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 > 介绍 > 执魔

第269章 那只蝴蝶

【书名: 执魔 第269章 那只蝴蝶 作者:我是墨水

执魔最新章节 2k小说网欢迎您!本站域名:"2k小说"的完整拼音2kxs.com,很好记哦!www.2kxs.com 好看的小说
强烈推荐: 重生之我是BOSS醉迷红楼极品狂少万道剑尊最强医圣海贼王之剑豪之心最强剑神系统二次元黄毛系统重生之小玩家师父截教仙诸天至尊    北璃的手,轻轻揉了揉胸口,清冷的目光,第一次出现异彩。

    11下!11道钟声!

    只一气呵成,便可敲响…11下!

    北璃本就料到,以宁凡道心之坚,怕是拼了命,能敲19下…

    但她未料到,宁凡竟领悟了碎虚三术的皇影神通,以帝王之威,去抗衡钟声。

    没有丝毫准备,便被接踵而来的钟声打乱气息,北璃稍稍镇定,调息法力,方才渐渐平了气息,但酥胸,仍是轻轻起伏。

    “未彻底化神,却凝出皇影,且之前在十步桥,此人甚至释放化身之术…碎虚三术,他已经领悟两个…真是怪物呢…”

    宁凡并不知,自己一番作为,给这北小蛮的三姐,留下了不小好感。

    他不在乎,他在乎的,只有眼前巨钟中,那道一闪而逝的残像。

    “那残像,究竟是什么…”

    “是轮回!”阴阳锁中,传出洛幽困倦的声音。

    “轮回?”宁凡微微一怔,旋即心中轻轻腹诽,“洛幽小姐,你总是在我需要你的时候,苏醒呢。”

    “是呢,本想多睡一会儿,可是你的钟声,有些扰人清梦呢…轮回钟,真是怀念,姐姐已记不清,当年化神之时,敲响此钟,是多少年前的事了…沉睡,一旦沉睡,便被岁月遗忘…”

    洛幽的声音,稍稍感伤片刻,便立刻恢复精神。

    “好弟弟,你已经要化神了么…一口气敲响11下钟声,真是厉害,姐姐当年,才一口气敲出10下…”

    “10下?”宁凡一诧,如此说来,自己即便召出皇影神通。借来帝王之威,也仅仅是比当年的洛幽,稍强一线而已。

    “但便是姐姐。最终敲出24下钟声,也从未看到轮回…轮回钟。其中藏有仙皇的轮回之力,可这仅仅是传说,因为无人可使用此钟,你能看到轮回,即便只是一个片段,都可算骇人听闻了,当然。也许有人同样看到轮回,但未声张,如此姐姐便不知了…你想不想,看清轮回?”

    “你又知道方法?”宁凡失笑。这洛幽,总能在关键时候,派些用场。

    “知道一些,道听途说,是真是假我可不清楚哦。毕竟,我无法走到轮回钟三丈之内…”

    “告诉我方法,我想看清,那个女子…”

    “抛下金锤,步入巨钟跟前。以拳敲钟,并敲响天罡地煞数…108下!当然,只是传说,谁也没试过,不过你么,应该可以试试,姐姐看好你哦…我又困了…”

    好似有窗扉合上、床帘放下的声音,洛幽似乎,又睡了。

    宁凡沉默,望着轮回钟,闭上双目,眼前回忆着刚才那女子。

    明明是纸鹤,最终,却变作慕微凉…那是什么意思…

    “纸鹤…”

    升威之术,运转。宁凡睁开双目,一把,抛下金锤!

    北璃不解,怎么这宁公子,好端端敲响11下钟声,便不再敲钟,反倒抛下金锤,是要以11下的成绩,终止斩凡第二步么?

    不过宁公子已经敲响11下,心境更提升至化神中期,如此斩凡,似乎也足够了。

    只是北璃眼中,一丝失望,无法掩饰…毕竟她本期待,宁凡可敲出49道钟声,超过那48下的‘北天化神第一人’,成为北天传说。

    这失望,刚刚升起片刻,却化作难以置信。

    因为北璃看到,宁凡一步,迈入轮回钟三丈之内!

