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 > 介绍 > 天价傻妃:娶一送一

第167章 锋芒毕现,绝对精彩

【书名: 天价傻妃:娶一送一 第167章 锋芒毕现,绝对精彩 作者:唐梦若影

天价傻妃:娶一送一最新章节 2k小说网欢迎您!本站域名:"2k小说"的完整拼音2kxs.com,很好记哦!www.2kxs.com 好看的小说
强烈推荐: 动力王朝超品透视仙路慢慢球场教父绝品邪少网游之逆天戒指刀碎星河文体巨星海贼王之美食系统我家农场有条龙帝国之心麻衣神算子    孟千寻快速的接过那封信,打开,只是,看到那里在的内容时,唇角却是忍不住的狠狠的抽了几下。

    他所写的第一项的比试竟然是比速度,以此海先,淘汰掉大部分的选手,这一点倒是刚好与她想的相符合,她原本也是想用赛跑比赛的。

    这样的比较简单,快速,而且又不会引起众人的不满,毕竟,对所有人而言都是公平,公正的,更是公开的。

    只要你有能力,那么就一定能够胜出。

    而且,这种简单的方法,只要一场的比赛,就可以淘汰大部分的选手,当然,也不可能只用一场的赛跑就只留下那么几个人。

    若是那样的话,大家心中定然会有所不满,只怕会引起动乱,选出个三分之一,应该是最合适的,然后再用其它的比试,慢慢的去淘汰。

    夜无绝的书信中,接下写的是棋艺,这一点倒是正常,这个时代的人,都喜欢下棋,这样的比试应该是众人最能够接受的。

    棋艺比试是一对一的模式,通过棋艺比较又可以淘汰掉一半的选手,然后再是武功比试,同样的也是一对一的模式,可以再淘汰一部分的选手。

    这些,都跟孟千寻所想的差不多。

    而且,夜无绝注明的最后的一项比试竟然是锈刻!

    何谓锈刻,孟千寻还真是有些不太懂,总感觉到这像是女孩子的事情,不过夜无绝既然提出比试这个,肯定是有原因的,而且,他也是经过了调查的,肯定是有十分的把握的。

    “公主,早朝的时间已经到了。”刘公公看着孟千寻拿着书信,看的认真,生怕她忘记了早朝的事情,不由的小声的提醒着她。

    毕竟,她刚刚才开始管理朝中的事情,虽然说昨天已经把那些大臣们震住了,但是难保今天那些大臣们不会再继续找岔,所以还是小心,谨慎一些的好。

    首先,这早朝的时间就不会耽搁的。

    “恩。”孟千寻回神,快速的收起了夜无绝的书信,便有宫女快速的来给她换了衣服,北尊大帝竟然让人特别给她做了衣服。

    冒然不像他的龙袍,但是却也华丽而气派,穿上这衣服,似乎让她更多了几分威严,更分让人不自觉间臣服的魄力。

    看来,北尊大帝想的还真够周到的,有时候,这种气势还是很重要的。

    “公主穿上这衣服,还真是有着几分王者的风范呢。”宫女为她换好衣服,看到孟千寻的样子,微愣了一下,不由的说道,她的脸上明显的带着几分惊讶,那话也是下意识的脱口而出,从心底而发的。

    “是呀,是呀,还真是跟皇上早朝的时候很像。”另一个年纪略小的宫女也接着说道,她的年纪小,这话说的也太快,根本就没有想太多。

    “大胆,皇上跟公主岂是你们能够评价的。”刘公公微微瞪了她们一眼,神情间明显的多了几分不满,毕竟,在这皇宫中,奴婢是不可能随意的乱说话的,什么话能说,什么话不能说,这都是要时时刻刻的紧记的。

    一个小小的宫女,怎么可以说出这样的话来。

    “公主饶命,公主饶命。”两个宫女一听到刘公公的话,顿时惊住,连连跪在地上,轻颤的着喊着饶命,身体更是因为害怕而微微的轻颤。

    她们刚刚只是看到公主的样子,便不由的脱口说出了那样的话,可能也是因为如今是公主,少了平时皇上的那种冷冽,两个人便随意了些。

    刘公公一提醒,两人才意识到自己犯的错误,议论主子的罪名,可是不轻的,就算此刻公主让人将她们拉了出去直接的打死都不为过的。

    所以,两个人此刻跪在地上,不断的发着颤,头更是极力的垂着,那声音中更是满满的害怕,或者还隐着几分绝望。

    虽然在求饶,但是,她们觉的,公主肯定不会就那么轻易的饶过她们的,毕竟她们这可算是犯了宫中的大忌。

    皇上可是有规定的,宫中的宫女与太监都可以在主子面前随意的乱说话,更不要说是大胆的评价主子了。

    北尊大帝本来就是一位十分英明的君主,他有这样的规定,只要也是为了防止身边的人,进谗言。

    更是为了防止外面的大臣跟宫中的太监想勾结。

    不让他们乱发言,那些大臣们自然也不会打他们的主意,不会想着利用他们在他的面前说好话,或者搞什么阴谋了。

    北尊大帝以前就曾经因为一个太监在他的面前乱说话而直接的将那个太得处死的,当然,那个太监正是犯了北尊大帝心中的禁忌,替一个犯了罪的大臣说好话。

    当然,北尊大帝当时那么做,很明显的也是杀鸡儆猴。

    所以,此刻这两个宫女才会这么的害怕。

    若是真的要论起来,她们此刻的罪可远远超过那个太监了。

    “都起来吧,以后注意就是了。”只是,孟千寻却只是轻轻的扫了她一眼,便一脸平淡地说道,她自然也明白宫中的规矩,但是,她对生命却是十分的尊重的,生命之前人人平等。

    更何况,她们这话,也没什么,只不过是说出了自己心中所想而已,而且,由此也可以说明,这两个丫头是属于那种比较简单,比较没有心机的。

    将这样的人留在身边,她反而更放心一些,毕竟,虽然这是在皇宫中,看似每个人对她都是毕恭毕敬的,但是却也不见的就是全部对她忠心的。

    两个宫女听到孟千寻的话,微微的愣住,快速的抬起眸子,一脸错愕的望向她,似乎有些不敢相信,公主竟然就这么的放过她们了,不但没有惩罚她们,竟然连句指责的话都没有,就只是那么一句,以后注意就可以了?

    这、、这、、、公主真的不惩罚她们吗?

