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 > 介绍 > 天价傻妃:娶一送一

第171章 以死逼亲

【书名: 天价傻妃:娶一送一 第171章 以死逼亲 作者:唐梦若影

天价傻妃:娶一送一最新章节 2k小说网欢迎您!本站域名:"2k小说"的完整拼音2kxs.com,很好记哦!www.2kxs.com 好看的小说
强烈推荐: 剑灵二次元黄毛系统春秋我为王帝国玩具剑王朝逍遥派网游之大盗贼黑山羊无敌英雄系统最强战兵极品狂少放开那个女巫    址,请牢记!

    “逸风,你为什么要这么做?”这一次,不等秦敏儿开口,李赢便急声问道。本书最新免费章节请访问。

    北尊王朝为公主招亲这件事情闹的这般的隆重,几乎有点条件的男子都来参加了,毕竟北尊王朝可是当今天下最强大的国家。

    以李逸风的条件可以说算的是上上人选,他又恰恰在北尊王朝,为何不参加,关键时,他就算心中还忘不了梦小姐,不想娶公主,那他也不应该骗父亲呀?

    李逸风微怔,然后慢慢的摇头,因为酒喝的实在是太多了,所以,微微摇头的时候,身子都在晃着,似乎随时要摔倒的样子,还好李赢紧紧的箍着他。

    “逸风,听说那北尊王朝的公主条件不错,人长的漂亮,有聪明,不是说,当今皇上生病,把朝中所有的事情都交给了这个公主处理,听说,她处理的还非常好。”秦敏儿也忍不住的问道,就是因为听到了太多关于这个公主的传说,都说这位公主太过优秀,太过特别,所以,他们才觉的,李逸风可能是喜欢上这位公主了,决定娶她了。

    所以,当看到父亲的信时,他们并没有多想,反而感觉到特别的高兴,更是片刻都不停留的赶到北尊王朝。

    但是,却万万没有想到,事情竟然是这样的。

    “逸风,你现在不是在皇宫为皇上看病吗?应该会见到那位公主的,难道说,她并不想传言的那么好?”秦敏儿的话,微微的停顿了一下后,再次的问道。

    对于这件事情,她还真的是有些想不通。

    “你让逸风慢慢回答,你一下子问这么多,他喝了那么多酒,醉成那样,根本就反应不过来。”李赢看到秦敏儿一直在不停的问着,而李逸风却一直趴在那儿,并没有任何的声音,不由的打断了秦敏儿。

    虽然他也知道秦敏儿是心中着急,更有着太多的疑惑,但是现在逸风这个样子,也可能逼他。

    说真的,他现在的心中也有些着急呀。

    “哦。”秦敏应着,也意识到自己刚刚问的太急了,明白李逸风现在这个样子,根本就反应不过来,便停了下来,想了想,再次对向李逸风问道,“逸风,你为何没有参加招亲大选呀。”

    现在,这个问题是最关键的,也是事情的根本,这件事情有了答案,其它的应该就有了头绪了,刚刚李赢问过这个问题,但是李逸风没有回答。

    所以,此刻,秦敏再次的重新问着这个问题,而且这一次,她问的更加的清楚,话语也说的极为的缓慢,极为的清楚,而且还微微的提高了声音,生怕李逸风听不明白。

    秦敏儿的话问完了后,便有些紧张的望着李逸风,等待着他的回答,因为,她实在是太想知道这个答案了。

    而李赢的眸子也一转不转的望着李逸风,他此刻的心情,只怕比秦敏儿更加的紧张,因为,他知道这里面可能隐藏着太多的事情。

    李逸风听到此刻秦敏儿的问话,身子似乎微僵了一下,那紧闭的眸子似乎微睁了一下,想要睁开眼睛,但是可能是因为实在是喝的太多了,所以,睁了几下,眼睛还是没有睁开。

    他再次慢慢的摇了摇头,唇角似乎微微的扯出了一丝似笑却双比若更难看的表情,而此刻,他的神情间更是多了几分伤痛。

    他的眉头,紧紧的蹙起,似乎是正在极力的忍受着巨大的伤痛。

    “逸风,若是不想说,就算了。”李赢看到他此刻痛苦的样子,不由的僵住,心再次被刺痛,有着太多的不忍,便想着不再继续追问了。

    毕竟,他今天让他完全的醉倒,就是为了让他可以暂时的忘记伤痛,但是此刻,他却要一点一点的揭开他心中的最痛,这实在是太残忍了。

    秦敏儿微愣了一下,虽然心中感觉的有些可惜,却也很清楚李赢对李逸风的感情,所以,也并没有多说什么。

    李赢扶起李逸风,想要把他送回房间。关于李逸风没有参加招亲的事情,父亲还不知道,若是让父亲知道了,以父亲的脾气,再加上对李逸风的着急,还不知道会怎么样呢?

    所以,这件事情,要暂时的满着父亲才行,生怕秦敏儿到时候说露了嘴,于是,他特意的提醒着秦敏儿,“关于逸风没有去参加招亲大选的这件事,先不要告诉父亲,免的他生气。”

    “啊,这么大的事情,怎么能够瞒的住父亲呀?”秦敏儿听到他的话,低声惊呼,父亲是何等精明之人,怎么可能那么轻易被瞒的过呀。

    更何况,纸包不住火,这件事情,早晚会穿帮的,就算他们不说,到时候招亲的事情结束了,父亲肯定就会知道了。

    那时候,再让父亲知道,父亲岂不是会更生气,而且,到时候若是让父亲知道他们也跟逸风一起联合起来骗他,那还不气炸了才怪。

    “能瞒的了多久算多久吧?”李赢微微的叹了一口气,也知道这件事情的确不可能瞒的住父亲,但是,他觉的,李逸风这么做,肯定是有原因的,所以,他不想让父亲才强迫逸风。

    “好吧。”秦敏儿微微的点头,声音中隐隐的有着几分无奈,再次的望向李逸风时,暗暗的叹了一口气,再次说道,“你说,北尊王朝的公主招亲这么好的事情,逸风这傻小子,怎么就不去参加呢,听说皇上都来参加了。”

    秦敏儿说的皇上指的自然是当今已经当上了皇浦王朝的皇上的皇浦拓。

    “不能,不能参加,不能参加。”原本一直沉默不语的李逸风此刻却突然喃喃的说着,声音虽然有些含糊,但是,李赢跟秦敏儿还是一下子便听清楚了他的意思。

    不能参加。

    此刻,他说不能参加,应该就是指的招亲大选的事情吧。

    刚刚李逸风说他没有参加招亲大选,他们都以为,是李逸风不想参加,可能是还没有忘记梦小姐,不想娶公主。

    毕竟,李逸风虽然平时总是笑嘻嘻,看着似乎没心没肺的样子,但是却是十分的痴情的,一旦认定的,就很难改变了。

    但是,现在他却说,不能参加,这有什么不能参加的?

    关于招亲的告示,可是说的清清楚楚的,只要是没有娶过妻的,都可以参加呀。

    李逸风可是没娶过妻子呀,为什么不能参加呀?

    而且以李逸风的条件,能比的过的,只怕没有几个人。

    若是连他都不能参加,那就没有几个人可以参加了。

    “不能,不能。”李逸风的头再次的轻轻的摇着,似乎想把脑海中的一些东西摇掉,似乎想把那种伤心,痛苦摇掉,“我答应过她的,所以,我不能反悔。”

    “你答应过谁呀,答应过什么呀?”秦敏儿却是越听越迷糊了,他是答应过谁,不能参加招亲比试呀?

