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 > 介绍 > 天价傻妃:娶一送一

第133章 真相,她的绝世锋芒

【书名: 天价傻妃:娶一送一 第133章 真相,她的绝世锋芒 作者:唐梦若影

天价傻妃:娶一送一最新章节 2k小说网欢迎您!本站域名:"2k小说"的完整拼音2kxs.com,很好记哦!www.2kxs.com 好看的小说
强烈推荐: 真武神王终极武力逆青春大宋王侯师父带着仓库到大明龙珠之武天宗师妙医鸿途碎星物语我为王快穿炮灰女配院长驾到    初月抿嘴不语,神情虽然仍就冷硬,但是眉头却是微微的轻蹙了一下。

    孟千寻看到她那细微的神情变化,心中微沉,能够让初月改变神情的,事情只怕有些严重了。

    “姑娘尽管说吧,我自己心中有准备。”躺在床上的二夫人却是望着初月微微一笑,淡淡的声音中有着一种无所谓的淡然,她以为初月的犹豫是顾及她的情绪。

    其实,她心中早就不抱什么希望了,她自己的身体她自己也很清楚,如今,她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饭也吃不下,这个样子又能够熬的了几天?

    好人不吃饭都熬不住,更何况她现在这个样子。

    “你就说吧。”孟千寻望向二夫人,看到她唇角的笑,心中忍不住的揪痛,然后转向初月,沉声说道,不管是什么情况,她都要知道。

    “二夫人这的确不是病,根本没有生病,身体的一切都是正常的。”初月的唇角微动,终于开口说道,她的声音很轻,但是隐约间却带着几分化不开的沉重,很显然,这种情况十分的严重。

    做为一个病人,而且是病的这么厉害的人,最怕的就是检查不出病因来。

    “连你也检查不出来?”孟千寻的双眸微微圆睁,神情间更多了几分错愕,她没有想到,连初月也检查不出来。

    初月微微的摇头,“我的确没有检查出什么病来。”沉重的声音中带着几分无奈的歉意。

    “那毒呢?她会不会是被人下了毒?”孟千寻微微思索了一下,再次问道,若不是因为生病,会不会因为被人下了毒呀?

    “也没有查出任何毒,应该不是被人下毒。”初月再次的摇头,否认了孟千寻的说法。

    孟千寻的眉头紧紧的锁起,脸上更多了几分担心,不是生病,又不是被下毒,那么二夫人为什么会突然的变成这样,瘦的如干柴一般。

    而且,还有瘦下去的趋势,按这个样子,只怕用不了几天,二夫人瘦都瘦死了。

    “难道就什么都查不出来?”孟千寻想到那种可能,心中便忍不住的害怕,“那你觉的是什么情况会让她变成这么瘦呢?”

    “会让她突然变瘦的原因很多,比如是太过思念,太过伤痛,但是,却也都不至于瘦成这样,她的这种情况肯定是不正常的,感觉似乎不是身体内部的问题,似乎是来自外力的破坏五墓遗书全文阅读。”初月想了想,然后慢慢的说道,她的话说的比较的含糊,很显然,此刻的她对于二夫人的情况也是没有太多的把握的。

    “外力的破坏?”孟千寻听到她最后的话时,却微微的怔住,有些不解的望着她,“是什么意思?”

    什么叫做外力的破坏?

    “就是说,可能是被人吸了血,吸了气,就像、、、”初月欲言又止,神情间更多了几分怪异,话语微微的顿了一下后,再沉声补充道,“就像是鬼附身一样,不过那样的情况,我一直不太相信。”

    “鬼、、鬼、、附身?”孟千寻暗暗的倒抽了一口气,这样的事情,她也不太相信,不过,她的灵魂却是从现代穿越到这儿来的,所以,她又觉的这件事情,似乎也有那么几分可能。

    不过,听说鬼附身后,会变的神志不清,甚至会变的十分的异常的,但是二夫人现在的情形却又一切正常,不像是鬼附身的样子呀。

    吸血,吸气?孟千寻的脑中不断的想着这两个词语,吸血,吸气的,并不一定非要是鬼附身吧?

    比如说现在的那种水蛭就会吸血,而且,还会直接的进入人的身体中呢。

    二夫人的身上会不会是被人放了什么东西?

    只是,初月刚刚细细的检查过了,没有发现什么,若是二夫人的身上有东西,初月不可能发现不了的。

    孟千寻静静的站在床前,眉头紧锁,不断的思索着,她的眸子望向二夫人那惨白的脸,她的脸上,没有丝毫的血色,惨白的吓人。

    的确像是血气不足的样子。

    二夫人此刻的手是放在外面的,那只手,就如同一只僵尸的手,干枯的让人害怕。

    二夫人可能是注意到孟千寻的眸子望向了她的手,下意识的,将自己的手慢慢的伸回到了被子里面。

    “二夫人又感觉冷了吗?”站在一边的翠儿看到二夫人的动作,以为她冷了,连连向前,为她盖了一下被子。

    孟千寻看到翠儿拉着被子向上拉的动作时,微微的一滞,突然想起了刚刚她给二夫人盖被子时,感觉到那被子有些僵硬的问题。

    孟千寻的眸子猛然的一眯,问题会不会在被子里面。

    会不会是在被子里藏了什么吸血的东西?

