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 > 介绍 > 天价傻妃:娶一送一

第134章 我是真的爱你

【书名: 天价傻妃:娶一送一 第134章 我是真的爱你 作者:唐梦若影

天价傻妃:娶一送一最新章节 2k小说网欢迎您!本站域名:"2k小说"的完整拼音2kxs.com,很好记哦!www.2kxs.com 好看的小说
强烈推荐: 不朽凡人武侠开端都市猎人无限之配角的逆袭囚徒困境最牛古董商带只天使去修仙随身带着女神皇文体巨星汉末召虎混沌剑神灵王朝    毕竟这件事情实在是太过恐怖了,一想到自己可能会被那些东西一下子吸成了干尸,没有了血,没有了肉,干枯枯的,就只剩下皮跟骨头。(本章节由网网友上传)

    只怕是换了是谁都会害怕,都会毛骨悚然,更何况翠儿说到底,只不过就是一个弱女子。

    她又怎么可能不害怕。

    那个护卫也也机灵,听到翠儿的话,拿着棉被的手便停了下来,或者他也是觉的这太恐怖了点,有些害怕。

    翠儿看到已经离她只有一米多的棉被,眸子中的害怕不断的漫开,身子更是不受控制的颤抖着,拼命的向后缩着,不过这会,她已经退到了墙边时,再退也无处可退了。

    孟千寻的眸子只是冷冷的望着她,并没有说什么,更没有催促她,只是等待着她自己交待。

    其它的人也都望向她,心知这个丫头此刻已经害怕到了极限,应该不敢再说慌了。

    二夫人微微的叹了一口气,脸上的伤痛更加的明显,她不明白,她这么多年,对翠儿一直不错,从来都没有拿她当丫头看待,翠儿怎么会这样的对她?

    她突然觉的,这世上,真是人心难测呀。

    老夫人平时那么疼她,但是就因为先前的一个误会,态度便完全的改变了,而她真心对待的人,却反过来害她,甚至想要她的性命。

    这个将军府中,还有什么好让她留恋的?

    只是,此刻翠儿见那护卫的动作停下来后,似乎又有些犹豫了,只是紧紧的缩着身子,并没有说话。似乎是想要反悔。

    “护卫,继续,这一次,不要再停下了。”孟千寻看到翠儿的样子,双眸一沉,她从来都不是心慈手软的主,机会,她也向来不会多给。

    “我、、我、、我说。”翠儿见到护卫再次的拿着棉被移向她,又听到孟千寻说这次不要停下来了,顿时脸色完全的变的,一时间惨白的如同一张纸一般,额头上也已经渗出满满的汗水,身上的衣服也微微的沾在身上,应该也都是湿透了,可见她这一次的确吃惊不小,吓出了一身的冷汗。

    “哎。”二夫人轻轻的叹了一口气,心中还是有些不忍的,“只要你说实话,我会向五小姐求请,放你一条生路。”

    怎么说也是跟了她十几年了,而且,二夫人觉的,翠儿这么做肯定是有原因的。

    孟千寻愣了愣,没有说什么,她知道二夫人心软,不过,这个时候,这样的话,应该会起到好的效果。

    果然,翠儿那双绝望的眸子中快速的隐过了一丝希望,只是,却又迅速的被浓浓的伤痛掩盖了下去,她的双眸微微的闭起,停顿了一下,才慢慢的睁开眸子,看到护卫手中的被子就在她的面前了,她甚至感觉到那棉絮中已经微微的动着,刚刚那些东西,似乎就要出来了,这一次,她再也顾不那么多了,只能急急的喊道,“是,是少爷。”

    “少爷?梦浩远?”孟千寻怔住,双眸微微的圆睁,有些错愕的望向翠儿。

    貌似将军府中唯一的少爷就是梦浩远了,梦啸天的女人虽然不少,但是子女却不多,儿子就更少了,就只有大夫人生下的梦浩远,其它的大夫人自然不可能让那些女人生下来。

    只是,翠儿为何要听梦浩远的?

    翠儿慢慢的点了点头,神情间更多了几分伤痛,还带着深深的愧疚,但是眸子深处隐约的又闪过那么一丝异样的情意。

    孟千寻看到翠儿脸上那复杂的神情时,不由的怔住,这丫头不会是中了梦浩远的美男计吧?

    可是,梦浩远也还不到二十岁,这丫头应该有二十六七了,这丫头是脑子坏掉了吗?竟然会、、、、

    孟千寻真的有些想不通了。

    “你为了他而害我?为什么?”二夫人显然也想不通,而且二夫人也没有看清翠儿脸上的表情,所以猜不到那可能的原因。

    翠儿垂眸,低头不语,脸颊上却是微微的隐过一丝红晕。

    一双手也是下意识的握紧。

    “为什么?我这么多年对你也不错,你为何要这么对我,他到底给了你什么好处,让你这么害我?”二夫人一改平时的温和,有些急声问道,可能是真的无法接受翠儿这样的说法,亦或者心中还有着一些怀疑。

    可能,她原先心中猜测的也不是梦浩远,而是梦若婷,正如孟千寻一样的。

    她原本还想着,可能是梦若婷用什么威胁翠儿,翠儿没有办法才答应的,所以当听到翠儿说是梦浩远时,实在是有些无法接受。

    “少爷他、、”翠儿这才慢慢的抬起眸子,望向了二夫人,害怕中,却似乎隐着那么一丝的甜蜜,“少爷说,他会娶我。”

    孟千寻被她的话雷了个外焦里嫩,果然如她所料。

    只是,她还真没有猜到,梦浩远竟然会对这丫头说出这样的话来,而她更是想不通,这个丫头看着也不笨呀,怎么这样的话,她就相信了呢?

