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 > 介绍 > 天价傻妃:娶一送一

第111章 带她去见亲尊国皇上

【书名: 天价傻妃:娶一送一 第111章 带她去见亲尊国皇上 作者:唐梦若影

天价傻妃:娶一送一最新章节 2k小说网欢迎您!本站域名:"2k小说"的完整拼音2kxs.com,很好记哦!www.2kxs.com 好看的小说
强烈推荐: 重生之绝色亡灵法师战气凌霄兵甲三国韩娱之掌控星光灭世魔帝光脑武尊太古星辰诀极品全能狂少完美大明星福至农家执掌乾坤懒散初唐    章节名:第111章带她去见北尊国皇上

    他不顾她的疼痛,扣着她的手臂的手猛然的一转,快而狠的动作,让孟冰的身子猛然的惊出一身的冷汗,痛的咬牙,他竟然毫不顾及的她的痛苦,他是不是疯了?。k";

    “你弄痛我了。”孟冰的声音中明显的多了几分愤怒,今天是他们的洞房花烛夜,他却这般的对她。

    “你还知道痛?”只是,他的脸上却更多了几分冷意,那嗜血的狂怒中更隐过明显的嘲讽,“你自己做了那样的事情,还好意思喊痛。”

    “蓝宁辰,我到底做了什么,你说清楚了。”孟冰性子本来就急,听到他这么说实在是忍不住了,火气也上来了,声音也提高了些许。

    不过,好在此刻客人都走了,外面的丫头,侍卫也都被蓝宁辰支走了。

    “你,。”蓝宁辰的眸子猛然的一眯,一只手,狠狠的点着她的手臂,“你该有的东西呢?你的守宫砂呢?为什么会不见了,你告诉我,它为什么会不见了?,今天才是我们成亲的第一天,我根本就还没有碰过你,为什么你的守宫砂却不见了?”

    蓝宁辰怒极,咬牙切齿的声音中带着狠不得将她撕裂的绝裂,一双眸子更是漫过嗜血般的红焰,看上去极为的可怕。

    孟冰顺着他的手望去,看到洁白如雪的肌肤时不见半点的其它的痕迹,也不由的怔住。

    她的守宫砂呢?为什么会突然不见了?

    她的守宫砂以前蓝宁辰为她包伤时,曾经看到过。

    但是现在却没有了,也难怪他会误会,会那么生气。

    但是,她真的不知道她的守宫砂为什么会突然不见了,守宫砂是代表着一个女人的贞操的,只有与男子发生了肌肤之亲后,才会消失不见的。

    她根本就没有跟别的男人发生那样的关系呀。

    她的心中一直都是深爱着蓝宁辰的,一直都把自己所有的一切留给蓝宁辰的,又怎么可能会跟其它的男人发生关系呢。

    但是,现在事实摆在眼前,她的守宫砂的确不见了。

    “怎么?没话可说了?”蓝宁辰见到沉默不语,微眯的眸子中更射出危险的怒火,她不说话,是不是代表着她心虚了,无话可说了。

    “我,我,也不知道。”孟冰看到他的样子有些慌了,她不希望发生那样的误会,那样的误会,实在是太可怕了。

    她想要解释清楚,但是她却真的不知道要如何的解释,因为她真的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你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孟冰,你把我当三岁的小孩呢,我自己做的事情,你会不知道,守宫砂代表什么你会不知道吗?”只是,此刻盛怒中的蓝宁辰根本就听不进她的话,更何况她也拿不出证据证明自己的清白。

    “我真的不知道,你真的什么都没有做过,你也知道,我是深爱着你的,我又怎么可能会做出那样的事情。”孟冰心中着急,不得不急声解释着,成亲第一天,她不想两个人因为这样的误会而弄僵。