    想到此处,孟千寻的身子微微的僵了一下,然后突然喊道,“把二夫人身上的被子拿下来。”

    “什么?”翠儿不知道是不是一时间没有听清楚,转眸,有些错愕的望向孟千寻。

    “被子,取下来。”孟千寻的神情一凛,见翠儿不动,快速的伸手,将那被子拉了下来,直接的扔在了地上。

    “五小姐,你这是做什么,二夫人她本来就很怕冷,你把被子拿掉,二夫人会受不了的。”翠儿愣了愣,回过神后,连连喊道,神情间似乎带着几分紧张,说话间,连连的弯身去抢那被子。

    “王妃?”初月的眸子却是微微的一闪,有些惊讶,又有些错愕的望着孟千寻,隐约间也能够猜到她要做什么了。

    孟千寻看到翠儿那慌乱的样子,双眸猛然的一沉,快速的抬脚,直接的踩住了被子,不让翠儿重新的拉了起来,冷冷的望向她,沉声道,“你把被子给我拆开了。”

    就算她突然的扯掉被子,翠儿的反应也不应该这么大吧,现在是夏天,就算是冷,也冷不到那儿,不可能这么短的时间就把二夫人冻坏了秦皇纪。

    翠儿的反应,让她更加的怀疑。

    “好好的,为何要拆开?”翠儿的身子微微的一颤,望向孟千寻时,一脸疑惑般的问道,“更何况,二夫人还要盖呢,二夫人这段时间,可是很怕冷的。”

    “不盖这被子,可能反而就不会冷了。”孟千寻的唇角微微的扯出一丝冷笑,若是真如她想的那样,问题真的在这被子里面,那么这被子越是盖着,对二夫人的伤害就会越大。

    二夫人刚开始也觉的孟千寻的动作有些奇怪,不过她相信千寻,相信千寻这么做,肯定是有原因的,于是,她慢慢的坐起身,一双眸子望向翠儿,轻声道,“翠儿,听五小姐的,把被子拆开。”

    “可是,二夫人。”翠儿的身子再次的一颤,握着被角的手,下意识的一僵,那神情间更多了几分慌乱。

    “拆吧,五小姐吩咐的不会错的。”二夫人是聪明人,看到翠儿此刻的样子,心中也暗暗的意识到了什么,不过,翠儿跟了她这么多年,她真的不原意相信翠儿会害她,所以声音仍就是极为的轻柔,不带任何的异样。

    “好吧。”翠儿听到二夫人这么说,只能点头答应了,然后慢慢的拿来了一把剪刀,轻轻的剪开了被面。

    被面剪开后,便是白白的棉絮,倒是没有发现什么异样,也没有什么异常的东西。

    被面全部打开,里面的棉絮都露了出来,也没有掉出一点异样的东西。

    没有看到任何异样的东西,孟千寻微微蹙眉,难道是她猜错了?

    “千寻,好像没什么?”二夫人微微的松了一口气,望向翠儿时,带着那么一丝歉意,她不应该怀疑这丫头的,这丫头跟在她身边那么多年了,连自己的终身大事都耽搁了,她的忠心是不容怀疑的。

    半蹲在地上,拿着剪刀的翠儿似乎也微微的松了一口气,双眸微抬,望向孟千寻,轻声说道,“五小姐,现在要把被子缝好吗?”

    那声音倒是极为的自然,并没有太多的异样。

    只是,孟千寻却是眼尖的发现她握着剪刀的手在不经意间般的不断的收紧,收紧,紧的她手上青筋都微微的暴出。

    但是,她自己显然没有意识到。

    很显然,此刻的翠儿是紧张的,或者应该说是害怕的。

    孟千寻想到先前,翠儿的反应,心中更多了几分怀疑,先前,翠儿的举动,明显的是有阻止她打开被子的意思,若是这被子里没有任何的异样,翠儿为什么要这么做?

    而此刻,被子里明明没有找到任何东西,她为何还要这般的紧张,甚至害怕?

    孟千寻觉的,这里面肯定有什么蹊跷。

    所以,孟千寻没有回答翠儿的问题,而是突然的迈动脚步,向着被子走近。

    初月却是突然拉住了她,“王妃怀有身yun,不可。”

    眼面的情形,初月也有几分怀疑,就算没有发现什么,她也不能让孟千寻去冒险,毕竟现在孟千寻怀了身yun,容不得半点的闪失。

    孟千寻停住脚步,只是,一双眸子却仍就直直地望着面前的棉絮,唇角微动,沉声道,“初月,你检查一下那棉絮?”

    她感觉那棉絮中可能有什么问题,虽然从表现上看不出什么异样女人,乖乖让我宠。

    “恩。”初月微微的点头应着,然后半蹲下身,靠近棉絮,微微的伸手,去感觉了一下那棉絮。

    顿时,她的眉头突然的蹙起,神情也是微微的一沉,抬眸,望向孟千寻,唇角微动,一字一字慢慢地说道,“这棉絮有些硬?”

    棉絮摸上去的感觉,都是特别的柔软的,但是这些棉絮,却有些硬,似乎里面加了什么东西?