    先不说两个人的身份上的差别,单单这年龄上就不可能。

    男人还不到二十岁,女人已经二十七了,试问在这古代有哪个男人会娶比自己大这么多的女人?

    但是,这个丫头,竟然就相信了。

    哎,有时候这感情还真是会让人变笨呀,笨的连自己都不认识自己了。

    二夫人的唇角也微微的抽了几下,很显然也是无法理解的,望向翠儿的时,眸子中更多了几分沉痛,这明显是人家设的一个局,但是这个丫头竟然这么轻易的就上了当了。

    就跟着外人一起来害她了。

    其它的人也都是暗暗的摇头,这丫头的确够傻的。

    不过,像这种感情的事情,本来就是很难判断是与非的。

    要说,翠儿跟了二夫人这么多年,若是一般的物质诱惑,或者是威胁之类的,只怕还动摇不到她,偏偏这感情往往是一个人最软弱的地方。

    也难怪刚刚翠儿死活不承认,极力的隐瞒着,原来是在包庇自己的心上人,不过,在这最后,当她用那种恐怖的方法对付翠儿时,翠儿终究还是抵不住了。

    所以,可以看出,翠儿对梦浩远的感情,也不是深的不可自拔,至少还没有到那种为了对方可以牺牲一切的地步。

    或者说,在某种意义上,她应该也不是完全的相信梦浩远的。若是完全的相信,就不会背叛了。

    所以,她在感情的方面,也是一个背叛者。

    “而且,当时奴婢也不知道这被子里面藏了这么可怕的东西,不知道、、、。”翠儿的身子僵了僵,有些急切的解释着,只是,她这样的解释,听在众人的耳中,却都感觉到好笑。

    不管怎么样,她已经是背叛了她的主子,而且就算她先前不知道,那后来二夫人变成那样,大夫一直都查不出原因,她就应该知道是那被子的问题?

    但是,她为何不说?而是看着自己的主子一天一天的消瘦,甚至枯竭?只怕很快就会死去。

    其实这个丫头,比起梦浩远等人更加的可恶,毕竟那些人原本就是二夫人的敌人,而她却是二夫人身边的人。

    孟千寻知道,这整件事情的背后支使者肯定还是梦若婷,因为梦浩远没有那样的深谋远虑,根本想不出这样的主意。

    这些恐怖的小东西,应该也是梦若婷的。

    “现在要怎么办?怎么处理这个丫头?”孟冰明白了所有的事情后,一脸的愤怒,狠狠的盯着翠儿,“像这样的丫头,绝对不能放过,她就是一个忘恩负义之人。”

    孟冰性格直爽,最看不起的就是这样的人。

    “二夫人,二夫人你刚刚说过,只要奴婢说了实话,二夫人就会放过的奴婢的,奴婢现在都已经全说了,求二夫人饶过奴婢吧。”翠儿听到孟冰的话,身子一僵,连连的转向二夫人求起情来。

    “呸,还真是不要脸,竟然还好意思求情,你现在求死还差不多。”孟冰听到她的话,脸上的怒火更加的升腾,直接的对着翠儿喷了口口水。

    “二夫人,像她这样的人,你千万不能心软,千万不能放过了她。”孟冰生怕二夫人一时心软,放过翠儿,连声说道。

    二夫人嘴角微抿,神情间有些犹豫,一双眸子略带询问的望向孟千寻,她想听听千寻的意思。

    “先留着她,还有用。”孟千寻的眸子微微一眯,冷冷的扫了翠儿一眼,一字一字慢慢的说道,“你最好是按我的意思好好的配合,否则,我会让你死的很惨。”

    对于这种忘恩负义之人实在不必心软。

    翠儿怔了怔,然后慢慢的点头。

    “千寻,不如将这件事告诉老夫人吧,让老夫人来处理这件事情。”二夫人想了想,突然说道,毕竟这么多年,老夫人对她的确还不算,而且在她的心中老夫人一直是十分公正的。

    孟千寻快速的转眸,望向二夫人,神情间快速的隐过那么一丝无奈,二夫人把人想的实在是太好了。

    “娘亲,老夫人心前虽然疼你,但是今天发生了这样的事情,老夫人肯定不会再像以前那样维护你了。”孟千寻微微叹了一口气,慢慢的说道。

    “但是发生了这样的事情,老夫人也不可能不管,老夫人处事还算公正。”二夫人的眉头微蹙,虽然知道老夫人可能不会再像以前那般的护着她了,但是这件事情摆在面前,老夫人也不可能不管呀?