    “是吗?好,既然你说自己是清白的,那么说证明给我看。”蓝宁辰微微的怔了一下,双眸却随即愈加的眯起,声音中更多了几分恶狠狠的怒火。

    “怎么证明?”孟冰怔住,有些不明所意的望着她,她现在的守宫砂不见了,要如何的证明。

    “怎么,不明白吗?哼?”蓝宁辰却是冷冷一哼,然后扣着她的手臂的手猛然的松开,快速的扯上她的衣衫。

    孟冰随即明白了他的意思,虽然说,今天是她们的洞房之夜,这件事是最正常的,但是她却不想在这样的情况下,让他以这样的方式,这样的目的来做那件事。

    那对她而言,是一种耻辱。

    一个你深爱着的男人,却想用占有你的方式来证明你的清白,只怕换了是任何一个女人都无法接受这样的事情。

    她亦不能。

    而就是她这微愣了的片刻,蓝宁辰却已经扯掉了她的上衣,一只手,狠狠的,用力的揉住她的胸前,带着粗鲁的惩罚。

    而另一只手,却是快速的去撕裂她身上仅剩的一件衣服。

    “不要,不要。”孟冰惊滞,下意识的大喊,她无法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那件事情,本来是一件很幸福,很美好的事情。

    如今,却完全的变了。

    他现在,根本就不相信她。这跟强0暴有什么差别?

    惊呼间,她的手也快速的抬起,想要阻止他的动作。

    他那微眯的眸子中寒光猛现,“你拒绝我?你竟然拒绝我?怎么?心虚了,怕被我发现你真的不是处子之身了?”

    “不是,我只是不想在这样的情形下发生这样的事情。”孟冰急急的解释着,“我真的没有做过任何对不起你的事情,我希望你能相信我,我希望把这件事情查清楚了,解除了所有的误会以后、、、。”

    “若真没有,那就别拒绝,真相很快就清楚了。”蓝宁辰的动作再次的继续,此刻更多了几分粗鲁,孟冰刚刚的拒绝,让他的心中更多了几分怀疑。

    “蓝宁辰,我不要以这种样的方式来证明我的清白。”

    孟冰却是快速的后退,避开了他的手,她是想要证明自己的清白,但是却绝对不是这种方式,这种方式就算证明了她的清白,她的心中,也会永远的留下阴影。

    “不用这样的方式,那你想用什么样的方式?那你告诉我,现在还有什么样的方式可以证明你的清白。”蓝宁辰见她避开,眸子中那嗜血的怒火更加的升腾,若是她不是心虚,何必又一次又一次的拒绝,逃避。

    “我?”孟冰语气,的确,发生这样的事情,她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但是,她却明白,这其中肯定是有什么原因的。

    而且,这原因肯定是发生了、在蓝城的,也就是这两天的事情,因为她前天洗澡的时候,还看到过她的守宫砂的,

    她也相信,只要他们冷静下来,这件事情一定可以查清楚的。

    她的脑中,隐隐的闪过一个人影,心中暗暗多了几分怀疑。

    刚想开口跟蓝宁辰说明,只是,蓝宁辰却突然的扑了过来,一下子将她压在了床上。

    他的全身上下都散出的一种随时都可以将人焚烧的怒火,炽热而恐怖的袭击着她。

    而还不等她回过神来,他的手已经快速的扯掉了她身上仅剩的一见衣服,恶狠狠的吼道,“怎么,别的男人可以,我就不可以吗?”

    那声音中带着几分咬牙切齿的嗜血般的狠绝。

    而孟冰听到他这话更是心惊,他现在的心中更是怀疑她了,反应过来后,她猛烈的挣扎着,她只知道,绝不能让他这样的强占了他。

    不能,绝对不能,否则,她跟他之间就彻底的完了。

    “放开我,蓝宁辰,你放开我。”她一边挣扎,一边喊着,只是,虽然她习过武,却终究不是蓝宁辰的对手。

    蓝宁辰将她压的死死的,根本就不给她半点逃脱的机会。

    他的手,更是粗鲁的在她的身上游走着,用力的揉着,狠狠的搓着,似乎想要抹掉什么。

    孟冰只感觉全身疼痛,而心更痛。

    因着他的不信任。

    “放开,放开,我不要。”孟冰不放弃的继续大喊着,仍就不断的用力想要推开她。

    蓝宁辰俯下脸,似乎想要吻住她,但是,在靠近她的唇的那一刻,却突然的停住,孟冰惊颤的发现,他的眸子中竟然有着嫌恶。

    孟冰心颤,他不但怀疑她,而且还厌恶她了吗?

