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 > 介绍 > 天价傻妃:娶一送一

第60章 她的精彩反击,夜无绝的配合

【书名: 天价傻妃:娶一送一 第60章 她的精彩反击,夜无绝的配合 作者:唐梦若影

天价傻妃:娶一送一最新章节 2k小说网欢迎您!本站域名:"2k小说"的完整拼音2kxs.com,很好记哦!www.2kxs.com 好看的小说
强烈推荐: 农民医生超级败家子异能小农民暴风法神幸福人生九阳帝尊韩警官军火之王逆青春直死无限裙下之臣玄界之门    皇后想要迈动脚步,更向前一些,却突然发现,自己的双腿似乎不听使唤了,竟然移动不了,只有一双眸子直直地望着井口,想要看到结果,却又害怕看到结果。她怕,真很怕,怕看到她最不想看到的一面。

    梦千寻的眸子也是直直地望着那井中,神情间似乎有着那么一丝紧张与担心。

    站在她身边的太子看到她的样子,唇角更多了几分得意的冷笑,哼,找吧,找吧,就算将井翻过来,也不可能找到皇浦雨,因为雨儿早就不在皇宫里了。

    他知道,梦千寻肯定是看到他们将雨儿扔进井中,所以才会故意的引皇上等人来这儿,想将雨儿找出来然后指证他。

    只是,她不知道的是,雨儿早就被他送出皇宫,她绝对不可能找到雨儿的。

    到时候,导致公主失踪的罪就让她永远翻不了身上。

    一起跟来的梦若晰看到太子的神情,便也猜到了事情的大概,心中也是暗喜,望向梦千寻时,眸子中更是狠不得将她直接撕裂的狠绝,这一次,绝对不能再给梦千寻任何的翻身的机会。

    其它的人都直直地望着那井口,等待着结果。

    皇浦拓看到太子的得意,再看到梦千寻的神情,深邃的眸子中多了几分担心,接下来,不管会不会从井里找到雨儿,她都会有麻烦。

    三个侍卫一起向前终于将那石头给移开了,撑灯的太监便快速的向前,只是井有些深,里面漆黑一片,根本看不清。

    “我下去看一下。”一个比较瘦小的侍卫站出来,细细打量了一下井口,然后将绳子捆在身上,让其它的侍卫拿着另一头,自己下去了。

    众人的眸子此刻都齐齐的望着井口,等待着那个侍卫上来。

    梦千寻虽然表面带着几分紧张,但是心中却微微冷笑,当她走到这儿,看到那井上的石头仍在时,便知道,她的计划顺利的进行着。

    “找到一个口袋。”那下去的侍卫突然高声喊道,“把我拉上去。”其它的站在上面的几个侍卫便纷纷的开始拉动绳子。

    太子听到那侍卫的话,却是猛然的惊滞,一双眸子略带疑惑的望向此刻站在不远处的自己的侍卫,看到侍卫的脸上也带着些许的疑惑时,心中更是一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尸体明明已经运出宫去了,怎么又在这井底找到了口袋?

    难不成还见鬼了不成?

    梦千寻看到太子的神情,唇角微微的淡开一丝轻笑,这就让他惊讶了,这更让他惊讶的还在后面呢。

    那个侍卫已经上来的,还带上来个黑色的口袋,正是先前太子的人用来装公主的口袋。

    太子看到那熟悉的口袋,身子微僵,竟然真的是那个口袋,那么里面装的会不会就是雨儿?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呀?

    是他的人办事不利?弄错了,还是有他不知道的事情?

    太子越想,心中越是担心,毕竟心中有鬼。

    梦若晰看到那个口袋时,也是猛然的惊住,她当时是清楚的听到太子吩咐侍卫将尸体弄走的,如今怎么还在里面,不会是梦千寻搞的鬼吧?

    但是随即一想,却又不可能,梦千寻只是一个人,而且他跟太子去了大殿后,梦千寻便随后跟去了,根本就没有时间,也没有可能来搞鬼呀?

