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 > 介绍 > 天价傻妃:娶一送一

第143章 孩子出生,太多的惊喜

【书名: 天价傻妃:娶一送一 第143章 孩子出生,太多的惊喜 作者:唐梦若影

天价傻妃:娶一送一最新章节 2k小说网欢迎您!本站域名:"2k小说"的完整拼音2kxs.com,很好记哦!www.2kxs.com 好看的小说
强烈推荐: 蚀骨魔神乐园诸天至尊末日刁民黑山羊羸弱魔王精英化培训专用群终极武力神藏重生之校园特种兵极品小农场不灭武尊幻想世界大穿越    章节名:

    “记住了,不可以告诉她,若是你不想让你的娘亲痛苦,就千万不要告诉她。|i^”北尊大帝的话虽然是对孟千寻说的,但是一双眸子却是直直地望着水晶棺里的李灵儿的。

    沉重的声音中却带着几分意味深长的疼惜。所以的痛,他可以一个人承受,他只想让她可以快乐。

    孟千寻只感觉到自己的眼睛似乎有些发酸,发涨,心痛的更加厉害,一边是父亲,一边是母亲,要她如何选择?

    不过,她知道这件事原本就不是她能够选择的,因为,这件事要由父亲自己决定。

    虽然为父亲心痛,但是她也要尊重父亲的决定,因为她知道父亲决定了的事情,就绝对的不会改变的。

    更何况,这件事情,就现在而言,这是唯一的办法,毕竟,意外也只是一种可能,或者,两个人到=时候都没事。

    母亲醒过来了,父亲也好好的,那样,他们一家人就可以幸福的在一起了。

    孟千寻沉重的点了点头,嘶哑的声音并没有发出一句完整的话语,因为发酸眼睛,她甚至不敢去望向父亲跟母亲。

    她怕她会哭出来。

    而这个时候,她不想让父亲看到她哭。

    “恩,这才是我的乖女儿。”北尊大帝却是淡淡的笑了,那笑容中带着几分纵容,更有着几分宠爱,还容着淡淡的幸福。

    在他看来,今生还能够找到灵儿,而且还能够救活灵儿,甚至还找到了自己的女儿,他已经很满足了。

    “前辈,开始吧,我希望可以尽快的救醒灵儿。”北尊大帝随即再次的转向那老人,此刻的声音中更是让人毫不怀疑的坚定,那怕救醒了灵儿,自己有可能就此离开,他也绝对不会犹豫。

    “好吧,既然你已经决定了,那就跟我来吧。”老人似乎微微的呼了一口气,有些意味深长,似乎声音中还略略的多了几分沉重。

    “恩。”北尊大帝低声应着,只是一双眸子却仍就不舍的望着水晶棺中的李灵儿,看到老人出了房间,才微微的移动脚步向外走去,只是那双眸子却始终留在李灵儿的身上。

    直到走出了房间,已经看不到房间里的一切了,他才转过身,跟着老人离开。

    孟千寻的身子微微的僵了僵,看到两人离开,再望了一眼此刻正安睡在水晶棺中的娘亲,她的心中有着解不开的复杂的。

    “娘亲,真的只有这个办法吗?父亲到时候真的会有危险吗?”孟千寻望着水晶棺,喃喃的低语,她好希望娘亲可以给她一个答案。

    但是,回答她的却是一室的沉默,娘亲根本就听不到她的话,要不然那老人刚刚也不可能在这儿跟父亲说那件事了。

    停留了片刻,孟千寻也快速的跟了出去,她想知道那个老人要如何的给父亲浸泡,那个老人刚刚说,那样会很痛,很痛,所以,她的心也一直高高的悬着。

    孟千寻快速的出了房间,远远的看到他们正向着一个水池走去,孟千寻不由的加快了脚步,跟了过去。

    走近水池,孟千寻便感觉到寥寥的暖流,夹杂在风中,慢慢的吹来,扑在她的脸上,特别的舒服。

    孟千寻不由的向着那水池中望去,才发现,那水池中竟然微微的冒着热气,而且还散出明显的药味。

    这应该就是老人所说的浸泡的药池了,不过,孟千寻觉的,这应该就像现代人们所说的那种温泉一样。不过是加了药物的温泉。

    北尊大帝也站在那水池边,还没有下去,老人正在给他讲着什么,然后又在池水中加了一些什么。

    孟千寻感觉到那热气更加的明显了。这才发现,那热气并不是池水本身的温度,而药物所致。

    “你准备好了吗?”老人一脸凝重的望向北尊大帝,沉声询问道,最后的这一刻,还是要询问他的意思。

    话语微微的顿了一下,再次的补充道,“那种痛,真的会让人生不如死,你可要想清楚了。”

    北尊大帝没有回答他,而是直接的退去了外衫,毫不犹豫跃进了池水中。

    池水微微溅开一丝浪花,不大,却是很美。

    只是,再美孟千寻此刻也没有心情去欣赏,一双眸子直直地望着北尊大帝,看着他的反应,那老人再三的强调说,下了这药潭,会让人生不如死。

    那到底会是怎么样的一种痛?