    “答应过她,答应过她,要放手,放手,成全她。”李逸风此刻已经醉的什么都分不清了,只是按着心底最深处的想法,本来的做着回答。

    “她是谁呀?”秦敏儿双眸微睁,神情间更多了几分疑惑,他说的是谁的,隐隐的听这意思,他说的成全,应该是指成全他心中所爱的女子吧。

    那么他是说成全公主?

    但是,他跟公主按理说,应该不相识呀,毕竟这个公主是北尊大帝刚找回来的,见过的人不多呀。

    李逸风就算认识,那也应该是刚刚认识的,这所谓的成全又是什么意思呢?

    “是她,只有她,一直就只有她。”李逸风的唇角的笑慢慢的扯动,只是此刻却让人感觉到不到半点的笑意,反而有着一种让人心醉的心痛。

    “只是,她爱的人不是我,一直都不是我,所以,我只能放手,成全了她,只要能够看着她幸福,也不错。”李逸风虽然此刻紧才着眼睛,但是整张脸上,还是流露着让人看了便会心碎的伤痛。

    虽然决定了放手,虽然决定了要成全她,但是,心中,却仍就有着太多的不舍,太多,太多的痛,毕竟,曾经爱的那么深,不是想忘记就可以忘记的。

    “逸风,你说的要成全她,不会是指梦小姐吧?”秦敏儿聪明,而且也一直都知道李逸风对梦千寻的感情,所以,此刻,她猜想着,李逸风说的会不会是梦小姐?

    只是,这跟参加招亲的事情,似乎也没有什么关系呀。

    李逸风愣了愣,那眼眸再次的动了几下,但是仍就没有睁开,不过,这一次,他却没有再说话了。

    “他说的,很可能就是梦小姐。”虽然李逸风没有再回答,但是秦敏儿还是下了定论,像这种事情,身为女人的她比较的敏感,毕竟细心。

    “只是,我就是想不通,那跟招亲的事情有什么关系呢?而且,梦小姐是嫁给了凤谰国的三皇子的,若是逸风要成全她,不是更应该去参加招亲的吗?”关于这一点,秦敏儿是真的想通。

    而且,她觉的这件事情听起来,有些矛盾。

    李赢微微的蹙眉,他听到刚刚逸风的话,便也觉的,逸风所说的她,应该说是如秦敏儿说的,是梦小姐,而且应该也只有那一种可能。

    毕竟,逸风是他的弟弟,他是了解他的,他对梦小姐的感情很深,不可能那以快忘记,更不可能那么快爱是别的女子。

    那怕那个人是北尊王朝的公主。

    只是,他也跟秦敏儿一样,想不通,这成全梦小姐,跟参加招亲,到底有什么关系?

    “会有什么关系呢?”秦敏的还是想不通,眉头也紧紧的蹙起,“相公,你觉的,这两者之间,可能会有什么关系吗?”

    李赢的眸子微微的一闪,似乎是想到了什么,然后唇角微动,一字一字慢慢地说道,“这个北尊王朝的公主是最近才找回事的,听说,是失踪了十八年的?”

    “是呀,是这么说的,而且听说,正是北尊大帝一直在找寻的皇后所生的,对了,这件事情,你不是知道的吗,北尊大帝十九年前,跟他的皇后失踪,这么多年来,他一直都在寻找他的皇后,现在总算找回事了,而且还顺带着找回来一个女儿。”秦敏儿听到他的话,连声应着。

    话语说完后,微微的愣住,双眸微微的圆睁,直直地望着李赢,突然说道,“相公,你不会是怀疑什么吧?”

    “你觉的,这件事情,联系起来,会不会有可能,那个梦小姐现在已经也就十九岁,而北尊王朝的公主应该也刚好是十九岁,而且,两年前,梦家败落的时候,曾经有过一种传言,说梦家的五小姐,并不是梦啸天的亲生女儿,而且还说梦小姐已经找到了自己的亲生父亲。”李赢脸上的神情隐隐的多了几分复杂,若是把所有的事情联系在一起,似乎便有着一个天大的秘密慢慢的浮现而出。

    “是呀,相公难道说,这个北尊王朝的公主,就是梦家的五小姐?”秦敏儿的眸子极力的圆睁,脸上更多了几分错愕,若是这么说来,似乎极有可能。

    “而且,你我都知道梦家五小姐的特别,我也见识过她的气魄,是一般女子所不能比的,现在,听说,北尊王朝的这位公主现在已经接管了北尊王朝所有的事情,早朝第一天,就**全臣,那份魄力,可不是一般人能有的。”李赢没有直接的回答秦敏儿的话,而继续的分析着,毕竟这件事情非同小可。

    “那个梦家五小姐的确有这样的气魄,当时,在皇宫中发生那样的事情,被人陷害,却丝毫都不见慌乱,而是一步一步的为自己洗清了嫌疑,而且还揪出了真正的凶手,若是当时换了一般的女孩子,只怕早就吓傻了,就算是当时换了是我,我只怕也不能像她那样冷静,沉着的处理一切。”秦敏儿也想到了当时在皇宫发生的事情,那时候的她,还是那个【被人嘲笑,被人戏弄的梦家五小姐。

    但是,那一天,她所表现出的魄力,却让李赢都对她刮目相看了。

    “而且,以逸风的性格,爱上了一个人,也不可能那么快就改变的。”李赢再次慢慢的说道,只是这一次的声音中隐隐的多了几分沉重。

    这样的性格有优点,只要爱了,就不顾一切,就会一生一世深爱着他选定的人,但是,却也有着一个最大的缺点。

    那就是,若是对方不是同样的爱他,或者是对方发生了什么事情,那么,他只怕会痛苦一生。

    “相公,你觉的可能吗、?”经过刚刚李赢的分析,答案已经很明显了,只是,此刻秦敏儿却还是有些不敢相信,这件事情也太巧了吧。

    “恩。”李赢微微的点头,再加上刚刚逸风的那句话,就完全的可以肯定了,刚刚逸风曾说过,他答应了,要成全她,而且还说过,她心中爱的人不是他。

    就因为知道她的心中爱的人不是自己,也就是因为,北尊王朝的公主就是逸风心中所爱的那个梦小姐。

    所以,李逸风为了成全她,才没有去参加招亲大选。

    “哎呀,你说这孩子平时比谁都聪明,到了关键时候,怎么就突然变傻了呢?”秦敏儿的眸子转向李逸风,急的跺脚。

    “这招亲大选是公告天下的,人人都有机会,那么多人都参加了,难道还差他一个吗,而且,只有他参加了,才可能会有机会,他此刻,就这么的退出,那不是自己完全的断了自己的后路,一点机会都没有了吗?”

    秦敏儿是真的想不通了呀,就算要成全她,那也不是这么成全的样,总是给自己争取一个机会吧。

    而且,现在这样的招亲,那么多人都参加了,他何非要去较那个真呀,参加了,至少就有一线机会。

    或者会被选中呢?

