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 > 介绍 > 天价傻妃:娶一送一

第124章 父女相认,皇上的心思

【书名: 天价傻妃:娶一送一 第124章 父女相认,皇上的心思 作者:唐梦若影

天价傻妃:娶一送一最新章节 2k小说网欢迎您!本站域名:"2k小说"的完整拼音2kxs.com,很好记哦!www.2kxs.com 好看的小说
强烈推荐: 电影世界大盗史上最强师兄蛊真人天醒之路美食供应商苏联1991神话版三国神级仙医在都市机械神皇极品小农场随身带着星际争霸龙王传说    章节名:第124章父女相认,皇上的心思

    众人听到那尖锐的喊声时便瞬间的静了下来,特别是刘玉周与那些他带来的侍卫,一时间似乎突然的僵住了一般,一动都不敢动,更是不敢再发出半点的声息。|i^

    而长公主的眸子似乎微闪了一下,然后她的头也微微的垂下,倒是没有人看到她脸上现在的表情。

    “皇兄,皇兄,你终于回来了。”最高兴,最兴奋的应该就是孟冰了,看到来人,风一般的飞了过去,像只快乐的小鸟般。

    若不是来人脸色偏冷硬了一些,要不是此刻这儿还站着这么多的人,她肯定就直接的扑到他的怀里了。

    “皇兄,冰儿好想你呀,冰儿终于见到你了。”他脸上的冷硬却丝毫影响不了孟冰脸上的喜悦,她像个麻雀般的在他的面前叽叽喳喳的叫着。

    “恩。”男子脸色虽然有些冷硬,望向孟冰的眼睛中,还是带着几分轻柔的,是那种亲情独有的疼爱,可见他对他的这个妹妹还是十分的宠爱的,只是出现的不明显。

    梦千寻的眸子从他一进来时,便有些情不自禁的望向他。

    他的画像,她在孟冰那儿见过,所以也并不是完全的陌生,但是如今见到真人,却发现,比起那画像上,他更是霸气十足,王者的气息直直逼人。

    难怪他被人称为北尊大帝。

    他虽然近四十岁,但是,却仍就是英气逼人,可以想像的出年轻的他,会是如何的风彩。

    他可能是感觉到了梦千寻的注视,微微的侧眸,望向了梦千寻的方向,顿时,完全愣住,那双原本深邃却是平淡无波的眸子,此刻却是完全的惊滞,那种无法掩饰的,无法控制的惊愕。

    他的身子甚至也在那一刻猛然的僵滞不动,隐在衣袖下的手不断的收紧着,似乎还微微的带着几分轻颤。

    从他转眸的那一刻,他的眸子就像是被粘住了般,丝毫都没有再移动一下,望着梦千寻时,更是一眨都不眨,似乎是不敢眨。

    似乎怕一眨,眼前的一切都消失了。

    他的脸上,从转眸的那一刻的惊愕,慢慢的变成了无法抑制的激动,或者,更多了几分兴奋,他的脚步微动了一下。

    但是却只是轻颤了一下,并没有移动,不知道是不是此刻他的脚步已经失去了控制。

    “灵、、”他的唇略带轻颤的微动,声音嘶哑的吐出了一个字,但是吐出的那字有些含糊不清,而且,只是发出了一半的音,没有人听懂他在说什么。

    而就是那一刻,他脸上的惊愕与激动也略略的敛去了些许。

    他知道这不是她的灵儿,绝对不是,她的灵儿如今也有三十六了,但是,这个丫头看起来应该只有十六七岁的样子,首先年领上就对。

    所以,她绝对不是他的灵儿,可能只是长的像,或者,还有可能是某些有心人的策划。

    在完全的惊愕过后,他冷静了下来,虽然心中渴望着,但是,他也很清楚,那不是他要找的人,所以,他绝对不容许自己去犯那样的错误。

    这个丫头太年轻了,年轻的让他想要迷惑自己都不可能。

    只是,她长的真的太像灵儿了,就如同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那眼,那眉,那唇,甚至还神情,那气质都是极像的。

    天下怎么会有这么像的人?

    怎么会呢?

