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 > 介绍 > 天价傻妃:娶一送一

第190章 他生气的后果(下)

【书名: 天价傻妃:娶一送一 第190章 他生气的后果(下) 作者:唐梦若影

天价傻妃:娶一送一最新章节 2k小说网欢迎您!本站域名:"2k小说"的完整拼音2kxs.com,很好记哦!www.2kxs.com 好看的小说
强烈推荐: 尊上至尊剑皇斗战主宰夫人们的香裙阴阳鬼医农家子的古代科举生活重生之我是BOSS海贼王之美食系统龙符限制级末日症候超级金钱帝国剑道之王    他生气的后果,可是十分的严重的。

    本来想看热闹的四皇子听到青鸾自己承认了,脸也不由的多了几分失望,当然,他们的心中其实都明白,这件事情,肯定就是青鸾惹出来的,先前只不过是为了对付夜无绝。

    只是,万万没有想到,人家几乎都没有用什么法子,青鸾就自己认了。

    看夜无绝这神情,谁都知道,接下来,青鸾的下场,只怕很惨。

    “还有呢?”夜无绝望向青鸾的眸子似乎可以瞬间的将人冰结,又似乎在冰结的同时可以立刻的将她焚烧成灰烬。

    她先前做的那一切,只怕还不仅仅是那么简单吧。

    应该不仅仅是为了诬陷千寻伤害她吧?

    青鸾对上他那可以将人瞬间的碎石万段的眸子,身子惊颤,下意识的想要避开,但是,偏偏此刻自己的身子似乎失去了控制般,根本不听自己的使唤。

    只能僵滞的立在哪儿,听到夜无绝那阴冷的声音慢慢的传来,她的脸色瞬间的变的惨白。

    夜无绝既然这么问,便说明了,他已经猜到了她全部的目的,她的心中不由的更加的害怕。

    她想隐瞒,想说谎,但是不知道为何,这一刻,那谎言竟然怎么都不敢说出口,特别是在感觉到夜无绝那全身可以冰死人的寒意时,青鸾几乎是下意识地说道,“我,我本来是想先遭成她伤害我的假像,然后装出自卫的样子,再把她,把她刺死、、、”这一刻,青鸾的身子在颤抖,手在颤抖,唇也在颤抖,似乎连全身的血液都在颤抖。

    她认识夜无绝也不是一两天了,所以,她了解夜无绝的脾气,她知道,夜无绝是绝对的不允许别人骗他的。

    敢在夜无绝的面前说谎的,绝对没有好下场。

    所以,此刻,她不敢说谎了。

    但是,她心中也明白,说了事实的下场只怕也会很惨。

    皇后听着她的话,脸色也变的更加的难看,其实,刚刚她未必就没有猜到这一点,但是此刻,青鸾亲口说出,而且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出,让她都有些不知道如何是好了。

    “绝哥哥,我刚刚是一时糊涂,我主要是对你的爱太深了,所以,看到她陪在你的身边,心中难受,绝哥哥,这么多年,你应该明白我对你的感情的。”青鸾暗暗的呼了一口气,然后望向夜无绝,一脸伤痛地说道,那声音带着几分恳求,但是却更有着几分害怕。

    “来人,将她、、、”夜无绝的眸子猛然的眯起,突然的抬眸,望向一边的侍卫,唇角微动,那吐出的声音,却是足以冰封刺骨,而那话语只是开头,便让人惊颤。

    谁都能够猜到,此刻夜无绝的肯定是不会放过青鸾的了。

    “绝儿,她可不青域的公主,你不能在我们凤阑国处置她,这样会引起两国的动乱的,现在,你父皇病重,凤阑国也不太安定,若是这个时候跟青域发生了矛盾,对凤阑国可是极为的不利的,你身为凤阑国的皇子,也不想凤阑国出事吧?”皇后听到夜无绝的话,也是暗暗的惊心,连声说道。

    皇后的考虑也是完全的合理的,这个时候若是夜无绝真的在凤阑国处置了青鸾,那青域肯定不会善罢甘休,若是事情真的闹大了。

    对夜无绝可是极为的不利的,只怕夜无绝会失去所有的一切。

    当然,对二皇子可能是极有好处的。

    其实,孟千寻也早就想到了这一点,所以,刚刚她只是给青鸾用了一些药,并没有要她的性命。

    毕竟现在是非常时期,皇上还没有醒过来,这接下来的事情,还十分的艰难,夜无绝的处境更是十分的被动。

    所以,她也不想,在这个时候夜无绝跟青域起什么矛盾。

    听说,青域那边的人相当的都比较的野蛮,不太讲道理,做事极为的冲动。

    而且,特别的好战,五十年前,青域还只是一个小小的部落,但是,仅仅是五十年的时间,青域就从一个只有几百人的小部落,变成了可以与凤阑国想抗衡的大国家了。

    更何况,青域这么多年,其实一直都对凤阑国以及北尊王朝这些大国别有企图的。

    若是青鸾此刻真的在凤阑国出了什么事情,那么青域便有了进攻的借口。

    夜无绝的那微眯的眸子中寒意猛射,唇角微扯,扯出一种让人惊颤的冰冷,“她伤本王的王妃,污蔑本王的王妃,本王岂能饶她。”

    “绝儿,可是你的王妃现在毕竟什么事都没有,所以,这件事情,到时候只怕根本就不讲不清楚呀。”皇后的脸上更多了几分担心,再次连声说道。

    “本王的王妃现在若是有事,她还能够站在这儿吗?”夜无绝的那冰冷的声音中更多了几分嗜血的冰冷。

    若是现在寻儿真的有什么事的话,这个女人还可以安稳的站在这儿?

    哼,若是他的寻儿少了一根头发,她都会拨了这个女人一层皮,所以,她应该庆幸寻儿没事。

    不过,若不是寻儿聪明机智,若不是她的反应快,而且身手不错的,现在,只怕就真的被那个女人诬陷了,而且,说不定还会被那个女人的刺中了。

    一想到这一点,夜无绝的脸色便更加的阴沉了几分,他绝对不会就这么放过了这个女人。

    青鸾听到夜无绝的话,身也明显的一僵,看到眼前的形势不对,连声恳求道,“绝哥哥、、、、”

    只是,她的称呼一说出口,便对上了夜无绝直射过来的汗寒,她微怔了一下,然后连连的改口中道,“三皇子,我刚刚只是一时糊涂,差点伤了王妃,我保证以前,这样的事情,再也不会发生,我绝对不会再做出任何伤害王妃的事情了。”

    不得不说,这个青鸾倒是挺识相。

    “绝儿,你看,公主都已经认错了,而且,也保证以后不会伤害她了,而她也没有任何的伤害,任何的损失,不如,你就饶过公主这一次吧?”皇后再次的为公主求情,皇后口中的她当然指的是孟千寻。

    所以,在说出此话时,望向孟千寻的眸子中,明显的多了几分怒火,都是这个女人害的。

    但是,皇后似乎忘记了,这一切,本来就是青鸾自己惹出来的,而且还是她默认了的。

    夜无绝的眉角微挑,再次冷冷的望了青鸾一眼,让他就这么的放过这个女人,绝对不可能,他的女人是任谁都能欺负的吗?

