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 > 介绍 > 执魔

第351章 五种剑术

【书名: 执魔 第351章 五种剑术 作者:我是墨水

执魔最新章节 2k小说网欢迎您!本站域名:"2k小说"的完整拼音2kxs.com,很好记哦!www.2kxs.com 好看的小说
强烈推荐: 美食供应商心魔重生之2006女总裁的贴身保镖佳肴记我为王诸天至尊妙医鸿途极品地主乱臣申公豹传承都市猎人    宁凡立在空落落的院子,七夕过去,已是立秋,庭院中树叶飘落一地,却无人打扫。

    暮色渐沉,宁凡仰头看天,看一轮嫣红西沉的落日,隐隐明白了什么,又越来越不明白。

    他好似想起老魔的叮嘱,要多晒太阳,如此才不会走火入魔。

    他好似想起纸鹤俏立风雪的稚嫩容颜。

    他好似回想起一幕幕血海,那所有血海的终点,立着一个高不可攀的万丈巨人,一步之下, 可碎七梅一城!

    他好似看到涅皇的狞笑,好似有无数个讥讽的声音,在四面八方响起。

    杀!杀!杀!

    宁凡的心越来越乱,这便是走火入魔!他曾走火入魔一次,走得是欲火,靠纸鹤才解救。

    这一次,走得是杀火,非杀人不可消火,但若杀人,则越陷越深,终有一日,彻底迷失心智!

    “秋灵带我来姑苏,为了便是让我不被杀意吞噬…若我屈服于杀意,岂非辜负她一番心意!”

    “我宁凡杀人,并非因为渴望鲜血,而是因为一念执着!我是魔,但与其他魔,不同!”

    呼!

    院落中,升起一阵阵狂风,卷起一地落叶。

    任杀意涌现心头,他偏偏不在姑苏杀人,他不愿屈服给杀意!

    许久之后,天色渐渐昏暗,宁凡睁开眼,露出清明之色。

    在强行压下杀意后,他心境再次提升少许。

    而宅院门外。恰到好处地传来叩门之声。

    伴随着叩门声,一道温婉的吴侬软语响起。

    “周公子睡了么?我家小石头乱拿公子之物,奴家特来送还给公子。”

    吱呀!

    宁凡拂袖开门,门外俏生生立着个荆钗麻裙美妇。

    年约二十**。披着麻布服,青丝裹着白布,姿容端庄贤惠,神情却有哀苦,好似家中刚死了什么人。

    一手提着一篮鸡蛋,另一手则捧着一柄绸布包裹的好剑,

    见宁凡仍站在院中,宅门却自己开启,美妇不免想起此宅闹鬼的传闻,有些害怕。

    只是一想起自己孩儿拿了人家东西。美妇鼓起勇气。软鞋一挪。步入院中。

    “你是?”宁凡诧异道。

    “奴家白素,是小石头的娘亲,听小石头说。此剑是公子借给他观赏的,只是此剑太过珍贵,乃是稀世神兵,小石头年纪尚幼,一旦丢失此兵刃,便是倾家荡产,奴家也断然赔偿不起此剑的,故而特来归还此剑。”

    白素努力的让表情镇定,但仍难以掩饰其害怕之色。

    她的美目一扫宅院,见四处昏暗、竟不燃灯火。院落中又是冷风阵阵,而眼前的宁凡又年轻俊美地过分,暗道,眼前这买下鬼宅的周公子,莫非是妖魔鬼怪么…

    是了,如此好剑,只有传说中的妖魔鬼怪才能拥有,凡人剑客哪会有如此好剑。

    白素夫君刚刚病死半年,她仍未撤去孝服,独自领着小石头过活。

    她自忖自己颇有几分美色,若宁凡当真是妖魔,则此刻自己进入此鬼宅,岂非大大的不妥,若沦陷在这妖魔手中,必定贞洁不保的。

    宁凡自不知道,自己在白素的眼中,已有了妖魔鬼怪的嫌疑。

    宁凡更不知道,这披麻戴孝的美妇,正担心其贞操会被他夺走。

    “哦,你是小石头的娘亲…你是来还剑的?那剑不过是我无用之物,便是送给小石头也无妨的,无需归还…”

    宁凡摇摇头,但白素听闻此言后,立刻正色道,忘了恐惧,

    “周公子,此言差矣!公子能有此好剑,想必是个剑客,身为剑客,怎可视剑如无物,更怎可随意将剑送人!我夫虽早死,亦非什么剑客,却曾是姑苏最富盛名的铁匠,见过不少有名的剑客。我夫曾言,剑客,当执着于剑!当有一股气势,剑在人在,剑亡人亡!”