    “对,老夫人平时处事还算公正,但是一旦涉及到将军府的利益,老夫人却是绝对的会维护将军府的利益,梦浩远是梦家唯一的男孙,你觉的老夫人可能会为了这件事而处置梦浩远吗?”孟千寻的脸色微沉,声音中也略略的多了几分冷意。

    她知道,老夫人绝对不会让梦家唯一的男孙有事,最多就是为了表面上的公正,而对梦浩远做出一些无伤大碍的惩罚。但是,这不是她要的结果,她会要他们付出相应的代价。

    二夫人听到孟千寻的话,嘴紧紧的抿起,不再说话,很显然,她也明白孟千寻说的都是实情。

    “那你想怎么做?”二夫人再次望向孟千寻,询问着她的意思。

    “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他们怎么对你的,我就怎么的还回去。”孟千寻的的唇角微微的扯出一丝冷意,声音中带着让人毛骨悚然的寒意,她对待敌人向来都不会手软。

    跪在地上的翠儿不由的打了一个冷颤。

    “我赞成千寻的做法。”孟冰连连举手,表示赞成,“绝对不能轻饶了那些人。”

    “对了,你留下这个丫头到底有什么用呀?”孟冰的眸子再次望向翠儿,狠绝中隐着几分杀意,她就是看翠儿不顺眼,狠不得直接的杀了她。

    “这件事,先不要打草惊蛇,就装做什么都没有发现的样子,翠儿还是像以前一样跟他们联系。”孟千寻也慢慢的望向翠儿,轻声吩咐着。

    话语微微顿了一下,再次补充道,“我们这暂且相信你一次,你若是好好的配合,能够为我们找到证据,帮二夫人报仇,事后我就放你离开。”

    翠儿怔了怔,望了孟千寻一眼,然后慢慢的点了点头。

    “恩,好了,你先出去吧。”孟千寻微微的点了点头,示意她离开了。

    翠儿暗暗松了一口气,慢慢的站起身,可能是因为跪的太久了,腿太痛了,走路时,一拐一拐的。

    “千寻,你还敢相信她,你就不怕她去向那些人告密吗?”等到翠儿离开后,孟冰转向孟千寻急急的说道,她现在是一点都不相信那个丫头,她也不觉的那个丫头会帮着她们,会配合她们的计划。

    北尊大帝也是若有所思的望向孟千寻,他觉的,她的计划只怕不像表面上那么的简单。

    “我只不过就是一个饵,诱梦若婷上钩的饵。”孟千寻的唇角微微的一扯,扯出一丝淡淡的轻笑,她知道,那个丫头根本信不过,她也没打算相信那个丫头。

    相反的,她就是想要让那个丫头却把这件事告诉梦若婷。

    她知道,梦若婷以前就一直想要除去她,今天发生了那样的事情,梦若婷又被毁了容,此刻肯定恨不得将她碎石万段。

    肯定想法设法的要对付她。

    而这个时候,若是让她知道了她识破了她对二夫人做的事情,她肯定又要分心来应付二夫人这边的事情。

    她要的就是梦若婷的乱,只要乱了就能够抓到她的把柄,就能够找到她害人的证据。

    而若是那个丫头真的改过了,没有告诉梦若婷,她们也可以借翠儿把梦若婷引出来。

    她这是两手准备,当然要看这个丫头怎么选。

    “初也,盯着那个丫头。”夜无绝对着外面,沉声的吩咐着,他当然要全面的配合着她的计划。

    “是。”原本空空的,什么都看不出的院子里却传来一声恭敬的回应。

    北尊大帝的眸子微微的望了夜无绝一眼,眉角微挑,这小子反应倒是挺快的,竟然抢他前头了,他的唇角下意识的微抽了一下。

    老夫人那边再次派丫头过来,这一次并不是询问二夫人的情况的,而是安排客人的。

    “来者是客,老夫人为各位安排了客房,各位请随我去休息吧?”来的丫头望向房间里的人,态度极为的恭敬。

    现在天色已经晚了,的确是该休息了。

    原本他们可以去睡客栈,也没打算留在将军府的,不过二夫人现在这情形,孟千寻肯定是不放心离开。

    若是孟千寻不离开,其它的人自然也都不会离开。

    所以,老夫人此刻的安排,倒也是十分合理的。

    毕竟大家都不可能都留在二夫人这儿。

    “老夫人说了,五小姐刚刚回来,二夫人身体又不好,五小姐肯定要陪二夫人,所以,也就没有再为五小姐另外安排,而三皇子与这位公子老夫人都准备了最好的客房,这位小姐,就先住在五小姐以前住过的地方吧,这样五小姐若是想要休息的话,也可以过去。”那位丫头见众人都没有拒绝,便再次慢慢的说道。

    不得不说,老夫人安排的还真是够细心的,每个人都设想到了,都安排的很到位。

    让人挑不出半点的不是来。

    “行,就这样吧。”孟千寻微微的点头,对老夫人她是了解的,老夫人虽然极为的护短,但是有时候处事还算公正,应该不会暗中做什么?