    “虽然硬,但是却的确是棉絮,可能是棉絮中加了什么东西。”初月再次沉声补了一句。

    翠儿听到初月的话,身子似乎再次的僵了一下,握着剪刀的手更加的收紧,可能是因为握的太紧了,剪刀的边缘卡进了她的手中,卡伤了她的肌肤,慢慢的渗出几丝血痕。

    但是,她似乎并没有发现,甚至似乎没有感觉到痛。

    孟千寻望向她时,眸子再次的一沉,这个丫头很明显的是知道这被子里面有问题。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孟千寻一双眸子冷冷的望着翠儿,声音中也是让人惊颤的冷意。

    “奴婢、、奴婢、不知道,五小姐你这是什么意思?”翠儿的身子微微的打了一个冷颤,望向孟千寻,急急的说道,很显然是想要抵赖到底。

    “你不知道?”孟千寻冷冷一笑,看来这个丫头的嘴巴倒是紧的很,此刻,孟千寻没有再急着逼她,而是突然望向了她握着剪刀,正在流血的手,轻飘飘的说道,“你的手流血了,怎么?没有感觉到痛吗?”

    若是她此刻不是太过紧张,太过害怕,有可能连受了伤都感觉不到吗?

    翠儿微怔,一双眸子快速的望向自己握着剪刀的手,这才发现了自己的手真的受了伤,顿时一惊,快速的松了手中的剪刀,那剪刀便突然的掉在了地上。

    她这一系列的动作太快,太突然,明显的些魂不守舍的样子。

    孟千寻没有再说什么,只是冷冷的望着她。

    翠儿在她的注视下,身子僵滞的更加的厉害,头也拼命的垂着。不敢再抬头望向孟千寻。

    “你最好是自己交待,要不然等我查出来、、、”孟千寻看着时机差不多了,才再次慢慢的开口说道,那声音虽然不高,但是却有着一种让人惊颤的危险。

    “奴婢不知道五小姐在说什么,奴婢什么都不知道,不知道五小姐要奴婢交代什么?”初月的头仍就垂着,小声的说道,嘴巴仍就咬的很紧,死活不承认。

    本来嘛,虽然是打开了被子,虽然是感觉到那棉絮有些硬,但是却也没有发现其它的异样,这个丫头肯定还存在一种侥幸的心理。

    孟千寻的唇角微微的扯出一丝冷笑,看来,这个丫头是不见棺材不落泪。

    孟千寻知道,找不出证据,这个丫头肯定是不会承认的,所以,她没有再紧逼翠儿,而是又一次的望向了初月。

    初月撕下了一些棉絮,自然是想要细细的检查一下,但是,一点一点的分开,仍就没有发现那棉絮里面有什么东西。

    “王妃,什么都没有?”初月微微的摇头,神情间带着几分疑惑,明明感觉到这棉絮很硬,应该是有问题的,但是却又检查不出任何的东西?真是奇怪了。

    “五小姐,这被子本来就是二夫人一直盖着的,已经盖了这么多年了,可能是因为时间长了有些硬了,怎么可能会有东西?”那丫头见初月什么都没检查出来,似乎又暗暗的松了一口气,微微的抬眸,望向孟千寻,只是对上孟千寻的眸子时,却是猛然的一惊,又快速的低下了头至尊毒王最新章节。

    “千寻,翠儿她跟了我那么久,这件事可能只是误会、、、”二夫人看到翠儿的样子,有些不忍,毕竟是跟了她这么多年了,她真的不相信这丫头会害她。

    二夫人的心永远都是那么软。

    孟千寻的眸子微闪,没有说什么,有些事情,的确要用事实说话。她现在没有证据,不可能就因为怀疑而定了这丫头的罪。

    外面的孟冰等人也听到房间里的动静,孟冰慢慢的推开门,走了进来。

    北尊大帝与夜无绝毕竟是男子,不好直接的进入到二夫人的寝室中。

    只是,房门打开时,两个人的眸子都望向地上的棉絮,也都没有发现任何的异样。

    “怎么样?发现什么了吗?”孟冰走进来,先望了一眼翠儿,然后才望向孟千寻,小声的问道。

    “还没有。”孟千寻微微的摇头,一双眸子再次冷冷的望了翠儿一眼。

    二夫人对她那么好,这个时候还在为她求情,这丫头但凡有一点的良心,这个时候,就不应该再这般的装糊涂。

    “这丫头有问题?”孟冰的眸子也再次的转向了翠儿,脸色一沉,“好了,把她交给我,我保证让她开口。”

    孟冰突然的抽出剑,直接的闪到了翠儿的面前。

    “你?你做什么?你要做什么?”翠儿看到孟冰直直的刺过来的剑,吓的脸色惨白,声音中也多了几分轻颤,“你们没有证据,不能这么冤枉我,你们总不能屈打成招吧。”

    这丫头反应倒是挺快的,嘴巴也挺溜的,快速的说道,说话间,一双眸子更是望向二夫人,更着太多的委屈,“二夫人,翠儿跟了你这么多年,翠儿对二夫人的忠心,二夫人应该是最清楚的,翠儿怎么可能会害二夫人,还望二夫人为翠儿做主。”

    这丫头知道,这个时候,唯一能够救她的就是二夫人,所以,她在这个时候,只能求二夫人。

    而二夫人又恰恰是个心软的。

    “千寻,应该不管她的事,她不可能会害我的。”二夫人的心中也一直是相信这一点,将心比心,她这么多年,对翠儿那么好,翠儿怎么可能会这般害她?

