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 > 介绍 > 天价傻妃:娶一送一

第103章 夜无绝终于找到她

【书名: 天价傻妃:娶一送一 第103章 夜无绝终于找到她 作者:唐梦若影

天价傻妃:娶一送一最新章节 2k小说网欢迎您!本站域名:"2k小说"的完整拼音2kxs.com,很好记哦!www.2kxs.com 好看的小说
强烈推荐: 嫡长孙造梦者独家专宠地狱电影院剑灵大魏宫廷机破星河海贼王之剑豪之心最强医圣我从凡间来院长驾到神荒龙帝    章节名:第103章夜无绝终于找到她

    “好。i^”梦千寻答应着,若娘亲真的是北尊国的皇上要找的人,她至少可以为娘亲了却一个心愿。

    “太好了。”孟冰见她答应,高兴的跳了起来。

    本来就已经到了北尊国的境地,原本她们也并不着急,一路走,一路游玩着。

    所以,一天的时间,也没走多远。

    李逸风的手,仍就紧紧的扣着她的手,不会弄痛她,但却是紧的让她无法挣开。

    梦千寻眉头微蹙,望向他,示意他松开,只是李逸风却是直接的无视。

    “李逸风。”她的脸色微沉,声音中也明显的多了几分冷意,她真的不想跟他之间再有任何的误会。她还不起的,所以不想欠他更多。

    李逸风微愣了一下,望了她一会,然后略带无奈的松开了她的手。

    “千寻,今天天色也不早了,我们也已经赶了一天的路,先找个客栈休息一下,明天再赶路吧。”孟冰看到天色已经晚了,便想先找个客栈休息,而她看到李逸风的样子,笑了笑走了前面。

    孟冰找了全城最大的客栈,三个人一走进去,便引来众人的侧目。

    掌柜的也连连亲自迎了上来,“几位客官要住店吗?”

    “给我们准备三间上房。”孟冰直接吩咐着。

    “好的,好的,。”掌柜的一脸堆笑的答应着去让安排了。

    不知道是无意的,还是有人早就打过招呼的,梦千寻的房间与李逸风的房间是紧连在一起的。

    “寻儿,我走了一天真的累了,先去休息了。”用过晚饭,孟冰望着她,笑的异样,梦千寻明白她的意思,是想为她跟李逸风留出私人的空间。

    话一说完,根本就没有给梦千寻开口的机会,便一溜烟的没了人影。

    她知道,孟冰是真的误会了,当然,以李逸风先前的做法,任谁都会误会。

    她现在也的确该跟李逸风好好的谈谈,有些事情,必须说清楚了。

    “千寻,你是要我陪你出去转转,还是送你回房间?”李逸风见孟冰离开,唇角微微的扬起,望向梦千寻的眸子更带着几分异样。

    “就去后院走走吧。”梦千寻眉头微蹙,借这个机会,跟李逸风解释清楚吧。

    “好呀,月下漫步,不错,浪漫。”李逸风笑了,笑的极为的灿烂,只不过不再是以前那种用来掩饰的纯真的笑,而是那种发自内心的,最真诚的笑意。

    梦千寻没有再多说什么,而是站起身,直接的向着后院走去,李逸风微愣了一下,连连的跟了上来。

    “没有想到,这儿的景色还真不错。”进了后院,借着月亮,望向院子中的景色,朦朦中带着几分精致,真的很美,“最适合月下谈情了,寻儿,是吧?”李逸风一脸陶醉般的又补了一句。

    梦千寻停下脚步,转身,望向他,一脸的认真,唇微动,一字一字慢慢的说道,“李逸风,我一直把你当朋友,最好的朋友,我希望我们之间,。”