    “除却真仙,谁可靠近轮回钟…他,如何做到!”

    三丈之外,宁凡肩上好似扛了一座仙威之山。

    三丈之内,仅跨出一步,那感觉,就仿佛一座山,增加成了两座。

    “升威!”

    血芒加身,宁凡周身升起威压漩涡,眼光一狠,以定天术威字诀,吞噬丝丝仙威。

    这一步迈出,他没有迈出第二步,但威压,却在持续上升。

    化神后期,渐渐突破巅峰,达到半步炼虚。

    仿佛限于境界,无论如何,宁凡威压,暂时破不了炼虚。

    但随着吞噬仙威,他的气势威压中,渐渐多了一丝…真仙气息!

    威势不再增加,却徐徐发生质变。

    那真仙气息,没入宁凡体内,于他元婴之内,留下一丝紫气。

    这紫色升起的一刻,他恍然发现,自己的气运,竟随着气势,在改变!

    墨绿色气运,墨色在变浓,但绿色,也在徐徐化作纯粹的青色。

    甚至,随着宁凡心意一分,墨青色气运,竟自行分成墨色、青色!

    “两道气运!”

    宁凡心头一震,在吸收了那紫色仙威之后,他不但气运提升,且一种气运,分作两道…

    这种事,说出去怕都不会有人相信,但这却是真实存在!

    好似一道阴阳鱼,交融!

    宁凡心头一震,他不知这种情形,是阴阳锁的原因,还是仙皇仙威带来的好处。

    总之,他的气运,前所未有。

    老魔的气运为何是黑色?难道他也曾被人算计,不惜自污气运么…

    只是自污的结果,却是气运极差,却是斩杀金丹都不出道果,却是有玉皇草、盘魔草这等宝贝,存在七梅,他却无法发现。却是阴阳锁自眼前飘过,他却没有认出,却是炼制四转丹药,失败数十次!

    黑色气运,避过算计,但同样自损。

    而宁凡的气运,在这一刻,变得特殊起来。

    甚至,连掌运仙帝都未必料到,已经成了黑色的气运,竟还有死而复苏的机会!

    气运,决定一个修士的运数。

    至少,如果想成为炼丹宗师,气运绝不可以差,否则便如老魔,炼一次丹,失败一次…

    “我。执迷了!”

    宁凡眼光一坚,踏出第二步!

    洞虚让他化魔,以此避过算计。但也许,他不必如此极端。彻底自污…

    肮脏与洁净,黑运与紫运,好与坏,善与恶,美与丑,冰与火…未必不可共存!

    阴阳魔脉,其中一个‘兼’字。是兼并,亦是共存!

    升威之术,暗暗运转。

    气运之色,更加改变。

    看起来。墨色越来越浓,好似成了纯黑,甚至不再是墨青。

    但只要宁凡心念一分,两种气运便会分开,墨色还是墨色。青色气运,却一步步化作蓝色。

    当宁凡彻底靠近轮回钟后,手掌抚在轮回钟前,他做了一件一生中最大胆的事。

    直接以升威之术,却吸收轮回钟中…仙皇之威!

    若是外人。看宁凡气运,必是觉得此人气运越提升越黑,好似一滴焦墨。

    只有宁凡知道,黑色气运在提升,另一半气运,同样在提升,并徐徐化作纯粹紫色!

    当气运彻底变作紫色之时,墨色将那紫色掩盖,无人知…

    但宁凡知道,自己的气运,回来了!

    “多谢!”

    他对着轮回钟一个死物,说着莫名其妙的话,旋即拳芒化作玉色,一拳轰在轮回钟上。

    咚!

    第十二声,钟响!

    “宁公子,竟可以走到钟下,以肉身敲钟!他,难道是真仙么!”