    “公主,皇上规定,下人不可以在主子面前,乱说话,她们两个犯了错,公主应该惩罚她们,否则以后、、、”刘公公也是不由的愣住,脸上微微的多了几分着急,毕竟这可是宫中的规矩,不能随意的破坏的。

    公主现在才刚刚开始,若是不能完全的服众,只怕以后会有其它的麻烦。

    孟千寻明白刘公公的心思,也知道,他是真的为她着急的,不由的微微一笑,轻声说道,“刘公公,要让人折服,并不见的一定要是重罚。”

    她从来都不认同这一点,而且,她觉的,重罚,特别是无节制的重罚,只会让你越来越失去人心。

    刘公公再次的愣住,望向孟千寻时,神情间微微的隐过几分异样,唇角微动了一下,但是这一次却并没有再说话,通过昨天的事情,他便知道,公主不是那种毫不见主任人摆布的主,相反的却是那种果断,睿智,雷厉风行的。

    所以,既然公主这么说了,他便也不好再说什么了。

    “你们两个,把小公主照顾好。”孟千寻也不想再继续在这件事情上打转,看到床上宝儿睡的正熟,不由的小声的吩咐道。

    宝儿昨天晚上,几乎没有睡,直到天亮时才刚刚睡着,所以这会睡的正浓。

    “是,是、”两个宫女连连应着,这次才终于相信了公主是真的不会惩罚她们,真的放过她们了,而且还让她们照顾小公主,便说明,对她们是信任的。

    刘公公的双眸微闪,愣了愣,一双眸子快速的望过那两个宫女时,眉头似乎不经意间般的轻蹙了一下,他觉的,他竟然有些猜不到这公主的心思。

    他跟了皇上那么多年,虽然皇上深不可测,但是时间长了,一般情况下,他都能够猜到皇上的心思。

    只有知道了皇上的心思,才能够接着皇上的意思去做,才不会出错。

    但是,现在,他竟然看不通公主的心思,公主只不过是一个还不到二十岁的小丫头,竟然,可以隐藏的这么深?

    或者,只是她的做法,太过让人意外,她的想法,太过超出了他平时所能够理解的范围?

    “公主,早朝的时间就快要到了。”虽然此刻一脑子的疑惑,刘公公还是没有忘记自己的事情,再次小声的提醒着孟千寻,而且,神情间也更多了几分小心,他突然觉的服侍公主比服侍皇上更难。

    “恩。”孟千寻轻声应着,再次微微望了睡的正浓的小宝儿一眼,然后才转身离开,去了大殿。

    当她穿着北尊大帝特意让人为她做衣服走上大殿时,那些大臣们再次纷纷的愣住,昨天的事情,已经让他们对这位公主刮目相看了,而此刻,她这一出现,身上所散出来的那种气势与魄力,更是让人暗暗的惊心,更加的不敢有丝毫的大意了。

    直到孟千寻慢慢的坐到龙椅上,众人才回过神来。

    “各位大臣可有什么事情启奏?”孟千寻的眸子一一扫过众人,唇角微动,一字一字慢慢地说道,声音仍就不高,但是却有着让人无法忽略的威严,相对于昨天她刚出现的沉默,今天的她一开始就是冷冽,霸气。

    隐隐的,下面的大臣似乎有些暗暗的抽了一口气。

    “公主,关于招亲大选的事情,公主打算定在何时开始,昨天公主说要亲自规定比试的项目,不知道公主决定好了没有。”工部尚书平大人首先站了出来,恭敬地说道,而且此刻的他,就如同平时跟皇上禀报时一模一样,双腿并立,身子微微的前倾,头更是微微的垂着,恭敬之意,不言而喻。

    “今天本公主便发出公告,明天上午,所有来参加招亲大选的,都聚集到城外,第一论的比试是速度的比较,在城外画出一万米的距离,每一个选手,都从同一起点开始起跑,最先到达终占的胜出,最先到达的前三分之一的人选留下,其它的全部淘汰,不管是谁,不管他是什么身份,人人平等,平大人明天就亲自去监察。”

    孟千寻的眸子停在平大人的身上,看到他的神态时,心中微微轻笑,话语也微微的轻缓了些许。

    平大人听到孟千寻的话时,明显的愣了一下,神情间更多了几分异样,不过却连连的应着,“是,臣遵旨。”

    “公主这法子倒是不错,既快,又公正,相信绝对不会有人不服或者不满的。”丞相的脸上明显的多了几分欣慰,竟然当场称赞道。

    丞相大人可以说是百官之首,他认可的,其它的大臣自然都无话可说了,所以,他这一句话,效果可是不小的。

    “公主果真是心思紧密呀,这法子的确不错,而且,公主将地点选在城外,到时候,也不会影响到城里的秩序,更不会引起任何的动乱。”另一位大臣也随即跟着说道,虽然是附和着丞相大人的意思,但是说的却也都是实情。

    “只是,来参加大选的,可是有很多的名人名士,而且还有各国的皇子,难道也要让那惺子也一起去城外比赛吗?”其中一个大臣小心的提出了自己的意见。

    这样的办法好是好,但是在城外比试速度,这样的事情,那些有身份的,特别是那惺子们,只怕未必会愿意,而且,像他们,一般都是懂武功的,这速度的比试应该也难不倒他们。

    “周大人说的对,那惺子个个身份最贵,又岂能跟赶羊一样赶到城外去比赛,到时候,他们肯定会有意见,不如公主另外下一道旨意,那些身份特殊的,以及各国的皇子们可以不必参加这一论的比较,直接的进入第二论比赛。”另一个大臣也跟着附和道。

    要说,他们的担心,倒也是正常的,毕竟在这古代,身份的等级可是十分的明显的,让那惺子们跟那些百姓们一起到城外跟赶养一样的比赛,的确是有些不合适的。

    而且,这样的提议,也不算过分,相信到时候,也不可能会有太多的人抗议,毕竟那些百姓们都不敢抗议,而且,在那些百姓的心中,早就有了那种潜意识的奴性,到时候也会觉的很正常。

    只是,孟千寻的眸子却是突然的眯起,脸上不由的多了几分冷意,一双眸子快速的扫过刚刚说话的那两位大臣,然后一字一字慢慢地说道,“本公主刚刚说过,这次的比试,人人平等,任何人都没有特殊的权利,明天,若是有不服从比试,或者是故意捣乱着,一律取消资格,不管他是谁,不管他是什么身份,若是不满意,大可不必来参加。”

    皇子怎么了?皇子就该特殊吗?

    在她的心中,根本就没有这么一说。

    此刻,孟千寻的声音中明显的多了几分冷意,更有着让人不敢违抗的严厉。

    “本公主的旨意,够清楚吗?”她的眸子再次快速的望过众人,严厉的声音更多了几分威严。

    “是,是,臣等明白。”那些大臣哪敢再说什么,一个个都连连的点头应着,特别是刚刚说话的那两个大臣,头都是极力的垂着,深知自己刚刚说错了话,生怕公主会当众惩罚他们。

    “恩,这件事就这样吧,明天平大人亲自到场,若是临时发生了什么意外,到时候,平大人可以自己处置,本公主相信平大人的能力。至于第二论比试,等第一论的结果出来后,本公主会再公布的。”孟千寻看到那些大臣此刻顺从的样子,唇角微微的扯出一丝轻笑,然后再次冷声吩咐着平大人。

    “是,是,臣紧记公主的命令。”平大人此刻答应的更加的快速,态度也更加的恭敬。

    今天,大将军却还一直没有说话,一直都是冷眼观察着一切,看到那些大臣们一个个都对孟千寻恭敬顺从的样子,脸上更多了几分冷意。

    而且,就连那些平时站在他这边的大臣们,此刻对孟千寻也是极为的恭敬,甚至不再观察他的脸色。

    丞相大人却是越来越满意,脸上似乎微微的带着几分笑容,原本皇上将朝中的一切都交给了公主,他还有些不放心,但是现在看来,他的担心,根本就是多余的。

    “各位大臣还有其它的事情吗?”孟千寻见众人静了下来后,不由的再次问道,因为很多事情,昨天都已经解决了,所以,今天的事情,肯定要少一些。

    不过,一个国家,事情肯定也是时时发生的。

    “臣有事要奏。”一直沉默的大将军突然站了出来,沉声说道,他虽然是站了起来,但是神态着,却仍就是带着几分狂妄,仍就是一副不把孟千寻放在眼里的样子。

    “好,大将军有什么事,请说。”孟千寻倒也不意外,明白他不可能就那么罢休,自然会再给她找麻烦的,只是不知道这一次,他又要拿什么事情来为难她?