    只是,此刻北尊大帝站在药池中,却并没有丝毫的痛苦的样子,而且还是一仍的平静,没有任何的异样。

    他甚至微微的向下缩了一下身子,可以让自己完全的浸泡在药池中。

    水池中的热气慢慢的散开,不断的环绕在孟千寻的身边,那药味虽然很浓,但是闻起来,却并不让人感觉到难受,似乎让人有一种心情舒适的感觉。

    老人的眸子此刻也是直直地望向北尊大帝的,唇角微抿,没有说话,只是那神情间似乎有着那么一丝紧张。

    北尊大帝仍就一动不动的站在药池中,脸上没有任何的痛苦的表情。

    孟千寻微微错愕,刚刚老人说的那么严重,父亲怎么并没有什么异样的反应呀?

    不知道他是根本就不痛,还是在强力的忍着。

    只是,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水池中的热气的原因,他的额头上似乎微微的渗出了些许的汗珠。

    孟千寻甚至看到他的身子似乎微微的僵滞了一下。

    “年轻人,痛就喊出来,不要强忍着,这种痛是你忍不住的,这才刚刚开始呢,更可怕的还在后面呢。”老人是最了解情况的,很显然也看到了北尊大帝的异样,不由的略略提高声音说道。

    孟千寻听到老人的话,心中微颤,原来不是不痛,而只是他在强力的忍着。

    但是,她却发现父亲的额头的汗水似乎越来越多,身体似乎也越来越僵滞,原本平淡的脸上,似乎也多了几分异样。

    只是,他仍就强忍着,嘴然紧抿,身子绷紧,一动也不动的站在水池中。

    老夫人望着他的眸子中隐过那么一丝的错愕,似乎也更多了几分的钦佩,这个男人,是个真男人。

    他研制的药,他自己最清楚。

    那种药水,人一进去,药水沾到肌肤,立刻便如同千只万只的蚂蚁在啃咬着你的肌肤,痛,而且难受着。

    片刻之后,那种感觉便慢慢的侵入到身体的内部,更有着一种如同刀割般的刺骨的疼痛。

    千万只的蚂蚁啃咬,再加上那种刀割般的痛,这样的滋味,只怕换了是谁都受不了。

    但是,这个男人,竟然能够这般的强忍着,硬是不吭一声。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北尊大帝额头上的汗水,越流越多,身子却已经不再像先前的那般的僵滞,而微微的有些缩,带着些许的轻颤。

    此刻,他的脸上,也是那种强忍着,但是却似乎有些控制不住的痛苦。

    他那紧紧的抿着的嘴角已经完全的变白,那呼吸似乎也变的急促起来。

    他的双手是在水池中的,虽然是药水,看不清水下的一切,但是孟千寻却明显的感觉到他的手在不断的收紧,收紧着。

    “还有半个时辰。”老人望了一下天色,慢慢的说道,此刻声音中似乎也多了那么一点的疼惜,或者更多了一些的钦佩,能够这么忍的人,他还是第一次见到。

    他也知道,他这么忍着,只是为了救灵儿那丫头,难怪那丫头为了他可以不顾一切。

    还要半个时辰?孟千寻听到他的话,却是暗暗的惊呼,她感觉到父亲似乎已经快到达极限了,似乎快要支撑不住了,

    但是,老人却说还要半个时辰,半个时辰对一般的人来说,很快,可能一晃就过去了。

    但是对于此刻正在经受着这种痛苦的折磨的父亲而言,只怕就如同一个世纪那般的漫长。

    孟千寻望向北尊大帝的眸子中更多了几分心疼与担忧。

    父亲能够坚持的住吗?

    还能够坚持半个时辰吗?

    水池中的北尊大帝听到老人的话时,身子似乎微微的轻颤了一下,只是脸上却并没有任何的异样,也并没有开口说什么。

    或者,此刻,他根本就不能开口,因为,他嘴角一直紧抿着,强憋着那口气,才能够强忍着不让自己痛呼出声。

    孟千寻发现,水池中的北尊大帝的身子似乎微微的有些摇动了,眉也是不断的皱起,就连那眉角都不断的拧起。

    脸颊却是不断的绷紧着,而唇更是不受控制的微微的颤着。此刻他的脸上,是再也控制不住的痛苦的表情。

    有几次,他似乎有些站立不住,差点跌进了那药池中。

    孟千寻知道,他此刻肯定很痛,很痛,要不然,他绝对不会让自己的这一面呈现在别人的面前,特别是她的面前。

    这个男人,向来护短,而且对自己的亲人,都是那种可以不顾一切的爱,为了人保护自己的家人,他可以不顾一切,所以,若不是因为实在控制不住,他绝对不会让她看到他这样的痛苦,让她跟着担心。

