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 > 介绍 > 天价傻妃:娶一送一

第169章 跟他一起看好戏

【书名: 天价傻妃:娶一送一 第169章 跟他一起看好戏 作者:唐梦若影

天价傻妃:娶一送一最新章节 2k小说网欢迎您!本站域名:"2k小说"的完整拼音2kxs.com,很好记哦!www.2kxs.com 好看的小说
强烈推荐: 俺是一个贼香江幻想世界大穿越枪械主宰不负妻缘兵甲三国农家子的古代科举生活剑道通神破庙有神仙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黑暗王者天影    址,请牢记!

    章节名:第169章跟他一起看好戏

    “这个无耻的男人,今天本王放过他,本王就不是夜无址:。|i^”这一刻,夜无绝不想再理会那么多,这一次,他绝对不会放过那个男人。

    管那么多,难不成他还怕了这个男人不成,他就不信,他夜无绝,还办不了这个男人。

    “绝。”孟千寻听到他的话,反应过来时,他就已经到了房门前,心中不由的一惊,不由的脱口喊道。

    她是了解那个男人的,为达目的,可是不择手段的,如今,他为了讨的她的欢心,竟然连平时最不屑的事情都做的这般的顺其自然,连平时最讨厌的话,更是说的这般的顺畅。

    而且,甚至不顾自己的骄傲与面子,在这儿摆了这么一大堆的花,那怕就是她明显的拒绝了他,他仍就没有半点离开的意思。

    他连自己的骄傲都可以放下,连自己的面子都可以不顾,那么,还有什么事情是他做不出来的呢?

    所以,现在,她真的不想让花断尘见到夜无绝,至少不能对面的相见,不是这般的直接的从书房中走出来。

    有道是防之人心不可无,特别是那种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小人。

    “放心吧,本王自有分寸。”夜无绝的脚步微微的顿住,回眸,望转她,淡淡一笑,轻声说道,他虽然生气,此刻胸中的怒火不断的升腾,但是他还不至于完全的失去了冷静,这个无耻的男人,还没有那个资格,让他完全的失去理智。

    那个男人要对付,但是,他也绝对不会给自己留下任何的隐患,毕竟,他也知道,这次招亲的事情,还有太多未知的麻烦。

    他现在能做的就是尽量的避开麻烦,而不是再添麻烦。

    他自然也明白她心中的担心,此刻的她,完全的是担心他,而不是为了那个男人。

    而他要杀那个男人,并不是难事,但是不是现在,今天,只要好好的诚挚一下那个男人就可以了。

    孟千寻听他这么说,便明显的松了一口气,心中也多了几分欣慰,不错,夜无绝做事向来谨慎,不可能会那般的冒失的。

    想必他是另有办法,想到此处,她便不再阻止,而是任由着他出去了。

    夜无绝的脚步微顿了一下,然后没有直接的从书房的正门离开,而是饶到了窗口,又跟来时一样,从窗口跃了出去,只见他的身子一闪,一下子便没有了影子,不知道去了哪儿。

    外面,花断尘暂时的已经没有了时间,可能是应该无话可说了,也可能是心虚了。

    不过,他此刻的沉默,便完全的可以肯定了一件事,也就是,那件事不是她的猜测,而已经是事实了。

    也就是说,他当初真的跟那个女人有一腿,虽然,她也知道,那个女人,向来都是以勾引男人为乐趣,勾引男人的本事,的确很厉害,而且,她还用了那种药物再加上她的催眠术,一般的男人,可能是真的很难抵抗。

    但是,背叛了,就是背叛了,不需要再找任何的理由了。

    同样的情况,也同样的发生过在夜无绝的身上,当初,那个女人,也曾经有同样的方法去勾引夜无绝。

    但是,夜无绝却没有受到她的勾引,还将她打的半死。

    所以,不能说是那个女人太厉害,而只能说,当时是他自己的意志力太弱,或者,他本身就不想去抵抗那样的诱惑。

    毕竟,那个女人本来就是一个让男人无法拒绝的尤物。

    有那样的女人投怀送抱,他或者根本就没有想过要拒绝吧。

    她那么的相信他,却没有想到,他竟然早就背叛了她,或者,不止一次的背叛着她吧,毕竟,他最后是跟那个女人一起冲进她的地方,杀了她的朋友,还要杀她的。

    那足以说明,他不但被那个女人诱惑了,早就跟那个女人鬼混在一起了,还听从了那个女人话。

    “寻儿,那件事情,你听我解释,当时,我、、、”片刻之后,他竟然再次的开了口,而且还说要给她解释那件事情,不得不说,他的脸皮真的是厚的无法形容了。

    做出了那样的事情,还有脸解释。

    他还要解释什么?

    解释说他是被那个女人勾引的,并不是自己愿意,难道还要说,他的心中其实爱的人只有她?

    不过,他此刻说解释,便也更加的肯定了,他当初的确是做了那样的事情。

    “滚,别让本公主看到你,恶心。”孟千寻很少骂人的,但是,此刻,却忍不住暴了粗口,这个男人真的是太无耻了,真的让她感觉到恶心了。

    房门外,他的身子微僵,站在花海中的他,微微摇动,身子碰到了一边的花束,那花束便倒了一边,这一次,他没有再去注意,甚至没有去做什么,而是任由着那花倒了下去。

    “寻儿,你还是在意我的,要不然,你也不会在意这件事情。”

    只是,他却又突然的冒出了这么一句话,当时,便把孟千寻给雷了内嫩外焦,就因为提起了这件事情,便是还在意着他?

    她都骂他恶心了,难道这意思还不够明显吗?

    他竟然还以为她仍就在意着他?

    这个男人的脑子里面,到底是什么呀?

    他到底是怎么想的呀?