    白素的话,好似一阵甘霖雨露,撒在宁凡心头。

    原本宁凡无法从利剑中领悟剑意,只觉少了些什么,此刻听闻白素一席话,他好似顿悟!

    “是了!我之所以未凝出剑意,是少了对剑的执着!剑客,当执着于剑!”

    对白素剑亡人亡的话,宁凡没有苟同。

    但对‘执着于剑’四字,宁凡却点头,深以为然。

    不会错,小石头身上有的,正是一股对剑的痴迷、执着!

    惟能极于情,故能极于剑!

    惟能极于剑,故能极于意!

    宁凡的周身,渐渐明悟,散发出一丝咄咄逼人的凌厉剑气,这剑气,让颇有见识的白素,立刻红唇微张,难以置信。

    “好、好强的剑气!奴家在姑苏已有二十九年,却从未见过如此惊人的剑气!”

    原本白素只道宁凡是个不惜剑的拙劣剑客。

    此刻白素哪里不知,宁凡是个深藏不漏的高人。

    “剑回!”

    宁凡望着白素怀抱,隔空一摄,一股莫大的摄取之力,将美妇怀中绸布宝剑摄入手中。

    “隔空摄物!这分明是内功极高的剑客,才能施展的手段!”

    白素美目震惊,只是这震惊,旋即化作一丝悄然的羞红。

    那摄取之力之强,不但摄走了宝剑,更拂过她的胸口,就好似一双无形的大手,在其酥胸之上狠狠揉了一下。

    这自然是一个意外,宁凡没有注意到,白素也不可能将如此羞人之事说破。

    美眸望着宁凡专注于剑的表情,白素相信,这种极于剑的剑客,不可能会做出抚摸自己酥胸的下三滥之事。

    “那只是一个意外…这周公子,怕是个绝世剑客!若夫君未死。能一睹周公子的宝剑,能一览世间有如此剑客,必会含笑九泉…”

    “夫君一生愿望,便是让小石头成为一个绝世剑客。若是让小石头给他学艺…”

    美妇望了望宁凡,又望了望自己,轻轻一叹。

    宁凡一身白衣,乃是她从未见过的布料缝制,定是非富即贵的人物。

    而自己,自夫君死后,家道没落,哪有闲钱给孩儿拜名师…

    在白素眼中,宁凡绝对是姑苏城首屈一指的剑术名师!

    这种师父,小石头拜不起…

    许久之后。宁凡散去气势。扯开绸布。再次端详那青光闪闪的利剑,眼神已有不同。

    当心神执着于剑,他仿佛能听到这利剑的呼吸声…这便是极于剑!

    剩下的。只需从极于剑过渡到极于意,即可凝出剑意!

    说起来,自己能成功明悟这一步,还多亏白素的提醒了。

    宁凡抬起目光,一诧道,

    “嗯?夫人还未离去?天色已晚,夫人未亡人之身,待在周某府宅,似乎容易惹人闲话吧?”

    “是、是呀…”

    白素暗自羞恼,她当然知道深更半夜跑入宁凡家极其不妥。

    只是她之前根本没有望男女之事上想。一心只是赞叹宁凡剑术高深,寻思有无让小石头拜师宁凡的可能。

    如今被宁凡一句提醒,她自是反应过来,踌躇着、犹豫着,最终开不了口,幽幽一叹,便要离去。

    离去之时,又想起自己还提了一篮鸡蛋,本是来感谢宁凡赠小石头宝剑的,不是么?