    孟千寻想着自己若是离开,他或者就不用这般的绷紧着,或者会痛呼出声,释放出来,或者会舒服一点。

    想到此处,孟千寻慢慢的转身,想先离开这儿。

    只是,此刻水池中的北尊大帝看到她要离开时,却是明显的愣了一下,然后快速的摇头,示意她不要离开。

    她站在这儿,会给他一种动力,一种坚持下去的动力。

    一看到她,就想到他的灵儿,想到她的灵儿已经睡了十七年了,所以,不管有多么的痛,他都必须的忍着。_!~;

    而若是千寻离开了,他怕自己会坚持不下去了。

    孟千寻一惊,瞬间明白了他的意思,刚刚迈开的脚步快速的收了回来,直直的站在水池边上。

    只是,一颗心却是忍不住的揪痛着,这到底是怎么样的一种爱呀?

    时间慢慢的流失,此刻是那么的漫长,水池中的北尊大帝已经越来越虚弱,似乎已经坚持不住了,那身子早已经不早挺直,而是微依在了池边。

    此刻的他不仅一脸的痛苦,更是一脸的虚弱,此刻的他,早已经没法再去顾及其它了。

    孟千寻看到,他明显的是在强撑着,此刻身体已经到了极限,若是再这样下去,只怕要晕倒了。

    孟千寻的眸子微微的转向老人,带着些许的恳切。

    “好了,今天就先到这儿吧。”老人对上孟千寻的眸子时,微愣了一下,然后望向北尊大帝,低声说道。

    不知道是真的已经到了时间了,还是也实在是看不下去了。

    孟千寻暗呼了一口气,终于结束了,快速的走到了北尊大帝的身边,想要将他拉上来,只是,北尊大帝的身子却突然的一缩,滑进了水池。

    “老前辈,快,快救他。”孟千寻惊呼,向来冷静的她,此刻却是真的慌了,父亲不会有事吧。

    不要,千万不要呀。

    老人也是一惊,其实在孟千寻惊呼时,已经快速的闪了过来,一把抓起了就要滑药水中的北尊大帝,“这骨头真够硬的。”

    孟千寻知道,他所说的骨头硬,是指他的毅力。因为,此刻的北尊大帝身子似乎是软的,而且此刻的他已经昏迷了,没有知觉了。

    “老前辈,父亲他没事吧?”孟千寻看到北尊大帝这个样子,不由的担心的问道,心中也是暗暗的惊滞,到底是怎么样的痛苦,竟然把北尊大帝这样的一个男人都折磨成这样,甚至晕了过去。

    “没事,只是晕了过去,一会儿醒来就好了。”老人快速的为他检查一下,低声说道,只是,说话间,望向北尊大帝时,却微微的摇着头。

    孟千寻知道,此刻他的摇头,并不再是否认,或者应该是赞赏。

    过了大约一个时辰后,北尊大帝才醒了过来,一双眸子慢慢的睁开,看到陪在他的面前的孟千寻微愣了一下,“我刚刚晕过去了?”

    “恩。”孟千寻点头,声音仍就有些嘶哑,心亦仍就痛着。

    “那时辰够了吗?”此刻,他却并不是担心他自己的身体,而是担心时间不够,会影响了那药效。怕到时候救不了他的灵儿。

    由他的问话中可以明白,他当时的意识可能早就涣散了。

    “够了。”孟千寻又感觉到眼睛开始发酸,又有一种想哭的冲动,他的爱为何要这般的无私,这般的让人心疼,让人感动?

    这样的深爱,为什么还要忍爱这样的折磨?

    “那就好。”他微微的松了一口气,然后再次的慢慢的躺了下去,神情间这才有了些许的放松。

    只是,下一刻,他却又突然的坐了起来,“我去陪陪你的娘亲。”

    说话间,已经快速的下了床,根本就没有给孟千寻阻止他的机会。

    此刻的他,才刚刚醒来,身体还没有完全的恢复过来。

    孟千寻没有说什么,也没有阻止他,孟千寻明白他此刻的心情。

    他是想要尽量的多陪陪娘亲,毕竟这么多年没有见,好不容易见到了,他肯定有好多的话要跟娘亲说,尽管娘亲现在听不到。

    而且,孟千寻也知道,他是怕万一到时候,自己有个什么不测,不能再陪在娘亲的身边了,所以,现在他要珍惜所有的时间,尽量的多陪在娘亲的身边。

    北尊大帝下了床,向外走去时,身子似乎微僵了一下,毕竟刚刚经受了那种的痛苦,此刻身上只怕还是痛的。

    不过,他却是没有任何的停留的,随即快速的走出房间,直接的走进了摆放着李灵儿的水晶棺的房间里。

    孟千寻没有跟进去,因为,她知道,他是想要跟娘亲单独相处的时间,有很多话,多年的思念,这一刻可以完全的释放出来。

    这一刻,他可以已经等了十七年了,虽然娘亲现在还没有醒过来,但是,他却终于可以看到真实的娘亲了。

    “这果子,等会给他吃一颗,这果子可以让他快速的恢复体力。这另外的一颗,你吃。”老人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了孟千寻的身边,手中拿着两个先前北尊大帝摘给她吃的那种果子。

    “我可以吃这种果子吗?”孟千寻突然想起了他先前那怪异的神情,有些不放心的问道。

    “当然可以。”老人快速的回答,那回答似乎太过急切了一点,似乎有着那么一丝想要掩饰什么的感觉。

    孟千寻的眉头微微的蹙起,隐隐的总是感觉到他的神情不对,他的回答,似乎也太急了点吧?