    梦若晰是百思不得其解。

    而最惊讶的当数太子的那个侍卫,他可是亲眼看到那口袋被捞上来,当时他还检查了一下,发现那尸体已经冷了,硬了,他怕惹出不必要的麻烦,所以也没有打开看,便让人送到了马车上,运出皇宫了。

    可是,可是,为何这井里面还有一个呀,而且,他记的当时走的时候也根本就没有让人再重新用石头封住井口,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快,快打开。”皇后的眼睛一眨不眨的望着那口袋,一脸的紧张,声音中也带着几分惊颤。

    皇上的眸子也是一直紧紧盯着那口袋,心微沉,不会真的是雨儿吗?

    那个侍卫便快速的打开了口袋,随即露出一头凌乱的黑发,证明里面装的是一个年轻的女人。

    皇后的心一紧,身子僵滞,突然感觉到后背发麻,呼吸困难,这发丝看着有些熟悉,但是她还是拼命的在心底祈祷着,不要是雨儿,千万不要是雨儿呀。

    只是,上天可能根本就没有听到她的祈祷,随着那黑色的口袋褪下,露了一身大红色的衣服。

    皇后那僵滞的身子微微的一晃,差一点晕倒,那件衣服,她太熟悉了,这是她今天亲眼看到雨儿穿上的。

    而此刻的皇浦雨全身都是血痕,脸上,头上,包括露在外面的手臂上,也到处都是伤。

    虽然此刻的皇浦雨被打的全身是伤,脸上都肿青成一片,但是皇后一眼就认出了,那是她的雨儿,不仅仅是因为皇浦雨身上的衣服,也因着那身为母亲的本能感觉。而且虽然皇浦雨全身是伤,但是依稀还是能够辩出样子。

    “雨儿呀,雨儿呀,你到底是怎么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呀?”皇后一个迈步快速的向前,直扑到了皇浦雨的身上,痛哭了起来。

    众人听到皇后的喊声,都纷纷的一惊,既然皇后认出了那是皇浦雨,肯定就没有错了,但是是谁竟然把公主打成那样,还塞进口袋,扔进了井中?

    这,这也不可思议了。

    太子看到口袋里装的真的是皇浦雨,有那么一瞬间,彻底的懵了,这件事,实在是太奇怪了,怎么,怎么会这样的?

    太子下意识的再次望向那个侍卫,那个侍卫此刻也是一脸的惊愕,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太子突然惊觉,只怕是有人在他们背后搞鬼?

    难道是梦千寻那个死丫头,但是,随即一想,根本不可能呀,他很清楚,她是一个人进宫的,根本没有帮手,所以这些事情,她根本就不可能完成。更何况她刚刚人一直都在大殿上。

    而且,他的侍卫是安排人把那几个知情的侍卫以及雨儿送出宫的,一般人不敢,也没有那个能力劫他的车。

    难道是皇浦拓?但是皇浦拓也没有理由帮她呀?而且若是皇浦拓发现了那个口袋里装的是皇浦雨,肯定早就将她送到大殿了,也绝对不可能再重新把皇浦雨扔入井中。

    一时间,太子有些慌了,毕竟这一切都脱离了他的计划之外,而且变的十分的诡异。

    只是,恰恰在此时,他的眸子扫向了梦若晰,梦若晰用口语对他说道,“嫁祸给梦千寻,陷害梦千寻。”

    太子双眸中寒光微闪,突然有了主意,而唇角也更扯出几分嗜血的狠绝,太子刚刚的思绪也只不过是一瞬间的事情。

    “刚刚梦千寻说她与九皇妹在后花院,后来九皇妹就失踪了,现在却在这井里发现了九皇妹的尸体,不用说,肯定是梦千寻把九皇妹杀死的。”太子突然出声,再次的恶人先告状,试图将所有的责任都推到梦千寻的身上。