    欺负了她的女人,总是要付出代价的。

    孟千寻一直没有说话,因为她也是了解夜无绝的,知道,夜无绝决定的事情,是不会改变的,而且,她也明白夜无绝做事自然有分寸,不可能因为这么一个女人,让他自己,还有凤阑国陷入被动的局面,因为那样的确是不值的。

    所以,她只是静静的站在一边,等待着夜无绝的决定。

    二皇子那细长的眸子隐隐的闪过几分冰冷的算计,但是,这个时候,他自然也不好说什么。

    他当然是希望夜无绝能够快点处置了青鸾,最后是能够把青鸾直接的给杀死了,那样的话,青域那边肯定不会罢休。

    到时候,夜无绝应付青域那边,自然也没有能力再管凤阑国的事情,所以,这凤阑国的皇位到时候,肯定就是他的了。

    但是,此刻,青鸾在场,他自然不可能会说出这样的话,而且,他也知道,夜无绝做事冷静,是不可能会受任何人的影响的,他就算用激将法对夜无绝也没有用。

    所以,现在,他只能保持沉默。

    不过,他对夜无绝还是了解的,他知道,夜无绝此刻竟然说出了那样的话,就可能就这么轻易的放过了青鸾,只是不知道夜无绝会如何的处置这件事情。

    “来人,拿纸笔。”恰恰在此时,夜无绝的声音突然的再次传来,让二皇子微微的一愣,双眸微抬,有些疑惑的望向夜无绝。

    这个时候,夜无绝拿纸笔来做什么?

    其它的人,也都是纷纷的愣住,都是一脸的不解,实在不明白,这个时候,他让人拿纸笔来到底是什么意思?

    不过,一边的侍卫已经快速的把纸笔拿了出来。

    “将你刚刚所说的一切,一一写下来,然后画押,认罪。”夜无绝的眸子冷冷的望了青鸾一眼,然后一字一字冷冷的地说道。

    那声音,就如同地狱的催命符,让人惊颤,让人恐怖,更让人无法的拒绝,不敢拒绝。

    众人顿时明白了他的意思,原本是要公主罪,若是公主自己认了罪的话,那么这件事情的性质就完全的不同了,那怕现在的孟千寻没有受到任何的伤害,但是只要用这罪状在。

    那么公主的罪名就成立了,更何况是她自己写的罪状。

    “我、、”青鸾惊住,抬眸望向夜无绝时,脸上隐隐的多了几分错愕,她自然也明白这件事情的本质,更知道,她只要写了这罪状,到时候,夜无绝自然就可以治她的罪了。

    所以,她不能写,刚刚承认了是一回事,写下来又是另一回事,毕竟,她很清楚,在场的,除了夜无绝跟那个女人,所有的人,在这件事情都会帮着她的。

    所以,她刚刚就算是承认了,也没什么。

    但是,若是一旦写了下来,那就成了永远的罪状,让她无法反驳的证据了。

    “绝儿,这也不是什么大事,你又何必这般的逼公主了,还是算了吧,再说了,公主毕竟是客,而且,她对你、、、”皇后也是暗暗的惊滞,明白的这其中的利害关系,再次沉声说道。

    “不是大事?”夜无绝的眸子一沉,突然的转向了皇后,眸子深处同样的也是那种让人惊颤的冰冷,他的唇角微抿了一下,再次说道,“污蔑本王的王妃是小事?刺杀本王的王妃也是小事?刚刚皇后跟她一起指证本王的王妃,还可以说是不知情,那么现在呢,皇后在听她亲口承认了所有的罪名后,难道还没有分清是非黑白?”

    此刻,夜无绝的话语中可以说是不留一点的情面。

    不错,她的确是他的母妃,但是也不可能因为是他的母妃,就要替他决定所有的事情。

    其它的事情,他可以不在意,可以任由着她,但是寻儿的事情上,他却绝对不会让步。

    而偏偏皇后非要一次又一次的想要伤害寻儿,虽然,他也知道,皇后未必就能够伤到寻儿,毕竟,寻儿的能力一直都是极强的。

    但是,也不能因为寻儿有能力保护自己,便纵容了皇后的伤害。

    所以,这一次,他直接的当面说明了这一点,也算是给皇后的一个提醒。

    皇后的身子完全的僵住,脸色变的十分的难看,铁青中透着黑,她万万没有想到,她的儿子竟然会当众对她说出这样的话来。

    为了那个女人,竟然这般的顶撞她。

    但是,皇后心中也明白,夜无绝这是对她的一个提醒,她的儿子她了解,若是她再继续的做出伤害那个女人的事情。

    她的儿子肯定不会再这般的容忍她了,那怕她是他的母后。

    她不甘心,她可是她的母妃,生他,养他,栽培了他十十几年的母妃呀,竟然还比不是一个才认识了没多久的女人吗?

