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 > 介绍 > 天价傻妃:娶一送一

第45章 两虎暗斗 醋意大发

【书名: 天价傻妃:娶一送一 第45章 两虎暗斗 醋意大发 作者:唐梦若影

天价傻妃:娶一送一最新章节 2k小说网欢迎您!本站域名:"2k小说"的完整拼音2kxs.com,很好记哦!www.2kxs.com 好看的小说
强烈推荐: 重生之妖孽人生重生之资源大亨女相最强妖孽绝品邪少触不可及狂神魔尊国民CP校花的贴身高手最强狂兵华娱寒门状元    “真巧呀,没有想到,竟然在将军府遇到绝兄。”只是,夜无绝刚一开口,这边李逸风却突然一脸轻笑,极为热情的打起了招呼,似乎才刚刚看到夜无绝似的。

    这个男人演戏的本领那真是一流的。

    不过,听他那称呼及语气,可见他与夜无绝应该是相识的。

    他打完招呼后,根本就没有给别人回答的余地,然后拉过一边的梦千寻,自顾自的介绍起来,“来,来,我给绝兄介绍一下,这位是我即将过门的妻子梦千寻,我们成亲之时,还望绝兄赏脸来喝杯喜酒。”

    梦千寻暗暗对他翻了个白眼,这个男人是听不懂人话吗?她刚刚明明再清楚不过的拒绝了他,怎么这会又成了她即将过门的妻子了。

    而且,他没事突然介绍她干嘛?难道真的是为了请夜无绝喝喜酒,虽然从他那一脸的轻笑中看不到他真实的想法,但是她却知道,事情绝对没有那么简单,这个男人做事,向来都是目的性极强的。

    站在一侧的皇浦拓双眸微沉,冷冷的扫了李逸风一眼,第一冲动便是想要把梦千寻从李逸风的手中夺过来,但是想到这样的场合,这样的举动,终究是不妥,而且也只会让她难堪。

    想到这些,便将心中的不满忍了下去,毕竟刚刚梦千寻已经拒绝了李逸风,此刻也只不过就是李逸风的一厢情愿,最后谁能娶到她,还是要看自己的本事,而不是这一刻的嘴上逞强。

    夜无绝只是淡笑着望着他,时而望向梦千寻时,唇角微微上扬。并没有因为李逸风打断他的话而有丝毫的恼怒,也没有因为李逸风的抢白而有丝毫的难堪,坦然的如同在听着别人的赞美一般。

    他更没有去打断李逸风的话,任由李逸风夸夸其谈。

    “对了,绝兄今天来将军府也是提亲的吧。”李逸风话风一转,一脸轻笑的问道,仍就是他那天下无敌的纯真无邪的笑。

    “恩。”夜无绝轻应,语气自然,笑容依旧,绝对是一副极好说话的样子。

    梦千寻眉角微挑,这个男人是不是太好说话了点,他一点都不吝啬自己的表情,或喜,或疑,或惊,都表现在脸上,而且,他也丝毫都不吝啬自己的语言,有问必答。

    身为皇室中人,竟然如此的随和?

    而且,像他这种身具高位的人,竟然丝毫都不掩饰自己的情绪?

    “真是太好了,那以后我们就是连襟了,能与绝兄成为连襟,我真是荣幸之极呀。”相对于他的淡然,李逸风那叫一个热情高涨呀,听到夜无绝的回答,只差没有跳起来了,连连攀起亲戚来了。

    梦千寻狠不得一脚将他踢出去,连襟你个头呀,谁答应嫁你了,这个男人是不是太一厢情愿了点。

    “将军府的小姐,个个都是十分的优秀的,绝兄不管选中那个都是绝兄的福气,我与寻儿先祝愿绝兄抱的美人归。”李逸风说的是天花乱坠,梦千寻再次忍不住白了他一眼,这个男人,说谎都不带打草稿,将军府的小姐个个优秀?既然个个优秀,那他随便去选一个呀。