    梦千寻听到太子的话,并没有任何的害怕,甚至不见半点的紧张,心中暗暗冷笑,其实梦若晰刚刚对太子说口语的时候,她就已经看到了,所以对于太子的话,她一点都不意外。

    而且,她也早就到着了她们会用这一招。

    “你?你好狠的心呀,竟然把雨儿打成这样,还将塞进口袋,扔到井里,本宫要杀了你,本宫要为雨儿报仇,来人,将这个女人给本宫打死。”皇后听到太子的话,猛然的抬眸,狠狠的望向梦千寻,只是,眸子深处,却是快速的隐过一丝异样,特别是在看到太子那一闪而过的慌乱时,她的眸子,明显的沉了沉。

    几个侍卫听到皇后的命令,便要向前。

    夜无绝唇角的笑却是更加的漫开了几分,若是没有十足的把握,她就不可能会再把皇浦雨弄回来,安排这一切。

    所以,他倒是很期待接下来,她会怎么做。

    他一直让人暗中的保护她,但是不到最危机的时候却不让他们出现在她的面前。

    一是,不想惊扰了她的生活,二也是不想过多的干扰她,有很多事情,她自己能做的,能处理好的,为何不让她自己去做?

    她是一个独立的女人,一个处事冷静,果断的女人,这样的女人,根本就不希望别人太过的搀和到她的计划中,而且有时候在不清楚她的计划的情况下,冒然的出手帮忙,反而会帮了倒忙。

    他是清楚她所有的计划,清楚她安排的一切的,但是这一刻,他竟然猜不到,她接下来,打算要如何的证明自己的清白,同时又将太子与梦若晰的罪行公开。

    皇浦拓却是一惊,下意识的便想要护到她的面前。

    “等一下。”只是,梦千寻却是极为冷静的,极为平淡的开口,淡淡的话语却有着一种让人无法违抗的魄力,让那几个围上来的侍卫纷纷的一惊,几乎是下意识的停下了脚步。

    “太子说是民女杀了公主,可有证据?”梦千寻望向太子,一字一字冷冷地说道。

    “这还需要证据吗?当时只有你跟公主在后花院,不是你,还能是谁?”太子微愣了一下,咬牙切齿的低吼道。

    “那么太子的意思是,民女一个人将公主塞进了口袋里,然后将公主打死,然后扔进了井里,再用石头将井口封住?”梦千寻听到太子的话,却淡淡一笑,再次反问道。

    “看吧,看吧,你自己都把作案的过程说出来了,大家听听,要不是她做的,她为何会这么清楚。”太子一听到梦千寻的话,连连说道,以为终于抓到了梦千寻的把柄。

    “太子,眼下的情况,只要有脑子,有眼睛的,都能推断出当时的情形,怎么太子难道看不出来?”梦千寻的眼睛眨了眨,有些无辜地说道,只是那话语中却隐隐的带着几分嘲讽,暗讽太子没脑子,没眼睛。

    不过,这太子也的确是没脑子。

    众人听到梦千寻的话微愣,不过,随即一想,她说的也不错,事实的确如此,他们看到眼前的情形,想到的也是跟梦千寻说的差不多,所以太子这样的诬陷的确有些可笑。

    “以公主身上的伤来判断,肯定是经过了一顿痛打,而且下手的力道极狠,极有力,民女一个弱女人,怎么可能会有那么大的力气?而且,公主被扔下井后,井口被巨石封住,那块巨石,刚刚是三个侍卫一起抬下的,试问民女一个弱女人,如何将那么重的石头搬到井口上。”

    她说的句句在理,让人无法反驳。

    太子气结,只是却又不甘心,狠声道,“也许你有帮手呢?”

    “呵呵,”梦千寻突然轻笑出声,“民女进宫,也是得了皇上的旨意,由宫中的公公带着进宫的,民女又如何将帮手带进皇宫?难道这皇宫是菜市场吗?是我们这些平民想进就能进,想出就能出的吗?”

    太子这话实在是有些好笑、。

    太子彻底的语结,脸色微变,眸子更多了几分愤恨。

    梦千寻的话语微微的顿了一下,再次说道,“也只有像太子这样的身份,才能轻松的带人进出皇宫,只是,太子的人貌似也不可能帮民女吧?”