    “皇兄,她是冰儿带回来的朋友,她叫梦千寻,很美吧?”站在他身边的孟冰看到他一直望着梦千寻时那复杂的眼神,连连解释着。

    “你带来的?”他转转,望了孟冰一眼,但是一双眸子却是随即的再次的望向梦千寻,虽然知道她不是灵儿,但是此刻,他的眸子却舍不得离开她。

    让他略略的思念一下也好,这么多年,他一直都是对着灵儿的画像而思念的。

    那画像再像,终究也是死的,没有生机的,没有任何的活力的。

    而听到孟冰人是她带来的,心中的其它的怀疑便也少了些许。

    人即便是冰儿带来的,应该就不是其它的人刻意的安排的。所以,此刻他的心中倒是放松了些许。

    长公主仍就微垂着眸子,脸上的神情,没有人看到,只是,她的身子似乎微微的僵滞了些许。

    刘玉周此刻却是缩着身子,大气都不敢喘一下,看的出,他是十分的害怕皇上的。

    他怎么都没有想到皇上会这么快就赶回来了,明明刚刚有消息回报,说皇上最快要晚上才能到。

    他原本还想趁着这段时间,把这件事给解决了呢,给清远国的皇上一个交代的。

    “是呀,我带来的,我在路上遇到她,不知道为什么,感觉特别亲,所以就把她带回来了。”孟冰性子本来就直爽,在她最崇拜的皇兄面前,自然更不可能会有任何的隐瞒。

    他似乎微微的摇了摇头,却并没有再去望向孟冰,而只是望着梦千寻,她怎么会跟灵儿长的这般的像?

    他的脑中突然的闪过了一个念头,她会不会是灵儿的女儿?

    若是按年纪来算,似乎有可能,而且,应该也只有直亲的遗传才能够这般的像吧。

    女儿?!灵儿的女儿?可能吗?他知道灵儿是一心一意对他的,若是灵儿的女儿,肯定就是他的女儿,只是灵儿失踪的时候,他并不知道灵儿怀有身yun。

    不过,灵儿失踪了十七年了,这丫头看上去应该是十六岁刚满的样子,时间上,更是极为的吻合。

    或者,她真的是灵儿的女儿,亦是他的女儿?

    想到此处,他的心中再次的变的激动,是那种无法控制的狂喜,他怎么都没有想到,有一天,自己会突然的多了一个女儿,而且,只要找到了她,灵儿也就有下落了。

    他突然想带她出去,好好的问清楚这件事情。

    “皇上,这个女人害死了清远国的公主。”而就在北尊大帝刚要向前走向梦千寻时,刘玉周突然的开口,一只手恰恰是指向梦千寻的。

    北尊大帝的脸色微沉,唇轻扯,冷冷的衡了他一眼,“那又如何?”

    他这刚刚还想着,她有可能就是他的女儿,却有人极为识趣的站出来说她是杀人凶手?

    他可是那种极为的护短之人,若她真的是他的女儿,不管她做了什么,他都会不顾一切的护着她。

    就算她不是他的女人,单单是她跟灵儿的这份相像,他也不会不顾一切的护着她,不管她做了什么。

    一句话,狂妄而霸道,霸道的让人不敢直视。

    杀了清远国的公主,那又如何?那又如何?

    在他看来,那根本就不像是个事。

    杀了一个国的公主,根本就不是个事。

    “回皇上,清远国的皇上已经来到了北尊国,说一定要找到凶手,为他们的公主报仇。”刘玉周暗暗的抽了一口气,再次硬着头皮说道,此刻清远国的皇上可还在北尊国呢,他也答应了清远国的皇上,一定要抓到凶手的。

    “赶了出去。”只是,北尊大帝的脸色不变,只是淡淡的说道,似乎只是说着一件十分平常的事情,只不过,他的声音中明显的带着几分冷硬。

    “赶、、、赶了出去?”刘玉周惊的眸子睁大了一圈,一脸难以置信的望着皇上,怎么说,人家也是清远国的皇上,来到了这北尊国怎么着也是客吧,更何况人家的公主还在是北尊国被人杀害的。

    按理说,北尊国应该给人家一个交代,但是皇上却说把人给赶了出去,就如同在说赶一只小猫,小狗似的。

    梦千寻听到他的话,都微愣了一下,只是随即心中却暗暗的轻笑,狂妄如他,只怕世上再也找不出来了。

    就这么把其它的国家的皇上给赶了出去?!

    不过,她暗暗猜想着,北尊大帝可能对这件事,并不是完全的不了解,或者,他早就知道了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

    虽然他现在才刚刚回宫,并不代表着他不知道宫中发生的事情。

    毕竟这么多年来,他为了找他的皇后,很少在北尊国,可是北尊国仍就被他打理的井井有条,繁荣昌盛。北尊国的一切事情,他也都是一清而楚的。

    “皇上,清远国现在可是有一种威力十分强大的武器,刚刚我们已经实验过了,而且这还只是那么小的一丁点,就遭成了这么大的破坏,若是真的如清远国的皇上所说的,他们国家还有更大的威力更强的武器,一下子就可以毁掉一个城的,那到时候我们北尊国、、、”刘玉周再次搬起了武器的事情,说真的,那威力的确是强大的。