    “现在是最好的朋友,随时都可以发展成夫妻,感情是可以升华的,只要你对我有情就行。”只是,李逸风却是一脸轻笑的打断了她的话,笑的更加的灿烂,一脸的自信。

    很显然,李逸风根本就不想给她解释的机会。

    “李逸风,那是不、、、。”梦千寻知道,自己必须要跟他说不清楚,她知道,朋友就是朋友,永远不可能变成夫妻,因为,她不能回以李逸风同样的感情。

    所以,她不能这般的自私的接受着李逸风对她的好。

    她更不想让李逸风越陷越深,越深越痛。

    “小寻儿,今天不管你说什么,我都不会改变主意,你,我是娶定了。”李逸风却是再次的打断了她的话,一双眸子直直地望着她,低沉的声音中却是让人无法忽略的坚定。

    “你?”梦千寻心中暗急,她没有想到,李逸风现在是什么都听不进去。

    “小寻儿,什么都别说,我说过,放手,就只有那一次,那一次,你说,你要嫁的人是他,所以我成全了你,但是结果我却发现,我就是世上最大的傻子。”李逸风脸上的笑隐去,换成了少有的凝重。

    只是,望向她的眸子中,却更多了几分异样,“其实,我早就应该想的到,你当时那么做,是为了保护我,是为了让我安全的离开,是我太傻,还好,一切还来的及。”

    梦千寻微怔,原来李逸风只所以这般的坚持,是因为这个原因?!

    当时,她说那句话,的确是有一些想让李逸风安全离开的原因,但是,这并不是事情的关键。

    若是她爱的人是李逸风,当时不管有多么的危险,她都会毫不犹豫的跟着李逸风离开,那怕两个人根本离不开王府,死在王府,她都不会有丝毫的犹豫。

    “李逸风,、、、”梦千寻想要开口解释。

    “你不要说话,你听我说,若是你爱的人真的是他,你就不会逃婚,所以,你根本就不爱他,只是他逼迫你,你才不得不嫁给他。”李逸风却是根本就不给她说话的机会,便独自下了断言。

    这一次,梦千寻没有说话,她想让他一次把所有的话都说完,他说完了后,她再说。

    “而就算你还没有真正的爱上我,但是至少对我是有感情,那怕就是你刚刚所说的朋友之情,那也是有感情的,我有信心让那感情,慢慢的变成男女之情。”李逸风的唇角再次漫开自信的轻笑。

    “你先别说话,听我说完。”梦千寻眉轻蹙,还没有开口,便被李逸风打断了。

    “就算你这一辈子对我都仅仅是朋友之情,没有男女之爱,我也不在乎,我只想守在你的身边,好好的照顾你,守护你一辈子,疼爱你一辈子,你不爱我没关系,我可以多爱你一些,我会让你成为这个世上最幸福的女人,千寻,答应我,嫁给我,让我来照顾你,还有这个孩子。”李逸风望着她,深情款款,执着而坚定。

    梦千寻愣住,李逸风这样的话,让她根本就不能再说什么,他已经完全的把话说死了。

    这样优秀的男人,这般感人肺腑的话,让人无法不动容,梦千寻的心微颤。

    她也相信,李逸风说的,一定能够做到,一定能够守护她一辈子,能够疼爱她一辈子,她也知道,能够嫁给李逸风的女人一定会很幸福的。

    但是,越是如此,她便越是不能答应,她不能那么自私,不能。

    若不能真正的爱他,她又有什么资格嫁给他,做他的妻子?让他守护一辈子?

    “李逸风,我不能嫁给你。”梦千寻狠下心拒绝,既然不能回以他的爱,那么她唯一能做的就是让李逸风早点死了这份心,长痛不让短痛。

    李逸风的身子微微的一僵,望向她的眸子中,隐隐的多了几分伤痛,“不能?什么叫做不能?为什么不能?给我一个理由。”