    “这种果子是我们这儿的圣果,只会有好处,绝对不会有害处的,你就放心的吃吧。”那老人微微的停顿了一下,然后才慢慢的解释着,这一次,倒是一脸的认真,并没有任何的怪异的样子。

    “哦。”孟千寻这才伸手接了过来,既然他那么说了,她也就没有什么好怀疑的了。

    这老人跟娘亲的关系明显不一般,他应该不可能会害她的。

    “恩,记的要吃。”老人一脸严肃的点了点头,却又再次的交待着,只是似乎又随即意识到什么,再次补充道,“也一定要记的给你的父亲吃,要不然,他明天只怕承受不住。”

    最后的这一句的补充似乎有些刻意,似乎为了掩饰着什么。

    孟千寻的眉头微微的蹙起。

    “恩。”这一次,孟千寻回答的十分的坚定,只是脸上却更多了几分凝重,明天,明天父亲还要经受一次这样的折磨。

    老人说过,越到后面,就会越痛苦,父亲他能够承受的住吗?

    孟千寻想到今天北尊大帝昏迷在水池中的情形,心中更多了几分担心。

    孟千寻拿着果子走进房间,将其中的一颗递给北尊大帝,“父亲,老前辈说,吃了它,可以补充体力。”

    北尊大帝微愣了一下,并没有说什么,而是快速的拿过果子,几口就吃了下去,此刻只要是能够帮着他救灵儿,他都绝对的不会拒绝,不管是人,还是物。

    孟千寻拿着另外一颗,看了看,比了比,还是有些不太放心,然后将手中的另一颗也递到了北尊大帝的面前,“父亲,你把这个也一起吃了吧。”

    “这样的果子,他现在的情况就只能吃一个,小丫头,你不听我的话,到时候出了事,可就不要怪我了。”只是,恰恰在此时,先前明明应该离开的老人却又突然的出面了她的面前。

    一双眸子望了一眼孟千寻手中的果子,脸上似乎微微的带着那么一丝怒意,“既然你不想吃,那就还给我吧。以后有什么事,也别来问我了。”

    那声音中也明显有些冲,说话间,更是快速的伸手,想要拿过孟千寻手中的果子,“这就是你们的晚餐了,若是你不吃,那就只有挨饿了。”

    “别。”孟千寻愣了愣,连连收回手,看到他似乎真的生气了,微微陪笑道,“老前辈不要生气,我听你的就是了。”

    说话间,也快速的将那果子吃了下去。

    只是,想到,这竟然就是他们的晚餐了,吃这果子,就能够吃饱吗?