    北尊大帝的眸子终于慢慢的从梦千寻的身上移开,然后落在了远处刚刚炸毁的地方,双眸微微的一眯,带着几分危险的冷意。

    “皇上,你看,这还只是一个很小的武器就炸倒了几栋房子,若真的换了大了,到时候北尊国的百姓可就遭殃了。|i^”刘玉周见皇上终于望了过去,而且还略略的带着几分思索的样子,再次的急急说道。

    他知道皇上狂妄,但是也不可能对这般威力强大的武器都无动于衷般吧。

    “他有那个胆吗?”只是,北尊大帝突然的收回了目光,唇角明显的带着几分略带冷意的嘲讽,“朕借他个胆,他都不敢。”

    这话,当真是自信狂妄到让人彻底的无语。

    就算清远国有再强大的武器,他同样的根本就不会放在眼里,因为,他深信清远国根本就没有那个胆子来打北尊国的。

    要不然,就算清远国的武器再强大,他要是动了怒,只怕用不了多久,这个世上从此就没有清远国了。

    他完全有那种狂妄的资本。他长大这么大还从来没有怕过谁呢。

    试问,当今整个天下,谁敢惹北尊国,谁敢惹北尊大帝,没有人,根本就没有人,那怕是还算强大的凤阑国,同样也不敢,更不要说是一个小小的清远国。

    梦千寻心中轻笑,这个男人,当真是霸气十足,天生有着那么一股王者的霸气。

    夜无绝的眸子微闪,他虽然以前听说过很多关于北尊大帝的事情,但是如此的风彩今天还是第一次见到,当真是让人无法不佩服。

    长公主的身子似乎再次的僵了一下,甚至还微微的带着几分轻颤,她的头似乎微抬了一下,想要抬起,但是最后却并没有真正的抬起,反而垂的更低了,看那样子,似乎有些害怕似的。

    刘玉周惊滞,他万万没有想到北尊大帝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如此一来,这条路根本就行不通了,因为北尊大帝根本就不怕,不在乎,或者说,根本就不把清远国放在眼里。

    “皇上,清远国的公主的母亲是我的父亲的妹妹,所以这件事情,母亲大人也、、、、”刘玉周试图用这层关系来让皇改变主意。

    “既然如此,这件小事就交给你来处理,若是连这件小事都处理不好,以后,你就不要再出现在的朕的面前。”只是,北尊大帝的神情却是微微的一沉,冷声打断了他的话。

    一句话,让刘玉周更是完全的僵滞,交给他处理,但是,北尊玉帝这意思,分明就是不打算交出凶手,在这样的情况下交给他来处理,他要如何的跟清远国的皇上交代,而皇上还说只是一件小事。

    “皇上,这、、、”刘玉周根本没有信心能够把这件事情处理好,而且,他已经答应了清远国的皇上的,要交梦千寻交给他们的。

    北尊大帝却根本就不再理他了,他的眸子再次的转向了梦千寻,唇微动,慢慢的说道,“丫头,朕可以单独的跟你谈一些话吗?”

    当他转向梦千寻时,脸上的冷冽与强硬已经完全的隐去,换上了平时在他的脸上极难见到的轻柔,而且,他的声音中,也是满满的轻柔,没有了半点刚刚的冷意。

    “好。”梦千寻微微点头答应,容妈说过,她跟她的娘亲长的很像,很像,所以,当北尊大帝一走进来,望向她时,那惊滞,错愕,竟然的样子,足以说明,他是认识她的娘亲的。

    所以,或者真的如她所猜想的那样,她的娘亲真的是他要找的皇后,那么面前的这个男人,就真的有可能是她的父亲。

    她从小就是一个孤儿,从来没有得到过母爱,或者父爱,她的心中真的很渴望这份亲情。

    夜无绝也是知道一些事情的,所以并没有说什么,揽着她的手,慢慢的松开。

    孟冰的眸子眨了眨,她本来就是聪明人,看到皇兄的神情,也隐隐的猜到什么。心中忍不住的有些兴奋。

    皇兄可是从来没有有这样的神情去望一个人,特别是一个女人,更不要说是去单独的跟一个女人谈话了。

    刘玉周虽然此刻心中着急,但是看到皇上那样的表情,便也明白自己此刻说什么都没有用了,只能硬生生的忍了下来。

    只是,看到皇上竟然要跟梦千寻单独的谈话,脸上快速的满过无法掩饰的错愕。

    此刻,只有长公主仍就微垂着头,似乎没有听到他们的对话,似乎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般。