    这一刻,皇后突然感觉到自己的心,似乎沉入了谷地,有些痛,有些冷。

    此刻,她没有再说话,因为,她不知道自己还能再说什么。

    “快写,本王的耐性可是有限的。”夜无绝看到皇后的神情,也并没有说什么,而是再次的转向了青鸾,冷声说道。

    他绝对不会把一个时时想着伤害他的王妃的女人留在凤阑国。

    所以,这件事情,定然要好好的处理。

    青鸾再次的惊颤,一双眸子微微的转向皇后,想要让皇后再为她说话,但是却发现皇后似乎呆呆的,愣愣,似乎完全的陷入了自我的世界中,似乎这周围的一切对她而言都不重要了。

    青鸾知道,刚刚夜无绝的那些话对皇后的打击是挺大的。

    “我,我不、、、”青鸾看了一下面前的纸张,小心的开口,这种情况下,连皇后都不帮她了,她若是再写下这个,对她可是十分的不利的。

    “你可以不写,寻儿,我们走。”夜无绝却是冷声打断了她的话,然后看都不看她一眼,便要带着孟千寻离开。

    “不要,不能走。”青鸾惊滞,她脸上水泡还没有医好呢,若是孟千寻就这么走了,那她的脸岂不是毁了,那她刚刚岂不是白承认了。

    夜无绝的脚步停了下来,但是却并没有转身,更没有说什么,他要的只有一个结果,没有那个结果,其它的都免谈。

    青鸾看到夜无绝的态度,知道此刻再说什么都没有用了,连皇后,他刚刚都那么的顶撞,更何况是对她了。

    她一直都知道,夜无绝其实是最无情的。

    她知道,她今天若是不按他所说的写,那么那个女人,也定然不会为她医脸的。

    “好,我写,我写。”青鸾微微的犹豫了一下,有些沉重地说道,声音中也带着太多的无奈,当然还有着太多的不甘与狠绝。

    青鸾按着刚刚所说的,快速的写了下来,她自然明白夜无绝不是那么好糊弄的,所以,她写的跟自己刚刚说的是一模一样的,不敢有丝毫的遗漏。

    写完以后,在后面写上了自己的名字,边上的侍卫,还让她按了手印。

    侍卫这次将那写好的罪状交到了夜无绝的面前,夜无绝细细的看过,还算满意。

    “来人,把青域的公主送回青域,把这罪状拿给青域的皇上看,让青域的皇上来处置这件事情,让他还本王的王妃一个公道。”夜无绝拿起了那张罪状交给了身边的一个侍卫,然后沉声吩咐着。

    夜无绝这一招可真够绝的,这么一来,他便完全的处于主动的地位,而青域便完全的被动了。

    既然有了青鸾亲手写的罪状,那么到时候,青域的皇上肯定不得不处置这件事情。

    而且,这样,便把这位公主直接的送走了,免的她再在这儿惹事了。

    青鸾呆住,万万没有想到夜无绝会这么做,而现在,她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反抗的机会,因为,夜无绝根本就没有给她那样的机会。

    “那我的脸,王妃答应了要医好我的脸的。”青鸾知道,现在最重要的还是她的脸。

    “其实,你的脸上真的没有什么事,你只要每天小心,每天清清洗,十天后,你脸上的水泡就会消失了。”孟千寻对于这夜无绝的这一处置也是十分的赞同,微微一笑,将医治的法子告诉了她。

    其实,她那脸上的水泡,只要不碰到是不会破的,而且,也不需要用什么药,到时候自然会好的。

    她原本就只是为了吓青鸾才会说的那么的可怕,而且,她也不可能真的给青鸾用毒,那样岂不是留下了把柄,对她不利。

    青鸾愣住,显然有些不太相信,不相信,这医治的法子就这么的简单,竟然什么医都不需要,只要每天清洗干净就可以了。

    但是,她刚刚却为了让那个女人答应为她医治,竟然低三下四的去求她,而且,还主动的说出了自己的罪名。

    可恶,真是太可恶的,竟然就这么被那个女人给耍了。

    她不会放过那个女人的,绝对不会。

    只是,青鸾此刻,只怕没有那样的机会了,因为,侍卫已经走到了她的面前,请她离开,这可是夜无绝的命令,没有人敢违抗,而此刻的青鸾也自然不敢违抗。

    毕竟,现在的她,已经是完全的处于被动的局面,而且,皇后此刻也不帮她了。

    在皇后的心中,夜无绝是最重要的,刚刚夜无绝竟然说了那么一翻话,那么,以后,皇后就算再恨那个女人,心中再不满,都不会再做出伤害那个女人的事情了,毕竟,皇后可不想让她的儿子恨她。

    不想就这么失去了儿子。

    二皇子的脸上微微的多了几分失望,原本是想来看热闹的,没有想到,事情竟然这这么的解决了。

    对于夜无绝,他一直都是知道夜无绝的能力的。

    但是,他却明白,这一次,若是没有那个女人,公主根本就不会认罪,公主若是不认罪,夜无绝就算再厉害,也没有办法。

    看来,那个女人跟外面的传言相差可是甚远呢?

    二皇子的眸子慢慢的望向孟千寻,这个女人,自始至终都是极为的平淡,极为的轻松,没有半点的紧张与害怕。

    那怕是刚开始皇后跟公主一起指证她时,她都是极为的轻松的。

    不得不说,这个女人遇事的确够冷静,当然,她之所以那般的轻松,肯定是心中有底的。

    就是知道青鸾会求她,会自己承认一切,所以,很显然,青鸾脸上之所以变成那样,的确是这个女人所为的。

    只不过,她到底是怎么做的?既能够让青鸾的脸变的那么的可怕,却又让太医们都检查不出任何的异样,而且,最后,不需要用药,就可以自己恢复?

    看来,他以后对这个女人,还是小心一点才行。

    “皇上醒了,皇上醒了。”

    恰恰在此时,房间里突然传来一声欣喜的声音,虽然微微的压抑着,但是外面的人,还是听的十分的清楚。

    夜无绝微怔,脸上随即漫过了欣喜的,快速的转身,脚步飞快的迈出,直接的快速的带着孟千寻走进了房间。

    一直有些呆愣的皇后也回过神了,脸上也带着几分意外的欣喜,连声喊道,“皇上真的醒了吗?”

    说话间,也快速的向着房间里走去。

    站在外面的二皇子的脸色却是微微的变了,一双眸子更是下意识的眯起,隐隐的多了几分嗜血的狠绝,更隐着几分难以置信的不甘。

    明明他都快要死了,明明独尘道长也就,无法解他的毒的,为何他又突然的醒来了。

    若是,他醒过来,那么对他可是极为的不利的,因为,他很清楚,那个老家伙可是一心向着夜无绝的。

    他这次醒来,只怕会下旨书,把皇位直接的传给夜无绝。

    而四皇子的脸色更是瞬间的变的惨白,身子也忍不住的轻颤,一脸的害怕,有些僵滞的转眸,望向一边的二皇子,惊颤颤地说道,“二皇兄,这,这要怎么办?”

    那声音中,也是明显的轻颤,更带着无法控制的害怕。

    皇上醒来,会不会、、、

    “你慌什么,刚刚只是说他醒了,又没有说他是完全的清醒的,或者,他还是跟以前一样,是迷糊的呢。”二皇子冷冷的望了他一眼,压低声音说道,这个时候,可千万不能慌。

    “可是,可是,万一要是父皇真的醒过来,若是知道是我、、、”四皇子听到他的话,却更加的害怕,只是,话语说了半,又快速的停了下来,小心的望了一下四周。

    好在,此刻,所有的人都进了皇上的寝宫了。

    “你怕什么,就算他醒过来,也不会知道这件事情的,毕竟,你给他的茶,当时也都是经过了太监的试尝的。”二皇也再次冷冷的望了四皇子一眼,沉声安慰着他,只是他那眸子深处,却是隐过一丝异样的狠绝。

    “对呀。”四皇子双眸微闪,连声说道,只是,眸子中隐隐的多了几分疑惑,既然当时太监都试过,为何太监没有中毒呢?

