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 > 介绍 > 天价傻妃:娶一送一

第96章 他发现真相,她真容出现

【书名: 天价傻妃:娶一送一 第96章 他发现真相,她真容出现 作者:唐梦若影

天价傻妃:娶一送一最新章节 2k小说网欢迎您!本站域名:"2k小说"的完整拼音2kxs.com,很好记哦!www.2kxs.com 好看的小说
强烈推荐: 韩娱之勋霸皇纪极品富二代剑道之王读档九八超品相师文体巨星灵车偷香龙纹战神执掌龙宫八零后修道记    章节名:第96章他发现真相,她真容出现

    不回答,是绝对不可能的,皇上的问话,谁敢不回答,更何况,皇上分明就是故意问她的。i^

    不答,肯定是逃不过的。

    但是答错,必然也会是死路一条。

    五年前,名将军一家被灭,清雅进宫时,也只不过十二三岁的,那么小的一个女孩,皇上会跟她说什么?

    若按常理来推论,那样的情况下,一般的人,或者会说,会为她报仇。

    但是,皇上此刻这般刻意的问她,隐隐的,梦千寻觉的,绝对不会是报仇的话。

    梦千寻想像着当时的情形,一个十二三岁的小女孩全家被灭,或者,她还是亲眼看到了全家人被杀,当时的她,肯定吓都吓死的。

    皇上将她单独的带进书房,是会宣誓为她的报仇,还是会安慰她,不要怕?