    梦千寻跟着北尊大帝慢慢的向外走去。

    长公主这才微微的抬起了眸子,望向梦千寻的背影,那双原本应该迷芒的眸子中,此刻似乎隐过了一丝冷意。

    北尊大帝带着梦千寻直接的去了书房。

    进了书房后,他再次的转身,望向她,此刻这般静静的望着她,感觉到眼前似乎微微的有些恍惚,恍然回到了二十年前,她从那山间走来,走到了他的面前,淡定的要走过他的身边。

    然后他的手臂微伸,将她揽上了马,紧紧的抱在怀里,当时,他以为,她多少会有些慌乱的,但是,让他意外的时,当时的她,却仍就在笑,纯净而安静的笑。

    她的身上,同样的有着当年的灵儿的身上那份宁静,纯净。

    不过,此刻离的近了,才发现,她与灵儿还是不同的,灵儿的宁静中散出的是那种温柔如水,而她的骨子里却那种让人无法忽视的高傲与倔强。

    是的,她不是他的灵儿。

    “丫头,你今年几岁了?”他开口,声音中似乎仍就带着几分嘶哑,或紧张,或激动,又或者是期盼。

    “十六岁零三个月了。”梦千寻答的极为的精细,因为她很清楚他问这个的原因,时间越是精细,他越是好判断。

    果然,他听到她的话后,身子明显的一僵,十六岁零三年月。

    灵儿是十七年前失踪的,若是当时灵儿真的怀了身yun。

    生下的孩子,恰恰就是那么大了。

    心中更多了几分激动,难道他真的有一个女儿,一个已经这么大了的女儿?

    “那你的父亲?”此刻他的声音更加的低沉,身子有些僵滞,只是,那微微伸出的手,似乎带着几分轻颤。

    他这么问,已经很明显了。

    话语问出后,他的一双眸子直直地望着她,等待着她的回答,心中却也暗暗的猜测着她的回答,她应该会说,她没有父亲吧。

    “皇上若是想要知道千寻的事情,千寻就一一说给皇上听吧。”梦千寻微怔了一下,这个单个的问题,让她一时间不知道要如何的回答,毕竟这里面隐藏着太多的事情,所以,她必须要一件一件的跟他说清楚。

    “好,你说。”他点头,动作似乎有些快,可见他此刻心情的激动,而望着她的眸子,似乎根本就没有转动一下,连眨都没有眨一下。

    “当年,深受重伤的娘亲被一个男人带回了府中。”梦千寻微微的思索了一下,然后慢慢的开口说道,其实这一切也都是她从二夫人那儿听来的。

    北尊大帝听到她这话时,那僵滞的身子明显的一颤,有着几分意外,也带着几分伤痛,或者还隐着那么一些异样的担心与害怕。

    “那个男人贪恋娘亲的美色,将娘亲囚禁。”梦千寻的声音再次缓缓的响起,说到此处时,她的心中也是疼的,恨的。

    而北尊大帝的眸子突然的圆睁,阴冷中,突然多了几分危险的杀意,若是那个男人此刻就在他的面前的话,只怕瞬间的就会化为灰烬了。

    不过,他并没有打断梦千寻,因为,他此刻急切的想要听下去,想要知道,关于他的灵儿的一切。

    “当时娘亲已经怀了身yun,那个男人想要娘亲打掉孩子,因为当时娘亲身受重伤,那个男人给娘亲抓来的治伤的药中却都带了打掉孩子的医,娘亲要想医好身上的伤,就保不住孩子,所以娘亲一直没有服用那些药,那怕伤势越来越重,她仍就拒绝服药,娘亲这么做,只是为了保住肚子里的孩子。”梦千寻越说,心情越是沉重,声音也慢慢的变的低沉。

    她如今也怀了身yun,所以十分明白那时候娘亲的心情,一个母亲为了保护自己的孩子,是什么危险都不会顾的。

    “该死。”北尊大帝听到此处时,情绪再也控制不住了,一只手,突然狠狠的锤向面前的桌子,顿时,桌子的一角,瞬间的消失不见了,只剩灰烬。

    梦千寻看到那惨烈的桌子,暗暗的呼了一口气,却并没有太多的意外。

    他那么的爱着娘亲,为了娘亲,可以一生不再娶,十七年来,一直寻找着娘亲,从来没有放弃过。

    他的爱太深,太深,听到自己深爱的女人,听到原本应该被他捧在手心里呵护的女人竟然受到那样的罪,他怎么可能不气,不痛。

    此刻,他说的该死,是说梦啸天该死,却也是对自己的一种自责。

    梦千寻看到他的样子,心更痛了,而且,想到接下己要说的,她的心情也突然的沉闷的透不气过来,若是她告诉他,娘亲已经去世了,他能够接受吗?