    “走,我们也进去看看。”不过,恰恰在此时,二皇子突然说道,只是,走出了几步,却又突然的停了下来,然后转向四皇子,一脸凝重的沉声说道,“你记住了,若是皇上问起那件事情,你绝对不能承认,就一口咬定,什么都不知道。”

    “但是,父皇能够相信吗?”四皇子的眸子微闪,仍就是一脸的害怕。

    “不管他相不相信,只要你不承认,他就没有办法,而本王就有办法可以帮住你,所以,你一定要记住这一点,到时候什么都不能说。:”二皇子唇角微微的扯出一丝冷笑,脸上也是一脸的阴狠。

    “恩,我知道了。”四皇子微微的点头,事情到了这种地步,似乎也只有这样了。

    两人进了房间,便看到皇上果然醒了过来,而且气色还不错,此刻正斜坐在床上,一双眸子更是十分的清澈,完全不是先前的迷糊的样子。

    很显然,这一次,皇上是真的清醒了。

    二皇子的心中微惊,没有想到,这老家伙竟然真的醒过来了,看来独尘道长的医术当真是了得。

    只是,那毒肯定是不可能完全的解掉的,所以,老家伙肯定也活不了多久了。

    但是,就是他现在醒来,就可能会改变很多的事情。

    “绝儿,你终于回来了。”皇上望向夜无绝,眸子中微微的带着一丝轻笑,只是那话语中微微的还带着几分虚弱。

    “父皇,儿臣不孝。”夜无绝的脸上却是多了几分愧疚,虽然,父皇不怪他,但是他的心中却无法的原理自己。

    若是当时,他在凤阑国,就绝对不会让父皇受这样的苦,绝对不会让父皇中毒的。

    但是,现在说这些已经太迟了。

    “你回来就好了。”皇上微微的呼了一口气,唇角也微微的扯出了一丝轻笑,说真的,他以为再也看不到夜无绝,看不到,他一直最为引以为傲的儿子了。

    没有想到,上天对他还算不薄,让他又看到了他的儿子,而且又让他完全的清醒了过来。

    虽然,他刚刚醒过来,但是,他的心中也明白,此刻朝中的情况肯定是对绝儿不利的。

    而,在他昏迷的这段时间里,夜无恒肯定收拢了不少的势力,所以,这件事情,他要十分的谨慎才行。

    所以,这一刻,皇上并没有提到朝中的任何的事情,只是跟夜无绝说着一些听起来似乎无关紧要的事情。

    皇上的眸子微转,望向孟千寻时,微愣了一下,眉头也下意识的微微蹙起,“这位是?”

    以为孟千寻在成亲的当天,便逃婚了,所以,他并没有见过真正的孟千寻,只是见过一次她的画像,然后就是夜无绝找来代替她的那个人。

    毕竟已经三年的时间了,而皇上对于这样的事情,毕竟不会太重视,所以,此刻,已经没有太多的印象,但是隐隐的又记的那么一点。

    “他是儿臣的王妃。”夜无绝几乎是没有任何的思索的,直接的回道,而夜无绝在回答这个问题时,声音中便不自觉的多了那么一丝的欣喜。

    “你的王妃?”皇上的眉头愈加的皱紧,似乎突然的想了起来,然后略带错愕地说道,“三年前娶的那个王妃?”

    三年前,绝儿娶了她后,却一次都没有带她进宫,绝儿只是说得了一种奇怪的病,然后便带着她离开了凤阑国,后来便没有了消息。

    似乎就那么一下子在人间消失了一般。

    只是,却没有想到,事隔三年,她竟然又回来了,而且,听绝儿这语气,对她显然是十分的在意的。

    “对,就是三年前的那个,当时,是你同意的,现在梦啸天可是已经被皇浦王朝的皇上处死了,梦家也早就败落了。”皇后心中不甘心,不由的闷声说道。

    在皇后的心目中,她的儿子是最优秀的,所以,娶的王妃,当然也要配的上她的儿子,必须要门当户对,而且,要对她的儿子有帮助才行。

    不过,那语气中,已经不再像以前那般的漫是愤恨与狠绝了,毕竟她也知道,儿子决定的事情,她是无法改变的。

    为了自己的儿子,她不得不忍着。

    皇上的脸色似乎微微的沉了一下,一双眸子再次的望向孟千寻,隐隐的多了几分打量,这个女人看起来,的确是再平凡不过,这相貌也是放在人群中根本就找不到的那种。

    但是,绝儿为何会选她呢?

    三年前,义无反顾的娶她,事隔三年,又突然的让她回到了他的身边?

    能够让他的儿子喜欢的,必定是十分的优秀的,那么这个女人,到底是什么与众不同的特别?

    从这外表上看来,他是看不出什么特别的,不过,这丫头就这么静静的站在这儿,便给人一种宁静的感觉。

    那怕她的容貌是平凡的不能再平凡的那一种,但是,当你第一眼望向她时,便感觉到,有着一种什么,在不自觉的吸引着你。

    “寻儿给父皇请安。”孟千寻微微的行礼,不卑不亢的态度,自然轻松的语气,一切都是那么的理所当然。

    皇上望向她的眸子微微的一闪,很少有人在他的面前,能够这般的平静的。

    而且,他感觉到,这丫头在平静之中,却似乎有着一种十分强大的力量。

    看来,这个丫头,不像她外表看起来那么平凡。

    当然,那也是意料之中的事情,能够让他的儿子喜欢的,自然是特别的。

    “恩,起身吧。”皇上望着孟千寻的眸子中也多了几分轻笑,其实,对于门当户对什么的,他倒是并不太在意。

    他倒是觉的,一个聪明机智,一个冷静沉稳的女人对绝儿的帮助可能会更大。

    而且,他也不想勉强自己的儿子,既然是绝儿喜欢的,他自然会同意,三年前是如此,三年后自然也是一样的。

    所以,此刻,皇上对孟千寻倒还算满意的。

    随后走进过来的二皇子跟四皇子,看到皇上望着孟千寻时,那略略的轻笑,脸色都纷纷的一沉。

    哼,反正只要夜无绝的东西都是好的,那怕夜无绝娶了这么一个一无是处,长相丑陋的女人,老家伙也是满意的。

    而对于他们,不管他们做什么,都入不了老家伙的眼,更不要说是让他们满意了。

    皇上也看到了走进来的二皇子跟四皇子,眸子中的笑便快速的隐去,顿时多了几分冷意。

    “怎么?你们是来看看朕死了没有?”皇上的眸子直直地望向二皇子,带着几分阴沉,也隐着几分心寒。

    他知道,他这一次的中毒,肯定跟他脱不了关系。

    不过,他记的很清楚,他当时,是喝了四皇子夜无平端来的茶后,便感觉到不舒服,再后来,似乎就一直神声模糊,分不清事情。

    当时,他不明白,明明当时,那杯茶太监是试尝过的。

    当时太监也没有什么事情呀,他为何却中了毒呢?