    更何况这安排也合情合理,让人也不好拒绝。

    北尊大帝跟夜无绝听到孟千寻同意了,便也没有再说什么,毕竟,他们留在这儿的确不合适,而夜无绝已经在二夫人的院子外面暗中安排好了侍卫,来保护她的安全。

    “我留在这儿陪千寻。”只是,孟冰却是放心不下了,她不想离开。

    “行了,你也赶了那么长时间的路,又忙了一天,也累了,先去休息吧。”孟千寻明白她的心意,但是也实在不忍心让她太过劳累了。

    最后,孟冰还是熬不过她,只能离开了。

    在大家都离开后,整个院子里完全的安静下来后,翠儿却是悄悄的出了门,四下里张望了一下,没有发现院子里有人,这才慢慢的出了房间。

    不过,她却并没有急着离开,反而慢慢的走到了二夫人的房门,轻轻的敲了一下门,然后轻声喊道,“五小姐。”

    “恩,什么事?”孟千寻听到她的声音,眉头微蹙,走到了房门外,打开了门,淡淡的望着她,神情间并没有太多的异样。

    “奴婢突然想起,少爷跟奴婢定好了的,每隔两天的晚上亥时就要在后花院见一次面,今天晚上刚好是约定的时候,五小姐说奴婢还要不要去。”翠儿微微的垂眸,神情间倒是并没有太多的紧张,反而带着太多的歉意。

    孟千寻望着她,因为她低着头,所以,她只看到她的脑袋,光滑的发丝,梳的极为的整齐,上面还戴上了一个别致的头簪,这是刚刚没有的。

    很显然,她是精心的打扮了一番,早就决定了要去的。

    此刻来问她,只不过是一个形式,或者只是想要通过这样的方法来骗的孟千寻的信任。

    翠儿久久的没有听到孟千寻说话,心中不由的暗暗的紧张,不由的再次小声的说道,“若是五小姐不相信奴婢,那奴婢就不去了,奴婢也是怕被他们发现了异样,才来问五小姐的。”

    “你去吧,我相信你。”孟千寻却并没有多说什么,而是柔声说道,那声音中没有并点的冷意,反而略略的带着几分轻笑。

    话语微微的顿了一下,再次补充道,“我相信你不会让我失望,也不会再让二夫人心寒了。”

    她这话也算是一个提醒,也算是给翠儿的最后的一次机会,若是这个丫头再一次的背叛了二夫人,那么她就绝对不会再放过她。

    “奴婢知道了,奴婢一定不会让五小姐失望,不会让二夫人失望的。”翠儿的头垂的更低了,声音也压的更低了。

    翠儿慢慢的转身离开,就在她的脸微微侧转时,一直望着她的孟千寻看到她那红艳欲滴的唇,很红,很娇艳。

    孟千寻看着翠儿离开后,才重新回到了房间里。

    “是翠儿那丫头。”二夫人本来就没有睡熟,刚刚外面的对话,她都听到了。

    “恩。”孟千寻也不瞒她,点头应着。

    “我真是没有想到,这丫头会做出这种事情,这丫头平时挺聪明的,怎么就这么轻易的被他们骗了呢?”二夫人微微摇头,一脸的心疼,“我对她,一直如同女儿一般的。”

    “娘亲,并不是你对别人好,别人就对你同样的好的,人心难测,你以后可千万不能再这么轻易的相信别人了。”孟千寻知道她心软,不由的提醒着她。

    “希望这一次那丫头不要再做错了。”二夫人对翠儿还是存着一些希望的。

    孟千寻的眸子却是微微一闪,她觉的,可能够呛,若是翠儿只是为了应付梦浩远,不想让那边发现异样,而去见梦浩远的话,根本就不用精心的打扮。

    翠儿离开二夫人的院子时,刚开始的时候走的很慢,可能是没有发觉有人跟踪,然后才微微加快了脚步,来到后花院时,远远的看到一个男子正等在凉亭之下。

    脚步便不由的再次加快,急急的走向前去。

    男人看到她,微愣了一下,然后有些不满地说道,“怎么才来呀?那边什么情况呀,她死了没有呀?”

    男人最关心的很明显不是她,而是另一个人的生死,而不难猜到,这个男人所说的那个人应该就是指二夫人。

    “我一来,你就只问二夫人的事情,难道你就一点都不关心我,一点都不想我吗?”翠儿的红唇微翘,声音中也多了几分不满,身子微转,背对着他,不去理他。

    一个十七八岁的女人对一个二十几岁的男人撒娇那是可爱,若是一个二十七八岁的女人对着一个十**岁的男人撒娇那算是什么?