    还有,他祝愿就祝愿吧,干嘛把她也扯在一起,她跟他压根就没有任何关系。

    “娘子,我们到那边走走吧,别在这儿打扰了绝兄。”李逸风天花乱坠的说了一通后,突然转向梦千寻,一脸轻柔的笑道。

    娘子?!这个男人脸皮到底是用什么做的呀?他听不懂别人的拒绝吗?现在竟然还喊她娘子。

    “娘子,还不快走。”梦千寻正想开口抗议,李逸风望向她时,暗暗对她做了个眼色,示意她离开。

    梦千寻微愣,这个男人到底是什么意思?为什么非要她离开?就算夜无绝真的是来将军府选亲的,她刚刚都没有离开,这会也没有必要再回避了呀。

    思索间,李逸风已经拉着她,想要离开。

    “李兄不必离开。”夜无绝突然开口说道,声音仍就是那般的自然,轻淡,没有任何的不满,也让人听不出半点的强硬。

    但是,梦千寻却分明的感觉到,就是那极为自然而轻淡的声音中,却似乎有着一种让人无法违抗的魄力。

    拉着她意欲离开的李逸风停住,她隐隐的似乎感觉到李逸风的身子微僵了一下,脸上的笑,似乎也僵住了。

    李逸风这细微的异样的动作让梦千寻心中多了几分疑惑,以李逸风的能力与个性,不可能会怕夜无绝!那么他刚刚的反应,又是为什么呢?

    当然,李逸风的异样,只不过就是一瞬间的事情,很快,他便又恢复了他那纯真无害的笑,快的让梦千寻以为刚刚只是她的错觉。

    “既然绝兄都不介意,那娘子我们就留下来吧。”李逸风转回身,手很自然的揽在了梦千寻的腰上,极为亲密地说道。

    梦千寻心中懊恼,这个男人口上占她便宜,一口一个娘子,如今竟然还当众揽着她,他真的以为她的便宜是那么好占的,真的以为她是那么好欺负的吗?

    “放开我。”就在李逸风的手,揽在她的腰上时,她的手臂微弯,将力量汇聚在手臂上,手轴对着他的下肋处,用力的一击,虽然现在的这副身躯,没有经过锻炼,不够强大,但是打在下肋处,是最痛的,她刚刚也是用足了力气,更何况李逸风根本就没有任何的防备,这一下子,也够他受的了。

    果然,她感觉到李逸风的身子微滞,脸色似乎也微变了一下,只是,他脸上的笑却并没有丝毫的改变,反而握住了她刚刚击向他的手,再次柔声笑道,“娘子,我自然懂的打是亲,骂是爱,但是这般亲密的动作,咱们能在没有外人再场的时候再做吗?”

    而揽在他腰上的手,不但没有松开,反而揽的更紧。

    只是,说完此话时,他却是暗暗倒抽了一口气,这个女人也太狠了点吧。

    她明明是毫不留情的狠打,如今到了他的嘴里,却成了打是亲,骂是爱,而她刚刚的动作,更是被他蒙上了暧昧的色彩。

    这个男人,能不能再无赖一点。

    梦千寻是彻底的无语了,她知道,在这个男人面前,她是永远占不到理的,因为,他太无赖,太腹黑,睁眼说瞎话的本事,更是无人能及。

    皇浦拓的脸色越来越黑,一双眸子也是越来越冷,但是,他隐隐的感觉到,李逸风这么做,似乎另有目的,所以,一时间,并没有说什么。

    “梦将军,今天本王是来向五小姐梦千寻提亲的,还望梦将军成全。”这边李逸风正大秀着亲密柔情,那边夜无绝却突然转向梦啸天,极为认真,一脸郑重地说道。

    梦啸天彻底的呆住,愣愣的望着夜无绝,虽然刚刚夜无绝说他选中的人不是梦若晰时,他十分的意外,惊讶,但是如今听到夜无绝竟然说,他看中的人竟然是梦千寻时,他的心情已经不能再用一个简单的惊讶来形容了。

    他根本就无法相信,更无法接受这件事,神话般的三皇子,怎么可能会看上那个又丑,又蠢,一无是处的丫头呢?

    梦千寻也是不由的惊住,这,这怎么可能?那个三皇子选的怎么可能是她?

    她可是从来没有见过他呀?

    若是李逸风吧,毕竟还有李赢先前的做煤,今天来提亲还说的过去。

    但是那个三皇子怎么会无缘无故的来向她提亲呢?

    梦千寻的名声众所皆知,向来不好,无才无貌?在今天之前还跟太子有婚约。

    这三皇子却来向她提亲,这不是太奇怪了吗?

    李逸风听到夜无绝的话时,揽着梦千寻的手明显的紧了一下,脸上那一惯的轻笑中似乎隐过一丝紧张。

    梦千寻感觉到他的异样,突然明白了他刚刚那么做的原因?