    “你说,这是多好的一个机会呀,而他心中刚好又那么深爱着她,这样的机会,他都放弃了,这孩子,怎么就这么傻呀,真是聪明一世,糊涂一时呀、。”秦敏儿越想越着急,此刻真狠不得把李逸风给打醒了,让他去参加报名去。

    “他不是傻,而是爱的太深。”李赢的眸子却是微微的一沉,神情间更多了几分沉重,他的弟弟,他最了解,不是傻,而是爱的太深了,所以,为了她,他可以放弃一切,那怕明知道参加了会有一线的机会。

    但是,他却还是选择了放手。

    有一种爱,叫做成全,但是,却极少有人可以做到。

    因为,每个人爱了,都会不顾一切的去争夺,就想着至少要把那个人留在自己的身边,认为,那样她就是属于自己的了。

    但是,若是那个人她爱的不是你,那么做,便只能是两个人都痛苦。

    所以,他觉的逸风做的很对,现在的放手,是成全了她,却也是解脱了他自己。

    毕竟,若是一味的去强求,就算最好得到了,只怕他会比现在更痛苦,毕竟把一个不爱自己的人强留在自己的身边,明明可以看到她的人,但是却得不到她的心,而且还清楚的知道,她的心中爱的是另一个男人。

    那样的事情,只怕是任何一个男人都无法忍受的,定然会天天受到痛苦的折磨。

    而且,他爱的越深,那么他就痛的越深。

    现在的放手,今生可能会留下遗憾,但是随着时间过去,那种痛至少会慢慢的消减,而且,以后,逸风也可能会再遇到其它的好女孩,或者会再次的去爱。

    所以,现的放手,也是给他自己留了一下机会。

    若是逸风现在一味的去强迫,一味的去争夺,那么还极有可能会给彼此都遭成沉重的伤害。

    “我支持逸风的这种做法,所以,这件事情,一定要先瞒着父亲。”因为李赢想的明白,所以,他决定帮李逸风,瞒着父亲,因为毕竟现在招亲的事情还没有结束。

    若是让父亲知道了,只怕还会逼着逸风去参加,以父亲跟北尊大帝的关系,这一点还是不难做到的。

    “恩,我知道了,我会尽量的瞒着父亲的。”秦敏儿这一次,却是回答的极为的爽快,因为,她此刻也明白了李赢的心思。

    “什么事情要瞒着我呀。”只是,恰恰在此时,一声洪亮的声音突然的传来,隐隐的带着几分郁闷的懊恼,没有想到,他这刚刚过来,就听到两个人在商量着有什么事情瞒着他。

    李赢与秦敏儿纷纷的惊滞,万万没有想到,父亲会在这个时候突然出现,而且,还偏偏就那么巧的听到他们的谈话。

    “父亲。”李赢转向,对上走过来的李老爷子,向来天不怕,地不怕的他,此刻竟然有些不敢直望向李老爷子,双眸微微的躲闪着。

    “父亲。”秦敏儿也跟着喊道,声音却是极细,还带着几分小心,声音更是下意识的向着李赢的身后缩了缩。

    说真的,李老爷虽然平时十分的温和,十分的慈爱,但是到了关键的事情,可是从来都不含糊,所以,此刻秦敏儿的心中真的有些害怕。

    “刚刚你们两个说什么事情瞒着我呢?”李老爷子走到近前,看到两个人的神情,心中便明白了,他们肯定有什么事情,而且只怕还是件大事,脸色不由的一沉,声音中也多了几分严厉。

    秦敏儿的身子下意识的微僵了一下,然后下意识的向着李赢的身后移了移。

    李老爷子发起火来,可是十分的可怕的,她曾见过一次。

    现在想起来,还感觉到害怕。

    所以,秦敏儿现在只想着躲起来。

    “父亲,没什么事情,只是逸风喝醉了,我怕你看到了会生气,所以便让敏儿不要告诉你。”还好,李赢反应的快,扶着李逸风,低声说道。

    隐去了刚刚的紧张,此刻的他,倒是一脸的平静,并不见任何的异样。

    骗人,他可是极少做这样的事情,更何况还是骗自己的父亲,但是现在为了逸风,他却不得不这么做了。

    因为,他不想强迫逸风,也同样的不想让任何的勉强逸风,更何况,他也很清楚,若是让逸风此刻去参加招亲,不管选中,还是选不中,对逸风而言,都是痛苦的结局。

    他是过来人,那种事情,他懂。

    “是吗?”不过,李老爷子可不是那么好糊弄的,眉角微挑,略带冷意的望向李赢,声音中也更多几分冷意,明显的是不相信。

    若仅仅是逸风喝醉了酒,这么点小事情,用的着瞒着他吗?

    他是那么不讲理的人吗?

    “要不然呢,父亲觉的,我们还能有什么事情瞒着你,而且,有什么事情可以瞒的过你老人家呀?”李赢自然知道,李老他子不会那么轻易的相信,所以连拍马屁的功夫都用上了。

    “哼,少在我面前贫嘴,也少糊弄我,说吧,到底是怎么回事?”只是,李老爷子仍就是一脸的怀疑,再次冷声问道。

    “父亲,真的没事。”李赢却是打定了主意不会告诉他,能拖的一时,便拖的一时吧,毕竟明天就会是第二场的比试,到时候,那场比过后,想再加上,就不可能了,毕竟那都是一对一的比出来的。

    所以,只要能够瞒的过明天,就可以了。

    秦敏儿反正是不说话,只是静静的站在李赢的身后,不过,这会倒是没有刚才那么紧张了。

    “敏儿,你说,到底是怎么回事?”李老爷子见李赢这边问不出什么事,便突然的转向了秦敏儿,声音中仍就带着几分冷意,不过那语气还是略略的缓和了些许。

    “父亲,相公没有骗你,就是这件事情。”秦敏儿听到李老爷子突然问向她,心中暗暗一惊,不过,却极力的压下心中的慌张,低声回道。

    她说话间,脸上也尽量的表现出一副平静的样子。

    李老爷子的双眸微闪,知道在这两个人的嘴中是问不出什么了,便没有再继续追问,而是转向了李逸风,看到李逸风醉的不省人事的样子,双眸微沉,“他怎么喝成这样?”

    “我们兄弟很长时间没有见面了,今天高兴,我便让他陪我喝,没有想到,他酒量不行,喝醉了。”李赢的唇角微微的扯出一丝轻笑,回答的极为的自然。

    随即要瞒着父亲关于招亲的事情,那么逸风喝酒的真正的原因就不能让父亲知道。

    要说,这个理由还能说的过去吗?

    “是吗?你可是从来不会主动的让他陪你喝酒的,今天这是怎么了?”李老爷子听到李赢的回答,眸子猛然的一眯,冷冷的望了李赢一眼。

    他很清楚,李赢对逸风可是十分的爱护的,可是从来不会主动的让逸风喝酒,而且还醉成这样。

    看逸风的样子,很显然是喝了不少。

    “今天不是高兴吗?”李赢倒也不见慌张,仍就是一脸自然,一脸轻松的回答,虽然没有说过谎,但是现在这个谎言竟然说开了头,那肯定就要不断的圆下去。

    这就是说谎人的悲哀呀。

    “我刚刚也喝了不少。”李赢见李老爷子仍就是一脸的怀疑,不由再次说道,说话间,还微微的靠近李老爷子的面前,让他可以闻到他嘴里的酒气。

    李老爷子闻到李赢嘴中那浓烈的酒气,知道李赢也是喝了不少的,而且,李赢长这么大,也从来没有骗过他,所以,脸上的怀疑才微微的隐去了些许,不过,眸子中,却仍就带着几分怒意。