    能吗?

    看他现在的这个样子,只怕未必能够接受。

    “丫头,你继续说。”他回过神来,见梦千寻沉默着望着他,没有再开口,以为她是被他吓倒了,顿时脸色缓和了不少,声音也轻柔了几分。

    梦千寻再次暗暗的呼了一口气,想要呼出心中的沉闷,但是却发现,根本就没有多少效果。

    “后来,娘亲生下那个孩子,当时,那个男人不在府中,娘亲用玉血灵儿为她的孩子换得了与皇浦王朝的太子的婚姻,娘亲那么做,只是为了保住这个孩子的性命,因为娘亲怕那个男人会杀了孩子。”梦千寻再次慢慢的说着,说到那个孩子时,她没有自称是我,因为,那个小婴儿的确还不是她,确切的说,她只是占了这个身躯。

    但是,既然她占了这份身躯,那么,她就有义务替原来的她完成她的所有的责任。

    包括孝敬她的父母。

    所以,对于这份亲情,她会接受。

    并不是因为他是北尊国的皇上,而仅仅是因为,他是一个父亲,那怕,她的父亲是一个一无是处之人,她同样的会毫不犹豫的去认,同样的会好好的孝顺他。

    “这个可恶的男人,他到底是谁?”北尊大帝的情绪再次的失控,听到自己深爱的女人被伤害,听到自己的孩子随时都有被杀的危险,要她如何的去冷静。

    其实梦千寻提到玉血灵珠时,他也应该隐隐的想到了一种可能,所以,此刻这么问,只是为了更加的确定。

    “他就是皇浦王朝的将军梦啸天。”梦千寻一字一字冷冷的说道,声音中也是带着明显的冷意,那个男人就是一个人渣,害死了她的娘亲,还处处的想要置她于死地。

    这个仇,她早晚要报。

    “梦、啸、天、”北尊大帝一字一顿的狠声说道,那声音,就如同地狱深处的阎王的催命的声音,冰冷,惊悚。

    他绝对不会放过那个男人。他会把他碎石万段。

    从他的样子上,梦千寻已经可以看到梦啸天将来的下场。

    “那你的娘亲呢?”他再次的望向梦千寻,声音明显的多了几分急切,更带着明显的期盼。

    其实,当他听到梦千寻说到她的娘亲身受重伤,被一个男人带回府时,他便已经基本上可以肯定,她就是他的女儿了,而她的娘亲就是要找的灵儿。

    “娘亲。”梦千寻脸色微沉,一时间真的不知道要如何的开口告诉他这件事情,她很清楚这件事情对他而言是多么的残忍。

    他找了十七年,虽然一直没有任何的消息,但是,他的心中却还是有着希望的,也就是这份希望,让他不断的坚持下去。

    但是,若是此刻,她告诉他娘亲已经死了,他的希望就彻底的灭了。

    她真的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

    “怎么了?她怎么样了?”他看到梦千寻的神情,一颗心猛然的悬起,声音中也多了几分害怕。

    他真的很害怕,很害怕听到他最不想听到的结果,他要的不多,只要她还活着,只要她还安全的活在这个世上,只能他还能找到她,带她回来。

    “娘亲她在生下孩子后,因为太过虚弱,已经、、、”梦千寻的话语顿住,接下来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

    她看到他的身子猛然的绷紧了一下,似乎又在下一秒瞬间的塌了般,突然的一软,差点摔倒在地上。

    而他那勉强的站住的身子,此刻正不断的发着颤。

    他的腿在颤,他的手在颤,甚至他的唇都在颤着。

    他的眸子中,瞬间的漫开了无法控制的沉痛,微微的摇了摇头,实在无法拉受这样的残忍,“不、、、不、、这不可能、绝对不可能、、朕不相信,不相信灵儿就这么离开了,不相信。”

    梦千寻早就想到他可能会无法接受这样的残忍的事实,如今看到他的样子,心中忍不住的痛着,鼻子也有些发酸,双眸也慢慢的变的有些模糊。

    “你告诉朕,这不是真的,不是真的。”他突然的转向梦千寻,抓住了梦千寻的肩膀,用力的摇着,“你告诉朕,她还活着,她还活着。”

    对于一个找寻了十七年的人,突然听到这样的噩耗,相信换了是谁都无法接受。

    更何况,他还是这般的刻骨铭心的爱着。

    梦千寻也很想告诉他,娘亲还活着,娘亲没有死,但是,事实是残忍的,她即便是此刻说慌会让他好受一点,但是他终究还是要面对那残忍的事实的。

    梦千寻任凭着他用力的摇头她,没有挣开,也没有说什么,因为此刻她真的不知道自己还能说什么。

    他见梦千寻不语,似乎微微的回过神来,抓着她的肩膀微微的松开了些许,然后他微微的闭起了眸子,似乎想要让自己冷静下来,似乎想要平静一下自己的情绪,但是当他的眸子再次的睁开时,却仍就是那无法控制,让人看到心碎的伤痛。