    “孟冰、、、”孟千寻只能喊住了孟冰,毕竟,她不想让二夫人心中不舒服,而且也知道像孟冰这样,根本就问不出什么,只怕反而会让那丫头更加的有逃脱的借口。

    “哼。”孟冰冷哼,狠狠的瞪了翠儿一眼,“这丫头太狡猾了。”

    此刻,她倒是没有去计较孟千寻对她的称呼,可能是因为此刻的注意力都在翠儿的身上,忘记了,其实孟冰有时候就是这么的简单。

    “初月,假如这棉絮里有东西,而且正是让二夫人变的这般消瘦的原因,你觉的,这里面可能会藏了什么?”孟千寻再次的望向初月,沉声问道,原本,她以为被子里面可能会藏了像是水蛭之类的东西,但是现在却是什么都没有找到。

    “应该是吸血之类的东西。”初月思索了一下,然后慢慢的说道,她的说法跟孟千寻倒是极为的相似的。

    初月微顿了一下,一只手,突然的完全的伸进了棉絮里面。

    孟千寻一惊,她自然明白初月的用意,免不得有些担心,不过,想到二夫人也不是一下子变成那样的,肯定是经过了很长的时间的,所以,初月这么做,应该也不会造成太大的伤害女人乖乖让我宠。

    初月的手臂完全的埋在棉絮中,一动也不动。

    翠儿看到初月的举动,微愣了一下,双眸似乎闪了一下,但是脸上却并没有太多的慌张,反而似乎微微的松了一口气。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众人眸子都直直地望着初月,都没有说话,只是静等着结果。

    孟千寻的心中有些担心,也有些着急,若是仍就找不出二夫人的病因,就无法医好她。

    跪在初月身边的翠儿,那僵滞的身子似乎微微的放缓了些许,似乎没有那么的紧张了,脸上的神情,也微微的放松了些许。

    孟千寻转眸,望向她脸上的神情时,微微的一愣,这丫头此刻为何反而这般的轻松了?

    孟千寻的眸子微微的眯起,竟然觉的,初月的这种做法,可能查不出什么。

    “初月,有反应吗?”孟千寻转眸,望向初月,低声问道,这时间也差不多了,已经有一刻种了,若是有反应,早该有反应了吧?

    “没有?一点异常的感觉都没有。”果然,初月微微的摇了摇头,然后慢慢的抽出自己的手臂,细细的观察了一遍,也没有发现任何的异样,甚至连个小孔,连个红痕都没有。

    孟千寻微微的愣住,怎么会是这样的?怎么会什么反应都没有呢?

    难道说,真的是她猜错了吗?

    可能是她猜错了吗?

    “千寻,会是会这里面并没有什么问题,也可能是棉被时间长了,所以有些硬吧。”孟冰微微靠近孟千寻的耳边,略略压低声音说道。

    其实,这样的情况下,经过了所有的检查,验证,都没有反应,只怕换了是谁都觉的可能是猜测错了。

    只是,孟千寻却是相信自己的感觉,觉的自己没有错。

    她的眸子仍就望着地上的血棉絮,脸色微微的阴沉。

    孟冰看到沉默不语,唇角微扯了一下,再次小声的说道,“若是真的如同初月刚刚所说的,棉絮里面藏着吸血的东西,不可能只吸二夫人的血,不吸初月的血呀?难不成二夫人的血特别香?”

    孟千寻的身子突然的一僵,一双眸子突然的转向了孟冰,直直地望着孟冰,急声道,“你说什么?你刚刚说什么?”

    孟冰被她的反应吓了一跳,一时间有些回不过神来,一脸错愕地说道,“没、、我没有说什么呀?怎么了?我说错什么了吗?”

    “你刚刚说的,最后一句话?”孟千寻仍就直直地盯着她,一脸急切的问道。

    孟冰怔住,思索了一下,才想起了刚刚自己说过的话,“我刚刚最后说的是,难道二夫人的血特别香?”

    “对,就是这句。”孟千寻微微点头,突然的笑了,“有可能,这些东西就是只认二夫人的血,也有可能,它们是认准某样东西,某种气味。”

    孟千寻说这话时,一双眸子却是微微的望向一边的翠儿,观察着翠儿的神情。

    果然,看到翠儿在听到她的这句话时,神情顿时变了,原本已经有些轻松的脸色瞬间的一沉,明显的多了几分紧张与害怕。

    她的身子也再次的僵滞,绷紧,似乎比刚刚还硬了几分镇神塔。

    “那你的意思?”孟冰听到她的话,有些意外,更有些惊讶,有些不可思议的望着她。

    初月的眸子也是微微的一闪,多了几分异样的光亮,连声道,“恩,的确是有这种可能。”