    那一刻,孟冰不再挣扎,不再反抗,只是一张脸却完全的阴沉下来,冷声道,“蓝宁辰,放开我。”

    这次的声音中不再是那种着急,慌乱,而是完全的冰冷的强硬。

    他现在不相信她,甚至厌恶她,她无论如何,都不能让那样的事情发生。k";

    “不可能。”只是,蓝宁辰的声音却是更加的冷硬,“别忘了,今天是我们的洞房之夜,你是我的妻子,你不可以拒绝我。”

    “蓝宁辰,这就是你对待你的新婚妻子的方式吗?”蓝宁辰的脸上更多了几分冷意,一双直直地望着他的眸子中也是满满的冰冷。

    蓝宁辰微怔,只是却随即再次的冷哼,“哼,你自己做出那样的事情,还想让我怎么对你?”

    “你说过,我没有,现在,放开我。”孟冰双眸微眯,一字一字冷冷的说道。

    “没有,那就证明,我只相信事实。”蓝宁辰却根本就不理会她的拒绝,仍就坚持着他的做法,而说话间,他的手,也开始去扯着自己的衣衫。

    但是,他却并没有松开孟冰,而仍就紧紧的压着她。

    “蓝宁辰,不要让我恨你。”孟冰看到他的动作,心痛中更多了几分紧张,她怕,她真的怕。

    因为,她知道有些事情,一旦发生了就再也不无法挽回了。

    蓝宁辰的动作猛然的一僵,望向她的眸子中似乎有着那么一丝犹豫,只是,心中的怀疑,却又快速的漫过了他的理智,“好,那就让你恨我好了。”

    就算让她恨他,他也不要弄清楚这件事情。

    他要知道,她现在到底还是不是处子之身。

    话一说完,他的动作愈加的变的狂野,三两下便将他自己的身上的衣服也扯掉了。

    随即,他的身子快速的压下她。

    孟冰惊出了一身的冷汗。

    她知道,他挣扎不开,而且她说什么也都无法阻止他。

    难道,她真的要在他们洞房之夜被他这样的强占吗?

    不要,她不要,她在心中不断的喊着,但是却偏偏没有能力阻止他。

    她突然想起了头上的发簪,因为蓝宁辰刚刚太着急,只扯去了她的衣衫,她头上的头饰还在。

    她快速的伸手,取过发簪,紧紧的握在手中,然后突然的对准自己的咽喉。

    “蓝宁辰,放开我,否则,我情愿死在你的面前。”此刻,她只能用这样的方式,这般绝裂的方式。

    她必须阻止蓝宁辰,然后再查清这件事情。

    蓝宁辰惊住,望着她的动作,一双眸子中怒火与寒光不断的交闪着,只是,脸上却多了几分咬牙切齿的狠意,“这算什么?”

    “在洞房之夜被自己的夫君以这样的方式强占,我情愿死。”孟冰一字一字清楚而坚定,而她握着发簪的手愈加的向着咽喉靠近了些许,表明了她绝对不是开玩笑。

    蓝宁辰的动作停了下来,只是却并没有起身,只是冷冷的望着她,“孟冰,你是为谁守身?”