    “臣要弹劾花公子。”大将军的双眸微闪,唇角似乎微微的扯出了一冷笑,那声音中,也隐隐的带着几分异样。

    不过,他说话间,一双眸子却是微微的垂下,掩饰住自己脸上所有的情绪,让人无法发现他此刻的异样。

    花公子?孟千寻微微蹙眉,脑海中突然的闪过一个人,花姓可是很少的,整个北尊王朝也就只有那么几家,而且,花家并没有人在朝中为官,能够让大将军弹劾的毕定不是一个普通之人。

    所以,她想到了一个人,就是,跟她一样,从现代穿越而来的,那个曾经她爱过,却更是伤她最深的男人。

    他现在的名字是花断尘。

    现在,再想起他时,孟千寻却觉的十分的平静,竟然没有太多的感觉,甚至连当时的恨都没有了,似乎他就仅仅是一个与她没有什么关系的人。

    不过,现在大将军说要弹劾他,还是让他有些意外,他做事向来谨慎,可以说是滴水不露的,怎么会让大将军捉住了把柄?

    “大将军说的是花断尘花公子吧?”这一次,不等孟千寻开口,丞相大人便冷声反问道,望向大将军时,脸上微微的隐过几分不满。

    丞相大人可是处处维护着孟千寻的,所以,他此刻突然开口,自然是有原因的,也说明了,这件事十分的棘手。

    “不错,本将军说的就是他。”大将军倒也不去掩饰,直接的说道,唇角更带着明显的冷意。

    “大将军是糊涂了吧,花公子是皇上特别派遣的,而且花公子不是朝中的大臣,不受朝中的俸禄,不管朝中管束,而且,皇上当初曾经说过,花公子所做的事情,直接受皇上来管,其它的任何人都不得干涉,如今大将军竟然说要弹劾花公子,这话只怕不妥吧?”丞相大人的双眸微沉,直望着大将军,平时温和的他,此刻脸上也多了几分严厉。

    皇上当时说的很清楚,花公子的一切的事情,都由皇上来直接的下命令,如今大将军竟然这般公然的在公主面前弹劾花公子。

    若是公主一旦处理,那就是违抗了当初皇上的命令,所以,他才不顾一切的站了起来,直接的顶撞大将军,目的只有一个,就是不想让公主参与到这件事情中。

    “哼,不妥?”大将军的脸上更是明显的多了几分冷意,当众冷哼,“是本将军提出弹劾不妥?还是任由着他胡作非为不妥?那不成,还要眼睁睁的看着他犯罪不管?若是按丞相大人所言,皇上现在生病,不管朝中的事情,那还就没有人能够管他了,若是他杀了人,也没有能管他了。”

    大将军此刻更是步步紧逼,声音明显的提高了几分,说话间,狠狠的瞪了丞相大人一眼发,然后再次转向了孟千寻,沉声道,“花公子仗着皇上当初的旨意,胡作非为,还请公主明查。”

    孟千寻的眸子微微的眯了眯,虽然说那个男人伤害过她,甚至杀了她最好的朋友,但是,她此刻却也不可能会近凭大将军的一句话便处置他。

    更何况,她对他还是了解的,多年的习惯,让他做事处处谨慎小心,大将军只怕是言过其实了。

    她向来公正,那怕那人是她的敌人,她也会公正的处理,公私分明。

    “这件事情,皇上身体恢复时,自然会处理,如今朝中的事情这么多,已经够公主忙的了,大将军所提的事情,还是暂时的放一放吧。”只是,丞相大人却是再次的压了下去,就是不想让孟千寻处理这件事,很显然,丞相大人对这件事情,应该是知道一些内情的。

    可能是真的很麻烦,要不然以丞相大人的稳重,是定然不会这般三番五次的当众反驳大将军的。

    “丞相大人这是什么意思?难道说,这就不是朝中的事情吗?既然皇上将朝中所有的事情都交给了公主,那么自然也包括这件事情,所以,这件事情,公主自然也应该要管,更何况现在事情紧急,若是再不管,他还不知道要做出什么事情?本将军难不成,就这么任由着他来危害本将军的军队。”大将军那阴冷的眸子中明显的多了几分怒火,是对丞相的,显然更多的却是对花公子的。

    可见,花公子是真的得罪了他了。

    而且,他此刻提到了危害军队,这性质似乎更严重了。

    只是,却让孟千寻更加的不急,危害军队,有这么严重吗?

    因为,当初他所做的事情,都是由皇上直接下令的,甚至没有圣旨,而且,他又不是朝中的大臣,所以,孟千寻也不知道,皇上让他做的是什么事情?

    是什么样的事情,竟然让他去打军队的主意呢?

    而此刻,她也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难怪丞相大人会那般的拦着呢。

    她此刻自然明白丞相的心思,若是事情真的像大将军所说的那么的严重,一旦大将军上奏,她不处理,定然无法服众,但是她若处理,却又违抗了当初皇上的旨意,而且,若是处理不好,就恰恰中了大将军的诡计了。

    “大将军这话,也太过夸大其词了,事情也根本就没有大将军说的那么的严重,所以,这件事情还是等皇上身份恢复后,才做处理的好。”丞相大人此刻的脸上也更多了几分冷意,那话语中也更带着几分犀利,此刻竟然是丝毫不让步。

    “丞相言之有理,这件事情,花公子本来就是直接的奉命皇上,而且当时皇上也说过,若是花公子有什么需要的话,大家要尽量的配合,更何况花公子现在所做的,也是皇上吩咐的事情,就算有什么错,也是为了完成皇上的命令,大将军还是等皇上恢复后再向皇上上奏此事吧。”刑部尚书大人也顺着丞相大人的话说道,此刻可以说是明显的帮着丞相了。

    大将军的脸色更加的阴沉,一双眸子转向刑部尚书大人时,隐隐的闪过一道嗜血的狠绝,虽然说平时这刑部尚书一直是站在丞相那边的,但是却也不敢这般的明目壮胆的顶撞他,此刻真是反了,反了,竟然一个一个的都当众顶撞起他来。

    他的眸子再次的转向平时的那几个跟他站在同一条线上的几位大臣,示意他们也站起来说话,只是那几个人对上他射过来的目光时,却都下意识的微缩了一下身子,纷纷快速的垂下了头,一个个都装做没有看到他的暗示。