    不过,这果子吃下去后,原本有些饿的肚子的确感觉不到饿了,看来这果子的效果的确不错。

    “行了,你也早点休息,明天可能会更痛。”老人看到孟千寻将那果子吃了下去后,脸上似乎微微的多扯出一丝轻笑,然后才转向北尊大帝,沉声吩咐着。

    “恩,我知道了。”北尊大帝极为顺从的应着,虽然他很想一直这样陪在灵儿的身边,但是为了能够救醒灵儿,他却不得不好好休息。

    只是,北尊大帝却并没有离开,而是将另一个房间里的床搬了过来,然后跟那水晶棺摆放在一起,他就那样的躺在了上面。

    孟千寻愣了愣,唇角忍不住微扯了一下。

    若是今天,换了是夜无绝,不知道夜无绝会做出什么让人错愕的举动。

    不过,随即又在心中连连的否认,她只希望跟夜无绝两个人可以平平安安,快快乐乐的一起就好。

    她不要这样的生离死别,她也不要这样的痛苦的折磨。

    只是,她跟父亲两个人突然被吸进了这儿,外面的夜无绝肯定会很担心,很着急,现在只怕正在到处的找她。

    只是,她也不知道自己现在是在什么地方,也不知道要如何的通知夜无绝。

    至少让夜无绝可以知道,她现在平安无事,只要救醒了娘亲,应该就可以出去了。

    孟千寻突然想到了那老人,或者,他应该会有办法通告夜无绝吧。

    孟千寻想到此处,快速的出了房间,去找那老人,但是却发现,那老人早已经没有身影,找了几圈都没有看到。

    孟千寻不由的暗暗懊恼,不找他的时候吧,他总是突然的出现,现在要找他了,反而不见人影了。

    对于这个地方,孟千寻还十分的陌生,而且她也知道,若是那老人不想出事,她根本就找不到,所以也就不找了,等到明天,他自然不会出现了。

    没办法,只能等到明天了。

    离娘亲跟父亲的房间不远的树林中还有几间小屋,虽然一样的十分简单,但是环境不错,极为的舒适。

    孟千寻看到天色不早了,便走进小屋中,想要休息。

    只是,就在她走进房间时,却突然感觉到腹部被着什么用力的踢了一下。

    孟千寻愣住,这样的感觉,已经很熟悉了,应该是孩子在肚子里踢她,只是,以前孩子只是轻轻的动几下,最多就是伸伸小手,伸伸小脚,那动作也是轻缓的。

    不会这般的突然,动作不会这般的猛,更不像是现在这般的用力。

    所以,这突然的一下,还是把孟千寻惊住了。

    那一下之后,他也没有像平时那样停了下来,而是继续的动着,而且动作都是那么大。

    他好像是要急着出来般,在里面不安分的动着,但是,她除了第一下因为太过突然惊吓了一下外,其它的又没有任何不舒服的感觉。

    而且,虽然孩子的动作有些快,有些猛,但是却是极有节奏的,应该不是那种慌乱,或者是不舒服下的异动。

    孟千寻甚至觉的,他好像在里面跳舞,或者是做着什么有规律的动作。

    孟千寻感觉的到,这家伙此刻是高兴的,开心的,更是健康的,只是此刻太调皮了一些。

    没有想到,这还没有出生呢,就这么调皮,那生下来还得了呀?

    不过,以前的孩子可是极为的安静的,为何今天突然的变的这么调皮了呢?

    孟千寻正在暗暗的思索着,却发现,肚子里的孩子已经停了下来,似乎一下子完全的安静了一下,孟千寻的手微微的放在腹部,隐隐的可以感觉到她那平缓而有规律的心跳。

    孩子应该是睡着了。

    孟千寻便没有再多想,唇角微微的淡开一丝轻笑,再有两个月,孩子就要出生了,到时候,不知道娘亲能不能醒过来。

    他们不知道能不能出去?

    不知道能不能见到夜无绝。

    她希望,孩子出生的时候,夜无绝可以在她的身边,可以在孩子出生时,便陪在孩子跟她的身边。

    当然,这都是后话,现在最重要的还是先要救醒娘亲。

    可能是因为环境太舒适了,也可能是因为太累了,孟千寻没多久,就睡着了。

    而且一觉睡到天亮,睡的特别的舒服。

    她有多久,没有像这样一觉睡到天亮?

    孟千寻醒来,看到天色已经大亮,微愣了一下,然后快速的下了床,急急的走出了房间,便看到北尊大帝已经起来,正与那老人站在水池边,看来,今天的浸泡又要开始了。

    “现在,你反悔还来的及。”老人望向他,再次的问道,毕竟昨天他已经经历过那样的痛,对那种痛已经很清楚了。

    所以,现在让他再去选择,更加的公平一些。

    若是他想退缩,现在还来的及。

    “费话少说,开始吧。”只是,他的眸子却是直直地望着那水池,没有半点的犹豫,更没有丝毫的退缩,只是,那僵滞的身子似乎微微的轻颤了一下。

    站在不远处的孟千寻明显的发现了他的轻颤,知道他应该是想起了昨天的那种生不如死的折磨的下意识的反应。

    能够让北尊大帝轻颤的痛苦,那会是怎么样的一种折磨呀?

    孟千寻不够想,也想像不出。

    “你要明白,今天比昨天会更痛苦,而且,接下来会一天比一天更痛苦,你的身体未必能够承受的住,你也极有可能会因为承受不住这样折磨,而、、、”老人的声音中更多了几分沉重,欲言又止,但是那话语中的意思,大家却都明白。

    昨天,北尊大帝就因为承受不住而晕了过去,接下来还会一天比一天痛,他真的能够受的住吗?

    “只要灵儿能够醒来,我所做的一切都是幸福的,开心的。”北尊大帝的唇角微微的扯出一丝轻笑,那笑意中,是满满的幸福。

    说话间,已经自己下了药池中。

    老人微微的呼了一口气,然后再次的将一包药物放了进去。

    北尊大帝这一次,并没有再像上一次一样那般僵滞的站在药池,而是一下去后,便微依在药池边,他这么做应该为了保存体力。

    这一次,很快的,他的额头上,便渗出了细汗,但是他却仍就强忍着,没有痛呼出声。

    时间仍就漫长,过的极慢,极慢,慢慢的,药池中的北尊大帝的身子不受控制的轻颤着,他的唇,他的脸,甚至他的眉,都在轻颤。

    “老前辈,这是怎么回事?”孟千寻看到他的样子,不由的惊住,连声问道。

    “这是正常的反应,就是因为,他此刻太痛苦了。”老人望着北尊大帝的眸子中再次的多了几分钦佩,“他竟然还能硬生生的忍着。”