    这两者应该是最有可能的。这是每一个正常人在那样的情况下会说的话。

    但是,那也只是寻常人的反应。

    身为一国之君,深不可测的皇上,却终究不是寻常人。

    “皇上当时,什么都没有说。”梦千寻的双眸微闪,此刻,她只有赌,赌赢了,便能保住这条小命。

    赌输了,或者她这条小命就真的没有了。

    但是,她此刻别无选择。

    她也仅仅是见过皇上两次,而这个皇上,更是深沉,内敛,她也根本就无法了解他。

    但是,当时在那样的情况下,若是换了她,她什么都不会说,因为,在那种情况下,任何话,都是多余的。特别还是一吓傻了的十二三岁的小女孩。

    皇上问她,当时他说了什么,恰恰有可能皇上当时根本什么都没有说。

    虽然是赌,却也不是盲目的。

    只是,梦千寻在说出这句话时,心还是紧紧的悬起的,毕竟,她不是皇上,当时具体的情形,也并不是十分的了解。

    她的眸子望向皇上,有着几分拘谨,却又隐着几分刻意的坚定,既然要赌就不能在神态上输了。

    只见,皇上唇角微抿,没有说话,一双眸子却是直直地望着她,不动,不语,脸上亦没有任何的表情。

    让人猜不出他在想什么,更不知道,梦千寻说的话,到底是对还是错的。

    梦千寻那紧悬的心却是微微的放下了,她知道,就算皇上再深藏不露,若是此刻,她说话了,那皇上的神情肯定会变,或冷,或怒,或危险,总会有一点。

    而且,她若是说错了,便恰恰应了皇上对她的怀疑,皇上此刻,应该就会直接的处置她了。

    但是,皇上此刻不说话,显然是在思索,思索,她证明,她赌对了。

    其它的人,也都是一脸错愕的望着皇上。

    皇上接连的问了这么多的奇怪的问题,在坐的都是聪明人,隐隐的也都感觉到事情的异样了。

    而此刻,见皇上听到梦千寻的话,抿嘴不语,一个个都是暗暗的有些紧张。

    皇后此刻,仍就站在大厅中的正中间,一只手,还拿着帕子,紧紧的握着刚刚梦千寻受伤的手指,对于此刻的情形,心中亦是惊滞。

    一双眸子,小心的望了皇上一眼,又望向梦千寻,眸子深处,隐着几分疑惑。

    但是,皇后也是聪明的,这个时候,她自然不会多话。

    夜无绝的脸上,却也微微的多了几分异样,那双深不见底的眸子,盯着梦千寻,想要从她的身上看出一些破绽来。

    “原来朕当时,什么都没有说呀。”只是,恰恰在此时,皇上却笑着开了口,竟然是承认了梦千寻的说法。

    一时间,整个书房的气氛也顿时放松了缓和了些许,没有了刚刚那让人窒息的沉闷了。

    梦千寻暗暗松了一口气,看来,她猜对了,而看皇上的态度,显然是相信了她了。

    夜无绝听到皇上的话后,原本打量她的眸子,也收了回去,隐隐的似乎带着几分失望。

    “清雅,算算时间,你今年也快十八了吧。”皇上此刻的脸上带笑,如同刚刚一般的注视,却没有了先前的那种让人惊颤,让人毛骨悚然的危险。

    此刻,皇上是真正的跟梦千寻聊家长的语气。

    梦千寻也明白,皇上的原本的意思虽然是为了试探她的,但是,毕竟把夜无绝还是七皇子都喊进了宫,如今没有试探出什么。

    自然还是要有个说法。

    “回皇上,是。”梦千寻微微垂眸,低声应着,这次的回答,也轻松了很多,因为,按时间来推算,清雅的确应该有这般大了。

    而且,皇上刚刚试探过她,此刻,也断然不可能再用这般幼稚的问题来试探她,所以,此刻,她并不需要太担心了。

    “恩,已经过了出嫁的年纪了,朕也该为你找个好夫君了,清雅心中有喜欢的吗?”皇上并没有直接的为她指婚,而是问起了她自己的意思。

    既然皇后先前说,清雅是深爱着夜无绝的,而且,很显然,这也不是一个秘密,那么,皇上应该也知道这件事。

    此刻,皇上却又偏偏这般的问她?

    她知道,清雅应该是聪明的,否则,断然不可能会那么深受皇后的喜欢。

    此刻,怎么样的回答,最合适?

    “回皇上,奴婢只想陪在皇后身边。”梦千寻停顿了一下,才慢慢的开口,看似带着那么一丝的犹豫,亦或者有着那么一丝淡淡的伤感。

    清雅再受皇上的爱护,此刻也仅仅是一个宫女,有些话,虽然是众所皆知的,却亦不能说出口。

    果然,皇上听到她的话后,唇角微微的钩起,隐约间更多了几分笑意,显然,对于她此刻的回答,还是满意的。

    “傻丫头,你总不能一辈子陪在本宫身边,女孩子长大了,总是要嫁人的。”皇后握着她的手,也微微的一紧,眸子微转,望向她时,带着几分感激。

    虽然,她是喜欢这丫头,但是也不可能一辈子将她留在身边,毕竟,她不是一般的宫女。

    “恩,皇后说的对,女孩子长大了,总要嫁人,七皇子如今还没有娶妃,朕就将你赐婚与他,如何?”皇上接着皇后的意思说道,此刻,虽然是商量的语气,但是,皇上的话,那就是圣旨,你若真的以为,他是跟你商量,那你就大错特错了。

    所以,皇上开口,不管问的是什么,你都应该直接的答应了,不然,就会引起圣怒了。

    梦千寻自然也明白这个道理,但是,她却不能答应。

    七皇子那期待的眸子,正有些兴奋的望着她,很显然,七皇子是喜欢清雅的,但是,她不是清雅,更不可能会嫁给他。

    她不想去伤害这个男孩,更不想为自己惹来更多的麻烦。

    所以,此刻,那怕知道明知道会惹怒皇上,她也要拒绝。

    “皇上,奴婢只想陪在皇后的身边,不想嫁。”梦千寻虽然仍就低垂着眸子,但是那话语却是说的十分的坚定。

    在场的人,听到她的话,纷纷的惊住,虽然,大家也都知道,她的心中是喜欢着夜无绝的,但是却万万没有想到,她竟然敢违抗皇上的旨意。

    她的心中,就那么深爱着夜无绝,为了夜无绝,竟然不惜冒着惹怒皇上的危险吗?