    男人望着她的背影,唇角狠狠的抽了几下,脸色明显的多了几分厌恶,但是却又很快的将那厌恶之色掩饰了下去,大姐说过,成败就在此一举了,他必须要忍耐,不能怀了大事。

    只要二夫人死了,二房的那些财产就都是他的了,毕竟,他可是将军府唯一的男孙。

    “我怎么不关心,我怎么不想你呀,我不想你,我又怎么会在这儿等你呀,你都不知道,我在这儿等了都快半个时辰了,我都等急了,你才来,所以,我心中肯定着急呀。”梦浩远的手扶向她的肩膀,微微的转过她的身,让她面对面的望向他,一脸认真的望向她,一脸的情深意浓。

    不得不说,梦家的人都很有演戏的天份,能够对着一个比自己大了近十岁,明明心中十分厌恶的女人,还能装的这般的深情,的确是不简单呀。

    “真的?”翠儿的双眸微亮,脸上多了几分欣喜,脸颊也微微的爬上几分红晕,在那月光下,倒也有着几分朦胧的美丽。

    “当然是真的,我什么时候骗过你呀。”男人说谎都不带打草稿的,说的那叫一个理直气壮。

    说话间,还微微的靠近,在翠儿的脸上微微的吻了一下,不过,只是飞快的吻了一下她的额头,然后便很快的离开了。

    翠儿的脸更红了,身子微微的一倾,便靠在了他的怀里。柔情尽现。

    梦浩远的身子微微的僵了一下,不过并没有推开她,而是慢慢的将她揽进了怀里,只是,眉头却是微微的皱起。

    “你说,你会娶我的,你会不会反悔呀?”翠儿此刻正隐在他的怀里,自然没有看到他皱眉的动作,反而低声追问道,声音中隐隐的带着几分试探,亦或者还有着那么几分犹豫。

    梦浩远的脸色微沉,但是却柔声说道,“当然不会,我亲口答应你的,怎么可能会反悔呢。”

    “真的吗?你不会骗我?”翠儿听到他的话,身子一动,快速的抬眸,望向他,月光下看到他那年轻,好看的脸,眸子中多了几分痴迷,他虽然年轻,但是却很好看,而且很温柔,很会哄女人。

    只要他真的娶她,她可以为了他做任何事情。

    “我怎么会骗你呢,只要二夫人死了,二房的那些财产成了我的,我就什么都不用担心,什么都不用怕了,到时候就算父亲不同意,我都会娶你的。”梦浩远的甜言蜜语果然说的很动人,那誓言更是听的翠儿心花怒放。

    “你不会嫌我大吗?”翠儿虽然心中高兴,但是仍就有些不放心地问道,因为,这一次,她的选择弄不好就是万劫不复,所以,她一定要得到足够的保证。

    至少要让她觉的,值的她去冒那个万劫不复的险。

    “傻瓜,我不是告诉过你,我就喜欢你这样的,大又怎么样,大才知道疼人,大的我更喜欢。”梦浩远的声音中多了几分暧昧,说话间,故意的揉着她面前的柔软,一语双关。

    “讨厌。”翠儿假装娇嗔,假装伸手去推她,不过,手碰到他的手时,却又微微一缩,并没有推开他。

    “你真的那么喜欢我吗?”翠儿的脸红通通的一片,月光下,倒是多了几分诱惑。

    “当然,你还要我说多少遍你才相信?”梦浩远的心中多了几分懊恼,不过脸上却仍就是一脸的轻柔,一脸深情。

    突然想起大姐说过,你要让一个女人完全的相信你,全心全意的帮你,最好,最直接的办法就是要了那个女人,只是那个女人的身子是你的了,她的心就会完全的向着你,她就会完全的听你的了。

    反正他是男人,这种事,他又不会吃亏。

    想到这些,而且翠儿长的也还算不错,清清秀秀的,只不过是年纪大了点,不过此刻在这月色下,倒是有着几分朦胧的美丽。

    梦浩远的手,更加用力的揉着她的柔软,另一只手也在她的后背上慢慢的移动着,一边移动,还一边的扯着她的衣衫。

    翠儿感觉到他的动作,身子明显的僵滞,略带羞涩地说道,“不要,不要。”

    “为什么不要,你明明知道我心中是喜欢你的,狠不得立刻把你吃下去,你这是要拒绝我?难道你不喜欢?”梦浩远明明知道她的心思,去故意那么说,不得不说,他应该算是一个**的高手,要不然二十七岁的翠儿也不可能就那么被他骗了。

    “不要在这儿,会被人看到的。”翠儿的脸更红了,身子微微的扭动着,想要避开梦浩远在她的身上不动移动的手,只是,她此刻这样的纽动,反而挑起了他的冲动,原本只想逢场作戏的梦浩远,这一边倒是真的有了**。