    大将军更是气急,平时这些人一个个都围着他转,说的比唱的都好听,但是这关键时刻,却是一个个都成了缩头乌龟,连句话都不敢说了。

    他知道,今天丞相是摆明的要跟他硬碰硬了,而那些跟丞相站在一起的大臣,若是一个个都附和丞相的意思,那么他的情况就会十分的被动。

    但是,就算再被动,他也绝对不会服输,若是今天,他让步了,那么,以后他在朝中的威严就会大大的受到影响,以后,只怕就没有人会再听他的,更没有人会再怕他。

    只怕连他的那些属下以后对他都不会那么的敬畏了。

    他不可能会让他这多年的威严,就这么毁了,绝对不能,所以,不管怎么样,他今天一定要让孟千寻处理这件事情。

    “公主,臣有事要奏。”而就是此事,协助大臣突然开口说道,要说,大将军这件事,还没有结果呢,协助大臣此事,竟然直接的略过了大将军的事情,向孟千寻奏明其它的事情。

    可能,他是真的有事情要奏,但是他这么一来,很显然也是故意的,故意的想要压下这件事情,想要让大将军知难而退。

    不得不说,丞相大人带领的那些大臣们配合的不是一般的好呀。

    只是,协助大臣这话一出,大将军的脸色便是瞬间的变了,大将军自然明白他的意思,是想压下这件事呢,也是想要给他一个台阶下。

    但是大将军是何等骄傲之人,更何况他握在兵权,这么多年来,可一直都是狂妄惯了的,何时受过这样的气。

    所以,此刻就算协助大臣是好意,他也不会领。

    “怎么?本将军的事情还没有解决,协助大臣就这么着急?难道本将军的话,就这么一文不值,可以直接的被忽略吗?”大将军此刻的脸色阴沉的可以滴下雨来,一双眸子更是猛然的眯起,带着太多的危险的气息。

    这一刻,大将军显然有许出去了。

    “协助大臣是不是觉的,本将军的职位可以直接的免除了。”大将军的话语微微的顿了一下,再次说道,这一次的声音中更加的多了几分冷意,那话语也是带着明显的质问。

    那话语中暗示也是十分明显。

    身为朝中的大将军,身握兵劝,就连皇上也不可能说是一句话就可以将他免除,所以,他这话一出,让协助大臣不由的惊滞,其它的人也都是纷纷的惊住,万万没有想到大将军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看来,今天这件事情想要平和的解决那是不可能呢,因为,大将军很明显的今天是绝对的不会善罢甘休的。

    孟千寻的眉头微微的轻蹙,望向大将军时,眸子微闪,隐隐的也猜到了大将军想要做什么了,其实对于大将军此刻的举动,她一定都不意外,而且还可以说是在意料之中的事情。

    虽然说她刚刚接管北尊王朝的事情,对于这些大臣们还不是十分的了解。

    但是对于大将军的脾气,还是略略的知道一些,更何况像他这种身份的人,向来把面子跟地位看的最重。

    此刻,丞相大人那般当众的顶撞了他,已经让他很没有了面子,若是再就这么把他的问题压下去,那他自然会变的自己脸面扫地,又怎么可能会罢休呢。

    “今天,若是公主不处理臣的事情,那么就直接的当众罢免了臣的将军之职吧。”大将军再次突然的转向了孟千寻,一字一字沉声说道,那话语更是毫不退让的气焰,更带着几分豁出去的凛然。

    而且,他此刻的语气极为的坚定,已经没有了丝毫的回旋的余地。

    罢免将军,就算是今天坐在这儿的是皇上,都不敢轻易的下此决定,更何况只是她,一个暂时的管理朝中的事情的公主。

    更何况,大将军并没有犯什么错,而且这么多年来,战功赫赫,威望极高。

    所以,他的将军之职,自然是不可能罢免的。

    此刻,他这话明显的是威胁,但是他竟然敢当众对公主说出这样的话,的确够胆量,够气魄,毕竟,从昨天开始,他就一直故意的刁难公主,若是万一公主真的一怒之下,做出什么罢免他的决定,就算到时候,不一定能够真正的罢免了他,但是肯定会让他的威望受到影响。

    所以,他的这种做法可以说是十分的冒险的,不过,也足以可见他此刻的绝裂。

    丞相也不由的惊住,此刻,也不好再说什么了,毕竟,大将军之一举动已经是不顾一切,不留任何回旋的余地,便也同时,把他的路都堵了。

    丞相做事向来稳重,自然也明白此刻事情的严重性,更明白,将军之职不是说罢免就能够罢免的。

    虽然平时丞相大人与大将军有些不合,那也仅仅是观点上的分歧,他自然不会让矛盾上升。

    所以,此刻,丞相大人也不能说什么了。

    因为,此刻不管怎么样,都会让公主为难了。

    公主不接这件事情,大将军绝对的不会罢休,而若是接了这件事情,那到就是违抗了当初皇上的旨意,而且,那件事情,本来就麻烦,不是那么好处理的。

    此刻,丞相大人的脸上多了几分担忧,心中也是暗暗着急,像这样的事情,他一时间都想不出好的办法,更何况才刚刚接手朝中的事情,几乎是没有任何的经验的公主呀发。

    其它的大臣也都多了几分担心,都小心的望向孟千寻,不知道这个还不到二十岁的丫头要如何的处理这件事情。

    大将军一脸凛然的站在下面,半点都不让步。

    只是,坐在大殿之上的孟千寻却是一脸的平静,竟然不见半点的慌张,甚至似乎根本不没有任何的懊恼,似乎这根本就不算是什么事情。

    众人看到她此刻的神情,一个个都纷纷的愣住,面对这样的情况,她竟然能够这般的冷静,这份临危不乱的冷静,让人不得不敬佩。

    众人便暗暗猜测着,难道说,公主心中已经有了打算,但是这件事情可是左右为难,进退不是,她又能够如何的处理呢?

    众人望向孟千寻的眸子都多了几分疑惑,突然觉的,此刻坐在大殿之上的这个还不到二十岁的丫头果真是不简单是呀。

    丞相也是微微的愣住,双眸微闪,神情间隐过几分疑惑,只是,他此刻却不觉的这件事能够轻松的解决。

    “还请公主尽快定断,是要接受臣的奏书,还是罢免的臣的职位。”而此刻大将军更是步步紧逼,不过,见孟千寻久久的没有开口,唇角微微的多了几分得意,他倒要看看这个丫头今天要如何的处理?

    对于大将军的步步威逼,孟千寻却仍就是一脸的平淡,不见任何的生气的,甚至没有丝毫的异样,似乎根本没有听到他的话一般,也没有做出任何的回应。

    而是慢慢的转向了刘公刘,一字一字清楚地说道,“刘公公,你去向皇上请一道口喻来,然后,本公主再来处理这件事。”

    她的声音很轻,也十分的平静,语气中也不再丝毫的异样,似乎只是在说着一句极为平常的事情。

    只是,她些许一出,众人却是纷纷的愣住,有些大臣的脸上也顿时的露出几分恍然的领悟。

    对呀,先前皇上下了旨意,说花公子的事情直接的由他来管,那么肯定,只要让皇上取消了那道旨意就可以了。

    皇上现在虽然身体不舒服,不能处理朝中的事情,但是这样的小事,应该还是没什么问题的,一道口喻,也不会让皇上太过费神。

    而且,孟千寻说的是口喻,连圣旨都给免了。

    只要有了皇上的口喻,那么先前的旨意就不存在了,这件事情再处理起来就简单的多了。

    丞相大人微愣过后,脸上慢慢的展了一丝明显的带着赞赏的轻笑,不得不说,公主不但聪明,冷静,而且十分的细心,处理也是十分的周到。

    而他身为朝中的老臣,刚刚竟然没有想到这一点,竟然连个小丫头都不如,当真是惭愧之极呀。

    而其它的大臣一个个也都是在微愣之后多了几分赞同。

    大将军的眸子明显的一闪,神情间更是快速的隐过几分意外,他倒是没有想到,那个丫头做事竟然这般的周到,竟然会想到先去向皇上请示一道口喻,看来,他的确是太过低估了这丫头了。