    十三声,十四声…二十声。

    二十一声,二十二声…四十九声。

    第四十九声钟响,可传出四万九千里!更在北璃心头,狠狠一震,回荡不停。

    这一声钟响,令北璃坚信,一旦宁凡突破化神后期,恐怕北天化神第一人,必是此人!

    一声钟响,便可洗涤心境,提升百年心境修为。

    一百零八道钟响,便可提升一万零八百载心境!

    化神中期的心境,在钟响中,一步步迈入后期,巅峰,乃至半步炼虚。

    轮回钟,没有增加宁凡修为,却在令其气势、气运、心境等种种方面,产生质变。

    咚!

    宁凡最后一拳,轰在轮回钟上,强大的反震之威,将其一震吐血。

    血溅轮回钟,眼神却满意,因为在这一声钟响之后,他,看到了轮回!

    但旋即,他目光大变!

    轮回之力,远超其预料,甚至比那神游万里之术,更加不可触碰!

    好似一道吸力,将其心神,彻底吸入轮回钟内…

    宁凡知道,自己这一次,怕是真正凶险了…

    这最后一声钟声,传出云海,久久在玄武星回趟。

    偌大的玄武星,4700余个修真国,数亿修士,在这一刻,齐齐抬起了头,皆是不解,不解这钟声从何而来,但在听闻钟声的一刻,所有修士,目露迷茫、困惑,犹如宁凡最初看到轮回钟时,被轮回之力迷惑的表情。

    一道钟声,却让数亿修士,同时失神一霎。

    而恢复神智后,甚至无人记得,刚才发生的诡异之事,就好似一段记忆,凭空被抽走!

    唯有那梦玄子,身为仙帝,挡住了钟声!

    他本在困惑、思索宁凡的身份,但当这一声钟声传出,他立刻骇然站起,想了起来。

    “108次叩问!轮回之力!老夫记起来了,此子是那人!那个雨界的后生!”

    那个融灵修为,却误施真仙神通,神游万里,窥探玄武星的后生。

    如今云海之中,这后生有在化神之境,敲响了108下轮回钟!

    若仅仅如此,钟声是不可能传出云海百万里地界,传遍玄武星。

    之所以能传这么远,是因为,此人激发了金钟之内的轮回之力!

    “此子,妖孽之资!”

    梦玄子目中精光一现,一步缩地成寸,下一瞬,却直接跨越数百万里星域,出现在云海之巅,降落在宁凡身边!

    他的评价之语,在传道台下,久久回荡。

    无人记得,那诡异的钟声。

    数百万正听道的修士,纷纷大惊,一向以脾气孤僻、眼高于顶著称的掌碑仙帝——梦玄子,竟开口称赞人,且给予的。还是一句可怕评价。

    妖孽之资!

    这一句评价,梦玄子从未给过任何人,即便是北天遗世宫三小姐——北璃。此女令梦玄子极为看重,但评价时。也仅仅给了一句‘资质尚可’…

    无数修士好奇,梦玄子称赞的是谁,但终究,无人会知。

    云海,梦玄子一步降临!

    他立在轮回钟下,看着那抚掌金钟、双目紧闭的青年,没有打扰。

    倒是北璃吓了一跳。连忙对梦玄子恭敬一礼。

    “北璃拜见师尊!不知师尊至此,有何吩咐…”

    “速速离开云海,与一清一起走,这里。交给为师处理!”

    没有过多的解释,梦玄子郑重命令。

    这里,唯有他这个掌碑仙帝,才能亲自处理…一旦轮回钟中轮回之力失控,怕是整片云海、整片虚空界。无数修士都会在一瞬间,被抹去所有记忆!

    北璃挡不住,一清挡不住!

    他们二人,必须离开云海!尽快!

    “可是师尊,这宁公子。还未进行斩凡第三步,北璃还有指责引导他…”

    “引导个屁!你这小丫头,难不成对此人动心了?还不走了!放心!这里有为师,斩凡第三步,为师亲自带此子试炼!”