    孟冰的方式,不但没有让他回醒,却发生让他的心中更多了几分怀疑。

    平时的他是冷静的,但是,现在的他却完全的是发了狂了,似乎吃了什么让失控的药物一般。

    孟冰的心中一沉,她万万没有想到,蓝宁辰竟然是这般的不相信,任凭她怎么的解释,任凭她怎么做,他竟然丝毫都不相信她。

    隐隐的,她的心中多了几分失望,她原本以为两个相爱的人就应该相互的信任,相互的理解的。

    “蓝宁辰,我说过,我是清白,信不信由你。”孟冰知道此刻自己说什么,他都听不进去,所以,她能说的,只有这么多。

    “清白吗?”蓝宁辰的眸子冷冷的扫过她的手臂,扫过她的全身,那意味中明显的带着几分嘲讽,“若清白,就不必怕,就证明呀。”

    他竟然再次的压向她,竟然无视她的抵在咽喉处的发簪,或者他以为,她不敢真的做什么。

    孟冰的手猛然的用力,狠狠的剌进了她的咽喉,顿时,鲜血渗出。好在,她第一次刺进的不深,应该只是破了一层皮。

    蓝宁辰的身子猛然的一僵,似乎这才明白她是认真的。

    一双眸冷冷的望了她片刻,然后突然的起身,扯过衣服快速的穿上,没有再看她一眼,而是直直地走了出去,离开了房间。

    新房中,只剩下孟冰有些颤抖的躺在床上。

    她不知道为什么事情会变成这样,她也不知道,她的守宫砂为什么会不见了。

    蓝宁辰离开,她让自己冷静下来,细细的想着。

    蓝宁辰一进房间就是怒气冲冲的,很显然,他在进新房前应该就听别人说过什么。

    很显然,这件事情,是有人故意害她。

    她刚来这儿,根本就可能得罪任何人,有谁会想要害她?

    突然,她想起了先前进过新房的冷婉儿。

    当时,冷婉儿给她端来了一碗粥,说怕她饿坏了,让她先垫一垫。

    她这是第一次见冷婉儿,见她一脸的天真可爱,而且她也真的饿了,便也没有多想,便将那碗粥喝了。

    后来,冷婉儿跟她闲聊了几句便离开了。

    冷婉儿离开后,她曾经隐隐的感觉到腹部有些疼痛。

    而再后来,没过了多久,蓝宁辰就来到了新房,就是那般怒气冲冲的质问她。

    她在想,这件事情,极有可能跟冷婉儿有关系。

    她想跟蓝宁辰解释,但是蓝宁辰已经离开,她便想着等蓝宁辰再回来的时候跟蓝宁辰说一下,或者按着这个线索,能够查清楚这件事。

    只是,她却万万没有想到,第二天,天还没有完全亮时,蓝宁辰是回来的,但是却扔给了她一封休书。

    再没有了任何的话,便完全的判了她的死刑。

    那一刻,她盯着那封休书,惊住,一时间根本就回不过神来。

    而等她回过神来时,他竟然就已经绝裂的转向离开了。

    她万万没有想到,他会对她这般的绝情,成亲第二天就给了她一封休书,他就这么一点都不相信他。

    她回过神后,快速的起身,追了出去,她要解释,毕竟她是爱他的,而且还爱了那么多年,她不能就因为这件事情,让他们之间的所有的一切都结束了。

    但是,她追出去后,却发现,冷婉儿站在门前,而已经没有了他的身影。

    “冰姐姐,表哥让我送你出去,表哥说他暂时不想看到你,让你先回北尊国去。”冷婉儿站在她的面前,仍就是一脸的天真,最后还一脸疑惑的问道,“冰姐姐,你跟表哥之间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呀,为什么表哥会那么生气呀。”

    孟冰望着她,那一刻,望着她那一脸的天真突然想笑,有谁知道,这样的一份天真的外表下隐藏着一刻多么狠毒的心?