    “你说,你没事让他陪你喝什么酒,醉成这样,他明天还要去参加招亲大选的比试呢。”李老爷子极为不满的瞪了李赢一眼,自顾自地说道。

    李老爷子再怎么着,都想不到,李逸风根本就没有去参加招亲大选的事。

    李赢听到李老爷子的话,嘴巴紧紧的抿着,半个字都没有说,生怕自己多说一句话,便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秦敏儿自己也更是不敢多说,心中害怕,不过,她担心被李老爷子发现异样,所以,也不敢乱动,更不敢露出任何的异样。

    “父亲,你不在你那边休息,怎么就突然的跑到这边来了。”李赢见李老爷子虽然相信了他的话了,便也暗暗的松了一口气,更生怕李老爷子再继续在那个问题上打转,便故意的岔了话题。

    他说话间,一双眸子上上下下的仔细的打量过李老爷子的全身,然后有些不满地说道,“父亲,你身上的伤还没有完全的好呢,要多多休息才行。:”

    “我的伤都已经好了,没事了,不用休息了,我今天来,就是看看逸风今天比试的结果怎么样?”只是,没有想到,李老爷子又重新的将话题饶回了李逸风的招亲的大选的问题。

    李赢暗暗的呼了一口气,一时间不知道要如何的回答,关于李逸风没有参加招亲的事情,他们不告诉父亲,那也仅仅是替李逸风瞒着父亲,但是现在父亲问出这样的问题,要他如何的回答?

    实话实说,那肯定是不行的,不说实话,那肯定说要说谎,这一次,可就是他对父亲直接的欺骗了。

    秦敏儿的身子再次的向后缩了缩,不是她没意气,关键时候不帮自己的相公,而是她太清楚李老爷子的脾气。

    好在,李老爷子也没有让他回答,而是自顾自地说道,“不过,以逸风的能力,这第一论的比试肯定是没问题的,我也就是过来看看。”

    “恩,父亲言之有理。”李赢暗暗的松了一口气,然后附和着李老爷子话说道,这样的话,应该不算是他骗父亲的了吧?

    “招亲,招亲、、、、”只是,没有想到,本来一直极为的安静的李逸风,可能是听到了招亲的事情,突然的挥动着双手,乱喊了起来。

    李赢僵滞,瞬间惊出了一身冷汗,他这边,刚刚把父亲瞒过去了,若是逸风这个时候,突然再自己说露了嘴,那么一切就都完了,所以,不管怎么样,他都不能让李逸风多说。

    “是,是,招亲,招亲。”李赢接着他的话说道,听着像是在安慰着他,但是却是为了打断他的话,让他不要再说下去、

    “招亲,招亲,不、、、”只是,现在的李逸风可是醉的什么都不知道,只是下意识的随着自己的意识回答,只见他一边挥动着手,一边微摇着头,再次的喊了起来。

    “好了,好了,让你逞能,醉成这样,先不要管招亲的事情了,招亲比试明天才开始了,你现在还是回去好好的休息吧。”李赢更加的心惊,生怕李逸风再继续的说下去,被李老爷子听到了,便再次的打断了他的话。

    然后转向李老爷子,说道,“父亲,我先送逸风回房间休息。”

    “恩,去吧。”这一次,李老爷子倒是并没有再多问,而只是微微的点了点头。

    李赢暗暗的松了一口气,然后便扶着李逸风快速的离开了。

    “我不要,不要,也不能、、、”只是,李逸风那边,却还在乱喊着,刚刚问他的时候,可是问半天,他才回答一句,这会不问他了,不用他回答了,他倒是说的挺溜的。

    “好了,你就消停一会吧,说你少喝点,你偏偏要喝,非要喝成这样。”李赢只能再次打断了他的话,只狠不得可以捂住他的嘴。

    不过,他脚的速度,却是更快了一些,只想着快点把李逸风送回房间去。

    秦敏儿再看到李赢带着李逸风离开后,自然也是下意识的想要跟着李赢离开。

    “敏儿,你等一下。”只是,她还没有迈出几步,李老爷子却是突然的出声喊住了她。

    秦敏儿身子下意识的一僵,心中一沉,暗叫不好,李赢走了,李老爷子若是留下她追问那件事情,她一个人只怕抗不住呀,因为,在她的心中,本来就有些害怕李老爷子的。

    走在前面的李赢听到李老爷子喊住了秦敏儿也是不由的一惊,不过,他现在正扶着逸风,若是突然停下了反而更会引起李老爷子的怀疑。

    而且,逸风这边,若是不快点把他送回去,他也害怕,李逸风会说出什么话来。

    所以,李赢只是微微的顿了一下,然后便继续的向前走去,还是先把逸风送回房间,然后再折回来。

    相信以敏儿的聪明,应付这一会的时间,应该是没问题的。

    想到此处,李赢便愈加的加快了事情。

    李老爷子的眸子微转,望向李赢的背影的眸子微微的闪了一下。

    “父亲,有什么事吗?”这边,秦敏儿尽量的让自己冷静下来,然后慢慢的转向,望向李老爷子,小声问道。

    “也没有什么事情,你娘亲刚刚带瑞儿去玩了,说是要你过去,好像是有什么事情要跟你说。”李老爷子却并没有任何的追问,反而只是一脸慈爱地说道。

    此刻的脸上还带着些许的轻笑,声音中,更没有了刚刚的冷意与怒意。

    似乎刚刚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似的。

    秦敏儿松了一口气,那下意识绷紧的身子也不由的放松了下来,随即欢快的应道,“好,我现在就过去。”

    此刻,她的声音中也明显的多了几分轻松。

    李老爷子微微的点头,“恩,你过去吧,你娘亲跟瑞儿就在那边院里的池塘边,可能还在等着你呢。”

    此刻的他,仍就是一脸的慈爱,不见任何的异样,只是微微的敛下的眸子时,却再次隐隐的闪过了什么。

    秦敏儿并没有发现任何的异样,再次开心的应着,然后便离开了。

    等到秦敏儿离开后,李老爷子唇角的笑便慢慢的隐去,脸上明显的多了几分怒意,“哼,一个个胆子倒是不小呀,竟然敢联合起来骗我了。”

    此刻,他那满是怒火的声音中,更带着几分懊恼,自己的孩子,竟然骗起自己来,那的确是一件让人郁闷的事情。

    不过,他也一直都知道赢儿做事,向来都是极有分寸的,不可能无缘无故的骗他,赢儿只所以这么做,一定是有原因的。

    只是,他们到底是有什么事情瞒着他呢?

    隐隐的,李老爷子觉的,这件事情可能跟逸风那小子有关系,或者有可能是跟逸风参加招亲的事情有关。

    因为,刚刚逸风在说到招亲的事情的时候,赢儿每次都打断了逸风的话。

    那乍看起来,似乎是赢儿在安慰着逸风,但是,他却觉的事情没那么简单。

    赢儿虽然一直十分的疼爱逸风,但是,赢儿平时的话,一直都不多,这一次,赢儿的话却是明显的太多了点,所以,这件事情,肯定有问题。

    所以,他定然要去查清楚这件事情。

    他们以为,他们不说,他就查不出来吗?

    他还没有老到那种地步呢?哼、、、

    李赢将李逸风送回房间后,将他扶到床前,微微的叹了一口气,然后才快速的离开,只是,他折回原来的院子时,便并没有看到秦敏儿,连李老爷子都没有看到。

    李赢不由的愣住,一双眸子微微的一沉,隐隐的感觉到这件事情有些不对。

    原本以为父亲留下敏儿是要追问关于那件事情,但是,为何,两个人这么快就离开了呢?