    “没有理由,也不需要理由。”梦千寻望着他,再次一字一字慢慢地说道,她知道,不管她说了什么理由,他都能够反驳了她。

    她的拒绝,十分的坚定,她希望能够让李逸风对她死心。

    “既然没有理由,那就嫁给我,我已经让人安排了,相信,我们很快就可以成亲了。”只是,李逸风此刻却是油盐不进,不管她说什么,他根本都不听。

    梦千寻愕然,她一直都知道李逸风的固执,但是却也没有想到,他竟然固执到这个份上。

    “就这么说定了,我的父母与大哥刚好也都在北尊国,这一次我也刚好可以带你去见见他们、”李逸风显然早就已经安排好了,也早已经打定了主意。i^

    “李逸风,我珍惜我们之间的友谊。”梦千寻的眸子望向他,一字一字,清楚的说道,在说到友谊两个字时,略略的加重了语气。

    其它的话,她不想再说,她相信李逸风能够明白她的意思。

    她与他,只是朋友,仅此而已,从一开始到现在,她一直都跟他说的很清楚。

    话一说完,便转身,想要离开。

    若是李逸风真的这般的固执,她跟他,也的确不知道还能说什么。

    李逸风脸色微沉,看到意欲转身离开的她时,突然喊道,“若是,我说,我是你肚子里的孩子的父亲呢。”

    他的声音不大,但是说的却是极为的坚定,不带半点玩笑的意思,甚至没有半点的心虚。

    梦千寻刚欲迈开的脚步停住,再次转身,望向他,一双眸子直直地盯着他,却见他的神情间并没有半点的异样,只是,梦千寻却仍就微微一笑,轻声道,“你不是。”

    她知道,不是他,若真的是他,他早就说了,何必要等到现在?

    “我是。”在她的注视下,李逸风却没有丝毫的心虚,反而回答的更加的坚定。

    “你不是。”梦千寻虽然轻笑着,声音却依旧是十分的肯定。

    “不相信吗?那天晚上,我也中了毒,误闯进了你的房间,当时的我意识也是模糊的,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醒来后,根本不记的自己做过的事情。”李逸风的眸子直直的望着她,坚定中不带半点的异样,话语更是十足的坚定的语气,完全的没有半点说谎的感觉。

    “既然不记的,现在又为何那么肯定?”梦千寻轻笑,他还真的把她当三岁小孩子了,这样的说辞,漏洞百出。

    “因为,我现在已经全部查清楚了,那天晚上的事情,我更是完全的确认了,所以这个孩子真的是我的。”李逸风回答的更加的肯定。

    “李逸风,我最讨厌别人骗我。”梦千寻的脸色微沉,虽然她不知道那天晚上的那个男人是谁,但是,她知道肯定不会是李逸风。

    李逸风所说的中毒的借口,完全就是骗人的。

    “我说的都是真话。”李逸风却毫不躲闪的望着她,半点都不见心虚的感觉。

    “我记的,当时我用簪子在那个男人的后背上刺了一下洞。”梦千寻的双眸微闪,她知道,既然李逸风打定了主意,没有证据,他绝对不会承认。

    她虽然跟李逸风说过那天晚上的事情,但是,她却并没有告诉李逸风,她咬了那人一口的事情,所以,她此刻是故意这么说的。

    她倒要看看,李逸风如何的回答。

    “洞倒是没有,不过,我的肩膀上倒是有一排很深的牙齿印。”李逸风轻笑,带着几分异样的暧昧,说话间,一只手还轻轻的扶上肩膀,“要不要我把衣服脱了给你看一下,验证一下,是否跟你的牙齿印相吻合。”

    梦千寻微微僵滞,一双眸子也猛然的圆睁,这件事情,她并没有跟任何人说过,除了她,还有那天晚上的那个男人,根本就没有其它的人知道?

    李逸风怎么会知道?