    真是太恐怖了。

    孟千寻真的是无语可说了,她现在倒是希望夜无绝快点来,把这个男人给处理了,她真的快受不了了。

    她还从来没有见过这么不要脸的人,不管用什么方式赶他,他就是能够一厢情愿的认定,她是因为在意他才那么做的。

    “寻儿,我对天发誓言,我的心中,爱的人一直都是你,一直都是你,从来就没有过别人。”他没有听到孟千寻的声音,竟然发起了誓来,此刻的他,倒是一脸的认真,手微微的举起,一字一字慢慢地说道,“我对天发誓,我今生今世,就只爱孟千寻一个人,从未爱过其它的人,从未变过,也永远不会变,若有半句谎言,定当天打雷劈。”

    他此刻,那样子,是说有多严肃,就有多严肃,就差跪在地上了。

    外面慢慢聚集的人们,不知道内情的,看到他那般的深情,甚至对天发誓,都有些感动。

    “没有想到,花公子竟然这般的痴情呀。”有个小宫女小声的说道。

    “是呀,竟然都对天发誓了,肯定不会有假了。”另一个小宫女也跟着轻声说道,女孩子的想法都是十分的简单的。

    “要是有个男人肯这么对我,肯对我说这样的话,我一定会毫不犹豫的嫁给他的。”另一个小宫女竟然忍不住做起美梦,脸上是满满的期待。

    “你别大白天的做梦子,花公子那么优秀的男人,怎么可能会看上你呀?”另一个宫女一脸嘲讽的笑道。

    “我也没有说是要花公子喜欢我。”原先那个做梦的小宫女唇角微瞥,有些不满地说道。

    书房中,孟千寻一直都没有再出声,因为,她现在直接的是对这个男人无话可说了。

    当她拿出了证据,指出了,他跟其它的男人劈腿的事情,他竟然还好意思说,他爱的是只是她?

    那么,他所说的爱,又是什么,一边跟其它的女人鬼混着,一边还理真气壮的说爱的人只有她。

    那他的爱,会不会太廉价了。

    这样的爱,还是他自己留着吧。

    要不是夜无绝说要收拾他,现在还没有回来,她肯定会让白容直接的将他打出去了。

    “寻儿,你还记的,我们在一起的时的情形吗,那时候,你曾经说过,你会一生一世都跟我在一起。”只是,外面的男人,却仍就不罢休呀,一直没有听到孟千寻的声音,他的唇角似乎微微的多了几分笑意。

    可能以为孟千寻此刻没有说话是被他感动了,便更加的一脸深情的说道以前的事情,希望可以用以前的事情打动她。

    他知道,她虽然十分的倔强,但是心却是很软的,她相信,只要他的诚心的道歉,她一定能够原谅他的。

    “哦,原来,花公子跟公主早就相识呀。”那些围来的宫女听到他这话,纷纷的惊滞,有几个宫女还忍不住的轻呼出声、

    “是呀,听花公子那意思,好像跟公主早就相爱了。”

    “是呀,是呀,可能是两个人之间发生了一点什么误会吧,所以,花公子才这样来求公主的原谅。”

    “不得不说,花公子真是太痴情了。”

    那些才刚刚围来的小宫女们,根本就不了解情况,所以,倒是一向的倒向花断尘的。

    毕竟,花断尘人长的好看,而且,又深受皇上的器重,平时也经常的出入皇宫,有很多小宫女都是对他十分的倾慕的。

    “寻儿,我知道,以前,是我的错,现在,我愿意用任何的方式来弥补,我只希望你能够原谅我。”花断尘再次慢慢的说道,此刻,他的脸上有着太多的伤痛,那声音中,也是满满的沉生,一双望着房门的眸子更是有着太多的沉痛。

    而书房中,孟千寻仍就是没有任何的反应,似乎根本就没有听到他的话。

    此刻,孟千寻决定,不再理会他,不管他说什么,做什么,都不再理会他。完全的把他当成空气。

    白容的眸子此刻也是微微的眯起,虽然,他不知道公主跟这个男人之间以前发生过什么,但是,他却十分的确定,公主爱的是人三皇子,而不是他。

    他这样在这儿说这些话,只会给公主带来烦恼。

    不过,这会,公主又没有再下命令了,所以,他倒也不好怎么办了,只是冷声说道,“花公了还是离开吧。”

    花断尘狠狠的瞪了白容一眼,脸上隐过几分懊恼。

    “其实我觉的,就算花公子有错,他现在都已经这样的认错了,公主也应该原谅他了,你们看,花公子现在好伤心呀。”一边的宫女再次的忍不住说道。

    花断尘听到那些宫女的议论声,双眸微微的闪,双腿一弯,突然的跪在了地上,然后,手中竟然不知道何时多了一把匕首。

    此刻,他的周围都是花,他这么突然的跪下去,大半的身子便完全的淹没在了花海中,只露出了肩膀以上。

    此刻,只见他一只手紧紧的握着一把匕首,逼在自己的脖子上,因为此刻,就只有肩膀以上的露在外面,所以,看起来,真的有些恐怖。

    “啊?”顿时,那些围观的宫女们完全的吓住,有些胆小的便忍不住的惊呼出声。

    “这,花公子这是要做什么呀?”众人一脸难以置信的望着他,看到他这突兀的举动,都是完全的惊住了。

    原本站在他身边的白容也是不由的惊住,万万没有想到,他竟然会有这样的举动,他这算是什么,以死来威胁吗?

    这个男人,还真是什么事情都做的出来呀?

    “寻儿,你若不原谅我,今天,我便死在这儿,让你可以明白我的心意。”而他握着匕首的手再次的向着脖子靠近了一点,然后再次的抬眸,直直地望着书房的门,一脸凛然地说道。

    此刻的他,仍就是一脸的认真,没有半点开玩笑的意思。

    说话间,握着匕首的手,再次的一紧,做出一副就要刺下去的样子。

    “啊、、”胆小的宫女们再次的惊呼,“花公子他,他不会是真的要自杀吧?”

    “是为情而死,只是为了向公主表明自己的真心。”此刻,那些小宫女都有些开始同情他了。

    “花公子都这样了,公主怎么还不原谅他呀?”有些人也暗暗的为他着急。

    “是呀,公主到现在,都还没有出声呢?”更有人忍不住的疑惑。

    书房中孟千寻的唇角微微的扯出一丝冷意,冷笑中更带着明显的嘲讽,没有想到,他竟然用起了这种手段。

    一哭,二闹,三上吊,这可是泼妇的风格,而他现在,除了没有哭,其它的也都算是做全了,而且,做的可绝不比泼妇差呀。

    不错,不错,她以前怎么不知道,他竟然有这么好的演技呀?

    他不要自杀吗?

    好呀,那就随他的意,她绝对会成全他,绝对不会拦着她。

    孟千寻知道,他这么做,只是想要逼她,逼着她做出反应,所以,此刻孟千寻仍就没有任何的反应,没有说一句话,仍就认真的看着她的奏折,似乎外面发生的一切事情都跟她没有丝毫的关系。|i^

    书房外,花断尘一双眸子一直都直直地望着书房门,眸子深处带着几分期待,他想他都做到这种地步了,她应该可以原谅他了,应该会出来了吧,所以,他眼睛眨都不眨的望着房门处,等待着她走出来。

    但是,等了半天,却不见任何的反应,她不但没有走出来,而且,书房里,连一点的动静都没有,而且,她更是连一个字都没有。

    他惊住,甚至有些怀疑,她此刻是不是不在书房中呀,但是,他一直都守在这儿,她根本就不可能离开呀。

    所以,她现在肯定还在书房里,但是,她却是一点的反应都没有?