    突然,李赢的身子微微的一僵,心中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只怕,这件事情,他们未必就成功的瞒过了父亲。

    父亲是何等精明之人呀,又岂是他们可以轻易的骗过的,更何况敏儿本来就十分的单纯,只怕在父亲的面前,根本就无法掩饰。

    所以,刚刚父亲留下敏儿,只怕不必问敏儿任何的问题,只是看到敏儿那片刻间的反应,就会明白了一切了。

    李赢暗暗的懊恼,都怪自己大意了,不过,现在他也只能暗中祈祷,不要让父亲太快的查出这件事情。

    第二天,第二论的比试已经公布,是武功比试,两人一组,关于分组的问题,也是由抽签来决定。

    所有的一切,都是极为的公正,公平的。

    而每个进场比试的,都要先领一名片样的东西,先捆在自己的手碗上,然后,再进场,抽签,抽到相同的号码的两人便为一组,两人进行决斗。

    当然,没有人知道,孟千寻在那名片的东西上,略略的动了点手脚,当然,只是针对的特别的几个人的。

    所以,一切都十分的顺利,抽签的结果,正是按着夜无绝跟孟千寻先前决定好的。

    而月无双跟花断尘也正是一组的。

    月无双看着自己手中抽中的号码,微微一笑,然后轻轻的又用捻了一下,唇角微微的勾起,隐隐的似乎多了几分异样,不过,他并没有说什么,也并没有任何的异样的举动,只是静静的坐在那儿,眼角都没有抬一下,对于他的对手,甚至也没有去望一眼。

    不管他的对手是谁,对他而言,都无所谓。

    不过,今天这个结果,倒是让他多了几分兴趣,他唇角的笑似乎隐隐的更多了几分,只是一双眸子中却是似笑非笑的神秘。

    而相对的,跟他一组的花断尘可就没有那么的轻松,那么的淡定了,他此刻的脸上明显的多了几分阴沉,一双眸子更是微微的眯起,隐隐的多了几分狠绝。

    孟千寻为了怕他发现异样,所以,在他的名片上并没有动手脚,只是安排他最后抽签,将与月无双相同的号码特别的留在了最后。

    这样的安排,就算他心中有着什么不满,但是也说不出来。

    更何况经过了昨天的事情,他也不想再这种场合上闹出什么事情来,毕竟,从昨天起,他的事情,就传的纷纷扬扬的,而且,是越传,越难听。

    他的眸子,时不时的望向月无双的方向,他很清楚,今天在这儿,月无双算是最强大的选手之一,而他为何就那么好巧不巧的偏偏就跟月无双一组呢?

    他也听过一些关于月无双的事情。

    而且事先,也去查了一些,所以,他知道,月无双绝对不好对付,今天,他要万心的小心才行。

    不管怎么样,今天,他一定不会输,绝对不能输,他绝对不会放弃她的,一定要得到她。

    现在的,已经近乎有些疯狂了。

    孟千寻与夜无绝虽然刻意的安排了,但是,却也不可能做的太明显,不能让人看出异样,所以,只是几个最强大的选手分在了一组,其它的,都没有做特别的安排,而夜无绝的对手,也是一个势力不错。

    当然,夜无绝要对付他,那还是绝对没什么问题的。

    “怎么?三弟竟然也来凑热闹,你那王妃呢?你可才没有成亲多久呢,竟然就又来这儿参加招亲,你就不怕被北尊王朝的人知道了、”凤阑国的二皇子看到出现在的夜无绝时,双眸微闪,半真半假的说道,只是那唇角却是微微的扯出一丝若有若无的冷笑,而神情间也隐过几分异样。

    “是呀,三皇哥,你怎么也跑这儿来了,你那王妃难道就不要了吗?你不是说,要带着你的皇兄出去游玩,怎么这玩了一圈,人就不见了,要按这么玩法,那还了的,若是真的要你把北尊王朝的公主娶了回去,要是也玩个几天,把北尊王朝的公主也玩没了,问题可就严重了。”四皇子也接着二皇子的话说道,而他那话语中更是带着明显的嘲讽。

    夜无绝的眸子冷冷扫了他们一眼,却并没有说话,没有理会他们。

    二皇子的眸子微微的眯起,隐隐的多了几分冷意。

    “三哥,你说北尊王朝的人知道你已经娶过王妃的事情吗?”四皇子看到二皇子略显阴沉的脸色,再次故意问道,毕竟,北尊王朝招亲的告示上可是说的很清楚,成过亲的,是不能来参加的。

    “知道。”只是,夜无绝的眉角微扬,然后一脸随意的回道,回答的那叫一个光明正大的,他成亲的事情,人家北尊王朝早就知道了,而且还是让他参加了招亲,他们能怎么样?

    “什么?知道了还让你参加,昭书上不是说的清清楚楚,只能是没有娶过妻子的人才能够参加吗?”四皇子的眸子也明显的一沉,脸上多了几分错愕,极为不满地说道。

    “本王有父皇的推荐涵,父皇已经跟北尊王朝的皇上解释过了。”夜无绝的眉角再次一挑,微微的扫了他们一眼,然后一字一字慢慢地说道。

    夜无绝是何等聪明之人,自然知道他们是打的什么打算,他自然不可能会让他们有那样的机会,所以,此刻,他搬出父皇来压他们。

    这么一来,既会让他们产生妒忌,影响到他们的心情,又能够打消他们心中的怀疑,不会再**。

    以父皇平时对他的偏爱,做出这样的事情,也不奇怪。

    果然,二皇子听到夜无绝的话后,那原本阴沉的眸子瞬间的漫上嗜血的冰冷,更隐着极力压抑的妒忌。

    他平时最恨的就是这件事情。

    不管平时他做的再怎么好,父皇都看不到,更从来都没有称赞过他半句,而且,还时时的挑他的毛病,而相反的,夜无绝不管做什么,那怕做的是错的,在父皇的眼中都是好的,父皇更是有众臣的面前,不止一次的称赞夜无绝。

    那意思已经很明显,就是要让众臣认可夜无绝,然后可以顺利的让夜无绝登上皇位。

    不,他绝对不允许,绝对不会允许那样的事情发生。

    但是,他也知道有父皇的帮忙,他想要彻底的除去夜无绝根本不可能,而且,就算是想击败夜无绝,都很难。

    所以,他需要有人帮他。

    所以,当他看到北尊王朝招亲的公告后,他果断的来到了北尊王朝,他想得北尊王朝的力量,他相信,若是有了北尊王朝的帮忙,那么,他就什么都不用再怕了。

    而且,他也相信,以他的能力,最后胜出,也是绝对没问题的。

    不过,在这儿看到夜无绝,他还是有些意外的,毕竟,他也知道,夜无绝平时极少的接近女儿,好不容易娶了一个王妃,但是新婚之夜过后,那个王妃便没有了任何的消息,直到现在他们还都没有见过那个王妃的样子呢。

    他以为,夜无绝应该是重感情的人,所以,应该是对那个女人有感情,才会娶那个女人,而夜无绝既然娶了那个女人,应该就不会再去娶其它的女人了。

    不过,此刻,他觉的,他可能也是高估了夜无绝的感情了,或者,夜无绝对那个女人根本就没有什么感情,当时,娶那个女人可能只是为了利用她,后来没有什么利用的价值了,自然就丢弃了。

