿若只需杀帝杀机一动,宁凡便会被这威压碾压成血泥!

    宁凡的身体已再难承受着沉重威压,濒临崩溃。

    但他的目光,一如初时坚毅。

    “弟子只要长生玉!愿以献令之功,换得此玉!”

    胸口一痛,宁凡咳出一口鲜血,却狠狠咬牙,抬手一招,自玄阴界中取出付玲珑的长老令。

    同时一拍储物袋,取出免死令在手,抬起目光,不卑不亢地看着杀帝。

    “吴家的免死令,还有...付玲珑的长老令!”

    杀帝目光骤然一变,闭上双眼,抬手散去压迫宁凡的威压。

    又一指点下,一道血光没入宁凡体内,只瞬息间便治好了宁凡体内所有伤势。

    之后,便是长久的沉默。

    宁凡心中万分紧张,他不知,自己拿出长老令,能否求来长生玉。

    不确定,一万个不确定。

    宁凡无法想象,若他未求得长生玉会如何。

    若无长生玉,十年之后,便是欧阳暖的死期...

    等待,等待,等待...

    他等待着杀帝的答案,他知道,杀帝此刻定是在斟酌,在犹豫,在考虑要不要赐玉。

    杀帝的一个答案,关乎欧阳暖的性命,宁凡无法不紧张,无法不重视!

    “长生玉,还是不能赐给你...”最终,杀帝睁开眼,长叹一声,说出了这一答案。

    一股空前的无助感,萦绕于宁凡心头。

    他连最后的筹码都用了,杀帝却仍然不可赐玉。

    这一刻,宁凡心中只有一念,那就是欧阳暖会死!

    这一刻,他几乎忘了自己与杀帝惊天的修为差距。目若癫狂,大步一迈,抱拳道,

    “求帝尊赐玉!”

    “长生玉。不可赐下...你献令有功,老夫会赐你一场造化,助你在万年,修至碎念境...”

    “弟子不求碎念,只求长生玉!”

    “你既不求修为提升,老夫便赐你十万亿道晶,足够你万古之前所有的修行花费了...”

    “弟子不求道晶,只求长生玉!”

    杀帝长叹一声,言道,“药宗首徒。欧阳暖,此女天生药体,寿不过万年,因救你耗尽余寿。你求玉,是想救她吧?”

    “是!”宁凡咬牙道。

    “长生玉为长生大帝秘制之物。世间本只有三块,一块已毁,剩余两块,其实都在老夫手上。欧阳暖的师父寻遍东天,却永无可能寻来长生玉。”

    “什么!两块长生玉!”

    宁凡目光一惊,他怎么也想不到,现存的两块长生玉。全部都在杀帝手中!

    如何能不惊讶!

    若杀帝只有一块长生玉,可解释为此玉对他有某种意义,故而不舍得赐予他人。

    若杀帝同时拥有两块长生玉,必定是苦心孤诣才寻来的。

    此玉对杀帝而言,也必定有着莫大用处!

    所以,无论宁凡如何请求。杀帝都不愿赐玉!

    “如你所料,这长生玉,对老夫有着莫大用处。长生玉,是老夫的保命之物。”杀帝叹息道。

    “什么!”

    宁凡目光狠狠一震,心中一痛。

    若长生玉是杀帝的保命之物。他便是有不世之功,杀帝也不会将此玉赐下吧...

    世上仅存的两块长生玉都在杀帝手中,杀帝又不会赐玉,那欧阳暖岂不是必死无疑...

    “长生玉是长生大帝的秘制古玉,炼化一玉,可保第一步修士长生不死。炼化二玉,可保第二步修士残道不亡。炼化三玉,可保圣人轮回不灭...第三玉已毁,本帝身怀二玉,残道至今未消..”

    “.实际上,六百万年前,强敌入侵血界,本帝重伤不治,本当道消。当时的少帝付玲珑急于突破万古境,想要补上杀帝的位置,却因心急而失败,所以,本帝寻来了长生玉,苟延残存至今,等待着下一位少帝的出现...不过就算有长生玉在身,本帝也已临近道消了。若你没有出现,再过万年,本帝会死,而杀戮殿会从此自封血界,与北斗裔民共存亡...若给你一玉,本帝必定会在两千年之内道消...”

    言罢,杀帝疲惫地闭上眼,再睁开时,又带着初时的和善笑意。

    “小辈,你若答应本帝一个要求,本帝便给你一块长生玉,如何?”