    这一刻,梦千寻真的是惊讶的。

    “我知道你很爱这个孩子,难道你不想让这个孩子在他的父母的爱护下健康的成长吗?”李逸风看到梦千寻微微呆愣的神情,唇角的轻笑更多了几分,趁此机会,再次说道。

    他知道,她很爱这个孩子,为了这个孩子,她甚至不顾自己的危险,所以,他相信,为了孩子,她会答应他的。

    “孩子是我的,我会把他带大,我会让他快快乐乐的,健康的成长的。”就算李逸风真的是孩子的父亲,她也不可能会因为孩子嫁给他。

    在她看来,婚姻不能掺杂任何的勉强。

    这个孩子本来就是一个意外,留下他的那一刻,她便打定主意自己将她养大。

    “千寻,你总不能残忍的剥夺孩子享受父爱的权利吧。”李逸风愣住,他万万没有想到,她在听到这些后,竟然还拒绝。

    “你放心,我不会,若是这个孩子真的是你的,我不会阻止你跟他之间的任何的接触。”梦千寻轻笑,笑的和煦,温和,如沐春风。

    李逸风怔住,望向梦千寻的眸子中多了几分惊讶,他一直以来都知道她是特别的,但是却也没有想到,她的想法竟然会是这般的独特?

    什么叫做孩子生下来后,不会阻止他与孩子的任何接触?

    “李逸风,孩子到底是不是你的,生下来就知道了。”即便是李逸风说出了牙齿印的事情,她仍就对李逸风的话怀疑。

    “千寻,你这是不相信我吗?”李逸风的眸子微微的一闪,“你应该明白,一个未婚的女人独自生下孩子,会、、、。”

    “我不在乎,这些从我决定生下他的那一刻,我就都想过了。”这一次,却是梦千寻打断了他的话,她若是害怕那些,这个孩子早就不在了。

    李逸风语结,暗暗的呼了一口气,“好,就算你不在乎,那孩子呢?”

    “我既然决定生下他,自然就不会让他受到任何的委屈、”梦千寻却回答的更为的坚定。

    “不管这个孩子是不是你的,我都不可能会嫁给你。”梦千寻望着他,不高的声音中,却有着让人无法忽略的果断。

    不是她绝情,只是这件事情,若是再这么不清不楚的纠缠下去,会让他更痛苦。

    “千寻,你非要这么固执吗?为何不能让我跟你一起分担一切,为何非要一个人抗下所有的一切?难道我就真的不值的你相信吗?”李逸风的脸上多了几分无奈的伤痛,声音中也多了几分激动。

    “李逸风,我一直都是相信你的。”梦千寻再次望向他,一字一字坚定的说道,她一直都是相信他的,而且,自从来到这个朝代,她最相信的也是他。

    但是,信任却终究不是爱情。

    相信他,并不代表着,就一定要嫁给他。

    她一直那么相信他,她也希望,他不要骗她,不管是什么事情,不管是什么原因。

    她要说的,都已经说了,聪明如他,应该明白的。

    梦千寻话一说完,再次的转向,迈步,想要离开。

    “你爱的人是夜无绝?”李逸风的声音却再次的飘了过来,疑惑中,带着几分试探。

    梦千寻刚刚迈开的脚步微顿了一下,却并没有再说什么,而是继续向前走去。

    她爱夜无绝吗?

    “千寻,我不会放弃,那怕你拒绝我十次,百次,我都不会放弃,为了你,为了我们的孩子,我会继续努力,永不放弃。”望着她离开的背影,李逸风那坚定的话语在黑夜中不断的散开,坚定的誓言,毫无妥协的坚持。

    梦千寻的脸色微变,李逸风的固执已经完全的超过了她的想像。以前的李逸风每次都尊重她的意思的,但是现在,她说什么,他都不会听。

    而在听到他说到,我们的孩子时,她的眉头更是下意识的皱起,这个孩子真的是他的吗?

    这一次,梦千寻的脚步并没有丝毫的停留,直接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李逸风连她的拒绝都听不进去,她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不去理会。

    或者,她这个时候不应该去北尊国,刚刚李逸风也说了,他的父母,大哥都在北尊国,他显然是安排好了的。

    她若是真的跟他去了北尊国,事情只怕就更麻烦了。

    但是,她也知道,既然李逸风下定了决心,她想要离开,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而与此同时。