    那句话隐着太多的暗示。

    太子心中一惊,望向梦千寻的眸子中,更多了几分惊愕,她这话是什么意思?什么叫做他的人不可能帮她?

    “肯定是你杀了雨儿,你还想狡辩了,本宫不会放过你的,来人,先把她带下去。”皇后却是越听越心惊,特别是看到太子有些慌乱的神情,心中惊滞,随即再次狠声喊道。

    她的儿子,她最清楚,这件事,肯定跟他脱不了关系,虽然雨儿的死肯定也跟太子有关,但是,这个时候,她不得不先保儿子。

    梦千寻扫了皇后一眼,只是冷冷一笑,并没有说什么,随即转向了皇上,仍就是一脸的平静,红唇微动,一字一字清楚说道,“皇上,如今这么多人在场,皇上应该不想这件事处理的糊里糊涂吧,不明不白,让民女被冤枉吧。”

    梦千寻知道,皇后或者已经猜到这件事跟太子有关,所以想要尽快的除去她,她在想,若是皇上知道事情的真相,会不会也为了保太子,而除去她?

    所以,梦千寻说话时,一双眸子似乎不经意般的望了夜无绝一眼,那意思很明显,如今还有凤阑国的皇子在场呢。

    夜无绝微愣了一下,这个女人连他都敢利用?!不过,说真的,他不介意让她利用,而且感觉还不错。

    皇后一惊,脸色微变,她差点忘记了夜无绝也在。

    “那你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公主最后是跟你在一起的,按你所说,当时你也是在后花院的,你说当时发生了什么事情?”皇上的眉头微蹙,凝声问道。

    “皇上为何不先让太医来为公主检查一下,说不定公主还没有死呢、若是公主还活着,到时候只要问一下公主,一切便都清楚了。”只是梦千寻却并没有回答皇上的问话,反而语出惊人。

    公主都被打成这样了,而且,口袋打开后,一直一动不动的躺在那儿,肯定是早就死了。

    不过,她这句话,倒是提醒了皇上,皇上愣了愣,连连吩咐道,“快传太医来。”

    一起跟来的刘太医听到皇上的话,连连向前,恭敬地说道,“皇上,让老臣来给公主检查一下吧。”

    其实,公主刚刚被捞上来时,他便起过来为公主检查的,但是皇上,皇后都没有下令,他不好向前,而且看到公主的样子,应该早就已经死了,所以也没有主动的请命。

    “恩,你快去检查一下。”皇上沉声应着,对他挥了挥手。

    刘太医便走到公主的面前,蹲下身,为公主检查起来。

    皇后的眸子闪了闪,刚刚她蹲在雨儿的身边,好像没有发现雨儿有气息了,雨儿应该是已经死了。

    其实在场的所有的人,都认定,皇浦雨已经死了。

    太子更是认定,皇浦雨早就死了,毕竟他的侍卫亲自检查过了,说尸体已经硬了,肯定是早就死了,所以,太子此刻并不担心。

    只见,刘太医试探了一下公主的气息,然后一只手搭在了公主的手腕上,随即眉头微微的蹙起,脸上多了几分惊愕。

    众人看到他的表情,都暗暗奇怪,到底是什么让刘太医这么惊讶的。

    刘太医的手从公主的手腕上移开,然后抬眸,望向皇上,凝声道,“回皇上,公主虽然伤的很重,几乎没有气息了,但是却还有一口气在。”

    太子听到太医的话,猛然的惊住,这,这怎么可能,侍卫明明说雨儿已经死了,身体都僵了,怎么这会还有一口气在呢?