    “父亲这样,还能坚持吗?”孟千寻越看越担心,生怕他再像昨天一样晕过去,或者更加的严重。

    “再等一会,等一会。”老人望了一下天色,慢慢的说道,只是,那声音中似乎微微的带着几分急切。

    虽然,他也知道,此刻药池中的男人已经达了极限了,但是再多坚持一会,那经效果就会更好一点。

    最后,当老人终于喊停的时候,北尊大帝便再一次的晕倒在池中,其实北尊大帝是用他的惊人的毅力在坚持着,或者那意识早就已经慢慢的涣散了,不过,他却坚持到老人说停的那一刻,才让自己晕过去。

    老人再次的将他从水池中捞了出来,然后带回房间中休息,不过,这一次,老人在他的嘴里塞进了一颗药丸。

    孟千寻看到昏迷中的北尊大帝,暗暗的呼了一口气,难不成,接下来的日子,他每天都要痛的晕过去?

    随即老人又拿来了两颗果子,同样的说,一颗给北尊大帝,一颗让她自己吃。

    孟千寻发现,这儿根本就没有生火做饭的地方,而且根本就没有米呀,菜呀之类的,若是你想打只小动物呢,只要你那心一起,便发现,小动物一只都看不到了,更不要说是抓到了。

    所以,她为了不让自己饿死,便只能吃这种果子,好在这种果子吃了后,便真的感觉到不饿了,而且体力也十分的充沛了。

    “老前辈,跟我们一起来的还有一男一女,他们现在怎么样了?”孟千寻想起昨天就要问他的问题,连连的喊住了刚要离开的他,急急地问道。

    “他们还在雪山上。”老人倒是没有隐瞒,很自然的回答着她。话语微微的顿了一下,再次解释道,“他们不可以进来这儿,因为能够进这儿的,都是有缘之人、”

    那言外之意就是他们不是那有缘之人。

    也是在告诉孟千寻不能把他们带到这儿,让她死了这份心。

    “我们突然被带到这儿,他们肯定很着急,此刻肯定正在到处的找我们,能不能麻烦老前辈帮我传个信给他们,可以让他们放心。”孟千寻也猜到了这种可能,所以,她也不奢望让夜无绝跟孟冰进来,只是希望可以让夜无绝跟孟冰知道他们在这儿,平安无事,不要担心。

    “这儿的事情,是绝对不可以传出去的,到时候你出去的时候,这儿的所有的一切,也不可以告诉外人,这是我们这儿的规矩。”老人的脸色却是突然的一沉,声音中微微的多几分严厉。

    “只是让他们知道我们平安就可以了。”孟千寻微怔,她还是第一次看到老人这般严厉的神情,不过,她是真的怕夜无绝他们太过担心。

    难道只是向夜无绝他们报一声平安都不可以吗?

    也不会泄露这儿的事情呀。

    “不行。”只是,他却是毫不留情的一口回绝了,“不管是谁,若是泄露了这儿的一丝一毫的消息,就会受到最严厉你无法想像到的惩罚。”

    老人说出处时,神情间似乎隐过几分惊颤,可能是想到了什么可怕的事情。

    只是,他又随即快速的转向孟千寻,一字一字慢慢地说道,“不管是谁,我是如此,你也是一样,你最好牢牢的记住了,出去后,这儿的事情,只字不能提,否则那后果只怕不是你能够想像的到的。”