    说话间,心中又多了几分惭愧,王妃都能够想到这一点,而她做为一个大夫,竟然没有想到。

    “那会是什么特别的气味呢?二夫人的血里面会有什么特别的气味?”孟冰的眉头微蹙,望向端坐在床上的二夫人,脸上更多了几分疑惑。

    二夫人此刻虽然身体极为的虚弱,但是却仍就坐的极为的端直,优雅的姿势不见半点的狼狈。

    “初月,你觉的,有没有可能会是跟饮食有关的东西?”孟千寻的眸子微微的眯起,说出自己心中的猜测。

    “很有可能。”初月点头,给于肯定的回答,一般情况下,饮食是最重要的原因。

    “娘亲,最近他们经常会给你做什么东西吃?”这一次,孟千寻直接的转向了二夫人,而不是去问翠儿。

    只是,孟千寻的眸子的余光还是望向翠儿那边,看到翠儿那僵滞的身子明显的轻颤,可能是因为太过害怕,身子有些支撑不住,一只手,也撑在了地上。

    看到翠儿的反应,孟千寻知道,她猜对了。

    二夫人想了想,唇角微动,“饮食上也没什么特别的,老夫人让人做时,都会做一些我平时喜欢吃的,不过、、、、”

    二夫人欲言又止,一双眸子却是望向了跪在地上的翠儿,脸上隐隐的多了几分伤痛,微顿了一下后,才慢慢的说道,“翠儿经常会给我做一些鱼汤,而且若婷有时候也会送一些鱼汤来。”

    二夫人虽然心中不愿意相信翠儿会害她,但是若是事实真的是那样的,她也断然不能包庇翠儿的。

    相反的,翠儿若是真的做出那样的事情,会让她心寒。

    二夫人是聪明人,隐隐的也已经猜到答案,毕竟,以前的事情,她就感觉到这件事情的奇怪了,她以前并不喜欢吃鱼的,总是觉的那鱼太腥,但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她看到什么都没有食欲,只有看到鱼时,才会有想吃的冲动。

    所以,上一次,梦若婷端着鱼汤来时,她虽然想吃,却拒绝了。

    “来人,却拿一条鱼来。”孟千寻听到二夫人的话,特别是在听到梦若婷也会给二夫人送鱼汤来时,一双眸子猛然的一沉,心中便已经有了答案。

    梦若婷肯定没那么好心,无事献殷勤肯定没什么好事。

    外面的护卫听到孟千寻的话,虽然有些奇怪,但是却还是按着她的话去做了。

    房间里,翠儿的身子抖的特别的厉害,就如同那秋日里悬挂在高空中的最后一片落叶般,孤独的,无依的,恐惧的颤抖着,不知道接下来会是怎么样的结局。

    此刻,孟千寻没有再问她,因为,此刻已经没有再问她的必要了,真相很快就要大白了。

    翠儿的眸子微微的抬起,望向孟千寻一眼,唇角微动,似乎想要说什么,但是,孟千寻却是一脸的阴沉,根本就看都没看她一眼,现在她想说,孟千寻还不想给她机会了呢。

    房间里,一时间变的格外静寂,连向来最爱热闹,静不住的孟冰也没有说话,众人都在等待着,等待着那人拿鱼来后,看看这最后的结果。

    很快的,护卫便拿了一条鱼来,而且还是活的,好像是刚刚从池塘里抓上来的天生倒霉蛋全文阅读。

    “二夫人,这鱼?”护卫站在她房门外,有些犹豫。

    初月却已经快速的走了过去,抓过了他手中的鱼,然后直接的扔到了地上的棉絮上。

    那护卫眸子微微的圆睁,一脸的错愕,一脸的不解,竟然愣在那儿,忘记了反应,这让他找条鱼来,竟然扔到了被子上,这是什么意思呀?