    而且,他一直觉的,这件事情,跟夜无恒的关系更大,对于夜无平,他是了解的,头脑简单,做事冲动,不可能成什么大气,而且,他一直觉的,夜无平的本质并不坏,所以,对于夜无平,他并没太过的防备。

    “父皇,您这是什么话呀,儿臣是听说您醒了,所以才过来看看的。”二皇子听到皇上的话,脸上并没有表现出任何的恼怒,反而微微漫开一丝笑意,声音中也带几分关心。

    “朕醒了,你只怕很失望吧?”皇上微微冷哼,事情已经到了这种地步,他也不必再做什么掩饰了,因为,他中毒的这件事情,一定要查清楚。

    “儿臣自然是希望父皇可以平安无事。”二皇子仍就轻声说道,声音仍就轻缓,仍就没有任何的懊恼,甚至没有任何的情绪的变化。

    不得不说,这夜无恒的忍耐力的确是够强的。

    皇上都这般的说他了,他竟然还能一副无事般的样子。

    “哼。”皇上微微冷哼,对于他,皇上自然是了解的,所以,自然也不可能会被他此刻的外表的表现而蒙骗了。

    他中毒这件事情,若真是他做的,他绝对不会饶过他。

    “绝儿,父皇身体还没有完全的恢复,明天早上的早朝,你就先帮父皇处理一下朝中的事情吧。”皇上转向夜无绝,一字一字极为清楚地说道。

    虽然没有下旨传名,但是那意思已经很明显了,让夜无绝代他处理朝中的事情,替他早朝,那离登上皇位也就不远了。

    皇上明白,他昏迷的这段时间,夜无恒定然是收拢了不少的大臣,所以,此刻,若是他下旨传位给夜无绝的话,朝中的大臣,只怕未必能够通过。

    而且,他也很清楚,夜无绝刚刚回来,对于目前凤阑国的事情,还不是太了解,他的处境也有些被动。

    所以,若是这个时候,他传位,只怕会把夜无恒逼急了,若是夜无恒在这个时候叛乱,对夜无绝可是极为的不利的。

    皇上自然是想了很多,才做出了这样的决定,只是暂时的让夜无绝处理朝中的事情,这样一来,那些被夜无恒收拢的大臣们也可以再次的转变过来,而且,等到夜无绝的势力变的强大,安排好了一切,到时候,就不怕夜无恒的叛乱了。

    “是。”夜无绝自然明白父皇的心思,所以,连声应着。

    而二皇子夜无恒的脸色便瞬间的变的阴沉,一双眸子中更是隐过几分嗜血的狠绝,他早就知道,老家伙醒来绝对没有好事。

    哼,看来,一醒过来,就开始行动了,就把这朝中的事情,交给夜无绝来处理了。

    原本,皇上昏迷的这些日子,可都一直都是在他早朝,一直都是他在处理朝中的事情的。

    如今夜无绝一回来,便由夜无绝代替了他,那么那些大臣们心中自然会好好的掂量一下。

    那么那些归顺了他的大臣们,只怕又要弄好摇摆不定了。

    当然,那几个,被他握有把柄的,或者是直接的牵扯上利害关系的,他并不担心他们会倒戈。

    “皇上你就安心好好的休息,那些事情就交给绝儿来处理,绝儿的能力可是众所皆知的,所以,你就放心吧。”皇后自然是一脸的欣喜,微微向前,望向皇上,轻声说道。

    对于皇上的这一决定,那是十分的满意。

    皇上只是望了她一眼,并没有说什么。

    “皇上,琴妃来了。”而恰恰在此时,一个宫女快速的走了进来,小心地说道,按理说,这个时候,一个妃子来,是不太适合禀报的,但是,皇上对琴妃可是不一样的。

    “她来做什么,皇上昏迷了这么久,也不见她,怎么一听说皇上醒了,就来了。”皇后一听说是琴妃来了,脸色顿时的一垮,刚刚脸上的欣喜也快速的消失了。

    “皇后娘娘,不是妾身不来看皇上,而且每次妾身来了,都被皇后的人拦在外面,妾身可是每次都在外面一站就是半天,妾身心中着急,只是想要看皇上一眼都不能。”而此刻,房间外面便外来了一个略带委屈的声音。

    而且,那声音中更有着满满的伤痛。

    皇后的脸色更加的阴沉,一双眸子快速的望向皇上,隐隐的带着几分紧张,很显然,琴妃所说的,应该是真的。

    “皇上,妾身能够进来吗?”外面,那娇柔的声音再次的传来,更多了几分担心,几分紧张,但是,她却在恭敬的询问着皇上的意见。

    似乎没有得到皇上的同意,她就不会进去。

    “进来吧。”皇上的眸子微闪,似乎隐隐的闪过了什么,然后慢慢的开口,轻声说道。

    “是。”这一次,随着轻柔的声音,一个女子慢慢的走了进来,女子身着一身淡紫色的衣衫,没有丝毫的夸张,没有太多的渲染,却是恰恰的显露出她的风彩。

    孟千寻的眸子也下意识的望向她,对于这个琴妃,她虽然刚回到凤阑国,但是,却也已经听说过了关于她的一些事情。

    皇上十分的宠她,已经宠到了前所未有的地步,为了她,半年的时间,皇上从来都没有去过其它的任何一个妃子的宫院,甚至也包括皇上。

    皇宫中,一直都必须要雨露均分,而且,不管皇上再怎么宠幸一个妃子,每个月至少应该有两天是在皇后的宫院中的。

    但是,自从琴妃进宫后,这一切便都乱了,皇后也曾经皇上提过,但是皇上根本就不管,皇后也没有办法。

    那些朝中的大臣,也曾跟皇上提过这件事情,甚至琴妃的父亲,也上书说过这件事情,而且,还恳求见见自己的女儿,要跟自己的女儿说说这件事情。

    毕竟这样的盛宠,不见的就是好事。

    但是,琴妃却拒绝了见自己的父亲。

    孟千寻望向她时,微愣了一下,不得不说,这女子的确很美,是那种让人一看,便再也移不眼睛的美丽。

    而且,她的身上,似乎有着一种特别的魅力,似乎是一种纯真的天真与那种妩媚的魔性相结合的一种魅惑。

    那种魅惑似乎一下子,便可以完全的抓住你的心,让你心甘情愿的为她沉轮,为她迷醉。

    真没有想到,这天下竟然会有这样的女人?