    皇浦雨他是了解的,若是她没有死,肯定会坏事。

    梦若晰更是心中惊怕,若是皇浦雨没死,只怕会把她供出去,毕竟是她去找的皇浦雨。

    “那还能救吗?”太子急急的问道,不是担心皇浦雨有事,还是担心皇浦雨会活过来。

    “只剩一口气了,而且气息都没有,身上也多处受伤,老臣实在是无能为力。”刘太医微微摇头,一脸沉重地回道。

    太子听到刘太医的话,暗暗松了一口气。只要救不过来就好了。

    梦若晰也暗暗的松了一口气。

    梦千寻看到他们两人的神情,却是微微一笑,哼,可别高兴的太早了。

    皇后微扫了太子一眼,心中更加的明白,皇浦雨的死跟太子有关,但是这个时候,她别有选择。

    “我这儿有一颗还魂丹,听说只要人还有一口气,就能救活,不如给公主服下去试试吧。”梦千寻拿出了一颗药递到了刘太医的面前。

    众人惊滞,这还魂丹可是极为难得的药物,可以说是稀世珍宝,因为它可以让人起死回生,那怕那人还剩一口气,也可以很快的将人救活。

    这个女人,怎么会有还魂丹,而且,她竟然拿出来给公主用?

    夜无绝望向她的眸子,微微的闪了闪,还魂丹,她怎么会有的?

    其实梦千寻拿出并不是世人所传的那种可以起死回生的还魂丹,而是她按着娘亲给她留下的秘笈上的一个方子配的药,功能倒是跟那还魂丹相似。

    她故意说是还魂丹,只不过是为了营造一种震撼的气氛。

    她自然不能让皇浦雨就这么死了,若是皇浦雨死了,到时候太子肯定会诬陷她,她虽然能够洗清冤屈,不至于被太子冤枉了,但是却也无法揭露太子与梦若晰的罪行,所以这皇浦雨是一个关键。

    她必须要保皇浦雨活着。

    所以,她先前给皇浦雨服下的药,一是有让皇浦雨说不出话的功能,另一个用处,就是可以保住人的一口气。只要保住皇浦雨的一口气,她就能够救活她。

    娘亲留给她的那本秘笈真的很厉害,她刚开始的时候以为那只是一种用毒的书,后来才发现,只要能够领悟,不但但能够制出毒药,更能制出救人的灵药。

    而更让人称奇的是,那本秘笈里所用的药物都是一些平常用的药物,并不是十分稀有的珍贵名药,只不过经过了极为精细的配制,便可以达到意想不到的效果,她终于明白了以前在电视上看到的那些江湖中的人拼命的争夺一本秘笈的原因的,因为有了秘笈,只要能够领悟,就可以轻易的撑握。

    她这些日子,每天晚上,都在研究着那本秘笈,学到了太多的东西,就连那易容术也大有长进。

    她要找到当年杀害娘亲的凶手,要为娘亲报仇,自然就要让自己变的强大,而来自现在的她因为有一些现代的先进的知识,所以学起那些来,就容易的多了。

    只是她没有想到,太子与梦若晰那么狠,竟然将皇浦雨一顿痛打,差点当场就要了皇浦雨的命。

    还好,还有一口气。

    “不能听她的,谁知道她是安的什么心呀,说不定,那是毒药,她是想要毒死雨儿呢。”太子急声喊道,万万不能让皇浦雨活过来。

    “公主现在已经这个样子了,民女还需要害她吗?”梦千寻冷冷的扫了他一眼,随即转向刘太医,“刘太医是老太医了,是不是毒药,相信刘太医能够分辨。”

    刘太医微愣了一下,接过了她手中的药丹,细细的看了一下,脸上的再次的漫开了几分惊愕,突然惊颤颤地说道,“这,这真的是还魂丹,老臣以前曾经有幸见过一次。”

    他的话,倒是让梦千寻一惊,真的是还魂丹。这明明是她自己研制出来的呀,怎么就成了真正的还魂丹了?她原本是想着,见过这还魂丹的人不多,这刘太医可能也没有见过,所以还想着蒙混过关的,没有想到刘太医竟然会是这般激动的反应。

    但是看刘太医的神情又不像是有假,而且说的那么肯定,梦千寻的心中多了几分疑惑。

    其它的人听到刘太医的话,更是纷纷的惊滞,原本还以为梦千寻是说谎了,没有想到,竟然是真的。难道说,娘亲给她留下的那本秘笈上的那个配方真是世人难求的还魂丹的密方?