    夜无绝离开凤阑国后,一路上没有任何的停留,一天的时候,便赶到了蓝城。

    从凤阑国到北尊国,蓝城是必经之路。

    “呵,你这速度还真够快的。”蓝宁辰看到他时,明显的愣了一下,忍不住的打趣。

    “她人呢?现在到了哪儿了?”夜无绝现在最紧张的就是她,既然篮宁辰给他发了消息,那么一定会让人跟着她的。

    “不知道。”蓝宁辰的脸色微沉,隐隐的多了几分冷意,“我原本是让人跟踪了,但是却跟踪的人,却都被人撬掉了。”

    他知道撬掉他的人的那个人是谁,他也是亲眼见证了那人的厉害的。

    夜无绝的眉头慢慢的皱起,“她的身边还有其它的人?”

    他知道,她的警惕性很高,或者,她能够发现被人跟踪,但是她却不可能把蓝宁辰的人撬掉。

    他明白蓝宁辰的意思,撬掉就是被人发现了,没有伤害跟踪的人,但是却让跟踪的人无法再继续跟踪了。

    “的确,还有一个男人,而且是一个很特别的男人,武功高的让人难以置信,长相更是好看的让任何女人都无法抗拒,而且,很显然,那个男人对你的女人很感上心。”蓝宁辰是唯恐天下不乱,明知道夜无绝心中最不想听到这些,他却偏偏故意的夸大其词。

    果然,夜无绝听到他的话,脸色越来越黑,越来越阴沉,一双眸子也是越来越冷,“什么人?”

    “不知道,我让人查了,也没有查出他的身份,不过,他一出手,却是绝对的惊天动地,那样的武功天下无人能及,你与我连手,也绝对不是他的对手。”蓝宁辰此刻的神情间也多了几分凝重,这一次,不是开玩笑。

    夜无绝微惊,天下竟然有这样的人?但看蓝宁辰的神情,不像是在说谎。

    那样的人,为何会出现在她的身边,?是何目的?

    他的心中,更多了几分担心。

    “你确定她去了北尊国?”既然他派去跟踪的人都被撬掉了,他又为何那么肯定她会去北尊国、

    “恩,因为,孟冰也跟她一起。”蓝宁辰的脸色微沉,双眸中快速的隐过一丝伤痛,声音中也多了几分沉重。

    他了解孟冰的性格,有时候热情的让人受不了,孟冰既然出手帮了她,肯定会带着去北尊国,更何况那个女人既然是逃婚逃出来的,也没什么地方去,应该会答应孟冰。

    “若是本王的消息没错的话,你们才成亲没几天吧,你就这么让她一个人回娘家?”夜无绝并不是那种爱管闲事的人,但是扯到了梦千寻的事情,他肯定是要打听清楚的。

    “又分了,成亲第二天就分了,所以,她现在肯定是回北尊国的,你去北尊国的方向找,肯定不会错的。”蓝宁辰无所谓的耸了耸肩膀,一脸的无所所谓。

    夜无绝的个性决定了他不可能主动的去管别人的事情,特别是感情方面的事情,那怕蓝宁辰跟他的关系不一般,他也不会多问。

    “车里的那个女人帮我安排一下。”夜无绝岔开了话题,当然,车上的女人,也的确需要好好的安排一下。

    “什么样的女人呀?还让你亲自带到蓝城来。”蓝宁辰的唇角微扯,半真半假的笑道,脸上也恢复了他那副漫不经心的样子。

    初月已经将车上的女人带了下来,此刻的她已经醒了过来,下了车,怯怯的站着,身子微颤。

    “夜无绝,这个女人就是你找来冒充你的王妃的?”蓝宁辰望向那个女人时,愣住,一双眸子微微的圆睁,声音中带着明显的错愕。

    夜无绝不语,却也算是默认了、

    “夜无绝,我觉的,我有可能弄错了,那个女人跟你的王妃相差太多了,那个女人美如仙女下凡,而你的王妃、、、、你就是把这个女人重造个千世,万世,都不可能变成她那个样子,夜无绝,要不,你还是别追了,我现在真的觉的,那个女人不是你要找的人,差别太大,差别太大。”蓝宁辰不断的摇着头。