    此刻,就连她,望向这个女人时,都有些移不开眼睛,都似乎被她吸引住了。

    难道皇上会那么的宠她。

    只是,这样的一个女人,只怕不是那么好掌控的,而且,她的那种魅惑似乎有着一种致命的危险。

    “皇上,你没事吧,妾身终于可以看到你了。”琴妃一进了房间,便直直的走到了皇上的面前,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直直地望着皇上。

    她的那双眼睛似乎会说话般,隐隐的透着几分委屈,几分紧张,让人一看,心便软了。

    而她的声音中,更是满满的担心。

    “朕这不是没事吗?”皇上望向她,看着她那一脸的担心,似乎暗暗的呼了一口气,然后那声音,便顿时的变的轻柔。

    一种前所未有的轻柔。

    “皇上,你现在说的轻松,你不知道,这段日子,妾身都快担心死了。”琴妃的红唇微翘,虽然仍就带着几分委屈,但是却是在撒着娇。

    孟千寻见过很多女人撒娇,有的娇嗔,有的可爱,有的憨厚,当然也有让有鸡皮疙瘩乱飞的。

    但是,这个女人的撒娇,却似乎一下子可以捕捉住一个的心灵,让你完全的跟着她的思绪。

    不过,她在委屈的撒完娇后,脸上便突然的漫开了一丝轻笑,那双似乎会说话的眸子仍就直直地望向皇上,红唇微动,再次一脸欣喜地说道,“不过,现在皇上醒来就好了,只要皇上醒来,妾身就开心了。”

    前一刻,她还一副伤心,难过,紧张的样子,而这一刻,便一脸的轻笑,一脸的欣喜,似乎一时间,完全的变了一个人一样。

    而此刻,因为那轻笑,她那美丽的脸上如同瞬间的绽开了一朵花开,亮的人睁不开眼睛。

    孟千寻见过情绪变化快的,本身,她就觉的她自己的情绪变化很快的,但是,还从来没有见过,变化这么快的,而且,根本让人感觉不到半点的突兀,似乎一切都是那么的自然。

    而且,她此刻,笑的一脸的真诚,一脸的欣喜,是那种可以感染到身边的任何人的轻笑,不见半点的虚伪,不带丝毫的做作。

    孟千寻这一刻,突然有了一种错愕的感觉,突然感觉有些看不透这个女人。

    她到底是那种一切都喜形于色的纯真,坦然的女人?还是、、、、

    不过,有一点,孟千寻此刻却是十分的清楚的,这个女人,绝对的可以吸引住任何的一个男人,而且,绝对有能力让那个男人为她做任何事情。

    皇上这半年的表现,就是一个很好的证明。

    从她一进房间,皇后的眸子望便直直地望着她,看着皇上对她的态度,眸子的妒忌便越来越明显,而那份恨意更是越来越强烈。

    “恩,朕现在醒过来了,不过,给朕下毒之人,朕绝对不会放过。”皇上微微的点头,然后一双眸子再次的望向二皇子,声音便立刻的冷了下来。

    “父皇,这件事情,儿臣已经交给刑部的尚大人去查明了。”夜无绝听到皇上这话,微愣了一下,然后沉声说道。

    不过,他觉的,父皇现在竟然醒过来了,那么这件事情,应该会比较的好办了,毕竟,父皇当时应该会有些话的察觉的。

    毕竟,父皇的警惕性向来都是极高的。

    夜无绝的话语微微的顿了一下,略略的沉思了片刻,再次说道,“父皇还记不记的一些事情?”

    皇上的眸子微微的一眯,然后再次快速的扫了二皇子一眼,然后便转向了四皇子,那双眸子,便那么直直的盯在了四皇子的身上。

    四皇子本来就害怕,现在被皇上这般的盯着,身子完全的僵滞,脸上更多了几分无法控制的恐惧,隐隐的额头上甚至渗出些许的细汗。

    皇上看到他的神情,眸子中更多了几分冷意,虽然,他一直怀疑这件事情极有可能是夜无恒所为,但是却也明白跟夜无平肯定也是有些关系的,毕竟,当时,他是喝了他的茶后才会昏迷的。

    而此刻,他这幅害怕的样子,便更加的说明了一切。

    “夜无平,你是不是有什么话应该跟朕说说。”皇上望向夜无平那冰冷的眸子中还是隐着几分心痛的,毕竟是自己的儿子,虽然说平时,他对夜无绝是特别了一些,是有想偏向夜无绝,但是,对他们却也是十分的疼爱的。

    只是,没有想到,他们竟然会做出这样的事情。

    事情到了现在,他还是想要给他一个机会,一个坦白的机会。

    “儿,儿臣,儿臣,不明白父皇在说什么?”四皇子听到皇上的话,身子猛然的惊颤,双腿一抖,差点便跪在了地上。

    而脸上的害怕,更加的明显,额头年汗珠也是越来越大,有些甚至流了下来。

    现在已经是深秋,温度已经有些低了,但是,他此刻,却是满头的大汗,不能不让人怀疑呀。

    皇上听到他的话,脸上隐隐的多了几分失望,没有想到,到了这个时候,他还不想承认。

    “你若是坦白了一切,朕倒是可以考虑减轻对你的惩罚。”皇上还是想要做着最后的怒力,毕竟是自己的儿子,还是会不忍心的。

    而且,皇上也一直觉的,他极可能是被夜无恒利用了的。

    “父,父皇,儿臣真的不明白,不明白父皇的意思。”只是,四皇子虽然害怕的全身发抖,但是却仍就是一口咬定,什么都不知道。

    皇上的眸子微沉,隐隐的多了几分沉痛,微微的叹了一口气,然后冷声道,“你会不知道,当时,朕就是喝了你的茶才晕倒的。”

    “父皇,当时,当时,刘公公跟李公公都尝过的了,他们都没有事的,所以,足以说明,儿臣给父亲的茶并没有问题。”四皇子想到这一点时,心中略略的有了几分底气。

    “哼,好,看来你是不见棺材不落泪。”皇上望向他的眸子中多了几分黯然,看来,他是不打算招认了,既然如此,那也就能怪他了。

    “来人,把四皇子送去刑部交给尚大人,让尚大人彻查。”皇上的脸色猛然的阴沉下来,一双眸子不再望向四皇子,而是转向了一边的侍卫,冷声命令道。

    虽然说,这件事情已经过去了很长时候,看起来,似乎所有的证据都被消毁了,就连当时的那个杯子只怕也找不到了。

    但是,若是刑部彻查,总会找到线索的,毕竟,他所中的这种毒,可是十分的罕见的,罕见到,连太医都检查不出来。

    “独尘道长说,朕中的是一种极为罕见的,江湖上都已经失传了近百年的毒药,独尘道长还说过,只要沾过此毒的,身上都会留下一些无法消去的痕迹,而独尘道长也已经将那些特征告诉朕了,你把这个也一起交给尚大人。”皇上的眸子微眯了一下,然后将手中的一张纸递给了一边的侍卫。