    “怕什么,这个地方怎么会有人来。”他突然一把紧紧的抱住了她,唇也狠狠的压下,只不过却不是吻向她的唇,而狠狠的用力的咬向她的胸前。

    虽然隔着衣服,但是因为他太用力,翠儿一时吃痛,差点惊呼出声,再次的纽着身子,想要推开他,但是他却咬的更紧,更用力,痛的翠儿倒抽出了一口气。

    翠儿感觉到胸前微微的有些湿意,也不知道是他的口水,还是被他咬出了血来。

    “痛,痛,痛,放,放开。”翠儿实在有些受不了了,又不敢用力的挣扎,只能低声喊着。

    还好,梦浩远终于松开了口。

    “我实在是太爱你了,情不自禁。”梦浩远有这样的一句甜言蜜语,来掩饰自己刚刚的粗鲁。

    翠儿虽然还在疼着,但是心中却多了几分欣喜,他这样对她,便说明,他是真的喜欢她的。

    梦浩远看到她的样子,心中暗暗得意,更加的将她揽在怀里,一只手,更是肆意在她的身上游走着,引的她,气喘嘘嘘的。

    “二夫人那边到底怎么样了?按理说,这几天,她也该死了,听说,上次大姐端去的鱼汤她没有吃,你要想办法让她再喝鱼汤才行。”梦浩远一边在她的身上乱动,一边低声的问着二夫人那边的情况,这就是男人跟女人的不同。

    女人在这个时候会完全的沉迷,但是男人却可以同时想着其它的事情。

    翠儿听到他的话后,身子明显的僵滞。

    “怎么了?”梦浩远感觉到她的异样,也不由的愣住,有些疑惑的望着她。

    “那件事,已经被五小姐发现了。”翠儿极力的压低声音,在他的耳边说道。

    她来之前,心中还有些矛盾的,还在挣扎着要帮二夫人,还是帮梦浩远。

    所以,她今天一来,没有说起二夫人的事情,而是先试探梦浩远的态度,梦浩远刚刚的态度让她很满意,所以,她决定了要帮他。

    而且,她觉的,梦浩远毕竟是将军府的少爷,总比二夫人的份量重,依靠他应该不会错的。

    “什么?你说什么?”梦浩远的动作猛然的停了下来,一双眸直直的望着她,怒声吼道,“那你怎么不早告诉我?”

    “她们是故意让我来骗你的,我先前也只是想要确定你对我是否是真心的。”翠儿感觉到他突然的转变,微愣了一下,有些委屈地说道。

    “我对你肯定是真心的,这一点,你不用怀疑的,只是,这件事情让我太吃惊了,刚刚把我吓倒了。”梦浩远也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听到翠儿那么说,便觉的翠儿还有利用的价值,所以再次的哄骗着她。

    “你要知道这件事情的严重性,若是让老夫人知道了,这件事就麻烦了。”梦浩远毕竟年轻,已经有些懂了。

    “这个你不用担心,你是将军府的唯一的男孙,老夫人不可能会把你怎么样的,而且现在老夫人跟二夫人之间发生了一些矛盾,老夫人也不可能再像以前那样帮着二夫人的了,五小姐也早就想到了这一点,所以五小姐并不打算把这件事告诉老夫人,反而想让我来骗你们。”翠儿听到梦浩远的话,连连说道。

    “对呀,那倒也是。”梦浩远也觉的她的话有道理,而且孟千寻这摆明了是不敢去告诉老夫人,那么他也就不用那么害怕了。

    “现在,我们要想一个其它的办法来对付她们,五小姐可不像二夫人那么好对付,而且五小姐身边还有三皇子,还有一个身份不明的父亲。”翠儿相对的却是冷静的多,分析起事情来也是头头是道。

    她的话语微微的顿了一下,再次补充道,“不过,此刻其它的人都已经离开了,只有五小姐在陪着二夫人,这应该是一个机会。”

    “走,去找大姐。”梦浩远自然是想不出什么好办法,所以,他想到了梦若婷,他知道,他的大姐的主意是最多的,这件事,本来也是大姐一手安排的。

    两人很快找到了梦若婷。

    “大姐,二夫人的那件事,被梦千寻那个死丫头发现了。”梦浩远压低声音向梦若婷说明。

    梦若婷一惊,一双眸子猛然的眯起,快速的望向了翠儿,脸上带着明显的的怀疑。

    “她们原本是让翠儿来骗我们的,不过翠儿对我是一心一意的,自然不会骗我,所以把一切都告诉我了。”梦浩远连连的解释,他自然是想着这件事情还要利用翠儿,所以现在自然还是好好的哄着翠儿。

    但是翠儿却以为他是真心为她的,不由的心中感动,望向他时,更多了几分深意。

    这个男人,这般的对她,她就算死了也没有遗憾了。

    “看一下,有没有人跟过来。”梦若婷冷冷的望了翠儿一眼,然后低声吩咐着一边的侍卫。

    侍卫明白她的意思,细细的查看过后,没有发现任何异常,“回夫人,没有人跟踪。”

    “他们怎么知道这件事是我们做的?是你说的?”梦若婷的眸子再次的转向翠儿,冰冷中带着几分嗜血的狠绝。

    梦浩远似乎到现在才想到了这一点,望向她的眸子中也多了几分冷意。

    翠儿的身子微微的一颤,头下意识的垂下,小声说道,“她们给我喂下了十条生鱼,然后要把那条被子裹在我的身上,我、、我真的很害怕、”