    “奴家知道周公子家大业大,不在乎这些物什,不过这篮鸡蛋,是奴家的一些感激之意,感谢公子愿将宝剑借小石头一览…听说周夫人身上染疾,这些鸡蛋,正好可以给夫人补补身体。”

    白素将鸡蛋递给宁凡,举止得体,盈盈一福。

    宁凡接过鸡蛋,心中忽而一颤。

    这鸡蛋,便是凡人间的邻里乡亲的情分。

    在修界,给素不相识之人赠送礼物,乃是一桩蠢事。

    但在凡间,这不过是一种表达善意的基本礼节。

    “谢谢…”宁凡有些感叹,这种善意,他许久没有感受过了。

    “噗…公子真是个妙人,一篮鸡蛋而已,何足言谢。”

    白素抿嘴一笑,风情万种。恰在这时,许秋灵醒转,自屋内推门而出,轻轻问道,

    “大哥,天色已晚,怎不点灯。诶?有客人来了么…”

    许秋灵三分病弱,七分丽质,立在夜色中,宛如一个谪世仙子。

    白素一见许秋灵美貌,惊为天人,暗暗自嘲。

    人家周公子有如此美妻,怎会对自己一个丑妇动手动脚,真是想多了…

    “奴家白素,见过周夫人,今日天色已晚,改日再登门拜见。”

    白素再次一礼,告辞而去。

    许秋灵亦是目露光彩,若这白素年轻几岁,姿容未必逊色自己多少的。回礼之后,目送白素,继而望着宁凡手提鸡蛋,许秋灵噗哧一笑,莫名戳中笑点。

    “笑什么?”

    “笑你周大魔头,会提着一篮鸡蛋…这模样,若被外海修士看去,不知有多少会惊掉眼球。”

    姑苏城,一个周姓公子买下鬼宅的传闻,在经历过一些热议之后,逐渐被人遗忘。

    而鬼宅附近的人家,也渐渐熟识了宁凡。

    他们知道,这家人有些奇怪。白天,宁凡会坐在院子中,敞开大门,一心看剑。

    傍晚,宁凡又会携一个绝世美人,在姑苏的苏河之上泛舟。

    倒是无人知道,宁凡还有夜生活,就是整夜整夜为许秋灵香艳药浴疗伤。

    不少传闻显示,宁凡是个剑客,但无人见过他用剑。

    孩童们渐渐也不来取笑宁凡了,唯有小石头好似每天必到,宁凡看剑,他也看剑,似乎想偷学点什么。

    “周叔,你真的不是剑客么?我告诉我,我保证不告诉娘!”小石头央求道。

    “不是…”宁凡实话实说,他确实并非剑客。

    每每此刻。小石头便会流露出失望之色。

    而一到旁晚,白素必定前来,领走缠人的小石头,并偶尔备些酒菜。给宁凡吃。

    于是,关于宁凡的传闻,渐渐只剩风流好色的名声。

    白日勾搭铁匠家寡妇,夜晚与美逍遥泛舟,这些名声,皆落在宁凡头上。

    对宁凡而言,名声不过浮云,对白素而言,名声一污,再难洗清。

    无论是去苏河浣衣。还是去集市贩布。她总会被人指指点点。

    任白素如何解释。也无人相信,她数次想过再不踏入宁凡家门,只是为了让小石头学剑。她又咬牙忍下污名。

    “这便是娘亲么…”宁凡闭上眼,说着小石头听不懂的话语。

    一个月后,宁凡自利剑之中似有所悟,收起利剑,继而取出一柄紫薇软剑。

    此剑亦是一件下品法宝,比之利剑,少了刚凌,却多了诡谲的变招。

    “周叔,你不看利剑了?怎么看软剑?软趴趴的,能打架杀人么…”小石头困惑问道。

    “当然能…”

    宁凡随手一抖软剑。庭院之中的假山在嗤地一声剑光之后,轰然粉碎!

    小石头看呆了,这是他第一次亲眼看到宁凡出手。

    一道剑气,将三人高的假山隔空斩碎,这已经到了神乎其技的地步了!