    七皇子那略带纯真的脸,突然的垮了下来,微微的涨红,带着几分失落,更有着毫不掩饰的怒意。%&*";

    夜无绝听到她的回答,似乎也微愣了一下,只不过,却并没有太多的反应,甚至眼眸都没有抬一下。

    皇上的眸子微微一眯,意料之中,却又似乎在意料之外,其实,他今天也并不是要真正的要为清雅赐婚。

    只不过,是发展到了这样的局面,不得不提起,所以,此刻,梦千寻的拒绝,倒是没有让他太生气。

    只是,皇上的一双眸子却是微微的转向了夜无绝。

    见他丝毫都不为所动,不由的在心中暗暗的叹了一口气。

    “既然如此,那就随了你的意思,只是,若是那一天,你有了想嫁的人了就告诉朕,朕保证会让你风风光光的嫁出去。”对名将军的愧疚,他只能补偿在清雅的身上。

    “奴婢多谢皇上。”梦千寻松了一口气,自己总算是躲过了这一局。

    七皇子的脸上更多了几分怒意,只是,皇上都发了话,他也不敢再说什么,只能硬生生的忍着。

    而那山鸡精没有想到,这件事情,竟然这般轻易的解决了,那自己刚刚不是白忙活了。

    但是,山鸡精心中明白,皇上可以纵容她对皇后的嚣张,那是因为,皇上不满皇后的专横,但是,皇上却绝对不允许,她对三皇子与清雅的事情有过分之举。

    是她太过高估了自己在皇上心中的份量,其实,皇上对她,也并不想众人想像中的那般的宠爱。

    或者,她的存在,就是皇上对皇后的一个提醒,一个敲打之意。

    山鸡精想到此处,不敢再说话了,她知道,一旦自己触到了皇上的底线,她肯定会死的很惨。

    “都散了吧。”皇上站起身,微微的摆了摆,示意大家可以离开了。

    这般大张旗鼓的将众人喊来,最后,却完全出乎所有的意料之外。

    皇上发了话,谁也不敢再多留了,众人纷纷的起了身,向外退去。

    梦千寻仍就跟随在皇后的身后,只是,就在她快要走出书房时,却突然听到皇上喊住了夜无绝。

    “绝儿,你留一下。”皇上的声音低沉中,听不出太多的异样,同样的不带丝毫的情绪。

    但是,却让梦千寻的心中一紧,皇上在这个时候,又留下夜无绝?!

    是为了朝中的事情,还是为了她的事情?

    她隐隐的感觉到,皇上刚刚虽然相信了她的话,但是,却又没有完全的释然,可能不会就此罢休了。

    所以,她一定要想办法快点离开了。

    梦千寻心中虽然惊颤,但是脚下的步子却并没有任何的停顿,仍就紧随着皇后的脚步,向外走着。

    “你的新王妃是怎么回事,成亲第一天,却没有进宫给皇后请安?”而皇上的话,再次的传来了过来,此刻,梦千寻的脚步刚刚迈出书房门槛,皇上的话,她听的极为的清楚。

    这样的事情,按理说,身为皇上的他,是应该不会过问的,毕竟那都是女人的事情,但是,今天,他却问了,而且,却又偏偏被她听到了。

    梦千寻不知道,皇上此刻,是不是故意的让她听到的?这一刻,梦千寻只感觉一颗心再次的悬起。

    她发觉,自己从进了宫后,便一直提心吊胆的,这样的日子,还真不是人过的。

    皇后听到皇上的话,却是突然的停下了脚步,快速的转身,脸上也多了几分气恼,不过,并没有说什么,而是等待着夜无绝的回答。

    “染了风寒,大夫说会传染,所以儿臣没有让她进宫。”夜无绝仍就是跟先前一样的回答。

    “染了风寒?”皇上的眉角微挑,显然,是不太相信的,但是却并没有表现出任何的异样,反而轻声道,“那就让太医去看一下。”