    “就因为害怕,所以你就出卖远儿?”梦若婷的唇角微微的扯出一丝冷笑,声音中也更多了几分狠绝,一双眸子却是微微的望向一边的梦浩远。

    梦浩远原本冰冷狠绝的眸子在对上梦若婷投过来的目光时,不由的怔住,看到她神情间传达的表情时,顿时明白了她的意思,脸上的冰冷与狠绝便快速的隐了下去。

    “大姐,你也不要怪她了,那些东西的恐怖也是见过的,就算换了是我,我都受不过,更何况,她只是一个弱女子,你就不要怪她了,她现在来,不就是要将功赎罪的吗,你怎么着也要给她一个机会呀。”梦浩远的声音极为的轻柔,完全的是维护着翠儿的。

    翠儿那极力垂着的眸子猛然的抬起,直直地望向梦浩远,看到梦浩远的脸上没有丝毫的怒意,望向她时,仍就是一脸的深情,心中更加的感动,唇微微的动了几下,才颤颤地说道,“谢谢你这么帮我。”

    “傻瓜,我说过我是真心爱着你的,我不帮你,还能帮谁?”梦浩远对着她微微一笑,没有半点的责怪她的意思,反而仍就是一副款款深情的样子。

    “我、、我对不起你,我不该说出你的。我、、。”看到梦浩远这样,翠儿的心中更加的自责,更加的痛苦。

    “好了,都说了这件事情不怪你的,你也别太自责了。”梦浩远再次柔声劝着她。

    “谢谢你。”翠儿更加的感动,声音中都微微的带着几分呜咽,是感动的。

    “远儿,你还打算相信她吗?你又怎么知道,她这次没有说谎,你又怎么知道,她这一次不会再背叛你?”梦若婷却是冷着一张脸,故意说道。

    其实,她现在跟梦浩远算是一喝一合,只是为了哄骗这个丫头。

    若是翠儿被人跟踪,她会直接的将翠儿除掉,但是刚刚侍卫说,翠儿没有被人跟踪,那么这件事,她就要另做打算了。

    当然,这一次,她必须的确保翠儿全心全意的帮他们,不会再背叛他们。

    那么要想让翠儿这一次全心的帮他们,绝不会再背叛他们,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让梦浩远来感动翠儿,所以,她刚刚便暗示梦浩远跟她演这一出戏。

    不得不说,梦浩远演的还挺像的。

    把那丫头哄的东南西北都分不清了。

    “大姐,我相信她。”梦浩远却是望着翠儿,一脸认真,一脸坚定地说道。

    “大小姐放心,这一次,不管发生什么事情,我都绝对不会再背叛少爷的,不管少爷让我做什么,我都会毫不犹豫的完成的。”翠儿见梦浩远这般的维护她,感动的眼睛都有些发酸了,她真的没有想到,少爷对她的感情,竟然这么深,竟然会这般的毫无条件的相信,竟然会这般不顾一切的维护她。

    她在心中暗暗发誓,这一次,她绝对不会再做出对不起少爷的事情。

    “哼,有了第一次,就会有了第二次,也就远儿相信你。”梦若婷仍就冷着一张脸,故意说道。

    “好了,大姐,你就别再怪她了,你看她都快要哭了。”梦浩远有些不满的望了梦若婷一眼,然后微微伸手将翠儿揽进了怀里。然后再柔声安慰着她,“好了,你也不要再难过了,有我相信你就够了。”

    “你?你竟然为了她跟我顶嘴?连我的话都不听了。”梦若婷的脸色愈加的阴沉,故意的大声怒吼。

    “大姐,你若是再这么为难翠儿,我就不听你的,我明明知道我是真心爱着她的,你非要当着我的面让她难堪,那你要我怎么做?”梦浩远也故意的对着梦若婷怒声吼道,俨然就是一副为了一个丫头,两姐弟反目的情形。

    “少爷,大小姐,你们不要为了我吵了。”翠儿看到梦浩远竟然为了维护她,跟他一直最敬畏的姐姐吵架,心中又是感动,又是难过,更是自责。

    “都说了这件事跟你无关,你不必难过。”梦浩远却是更加的揽紧了她,一脸的疼惜,“既然她不相信你,那我们走。”

    说话间,他还真的揽着翠儿打算离开。

    梦若婷的双眸微闪,这小子还真会演戏,要不是这本来就是她的主意,只怕连她都会被骗了,也难怪他能够骗了翠儿那丫头,让跟在二夫人身边那么多年,一直忠心耿耿的翠儿最终却背叛了二夫人,甚至听到梦浩远的话加害二夫人。

    这小子,还真是感情的杀手呀。

    这戏演到这儿,也应该差不多了,相信那个丫头现在对远儿肯定是死心塌地,绝对不可能再背叛远儿了。

    “少爷,不要,翠儿不能让你跟大小姐因为翠儿而闹翻。”翠儿紧紧的拉着梦浩远的手,不让他离开。

    “行了,行了,看在你的份上,我就再相信她一次。”梦若婷见火侯差不多,便开始收网了。

    梦浩远这才停下脚步,转身,望向梦若婷,只是神情间仍就带着几分怒意,有些怀疑地问道,“你真的相信她?”