    她现在,愈加的肯定,这件事情,跟冷婉儿有关。

    但是,蓝宁辰却根本不见她,根本就不给她解释的机会。

    而冷婉儿更是用着不由的借口来催着她离开,

    她也是有自尊的,她总不能就这么硬赖在蓝城,所以,当冷婉儿第四次的来告诉她,“冰姐姐,表哥在发脾气,问你走了没有,要不你先出去避一下,等表哥气消了,你再回来。”

    那一刻,孟冰再也无法忍受了。

    她知道,这可能不是蓝宁辰的意思,只是冷婉儿的意思,但是蓝宁辰却对她避而不见,根本就不相信她,根本就不给她任何解释的机会,那她还留在这儿做什么。

    她也是自尊的,她也是骄傲的,所以,她离开了蓝城。

    说真的,那一刻,她的心中还是希望能够跟蓝宁辰解释清楚的,毕竟那么多年的感情,总不能因为这样的误会就结束了。

    但是,今天,她知道,解不解释都不重要了,不过,看到冷婉儿仍就装出一副天真的样子。

    她的心中暗暗冷笑,突然望向蓝宁辰,一字一字慢慢地说道,“有种药物可以让守宫砂暂时的消失,不过那药效只有几天。”

    她相信蓝宁辰能够明白她的意思。

    果然,蓝宁辰望向她的眸子猛然的圆睁了一圈,紧紧的盯着她,有着难以置信的错愕,或者更有着几分暗暗的欣喜,“你,你的意思是,。”

    他的眸子转向她的手臂,当然,有衣袖遮盖,什么都看不到。

    蓝宁辰突然的伸手,去拉向孟冰,只是,孟冰却是快速的一闪,避了过去。

    “正如你所想的,不过,你已经没有资格看了。”孟冰冷冷的望着他,已经没有了先前的情意,只剩冰冷,对一个对她毫不信任,只知道不断伤害她的男人,她真的已经失望了。

    “孟冰,你?我要看清楚,我有资格知道真相。”蓝宁辰的手再次的抓向她,直接的扯上她的衣衫,动作又快,又狠,他是想要当众扯掉她的衣袖吗?

    孟冰一惊,心中愤怒,但是以她的武功,根本就避不开她。

    就在此时,一只手突然伸了过来,将她快速的一带,带离了蓝宁辰的魔爪。

    孟冰稳稳的落在了李逸风的身边。

    “蓝宁辰,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李逸风也怒了,蓝宁辰到底是想对她做什么?

    是要当众让她出丑吗?实在是太过分了。

    “我的事情,不用你管。”蓝宁辰气急,狠狠的瞪了李逸风一眼。

    再次转向孟冰,“孟冰,你过来,我想知道这件事情的真相。”

    “现在你想知道了?”孟冰的唇角微微的扯出一丝略带嘲讽的冷笑,他不是早就给她判了死刑了吗?还好意思说什么想要知道真相?

    孟冰看到冷婉儿的脸色变了,不再是那种天真,无辜,而多了几分紧张与慌乱。

    而她的反应恰恰让孟冰更加的肯定,这件事情,就是冷婉儿做的。

    虽然她对蓝宁辰已经死了心了,但是,却不想让这个贱女人这般的得意。

    双眸微转,望向冷婉儿,红唇微启,一字一字慢慢地说道,“若是我没有记错的话,成亲的那天晚上,你曾经去给我送过一碗粥,我,是不是应该好好的感谢你呢?”

    冷婉儿的身子猛然的一僵,脸色微微的变了一下,但是却随即再次笑道,“冰姐姐,我的确去给你送过粥,我是怕你饿了,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

    这丫的,又有装无辜。

    聪明如李逸风,此刻也明白了是怎么回事了?

    一双眸子也慢慢的变的阴沉,没有想到,孟冰竟然受了这么多的委屈,而很显然,蓝宁辰是怀疑她的。

    “我没说有问题呀,我只是说感谢你呀。”孟冰微微的摊了一下手,笑的极为的轻松。

    只是,眸子深处却是隐过一丝冷笑,她知道,蓝宁辰听到她的话,肯定会去查。

    其实蓝宁辰虽然对待她的这件事情太过冲动,但是对于其它的事情,却还是十分的冷静,相信以他的能力,应该不能查出真相。

    虽然,他知不知道相相,已经跟她没有关系了,但是,她就是不想让冷婉儿那个贱女人太过得意了。

    原来,她的内心,也是邪恶的。

    果然,蓝宁辰望向冷婉儿时,眸子中明显的多了几分怀疑,“婉儿,你到底做了什么?”