    “她、她是怎么?”他想问,但是一句简单的不能再简单的话,此刻却问不出口,因为,他不想,也不愿去面对那样的事情。

    “当时,娘亲生下我,没过了多久就去世了。”梦千寻深深的呼吸,想要压住心中的痛,但是,话一出口,却伤就带着深深的伤痛,“当时,梦啸天不在王府中,娘亲便让二夫人将她埋了,娘亲交代一定要尽快的将她下葬,所以当梦啸天回府时娘亲已经入土了。”

    这些都是二夫人告诉她的,如今她一一再告诉他。

    那时候,她听到这些都是心痛的,更何况是他。

    果然,他的身子再次的一摇,这一次,竟然连连的微后退了一步,梦千寻想去扶他,但是,他却推开了梦千寻。

    梦千寻完全的能够明白他此刻的痛,他是多么狂妄,霸道而紧张的男人,如今听到这样的消息,似乎一瞬间便完全的被打垮了,完全的没了那份霸气。

    “为什么?为什么要离开?灵儿,你好残忍。”他微微的摇着头,喃喃的低语着,那低的不能再低的声音中却是浓的化不开的痛。

    他似乎是在怪着灵儿,但是,他心中怪的却是他自己,为何,他当初要想着征服天下,为何要打着她到处打仗。

    若不是他野心太大,若是他早就带着她回到了北尊国,她就不会受伤,也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了。

    若是他能够早想知道了她,她也不会受那么的罪。

    灵儿,他的灵儿,他一想到,他的灵儿一个人竟然受了那到多的罪,他的心便痛的无法呼吸。

    是他的错,都是他的错,是他亲手害死了灵儿。

    “灵儿,既然你已经不在,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他此刻的眸子似乎也变的僵滞,直直的望着前方的不知何处,眼睛一动都不动,似乎一下子完全的失去了所有的生机,一下子心死了,一下子入了魔怔般。

    那低声的声音中,更是让人心痛的绝望。

    他的手,慢慢的移向了他身边的一把剑。

    “灵儿,等我,等我。”

    梦千寻心中猛然的一惊,她最怕就是这个,她知道,他爱的太深,一时间根本就无法接受娘亲离开的事实。

    她也知道,一旦他做出了那样的决定,想必就如同入了魔般的,任何人也阻止不了了。

    但是,即便如此,她也一定要想办法阻止。

    “父亲。”她突然的向前,走近他的面前,轻声的喊着,她知道,此刻他在听到了娘亲离开的消息,心已经死了,所以,她现在要想办法唤醒他,或者,这份亲情,会让他的心中有着些许的留恋。