    “她会易容术。”夜无绝看到他那略显夸张的神情,微愣,能够让蓝宁辰称赞的女人不多,特别是他知道,蓝宁辰一直对孟冰有情。

    在蓝宁辰的眼中,孟冰一直都是世上最美丽的女人,如今听到他称赞别的人女人,而且还被他说成美如仙女下凡。

    他真的无法相信,怎么样的美丽,会让蓝宁辰这般的感慨。

    “易容术?切,易容术能够让一个人变化那么大?夜无绝,我觉的,我的消息有错,真的,你还是另改方向去别的地方找吧。”蓝宁辰的头却是摇的更厉害了。

    话语微顿了一下,再次补充道,“我敢肯定,我见到的,是她的真正的容貌,绝对不是易了容的。”

    “你只要把这个女人给本王安排好就行了。”不管此刻蓝宁辰再怎么样的否定,他都不会改变,而且,他的心中有一种极为强烈的预感,那个人一定是她。

    只是,他真的不知道,真正的她,会是什么样子?

    “夜无绝,你还真是费尽心思呀,为了一个女人,值的吗?”蓝宁辰看到他一脸的坚定,也不再说什么,其实,他知道,不管他说什么,夜无绝肯定要亲眼见到了,才能够确定是真是假?。

    他从来不知道,夜无绝竟然会为了一个女人做这么多,甚至还不惜找来了这么一个替代品。

    如今更是小心翼翼的安排这个女人,亦是为了不让他的那个女人将来受到半点的威胁,这份用心,可真所谓是费煞心思呀。

    “值。”夜无绝回答的干脆利落,毫不犹豫,为她,不管做什么都值。

    “那个女人在你们新婚之夜逃婚,你对她就不失望?还还以为值的?”蓝宁辰有些不能理解夜无绝此刻的执着,任谁遇到这样的事情,只怕都无法忍受。

    “值的,就永远值的,不会因为任何事情而改变,她逃婚,大不了本王把她抓回来,仅此而已。”夜无绝说的那叫一个云淡风轻,就如同说着今天的天气真不错一样。

    大了不,把她抓回来,当然,找到她,肯定,还是要给她一点教训,让那个女人长点记性,仅此而已。

    “夜无绝,你被那个女人迷傻了吧?”蓝宁辰双眸圆睁,一脸的难以置信,逃了婚,竟然就只是把她抓回来,还仅此而已。

    他真的很怀疑,夜无绝是不是脑子坏掉了。

    “本王很清楚自己想要什么,更清楚的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有些事情,自己不去把握,失去了,会遗憾终生,本王绝对不会做出让自己后悔的事情。”夜无绝一脸认真,那话似乎是对自己说的,又似乎是对蓝宁辰说的。

    蓝宁辰震住,直直地望着他,一时间似乎有些不认识他般,“夜无绝,你真的变了,一个女人竟然改变了你,若不是亲眼所见,我绝对不会相信。”

    他与夜无绝十几年的交情,彼此之间都是十分的了解的,以前的夜无绝对女人根本就是不屑一顾,但是现在,为了那个女人,他绝对可以放下一切。

    “本王很喜欢这样的改变。”夜无绝坦然的接受,长这么大,自从遇到她,他才感觉到自己的生活有了真正的意义。

    有了喜,有了悲,有了怒,也有了痛。

    有了牵挂,更有了思念,或者,现在的他,才算是一个完整的人。

    “夜无绝,我突然发现,我好像有些不认识你了。”蓝宁辰的眸子睁大了一圈,以前最不屑爱情的人,一旦动了情,竟然会是如此的疯狂。

    而他呢,他曾经对她发下海誓山盟,曾经说过,会爱她一辈子,疼她一辈子,结果,却在成亲第二天,把她休了。

    残忍无情的伤害着她,他还有什么资格说爱过她?