    他应该在夜无绝说出选中的不是梦若晰时,便猜到了夜无绝选的人可能会是她,所以才会故意那么说,那么做,目的就是为了让夜无绝知难而退。

    只可怜,他所做的那一切,根本丝毫都没有影响到夜无绝,夜无绝一如既往。

    夜无绝表面上看起来,似乎很好说话,话语自然,神情随意,让人觉的能够轻易的读懂了脸上的表情,看透他的想法。

    但是,谁又能真正的看清他心中所想?只怕没有人?

    他毫不掩饰,将一切喜怒表现在脸上,但是,这恰恰就是他最好的保护色,以不变应万变,这个男人,才是真正的深不可测。

    哎,真是可惜了刚刚李逸风的那一翻口舌,若不是这件事现在扯上了她,她肯定会忍不住大笑。

    “三,三皇子,你,刚刚说什么?”梦啸天半天仍就没有回过神,不敢相信自己所听到的。

    “怎么?本王说的不够清楚吗?”夜无绝不答反问,脸上仍带着笑,声音仍就如同刚刚的一般自然,但是却让梦啸天感觉到一种前所未有的冷意,明明是如春风般轻柔的笑语,却为何有一种让人毛骨悚然的感觉?

    “够,够清楚了。”梦啸天感觉到自己的后背发寒,隐隐的冒出冷汗,有些结巴的回道,这个男人,这个轻笑淡语的男人,绝对不像他表面上看起来那般的好说话,面对这个男人时,他突然感觉到一种致命的恐惧,就算在面对皇上时,他都不曾有过这样的感觉,不曾这般的怕过。

    “只是,只是小女梦千寻与太子早有婚约。”梦啸天虽然害怕,却是硬着头皮回道,不管怎么样,他都不能让梦千寻嫁给夜无绝,绝对不能。

    想到太子退婚只是前不久的事情,应该还没有传出去,他想着先蒙混过去。

    “呵呵,”夜无绝却突然轻笑出声,那笑声很好听,如一阵风吹过,天籁共鸣般,但是却让梦啸天的身子瞬间的僵滞,一张脸也瞬间的变的惨白,双腿似乎还忍不住的发起抖了。

    “三皇子,小女与太子之间的事情,一时间也说不清楚,三皇子这次来皇浦王朝是两国联姻的大事,不如先禀报的皇上再说。”梦啸天毕竟是只老狐狸,夜无绝虽然只是轻笑,不曾质问,但是他却明白,夜无绝只怕早就知道了太子已经退婚的事情了,也对,像他这样的人,既然敢这般大张旗鼓的前来将军府提亲,自然是做了十足的准备的,又怎么可能会不知道那件事呢?

    是他太过大意了。

    如今之计,只有将这件事推到皇上身上了。

    “梦将军放心,本王事后会向贵国皇上说明的。”夜无绝岂能不明白他的心思,随即再次轻飘飘的说出了一句话,断了梦啸天所有的退路。

    他话说的轻飘,但是那言下之意,却是让人惊滞,他的意思是,提了亲后,再去向皇上说明,他也太过狂妄了。

    皇浦拓的脸色变的有些铁青,他没有想到夜无绝选中的人竟然也会是梦千寻,而且这夜无绝也太不把他们皇浦王朝放在眼里了。

    “有道是朋友妻不可欺,绝兄这么做,也太不道义了吧。”李逸风脸上的笑容依旧,但是声音中,却明显的多了几分冷意。

    “他是李兄的妻子吗?只怕是李兄的一厢情愿吧。”夜无绝再次云淡风轻般的吐出一句话,瞬间堵哑了李逸风。

    “就算她现在还不是,总有一天会是,而且小寻儿也绝对不会答应嫁给你的。”李逸风也不恼,却是笑的更加的灿烂,或者是心中暗恼,只是不会泄露。

    “是吗?”夜无绝唇角微扬,轻笑,本就让人惊滟的绝世容貌流彩逼人。

    此刻,他含笑的眸子正望向梦千寻,那话似乎是对李逸风说的,又更像是在问着她。

    若是换了其它的女人,突然有这么多优秀的男人来向她提亲,争着抢着要娶她,肯定会高兴的不得了。

    但是,梦千寻毕竟不是其它的女人,她不得没有感觉到丝毫的高兴,反而感到烦躁,她只想要一份平静的生活,安安静静的带着她的宝宝过日子,她又没有去招惹他们,他们干嘛一个个的都莫名其妙的来纠缠她。

    特别是这个三皇子,她跟他根本不曾有过任何的交集,他突然来提亲,到底是何目的?