    她记的那配方上面写着可以让人

    太子听说那药真的是还魂丹,惊的全身僵滞,后背发冷,若是皇浦雨真的被救醒,而且又是梦千寻救了她,那皇浦雨醒过来后,后果他无法预料。

    梦若晰同样的也是惊的全身发寒,一双眸子死死的盯着刘太医的手中的那颗丹药,狠不得直接的将那药毁掉。

    “那还不快点给公主服下。”皇上显然没有注意到太子与皇后的神情,所以并不太清楚背后的真相,此刻只想救活皇浦雨,毕竟是他的女儿。

    “是。”刘太医听到皇上的命令,恭敬的应着,然后将那药丸放进了公主的嘴里。

    原本还担心公主无法吞咽,却没有想到,那药一进了公主的口中,便很快融化了,便也很容易的进入了公主的体中。

    刘太医愣了愣,上一次,他用还魂丹的时候,记的那药不能融化的,这一次怎么会?

    心中有些惊怕,不会是他认错了吧,便连连的再次去拔公主的脉,只是这一瞬间的时间,便感觉到公主的脉已经有了细微的跳动了。

    刘太医心中又惊又喜,连声说道,“公主有脉博了。”

    众人也是纷纷惊滞,没有想到,那药竟然那么厉害,原本只是一口气在的公主,服了那药后就有了脉博了。

    太子却是惊出了一身冷汗,这么说来,皇浦雨的真的能够醒过来了?若是皇浦雨醒过来后,说出了片,那他就彻底的完了。

    不,绝对不能让皇浦雨说出实情,一定要阻止皇浦雨。

    “公主真的能够醒过来吗?”皇后轻颤着问道,听不出她是忧还是喜。

    “回皇后,这还魂丹药效奇特,公主应该能够醒过来的。”刘太医以为皇后是担心公主,连连回道。

    只是,皇后的眸子却是一闪,身子似乎再次的僵了一下。

    皇浦雨是她的亲生女儿,她希望她醒过来,但是她也很清楚,这事肯定与太子有关,而雨儿做事冲动,头脑简单,若是这个时候醒来肯定对太子不利。

    “皇上,雨儿伤成这样,臣妾想把雨儿带回房间,好好休息。”皇后转向皇上,一脸伤心地说道,声音中甚至还带着些许的呜咽,让人听到不由的跟着伤心。

    “皇后娘娘,服用了还魂丹是不能随便移动的,否则极有可能会乱了气息。”梦千寻岂能不明白皇后的心思,听到皇后的话后,微微一笑,轻声说道。

    刘太医微愣,他怎么没有听说过还有这种说法,刚想要说什么。

    只是,梦千寻却再次说道,“而且公主被打成这样,差点丢了性命,皇后难道不想找到真正的凶手,为公主报仇吗?”

    皇后被她堵的语气,又气,又怒,但是又不好发作,毕竟梦千寻说的句句在理,而且还是处处都为皇浦雨着想,她若是在这个时候反驳,反而会引人怀疑。

    皇后望向梦千寻,看到梦千寻唇角的轻笑时,一惊,她突然明白了,梦千寻是故意的,这个女人什么时候变的这么厉害了。

    “皇后娘娘,公主身上有伤,而且有几处骨折,的确不能随便移动,还是等公主醒过来再说吧。”这个时候,刘太医也开口说道,当然,刘太医完全是以一个太医的身份,为病人着想的。

    皇后便更不好说什么了,只能将所有的怒气与心中的担心极力的忍下。

    “既然刘太医都这么说了,就暂时不要移动了,而且今天这件事,也一定要查个清楚,竟然有人敢在皇宫中对公主行凶,一定要严查,查出此人,绝不轻饶。”皇上的脸色微沉,声音中也多了几分冰冷与狠绝。