    “好。”夜无绝并没有丝毫的犹豫的应着,神态自然,语气平缓,不见任何的异样。

    梦千寻的唇角却是微微的扯了一下,夜无绝还真端的住,王妃都不见了,还敢答应了皇上,让太医去看。

    不过,她的心中,却更是暗暗惊颤,听皇上这话语,应该是知道了王妃失踪的事情。

    “那本宫也让人跟着去看看。”站在外面的皇后也开了口,一双眸子下意识的望向梦千寻,那意思,显然是想让清雅去的。

    但是,‘清雅’的眸子却是微微的一沉,脸上明显的多了几分刻意的伤痛。

    皇后看到她的样子,有些不忍,到口中的话,便又改了,“本宫回去后,派个宫去又看一下,本宫倒要看看,她是怎么个娇贵法。”

    很显然,皇后对新王妃,是极为的不满的,正等着挑新王妃的不是呢。

    夜无绝既然答应了皇上,自然也就不会再拒绝皇后,所以,他并没有说什么。

    皇后很快便喊来了一个太医,吩咐他去王府,为新王妃看病。

    皇后回到淑坤宫后,便也吩咐一个宫女去了王府。

    梦千寻眼看着这一切,一颗心便一直紧紧的悬着,无法落下,她不知道,太医跟宫女去了王府,会不会发现什么。

    不过,她知道,皇上心中是怀疑的,所以,她再继续留在皇宫中,会很危险,很危险。

    所以,她一定要快点离开皇宫。

    “皇后娘娘,奴婢突然有些想爹娘了,想去给他们烧注香。”梦千寻突然的跪在了皇后的面前,一脸的沉痛,声音中,还隐隐的带着几分呜咽与委屈。

    皇后一愣,神情微变,轻轻的叹了一口气,“哎,本宫知道,你心中委屈。”

    皇后却是以为,她是因为夜无绝又将她赶回来的事情难过,所以,倒是并没有多想。

    “这也快到了你爹娘的祭日了,等到了那一天,本宫让人陪你去吧。”皇后的声音也略显低沉,隐隐的带着几分伤感,那样的灭门惨事,任谁不能无动于衷。

    “皇后娘娘,奴婢现在就想去。”梦千寻却是等不到那一天了,她此刻,多在皇宫中等一刻,就多一份的危险。

    更何况她也并不知道哪一天是清雅的爹娘的祭日,要她如何等的。

    “非要今天去吗?”皇后微愣,眉头微微的蹙起,隐隐的有些为难。

    “奴婢想爹,娘了。”梦千寻的头垂的更低,声音中也更多了几分伤痛,为了更生动,能够尽快的打动皇后,还微微的挤出几滴眼泪。

    “好了,好了,别哭了。”皇后看到她竟然哭了起来,也有些急了,毕竟夜无绝刚刚对她做的事情,实在是太过分了,而刚刚她在皇上的面前,更是维护了夜无绝。

    皇后此刻对她是又愧疚,又感激,所以,此刻,对她的要求,实在是不好拒绝。

    “既然你非要去,那本宫就让人陪你去吧,只是,今天天色也不早了,你要早去早回,别耽搁太久了。”皇后终于还是妥协了。

    “奴婢谢谢皇后娘娘。”梦千寻暗暗呼了一口气,好在,皇后对她是完全没有怀疑的,要不然,她想出宫,只怕会是难上加难。

    “哎,本宫也是真的心疼你这丫头。”皇后再次的轻叹,清雅跟了她那么久,也是真的有些感情的。

    皇后随后喊来了几个宫女,让人准备的轿子。

    还为她安排了两个侍卫。

    “你们两个,陪清雅姑娘出宫,要好好的保护好清雅姑娘,要是有什么意外,惟你们是问。”皇后厉声命令着那两个侍卫。

    “是,是。”那个侍卫,连连的应着。

    梦千寻的眉头却是微微一蹙,她知道,皇后是为了保护她,但是,这却反而给她添了麻烦。

    “皇后娘娘,奴婢只是一个宫女,这般大张旗鼓的出宫,只怕会被人说闲话,奴婢一个人去就可以了,而且,奴婢也想一个人跟爹娘说说话。”梦千寻看着皇后吩咐陪着她去的宫女,侍卫,心中微沉。