    他做了这么多,她竟然一点的反应都没有?

    难道她说真的那么的狠心,真的不肯原谅他吗?

    还是,她觉的,他做的还不够。

    想到此处,他的脸色猛然的一沉,握着匕首的手,再次的一紧,“寻儿,既然你不肯原谅我,那我现在就死在你面前。”

    这一次,说话间,手中的匕首竟然真的向着脖子上刺去,顿时,他的脖子上便现出一丝血痕,不过,并不是很深,也没有留太多的血,可见,他还是注意了分寸与力道的。

    “啊,花公子真的动手了,真的,真的要自杀,血,血、、”有个胆小的宫女忍不住的惊呼出声,而且话没有说完,便直接的吓晕了过去了。

    她这么一惊呼,相信书房中的人,也就完全的能够了解外面的情形了。

    花断尘双眸微闪,略略的隐过一丝笑意,那个宫女的惊呼倒是帮了他,相信现在书房中的她,应该知道,他是真的动手了,他就不相信,她还能无动于衷。

    只是,书房中,却仍就是一点的动静都没有,书房的门,更是没有半点要打开的意思,仍就是闭的紧紧的。

    书房中的人,更是没有发出半点的声音,似乎真的不在书房中一般。

    白容原本看到他真的要动手时,还是吓了一跳的,不过,看到他只是轻轻的划下了那么一道细微的伤口后,便停了下来,不由的有些鄙视他了。

    哼,这分明就是苦肉计,想要骗公主,他以为公主还会担心他吗?

    这个男人,真的是太自以为是了。

    “花公子,有些事情,还是适可而止吧,到了这种地步,花公子心中也应该很清楚了,公主对花公子的态度了。”白容再次的向前,轻声劝着他,此刻但凡是有一点的脑子的都会明白是怎么回事,都应该清楚的知道里面的女人,对他真的是没有半点的感情了、

    因为,女人本来就心软,对自己在意的男人,就更加的心软,但凡,她对他还有一点的感情,就不会看着他这般的伤害自己了。

    花断尘的脸色明显的一沉,双眸中似乎多了几分冷意,他不相信,不相信她会那般的绝情,不可能的,她以前那么的爱他,现在不可能会对他这般的绝情的。

    可能她觉的他做的还不够。

    “寻儿,你明明知道,我一心一意只爱着你,你明明知道,我为了你可以做任何的事情,你明明知道,我这一辈子,除了你,绝对不可能会爱上其它的人,你明明知道、、、”花断尘的眸子微闪了一下后,再次的表白着自己的深情,不管怎么样,他今天一定要打动她。

    一定要让她为他走出书房。

    “花公子,原来你真的在这儿呀。”只是,这一次,他的话还没有说完,一个略显尖锐的声音,便突然的打断了他的话。

    那声音中,满是欢喜,那声音中还带着几分撒娇,带着几分柔情,更带着几分刻意的妩媚,让人一听,便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众人纷纷的惊住,这到底是什么人的声音,什么人,才能够发出这般复杂的让人无法形容的声音呀。

    众人随着那声音,慢慢的转身望去,然后,便看到一个极为妩媚,风情万种的、、男人,不错,正是一个男人,一个如假包换的男人。

    正一步一摇的向着花断尘走来。

    而他的一双眸子从一出现后,便一直都直直地望着花断尘,一脸的柔情,一脸的欣喜,一脸的依依不舍。

    那神情,仍谁看了,都会联想到一种可能,那就是,这个男人,对,就是这个男人,是深爱着花断尘的。

    所有的人,都不由的打了一个冷颤,这,这是怎么回事呀?

    本来,花公子正在向着公主表白呢。

    怎么突然的跑出了一个男人,然后这般深情款款的走向花公子呢?

    此刻,所有的人都睁大了一双眼睛,都是一脸难错愕的望着那个男人,都想知道,他跟花公子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

    书房中,孟千寻也听到了那个让人鸡皮疙瘩乱飞的声音,不由的微微的愣住,却又随即轻笑,她自然知道,这是夜无绝做的。

    不得不承认,夜无绝做的还真是够绝的,竟然找来了一个男人。

    此刻,夜无绝便也再次的从窗口处跃进了房间里,微微带笑的望着她,然后将她带到了书房门前,轻声笑道,“来,我带你看一场好戏。”

    孟千寻任由着他将她带到书房门前,透过门缝,看到外面,正风情万种的走向花断尘的男人时,不由的双眸微睁,夜无绝从哪儿找来了,这么一个极品的男人呀?

    “怎么样?我找的人还不错吧?”夜无绝看到她的错愕,随即略带轻笑地说道,为了找这么一个人,他可是费了不少的力气的,这一次,他定要好好的整一个那个男人。

    “何止不错、”孟千寻回神后,微微的转眸,望向他,低声的惊呼,这样的办法,只怕也只有他想的出来,绝,真是够绝呀。

    “他最厉害的,可不仅仅是他的表演呢。”夜无绝的眉角一挑,声音中略略的带了几分神秘,他要做的事情,自然不会那么的简单,今天,他肯定不会那么轻易的放过那个男人。

    孟千寻微愣,最厉害的还不仅仅是他的表演,那还有什么?

    他再次望了夜无绝一眼,看到夜无绝唇角那丝略带异样的轻笑,心中明白,今天的花断尘只怕下场会很惨。

    本来,她对花断尘就已经没有了任何的感情了,再经过他这么一闹,便只剩下厌恶了,而且,她知道,若是不让花断尘长点教训,这个男人只怕还会继续闹,所以,夜无绝今天不管做什么,她都支持。

    此刻,书房外,那个男人仍就向着花断尘走来,那一摇一摆间的风情,就连女子都自叹不如呀。

    “花公子,你怎么就跑到这儿来了呢,怕的人家好找呢?”男人的媚眼,微微的扫了花断尘一眼,然后略带撒娇地说道,那声音中,隐隐的带着几分半遮半掩的羞涩,更有着满满的柔情。

    他这话一出,便顿时的,让众人的眸子都不由的睁大了一圈,天呢,这个男人真的是太、、、太、、、。

    众人一时间,都找不到一个可以形容他的词了。

    花断尘望向好个男人的眸子猛然的一沉,神情间明显的多了几分冷意,心中暗暗疑惑,这个男人是谁,他并没有见过他,为何,他会对他说出那样的话来?