    而且,刚刚那样的情况下,这丫头竟然一点都不见慌张,平静的让他都感觉到惊讶,这丫头果然了得呀。

    不过,这样一来,他的面子,倒也算是保住了,至少她此刻让刘公公去向皇上请示,便等于是说,会答应处理他的事情,至少,此刻他也的确有了一个台阶下了。

    刘公公听到孟千寻的话后,微愣了一下,然后连声应着,快速的出了大殿,直奔皇上的寝宫。

    到了皇上的寝宫时,皇上正在喝药,皇后正一口一口慢慢的喂着,皇上眉头紧蹙,显然那药很苦,不过,每次皇后喂到他的面前,他都毫不犹豫的张开喝下。

    养了两天的时间,喝了李逸风给他开的药,北尊大帝的脸色已经好了很多。

    “这还没有到下早朝的时间,你怎么就回来了,出了什么事情?”皇上看到刘公公时,微惊了一下,身子猛然的坐直,神情间也明显的多了几分担心。

    “皇上,不可着急,你要相信咱们的寻儿。”皇后看到他的样子,吓了一跳,生怕又把他的病给急发了,连连说道。

    不过,她自己的心中却也是暗暗的担心,现在还是早朝的时间,按理说,刘公公应该时时的陪在孟千寻的身边的,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儿呢?

    “皇上放心,公主并没有事,公主只是让奴才来请皇上下一道口喻。”刘公公看到皇上的样子,也是一惊,也顾及不得平时的忌讳了,连声解释,。

    北尊大帝听他说孟千寻没事,这才松了一口气,脸上的急切也慢慢的隐去,虽然他平时遇事冷静,但是这件事情,可是事关他的女儿的。

    毕竟千寻这才刚刚开始接管朝中的事情,肯定会有很多的麻烦,也肯定会有危险的。

    他又怎么能够不担心呢。

    “是关于什么事情的,要朕下什么口喻?”冷静下来后,北尊大帝的脸色微觉,一字一字慢慢地说道,心中却是暗暗疑惑,发生了什么事情,千寻竟然还要来让他下旨?

    他可是已经把所有的事情,都交给她处理了,而且,也给了她处理一切的权力。

    “是关于花公子的事情,当初皇下曾经下旨,花公子的事情,由皇上直接下令,不受其它人管束,而今天大将军却突然向公主弹劾花公子,所以,公主先让奴才来请皇上下旨。”

    刘公公再次连声说道,话语虽然不多,但是说却是说的十分的清楚。

    北尊大帝微愣,眉角不由的一挑,眸子中微隐过几分怒意,“这个路虎,胆子是越来越大了,他这分明是故意的。”

    身为皇上,对自己的臣子肯定是了解的,虽然他不在朝上,但是对于大将军路虎的心思却是摸的一清二楚的。

    他仗着自己手握兵劝,胆子当真是越来越大了。

    竟然接二连三的刁难他的女儿。

    不过,想到孟千寻的决定,脸上又随即多了几分欣慰,“千寻这样子处事的确谨慎,周到,不错,不愧是朕的女儿。”

    “是呀,我们的女儿,一直都是最棒的,所以,你以后根本就不用担心朝中的事情,只要安心养病就好了。”李灵儿也趁机劝着,心中也暗暗的松了一口气,当然,同时也是为自己的女儿感觉到骄傲。

    “传朕的旨意,以后,公主就代表朕,公主跟朕有着同样的权利,而且,公主完全可以决定是执行朕以前的旨意,还是推翻朕的旨意重新另立规定,在公主处理朝事的这段时间里,公主就是北尊王朝的皇上,所有的事情,都由公主说了算,任何人不得违抗。”北尊大帝的双眸微觉,冷冷的下了旨意,这一次,不但是把朝中的事情交给孟千寻,更是给她了做为皇上应该有的所有的权利,而且还直接的生声。

    在她管理朝中事情期间,她就是北尊王朝的皇上。

    这话可以说是惊世骇俗的,但是既然是皇上说出来的,谁看违抗。

    而且,孟千寻虽然要的是只是口喻,但是北尊大帝为了让那些大臣们完全的顺从,直接的下了圣旨。

    刘公公惊住,没有想到皇上竟然会下这样的圣旨不过,李逸风说过,皇上的病需要长时间的静养,那么公主处理朝中事情的时间,只怕会很长。

    刘公公觉的,会不会公主就这么成了北尊王朝的皇上呀?

    一个女人做一个国家的皇上,这也太过惊人了,不过,皇上做事,向来都是随心所欲,从来就不会理会世人的眼光。

    所以,也不是没有那种可能。

    更何况,皇上就只有公主这一个女儿。

    李灵儿也是微微的一惊,便是随即神情间隐过几分了解,隐隐的多了几分欣慰,这样一来,千寻处理起事情来会更得心应手,而他也可以更好的静心养病了。

    当刘公公拿着皇上的圣旨重新回到了,宣布了皇上的圣旨后,整个大殿上所有的人,包括,丞相大人全部的惊住。

    一个个都呆若木鸡,僵在原地,直直地望着刘公公,一脸的难以置信,皇上这意思,不会是直接的把北尊王朝交给了公主了吧。

    毕竟,他们也都得知了皇上病的很厉害,需要长时间的静养的。

    此刻,就连孟千寻都有些惊讶。

    不过,既然是皇上下的圣旨,自然不敢有人违抗,更何况,他们这两天了都见识到了公主的厉害,也不敢再小瞧了公主。

    若是昨天北尊大帝下了这样的圣旨,只怕很多大臣都会站出来反对,但是现在,虽然有些大臣微微的动了几下,似乎想要站出来,但是最终却并没有站起来,毕竟,他们现在忌惮的不仅仅是这皇上的旨意,更有些害怕公主的手段了。

    丞相大人惊愕过后,脸上倒是慢慢的平静了下来,虽然说这样的圣旨太过不可思议,但是,他却觉的,皇上的决定是正确的,将北尊王朝交给公主,也是最明智的。

    现在,他对公主可是完全的信服了,也是完全的认同的。

    大将军的双眸猛然的眯起,那冰冷的脸上,也明显的隐过几分意外,他倒=没有想到,只是让刘公公去请一道口喻,竟然请来了这样的圣旨。

    他原本是想要刁难这丫头的,这么一来,倒是帮了她了,而且,皇上既然下了这样的圣旨,那么她就算做出任何的决定,只要是正确的,他们就不能有任何的意见,更不可能反驳了。

    “臣遵从皇上的旨意。”这一次,仍就是丞相大人带头说道,他是百官之首,而且在朝中深受众人的敬仰,朝中有很多的大臣,都是看着他的态度来做决定的。

    所以,此刻,他的态度是十分的重要的,他这话,也是十分的关键的。

    果然,他这话一出,其它的那些大臣,特别是平时就跟他站在一条线上的那些大臣们,也一起同时喊道,“臣等遵从皇上的旨意。”