    “表哥,你要相信我,我什么都没有做,真的,我什么都没有做,我不知道冰姐姐这是什么意思。”冷婉儿急急的狡辩,仍就是那楚楚可怜的快要哭出来的表情。

    蓝宁辰的眉头紧蹙,很显然不太相信冷婉儿的话了,望了她片刻,突然狠声道,“这件事,我一定会查清楚的。”

    “表哥。”冷婉儿楚楚可怜的喊着,虽然心中害怕的要死,但是却要强忍着,继续装无辜。

    蓝宁辰却没有再理会她,而是再次的转向了孟冰,“冰儿,跟我回去。”

    既然她说出那样的话,便说明,她的守宫砂又出现了,那以前的一切,就都是误会了,所以,他现在要带她回去。

    孟冰笑了,这个男人想要赶她的时候就赶走她,想要她回去的时候,就要带她回去,他到底把她当成什么?

    而冷婉儿听到蓝宁辰的话,脸色愈加的阴沉,一双眸子望向孟冰时,多了几分狠意,不要,她不能让表哥再带着这个女人回去,不能,绝对不能。

    “跟你回去?”孟冰淡笑中声音却偏偏有着几分冷意,他这个时候提出这样的要求让她对他更多了几分失望。

    这算什么?

    “是,跟我回去,当时我只是误以为你,。”蓝宁辰的脸上已经没了刚刚的冷意,而是多了几分温柔,而声音中也多了几分轻柔,“现在误会解除了,所以,我要带你回去。”

    “呵呵,。”孟冰冷笑,突然对他感觉到有些无语,他事情都还没有查,就说误会解除,。

    当然,她能够明白蓝宁辰此刻的心思,她刚刚说了,她的守宫砂是因为药物消失的,现在又出来了。

    所以,蓝宁辰只要带她回去,看到了守宫砂,便证明了她的清白,他便不会怀疑了,这件事便清楚了。

    但是,这其中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他对她做的那些事情,她这一辈子都无法忘记,也已经让他彻底的死了心了,又怎么可能会跟她回去?

    “蓝宁辰,我们之间结束了。”孟冰脸上的笑隐去,神情瞬间的变的严肃,他跟她之间已经不可能了。

    蓝宁辰僵滞,脸上有着些许的伤痛,但是却随即再次说道,“冰儿,我知道你还在生我的气,你放心,我一定会将这件事情查清楚的,我,。”

    “对不起,我不想听了。”孟冰却是冷冷的打断了他的话,他不觉的现在他的这些话都太迟了。

    为什么,他在事情刚发生的时候,不是去查清楚,而是一味的指责她,怀疑她?

    现在再说这些还有什么用?

    此刻,夜无绝也带着梦千寻走了过来。

    “千寻,我们走吧。”孟冰看到走过来梦千寻,连连走了过去,避开了蓝宁辰。

    “冰儿,你不能走,你听我说。”蓝宁辰跟着她快速的转身,声音中隐隐的多了几分着急。

    “走吧。”孟冰却不想再理他,示意梦千寻离开。

    梦千寻虽然不明白刚刚她跟夜无绝在台上的时候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她此刻很清楚的明白孟冰对蓝宁辰的冷淡与漠然。

    她知道,孟冰的心中可能真的已经放下了这个男人,不再爱他了。

    能够让一个女人的深爱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彻底的放下,这个男人做的事情,绝对是无法原谅的。

    所以,此刻,她支持孟冰。

    “走吧。”她伸手,握住了孟冰的手,拉着她,向着人群外走去。

    夜无绝见梦千寻离开,自然是紧紧的跟着,李逸风也随后跟了过去。

    “冰儿,等我查清楚了这件事情,我再去北尊国接你回来。”蓝宁辰看的出孟冰这个时候是不会跟他回去的。

    他也了解孟冰的个性,他知道,现在追去,根本就起不到任何作用。

    所以,他现能做的就是查清事情的真相,到时候或者才能够求的她的原谅,

    站在后面的冷婉儿身子微颤,一双眸子中也隐过几分害怕,若是表哥真的要查,若是到时候真的查出了事情的真相,会怎么对她?