    而且,这个男人这也来的太突然了,而且竟然出现在的这皇宫中?

    花断尘毕竟是聪明之人,而且在现代的时候,又是经过了特殊的训练的,所以,此刻,自然猜出了,只怕是人故意的想要整他。

    只是,是谁要整他呢?

    会是她吗?

    会是她为了赶走他,而找来的人吗?

    花断尘想到这种可能时,脸色愈加的阴沉,一双眸子中似乎微微的多了几分狠绝。

    她就算不能原谅他,也不用找这么一个人来害他吧?

    那个男人已经走到了花断尘的面前,一双眸子,望向那一片的花海时,脸上突然的多了几分兴奋,突然大声的喊道,“哇,好多的花,好美的花呀。”

    他那兴奋的样子,俨然就是一个花痴的样子。

    众人的唇角忍不住狠狠的抽了几下,还从来没有见过哪个男人,会看到花兴奋成这样的,就算是女人,都不会是这样的吧?

    这个男人,还真是让人无语呀。

    “花公子,这些花是送给我的吗?”只是,他接下来的一句话,却让众人再次的彻底的愣住,不得不说,这个男人,真的是太过自做多情了。

    人家在皇宫中跟公主表过呢,他突然的跑了过来,怎么看,这花也不像是送给他的呀。

    众人都不由暗暗摇头,这个男人,不会是个疯子吧?

    花断尘的眉头微蹙,望向那个男人的眸子中也隐过几分疑惑,不知道这个男人到底是什么意思,为何来到这儿后,就只是针对着那些花。

    “哎呀。”就是众人错愕之时,那个男人却是突然的再次惊呼出声,然后一双眸子再次的望向花断尘,那眸子中的柔情更加的明显的。

    双眸还刻意的微微的眨了眨,然后一脸深情款款地说道,“花公子昨天送给人家的花,人家还摆在院子里呢,怎么今天又采了这么多的花呀,人家明白花公子对人家的心意就行了,花公子不用这么浪费的。”

    他这句话,可真叫做天雷滚滚呀。

    他这话虽然说的婉转,但是那意思却是再明显不过的,就是说,昨天,花公子送过他花。

    众人再次彻底的惊住,望向那个男人时,有些半信半疑,花公子真的会送那个男人花吗?

    花公了也是一个男人,不太可能会送一个男人花吧、

    但是,看那个男人的样子,似乎又不像是在说谎的,而且,那个男人看起来应该是那种头脑十分简单的人,应该不会说谎吧。

    “你胡说什么?”花断尘听到那个男人的话,不由的一惊,双眸更是猛然的眯起,他知道,这个男人分明是故意的,看来,真的是有人要故意的整他的。

    “花公子,怎么是人家胡说呢,花公子昨天明明给人家送了很多,很多的花,对了,应该是跟这些差不多的,现在,人家还都摆在院子里呢。”那个男人故意装做不满的扫了花断尘一眼,然后半带撒娇,半带羞涩地说道。

    那神情,真的是让人说不出的感觉。

    “笑话,我堂堂一个男人,怎么可能会给你这么一个半男半女的玩意送花。”花断尘的脸色完全的阴沉,一双眸子中更是让人惊颤的冷意,更多了几分危险的杀意,若是这个男人再继续在这儿乱说,他会直接的杀了他。

    “哎呀,你怎么可以这么对人家呀,你这个负心汉呀,你昨天的送给人家花的样子,说的那么的动听,说今生今世就只爱我一个人,说这一辈子就只陪着我一个人,今天,怎么就突然的变了心了,天杀的呀,你怎么可以这样呀?”男人听到他的话,突然的便大喊了起来,一边喊还一边不断的捶着自己的胸腔,似乎十分的伤心,难受。

    孟千寻看到他的样子,唇角不由的狠狠的抽了几个,这个男人果真是够极品呀,这表演真的是够绝的。

    而那些围观的众人看到那个男人说的那么的伤心,都不由的开始对他多了几分同情,再想到,先前花断尘好像也跟公主说过,今生今世便只爱公主一个,若是这样的话,他昨天真的跟那个男人也说过了,那么,这个花公子说真是太可恶。

    不,不仅仅是可恶的问题,那个人可是一个男人呀?

    如此说来,花公子不就是也喜欢男人了吗?

    呃,若真是那样,那就真是让人恶心了。

    白容的眸子微闪,隐隐的也猜到了什么,双眸微垂时,快速的隐过了一丝笑意,也不知道公主他们从哪儿找来了这么一个男人。

    “你再在这儿乱说,就别怪我不客气了。”花断尘听着他越说越过分,脸上的冷意也更深了几分,微眯的眸子中那股危险的杀意,也是猛然的射向那个男人。

    手中握着的匕首下意识的收紧,便想着,若是那个男人再乱说,他便一刀解决了他。

    “你?你?”那个男人的脸上更多了几分伤心,微微的伸出手指,指向花断尘,双腿微颤,似乎有些站立不住般的,身子突然的向后退了几步,便微微拉开了他跟花断尘之间的距离。

    而他的脸上更多了几分让任何人看了都会不忍的伤痛,唇微微的颤着,过了片刻,似乎终于让自己稳定下来后,再次开口说道,“你怎么可以这么的狠心呀,昨天,你在清令馆给我送花的时候,可是有很多的人都看到了的,当时,你说你今生今世只爱我一个人的时候,清令馆的很多人也都是清楚的听到了的,他们还都为我们高兴呢,你现在怎么说我胡说呀,那么多人做证,我能胡说吗?”