    侍卫恭敬的接了过去,而四皇子的脸色却是刷的一下子变的惨白。

    当时,他可是碰过那毒的,若是碰过那毒的人,便会流下一些无法消去的痕迹,那他的身上会不会也有。

    若是真有的话,那他、、、

    四皇子的身子此刻已经有些瘫软了,一双眸子微微的转向二皇子,带着几分恳求,只是,二皇子的眉头却是微微紧蹙,神情间明显的隐过几分懊恼,但是却又快速的掩饰了下去。

    “四皇弟,你既然是清白的,什么事都没有做过的话,那么就不必害怕,相信父皇也断然不会冤枉了人的。”二皇子也望向四皇子,沉声说道。

    说话间,微微的对四皇子使了一个眼色。

    四皇子微愣,虽然夜无恒这么说,但是他的心中还是没有底,还是害怕的,不过,他知道,此刻,他不能慌,不能乱说话,或者,那只是父皇骗他的呢?

    皇上听到夜无绝的话后,唇角微微的扯出一丝冷笑,他自然不会冤枉了任何人,但是,他也绝对不会让真正的凶手逍遥法外。

    侍卫快速的带着四皇子去了刑部,交给了尚大人。

    夜无绝一直都没有说话,只是,一双眸子中却是隐隐的多了几分沉思,他自然也明白这件事情,真正的凶兄不可能会是四皇子。

    四皇子没有那样的能力,也没有那么大的胆子。

    肯定是有人利用了四皇子。

    “皇后,你刚刚醒过来,不能太过劳累了,要好好休息才行。”琴妃见四皇子被带下去后,再次一脸担心地说道。

    说话间,已经慢慢的伸出手,去扶皇上。

    皇后看了,一脸的怒火,只狠不得把琴妃直接的扯开了,她才是皇后,按理说,此刻,站在皇上的面前的人应该是她。

    这个女人还真把自己当成那么一回事了。

    “恩,朕倒是真的累了,你们也都退下去,绝儿,关于下毒的事情,你去刑部看一下,一定要帮着刑部快点查明了此事,不找出那个凶手,父皇如何能够安心呀?”皇上倒是极为顺从的慢慢的放平了自己的身子,然后望向夜无绝,慢慢地说道,那声音中此刻微微的带着几分虚弱。

    “是,儿臣明白,儿臣一定会尽快查明的。”夜无绝的脸上却更多了几分凝重,沉声应着,这件事情,皇上就算不说,他一定会尽快的查清楚的。

    那人竟然敢给父皇下毒,绝对不能饶恕,不管他是谁?

    夜无绝出了皇宫后,没有直接的回王府,而是带着孟千寻直接的去了刑部。

    “三皇子。”尚大人看到他时,快速的迎了过来,极为恭敬的行礼,这尚大人跟二皇子可是针锋相对,但是对夜无绝却是极为的尊重。

    “下毒的事情,可有什么进展?”夜无绝只是微微的摆了摆,示意他起身,然后便沉声问道。

    “还没有,不过,刚刚皇上将人把四皇子送了过来,虽然皇上说,是因为喝了四皇子的茶才昏迷的,但是,微臣觉的,四皇子下毒的可能性并不是很大的。”尚大人立起身,脸上也多了几分凝重,冷静的分析着。

    他的话语微微的顿了一下,不等夜无绝开口,便再次说道,“先说那种毒药,那种毒药是极为的罕见的,不是一般人能够弄到的,四皇子只怕也没有那样的能力弄到,多么,皇上对四皇子虽然没有二皇子那般的戒备,但是,却也不可能丝毫都没有防备,更何况,四皇子说,那茶太监是检查过的,所以,微臣觉的,那茶里面可能并没有毒,就算有,也不是真正让皇上昏迷的那种毒。”

    “你的意思是,有人利用四皇子,想要欲盖弥彰?”夜无绝的眸子再次微微的眯起,对于尚大人的这种说法,也是极为的赞同。

    “不错,微臣觉的,那个人,可能就是故意的让四皇子认为那毒是他自己下的,到时候,以四皇子的冲动,肯定会露出破绽,那么这件事情,肯定会查到四皇子的头上,而且,若是微臣没有猜错的话,接下来,定然会查到四皇子搜集那种毒药的证据,那人既然如此说,肯定是早就安排好了一切的,若是我们按着这个方向去查的话,到时候,应该所有的证据都会证明,那毒是四皇子下的。”

    尚大人再次冷静的分析着,而且还大胆的做了猜测。

    孟千寻的心中微微的多了几分错愕,望向尚大人时,隐隐的多了几分赞赏,没有想到,这位尚大人能够分析的这般的透彻。

    而听他的意思,已经很明显,根本就能按着四皇子的这条线索去查,因为,这条线索是敌人刻意的给你安排好的,你若是按着这条线索去查的话。

    那结果,肯定是中了敌人的阴谋,查到的,肯定是敌人最想看到的结果。

    “你的意思就是说,四皇子,绝对不会是下毒之人。”夜无绝的眸子望向尚大人,眉头微微的紧锁,他其实也知道,这毒不可能是四皇子下的。

    但是,偏偏父皇又说是喝了四皇子的茶才昏迷的。

    “确切的说,应该是四皇子根本就不可能会毒到皇上,因为,皇上的心中对他有所防备,对于他送的茶,自然是小心的检查过的,而且,就算检查过后,皇上也未必就真的喝了。”孟千寻的眸子微闪,一字一字慢慢地说道。

    刚刚,皇上虽然说是喝了四皇子的茶才昏迷的,但是,很显然,皇上的心中怀疑的人并不是四皇子,而且,一开始便只是让四皇子坦白,并没有直接的制四皇子的罪。

    所以,在皇上的心中,可能早就明白,那毒并不是四皇子下所为,皇上之所以那么的肯定,只怕当时,根本就没有把四皇子的茶喝下去。

    若皇上当时真的喝了那毒,然后就昏迷不醒了,那么如今皇上醒来,不管那茶中有没有毒,皇上定然会毫不犹豫的便处置了四皇子,毕竟身为一个皇上,可是绝对不能容认这样的事情的。

    夜无绝听到她的话,微愣,一双眸子快速的望向她,神情间隐隐的多了几分沉思。

    而尚大人望向孟千寻时,却是一脸的错愕,一脸的难以置信的惊讶,显然没有想到孟千寻会说出这么一翻话来,“王妃说的极有道理,所以,皇上心中肯定清楚的,如今把四皇子送到刑部,也只不过做给那人看的。”

    “恩。”夜无绝微微的点头,“只是,父皇身上的毒,到底是谁下的呢?”