    若是,她们都跟着她去了,她却在半路上失踪了,那么这些人,一个也都别想活,所以,她不能让她们跟着。

    “那怎么行,本宫怎么可以让你一个人出宫。”皇后听到她的话,却是坚决的反对。

    “皇后,奴婢知道,你是以疼奴婢,但是,奴婢一个宫女这般大张旗鼓的出宫,而且还是在三皇子、、、、。”梦千寻故意的欲言又止,那话语中的意思,皇后自然明白。

    她刚刚被三皇子赶回皇宫,虽然还没有进王府,不算是休回来的,但是,对一个女人而言,也性质却也差不多的。

    这种情况下,她再大张旗鼓的出宫,肯定会被人笑话的。

    皇后的神情间也多了几分犹豫,“本宫倒是没有想到这个,但是,让你一个人出宫,本宫实在是不放心。而且,那么远,你一个人要怎么去呀?”

    “这个皇后娘娘不用担心,奴婢出了宫后,可以自己租轿子的,而且,清雅只是一个宫女,也没有人会害清雅,皇后娘娘不必担心的。”梦千寻再次的劝着皇后。

    “可是、、、”皇后却显然仍就不放心,仍就犹豫着。

    “奴婢恳求皇后娘娘了。”梦千寻微微抬眸,一脸的恳求,脸上还挂着几滴泪,本就美丽的她,看起来,楚楚可怜。

    “好了,那就依了你的意思吧。”皇后终于还是不忍心,而且,她也不知道这个清雅是假的,根本就没有想到,她这么做的目的是为了离开皇宫。

    “这些银两你拿着,租轿子用,也给你爹娘买点祭品。”皇后让人拿来了一些银两交给了梦千寻。

    然后对她再次的叮嘱。

    若是平时,皇后肯定不会这般的纵容她,但是今天因为夜无绝对她做的那件事情,让皇后心中愧疚,便都依了她的意思。

    梦千寻接过银两,这次倒是没有丝毫的客气与退让,她现在可是身无分文,这些银两对她而言,可是十分的重要的,皇后倒也大方,给了她整整两定银子。

    梦千寻这才辞别了皇后,转身,向着门外走去,她此刻心中是着急的,狠不得插了翅膀,飞了出去,但是,她却不能将自己的着急表现出来,不能引起皇后的怀疑。

    而且,她也害怕,还有人在暗中盯着她,夜无绝的人,或者是皇上的人。

    所以,既便是皇后娘娘答应了,她也要处处谨慎,小心。

    “清雅,你早去早回,回来迟了,怕路上不安全。”皇后看到她快要走出门外时,还忍不住叮嘱道。

    “奴婢知道了,谢谢皇后娘娘的关心。”就要迈出房门的梦千寻只能停下脚步,微微转身,再次的向皇后行了个礼。

    “恩,走吧,走吧,别耽搁了。”好在,皇后也没有再多说什么,反而催促起她来了。

    梦千寻这才再次的迈动脚步,快速的出了房间,走出院子后,脚步才微微的回快了些许,只是,却也不敢走的太快。

    到了皇宫门外,那些侍卫都是认识她的,而且,梦千寻也拿出了皇后的牌子,所以,侍卫自然也不会拦着她,极为顺利的出了宫。

    出了皇宫,走出没多远,便有出租轿子的。

    梦千寻快速的向了一锭轿子,然后压低声音吩咐道,“去名将军的墓地。”