    “周叔,你、你骗我,你分明是剑客!”小石头兴奋道,他更加坚定要跟宁凡学剑。

    “我没有骗你,我确实不是剑客,你资质不错,或许有一日,你走上我的道路,会明白我的话语。”

    宁凡摇头失笑,那一剑,他没有动用丝毫法力,更未动用凡武内力,仅仅是心中臆想剑气,剑气便凝成。

    这,便是剑意的雏形!

    第一个月,宁凡只看利剑。

    第二个月,宁凡只看软剑。

    利剑之道,在于凌厉刚猛,无坚不摧。

    软剑之道,在于诡谲多变,柔而难缠。

    第三个月,宁凡取出百余件下品飞剑,就在小石头面前,吹一口气,那百余件飞剑忽然剑身焚起黑火,仅片刻,便被黑火煅烧成一柄三尺多长、重若磐石的重剑!

    小石头看呆了,他觉得,周叔可能真的不是剑客,而是传说中的剑仙。

    他越来越痴迷剑术,到了最后,竟然整日赖在宁凡家中,拖都拖不走,每一次白素都要花许多力气,才能带走这个傻孩子。

    天气开始变寒,在第四个月,姑苏下起大雪,小石头家的茅草屋被风雪压垮,在许秋灵的邀请下,白素带着孩儿,住在宁凡的庄上。

    宁凡劫掠了五老,家中银两如山,自无须白素再抛头露面挣钱的。

    她过意不去受人恩惠,便包揽了所有庄内家事,而许秋灵白日亦不再休息,气色越来越红润,日日与白素相伴,情同姐妹。

    第四个月,宁凡折断庭院中一株桃树,削出一个木剑。

    小石头彻底不明白了。

    利剑锋利,软剑诡谲,重剑沉重,木剑又有什么优点?

    木剑能砍人么?能杀敌么!

    如果能,打仗的时候岂不是人人拿一个木剑,都敢冲锋陷阵了?

    府宅之外,走过状元跨马游街的热闹场面,小石头连看也不看。

    人笑他痴迷于剑,他笑人浮名浮利、劳心劳力,言语稚嫩、却又老气横秋。

    “状元又如何?科举功名,哪有一剑快意恩仇来得爽快!”

    姑苏城中赵大善人年过八旬,娶了个年方十三岁的美妾,不少乡民都去围观,小石头却瞧也不瞧那迎亲的队伍。

    人笑他痴迷于剑,他笑人沉迷酒色。

    “酒色财气,皆为虚妄,手中一剑,才是真实!”

    小石头仍是凡人,但在宁凡的熏陶下,他的心,几乎被剑所填满。

    只需日后阅历增长,他手执一剑,在凡可为绝世剑客,难求一败。

    在仙可破碎虚空,卷浪翻云!

    他有这个资质!

    宁凡手持木剑,渐渐不滞于行,即便是舞动木剑,都会激起烟尘滚滚。

    那是一种无招胜有招的境界,但。还不够…

    第五个月,宁凡手中无剑,弹指成剑。

    一股无形的气质,在宁凡身上凝聚。只差最后一步,便可呼之欲出。

    小石头目光火热,当他看到宁凡屈指一弹,剑气一纵,三万斤的巨石粉碎。那一刻,小石头的心升起一种狂热…

    他要成为一个剑客!

    “周叔,我想成为一个剑客,你可不可以当我师父!”

    啪!

    小石头跪在宁凡面前,但宁凡只是笑着摇头。

    “你的剑道资质,未必弱于我。若拜在我门下。自会误了你。你只需记住我五个月的悟剑过程。带着这份感悟,一人一剑,一路挑战天下剑客。终于一日,你会找到自己的剑道。”

    “你现在还太小,眼中只有剑,没有人生,这是不够的…姑苏是个好地方,好好与你娘亲相处,孝顺娘亲。这是两颗丹药,你与娘亲各自服下一颗,可延寿百年。这本书,是一本引领你走上修路的剑道功法。但我有一个要求,若你剑术未凡间无敌,便不可打开此书!”

    “当有一日,你天下求败而无可败之时,可打开此术,进入修界,这会是一个全新的世界,有着更多的挑战,让你满意!”