    “梦小姐的意思呢?”夜无绝见她没有回答,似乎微愣了一下,随即再次轻笑着问道。

    若是换了其它的女人,对上他此刻的轻笑,听到他那轻柔的询问声,肯定是欣喜若狂,肯定会陶醉的飘飘然,肯定会毫不犹豫的答应了,毕竟,这夜无绝实在是太优秀了。

    只是,梦千寻的脸上却不见半点欣喜,更没有丝毫的陶醉,反而是一脸的平淡,她微微抬眸,望向他,一字一字慢慢的说道,“千寻想请问一下三皇子为何会选中我?”

    这是她心中的疑惑,她不想跟他们纠缠,也不想跟他们猜谜,所以,直接开门见山的问道。

    她很想知道这个男人会如何的回答,因为这目前的她而言,实在是没有任何一点值的他堂堂三皇子大张旗鼓的来提亲。

    “娶一个人需要理由吗?”夜无绝笑容依旧,仍就自然的声音,却显露了他独有的霸道与狂妄。

    娶一个人需要理由吗?需要吗?不需要吗?梦千寻没有想到,他会是这样的回答。

    这算是回答吗?答了还不如没答。这个男人,分明是在敷衍她。

    他越是如此,他来提亲的目的,就越是可疑。

    这个男人,再优秀,她都不想嫁,她已经不是十七八岁的小女孩,早就过来幻想爱情的年龄,更何况她早就不相信什么爱情了,而且她更不喜欢皇室之争。

    “我的回答是,我不会嫁,既然三皇子说娶一个人不需要理由,那么我的拒绝应该也不需要理由了。”梦千寻唇角微启,一字一字清楚地说道,声音轻柔,却是有着不容怀疑的坚定。

    既然她不想嫁,就绝对不会答应,李逸风如此,这个男人也是一样,不管他是谁,她拒绝的权利还是有的吧。

    好不容易让太子退了婚,终于自由了,她才不会再让自己跳进另一个深渊呢。

    当然,她也知道,夜无绝不像李逸风,拒绝了他,可能会有些麻烦,但是,为了自己的自由,她愿意冒险。

    她说完此话时,一双眸子直直的望着夜无绝,有着一种无畏的凛然,等待着夜无绝的反应。

    “小寻儿,你真是太帅了,我发现我越来越爱你了。”李逸风听到梦千寻的回答,先是愣了一下,随即一脸兴奋的喊道,他发现这个女人越来越对他的味了,大哥的眼光果然没错。

    梦啸天却是一惊,梦千寻这个死丫头竟然当众这般直接的拒绝了三皇子,若是三皇子生了气,那整个将军府只怕都会受到连累,这个死丫头真是一个祸害。

    “好,本王明白了。”只是,夜无绝却仍就只是轻轻一笑,极为自然的说道,没有人注意到,他那流光微动的明眸中一闪过而过诧异。

    他说,他明白了,明白什么了?明白她的拒绝了?

    梦千寻听到他的回答,反而愣住了,他这也太好说话了吧?

    “那本王就不打扰了,告辞了。”随即,不等众人回过神来,他便随意的打过招呼,然后转身离开了。

    来的突然,离开的更突然。这个男人还真是处处让人意外。

    梦千寻望着他离去的背影,双眸微沉,他的离开,并没有让她感觉到放松,反而心中有着一种异样紧张感,压迫感,这个男人真的就这么轻易的离开了?就事就真的这么结束了吗?

    他真的是那么好说话的人吗?

    “怎么?小寻儿后悔了?”李逸风看到梦千寻望着夜无绝离去的方向发愣,‘醋意大发’“你这样依依不舍的望着别的男人,我可是会很伤心的。”

    “李逸风,你能不能跟人家三皇子一样干脆点,立刻带着你的聘礼离开呀?”梦千寻狠狠的瞪了他一眼,这个男人不装会死呀。

    “小寻儿,他怎么能跟我比呀,我可是诚心诚意的,所以,就算小寻儿拒绝一百次,一千次,我都不会离开,不会放弃的。”李逸风的脸上虽然仍就是那一惯的轻笑,但是声音中却多了几分认真,他知道,他不能把她逼的太紧,但是,却也要把握一切机会表白自己的心意,慢慢的,慢慢的,他就会让这个女人在不知不觉间爱上他。