    果然,他在听到她的喊声时,身子猛然的一僵,然后手臂慢慢的伸出,揽住了她,然后再次紧紧的将她揽入了怀中。

    很紧,很紧,紧的梦千寻都感觉有些透不气来了。

    但是,梦千寻却并没有丝毫的挣扎,只是任由着他抱着,他这样的反应,至少证明了,他的心中对这份亲情是真的有所牵挂的。

    “寻儿,朕的女儿。”他的唇微微的靠近她的耳边,低声喊着,那声音中,却仍就是浓的化不开的伤痛。

    梦千寻感觉到他的怀抱,心中有着太多的暖意,更多的却是心痛,无法控制的心痛,若是娘亲也在这儿,他们会是那么幸福的一家呀。

    但是,现实终究是残忍的。

    “寻儿,你已经长大了,自己可以照顾自己了,父皇把北尊国交给你。”只是,他去再次在梦千寻的耳边慢慢的说道。

    “父亲,不要,不要,我不要。”梦千寻原本是想要用这份亲情来牵拌住他的,却没有想到,反而会是这样的结果,她不要。

    虽然她现在是借用了这副身子,但是,她却是早就已经认同了这个身份。

    她不要在刚刚找到了自己的父亲后,这么快的失去了这份亲情,这份父爱。

    “你的娘亲,一个人会害怕,会孤独,会很冷。”他揽着梦千寻的手再次的紧了紧,他又何尝舍的离开她,毕竟她可是他刚刚认的女儿。

    但是,他真的不能让灵儿一个人,不能。

    他要去陪着灵儿,只要他陪着她,她就不会冷,不会害怕。

    梦千寻听到他的话,鼻子一酸,眼泪便再次忍不住,快速的滚落。

    这是怎么样的一份爱呀?只是不让她一个害怕,一个人孤独,一个人冷,便要去陪着她。

    “那个男人是夜无绝吧,还算不错,他可以陪着你。”他的话语突然微微的一转,提到了夜无绝。很显然,他虽然今天才刚刚进宫,但是对于宫中发生的所有的一切都是清楚的。

    梦千寻的心却是不断的揪痛着,他的意思很明显,她有夜无绝陪着,他可以放心,而他就可以放心的去陪娘亲了。

    “寻儿,你也不想让你娘亲一个人孤单,害怕吧?”他揽着她的手,微微的向上移动,拂过她的发丝,拂向她的头,带着太多的心疼与怜惜,这份亲情,他同样舍不得。

    梦千寻心中惊滞,他说出这样的话,便说明,心意已决了,任谁都别想再改变了。

    不要,她不要,她不能眼睁睁的看着那样的事情发生。

    若是这样,她情愿不认这个父亲,情愿一辈子不要出现在他的面前,那样至少他心中的希望不会灭。

    她一定要阻止那样的悲剧发生。

    希望?!梦千寻脑中突然的一闪。

    “父亲难道不想去看看娘亲吧,你说要去陪娘亲,你至少应该先找到娘亲在哪儿吧。”梦千寻突然急急的说道。

    她知道他刚刚可能是太过伤心了,根本就没有想到这一点,现在她一提出,她相信,他一定不会再去徇情,至少暂时不会了。

    他一定会赶去皇浦王朝的。

    果然,他的身子再次的一颤,然后微微的推开了梦千寻,他当时太过伤心,太过沉痛,一听到她离开的消息,只狠不得跟着她离去,去陪她。

    是呀,他至少要去看看她,而且,他还要为她报了仇,要不然,他有何面目去见他的灵儿?

    “好,我们现在就赶去皇浦王朝,寻儿,你带父皇去。”想到此处,他的身子突然的站直,望向梦千寻,一脸急切的说道。

    梦千寻,不,现在应该是孟千寻了。

    孟千寻微怔,“我去跟冰儿他们说一声。”他们这么突然的离开,自然要告诉孟冰与夜无绝一声,特别是夜无绝,要不然夜无绝发现她不见了,还不急死了。

    “不用说了,他们会知道的。”只是,他却是连这一刻都等不及了。

    孟千寻看到他一脸的急切,很明白他此刻的心情,现在的他,只怕是一秒钟都等不得了,好不容易劝住了他,她实在不想再发生任何的意外。

    “行,那我留几个字吧。”孟千寻此刻无法拒绝他的要求,便快速的拿起纸笔,留了几个字,只是,在她写字的时候,北尊大帝的眸子微闪了一下,也快速的在一张纸上写上了什么?

    她写完的时候,北尊大帝也已经写完,站直了身子,两个人没有丝毫的停留的,他便带着她快速的离开了书房。

    出了书房,他吹出一声响亮的声音,很快的,一皮黝黑发亮的马儿便直奔了过来,那马绝对是难得一见的最珍贵的马。

    只见它的全身上下,全部都是发亮的黑色,甚至不见一根的杂毛,而且,它也是极通人性的,直直的奔到他们的面前,然后极为的柔顺的摆着尾巴。

    北尊大帝抱着孟千寻跃上了马背。

    他的一只手轻轻的揽向她的腰上,手似乎微顿了一下。

    “寻儿怀有身yun了?”刚刚因为只想着灵儿的事情,抱着她的时候,倒是没有注意,现在这般的抱着她,很明显的可以感觉的到。

    “恩。”孟千寻微微点头应着,现在她的孩子已经差不多快四个月,其实只要略略注意一点就不难发现了,根本就无法隐瞒。

    更何况,他是她的父亲,她也不会对他隐瞒。

    “是夜无绝那小子的?”他的眉角微挑了一下,声音中似乎带着几分怪异。

    孟千寻微愣了一下,然后才慢慢的点头,若是在今天之前他问她这个问题,她还真不知道要如何的回答,不过现在,她可以肯定的回答了。

    “那小子速度还真够快的。”他的脸上却隐过一丝异样,声音中似乎更多了几分复杂,让人一时间又听不出他的意思。

    孟千寻的眉头微蹙,略带疑惑的望向他。

    “他就这么着就想把朕的女儿拐回去了?”他的手,轻轻的拂向她额前的发,淡淡的轻笑,那声音中带着满满的宠爱,若是他注定不能陪着她,那么这些日来,他就好好的疼她,爱她,宠她,把他所有的爱都给她。