    他一脸的不解的望着那条被扔在棉絮上,还时不时的跳一下的鱼。

    而此刻,所有人的眸子都直直地望向那条鱼。

    房间里,那么多人,那么双眼睛,都直直地望着那条鱼。

    奇迹出现了,原本还在跳动的鱼,突然就像是粘在了棉絮上,一动也不动的,而更让众人惊讶的是。

    只不过一眨间的功夫,本来乌黑的鱼,却突然的变成了白色的。

    并不是因为那棉絮将鱼包裹了起来,而是因为鱼的身上,爬上了一层白色的生物。

    那种生物极小,极小,若是单个的去看,只是肉眼都看不清楚,而且是跟棉絮一个颜色的,所以,藏在棉絮中,根本就发现不了。

    而且它们刚刚都是附着在棉絮之中的,一动都不动,就像是完全死的一样子,摸着棉絮有些硬,但是又摸不出它们,因为单个的它们真的很小。

    而且,刚刚初月一点一点的分开棉絮,却没有将它们跟棉絮分离开来,可见,它们是紧紧的扒在棉絮上,几乎是跟棉絮一体的。

    若不是孟千寻一再的坚持,只怕真的就错过了,什么都发现不了。

    而就是这眨间的功夫,原本还欢蹦乱跳的鱼儿,却在众人注视下,快速的扁了,干了,只不过那么短短的时间,一条鱼就变成了干尸了,就只剩下鱼磷,鱼皮跟骨头了。

    众人一个个都看呆了,一个人都目瞪口呆,久久的眼睛都没有转动一下,若不是亲眼看到,谁都无法想像出这样的情形。

    很显然,这些小东西是十分的喜欢鱼腥的。

    还好,二夫人平时吃的鱼不是很多,毕竟,她们也不敢做的太明显,不可能每餐每时都给二夫人吃鱼。

    要不然,二夫人只怕早就像这条鱼一样被吸的什么都不剩了。

    那条鱼完全的干枯了之后,那些小东西们,便又都快速的缩回了棉絮,那速度又快,又整齐,一眨间的功夫,便一只都看不到了。

    足以可见,它们的自我保护能力是十分的强的。难怪二夫人一直都没有发觉。

    “太、、、太可怕了、、。”孟冰回过神后,暗暗的呼了一口气,她此刻正站在孟千寻的身边,身子不断的向着孟千寻靠近,紧紧的抱住了孟千寻的手臂。

    纵是她是习武之人,平时胆子也已经够大了,仍就吓成了这样,孟千寻原本是极为冷静之人,此刻脸上也变了色。

    就连站在外面的夜无绝跟北尊大帝都纷纷的惊住,脸上也都不同程度的变了色,像他们那样的人,这世上能够让他们变色的事情只怕不多。

    初月也是惊的身体僵滞,想到刚刚自己竟然冒险把自己的手臂伸进那棉絮中。

    幸好她不是鱼,要不然,现在,她的这只手臂只怕就没有了。

    最受惊吓的还是二夫人,她毕竟只是大家小姐,嫁到将军府中更是一直都在府中,很少出门,何时见过这样的场面,更何况,那些东西可是藏在她的被子里的朗耀诸天。

    每次,在她吃了鱼后,那些东西就是那么吸她的血,吸她的肉的。

    想到这些,二夫人的身子便不受控制的抖着,只感觉到一阵恶心。

    孟千寻连连的向前,紧紧的抱住了她,轻声的安慰道,“没事了,没事了,已经没事了。”只要找到了原因,二夫人就没事了。

    孟千寻虽然轻声的安慰着二夫人,但是一双眸子中却是冰冷到极点的危险,这个人,真是太狠了,竟然这样害二夫人,二夫人是最善良的,平时,从来不与人为敌,竟然还有人这般害她。

    其实,孟千寻的心中已经猜到那个给二夫人下这些东西的人是谁了。

    翠儿已经完全的瘫软在了地上,一张脸惨白的不带丝毫的血色,全身更是吓的不断的发着抖。

    “什么人竟然会用这么狠毒的东西?”一直沉默不语的北尊大帝也发了话了,毕竟二夫人对灵儿有恩,所以二夫人的事情,他肯定不会袖手旁观。

    众人的眸子都纷纷的望向瘫软在地上不断的发抖的翠儿的身上,很显然这个丫头是早就知情。

    “翠儿,你太让我失望了,你怎么可以?怎么可以这么做?”二夫人看到此刻翠儿的样子,此刻结果已经很明显了,她就算不愿意相信也没用了,她怎么都没有想到,她最相信的翠儿,竟然会这样的对她。

    翠儿的身子僵了僵,头微动,似乎想要抬起来,望向二夫人,但是最后却又垂了下去,可能是觉的无脸面对二夫人。

    “你说,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为什么要害我,我这么多年对你也不薄呀,我先前的时候,还怕我离开后,你会无依无靠,将我所有的首饰都给了你,你怎么可以?”二夫人真的想不通翠儿为何会这么做。

    翠儿听到二夫人提起那首饰的事情,脸上多了几分愧疚,唇微微的动了一下,似乎想说什么,但是最终却并没有说出口。

    “你说,到底是谁让你这么做的?这东西到底是谁让你放进我的被子里的?”二夫人见她不说话,脸上更多了几分伤痛,她不争辩,便说明就件事真的跟她有关系。

    “二夫人,是奴婢,是奴婢对不起你,都是奴婢的错。”翠儿的头仍就极力的垂着,轻颤声音中带着几分愧疚。

    但是,却没有说出是谁让她做的,似乎是想要自己承担下所有的错。

    “你说,到底是谁支使你的,只要你说出那个人,我会念在你以前服侍了我这么多年的份上,饶过你这一次。”二夫人望向她的眸子闪了闪,终究还是狠不下心来,打算只要翠儿说出支使她的人,就放过她的。

    “没有人支使我,是奴婢自己做的,一切都是奴婢的错,求二夫人处置奴婢吧。”翠儿却是一口咬定是怎么做,死活不肯说出支使她的人。

    她这话,众人根本就不可能相信,那样的东西,她们这些人都没有听过,一个小小的丫头,怎么可能会用?

    而且,无缘无故的,她一个丫头为何要害自己的主子,毕竟她可是在二夫人的身边待了十几年了。

    很明显,她是在维护着一个人。

    一个让她可以背叛了自己的主子的一个人!

    孟千寻眉角微挑,若是按翠儿此刻的反应来看,让翠儿这么做的人,应该不是梦若婷,因为翠儿没有理由去维护梦若婷神道武法。

    那么,翠儿维护的人又会是谁?

    是谁让她这般的义无反顾,守口如瓶?