    梦千寻并不知道名将军的墓地在哪儿?而且,她现在出了宫,却也担心会有人跟踪,所以,至少要先假装去墓地的方向,若是发现没有人跟踪,再另想办法。

    “姑娘说的是皇上下旨修建的名将军的墓地吗?”那轿夫愣了一下,再次的确定道。

    “是的。”梦千寻想着,这个凤阑国也只有这么一个名将军,应该不会错的。

    “那是要出城的。所以这租金,可能会贵一些。”轿夫是个做生意的,所以,讲究事前说清楚。

    “好,没问题。”梦千寻却是心中一喜,没有想到,名将军的墓地竟然是在城外,那么,她就可以直接的出城了,真是太好了,这样一来,倒是更直接了。

    轿夫见她答应,这次高声喊道,“走了。”

    然后抬着轿子快速的向着城门的方向走去。

    这些轿夫都是做生意的,所以,速度会比平时快一些,梦千寻此刻心中刚好着急,如此一来,倒正合了她的意。

    而坐上轿子好,梦千寻却是一直都留意着后面的情况,最后,并没有发现有人跟踪。这才终于松了一口气。

    皇上虽然先前怀疑她,但是,毕竟,她刚刚答对了皇上的问题,所以,皇上对她的怀疑暂时的也就消了,而且,皇上可能,还没有来的及让人跟踪她。

    而至于夜无绝,既然已经’确认‘了不是她,那么,先前跟踪她的人,肯定也就撤了,所以,她此刻是安全的。

    既然没有人跟踪,梦千寻便在轿子里,快速的换了外衣,然后,也慢慢的揭去了脸上的面皮,揭去了’清雅‘的样子。

    慢慢的露出了她真正的样子。

    她怕突然会有人怀疑,然后追了过来,如今的她,完全的换了样子,既便是再有人追来,一时间,也认不出她。

    刚刚她上轿子的时候,是半掩着面的,而且,一走近后,便上了轿子,所以,那些轿夫也并没看清她的样子,倒也不用担心那些轿夫发现什么。

    轿子仍就快速的向外走去,这路的确是有些远,大约走了近半个时辰,却还没有出了城、。

    而与此同时,夜无绝的王府中。

    夜无绝带着皇上身边最信的过的太医回到了王府。

    只是,太医跟在夜无绝的身后,感觉到夜无绝身上散出的寒意,却是暗暗的惊心,等到夜无绝终于停住,暗暗的呼了一口气,小心地说道,“不知道王妃现在何处,身体如何?”

    既然是皇上命令他来的,他自然不敢有半点的马虎。

    “你带刘太医去给王妃检查一下。”夜无绝望向一边的丫头,冷声吩咐着,自己却是直接的去了书房。

    刘太医微愣了一下,然后连连跟着那丫头去了正房。

    房间外,有几个侍卫守护着,房间里,有几个丫头服侍着,而卧房中,一个女人,正躺在床上,床幔之下,看不清样子,只是,隐隐的感觉到,那女人有些虚弱。

    刘太医随着丫头走了进去,望向床上的女子,恭敬地说道,“皇上得知王妃染了风寒,所以让微臣来给王妃看一下。”

    “恩。”床上的女子轻声的应着,然后慢慢的伸出了一只手,而人仍就在床幔之中,仍就看不清楚。

    其实,新王妃是刚到凤阑国的,昨天成亲的时候,还头盖着喜帕,根本就没有人看到她,所以,就算刘太医此刻看到她的样子,也辩不出真假。

    刘太医微微向前,慢慢的伸出手,搭向女的手腕,过了片刻,随即说道,“王妃的确染了风寒,这风寒也的确是会传染了,微臣给王妃开个方子,按时吃药,应该很快就会好的。”