    尽量的,为她安排好一切。

    孟千寻的唇角微微一扯,她怎么感觉到这话听起来怪怪的。

    隐隐的,她似乎感觉到,他似乎在计划着什么。

    马儿快速的向前急奔,孟千寻本来还担心坐马会很颠,但是,走出一段距离后,她却发现,比起坐马车还要平稳,舒服。

    孟千寻心中微愣,暗暗有些奇怪,按理说坐在马背上,又是这么快的速度,不可能会这么的平缓的。

    细细留意,才发现,他竟然是将她轻轻的托起的,所以,她才不会感觉到任何的颠覆,不适。

    而与此同时,皇宫中。

    “皇兄跟千寻进了书房这么久了,还没有出来,他们到底在谈什么呀?”孟冰的性子本来就急,等了那么久,没有见人回来,实在是有些等不下去了。

    夜无绝的眸子也是微微的一眯,这时间似乎真的太长了点,这都快要一个时辰了,就算千寻真的是北尊大帝的女儿,此刻也该谈完了呀。

    不会是出了什么事吧?

    夜无绝的心中猛然的一惊,虽然知道这是在北尊国的皇宫,孟千寻在北尊国的皇上的身边,不可能会有什么危险,但是此刻,他却也等不下去了。

    “皇上那边有消息吗?”孟冰拉过一个侍卫,急声的问道,她认的出,那个侍卫真是皇兄身边的侍卫。

    那侍卫却是慢慢的摇头,“皇上进了书房后,没有任何的命令。”

    “我们去看一下吧。”孟冰突然的向着书房走去,她再这样等下去,只怕会疯了。

    而夜无绝也随即跟着,他的心中也有些不安。

    两人快速的到了书房,却发现书房外,只站一个侍卫,而且书房似乎也是极为的安静。

    “皇上呢?”孟冰问向站在书房外的唯一的一个侍卫。

    “不知道。”侍卫摇头,有些发愣的回道,皇上先前就出去了,没有说去做什么,他怎么会知道。

    孟冰听到他的话,微愣了一下,然后快速的向前,压下心中的急切,轻轻的敲着门,“皇兄,千寻,你们在里面吗?”

    没有任何的声音。

    那个站在一边的侍卫刚想要开口说话。

    性子急烈的孟冰已经快速的推开了书房的门。

    只是,书房里空空的,一个人都没有。

    “人呢,皇兄与千寻怎么都不见了?”孟冰看到空空的房间,一惊,连声对着夜无绝惊呼。

    夜无绝在她打开书房的门的那一刻便已经发现了,心中也是暗暗惊滞,但是看到书房中除了桌子被毁外,一切都极为的正常,而且那站在外面的侍卫,也是一脸的平静,证明刚刚没有发生什么事情。

    千寻应该是跟着北尊国的皇上离开的。

    孟冰已经快速的进了房间,恰恰便看到了孟千寻留的字条,“哎呀,他们竟然去了皇浦王朝,他们去皇浦王朝也不告诉我们一声,真是的。”

    孟冰的急切的声音中带着几分生气。

    而夜无绝也快速的进了房间,双眸微转时,却看到了桌上的另一封信。

    他快速的拿起,从那字体上不难看出,那是北尊国的皇上留的。

    夜无绝看到那信上的内容后,脸色微变,神情微微的有些怪异,似乎还有些难看。

    “夜无绝,你还愣着干嘛,还不快去追他们,千寻现在还怀着孩子呢,怎么经的起这般的长途跋涉呀,皇兄也真是的,什么事情这么急呀,都不能跟我们就一声,就这么去了皇浦王朝,哎。”孟冰一边催促着夜无绝,一边忍不住的怪着她的皇兄,当然,并让她生气的还是,他们就这么急着离开,竟然都没有通知他们一声。

    真是太过分了。

    只是,夜无绝却站着不动,脸色更加的怪异,更加的难看。

    “夜无绝,你还愣着干嘛,还不快点,相信他们还没有走多远,应该能够追上。”孟冰见他不动,更加着急的催着他。

    夜无绝慢慢的望了她一眼,然后有些无奈的呼了一口气,怪异的神情间明显的带着几分懊恼。

    孟冰看到他的样子,心中奇怪,看到他手中只拿着纸时,微愣了一下,然后连连拿过他手中的纸,快速的看去,等到看到那上面的内容时,完全的愣住,神情也慢慢的变的怪异。 2k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天价傻妃:娶一送一相邻的书:星河帝尊龙战都市农女吉祥大良凰后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网游之侠义天下无限之美剧空间异世之封印人生真仙奇缘足坛教父无限技能最长的一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