    北璃凌乱了。

    她第一次见师尊爆粗口,原来堂堂仙帝,也会骂人…

    仙帝之尊的梦玄子,便是无数星君,求见他一面都难,更莫谈什么执事、山神、土地之流的小仙小神,唯有传道之时,才可一见梦玄子尊颜。

    如此地位崇高的梦玄子,亲自为一个下界修士,引导化神,完成斩凡三步、道碑刻名,此事若传出,根本无人会相信。

    但发生在北璃眼前的,就是事实。

    只是她俏脸一红,还是有些不满。

    自己刚与宁凡认识不久,不过好心帮他斩凡而已,就被师尊乱说是动了心…若是从前,北璃肯定要与师尊好好顶顶嘴的。

    此刻她却从师尊眼中,看出一丝郑重,甚至…畏惧!

    师尊在怕,怕什么?

    说起来,宁公子似乎敲响了107道钟声呢…

    北璃只因为,是107声,因为第108声钟声,抹去了她的记忆,她却不知!

    这,就是轮回!

    “速走!”梦玄子厉声道。

    “是…”

    北璃深深看了宁凡一眼,暗暗可惜,师尊之命,她不敢不从,可惜了这次机会,本可在宁凡斩凡三步、化神之后,招揽此人呢…

    她化作一道紫色剑光,乘剑而去,并通知一清,一道离去。

    最终,云海之内,只剩梦玄子与宁凡。

    梦玄子苦笑,自己今日,怕是要帮这雨界小辈,第二次了…

    轮回是可怕的东西,以梦玄子修为,都尚不够资格窥探,宁凡没有彻底化神,就去偷看轮回,此刻的他,心神怕是被轮回钟吞噬了…

    “老夫送你第二次人情,将你心神,自钟中扯出…不然,你被轮回之力吞噬是小事,若轮回之力被你弄得失控,我虚空界所有修士,都要陪你失忆…仙术,‘梦窥天’!”

    梦玄子掐决一点,丝丝紫诀变幻,自轮回钟中,一丝丝抽出宁凡心神,放归宁凡体内。

    随着宁凡心神抽出,轮回钟的不稳,渐渐平息。

    轮回钟、幻象内,宁凡感觉到,自己心神正被谁拯救,徐徐松了口气。

    “惭愧,这次玩得有些大了,若非有人救我,怕是凭我之力,心神被困轮回钟,想自行逃出,只有在钟内明悟轮回后,才有可能…但那样,却不知要花费多少万年了…”

    “若我没感知错,救我之人不是北璃,其修为,有些可怕了…这气息,有些熟,好像是当年在玄武星救我一次的前辈…若真是他,我似乎已欠他两次人情了…”

    宁凡苦笑,既然有人救自己,自己便趁此机会,好好看看这轮回残像吧。

    他一袭白衣,穿梭于宫殿之中,此地药气极浓,似乎是一座药园。

    来来往往的修士,或是兵将打扮,或是宫女装扮,一个个气息。至少都是化神。

    炼虚都有不少,碎虚也随处可见,甚至气息比碎虚更强的仙人。都存在着。

    只是所有人与宁凡擦肩而过,都看不到他。

    这里。是轮回的残景,是往昔,宁凡不属于这个年代,无人可看见他,他亦改变不了什么。

    药圃之内,一道金光冲向长空,分明是一辆金焰车。

    九只妖魂。正在拉车,金焰车头,则站着一个金甲妖将。

    “陆吾!”

    宁凡失声,此人。正是陆道尘画中之人。

    金甲妖将仿佛听到有人叫他,暗暗诧异,目光四望,古怪不解,摇头自嘲。自己今日,似乎有些紧张过头,就好似最近,天庭要发生大事。

    望着巡视药圃长空的陆吾,宁凡目光一凝。陆吾曾为天帝司药圃之官,他在此,此地莫非是太古之时的天庭?