    “既然你那么相信她,我还能说什么,若是她再背叛你,那也是你自找的,是你活该,怪不得别人。”梦若婷故意微微的叹了一口气,似乎有些无奈地说道。

    “大小姐,绝对不会的,翠儿绝对不会再背叛少爷的,绝对不会的,我发誓,若是我再背叛少爷,就让我天打雷劈。”翠儿听到梦若婷的话,连连发起了毒誓。

    “好了,都说了相信你了,干嘛还发那样的毒誓呀。”梦浩远故意略带不满的说道,只是,却是等到发完了毒誓以后才说的话。

    “行了,那我就再相信你一次,你们跟我进来吧。”梦若婷仍就故意的板着脸,但是心中却是暗暗的得意。

    梦浩远这才揽着翠儿慢慢的跟在梦若婷后面进了房间,护卫便守在外面。

    房间里,梦若婷的脸上多了几分嗜血的狠绝,微微靠近翠儿的耳边,小声的说着什么,然后将一件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塞进了翠儿的手中。

    翠儿的脸上多了几分害怕,但是望了梦浩远一眼后,便一脸坚定的点了点头,“大小姐放心,我一定不会让大小姐失望的。”

    “恩,最好是这样。”梦若婷轻声的应着,那声音中隐隐的带着几分暗示。

    “不过,你也要小心点,不能被他们发现了,我真的害怕你会有危险。”梦浩远却是故意的揽着她,一脸不放心地说道。

    “少爷放心吧,我不会有事的,二夫人还是相信我的,刚刚大小姐也说,他们并没有派人跟踪我,可见他们都是相信我的。”翠儿一脸感动的望着他,脸上更多了几分凛然,为了他,她怎么都不怕。

    “恩,那你自己小心点。”梦浩远仍就一脸不的担心,一脸的不舍的望着她。

    翠儿感动的稀里哗啦,有这个男人这般的关心她,她就算现在死了,也知足了。

    翠儿暗暗的下定决心,有些不舍的望了梦浩远一眼,然后才决然的转身,离开。

    “哼,这个死丫头,竟然背叛我,我绝对不会放过她的。”只是,翠儿不知道的是,她一离开房间,梦浩远脸上的深情便瞬间的消失,换成了骇人的冰冷与狠毒。

    “要对付那个丫头,还不简单的很,现在最重要的是除去梦千寻那个死丫头。”梦若婷的唇角也扯出嗜血的狠绝,一字一字残忍地说道。

    “大姐这次有把握吗?”梦浩远听她这么说,微怔了一下,连连转向她,有些不太放心地问道。

    “放心吧,我做事,绝对不会失败的,这一次,我定然要把那个贱丫头彻底的毁掉。”梦若婷阴冷的笑着,得意中更是那让人惊心的狠毒。

    “那样就最好了,就真的,我也一直看那个死丫头不顺眼,早就想要除掉她了,我就不懂了,就那丫头那副丑样子,三皇子怎么就看的上她的。”梦浩远一脸的嘲讽,他还没有过去二夫人房间,所以并没有见过现在的孟千寻现在的样子,只是听说孟千寻回来了。

    梦若婷微愣了一下,双眸突然微微一闪,脸上突然更多了几分狠毒,她突然想到了一个更好玩的游戏,总之这一次,她一定会让那个贱丫头永无翻身之地的。

    二夫人的院子里。

    初月小心的走进房间,然后在孟千寻的耳边轻声低语了几句。

    孟千寻的双眸一眯,脸上多了几分冷意,“真的?”那声音中,也是再明显不过的冷意。

    “恩,是初也送过来的消息,绝对不会错的。”初月微微的点头,不再半点的迟疑,一脸的肯定,初也的消息是绝对的不会错的,而且初月跟踪人的能力绝对是一流的,一般人是根本不可能发现的,所以也不用担心敌人跟他们玩反间计。

    孟千寻没有再说什么,只是那脸色却是慢慢的阴沉。

    床上,二夫人已经睡着了。

    “熄灯,睡觉。”孟千寻望向桌上的灯光,突然微微一笑,慢慢地说道。

    初月微愣了一下,然后快速的吹熄了桌上的灯光,只是,却并没有离开,而是静静的站在房间里。

    翠儿悄悄的走了进院子,下意识的望向二夫人的房间,看到二夫人房间里的灯已经熄了,一片漆黑,一片静寂,心中暗暗的松了一口气。

    她的眸子直直地望着二夫人的房间,眸子深处漫进几分义无反顾的狠绝,若是以前,她或者还会有些犹豫,有些矛盾。

    但是,此刻,她却知道,自己绝对的不能再有半点的犹豫,少爷那般深情的对她,她若是再有丝毫的犹豫,那就是对不起少爷。

    她微垂在身侧的手微微的收紧,手中握着刚刚梦若婷给她的东西,为了少爷,她只能这么做了。

    她的脚步,微微的迈动,一步一步的向着二夫人的房间走去。 2k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天价傻妃:娶一送一相邻的书:位面大穿越傲运天禧地狱公寓网游之神经过敏幕后老公请现身绝世狂龙暴君的小妾史上第一妖三国之力挽狂澜春秋小领主我来到了圣魔大陆网游之模拟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