    有几个原本与大将军站一边的大臣们,没有明确的表态,不过,却也没有任何反对的意思。

    大将军的脸色是越来越阴沉,一双眸子中的冷意,似乎瞬间的要将人冰结了,狠狠的瞪了那几个大臣一眼,心中的怒火也是不断的升腾着。

    不过,想到先前的事情,就算有了皇上的旨意,那么那件事情处理起来,只怕也没有那么简单,他倒要看看这丫头要如何处理那件事情。

    “既然如此,那么就请公主处理臣的提出的事情。”大将军隐下心中的怒火,微微的抬眸,望向孟千寻,一字一字沉声说道。

    不过,此刻,他的神情间却明显的少了几分先前的狂妄,也没有了先前的那种步步威逼了。

    怎么说,此刻的他还是有着几分忌惮的,忌惮着皇上的圣旨,同样的也有欣备着这个小丫头。

    “好,那就请大将军说明,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孟千寻此刻仍就是极为的平静,话语也极为的平缓。

    “花断尘借着皇上的旨意,胡作非为,竟然把本将军的手下的士兵拉去为他所用,军队可是用来打仗,维护国家的,岂能被他个人私自的利用,还请公主严惩处理。”

    大将军对上孟千寻那一脸的轻淡时,眸子却是再次的一沉,眸子深处的冷意,也快速的漫开。

    向来,都是他来主导着所有的事情,今天,他却突然觉的,这件事情,似乎不受他的控制,他似乎是在跟着孟千寻的思路走。

    孟千寻的眉头紧蹙,私自运用士兵,这件事,还真的是有些严重,只是,他做事向来小心,为何会突然这般的冒险呢?

    这其中会不会另有其它的原因呢?

    “他要士兵为何所用?”孟千寻并没有忙着下决定,而是冷静的问道,不同的原因,自然性质就完全不同,自然也就不能是同样的处置方式。

    所以,这件事情,自然要查清楚了。

    “不管是什么原因,朝中的军队,岂能是说用就用的,而且,他一下子竟然就拉去了上千的士兵,这万一要是发生了什么事情,若是突然的出现了什么动乱,要怎么办?”大将军并没有回答孟千寻的问话,而时岔开了话语,只是,说着花断尘的罪名。

    “本公主问的是,他带走士兵,为何所用?”孟千寻见他答非所问,双眸微沉,脸上也多了几分冷意,难道,她是那么好糊弄的吗?

    大将军的脸色再次的完全阴沉,没有想到,孟千寻竟然当众这般的质问他,心中更加愤怒,但是,也知道,这个时候,不能发做,只是愤声,“他做事情,都是皇上直接受命的,臣岂敢乱问,而且,他也不可能会向臣禀报,臣又怎么会知道他做什么?”

    大将军这话语中明显的带着几分抵触的情绪。那份不满也更加的明显。

    “大将军此话就不对了,虽然说花公子是直接的受命皇上的,但是我们却都知道,花公子正奉皇上的命令,修筑河渠,最近因为要赶工,百姓又刚好是秋收最忙的时候,所以,花公子才借用士兵修筑河渠的。”丞相大人听到大将军故意敷衍的话,脸上也了隐隐的多了几分不满。

    大将军怎么可能会不知道,只不过就是想故意的误导公主。

    接理,私下动用军队,的确是极大的罪名,若是换了不冷静的君主,只怕就直接的治罪,好在公主处理冷静,不但没有立刻的处置花公子,甚至都没有急着做什么的决定,反而一一仔细的查问。

    公主的确有着身为君国该有的所有的条件。

    孟千寻微怔,修筑河渠?

    原来他是在做这样的事情。

    这古代没有现代那么先进,坚苦的防洪措施,每年的大雨导致的损失都是极为的残重的。不仅仅庄稼被淹没,颗粒无收,更有很多的百姓被大人冲走,被洪水淹死。

    像这样的情况,北尊王朝的几个城镇是十分的厉害的。

    所以,他这么做,倒是真正的为百姓做了一件好事,而且,他也是从现穿越而来的,若是利用上现代的一点的技术,在这个古代,就肯定会有特别好的效果。

    难怪父皇会这般的支持他,甚至下了那种旨意,原本是原因的。

    “修筑河渠,是造福天下百姓的大事,而且,河渠修建成功,俱本公主所知,临近厩的素城,今年的庄稼都被淹没,根本就没有任何的收成,百姓更是死伤无数,若是河渠修建成功,就不会出现这样的事情,所以,像这样的事情,所有的朝中大臣都应该支持才是,大将军你说呢?”孟千寻此刻一脸的认真,更带着几分严肃,这可是切切实实的为百姓做的好事,她相信,由他来做这件事情,效果一定显著。

    更何况,她知道父皇做事向来冷静,若不是看到他的计划或者是图纸,绝对不会给他那么大的权力,让他去做的。

    “不错,这的确是一件好事,而且,这工程已经有两年了,已经快要完工了,花公子正是想要快点完工,才会借用士兵的。”丞相此刻是完全的支持孟千寻的。

    当然,他之所以支持,也是觉的,孟千寻做的是对的,若是孟千寻做的不对,他还是会指出的。

    “哼,好事,已经两年的时间了,费了那么大的人力,财力,有用吗?今年素城还是照样淹了,损失惨重。”

    大将军却是一脸的不以为然,他觉的像那样的事情,根本就是浪费,像那种事情,都是老天决定,岂是人力能够改变的。

    “但是今年,荥城跟素城几乎是同样的情况,甚至荥城的雨水的比素城更多上一些,但是荥城却是没有被淹,庄稼几乎没有受到影响,大将军难道就没有想想就是为什么嘛?”丞相大人的脸色微沉,身为文官的他,平时都是一直都关注着这些的。

    “哼,像那样的灾害,都是上天决定的,这只能说,上天怜惜荥城的百姓。”大将军微愣了一下,只是却仍就固执地说道,这话就明显的有些说不过去了,明显的有着几分强词夺理的感觉了。

    “没有想到,大将军身为一位武将,竟然会是这样的迷信,竟然将一切都归咎于上天。”丞相微微的摇头,脸上多了几分可笑,“荥城的河渠,今天春天的时候,就已经完工,而且花公子也都已经做了完全的准备,所以,荥城才免于灾难,而因为时间与人手不够,素城这边的河渠还没有修好,所以素城才被淹没了。”

    看来,丞相大人的确是十分的称职,关于这些事,他都是十分的清楚的,而且,此刻说的话,也是十他的坚定。

    “不错,荥城那边的河渠今年上半年的确是就已经修好了,也正是因为那些河渠阻拦的河水的泛滥,阻止了洪水的灾害的。”专门负责这方面的尚书大人也站起来说道,而因为他是负责这方面的官员,所以此刻他的话比起丞相大人更有说服力。

    “那么河渠还要多久才能够完工?”孟千寻的双眸微眯,神情间多了几分凝重,她不希望再看到那样的灾害发生,所以,他要在明年大水之前,让这个工程完成。

    此刻,她竟然没有再去理会关于大将军的弹劾。

    她要做的是为切切实实的为百姓,为北尊王朝。

    “回公主,花公方说,想要明年夏季之前完工,但是若是人力,财力跟不上,只怕很难完工,花公子没有办法,又听说皇上生病,不敢进宫打扰皇上,所以才私自借用了士兵,不过花公子是从每一处抽了一些士兵,绝对不会影响到正常的国家防御的。”那位大人听到孟千寻的问话,连声答道。