    “看来,父皇还是偏爱二弟呀,连这样的事情,都帮着二弟。”二皇子快速的掩饰过自己脸上的表情,然后似笑非笑地说道,不过,那声音中,却是明显的多了几分嘲讽。

    他跟夜无绝的对决已经是公开的事情了,所以,现在,他也不需要过多的去掩饰了。

    “就是嘛,父皇也太偏心了,当时本王要来的时候,父皇还拦着本王,不让本王来,现在本王终于明白了,父皇肯定是怕本王被选中了,当时三皇哥被淘汰了,哼,同样都是儿子,父皇怎么可以这样呀,今天既然本王来了,就一定要赢。”四皇子的脸上去是明显的多了几分怒火,他很显然没有二皇子掩饰的那么好。

    二皇子虽然对夜无绝表现出了不满,但是却没有表现出任何对皇上的不满,这就是他的高明之处。

    “三皇哥,你就算有父皇的推荐信,也未必就一定能够赢,毕竟北尊王朝这一次的招亲大选可都是公平,公正,而且是公开的,任何人都做不得假,也更不可能凭关系取的最后的胜利的,所以,这次的比试,完全都是要靠自己的能力、”四皇子的话语微微的顿了一下,再次愤愤的说道,越说,心中越是不平。

    夜无绝心中冷笑,公平,公正,那就是给你们看的,若是让他们知道,这次的招亲大选的所有的规矩都是由他来定的,不知道他们会是怎么样的表情?

    当然,夜无绝是绝对的不可能会让他们知道的。

    “三弟,如此以来,我们就只能各凭本事了。”二皇子的唇角也似乎更多了几分轻笑,唇微动,一字一字慢慢地说道,听他那语气,似乎十分的自信,好像他一定要就能赢似的。

    不过,二皇子向来狡猾,阴险,做事不择手段,所以,的确不能不防。

    “好,各凭本事。”夜无绝这一次倒是微微的一笑,回答的更是轻松,自然是各凭本事了,他倒要看看,二皇子到底有多大的本事。

    这一论,月无双跟花断尘的那一组,不管是谁胜出,接下来,胜出的一个,在下一论,定然会跟他比试的,他就慢慢的等着吧。

    他若是跟那些人比起来,只怕还差了点吧。

    二皇子看到他一脸的轻松,双眸再次的一眯,眸子深处,明显的快速的隐过几分狠绝,更带着几分算计。

    而在就此时,李府中却是炸开了锅。

    “李逸风,你给我解释一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李老爷子暴跳如雷,一双眸子直直地望着李逸风,都快要喷出火来,狠不得直接的把李逸风给焚烧了。

    站在一边的李逸风下意识的打了一个冷颤,心中明白,李老爷子的这是要发威了。

    他知道,这件事情,李老爷子早晚要知道,只是没有想到,他这么快就知道,当然,他也知道这=跟他昨天喝酒的事情有关。

    因为,大哥都已经跟他说过了,他也知道,他在酒醉后说了一些不应该说的话,所以,现在,他真的有些后悔,不应该喝酒的。

    喝酒真的是误事呀。

    此刻,就连站在房间里的李赢的身子都微微的僵滞,神情间隐过明显的担忧,看来,父亲还是知道了,而且,还这么快就知道了。

    这件事情,今天只怕不好解决了,若是李逸风不给父亲一个交待,父亲是绝对不会罢休的,父亲的个性,他是很清楚的。

    “我问你话呢,你听到没有,别给我装聋,说话。”李老爷子见李逸风没有回答,怒火更加的忍不住的升腾,声音也更大了几分,吓的李瑞儿下意识的向着秦敏儿的怀里缩了缩。

    “老爷,有话好好说,干嘛发这么大的火呀,把瑞儿都吓着了。”李老夫人看到瑞儿害怕的样子,一脸的心疼,连连把李瑞儿抱进了怀里,有些不满的望向李老爷子。

    “好好说,你要我怎么好好说,这个臭小子,他竟然骗我,他明明没有去参加招亲,竟然骗我说参加了,你说,这要我如何好好说。”老爷子此刻正在火头上,那怕李老夫人发了话,也顾不得那么多了。

    不过,还是有些担心的望了李瑞儿一眼,“要不,你先带瑞儿下去,等我先处置完了这小子。”

    “你呀,怎么还是这脾气。”李老夫人略带无奈的叹了一口气,了解的他的脾气,知道今天没个结果,他是不会罢休的,而且今天这件事情,逸风也的确是做的过分了点。

    若是不让老爷子把心中的火气发出来,她倒是怕把老爷子憋坏了。

    李老夫人吩咐着一边的丫头,把李瑞儿先带了出去。

    “你们,你们几个,胆子大了,不得了了,竟然联合起来骗我,今天,我一个个收拾,一个都别想逃过。”李老爷子看李瑞儿出去后,再次的转身,愤愤的吼着,那怒火是正对上李逸风,李赢,当然还有秦敏儿,毕竟,昨天秦敏儿也是一起骗了他的。

    “老头子,你吼归吼,别吓着了儿媳妇,你两个儿子做的事情,别把儿媳妇也怪上了。”李老夫人见他这个样子,眉头微微一蹙,然后略带不满地说道,她这维护的意思可是再明显不过了。

    儿子可以不管,儿媳妇那可是绝对不能不管的,人家把女儿嫁到他们李家来,她可不能让人家女儿受了欺负,更何况,她也很清楚,这件事情,跟秦敏儿并没有多大的关系,肯定是赢儿的主意。

    而且,就算真是秦敏儿的主意,她也要护着秦敏儿,总不能让老头子对着儿媳妇发火,那儿媳妇心里怎么受的了呀。

    儿子你要吼,要骂,都随你,男人嘛,骂两声也没啥,可是女人就不一样了,老头子若是真的这样骂了儿媳妇,那以为儿媳妇在下人面前也没有面子呀。

    像她这样的婆婆,还真是世间难找呀,当真是处处为儿媳妇着想呀,也难怪李家会一直这般的和和睦睦。

    秦敏儿嫁过来这么久,还从来没有跟婆婆争过一句,婆媳间的关系可是好的不得了。

    秦敏儿听到李老夫人此刻的话,心中一暖,多了几分感动,当然知道,李老夫人这是在维护着她呢。

    而且,她也知道,以李老夫人的聪明,自然知道,昨天,她也是骗了父亲的,但是,此刻,她还是这般的护着她,不顾她的儿子,只是护着她。

    这份的疼惜让他如何的不感动呀。

    “敏儿,你过来,到娘亲这边来,别管他们的事情。”李老夫人再次对着秦敏儿挥了挥,示意她过来,毕竟,秦敏儿站在那儿,的确很容易被那怒火扫到。

    秦敏儿微愣了一下,有些小心的望了李老爷子一眼,毕竟昨天她也骗了李老爷子,心中有些愧疚。

    “过来呀,你看他干什么,都说了,不用管他们了,让他们父子闹去吧,我倒要看看,他们能闹出个什么样来。”李老夫人似乎一点都不担心李老爷子的怒火,再次喊着秦敏儿。

    李老爷子自然是什么都没有说,他刚刚也是气极了,才会一起对儿媳妇发了火,现在想想,的确是不合适呀,更加的不应该,所以,他此刻不但不怪李老夫人自做主张,反而暗中的感激她。