    “什么要求!”宁凡本已近乎绝望的心,忽然一紧。

    “你须答应本帝,在本帝道消之后,助本帝守护血界裔民,不得让任何人入侵血界!来犯之敌,杀无赦!你,可能做到!”

    杀帝的笑意一收,神情空前严肃。

    这是他最后的让步!

    送与宁凡一玉,他的道消之期会提前八千年!

    他不惧死,他早该死于六百万年前,之所以苟延至今,只为守护血界!

    两千年也好,一万年也罢,在他道消之前,多半不会再出现另一个少帝了。

    他等了六百万年,才等来宁凡的到来。若他不给宁凡长生玉,恐怕很难笼络宁凡守护血界吧。

    “帝尊若失一玉,道消之期便在两千年之内。两千年,我不知能修炼到哪一步,亦不知是否有能力守卫血界。只是若帝尊当真赐我长生玉,宁凡可在此立誓,两千年后,帝尊道消之际,宁凡愿誓死守护血界!若血界罹难,宁凡必死于血界裔民之前!”

    宁凡神情郑重之极。

    两千年,也许他可修炼至比杀帝更强大的境界,成为第八代杀帝,守御血界不灭。

    两千年,也许只够宁凡修炼至渡真、舍空,也许连渡真也无法修成。

    他无法保证一定能护住杀戮血界。

    他唯一能做的,便是应下杀帝的要求,用自己的命,换欧阳暖的命!

    他的眼中有着决然,有着义无反顾。

    他的身上,有着一种百死不悔的道韵,正一点点凝实!

    隐隐的,宁凡有些明白自己的道究竟是何物了。

    他的道,只有一个字,那便是执!

    因为偏执,所以冲动。因为执着,所以决绝。

    因为不舍失去,所以要将在乎的一切事物狠狠握在掌心,执于心中。

    只为守护身后温暖,他可以顺天,亦可逆天,更可夺天。

    只为心中一点执着,他可以为神,可以为妖,可以为魔!

    只要欧阳暖能够脱劫,他愿以身代之,挡下此劫!

    杀帝看着目光决然的宁凡,神情肃穆。

    而后猛地一拳砸在胸口之上,咳出一道血光。

    那血光,徐徐化作一块晶莹温润的白玉,平平悬浮于宁凡身前。

    杀帝本人则在剥离此玉的一瞬间,容貌更加苍老起来,气息也开始死气沉沉。

    “长生玉,你可拿去,记住你今日之誓言。玉已赐你,老夫不会再赐你其他赏赐。这是我杀戮殿的规矩,规矩不能废。尸解丹的丹方倒是可以送你,此物价值不高,看在你为我杀殿少帝的份上,赐予此物不为过。”

    赠出长生玉后,杀帝一抬手,又将之前的尸解丹丹方玉简赠予宁凡。

    宁凡随手收起尸解丹丹方,却目光动容地收起长生玉。

    他取走此玉,杀帝道消之期便提前了八千年。

    道消,与骨龄无关,与天劫无关,非圣人,无人可阻止第二步修士的道消。

    即便是两块长生玉,也仅仅是能延缓道消而已。

    杀帝以提前道消为代价,换得宁凡一句誓言。

    宁凡则以与血界共存亡为代价,求得了长生玉。

    对杀帝,宁凡并无恶感,反倒有几分好感。

    一个肯为守护他人自绝性命的人,就算是恶徒,也恶不到哪里去吧。

    “敢问帝尊,少帝在杀戮殿中,算是什么样的存在?杀戮殿与北斗仙域、北斗仙皇,又有何关联?六百万年前,入侵杀戮血界的,又是何人?”

    宁凡一连问出心中数个疑问。

    长生玉到手,他心中稍安,有些疑问就必须弄清楚了。

    他既然决定守卫杀戮血界,便需要弄清楚杀戮血界的来历、敌人。

    同时还必须弄清楚什么是少帝,他必须知道,这个身份能带来多少的好处,以及麻烦。

    杀殿少帝,恐怕和凡间国度的东宫太子一样,明面里风光无限,暗地里却有无数人欲杀之而后快吧...

    (2/2)没更了,洗洗睡吧。 2k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执魔相邻的书:重生之恶魔猎人国足救世主重建文明鉴宝天书星级猎人风袭修真的巨龙大内供奉在现代极品少年花都燃情抗日之兵魂传说大唐春掌控现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