    他突然发觉,他的爱与夜无绝相比,竟然是那么的自私,自私的一文不值。

    “怎么样?要不陪本王走一趟。”夜无绝是何等聪明之人,自然看出了蓝宁辰的心思,不过,他并没有明说让他去找孟冰,而是说让他陪他,算是一个台阶吧。

    “不去,我还有其它的事情要做。”蓝宁辰回神,下意识的回道,洞房花烛夜,对他而言,却是人生中最痛苦的事情。

    她的心中爱的人,或者根本就不是他。

    夜无绝望了他一会,并没有再说什么,他本来就不习惯劝人,说到刚刚的份上,已经是他的极限了,看来,蓝宁辰心中的结还没有解开。

    “初月,准备马车,向着北尊国的方向,继续赶路。”夜无绝肯定狠不得立刻找到她,不想浪费一丝一毫的时间。

    “你现在就要走,一天的时间从凤阑国赶到蓝城,你路上只怕连饭都没有好好的吃过,如今,都已经是半夜了,你竟然还要继续赶路?总要吃顿饭,睡一觉吧。”蓝宁辰再次的惊住,他,真的是疯了。

    “找到了她,本王抱着她,才能够睡的安稳。”夜无绝微顿了一下脚步,突然的笑了,轻笑中带着太多的期待。

    说真的,在从皇浦王朝到凤阑国的路上,他每天晚上都是抱着她而睡,真的习惯了,而且,他发现,抱着她的时候,睡的特别的香甜。

    “夜无绝?!”蓝宁辰惊的目瞪口呆,嘴巴微张,一时间,不知道要说什么?

    这真的还是他认识的那个高深莫测的夜无绝吗?

    若不是亲耳听到,他真的不敢相信,这样的话,竟然是从夜无绝的口中说出来的。

    初月与初也却都是一脸的平静,不见半点的异样,显然是已经习惯了

    在他惊愕的目光中,夜无绝已经上了马车,等到马车开动了,他才回过神来,唇角微动了几下,最后,却终究没有说出什么。

    “城主,其实你可以跟三皇子一起去北尊国的。”蓝宁辰的侍卫看着主子凝重的神情,小心的说道。

    他知道,城主心中还是在意着夫人的,要不然就不会在赶走了夫人后,自己又悄悄的跟在夫人身后。

    “做好你自己的事情,不该管的事情,不要管。”蓝宁辰的脸一沉,冷冷的瞪了他一眼。

    “是。”侍卫惊颤,不敢再说什么,连连应着,退了下去。

    只是,那个侍卫离开后,蓝宁辰却是一直静站在黑暗中,久久的,没有离开。

    脑中不断的回旋着刚刚夜无绝说的话,有些事情,自己不去把握,失去了就会遗憾终生。

    但是,她与他之间,要他如何的去把握?

    黑暗中,慢慢的传开一声无奈的叹气声。

    因为有玉血灵珠,夜无绝根本就不用担心会跟她走岔了路。

    “玉血灵珠有反应吗?”上了马车,夜无绝转向初月,眸子中隐着些许的着急。

    “有,玉血灵珠的亮度越来越大,说明,我们没有走错路,距离王妃越来越近了。”初月将玉血灵珠拿了出来,黑夜中,果然看到那珠子中散出着淡淡的光,比起昨天亮了很多。

    “依这样的速度,相信今天晚上就能够赶上她。”夜无绝听到初月的话,唇角微微的勾起,带着淡淡的笑意,想到蓝宁辰刚刚的话,心中更多了几分期待,真正的她,到底是什么样子的?