    他越说越伤心,越说越难过,眼睛似乎都微微的变红了。

    而众人听着他此刻的话时,一个个都是惊的目瞪口呆。

    原来,这个男人竟然是清令馆的呀。

    听说,清令馆一直都是一个极为神秘,极为隐蔽的地方,听说,那儿养着很多风情各异的男人,是专门供那些有着特别的癖好的男人们玩乐的。

    因为,那毕竟是被世俗无法接受的事情,所以,像那样的地方,自然都是十分的秘密的,知道地方的人都不多,但是听说过的人却不少。

    而此刻,那个男人说,当时有很多的人都亲眼看到花公子送花,也都听到了花公子跟他说的那句话。

    既然有那么多人都看到了,那肯定不会有假的了。

    没有想到,这花公子竟然会有这样的怪僻呀。

    那些原本还对他十分的倾心的宫女们,此刻都吓的快速的后退,避之唯空不及。

    而先前那些宫女们还有些同情他的,以为他是真心的爱着公主的,但是现在,再听到那个男人的话,再望向花断尘时,都明显的多了几分嘲讽。

    因为,那个男人向后退了几步,所以,花断尘想要杀他,便有些不太方便了。他握着匕首的手,狠狠的握紧,那股杀意更是直直的射出。

    “昨天,你那么的对你,我被你的真情所打动,所以,才将你留在我的房间里,昨天晚上,整整一夜,任你对我为所欲为,没有想到,你今天竟然就反脸不认人,对我这般的无情。”男人微微的垂眸,有手轻轻的擦过眼角,似乎在擦着眼睛,那话语中也更多了几分伤痛。

    而他此刻说出这句话,就更加的劲爆了,昨天,花断尘竟然在人家的房间里,而且,听他那意思,似乎是、、、、

    不是众人想歪了,而是那个男人此刻的话语中的意思实在是太过明显了。

    如此一来,花断尘还真跳进黄河都说不清楚了。

    “你?”花断尘双眸圆睁,狠狠的瞪向他,“污蔑,简直是污蔑,你说,是谁让你来害我的,是谁?”

    花断尘自然不会任由他这般的害他,更何况现在是在皇宫,众目睽睽之下,若是这件事情说不清楚,那他以后的名声就全部都毁了。

    “花公子,我说的明明都是实情呀,很多人都可以做证的,怎么是污蔑呢。”男人再次擦了一个眼角,一脸委屈地说道,那声音中,更是再明显不过的指责。

    他的话语微微的顿了一下,再次说道,“你说我害你,我又怎么会害你呢,昨天,你那么对人家,人家是真的动了心了,爱你都来不及呢,怎么会害你,今天,人家都没有接待其它的客气,一起来,便跑出来找你,听说你在这儿,便急急的跑来了,没有想到,你竟然这么的对人家,真的让人家好伤心,好伤心。”

    “一派胡言,你若再在这儿这般的污蔑我,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花断尘是聪明人,知道跟这个讲理是讲不通的,因为,他根本就不跟你讲理,根本就胡搅蛮缠。

    而且,他根本就是乱说的,若是再让他继续说下去,还不知道他还要说出什么。

    花断尘说话间,便快速的向前,一只手,更是快速的伸出,直直地抓向他。他在现代的时候就经过了特别的训练,而穿越到的这个身体上,又是会武功的,所以,他自信自己对付这么一个男人还是没什么问题的。

    但是,让他惊愕的是,他竟然没有抓住那个男人,他可是带着杀意而去的,那动作可是又快又狠的,但是竟然没有抓住那个人。

    那个人似乎只是不经意般的微微的一避,便避开了他,然后还饶到了他的另一侧。

    花断尘不由的愣住,心中暗暗惊滞,看来这个人不简单呢。

    “花公子,你这是要做什么?是想我了,要抱我吗?”那个男人再次一脸深情的望着花断尘,情深意浓地说道,他那声音极度的无辜,似乎还带着几分兴奋。

    似乎根本就没有注意到刚刚的危险,还天真的以为,花断尘是要抱他的。

    “我就知道,花公子你是爱我的,你刚刚肯定是跟我闹着玩的,对吧?”他的一双眸子微微的眨了眨,再次一脸天真的问道,他此刻的表情,就如同是一个无在的孩子般,似乎所有的一切,到了他那儿,都变的那么的简单。

    众人暗暗的呼了一口气,这个男人的想法也太天真了吧,其实,刚刚众人那怕是不懂武功的都看的出,花断尘是要抓那个男人的,而且看的出花断尘的动作带着明显的狠绝与杀意。

    但是,这个男人竟然还天真的以为花断尘是爱他的。

    “既然花公子你是爱着我的,那么我们就回去吧。”那个男人此刻的脸上微微的多了几分轻笑,带着明显的期待。

    其实,他若是一味的跟花断尘来硬的,花断尘反而更好应付,毕竟,硬碰硬,花断尘也不会怕他。

    但是,这个男人,却偏偏就是有那么一副无辜的表情,又偏偏是一副深爱着花断尘的样子,他说的那些话,一时间,又让花断尘无法反驳。

    因为,他说的那般的理真气壮,又说很多的人可以做证,而他此刻什么证据都没有,根本就无法堵住他的嘴。

    书房中,夜无绝的唇角微微的扯出一丝冷笑,他选来的这个人,可不是那么好对付的。

    就算花断尘再厉害,今天也逃不过了,而且,这才是刚刚开始,厉害的还在后面呢。

    “原本花公子竟然喜欢男人呀。”有人忍不住的低呼道,虽然那声音有些低,但是还是让花断尘听到了,而且,那个男人显然也听到了。

    “是呀,花公子就是喜欢我,花公子说了,今生今世,都会只爱我一个人的。”那个男人不等花断尘有所反应,便连声回答,而他此刻更是一脸的得意,一脸的兴奋。

    “天呢,怎么会是这样呀,真是,直是、、、”那些宫女听到那个男人的话,再次的下意识的向后退了几步。

    “你再胡说,我杀了你。”花断尘双眸一沉,突然狠声说道,说话间,也再次的向着那个男人抓起,这一次,他的动作更加的明显了。

    “我怎么胡说了,我说的句句都是实话呀,这可是你昨天晚上,紧紧的抱着我时亲口对我说的话,难不成,这一天地时候还不到,你就忘记了吗,要知道你会这么快就变心,我就应该让你把你说的话记下来,做为证据了。”那个男人也不知道怎么的一闪,竟然又再一次的看似极为随意的便避开了花断尘的攻击。

    而他避到一边时,更是再次生色并茂的哭诉了起来,这一次说的更是暧昧,更是让不由的联想到更多。

    昨天晚上,紧紧的抱着他的时候亲口对他说的话,这所有的词语,可都是极为的劲暴的。

    “没有想到,这花公子竟然是这样的人呀,他刚刚还跟公主说,今生今世只爱公主一个人,没有想到,昨天晚上,就跟一个男人说过这样的话了。”女人的情绪向来都是最冲动的。

    此刻,见那个男人哭的那么伤心,而且,再想到,这花公子竟然早就跟一个男人说了那样的话,如今竟然还来跟公主表白,真是太过分了。

    “是呀,他刚刚还那么深情的跟公主表白的,只怕都是假的吧,像他这样的人,怎么可能会有真心呀,一会对这个说爱这个,一会又对那个说爱那个,而且还一会是男人,一会是女人的,想想就可怕。”有的宫女望向花断尘时,甚至明显的多了几分愤怒。