    一步步,走进药圃,宁凡记得,之前看到的纸鹤,便是在这药圃之内。

    一株株仙药,俱都是百万年份以上的珍品,更有大半,宁凡连品种都认不出来,却知,随便服用一株,自己怕是立刻就能突破碎虚境界…

    他伸手,去摘那些仙药,一经触碰,仙药立刻如琉璃破碎,但片刻后,又诡异重凝。

    这里并非真实存在的地方,仅仅是轮回的残梦。

    药圃中心,有一块青色药石,本该在其上端坐刺绣的女子,没有出现。

    宁凡坐在青石上,静静等候,等待那女子的出现。

    纸鹤,慕微凉…这里面,有什么,是他不知道的。

    不知坐了多久,药圃之外,忽然响起一道轻盈的脚步声,一边走,一边用清脆的声音抱怨道。

    “私下南天门,又失败了…想去凡界看看,真不容易…”

    宁凡抬头,迎面走来的,是一个小婢打扮的少女。

    小脸纯真,明眸澄澈,扎着少女髻…

    “纸鹤!”宁凡失声站起。

    “大胆!你是谁,竟敢似进父皇药圃!”少女不满地对宁凡挥舞粉拳。

    这与纸鹤如出一辙的少女,难道能看得见宁凡?!

    宁凡暗暗惊讶,但还未开口,却有一只半黑半白的蝴蝶,穿透宁凡虚幻的身体,飞向少女,在仙药的叶间翩翩起舞。

    少女没有看见宁凡。

    她说的大胆,是在指责一只蝴蝶…

    “原来,她看不到我…”宁凡苦笑。

    是了,她怎么会看得到,这里是轮回的残像,宁凡所看到的,都是已经发生过的事情,无法改变的历史…

    他收起神色,细细凝视少女。

    却见那少女,小手一招,便将蝴蝶招在手中,忽而噗哧笑了出来。

    “傻蝴蝶,不要怕,我不告诉父皇,你在此地‘偷药’…瞧你怕的。”

    貌似纸鹤的少女,一步迈出,却在光华中,化作与女尸一般无二的面容。

    清冷,高贵,却又有着不符合身份的纯真。

    纸鹤的容貌,小婢的打扮,是她潜出南天门的伪装模样。

    她的真正身份,是天帝之女,慕微凉!

    “傻蝴蝶,来,陪我解解闷,这天庭,很寂寞呢…”

    慕微凉轻轻坐在青石上,并不知,身边便站着宁凡。

    手捧蝴蝶,慕微凉却露出一丝神往之色。

    “蝴蝶,是凡界的生灵,真有意思,难道你这小小凡蝶,是从下界,飞上天庭的?真是可怕的毅力呢,那么多碎虚修士都飞升失败,你却成功…你真厉害。”

    “…”蝴蝶扑了扑半黑半白的羽翼,它自不会说话的。

    “嗯哼,你能‘飞升’天庭,我便赐你姓名吧,嗯…就叫小凡好了…”

    “…”蝴蝶永远沉默。

    “小凡,我今天心情不好,你陪我说说话…”

    慕微凉捋了捋鬓丝,手捧蝴蝶,傻傻自语。

    宁凡却暗暗心惊。

    因为他看到,慕微凉掌中的蝴蝶,在某一时刻,忽然转过身,面朝自己的方向,复眼之中,闪过一丝追忆、赞许之色…就仿佛,所有人看不透的轮回,看不到的宁凡,它看到了。

    那只蝴蝶,确确实实,看到了宁凡!

    以它那瘦弱、渺小之身!

    ps:

    感谢aa112562、伤不能自控、突破天元thq的月票!感谢我5爱2你0的打赏!要稍微写点纸鹤的身份了 2k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执魔相邻的书:天烽无上降临邪神门徒足坛作弊王恶魔总裁火影之最强都市之军火专家铁血抗日军财富密码翩翩女儿身混世书生修仙记网游之全职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