    他此刻的声音中带着明显的警告,却也更多了几分严厉,话一说完,没有再给孟千寻开口的机会,便快速的迈步离开。

    孟千寻望着他离去的背影,久久的无法回神,没有想到这儿竟然还有这样的规矩。

    那么也就是无法让夜无绝知道她的消息。

    看现在的情形,娘亲醒来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到时候,夜无绝还不着急死呀。

    孟千寻越想越担心,只是,她连自己怎么来到这儿的都不知道,对这儿更是一无所知,要想通知夜无绝,那是根本不可能的。

    孟千寻的眸子中慢慢的多了几分忧伤,也不知道此刻夜无绝怎么样了。

    其实,虽然看不到,但是她却完全的可以想像的到,此刻的夜无绝肯定正发了疯的到底到她,但她也知道,夜无绝是肯定不可能找到这儿来的。

    她原先的时候就是被玉血灵珠跟那链子带到这儿来的,夜无绝什么都没有,根本就进不来。

    而自从她进来后,玉血灵珠便没有了光亮,就如同一块平常的石头一样。

    突然,她感觉到肚子里的孩子又调皮的动了起来了,而且这一次比昨天的动作似乎更大,更快,但是同样的也是十分有规律的。

    似乎正在玩着什么,玩的很欢的样子。

    孟千寻甚至觉的自己似乎可以感觉到肚子里的孩子此刻的欢乐般,只是,这小家伙,动作实在是太大了点,有时候,踢的她心颤。

    她的手轻轻的放在腹部,轻轻的呼了一口气,慢慢的说道,“小家伙,你就不能安静一点吗?”有哪个孩子在妈妈的肚子里会是这么调皮的。

    一般的胎动,就是伸伸小手,伸伸小腿,微微的动几下。

    但是这家伙明显的就是在里面手舞足蹈,而且,似乎在做着什么运动般。

    孟千寻原本就是那么随意的一说,只是,让她惊讶的时,她的话一落,肚子里的小家伙竟然真的不动的,似乎听的到,而且也听的懂她的话。

    而且还是十分的听话。

    孟千寻愣住。

    虽然说孩子已经七个多月,有时候,是能够听到一些声音,但是,却也不可能完全听的懂外人说话呀。

    这只是一个巧合,还是他真的听的懂她的话呢?

    “宝宝,再动两下。”因为心中的疑惑,孟千寻试探地说道。

    这一次,她的话音未落,便感觉到她轻轻的扶着腹部的手处微微的被顶了两下。

    似乎是肚子里的小家伙正用他的手来握她的手。

    孟千寻完全的惊住,一双眸子瞬间的睁大了一圈,一张嘴巴也是不断的圆睁,这孩子真的听的懂她说话,而且,还十分的聪明,能够感觉到她的手的位置,与她做出呼应?

    而且还真的动了两下。

    这,这怎么可能呀?

    孩子还没有出生呢,还只是怀胎七个月呢,竟然就听懂话,而且还能够做出相应的反应?

    “宝宝,这边,再动三下。”孟千寻的手移到了另一边,然后再次说道,只是,这一次的声音中明显的多了几分紧张,或者还隐着那么一丝错愕。

    随着她的话语,小家伙真的又一次对着她的手掌处动了三下。

    这一次,孟千寻的惊愕已经是无法形容了,这孩子不但能够听懂她的话,而且还会计数,第一次她说两下,他说动了两下,这一次,她说三下,他就动了三下。

    一般就算是出生后的孩子,到一岁半甚至两岁多的时候,才会数数的,那还是比较聪明的孩子。

    但是,这个孩子还在她的肚子里,竟然就会数数了。

    她怀的不会是一个天才吧?

    而且就算是天才,好像也没有在肚子里就能够听懂一切,还能数数的吧?

    那么她现在的怀的是?一个天才中的天才?

    孟千寻暗暗猜想着,会不会是因为她吃了那种圣果,孩子才会变的这么的聪明的?

    她突然的想起了那老头怪异的神情。

    但是,但孟千寻跑去问他时,他却一口否认,只说那圣果,只是可以补充人的体办,可以延年益寿,却还没有听说过会让人变的聪明。

    孟千寻原本想着,不再吃那圣果,但是因为这儿实在没有其它的东西吃,而且孩子这样的反应也不是坏事,有哪个妈妈不想生一个漂亮聪明的小宝宝呢。

    所以,她便继续的吃着那果子。

    接下来的日子,北尊大帝仍就继续在药池中浸泡,只是每天到了最后都是一样的结局,每一次,他都会晕倒在药池中,每一次,都达到了他的极限,不过,他却没有丝毫的退缩,更没有半点要放弃的意思。