    “还好公主没有上他的当呀。”原先有些疑惑公主为何不出来的,现在却又为公主感到庆幸了。

    “什么?你们说什么?你们刚刚说什么?”只是那个男人听到那几个宫女小声的议论后,便快速的转眸,望向她们,一脸难以置信般的惊呼,那神情间,更是再明显不过的伤心,“你们说,花公子刚刚、、、”

    “是呀,他刚刚还在向公主表白呢,说一生一世都只爱公主一个呢。”有个宫女实在是气不过,也顾不得太多了,便微微的提高了声音说道。

    “对呀,对呀,我们都可以做证,他刚刚的确是在向公主表白,那些花就是他要送给公主的。”其它的宫女也跟着说道,此刻望向花断尘时,都带着几分明显的愤怒。

    “所以,你千万不要相信他的话,他的话,都是骗人的。”更有好心的宫女提醒着那个男人。

    虽然说,他是男人,男人爱男人是太怪了些,但是那个男人的样子看起来真的是十分的可怜呀。

    “天呢,你怎么可以这么对我呀?”那个男人突然的再次的大喊起来,一双手更是用力的捶着自己的胸前,捶的十分用力,似乎锤的不是自己的,似乎感觉不到痛一般。

    这么一来,看在众人的眼中,便更感觉到他可怜,而更感觉到花断尘的可恶了。

    “你昨天才跟我表白了,今天竟然又来跟其它的人表白,你怎么可以?怎么可以这样呀?”他越喊越伤心,手再次微微的擦着眼角,似乎真的哭出来了。

    “天呢,你这个骗子,你这个骗子,怎么可以这欺骗我的感情。”他的喊声也是越来越大,然后突然的转向书房的方向,再次大声的喊道,“公主,他就是一个感情的骗子,昨天骗了我的感情,你可千万不要相信他,不要上他的当呀,他昨天也给我送了好多的话,也跟我说,一生一世只爱我一个人的,真的是太可恶了。”

    “恩,放心吧,本公主早就看清他的真面目的,不会上他的当的。”书房内,随即传出一声女子的声音,隐约的应该是公主的声音。

    书房内,孟千寻快速的转向夜无绝,有些错愕的望着他,他,竟然模仿她的声音,竟然还如此的回答?

    夜无绝望向她,微微的挑眉,略略的靠近她的身边,低声说道,“难道我说的不对吗?难道不是这样的吗?”

    孟千寻微微轻笑,其实,他说什么都没什么,现在,她只想快点让花断尘从她的面前彻底的消失。她真的不想再看到他了。

    “恩,还好公主聪明,不会上他的当。”那个男人似乎有些庆幸地说道,而神情间又似乎有着几分怒意,再次狠狠的瞪了花断尘一眼,狠声道,“骗子。”

    “寻儿,你不要听他胡说,我真的不认识这个男人,我以前从来就没有见过他,真的不认识他,他说的那些话,也都是编出来的,你千万不要相信他,不要上他的当呀。”花断尘有些急了,他可是来求的她的原谅的,可不想再产生其它的误会了。

    “你胡说,明明是你在骗人,我可是有很多的证人,不信可以喊他们来做证。”他此刻的脸上,少了几分刚刚的伤痛,而是明显的多了一些愤怒。

    花断尘恨极,他知道,这一切肯定是有安排好了的,所以,这个男人,肯定也能够找很多的人来做假证,到时候,事情只怕就更麻烦了。

    “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要这么害我?”花断尘微眯的眸子中寒意猛现,阴冷的声音中,更是再明显不过的狠绝,“是谁让你来挑拔我跟公主之间的感情的。”

    “哈,你跟公主之间的感情?真是笑话,像你这样的人有感情吗?人家公主对你有感情吗?我看你是在这儿自做多情吧,真是好笑,像你这种负心汉,就根本没有资格谈感情。”

    那个男人略显夸张的惊呼,声音中多了几分明显的嘲讽。

    “花公子,你还想在这儿闹下去吗?这儿可是皇宫呀?”白容此刻对花断尘是更多了几分鄙视,虽然知道,这个男人肯定是公主他们找来的,花断尘的确是被诬陷的,但是此刻,却一点都不同情花断尘,反而更觉的他让人厌恶。

    白容这般的提醒他,倒也是好意,也算是为他提个醒,免的再闹下去,对他只怕会难看了。

    现在,那些人可都在暗中的议论着他,而且,望向他的眼神中,都带着嘲讽而且还带着那么几分避之唯恐不及。

    毕竟,虽然这儿有清令馆,但是那些事情,也都是极为的隐蔽的,都是不被世人认可的,像花断尘这样的,又是给一个男人送花,又是向一个男人表白,说会爱人家一生一世的。

    如今,人家又找上门来。

    所以,此刻众人对花断尘,就像是看到了猛兽一般,害怕又嫌弃。

    “寻儿,你应该了解我的,我的心中爱的真的只有你,根本就不可能会爱上其它的人,更不要说是一个男人。”花断尘生怕孟千寻会对他误会,不顾白容的劝阻,再次急声的喊着。

    “哼。”刚刚那个男人,突然的冷哼出声,“我还是第一次见到这种说谎都不脸红的人,我真是瞎了眼,才会上你的当,你以为,公主也会跟我一样上你的当吗?”

    “本公主自然不会上他的当,好了,本公主还有很多的事情要处理,白容,将闲杂等人,全部的驱散。”书房里,夜无绝再次模仿着孟千寻的声音说道。

    孟千寻微微的挑眉,他这么费尽心思的找这个一个男人,不会就是这么的简单的闹一下,然后便将人赶走吧。

    这好像不是他的性格,他不可能就那么轻易的放过花断尘的。

    “就这样?就这样结束了?”孟千寻的唇角微扯,虽然她也不想让花断尘在皇宫中闹,但是,她觉的,事情肯定没那么简单,否则夜无绝就不是夜无绝了。

    “哈哈、、、”夜无绝微微压抑着轻笑出声,揽着孟千寻的手微微的收紧,半真半假的笑道,“还是我的千寻最了解我。”

    他的声音中,也微微的带着几分笑意,双眸中似乎快速的隐过几分算计,但是却并没有多解释什么。

    孟千寻也并没有多问,因为,她知道,她不必多问,接下来,应该很快就会知道了。

    “好了,公主都已经下了命令了,大家都离开了,若有人违抗,那么,我便只能动用侍卫赶人了。”白容听到命令后,态度顿时变的强硬,冰冷的声音中没有了丝毫的回旋的余地,直接的开始赶人了。