    梦若晰的身子惊颤,双腿微软,差点跪在了地上。

    她万万没有想到,事情会发展成这样,先是原本应该送出宫去的皇浦雨却又回到井中,然后明明已经死绝的皇浦雨又活了过来,一波接着一波,都是让她无法接受的意外。

    她不知道接下来,还会有什么事情发生。

    太子也是一样的惊颤,心中更多了几分慌乱,他现在只希望皇浦雨不要醒过来。

    但是,偏偏他怕什么,就来什么,只见躺在地上的皇浦雨突然动了一下。

    太子与梦若晰,只感觉到有着什么卡住了他们的咽喉,一时间惊的差点喊出声来。

    梦若晰的身子甚至晃了一下,差点摔倒了,而她的一张脸,也瞬间的变的惨白。

    “公主醒了,公主醒了。”刘太医一脸兴奋的喊道。

    众人眸子也都望向地上的皇浦雨,果然看到她手再次的动了几下,然后慢慢的睁开了眸子。

    “雨儿,你醒了?你没事吧?”皇后看到皇浦雨醒来,一喜,一惊,再次蹲了在皇浦雨的面前,急急的问道,“雨儿,告诉母后到底是谁把你打成这样的?告诉母后,母妃绝对不会饶过她。”

    皇后说话间,故意的望了梦千寻一眼,希望皇浦雨能够明白她的心思。

    “雨儿,你醒了真是太好了。”而太子也连连的向前,对着皇浦雨微微的眨了一下眼睛,然后才狠声道,“雨儿,你告诉皇兄,是不是梦千寻把你打成这样,然后把你扔进井里的。”

    他的意思已经很明显,就是让皇浦雨诬陷梦千寻,把一切责任都推到梦千寻的身上。

    皇浦雨刚刚醒来,似乎还有些迷糊。

    梦千寻却并不着急,望着有些迷惑的皇浦雨微微一笑,然后向着皇浦雨走了一步,柔声说道,“公主,你还记得先前发生的事情吗?当时是公主好心要带着民女一起去大殿,只是路上灯突然熄了,民女说怕耽搁了宴会的时间,所以跟公主商量着一起向前走去,当时民女怕公主摔倒了,所以走在前面,民女以为公主跟上来了,没有想到,走过后花院时,才发现,公主并没有跟上来。当时天太黑,民女又十分心急,担心公主,所以就急着去找公主,然后就迷路了,后来,还是那个撑灯的小宫女又回来后,才将民女带出去了。”

    梦千寻的声音很轻,很柔,给人一种极舒服的感觉,她现在当着皇浦雨说的话,跟先前在大殿上说的话是一模一样的,如此一来,众人也就不会再去怀疑她了。

    只是皇浦雨刚醒来,似乎还没有完全的清醒过来,一双眸子有些呆呆的望着梦千寻,似乎在思索着什么。

    “公主后来发生了什么事?怎么会被人打成这样?公主还记的是什么人把你打成这样的吗?按理说,公主带着民女从后花院经过的事情,并没有人知道呀,怎么会突然有人把公主打成这样呢?”梦千寻一脸伤心,一脸紧张的望着皇浦雨,再次连声问道。

    皇浦雨愈加的迷惑了,只是,梦千寻的那句,她们经过后花院的事情,其它的人并不知道,她怎么会被打成这样,却突然提醒了她。

    她突然的又想起了,当时黑暗中一个女人突然扣住了她的手腕,将她制住,她刚开始以为那个制住她的女人是梦千寻,但是当时,她清楚的记得那个女人对她说的了一句话,那声音,那语气,那意思,当时制住她的那个女人分明是,

    而且随后,那个女人还模仿她的声音,让那些侍卫把她捉住,一顿痛打,扔下了井中,想要害死她。

    当时太黑,她看不清楚,但是现在想来,一切似乎都明白了,

    “后来民女没有找到公主,心中着急,便冒险冲进大殿,这才喊来了皇后,皇上,找到了公主,若是再迟一步,公主只怕就,。”梦千寻继续说道,其实这话倒也是真的。

    皇浦雨头脑简单,又刚刚醒来,根本就不会考虑太多,也根本就没有明白过太子与皇后的心思,只是想着自己的事情,

    听梦千寻这么一说,心中反而有些感激梦千寻了,遂望向梦千寻,说道,“多亏了你去把父皇跟母后找来。”