    “应该没问题。”初月回答的恭敬,平时冷硬的声音中也多几分期待,她真的希望主子可以快点找到王妃。

    主子这么不眠不休,连吃饭都顾不得的赶路,只为了找到王妃,若是再不让主子找到王妃,那上天就真的太残忍了。

    初也没有说什么,只是平时冷冽的眸子中也快速的隐过什么。

    “刚刚蓝城城主说,王妃的相貌跟以前完全的不一样了,而且,美如仙女下凡,不知道王妃现在是什么样子?”在他们这些人中,冷霜的性子算是比较活泼的,想到刚刚蓝城的话,终究还是忍不住了。

    “咳,不管她是什么样子,都是主子的王妃。”向来话极少的初月望了她一眼,不缓不慢的回道。

    “这个我当然知道,我只是在想,若是王妃变漂亮了,跟主子就更般配了、”冷霜唇角微扯,轻笑中带着几分向望,“真想快点见到王妃真正的样子。”

    夜无绝的唇角微抿,没有说什么,只是一双眸子中,却多了几分复杂的异样,说真的,此刻,他也很想快点见到她。

    不过,正如初月刚刚所说的,不管她是什么样子,都是他的王妃。

    四匹马不停不息,初也甚至在半路换了一次马,一路的急赶,在天亮的时候,终于赶到了平溪城。

    “主子,玉血灵珠的光越来越强,王妃肯定就在平溪城。”初月看着越来越亮的玉血灵珠,声音中也多了几分欣喜。

    夜无绝的眸子微闪,隐着几分兴奋的光亮,“去城中最好的客栈。”

    她是与孟冰一起的,住的肯定是最好的客栈。

    很快,马车停在了平溪城最大的客栈前。

    那玉血灵珠的光亮甚至隐隐的有些剌目。

    “主子,王妃肯定就在这儿了。”这一次,不等初月开口,冷霜便抢先说道。

    夜无绝暗暗的呼了一口气,然后跃下了马车,想到很快就可以见到她了,他的心中有些激动,却又有些紧张。

    迈向客栈的脚步,甚至略略的带着几分僵滞。

    冷霜与初月也跟着跃下了马车,跟在主子后面,向着客栈走去。

    而此刻,客栈中,梦千寻也已经起来。

    她一打开房门,李逸风那带笑的俊脸便映入她的眼中。

    “小寻儿,早。”李逸风一脸的轻笑,灿烂而眩目,显然,昨天晚上梦千寻的拒绝根本就没有影响到他。

    “千寻,逸风,早呀。”恰恰在此时,孟冰也走出房间,看到立在房门处的两人时,微愣了一下,随即轻笑的打招呼。

    “冰儿早。”梦千寻跟孟冰打着招呼,便想着直接的越过李逸风,向着孟冰走去。

    “小寻儿,你慢点,怀了孩子的人,要小心点才行。”只是,李逸风却突然的拉住了她,一脸小心的扶着她。

    “李逸风,你到底想闹到什么地步呀?”梦千寻气结,他分明就是故意的,她昨天晚上已经说的够清楚,他为何就是不明白呢。

    “你说过,不会阻止我关心孩子的,我现在只是想要保护孩子呀。”李逸风回答的更是理直气壮,而此刻,他竟然是拿孩子当借口?!

    “怀,怀了孩子?”孟冰并不知道这件事,听到李逸风的话,顿时的惊住,一双眸子不断的圆睁,一脸的难以置信。

    “是呀,千寻已经怀了我的孩子,所以,我想着,这一次到了北尊国,便跟她成亲。”李逸风的轻笑中更多了几分灿烂,说的那叫一个理所当然。

    “咳,咳,。”孟冰突然被自己的口水呛到了,一双眸子慢慢的望向梦千寻的腹部,“千寻,逸风,祝福你们。”

    这个时候,除了祝福的话,她实在不知道还能说什么?

    梦千寻刚想开口,只是,却突然感觉到一股冰到极点的目光直直的射在她的身上,一瞬间给人有一种从头冰到脚的感觉。

    下意识般的,梦千寻微微的转眸,望去,等到看清楼下站的人时,猛然的惊住。

    夜无绝?!竟然是夜无绝?

    他竟然这么快就找来了? 2k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天价傻妃:娶一送一相邻的书:一个人的时空走私帝国疯狂医神异世之草药人生虚空凝剑行超级玩具大明土豪恶魔书疯狂军火王迷雾围城网游之紫风传说异界兽帝重生寻美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