    说真的,他也是实在忍了很久了,只不过,公主一直没有下命令,要不然,他早就直接的动用侍卫赶人了。而白容说话间,趁着花断尘正望向那个妩媚的男人时,快速的向前,直接的抽掉了花断尘身上的令牌。

    这可是公主先前就下的命令,要他拿回花断尘的令牌,只不过,先前的时候,因为花断尘避开了,他没有成功,这一次,趁着花断尘没有注意,终于完全的公主的命令。

    白容之所以这般急着拿出令牌,那是有原因的,因为,若是令牌在花断尘的手中,那么以后花断尘就可以再次的随意的出入皇宫,以后还不知道要做出什么事情。

    而他只要拿回了令牌,花断尘就没有了那样的权力,他以后若是再敢这般的闯进皇宫,那就可以按北尊王朝的律法来处置他了。

    花断尘一惊,等到回过神后,便发现,他的令牌已经到了白容的手中,不由的恨的暗暗咬牙,“你、、、”

    “花公子,我已经按着公主的命令拿回了令牌,若是花公子再不离开,那么,我就只能让侍卫赶人了。”白容却是冷冷一笑,直接的打断了他的话,而且,这一次他的话语中更多了几分冷硬,没有半点开玩笑的意思,也完全不是吓他的意思。

    “你还想要留在这儿骗公主的感情吗?你这个骗子,公主绝对不会上你的当的。”那个妩媚的男人唯恐天下不乱地喊道。

    花断尘是聪明人,知道令牌现在不在自己的手中,那么白容便真的可以让侍卫将他赶出去了,而且,那个男人此刻在这儿乱说,只怕会让事情越来越僵。

    他了解千寻的个性,她本来就倔强,如今再加上这个男人在这儿闹着,她就是想要原谅他,此刻也不会表现出来了,所以,不如先回去,以后再想办法。

    “寻儿,我先回去了,还是那句话,我对你的心意,是永远不会变的,今生今世永远只爱人一个人。”只是,他却还不忘记再次的表明自己的心意,然后再次依依不舍的望了书房一眼,见书房内仍就没有任何的动静,这才不得不转身,慢慢的向外走去。

    此刻,他的脸上更多了几分阴沉,转过身,望向那个妩媚的男人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他绝对不会放过这个男人的。

    “终于要走了,连自己都感觉到心中惭愧了,谎话说不下去了。”只是,那个男人对上他那狠绝的目光时,却反而微微的一笑,这一次的声音中明显的带着几分幸灾乐祸。

    “真没有想到,花公子竟然是这样的人呀。”女人,永远都是随着事情的发展来改变着自己的情绪的,此刻见花断尘有些懊恼的离开。

    而又听到那个男人的话,便都认定了,花断尘根本就演不下去,不得不离开了。

    “是呀,真是太虚伪了,真亏了他,竟然说出那样的话,什么一生一世只爱一个人,原来全都是骗人的。”另一个宫女更是一脸的愤怒。

    “恩,还好,公主没有上他的当。像这样的人,真是太可恶了,是公主太善良了,只是就这么让他离开了,按理说,就应该好好的惩罚他。”

    “是呀,也不知道他到底是什么样的人,竟然还喜欢男人,你们听到那个男人刚刚说的话了吗?花公子昨天晚上竟然在那个男人房间里待了一整夜,哎呀,真是想想就让人感觉到恐怖呀。”那些人,一想到花断尘竟然喜欢男人,便都暗暗的感觉到恐怖。

    当然,略略有些理智的,却未必就全部相信那个妩媚的男人说的话,毕竟,都是他片面之言,他虽然口口说说有人证,但是也没有见一个人来做证呀。

    而且,花断尘说算去找男人,也不可能会那么的大张旗鼓,还给男人送花,还当着外人的面说爱一个男人。

    花断尘可是聪明人,平时能够得到皇上的器重便说明他不简单,又怎么可能会做出那样的事情。

    所以,大多数的人,还是觉的那个妩媚的男人是故意的来闹事的,不过,公主那边不说,白容那边不说,他们这些下面的侍卫,自然不会多说什么。

    花断尘自然听到了那些宫女的议论,原本就已经完全的阴沉的脸,此刻都快要滴下雨来了,特别是看到那个妩媚的男人,正一摇一摆,风情万种的走在自己的前面,便恨的咬牙切齿,恨不得立刻将那个男人碎石万段。

    不过,他此刻还是有着些许的冷静的,他知道,那个男人肯定是受人支使的,他一定要查出那个背后支使他的人。

    白容看到花断尘终于离开了,心中暗暗的松了一口气,天呢,终于把那个男人给赶走了,哎,像这种厚脸皮的人,他还是第一次遇到。

    书房内,孟千寻看到那个妩媚男人跟花断尘一前一后的向着宫外的方向走去,双眸不由的微微一闪。

    而夜无绝此刻的唇角却是微微的扬起,神情间,隐隐的多了几分看好戏的兴味。

    突然,原本正向外走着花断尘停下了脚步,似乎是在思索着什么。

    众人看到他突然的停了下来,不由的暗暗疑惑,有些奇怪的望着他,心中都不由的猜测着,他不会是还不甘心,还想要做什么吧?

    白容更是不由的一惊,刚刚松下的那口气再次提了起来,这个男人,不会还要来吧,若是那样,他可就真的不客气了。

    双眸微手,一只手轻轻的一挥,随即,不远处的几个侍卫,便快速的闪到了他的面前。

    “不要让任何人在此打扰公主。”白容脸色微沉,冷声下了命令,那意思已经很明显了,只要花断尘一回头,他便会直接的让侍卫将他赶了出去。

    而原本一直走在花断尘的前面的那个妩媚的男人也不由的停下了脚步,微微的转身,望向花断尘,唇角微勾,半真半假地说道,“花公子为何突然停下来了,花公子不会是还想做什么吧?”