    皇浦雨这一句话,便完全撇清了梦千寻所有的嫌疑,而且还让她一下子成了梦千寻的恩人了。

    太子那个气呀,心中那个急呀,气梦千寻的狡猾,更急皇浦雨的白痴,只是,此刻他又偏偏不能多说什么。

    皇后听到公主这句话,急的差点背过气去,她怎么会生了个这么白痴的女儿呀。

    而更让太子与皇后惊愕的是皇浦雨的双眸狠狠一瞪,手指突然的抬起,指向了站在不远处的梦若晰,狠声道,“是她,是她陷害本公主的,也是她安排人在后花院想要杀死本公主的。”

    太子惊的心都快跳出来了,这样一来,事情只怕要全部暴露了。

    众人纷纷的惊滞,这,这到底是什么情况,怎么公主一醒来,就指证梦若晰?

    梦若晰更是惊的目瞪口呆,她原本是担心着公主醒来后,会把她的计划泄露,但是却万万没有想到,公主一醒过来,竟然就指证是她要杀公主,这样的罪名一旦成立,那她就是有十颗脑袋都不够砍的呀。

    她真的想不通,明明是她让公主去害梦千寻的,她跟公主可是一伙的,公主怎么反过来指证她呢?

    “公主,民女怎么敢害公主,而且民女也没有理由害公主呀。”梦若晰急急的为自己争辩,“公主不会是认错人了吧?”

    说话间,双眸刻意的扫了一眼梦千寻,想要提醒公主。

    只是,公主根本就不理会她的暗示,一双眸子中怒火反而猛然的升腾,狠声道,“哼,你还想骗本公主,本公主才不上你的当了,而且你当时不是自己亲口对本公主说,你也喜欢凤阑国的三皇子,想要嫁给三皇子,所以要杀死本公主然后自己嫁给三皇子吗?怎么?现在本公主没死,你不敢承认了?”

    公主望着梦若晰的眸子是让人惊颤的狠绝与杀意,若是此刻她能够站的起身的话,一定早就扑上来把梦若晰给撕裂了。

    梦若晰听到公主的话,惊的全身发寒,冷汗直流,只是,却不明白公主这话是从何而来,她何时对公主说过这样的话了?

    “公主,民女没有,民女真的是冤枉的,民女绝不敢有害公主之心,更不敢对三皇子有非分之想,肯定是有人想要挑拨离间,陷害民女。”梦若晰虽然心中害怕,但是却还是要自己辩白。

    夜无绝的眸子微闪,望向梦千寻,心中明白,肯定是她跟公主说了什么。

    这个女人呀,还真是够厉害的,步步为营,一步一步都算计好了的,原本还是最大的嫌疑人,一转身,就成了公主的恩人了。

    而且还通过原本想跟梦若晰一起害她的公主的手来指证梦若晰与太子,这一招真是够绝的。

    她说的话,肯定会有人怀疑,太子与皇后也会百般的刁难,但是公主说出的话,根本就没有人怀疑了。就连太子与皇后也不好说什么了。

    高,真是高。

    只是,他免费看了这么半天精彩的戏,是不是应该也帮着添把火呢?

    夜无绝的唇角微微一扯,一字一字慢慢地说道,“这梦家二小姐的确对本王表白过几次,只是本王都拒绝了,但是梦家二小姐也不能因为本王的拒绝就加害公主呀。”

    他还真是语不惊人死不休。

    他这一句话一出,梦若晰就是有十张嘴也说不清楚了。

    ------题外话------

    58章里面改动了一些情节。亲们 2k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天价傻妃:娶一送一相邻的书:奇门之西门天乾哥传奇三国之吕布大传少年祖师爷在现代蹴鞠的日子瞬杀愤怒的子弹魔美双修霸蜀农民工玩网游药王大无限神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