    他是负责这方面的官员,也看到了这工程的好处,自然也是希望能够快点完工,毕竟那也算是他的一项成就。

    “再从各处的军队中,抽出三万的士兵去修筑河渠。”孟千寻微微的思索了一下,突然说道,现在北尊王朝相对的比较的和平,并没有敌国来犯,而且,国内也还算安宁,并没有任何动乱。

    更何况,大将军的手下的兵力很显然是越来越多了,只怕已经远远超出他实握的三十万兵权,所以,她这么做,不但是为了让河渠的工程快点完成,也更是为给大将军的一个警告。

    她很清楚,不要说是抽出三万的士兵,就算是抽出十万的士兵,也不会影响到正常的防御的,更何况现在并没有外战,士兵们也多都没什么事情可做,这原本就是一举两得的事情。

    孟千寻觉的,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而且,她做这个决定时,只想着一个问题,那就是一定要尽快的修好河渠。

    一定不能再让洪水伤害到百姓。

    她此刻的心中只有百姓的安危,根本就没有想太多的事情,当然,就算她想到了,就算她知道她这么做,一定会得罪了大将军,也绝对的不会改变主意的。

    顿时,整个大殿上,所有的大臣都纷纷的惊滞,一个个都惊的目瞪口呆,一个个都是难难置信的望向孟千寻。

    她、、、她这是什么意思?竟然就这么直接的调动兵力去修渠道,而且是当着大将军的面前,就下了这样的决定,就不是明显的夺大将军的兵吗?

    而且,大将军原本就是为了花公子借用了他的几千的士兵而生气的,这下她倒好,竟然一下子抽掉了大将军十万的兵马。

    谁都知道,北尊王朝中,大将军是惹不得的,就算皇上以前都让他三分的,而此刻,公主这分明是过虎口拔牙呀。

    这大将军又岂会同意。

    站在一边的刘公公身子明显的轻颤了几下,一双眸子中也隐过明显的害怕与担心,只是,这种诚下,自然是没有他开口的份。

    “公主?”大将军一惊,脸上明显的隐过几分狠绝,“公主竟然下令让军队去修河渠,军队是用来打仗,防御外敌的,不是用来修河的。”

    而此刻,他的声音中是再明显不过的冷意,“公主竟然一下子抽走了臣的三万兵马,公主就岂不是逼臣吗?”

    他那话语中此刻更是带着再明显不过的威胁。

    一个逼字,性质可就完全的变了,而且,一个逼字,也把孟千寻推到了理亏了一边。

    “大将军此言差也,军队本来就是用来维护国家安宁,保护百姓的安危的,如今这修筑河渠,同样是为了国家的安定,百姓的安危,大将军觉的有何不妥当吗?还是大将军觉的,这军队的存在,是别有用处的?”孟千寻的眸子微微的眯起,冷冷的望向大将军,这一次的声音中更多了几分冷意。

    像这样的事情,那怕就是因此得罪了他,她都不会有丝毫的犹豫,不过,她那最后一句别有深意的话,也是对大将军的一个警告。

    “公主圣明,军队就是用来维护国家的安定,保护百姓的安危的。”丞相再次发表了自己的维护,而且,这一次的声音中更多了几分肯定,因为,他觉的,公主的这一决定,真的是很明确。

    而且,公主竟然当然这般的当众回绝了大将军,那种气魄,也让他钦佩。

    “公主圣明。”那些跟丞相是一样的立场的大臣们也纷纷喊着,其实,此刻大殿上已经有绝大多数的大臣在支持着孟千寻。

    只有大将军还有平时跟大将军一起的,被大将军支持管束的几位大臣此刻不敢发表自己的意见。

    大将军此刻气的快要吐血,万万没有想到,那些大臣一个个竟然都当众跟他做起对来。

    “公主一下子就抽掉臣三万的兵马,若是公主对臣不满,可以直接的收了臣的兵权,不必用这样的方式。”大将军微眯的眸子中冷意猛现,那话语中更多了几分狂妄,也更多了几会威逼。

    其它的那些大臣虽然都跟着丞相一起,在极力的支持着孟千寻,但是,此刻听到大将军这话,也是惊出了一句冷汗。

    毕竟,众人都知道大将军的狠绝与狂妄。

    “本公主可没有那个意思,不过,若是大将军觉的自己已经力不从心,执意要交出兵权的话,本公主也定然会成全了大将军,会让人接管大将军的兵权。”只是,孟千寻却是冷冷一笑,一字一字极为清楚地说道。

    她的神情间,不得没有丝毫的害怕,反而更多了几分掌控一切的魄力,她知道,大将军也只不过是想用这样方法来威胁她。

    实际上,根本就没有交出兵权的意思,她敢是那么好威胁的。

    她这话一出,整个大殿上的众人便再次的惊住,众人万万没有想到这年纪轻轻的公主竟然说出这样的话来,竟然会有这样的气魄,而且,她这话说的也极为的含蓄,极为的妥当。

    她只是说,若是大将军感觉到力不从心了,想交了兵权,她会成全他,并没有任何威逼大将军的意思。

    大将军想要以此来威胁公主,却没有想到,反而被公主摆了一道。

    他又怎么可能会交出兵权?而且,他心中只怕最怕的就是这件事情。

    所以,孟千寻这么一说,他的脸色瞬间一变,唇角也紧紧的抿起,一个字也不敢再说了。

    此刻这样的情形,再加上刚刚皇上已经下了那样的圣旨,而孟千寻又说出那样的话,他就算心中再不满,也不敢再说什么,而且他也知道,这样的情形下,他再说什么,事情说不定真的会变的他无法收拾的地步。