    “恩。那就谢谢太医了。”床幔中,女子的声音极力的轻柔,也十分的客气。

    “王妃莫要折杀了微臣。”刘太医微愣了一下,连连回道,不过,此刻的神态比刚刚更多了几分恭敬。

    刘太医出了房间,开了药房后,便离开了王府,回去向皇上复命去了。

    “王爷,刘太医已经回去了,刘太医检查的结果,也是染了风寒,这是刘太医开的药方。”刘太医离开后,初也便快速的去了书房,禀报夜无绝。

    “恩。”夜无绝轻声应着,这所有的事情,他都安排好了,他知道,第二天,新王妃不进宫,定然会引人怀疑,所以,他事先找来了一个女子,而且还让她染了风寒。所以,对于这些事情,他倒是并不太担心。

    “可有她的消息?”他最想知道的还是她的消息,时间过去的越久,意外的可能性就越大,而寻找的难度就可能越大。

    他先前派去跟踪的人,都没有任何的发现,王府中,也都找了几遍,亦没有任何的发现。

    就连嫌疑最大的清雅,也被他确认过了,并不是她,他真的不知道,她现在到底在哪儿?

    “没有。”初也的神情微黯,小心的回答,他也明白主子心中的着急,但是,他们也是真的尽力了,真的没有找到王妃。

    夜无绝的脸色微沉,一双眸子中,隐过几分失望,也多了几分担心,随着时间慢慢的过去,他此刻心中不但着急,也更担心。

    他怕她会发生什么意外,毕竟,在这凤阑国,她一个人都不认识。

    “主子。”只是,恰恰在此时,外面突然传来了初月的声音。

    “进来。”夜无绝微愣,连声说道,脸上顿时的又多了几分希望,会不会是有她的消息了。

    初月走进房间,神情有些怪异,而且更带着几分凝重。

    夜无绝看到她的神情,还不等她开口,刚刚脸上浮现出来的希望,便快速的隐了下去,若是有了她的消息,初月不可能会是这样的表情。

    “什么事?”夜无绝的脸色沉了沉,这个时候,除了她的消息,他不想知道其它的事情。

    “主子,你昨天晚上让属下带那副尸体回去,好好的研究一下、、、”初月的声音仍就生硬,只是神情却,也微微有了些许的变化。

    “怎么样?有什么发现?”夜无绝听到突然提到尸体的问题,双眸猛然的一睁。

    “属下发现,她的后背有一个明显的胎记。”初月再次慢慢的说道。

    “那又怎么样?”夜无绝心中此刻却是极为的着急,不明白初月提起胎记是什么意思。

    难道,寻儿的身上有胎记?

    不,不可能,夜无绝却是随即便否绝了自己的这种想法,不可能是她的,绝对不可能是她的。

    他不允许,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绝对不允许。

    “属下记的,清雅姑娘刚进宫没多久后,有一次后背受了伤,当时属下正在皇宫中,是属下为她上的药,属下清楚的记的,清雅姑娘的后背有着那么一块胎记。”初月看到主子的神情,知道主子误会了,连连的解释着,这一次,声音倒是快了很多,便少了几分生硬、。

    夜无绝的眸子猛然的眯起,透出一股让人惊颤的危险。

    若是按初月说的,那个昨天晚上从池塘中捞出来的尸体就是清雅,那宫中的那个清雅。

    “好,好,好、”夜无绝连连说了三个好字,那个女人还真是够厉害的,竟然又骗了他一次。

    只是,他却是真的想不通,她是如何的将她的胎脉给掩饰住的。

    他知道,她是深爱着那个孩子的,断然不可能打掉那个孩子。

    “初月,胎脉可以掩饰的住吗?”夜无绝为了确保万一,再次问道,毕竟,一个胎记也不能说明一切,或者会有巧合。

    这一次,绝对不能再出错了。

    初月愣住,眉头紧蹙,思索了片刻,才回道,“很难,但是却也不是没有可能的,有些人,可以用药物减缓脉搏的跳动,或者应该还有其它的法子。”

    夜无绝微眯的眸子一闪,药物?