    关于一点,他是真的想不明白,四皇子没有那样的机会,那么,二皇子就更没有那样的机会。

    因为,皇上一直都不太喜欢二皇子,而且对他一直都是时时防备的,平时,就连二皇子进书房,皇上都只是让他站在离他几米远的距离的。

    而且,那还是有他们几个同时在场,而且也有侍卫在场的情况下。

    若是二皇子单独的求见皇上,皇上根本就不会见他。

    皇上对他的戒备这般的深,根本就不会给他靠近的机会,所以,他要想给皇上下毒,根本就不可能。

    而一般的太监,宫女更是不可能。

    那么,到底是谁给皇上下的毒的?

    “这个人,当然是深受皇上信任的,而且,能够经常的陪在皇上的身边的。”尚大人微愣了一下,然后沉声说道,若是这么说来,那么嫌疑人就没有几个了。

    “若是按你的分析,那么谁的嫌疑最大?”夜无绝的眉头微蹙了一下,再次沉声问道,其实,他的心中自然也能够想到那几个人,但是,此刻,他想听听尚大人的分析。

    “首先,皇后是一国之母,皇后自然是可以经常陪在皇上身边的,但是,皇后是三皇子的母妃,一心为三皇子,皇后也是聪明之人,自然明白这种情况下,皇上若是出了事情,对三皇子是极为的不利的,所以,不可能会是皇后。”尚大听到夜无绝话后,便再次冷静的分析着。

    孟千寻微微的挑眉,皇后的确是不可能的,因为,就算不是为了夜无绝,她身为皇后,也不可能会希望皇上出事,毕竟,就算皇上再宠幸琴妃,也不可能会影响到她的皇后之位。

    关于这一点,她是十分的放心的。

    “再就是大皇子,前段时间,大皇子便经常的出入皇宫,进入皇上的房间,而且,有时候一待就是一两个时辰,所以,皇上对他是十分的信任的,他若是给皇上下毒的话,皇上已经不会有任何的防备的。”尚大人微微犹豫了一下,再次说道。

    “不可能是他,绝对不可能是他。”只是,夜无绝却突然连声打断了他的话,一脸坚定的否决了尚大人的说法。

    是谁都绝对不可能会是他的。

    尚大人微愣了一下,望向夜无绝的眸子中多了几分异样,他也知道,三皇子跟大皇子的感情一直是最好的,但是他刚刚也只是按事情推论。

    “但是,在皇上中毒之前的那段时间,大皇子的确经常的进宫,而且每次进宫,都是很大的时间,后来,皇上昏迷的那天,大皇子那天也进了宫,而且刚好没有离开多久。”尚大人再次低声说道,他觉的,这些事情,都是十分的重要的,都有可能是破案的关键。

    不能因为感情的因素就完全忽略了这些。

    “本王说了,不可能会是他的。”只是,夜无绝却再次一脸坚定地说道,声音中隐隐的多了几分冷意。

    孟千寻微微的错愕,不明白,为何尚大人提起大皇子的事情时,他会这么的激动,说真的,认识他这么久,她还是第一次见他这般的失控,竟然当众这般的回绝尚大人,而且,明显的有些不讲理的感觉。

    他说不是,就不是,但是,按着尚大人说的,大皇子的确是有嫌疑的,而且嫌疑还是挺大的。

    孟千寻隐隐的觉的夜无绝跟大皇子之间,会不会有什么事情。

    大皇子,她先前已经在皇宫中见过,说真的,她也觉的不是那个男人,因为那个男人的身上有着一种让人极为舒服的宁静,而且有着一种与世无争的淡然。

    若是,那一切是他装出来迷惑外人的,那么,他的伪装也实在是太过厉害了。

    不过,现在事情没有查明之前,还不能下任何的定论。

    “还有一个人,那就是琴妃,皇上这半年来,对琴妃极为的宠幸,琴妃几乎每天都通陪在皇上的身边,皇上对她,更是有求必应,所以,她若是想给皇上下毒,也是有很大的机会的,更何况,皇上每天晚上,都是去她的琴环宫的,所以,她的机会应该是最大的。”尚大人说到琴妃时,神情间隐隐的似乎有着几分不瞒。

    但是,表现的并不是太明显,而且也没有说出任何不满的话来,只是就事论事的分析。

    “她,可能是她吗?”夜无绝的眉角紧蹙,神情间多了几分沉思,先前,他一直觉的,那是父皇跟她之间的感情的事情,所以,虽然大臣们向他提过这件事情。

    他也没有去过多的干涉。

    只是,一个皇宫中的女人,特别是像她这样的,没有强大的家族背景的,在皇宫中,唯一能够依靠的便只有皇上。

    若是皇上出了事,那么,她也就完了,而皇后也绝对不会放过她的。

    她不笨,所以,应该很清楚这一点。

    所以,最不希望皇上出事的应该说是她。

    那么,她还可能会给皇上下毒吗?

    她那不是自找死路吗?

    再笨的人,应该也不会那么做吧?

    只是,孟千寻的眸子中却是快速的闪过了什么,那个女人看着似乎十分的娇柔,但是,孟千寻却知道,她的内心,绝对不像她的外表那般的脆弱。

    要不然,她也不可能让皇上在这半年里只宠幸她一个人,这还是需要一些本事的。

    单单是因为长的美丽还是不够的,毕竟皇宫中最不缺的就是美丽的女人,虽然皇上今年已经快五十岁了,但是,每年还是有大量的秀女进宫。

    那秀女可是个个都是年纪貌美的。

    这琴妃不也正是其中的一个吗?

    能够在那么多人中脱颖而出,得到皇上的注意,然后又能够得到皇上宠幸,那本来就是不简单的事情。

    更何况,她竟然能够让皇上在半年的时间里独宠她一个人,不得不说,这个女人还是很有手段的。

    “我觉的,倒是可以查一下那个琴妃。”孟千寻突然再次说道,她觉的,这个琴妃的嫌疑倒是最大的。

    虽然,表面上看来,她似乎是最不希望皇上出事的人,但是,若是,她跟其它的人另有勾结呢?

    或者,那个人就恰恰正好是二皇子呢。

    “恩,本王让初也亲自去查这件事情。”听到夜无绝的话后,夜无绝微微的点头,脸上也不由的多了几分凝重。一回到王府,夜无绝便让初也去查那件事情,而初也的速度,也的确够快的,快到傍晚的时候,便赶了出来,直接的进了夜无绝的书房,将查到的消息递到了夜无绝的面前。

    夜无绝看到那纸上记录的事情时,一张脸,瞬间的阴沉了下来。 2k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天价傻妃:娶一送一相邻的书:我家后院是异界超神猎人附魔传说光脑修仙重生娱乐之王死神传人超能第六感问天我的美女老总恋上一条龙无限修改邪气丛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