    秦敏儿见李老爷子没有说什么,便轻声的应着,走到了李老夫人的面前,只是,神情间还带着几分愧疚。

    “敏儿,来,坐娘亲身边。”秦敏儿走到她的面前后,李老夫人亲切的握住了她的手,将她拉在她的身边坐了下来,脸上微微的带着几分轻笑。

    秦敏儿感觉到李老夫人手上传来的暖意,心中更多了几分感动,对这个婆婆,她真的是从心底的喜欢的。

    一般的家中,特别是像李家这样的大家族,可都是把子孙的事情看的极重的,更何况,李赢又是长子,李逸风又一直不答应成亲。

    她嫁给李赢后,几年都没有动静,她心中都着急的不行了,但是李老夫人,却似乎都没有怪她的意思,反而来安慰她,要她不要着急,还说,那样的事情,都是上天安排好的,命中有才会,而且,该有的时候,自然会有的。

    秦敏儿其实知道,李老夫人想要抱孙子的心情,但是,李老夫人在秦敏儿的面前,从来就没有表现出丝毫的那方面的意思。

    而且,也从来没有说是让秦敏儿吃什么乱七八糟的补药,更不会像其它的婆婆那样,去找一些偏方。

    她一直都是一副毫不在意的样子,从来就没有给秦敏儿任何的压力。

    她的这份用心,秦敏儿自己懂,而且,也一直十分的感激。

    后来,她生下了瑞儿,李老夫人高兴的嘴巴都闭不拢,一直抱着瑞儿,就是不让其它的人抱,她表现出来的那份喜欢,让秦敏儿深深的体会到,她是多么的喜欢孩子。

    生下瑞儿后,她一直想再为李赢生下儿子,只可惜肚子不争气,到现在都没有动静,不过,李老夫人更是从来都没有说过什么,而且,对她也一直都是如同对待亲女儿一般。

    不管什么时候,不管发生了什么时候,她都是护着她的。

    秦敏儿望向李老夫人时,只感觉到鼻子似乎微微的有些发酸。

    “李逸风你还没回答我呢,为什么没有去参加招亲,还回来骗我。”不过,恰恰在此时,再次传来李老爷子暴怒的声音,当然,还是那个问题。

    “因为,我现在还不想娶。”李逸风的眸子微闪了一下,然后抬眸,望向李老爷子,脸上带着他一惯的轻笑,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

    此刻,他的话语也是极为的轻松,似乎真的什么事都没有一样。

    “不想娶,这就是你的理由,你不想娶,就可以不参加,就可以回来骗我?”李老爷子看到他那一副毫不在乎的样子,怒火更是不断的升腾。

    他本来就着急李逸风的婚事,现在终于有了这样的机会,这小子竟然还不知道珍惜,当然,更让他生气的,还是李逸风竟然敢骗他的事情。

    李赢看到李逸风此刻那副毫不在乎的样子,心却再次的忍不住揪痛起来,因为,他很清楚,在李逸风这漫不经心的态度之下,会是怎么样的沉重与伤痛,其实,他真的想阻止父亲,让父亲不要再管这件事情。

    但是,他知道父亲现在正是火头上,而且,他昨天也骗了父亲,他现在若是开口帮逸风,那父亲只怕更加的生气,所以,他一直都没有开口说话。

    “我不想娶,当然不会参加,而你要非要逼我去参加,我没办法,只能、、、”李逸风却微微的摊了一下手,声音中更多了几分随意,似乎那根本就不算个事。

    “你、、你要气死我了、、真是气死我了。”李老爷子的胸腔不断的起伏着,真的是气的不轻呀。

    此刻,李老夫人都看着有些担心了,略带暗示的望了李逸风一眼。

    “父亲,你看这件事情都已经这样了,你再生气也没有用了,不如就消消气吧,这件事情,是我做错了,我向你认错,任你惩罚。”李逸风对上李老夫人的暗示,想到父亲因为爱到重伤,虽然已经过去快两年了,内伤还没有完全的好,生怕他有个什么闪失。

    遂连连的跟李老爷子说起了好话。

    说话间,更是一脸的陪笑。

    李老爷子见他这态度一下子的转变了,不由的愣住,似乎一下子还有些适宜不过来,不过随即再次怒意道,“你少跟我来这一套,今天,你不给我一个结果,这件事情就没完。”

    只是,李老爷子可不是那么好糊弄的。

    “老爷子,你就别生气,小心气坏了身子,这做错的是我,但是身子是你的,因为我的错气坏了你的身子,那可真是不值的。”李逸风那张嘴,还真能说会道的。

    秦敏儿听到他那话,怔住,唇角下意识的微扯了几下,想笑,但是又不敢笑出来,只能极力的憋着。

    她还是第一次听到有这么劝人的呢。

    李老夫人却是微微哼了一声,“就小子,那张嘴,从小就会哄人。”

    李逸风从小就受人喜欢,从小,每个女孩子看到他,都会跟着他跑,那时候,他也挺喜欢跟那些女孩子玩的,但是,这长大了,怎么反而不见他的身边有一个女人了呢。

    要说,她为了这件事情,心中也是着急了,所以,今天,她才没有阻拦着李老爷子。

    “你小子,少给我贫嘴,今天,我就不吃你这一套。”只是,今天,李老爷子显然是铁了心了,任凭李逸风说的再好听,他都不为所动,“你就说,今天这事怎么办吧?”

    “老爷子,你看这件事情已经这样了,招亲的比试的第一论都已经过了,现在第二轮应该也快要开始,你说还能怎么办呀,再说了,我还小呢,这事也不用着急,以后有的是机会。”

    李逸风再次一脸陪笑地对李老爷子说道,只是在说到以后还有机会时,脸上的笑似乎微僵了一下,他以后,还可能会有机会吗?

    “屁,老子信你才怪。”李老爷子听到他这话,怒火再次的升腾,忍不住当众暴了粗口。

    “你还小,你都快三十了,你还小,像你这么大的,人家都快当爷爷了,我不着急,你说,我还能不着急?你都三十岁了,身边连个女人的影子都没有,我还能不急,难不成要等你出家当了和尚我再着急呀。”

    李老爷子这话虽然是夸张了一点,但是倒也不算是太过,毕竟在这古代的人成亲都早。

    像李逸风这个年纪成亲早的,孩子都已经十几岁了,也都又要快成亲了。

    也难怪李老爷子会这么的着急了。

    “这事也不急就能急的来的呀。”李逸风的唇角微扯了一下,低声回道,不过,那声音中,隐隐的多了几分伤痛。

    “急不来,我今天倒要看看急不急的来。”李老爷子怒火又窜了一把,今天显然是铁了心了,这件事情,没个结果,是绝对不会罢休了。

    李逸风微愣,脸上多了几分疑惑,不知道李老爷子这是什么意思?不知道他这是打算做什么?

    李老爷微微思索了片刻,突然站起身来,便向外走去。

    他这一举动,让房间里所有的人都不由的愣住,不明白,他怎么突然就走了,难道这件事情,就这么完了。

    但是,以他的脾气,这似乎是不太可能的事情,更何况,他刚刚还说着,这事绝对没完呢?

    “老头子,你这是要去哪儿呀?”李老夫人也坐不住了,不由的急声问道,老头子这么冲出去,不知道要做什么?