    正如那老人所说的,接下来真的一天比一天更痛苦,孟千寻每天都会站在药池边陪着他,所以,每次都亲眼看到他被痛苦折磨的样子。

    她单单是每天看着,就感觉到无法承受,更何况是他每天都要亲身的去承受那样的痛。

    而且,明知道那般的痛苦,还要让自己下去,毫不犹豫的,心甘情愿的去承受那种折磨。

    每一次,孟千寻都感觉到心很痛,很痛,但是,这件事情,却是没有人可能代替他的,因为老人说过,只有父亲的血可以救娘亲。

    时间一天一天的过去,她们每天就重复着一样的事情。

    每天早上起来后,北尊大帝便去药池浸泡,到了时间后,晕倒在池中,老人便将他捞上来,送到房间休息。

    他醒来后,便一直陪在李灵儿身边。

    而孟千寻的生活亦是一样,每天都是陪着北尊大帝浸泡,然后去陪一会母亲。

    再就在在这儿漫无目的散步。

    她的肚子已经越来越大,算算时间,孩子应该很快就要出生了,最近这孩子似乎越来越懂事了,可能知道她挺着个大肚子辛苦,所以,不再像以前那样乱动了。

    大多时候,都是安静的。

    算算时间,已经过去快两个月了,这两个月来,她这边的消息半点都传不出去,而外面的消息也半点传不进来。

    她跟夜无绝就似乎完全的被分割在了两个世界中,无法相见。

    她不知道夜无绝现在怎么样了。

    她真的好希望夜无绝可以看到他们的孩子的出生。

    孩子可能就要出生了。

    她正想着,突然感觉到腹部痛了起来,孟千寻心中一惊,但是却又瞬间的冷静了下来。

    虽然她没有生过孩子,但是却也明白,这应该是要生了。

    “父亲,我可能马上就要生了。”孟千寻慢慢的走到了娘亲的房前,看到仍就守在娘亲身边的北尊大帝,轻声说道。

    “什么?要生了?这,我?”向来冷静沉稳的北尊大帝一听到她的话,却是猛然的惊住,毕竟他是一个大男人,对于生孩子子这样的事情,他还真是帮不上忙。

    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做。

    “小姐不用紧张,然翁让我过来帮小姐接生。”只是,恰恰在此时,一个长的十分清秀的丫头走了过来,望着孟千寻,缓缓的说道。

    她口说所说的然翁应该是就是每天为北尊大帝药物浸泡的老人。

    她的声音很轻,很慢,但是却是有着一种让人瞬间安宁的魄力,刚刚慌乱的北尊大帝也立刻的冷静了下来。

    “那就麻烦姑娘了。”只是,北尊大帝的神情间却仍就是满满的担心。

    姑娘微微的点头,轻轻一笑,却并没有说什么,而是带着孟千寻回到了孟千寻平时住的房间。

    进了房间,孟千寻才发现,房间里早就准备好了生孩子所需要的一切。

    难道说,他们早就知道,她的孩子今天要出来?而且这位姑娘是从哪儿冒出来的,她来这么已经两个月了,这两个月内,除了那个老人,其它的可是一个人都没有看到。

    今天怎么就又突然的冒出这么一位姑娘来呢?

    不过,自从来到这儿后,什么奇怪的事情没有见过,所以这点小事,倒也没什么了。

    那姑娘的动作十分轻,但是却丝毫不慢,她让孟千寻躺在了床上,然后淡淡的笑道,“小姐放心好了,会很快的,不会很痛的。”

    孟千寻微微的瞥了一下嘴,虽然她没有生过孩子,但是她也见过别人生孩子的,而且也曾经听过那些生孩子的女人的惨叫声,那才叫一个恐怖的。

    所以,说不痛,那肯定是骗人的,说很快,那也是骗人的,她曾记过一个女人生孩子生了一天一夜还没有生下来。

    不过,在现代的时候有剖腹产,但是这儿却没有、只能自己生,再怎么痛都要忍着。

    不过,不管有多痛,她都要忍着,她要把宝宝平安的生下来,只是如今夜无绝不在这儿,让她有些失落。

    此刻,北尊大帝正在外面急的打着转,一双眸子时不时的望向房间里,但是这种事情,他又帮不上忙,只能干着急。

    “不用担心,这丫头不会有事的,吃了那么多的圣果,可不是白吃的。”不知道何时出现的老人,语气却是相对的十分的轻松,而且那声音中似乎还带着几分异样的兴奋。

    一双眸子更是不自觉般的望向前面的房间,那眸子深处,更是忍不住的兴奋与激动。

    只是,此刻的北尊大帝因为太过担心着孟千寻,所以并没有注意到。

    只以为他说的只是安慰他的话,也没有多想。

    他知道女人生孩子都是十分痛苦的,而且还是十分的危险的。

    听说,有人痛上几天几夜,生不下来,最后孩子死在腹中,而大人最后也承受不住去世了。

    所以,此刻,他的心中是真的害怕的。

    只是,没过了多久,便听到房间里突然的传来了笑声,那笑声,很纯,很纯,格格格的,像一只欢乐的百灵鸟,那绝对不是大人的笑声,一听就是小孩子的。

    “生了,生了。”老人突然的跳了起来,大声的呼喊着,一脸的兴奋,一脸的激动,那样子似乎孩子跟他多大的关系是的。

    “这,这么快?”北尊大帝却还有些没有回过神来,或者不敢相信竟然这么快,而且一般的孩子生下来不是哭的吗?怎么这孩子一生下来就格格的笑呢。

    不过,那笑声真的很好听,似乎只是听到那笑声,就让人心甘情愿的为她做一切事情。

    房间的孟千寻也是完全的愣住,生孩子不是很痛苦的吗?

    她怎么什么感觉都没有,这孩子就出来了,感觉就不像是从她的肚子里生出来的。不过,此刻,自己的肚子的确已经略略的扁下去了,而且,她刚刚也是亲眼看到那姑娘将孩子接生下来的,的的确确是她的孩子,不会错的,绝对不会错的。

    而当她听到那孩子清脆的笑声,再次的一愣,这孩子一生下来就笑的这么开心,一定会是一个开心果。

    “是一个女儿。”帮孟千寻接生的姑娘将孩子帮到了孟千寻的面前,一脸的轻笑,身子微微的放低,可以让孟千寻清楚的看到孩子。

    孟千寻快速的抬眸,有些急切的望向那孩子,只是,等到双眸望上那孩子时,她却猛然的惊住。 2k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天价傻妃:娶一送一相邻的书:超级少爷花都聚美龙翔都市江湖第一高手网游之练级专家武动乾坤狙击英雄浸血的子弹家督的野望情剑天下穿越之黑道女王逆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