    宁凡的目光扫过姑苏,他在此羁留五个月,是时候离去了。银两、宅院,皆留给小石头。连同那随手悟剑的利剑、软剑、重剑、木剑,也一一留给他。

    揽起许秋灵,宁凡一步踏出,竟化作一道剑光凭空消失。

    这一幕,小石头看呆了,而白素,则有一丝没由来的感伤。

    “周公子走了…原来他不是凡人,原来这世上,真的有仙人…”

    一股莫大的失落涌上心头,说不清,道不明。

    白素不知那是什么心情,只是轻轻一叹,

    “如此也好…”

    剑光一闪,宁凡揽着许秋灵,一步出岛出海,于深海九万丈下,挥手剑光生,辟开海水,留出一片无水空间。

    许秋灵的命格金气,经过五个月的疗养,已恢复了九成。

    接下了,只需最后灌入一道极强的金气,就可治好她!

    宁凡一拍储物袋,取出暗红的陷仙剑残片,目光一闪,一口吞下。

    残片逼入识海,被剑念吞噬,一霎之间,其剑念急遽提升,而其五个月领悟的剑意,在这一刻,突破最后一层隔膜!

    剑意,凝!

    没有剑意,便不算真正的剑修。有了剑意,施展剑招,方能发挥百分之二百的威力!

    “恭喜大哥剑意有成!只是,就这么离去姑苏,真的好么…那个小石头,你不准备收为弟子么,那个白素,你不准备…”

    “尘缘已尽!”宁凡回答地斩钉截铁。

    凡人,该有凡人的生活,虽然他最终赐给小石头一部剑修修真功法,但,若小石头无法达到凡间无敌的境界,他是不允许小石头修真的。

    修真是一条不归路,未必适合凡人,这里有太多的血腥,若能享受姑苏的平静,为何要和宁凡一般,陷入无穷的争斗之中。

    姑苏的事,被宁凡忘在心头。

    他一生最美的回忆,曾经只有七梅,而后有了罗云,如今又有了姑苏。

    若可能,他愿永远住在姑苏,了此余生,但,他有不能停歇的理由。

    “接下来,我会迫出一丝陷仙剑力,引导入你的仙脉,并助你炼化这力量。若一切成功,你不但命格金气补全,修为必将大涨,起码可达到半步化神的境界!”

    “修为境界,我不在乎,若能不死,若能继续陪伴你,为你缓解杀戮的疲惫,我便知足…”

    许秋灵深情看着宁凡,二人双掌相触,一丝剑力自宁凡的手掌,迫入许秋灵体内。

    一霎间,许秋灵露出苦痛之色,却咬牙忍耐。

    若忍不下这痛,就无资格与宁凡长相厮守…

    痛算什么?那朵兰花虽然一日日枯萎,还不是守候到蝴蝶的归来,即便等来的,只是残灰…

    呀!

    许秋灵银牙紧咬,痛的几乎失去意识,却拼命睁开眼,望着宁凡。

    仿佛只要看着宁凡,再苦再痛,她也不在乎。

    呼!

    一股愈演愈强的气势,开始在许秋灵体内成形。

    所有人断言,她活不久,但她偏偏要以更加骄傲的姿态…活下去!

    随着命格补全,因为病痛而压制的境界,开始急遽提高。

    从前的许秋灵,并未无法突破元婴,只是不敢,因为突破元婴,需要五行合一,她命格缺金,她不可结婴…

    但历年修炼的法力,都在体内积蓄着,只为这一日…绽放!

    法力,5500甲,半步化神!

    “大哥!我、我…”许秋灵欢喜地流出泪水。

    她终于,战胜命格,活了下来!

    一霎间,无数劫雷应运降下,没入海底,宁凡意欲帮许秋灵挡下劫雷,却见许秋灵摇摇头,淡然一笑。

    “无碍的…我可以!我不要成为一个拖累你的女人!” 2k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执魔相邻的书:英雄联盟之凌驾一切乾坤图限制级保镖寻找前世之旅续集重生三国之我乃曹昂花岛领主网游之全职天下宦海纵横极品镜仙罗浮神级演技派地狱公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