    孟千寻心中反而有些奇怪了,那个背后的人到底是谁?

    “你这丫头,毒害主子,嘴巴还这么硬,我就不信,不能让你说出真话。”孟冰气不过,快速的走向前,手中的剑再次的向着翠儿刺去,想要吓唬她。

    只是,这一次,翠儿看到孟冰直直的刺过去的剑时,却不再害怕,反而带着些许的轻松,然后身子竟然突然的站起,将自己的咽喉对准孟冰手中的剑,直直地冲了过去。

    很明显,她是一心求死。

    孟冰一惊,万万没有想到,她会这么做,她为了吓翠儿,刚刚剑刺出时,故意的刺的很快,很猛,如今想收,一时间也无法完全的收回来了。

    孟冰只能本来的向后一退,因为发现翠儿是用自己的咽喉直刺向她的剑的,所以,孟冰只能本来的转动了剑的方向。

    不过,因为翠儿的动作太快,太突然,孟冰虽然极力的收了剑,翠儿的脖子仍就划在了孟冰的剑上。

    顿时,她的脖子上渗出明显的血痕,不过,好在,伤的不是很深,也并不是正对咽喉之处的,应该不会有什么危险。

    众人都被她的举动惊住了,没有想到,她为了维护那个背后的人,竟然宁愿牺牲自己的生命。

    到底是什么样的人,竟然会让她做到这般的义无反顾?!

    “你?你这是何必呢?”二夫人暗暗的倒抽了一口气,看到她无事,神情才微微的放松。

    “二夫人,都是奴婢的错,请二夫人处死奴婢吧,奴婢绝无怨言。”翠儿转向二夫人,一脸的紧定,一脸的凛然,此刻,她对于死,是一点都不怕的。

    二夫人的脸色微沉,神情间更多了几分伤痛,“你跟了我这么多年,你是了解我的,虽然你这么对我,但是我也不可能真的置你于死地呀。”

    二夫人是最重情意之人,那怕只是一个丫头,那怕现在这个丫头已经成了要害她性命的敌人。

    孟千寻却不同,孟千寻对待敌人可是从来都不会手软,因为她很清楚,对敌人的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忍,若是这一次饶过翠儿,不找出真凶,那以后,二夫人只怕还会有不断的危险。

    她绝对不允许那样的事情发生。

    “你想死,是吧?好,那我就成全你。”孟千寻的眸子微微的眯起,冷冷的望向翠儿,一字一字慢慢地说道,她的声音中有着一种如同来自地狱深处的催命符般的恐怖。

    翠儿微怔了一下,一双眸子快速的望向孟千寻,原本凛然的神情,在对上孟千寻的眸子时,却猛然的一惊,突然感觉到一种从头到惊的冰冷,从内到外的恐怖,仅仅是那么一个眼神,就让她好不容易鼓起的勇气瓦解。