    药物似乎不太可能,她那么爱那个孩子,断然不会乱用药的,不过,既然初月说有可能,那么,这件事情应该就不会错了。

    夜无绝没有说什么,而是身子一闪,快速的出了书房,直接的向着皇宫奔去,此刻,他竟然连马车都没有让人准备,而是直接的用轻功。

    可见,他此刻心中的着急。

    梦千寻,这一次,本王绝对不会轻易的放过你。

    没用了多久,夜无绝便进了皇宫,不理会任何人,直接的去了淑坤宫。

    进了房间,却只见皇后在房间里,没有看到‘清雅’的影子。

    夜无绝微愣了一下,连声问道,“清雅呢?”

    此刻,他的声音不再是平时的冷静,深沉,而是明显的多了几分急切。

    因为皇后是什么事情都不知道的,所以,他只能问清雅。

    皇后见他突然闯了进来,本来就有些意外,再听到他这么话,眉头微微的蹙起,略带轻嗔地说道,“你还找她干嘛,你不是把她赶回来了吗?”

    “她人呢?”夜无绝没有看到她,心中本来就着急,不想跟皇后费话,再次急声问道。

    “你这到底是什么意思呀?,你想要的时候,就要,不想要的时候,就赶回来,你以为清雅只是一般的宫女呀,你这么做,你父皇都已经生气了。”皇后却也有些急了,她担心,夜无绝现这样,会惹怒了皇上。

    而且,清雅毕竟是名将军之后,若是这件事传开了,传到了其它的大臣的耳中,对夜无绝的影响也不好。

    所以,皇后不能再任由着夜无绝乱来了。

    “本王只问她在哪儿?”夜无绝的脸色微沉,明显的多了几分冷意,一字一字冷声的说道。

    那望向皇后的眸子中,也明显的多了几分冷意,更带着几分毫不掩饰的危险。

    皇后惊住,也意识到,事情有些不对,暗暗的呼了一口气,小心的回道,“清雅说,想她的爹娘了,所以出宫去给她爹娘上香了…”

    只是,夜无绝还没有等皇后说完,身子便快速的一闪,急急的出了房间。

    那速度之快,就如同一张风一般,一眨是便不见了人影。

    皇后立在房间中,半天没有回过神来,绝儿这到底是怎么了?怎么突然又来找清雅,而且看着好像还十分着急。

    难道出了什么事吗?

    夜无绝用最快的速度出了皇宫。

    此刻,她突然出宫,便让夜无绝更加的肯定,她就是梦千寻。

    很显然,她这是想要借这件事,逃出皇宫。

    梦千寻,果真是一个狡猾的女人。

    不过,这一次,他不会再让她的逃走的,不管怎么样,他都要把她抓回来。

    等她把抓回来,他不好好的教训那个女人,他就不是夜无绝。

    远处,正坐在轿子里的梦千寻突然的打了一个冷颤。

    怎么样的爱情,算是真正的爱情?!

    女主该怎么去做,才是对的起这份感情?

    是,男主为女主做了很多,但是,大多却都是女主不知道的。

    而且,若是一个男人为一个女人做了很多事,那么这个女人就一定,必须的嫁给他,不嫁,那就是讨厌了?

    若是这个男人不是主角呢?

    女主那么做,是有她的原因,而且就算没有原因,若是,女主现在是已经真正的爱上男主,她肯定不会逃,若是爱了不管是什么样的困难,她都会跟他一起来抗,但是前提时,她现在还没有爱上男主,更何况,她在感情,还受过一次伤害。

    所以,请不要因为你们的感情的选择来指责女主。

    影写影的文,喜欢的,留下,支持影,影欢喜,不喜欢的,离开,影不勉强。谢谢, 2k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天价傻妃:娶一送一相邻的书:逆侠浴火焚神天机图掌控生命斗魂官场新贵1926之崛起无限装殖白中仙的修道生涯异人傲世录和亲王妃我的师父是只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