    因为,他已经发现了,这个公主有时候做事情,根本就不会去顾及太多,越是如此,她就越是会做出一些让人意外的决定。

    更何况,孟千寻此刻的态度已经很明显,是完全的支持着那个花断尘的。

    而丞相等人又是完全的支持着公主,如此一来,他就显的势单力薄了。

    虽然心中不甘,虽然此刻一肚子的火,但是他也只能硬生生的忍着。

    更何况,孟千寻最后那句话,很显然是另有所指的,他此刻若是再反驳,那么就是另有目的了。

    “各位大臣若是没有其它的事情,就退朝吧。”孟千寻看到早朝的时间也已经过了,今天的事情也处理的差不多了。

    而此刻的大将军明显是怒火中烧,所以,她直接的宣布退朝。也免的他在这种情况下,更加的难看,更加的火大。

    并不是她怕他,而是这个时候,她还不想与他直接起冲突。

    毕竟现在父皇身体不好,她才刚接手朝中的事情,虽然她很努力,但是还是有很多的事情没有摸清楚。

    而且还有招亲的事情,现在厩中的外人太多,也不好控制。

    这个时候若是真的把大将军彻底的激怒了,对她,对北尊王朝都没有好处,若是北尊王朝出了什么事情,父皇的病只怕会变的更加的严重。

    有道是大丈夫能屈能伸,就算大将军图谋不轨,她要先要找到足够的证据,才能处置这件事情。

    她这命令一下,众臣都连连恭敬的应着,并没有一个的反对的声音。

    丞相暗暗赞赏,她这分寸把握的真是恰到处好,自然是暗中叫好。

    而大将军刚刚的事情,面子是有些挂不住,自然也想着快点退朝,快点离开。

    不过,大将军的眸子中明显的带着几分阴狠,他就不像他对付不了一个小丫头,哼,他绝对不会就这么算了。

    刘公公跟在孟千寻的身后,却感觉到双腿有孝软,他越来越觉的,跟着公主比跟着皇上更危险,今天在朝上的事情,实在是太过惊险了,不过,好在,一切都在公主的掌握之中。

    孟千寻因为在早朝的时候让刘公公去请皇上下旨,所以,生怕皇上还担心着这件事情,而且,也担心皇上的身体,一下了早朝,便直接的去了皇上的寝宫。

    “丫头,事情解决了?”皇上看到走进来的孟千寻,唇角顿时漫开轻笑,声音中也是满满的笑意。

    他相信她的能力,而在他下了那样的圣旨后,事情肯定都解决了。

    “恩,解决了。”孟千寻微微点头,轻声应着,知道他肯定也是关系着那件事情,所以不等皇上再问,便继续说道,“我拨了三万的士兵去修筑河渠。”

    她这这话时,声音仍就平淡,并没有任何的异样。

    北尊大帝微愣了一下,脸上的笑意却更加的明显,连声说道,“好,不愧是不朕的女儿,做的好。”

    说真的,敢下那样的命令,可是相当与在老虎的口中拔牙呀,而且,路虎,只怕比老虎还要狠上几分。

    而且,她一口气就抽走了路虎三万的士兵。

    这丫头胆子还真是不小呀,够气魄,说真的,他虽然给花断尘下了那样的命令,虽然也知道花断尘做那件事情有些困难,都没有敢公然的拨军队去帮忙。

    当然,那是因为,他想的比孟千寻想的多,而孟千寻只是一心为了百姓,在她看来,没有人什么事情,是比百姓更重要的了。

    而且,也只有百姓安定了,百姓的日子过好了,北尊王朝才会更加的昌盛。

    “他就那么同意了,没有说什么?”北尊大帝虽然不是那种好奇之人,但是此刻却还是忍不住的问道,他了解路虎的性格,这样的号,路虎怎么会这么轻易的答应了。

    “他用兵权威胁,我说,他若是执意想交出兵权,我也定然会成全他的,结果,他就再也没有说什么了。”孟千寻微微的撇了一下唇角,云淡风轻地说道,似乎这件事只是一件再平常不过的事情,但是,谁都知道,当时的情绪有那么的激烈。

    北尊大帝愣了一下,望向孟千寻的眸子明显的一闪,这丫头,这胆子的确是太大了。

    不过,这个法子对路虎而言也的确够狠的。

    “朕的女儿,果真是不简单呀。”北尊大帝深深的呼了一口气,由衷的说道,比起他来,还真是一点都不逊色。

    “千寻本来就很厉害。”也同样来看北尊大帝的孟冰对孟千寻已经是崇拜到无法形容的地步了。

    “我可以想像的出,当时,只怕要把大将军气的吐血了。”孟冰的眸子中带着些许的笑意,想像着当时的情形。

    她平时可是也受了不好那个老家伙的气。

    如今还真是够解气的。

    不过,孟冰的眉头随即紧蹙,一脸担心地说道,“只是,他会不会被激怒后,报复千寻呀?”

    “不会,千寻这么做,倒可以打击一下他的气势,反而会让他自己克制一下,毕竟千寻当众说出那样的话,他不得不好好的考虑一下,小心一些。而且,他身为臣子,也不敢公然的对千寻做什么,最多就是有一携中的事情为难千寻,而这些对千寻来说,根本就不算什么。”北尊大帝的脸上却是相对的比较轻松。

    路虎再狂妄,也只是北尊王朝的臣子,他若是没有谋反之心,经过这件事情,他当然会多加注意。

    就算他有谋反之心,也定然会更加的小心,更加的注意,所以,暂时,路虎是绝对的不会有什么行动的,这一点,他完全可以放心。

    “恩,那样就好,毕竟他的手中握有兵权,就怕他会趁着皇兄生病的时候,对千寻不利。”孟冰微微点头,听到北尊大帝这么说,也不由的暗暗松了一口气。

    “可以说,今天的这件事情,反而遏制了路虎,这件事可算是一举两得呀?”北尊大帝望向孟千寻时,更多了几分赞赏。

    “千寻,你也太厉害了吧,连路虎都被你彻底的打败了。”孟冰看到北尊大帝对孟千寻都是赞不绝口,心中更加的崇拜。

    她说话间,一双眸子直直地望着孟千寻,那眼神,那目光,真的是、、、、

    孟千寻的唇角微微的抽了几下,这丫头这种目光还真是让人受不了,“我先去处理一下其它的事情。”

    说真的,她并不觉的她刚刚的表现有多么的厉害,她只是做了自己认为对的,自己觉的应该做的事情,当时,她根本就没有想的那么远,最多就是想到,同时会给路虎一点警告。

    结果,竟然就被他们说的这么神。

    特别是孟冰那神情,那看到的眼神,就像是看到外星人似的,她不过就是一个再平常不过的女人。

    “寻儿,你也不要太累了,要注意休息。”李灵儿有些心疼的望向她,真的不想让她太累,要不是皇上身体病了,她也绝对不会让她一个女孩子去处理那些事情。

    “对,那些不太重要的事情,你可以交给白容他们去处理,他们跟了朕多年,一些小事情,还是处理的好的,而且,他们也绝对的信的过。”北尊大帝也是不想让她太辛苦,轻声吩咐着。

    他以前不在厩的时候,一些事情,都是交给白容他们处理的,所以,白容肯定可以帮到她的。

    “这个我知道。”孟千寻微微轻笑,“而且,我也早就这么做的。”

    朝中的事情那么做,她刚接手,肯定是不可能事事俱到,所以,她昨天就把一些小事情交给白容处理了,而且白容他们处理的也的确很好。

    “看来朕倒是多嘴了。”北尊大帝半真半假地说道,不过,心中却更多了几分赞赏,这丫头要真做了皇上,肯定会是一个好皇上。

    也一定不会太辛苦,就可以打理好一切,因为她懂的利用身边的可以利用的人。

    这也算是一种天生的王者的风范。

    孟冰又拉着孟千寻聊了一会,才让孟千寻离开。

    而孟千寻先去看了看宝儿,陪宝儿玩了一会后,再去了书房。

    书桌上,放着几本奏折,因为,是刚送来没多久的。

    因为,昨天的一些奏折,她都处理完了。

    孟千寻微微的蹙眉,然后走到了桌前,随手拿起了一本,刚打开,想要看,却恰恰在此时,书房的门突然被推开,一个男人,直接的闯了进来,没有得到她的示意,甚至没有敲门。

    敢这般闯入她的书房的,可是) 2k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天价傻妃:娶一送一相邻的书:足球是圆的仙剑神曲黄金瞳帝胄驱魔笔记网游之长生不老无限转职附身成鹰青云仙门战国逆风记黑水玄蛇对不起穿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