    虽然表哥一直很疼她,但是她也知道,表哥是深爱着孟冰的,要不然,对于这件事情上,他也不会这般的冲动。

    就因为太过在意,才会变的冲动。

    她不知道,在她跟孟冰之间,表哥会向着哪一个?

    “回去。”此刻,蓝宁辰已经转过身来,冷冷的看了她一眼,再没有了平时疼爱,而只有一种让人惊颤的寒意。

    而话一说完,再也没有看她一眼,便直直地的离开,只给她留一个冷硬的背影。

    这一刻,冷婉儿的心中已经有了答案。

    因为知道了答案,所以心中便更加的害怕了。

    而梦千寻一行人已经走出了人群,都是极为的安静,没有人说什么。

    孟冰走在前面,微垂着眸子,脸上的神情倒是并没有太多的异样。

    “孟冰,有些事情,不必忍着。”李逸风最终还是忍不住,他实在不想看到孟冰伤心难过。

    “我没事呀。”孟冰抬眸,望了他一眼,淡淡的一笑,若是一点都没事,那是不可能的,毕竟深爱了那么多年。

    她的心中是有些难过的,但是此刻,连她自己都不确定是因为什么而难过。

    “在我们的面前,不必忍着。”李逸风的声音中多了几分轻柔,有些情形需要发泄出来。

    虽然,他也知道,她已经对蓝宁辰死心了,不可能再接受蓝宁辰了,但是此刻她的心情却肯定是压抑了,这么忍着,她会更难受。

    “真的没事。”孟冰微微的摇头,她现在也不知道自己要说什么。

    随即几个人再次的保持了沉默,一直到了客栈。

    “我们晚上我们一起睡。”孟冰在打开自己的房门,走进房间后,梦千寻也跟着走了进去。

    一直跟在梦千寻身后的夜无绝微愣了一下,却并没有说什么,而是与李逸风一起离开了。

    “好呀。”孟冰轻笑,脸了隐隐的多了几分欣慰,的确,此刻她的心中是孤独的,一种无法控制的孤独,她现在真的很想让一个人来陪着她。

    虽然她跟李逸风是朋友,但是有些事情终究不方便跟李逸风说,但是梦千寻就一样,同样的都是女子,而且,她的心中也是喜欢,信任着梦千寻的。

    所以,那一夜,她跟梦千寻说了很多,很多,从她第一次遇到蓝宁辰到他们之间的相知,相爱,点点滴滴讲了很多。

    讲到痛苦的时候,她笑,讲到幸福的时候,她却哭。

    哭哭笑笑,讲了差不多一夜,而讲出来后,孟冰突然感觉到自己有着一种前所未有的轻松,心中也不再难受了。

    快到天亮的时候,两个人才睡着了。

    夜无绝与李逸风早上起来时,并没有喊醒她们,直到快到中午的时候两人都终于醒了。

    两个看着那直射进房间的阳光,相视一笑。

    “终于起来了。”夜无绝看到走出房间的梦千寻,快速的迎了上来,半真半假的打趣着。

    “干嘛不喊醒我们呀。”睡到了中午,貌似是太迟了些。

    “喊了,没喊醒,睡的跟着小猪似的。”夜无绝却是微微一笑,此刻却完全是玩笑的语气。

    梦千寻微微瞥了一下唇,略带不满的瞪了他一眼。

    李逸风看到他们之间那种自然而轻松的交流,唇角也微微的多了一丝轻笑,看来,他的确是应该退出的。

    “怎么说话呢,我们可都是美女。”而孟冰也是一脸不满的抗议,此刻的她是一脸的轻笑,是那种真诚的,发自内心的笑。

    很显然,此刻的她,是真的放开了,彻底的完全的放开了,心中也是真正的放下了。

    李逸风的望向孟冰时,心中也多了几分欣慰,蓝宁辰那般的对她,的确不值她爱,放开了,对她也是一种解脱,他相信,像孟冰这样的好女孩,到时候一定能够找到更好的夫君的。