    老头子的脾气向来倔强的很,可别做出什么过激的事情来。

    “我进宫,去见北尊大帝。”李老爷的脚步微微的停住,但是却并没有转身,只是快速的回道。

    而说一说完,便再次的迈动脚步,向外走去。

    “父亲,你去见北尊大帝做什么?”李逸风脸上那伪装的笑猛然的僵住,一个快步,闪到了李老爷子的面前,一脸着急地问道。

    老爷子怎么突然想起要去见北尊大帝,这个时候去见北尊大帝,只怕、、、

    李逸风越想越怕。

    “我去见北尊大帝,求他破冽让你参加招亲大选,相信他还能给我这个情面。”李老爷子被他拦住,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倒也解释道。

    “什么,父亲,你、、你、、、。”李逸风完全的惊滞,万万没有想到老爷子会来这么一出。

    而且,听老爷子这口气,似乎跟北尊大帝的关系不错,要不然不可能那般的自信的,毕竟现在招亲都已经开始了,再报名,一般是不太可能的事情的。

    只是,父亲跟北尊大帝到底是什么关系呀?

    “我什么我,给你我让开。”李老爷子再瞪了他一眼,然后将他推到了一边。

    李赢见此,心中也是暗暗着急,他是知道李逸风没有参加招亲的原因,昨天之所以瞒着父亲,也正是害怕这个,没有想到,最后还是没能避免。

    他以前曾经听母亲说过,关于父亲跟北尊大帝的事情。

    当年,好像是父亲救过北尊大帝的性命,所以,有了这层关系,若是父亲真的进宫,北尊大帝极有可能会破例答应他。

    “父亲,你不能去。”李逸风心中着急,再次的拦在了李老爷子的面前,他说过,他不会参加,不会让她为难的。

    因为,他知道,这一次的招亲大会应该是够她头痛的了。

    所以,不管怎么样,他都不能让父亲去。

    “我为什么不能去,你刚刚不是说,事情都这样了,没办法了吗,那我就给你想办法,让你可以参加这个招亲。”李老爷子的眉头微蹙,声音中更多了几分怒意。

    “父亲为了你,可以说接下老脸了,所以,等北尊大帝答应了后,你就给我好好的比,一定要赢。”李老爷子性子倔强,一生骄傲,可是从来都没有求过人的,但是今天为了儿子的事情,情愿拉下面子去求人。

    “父亲,你不能去,现在都已经到了比试的第二轮了,你现在去求北尊大帝,那不是让北尊大帝为难吗?”李逸风见李老爷子这么说,心中更加的着急,狠不得直接的拉住老爷子、

    “我也知道会让北尊大帝为难,但是这不都是为了你吗,而且,现在第二轮的比试还没有开始,还来的及,以你的能力那些人也不能说什么。”李老爷子认定的事情,可是从来不会改变的,所以,不管李逸风说什么,他都不改变主意,坚持要去。

    “父亲,你身上的伤还没有好,还是小心一点、、、”李赢看到李逸风急成那样,心中不忍,也忍不住说道。

    “我的伤早就好了,你少给我费话,你的那笔帐,我还没有跟你算呢,哼,你倒是长能耐了,竟然骗起你的父亲来了。”李老爷子可是还没有忘记李赢这一出呢,李赢一开口,他便跟喷火便的攻了过来。

    李赢微微呼了一口气,不得不说,李老爷子这脾气真的是够火暴的。

    李老夫人此刻却是一直没有说话,说真的,她也希望李逸风可以参加这次的招亲,倒不是她贪恋北尊王朝的势力,只是她也为李逸风的事情着急呀。

    而且,她也打听说过,说这个公主真的是不错,要人品有人品,有相貌,有相貌,而且,她现在还在管理着北尊王朝所有朝中的事情,像这样的女人,可世上难找的。

    她可不想逸风错过了这样的一个机会。

    她觉的,可能是逸风没有跟那个公主相处,若是好好的相处一下,逸风肯定会喜欢上这位公主的。

    所以,她此刻也是赞成让老爷子进宫向北尊王朝求情的,为了儿子的幸福,这点面子根本就不算什么。

    秦敏儿也是知道李逸风的事情的,所以,也有些着急,不由的望向李老夫人,轻声喊道,“娘。”

    那意思就是希望李老夫人可以帮帮逸风。

    “他们的事情,就由着他们去吧,不用管他们。”李老夫人微愣了一下,对于秦敏儿的意思,虽然有些意外,不过,既然她的心中有了打算,自然也就不会随意的改变主意了,自然不可能会在这个时候为李逸风求情了。

    李老爷子再次的向外走去,那脸上更是一脸的坚定,打定了主意了。

    “父亲,你也知道,现在北尊大帝病重,不能受到任何的打扰,你若是现在进宫去求北尊大帝,这分明是让他为难,为他操心,这万一要是北尊大帝因为这件事情,病情加重了,那到时候,父亲只怕就担不起这个责任了。”李逸风见拦不住老爷子,只能搬出这个理由。

    既然,父亲跟北尊大帝的关系还不错,那么自然要顾及北尊大帝的身份,所以,用这个理由,应该可以阻止住父亲。

    果然,老爷子听到她的话后停了下来,转眸,望向他,神情间也多了几分凝重,“北尊大帝真的病的这么厉害?”

    “当然了,要不然朝中那么多的太医都医不好,还来请我去,而且,若是北尊大帝不是病的太厉害,又怎么会把朝中的事情全部交给公主来处理呢?”李逸风见这个法子有效果,便再次连连说道。

    其实,他也的倒也是实情,只不过,他当然不会告诉李老爷子,北尊大帝的病情已经根本上稳住了,一般情况下,应该不会让病情加重的。

    “老头了,若真像风儿说的那样,你这个时候进宫,只怕真的不妥。”李老夫人虽然着急李逸风的事情,但是却也不能自私的不顾北尊大帝的病情呀。

    李老爷子的脸上也多了几分犹豫,只是却似乎还有着几分怀疑,望向李逸风,冷声问道,“你说的都是真的。”他显然还是有些怀疑李逸风的话。

    “当然是真的。”李逸风脸一正,毫无犹豫的回道。

    李老爷子嘴角微抿,没有再说话,其实,不管是不是跟逸风说的那般的严重,他都不能去冒那个险,他不能自私的因为自己儿子的事情,让北尊大帝有危险呀。

    李逸风看到李老爷子的神情,便明白李老爷子已经妥协了,应该不会再进宫了,不由的暗暗的松了一口气。

    只是,他这一口气还没有完全的放松下来呢,李老爷子接下来的一句话,却让他一下子掉进了万丈深渊中。

    “好,既然你这么说,那我就不进宫了,不过,你要在十天之内,给我娶一个女人进门,否则,你就不要再认我这个父亲了,或者,你直接等着回来给我收尸也行。”李老爷子此刻是一脸的严肃,那话语中更是没有半点的开玩笑的意思。

    而且还以死威胁,这显然是以死逼亲呀,而且,还只给了李逸风十天的时间。

    十天的时候,让他娶一个女人进门,这、、、这、、、?为你提供精彩热门小说免费阅读! 2k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天价傻妃:娶一送一相邻的书:拽少爷的校花女友铁血抗日军洪荒之无极圣帝重生之超级金融帝国变身英雄联盟解说步兵凶猛神针记仙体凡胎人间仙路丹鼎艳修录驭夫网游之骨灰级菜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