    只是,花断尘一双眸子此刻却是直直地望向他的,望向他的眼神中,似乎带着几分异样。

    而此刻,他听到那个男人的话后,并没有太多的反应,仍就只是那么静静的站在那儿,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花公子,你没事吧?”那个男人再次微微的向着他走近了一步,然后轻声问道,他的唇轻启,隐隐的似乎带着几分异样的感觉。

    “咦,花公子就是怎么了,怎么突然像是僵住了似的,怎么一下子没反应了?”周围的众人看到花断尘的样子,也都是一脸的疑惑。

    白容也是微微的蹙眉,神情间更多了几分不解,说真的,此刻花断尘的反应实在是太让人感觉到奇怪了。

    书房中,夜无绝的唇角愈加扬起,神情间隐隐的多了几分兴奋,完全就是一副看好戏的样子。

    孟千寻不用猜也知道,断然是那个男人对花断尘做了什么,才让花断尘变成这样的。

    刚刚那个男人一直都走在花断尘的前面,所以,她也没有看出,那个男人对花断尘做了什么,不得不说,那个男人的动作真的够快的。

    “我说,花公子,你不会是自我反省吧,若是那样的话,说明,你还有那么一点的人性。”妩媚的男人双眸微微的一闪,再次半真半假地说道。

    此刻,花断尘微微的垂着眸子,还真的像是在自我反省的样子。

    “算了,既然你知道反省了,那么我也就原谅你一次吧,不过,你要记住,以后做人要诚实,不可再骗人了,说真的,我昨天真的相信了你的话,以为,你真的是爱我的,没有想到,你全是骗我的,今天就又来向别人表白的,哎,还真是有些伤心呀,不过,我这人向来看的开,也知道,感情的事情是不能勉强的,所以,也不想再说什么了,走吧、、、”

    那个这翻话说的还真是要多大度就有多大度。

    “算了,我走了。”他微微的转过身,对着花断尘微微的挥了一下手,声音中似乎还隐隐的带着那么一丝伤心,“花公子,再见了。希望你早日找到你真心相爱的人。”

    众人都为他的大度而敬佩,没有想到,一个清令馆的人男人,竟然这样的大度呀。

    不但不怪花公子,反而还祝福他。

    而原先有些怀疑他的人,此刻也不由的多了几分疑惑,看这个男人这个样子,难道说,他刚刚说的都是实情,而且,他现在说出这样的话来,花公子竟然没有反驳。

    这算不算是默认了呢?

    书房,孟千寻看到那个男人微微的举起手,轻轻的牢挥动时,双眸微微的圆睁,虽然那个男人的动作极为的随意,看起来,似乎就是那么随便的挥了挥手,他那挥手的动作看起来,也是十分的自然。

    而且,他的手中看起来,似乎也什么东西都没有,但是,孟千寻却知道,他那轻轻的一挥,却隐藏了太多的东西。

    虽然肉眼看不见,虽然也没有闻到任何的气味,但是孟千寻却可以肯定,刚刚他绝对不是单纯的挥动手,而是在给花断尘下毒。

    先前,花断尘便突然的停下了脚步,就那么硬生生的僵在那儿,一下子没有了任何的反应,便足以证明,那个人,应该已经给花断尘下过一次毒了。

    可能那个也知道花断尘不是那么好对付的,而且,应该是早就安排好了的。

    第一次的下毒,只是让花断尘停下动作,似乎有沉思着什么,然后,他故意说出那翻话来误导众人。

    让大家以为花断尘突然停下,可能就是因为那件事情,然后,他又再在不经意间给花断尘下了另一种毒。

    不得不说,这一切安排的真是天衣无缝,不知道这本身就是那个男人的计划,还是夜无绝的计划?

    孟千寻的眸子再次的转向夜无绝,看来,夜无绝为了对付花断尘还真的是费尽了心思的,既要狠狠的惩治花断尘,又不会把自己扯进去,不会给自己引来不必要的麻烦。

    “怎么?”夜无绝感觉到她望过来的眸子,也随即转眸,望向她,与她的眸子对视。

    “没什么,我只是想知道,你们到底对他做了什么?接下来,到底会发生什么事情。”

    既然精心设计了这所有的一切,接下来的发生的事情,只怕没那么简单。

    两次的下毒,他们到底是对花断尘做了什么,不,应该说,他们到底想要花断尘做出什么举动。

    “只要,你不是不忍心,那么,就好好的跟我一起看好戏。”夜无绝微微一笑,望向她的眸子中带着几分纵容,他做这一切,只是为她报仇,因为,那个男人对她做的那些事情,实在是让他无法忍受。

    他也知道,现在的她,断然不会对那个男人不忍心的,因为他了解她的个性。

    她是绝对的不会允许别人对她的背叛的,特别是感情的方面,那个男人那般的伤她,那怕就是真的另有原因,她都绝对不会原谅那个男人,也不会对那个男人有任何的同情的。

    “对他,任何的情绪,都是浪费。”孟千寻微愣了一下,然后慢慢的说道,现在,经过他这么一闹,在她知道了当年他跟那个女人所做的事情后,再听到他那无耻的表白时。

    她对他,已经不可能再浪费任何的情绪了,她觉的,她跟他相处了八年的时候,其实,她根本就没有真正的了解过他的。

    从来都不知道,他那冰冷的外表下,竟然会是这般的无耻。

    “那就一起看好戏,我保证接下来会越来越精彩。”夜无绝的神情间多了几分愉悦,他要的说是她这样的话,只要她完全的放开了,那么,他便不用再有任何的顾虑了。

    “好。”孟千寻微微一笑,轻声的应着,既然他精心安排了这一切,她自然要陪他一起看。

    说真的她要很想知道,他们到底给花断尘下了什么毒,接下来,花断尘到底会做什么?

    此刻,书房外面,众人看着仍就真真的站在那儿,似乎在发愣的花断尘都是一脸的不解,不知道,这花公子到底是怎么了?

    白容的神情间也多了几分小心,他知道,平时花断尘做来,可都是滴水不露了,所以,此刻会不会是另有什么阴谋。下意识的,他将手中的令牌不断的握紧,然后暗暗吩咐侍卫们随时做好准备。

    那个妩媚的男人挥过手后,便再次的一步一摇的继续的向前走去,仍就是那般的风情万种,似乎更多了几分妩媚。若是忽略掉他的身高,不看他的面前,只看他那妖娆的身影的话,说不定真的会以为他是一个女人,因为他那姿态真的是太像女人了。

    众人看到他那走路的样子,表情各异,说真的,大多还是都无法认同的,毕竟他可是一个真正的男人。

    突然,一直僵在那儿的花断尘微动了一下,似乎是刚刚被冰了,此刻刚刚化了冰,有了反应了一般,只见他的双腿突然也动了,直直的快速的向前迈出。

    那速度,太快,太突然,也太过突兀,而且,也太过、、、、为你提供精彩热门小说免费阅读! 2k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天价傻妃:娶一送一相邻的书:我的警花王妃仙王万能杂货铺修仙医神病魔缠身邪神红云传死神传人霸控封神旧事异界之三国再起一个人的黑暗文学国足救世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