    “走吧,现在可以继续赶路了。”梦千寻看到她现在的样子,也完全的放下心来,心中多了几分欣慰。

    一行人吃过午饭后便继续的赶路。

    第二天快近傍晚的时候,已经赶到了玉城,过了玉城,就是北尊国的京城了。

    “快到京城了,很快就能见到我的皇兄了。”孟冰此刻最兴奋,“我都不好久不有见到皇兄了,我成亲的时候,皇兄都没有回来。”

    她成亲的时候,皇兄刚好听说了一些关于皇嫂的消息,所以便马不停蹄的离开了,没有能够送她出嫁。

    她不怪皇兄,因为她知道皇兄对皇嫂的爱,找了这么多年,从来没有放弃过。

    这样的感情,真的让人无法不感动。

    这么多年,她更知道皇兄心中的苦,时间越长,希望越渺小,皇兄的心中就会越痛。

    其实,她也没有见过皇嫂,因为,皇兄在是一场出征时遇到皇嫂的,当时因为战争的原因,无法赶回京城。

    而皇兄又舍不得让皇嫂离开他的身边,所以,皇嫂一直都陪着皇兄在外征战,而这一陪就是三年。

    但是,后来的一次意外中,皇嫂受了伤,然后失踪了。

    皇兄拼了命的去找她,但是却没有一点消息,从那天起,皇兄放下了动乱的边僵,甚至连北尊国的事情,都交给那些大臣们处理,所有的这一切,只为了找皇嫂。

    但是十六年过去了,却一点消息都没有,想到这些,她便忍不住为皇兄心痛。

    “千寻,到时候我带你去见我皇兄呀。”不知道为什么,她心中总是想带着梦千寻去见皇兄。

    可能是她太喜欢梦千寻了吧。

    “好。”梦千寻双眸微闪,轻声的答应着,她现在是真的想去见见那个传说中的北尊国的皇上。

    而此刻,北尊国的皇宫中。

    “皇上,公主传来书信,说她这几天就会到京城了,而且,她说带了朋友来见你。”书房中,侍卫恭敬的禀报着。

    将手中的书信抵向前。

    “恩?”正在批着奏章的男子微微抬眸,眉头略略的轻蹙。

    男人虽然已经四十多岁,但是却仍就风流倜傥,光彩逼人。

    “公主与驸马好像发生了一些误会。”侍卫微微停顿了一下,然后再次小心的说道。

    男人的眸子微闪,对于冰儿,他的确关心的不够,这么多年,他只在想着如何的找到她。

    他拿起侍卫抵过来的书信,打开。

    清秀的字体,正是冰儿的,她在信中说,她马上就要回来,还带着朋友来见他,让他千万不要离开京城。

    这丫头会带什么朋友来见他?还让他一定不要离开京城?

    这些年,他为了找她,很好留在京城,这些年,他几乎走遍了天下所有的地方,但是却仍就没有半点她的消息。

    侍卫慢慢的退了出去,书房,只有他静静的坐着,他慢慢的从抽屉里取出一张画像。

    慢慢的,十分珍惜的展开,那画中的女子美如仙子下凡,美的人让人移不开眼睛。

    他的唇角带笑脸,眸子中却隐着痛,“灵儿,你到底在哪儿?”

    http:e。weibo。/2239770620/prile潇湘新浪微博正在举办晒书晒照片活动,参与就有奖 2k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天价傻妃:娶一送一相邻的书:硝烟无声大道修真录都市之疯狂异能者众男寡女圣剑系统神武我的脱线王子极品杀手保镖大射雕英雄新世界重剑无敌血婴修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