    让她强装的镇定与凛然破裂。

    翠儿不知道孟千寻所谓的成全她是什么个成全法。

    众人也不明白孟千寻想要做什么。

    二夫人微愣了一下,望向翠儿时,仍就带着几分不忍,唇微动了一下,似乎想要说什么,但是看到孟千寻的神情时,终究还是忍住了,没有再说什么。

    “来人,给我抓十条活鱼来?”孟千寻没有再望向翠儿,而是突然的望向外面的侍卫绝代风流神仙手。

    刚刚那个抓鱼来的侍卫,此刻仍就没有回过神来,仍就站在外面,没有离开。

    听到孟千寻的喊声,才惊醒过来,只是却有些呆呆的望着孟千寻,似乎一时间没有听清她的话。

    “去抓十条活鱼。”孟千寻看到他迷惑的样子,再次的吩咐道,这个护卫是二夫人的院子里的。

    “是、是。”那个侍卫快速的应着,然后连连转身离开了。

    “千寻,你让他抓那么多鱼干嘛?”孟冰是最沉不住气的,忍不住问道,刚刚已经查明了真相了,为何还要去抓那么多鱼。

    “很快,你就会知道了。”孟千寻没有直接的回答她,而是略带神秘的一笑,只是,一双眸子却是别有深意的望季翠儿一眼,让翠儿下意识的打了一个冷颤。

    初月的脸上也带着几分疑惑不解。

    站外面的夜无绝微愣了一下,神情间却是多了几分了解,他是了解她的,所以,他已经猜到了她想要做什么了。

    北尊大帝的神情间更带着几分高深莫测的轻笑。

    他还真没有想到,他的这个女儿竟然这么的聪明,机灵,而且,而且观察力更是十分的敏锐。

    他倒是很期待她接下来的举动。他相信,她要做的事情,一定不会失败的。

    她的身上比起当年的灵儿,更多了几分绝世的锋芒。

    “干嘛?对我还要隐瞒,你明明知道我的好奇心重,还故意的卖关子,你是想要憋死我吗?”孟冰的神情间多了几分不满,主要是此刻不知道答案,心中实在是太难受了。

    孟千寻只是微微一笑,却并没有说什么,不是她故意跟孟冰卖关子,而是她需要那种惊憾的效果,她要彻底的瓦解翠儿的内心的坚韧。

    让她无法抵抗。从而说出那个背后支持她的人。

    孟冰见她坚持不说,想到她可能是另有原因的,便也没有再继续追问,而是跟其它人一样的等着。

    房间里再次的静了下来,没有人说话,微微的只听到呼吸的声音,房间里的气氛,慢慢的变的有些沉重。

    翠儿坐在地上,慢慢的有些局促不安,刚刚的那份凛然,也慢慢的变成了紧张,害怕。

    特别是在对上孟千寻那双冷冽的眸子时,心中便不由的惊吓,有着一种无处可逃的感觉。

    终于那个护卫转回来了,这一次,他提来了一条桶,桶里面真的有十条鱼,鱼还都是活的,不断的跳跃着,有几只还差点跳到了地上。

    “五小姐,鱼已经抓来了。”可能是因为刚刚那太过惊人的场面,那个护卫隐隐的有些害怕,声音中带着几分小心。

    “你去把这些鱼给翠儿喂进去。”孟千寻望了一下那些跳的正欢的鱼,然后再望向翠儿,突然冷声吩咐道。

    “喂?喂?给她喂下去?”那个护卫惊住,一脸的错愕,“可是,这,这都是生的?”

    而且还都是活的,鳞都没有去呢,怎么吃呀?

    众人听到孟千寻的话,也都是纷纷的愣住。没有想到,她抓鱼来,竟然是让人生喂给翠儿吃的。

    “就是生的效果才更好破晓斗尊。”孟千寻却是微微一笑,妖滟中有着一种异样的冷酷,看的翠儿不断的惊颤发抖。

    此刻众人也都已经隐隐的猜到了孟千寻的用意了。

    那个翠儿也不笨,自然也明白了,身子下意识的向后缩着,本能的与地上的那些棉絮拉开了距离。

    那个护卫看到孟千寻一脸的坚持,也不敢违抗,便提着水桶,走到了翠儿的面前。

    从水桶里捞出了一条鱼,犹豫了一下,然后拿出了随时携带的一把小刀,把那鱼切开后,才拿起其中的一块,伸向翠儿的面前。

    “不要,我不要,不要。”翠儿拼命的摇头抵抗,身子也不断的向后退着,然后求救般的望向二夫人,她就是吃定了二夫人的心软。

    “喂。”孟千寻却是根本就没有给二夫人开口的机会,再次的冷声吩咐着那个护卫。

    那个护卫一只手固定住翠儿的头,一只手,强行的将手中的鱼塞进了翠儿的口中。

    翠儿毕竟是一个丫头,怎么可能反抗过一个护卫,没多久,护卫手中的那条鱼便都被硬塞进了翠儿的肚子里。

    塞完一条鱼后,护卫望向孟千寻。

    “继续。”孟千寻毫不留情的说道,对付这种谋害主子性命的样子,她绝对不会手软,更何况这个丫头害的还是二夫人。

    那个护卫微愣了一下后,便连连的拿出了第二条鱼,用同样的法子将那鱼硬塞进了翠儿了的肚子中,这一次,那个护卫没有停下,又捞了一条,继续喂着、

    本来就是生鱼,吃起来就十分的恶心,而且,此刻又是硬被塞的,翠儿一脸的难受,眼睛都涨红了,不断的流着泪水。

    众人看到她那个样子,都微微的摇头,不过,对她却并没有同情,像她这种谋害主子性命的丫头,谁都不会同情。

    这一次,就连向来最喜欢打报不平的孟冰都一直没有出声,也没有任何的反应。

    只有二夫人似乎有些不忍心看了,便转过了眸子,不再去看,但是这一次,她也没有再为翠儿求情了。

    那个护卫竟然真的把十条鱼都塞进了翠儿的肚子里,翠儿那原本平坦的肚子已经明显的鼓起来了。

    “用那条棉被把她包裹起来。”孟千寻冷冷的望了一眼地上的棉被,一字一字慢慢的说道。

    “不,不要,不要,不要。”翠儿彻底的惊滞,虽然早就想到了那种可能,但是现在,孟千寻真的下了那样的命令,她还是感觉到一种毛骨悚然的害怕。

    刚刚她可是亲眼看到那些东西一眨间的功夫就把那条鱼吸干了的,而且,二夫人的样子也摆在这儿。

    她刚刚可是被硬塞下了十条活鱼,那些东西只怕会像刚刚吸掉那条鱼一样的,把她全部的吸干了。

    那个护卫的手微微的轻颤着,犹豫着。

    “怎么?我的话听不懂吗?”孟千寻冷冷的扫了他一眼,冰冷的声音中不带半点回旋的余地。

    那个护卫这才快速的拿起了那条棉被,然后向着翠儿伸出。

    “不要,不要呀,我说,我说,我都说,请你放过我。”翠儿看到那移动到她面前的棉被,脸色瞬间的变了,一双不断圆睁的眸子中更是绝望的害怕。

    这一刻,她再也顾及不了那么多了。 2k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天价傻妃:娶一送一相邻的书:桃花戒指盗墓之王越战的血终极僵尸星空之祭典我的极品女友猛兽领主仙界修仙狂战幻想花岛领主盗墓盗到少林寺大汉龙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