    “你可以走了,不送。”梦千寻彻底无语,她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厚脸皮的人,相对的,她还是比较欣赏夜无绝的干脆,利落,不像这个男人一样,像只膏药般,怎么摔都摔不掉。

    “哎,既然今天小寻儿不想看到我,那我就明天再来吧,正如小寻儿先前所说的,那些箱子里装的不是聘礼,而是天下各地的一些美味小吃,相信小寻儿会喜欢的。”李逸风虽然无赖,但是心中自有分寸,知道适可而止,这个时候,他可不能再留在这儿惹人烦呀。

    那些东西,是他给大哥他们带回来的,只是,没有想到,他刚回来,还没有进府呢,就被大哥赶着向将军来提亲,而且大哥竟然把聘礼都给他准备好了,他岂是那么听话的主,更何况这还关系到他的终生大事,但是因为好奇,他还是来了将军府,不过,带来的不是大哥准备的聘礼,而是他带回来的东西。

    他突然庆幸,他事先不是在箱子里装上一些石头之类的东西。

    “不要,我怕长胖。”梦千寻毫不留情地回答,就算不是聘礼她也不会收,收了他的东西,那以后还被他缠死了,她才没那么笨呢。

    不过,她倒是有些意外,她原本以为那些箱子里装的是石头之类的没用的东西呢。

    “胖吗?”李逸风微微眯起眼睛,上下扫量了梦千寻一翻,然后突然靠近梦千寻的身边,低语道,“小寻儿好像太瘦了点,多吃点,长胖了,抱起来的感觉肯定会更舒服。”

    话一说完,还不等梦千寻反应过来,身子一闪,便已经闪出了几米的距离,“小寻儿,我明天再来看你,不要太想我呀。”

    随着那声音慢慢的散开,他的人影已经完全的消失。

    梦千寻恨的咬牙,这个男人实在是太过分了,瞧瞧他说的都是些什么话?为什么她不管说什么话,最后都会被他绕进去了。

    真是可恶。

    说什么明天还会来,明天他若还敢来,她就放狗咬人,他以为这将军府是他家呀,想来就来。

    梦啸天此刻是一脸的阴沉,今天发生的一切,远远超出了他的掌控,为什么,连三皇子也会选中了梦千寻?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梦若晰的脸色自然也是极为的难看,今天,她先是被李逸风嘲弄,随后又被三皇子拒绝,而且三皇子还指明了要娶梦千寻那个死丫头,让她如何咽的下这口气。

    她绝对不会放过梦千寻,绝对不会。

    “青竹,你留下来保护五小姐。”一直沉默不语的皇浦拓突然对着走过来的青竹说道,

    “王爷?”青竹一惊,主子这是什么意思?不要她了吗?

    “五皇子?”梦千寻也不由的惊住,万万没有想到皇浦拓会突然做出这样的决定,她承认她是挺喜欢青竹这丫头的,但是青竹可是他最得力的侍卫,她怎么可以?

    “你若不要,就毁了。”他根本就不给梦千寻任何拒绝的机会,就像上次送药时说的话一样,不要就毁了,可上次是药,这次却是人,岂能说毁就毁了,人家青竹可是活生生的一个标致丫头呀。

    “五小姐?”青竹惊愕过后,随即明白了主子的意思,然后可怜惜惜的望向梦千寻。

    这对主仆配合的才叫一个绝,而且,皇浦拓根本就没有给梦千寻拒绝的机会,话一说完,便独自离开,只留下青竹仍就可怜惜惜的望着梦千寻。

    “好了,你暂时先留下吧。”梦千寻叹了一口气,有些无力地说道,那人根本就没有给她留下丝毫回旋的余地,她还能怎么样?她也实在不忍心让青竹为难,更何况她现在身边也的确需要一个像青竹这样的人。最终,她还是败给了他们主仆二人。

    梦若晰恨的咬牙切齿,梦千寻那个死丫头的身边多了一个青竹,就更难对付了,不过,她有的是办法对付这个死丫头。

    “你们几个找人到外面去散布谣言,我要让梦千寻那个贱人身败名裂,没脸见人,传的越不堪,越下贱越好,我倒要看看,到时候还有哪个男人肯要她。”回到自己的房间后,梦若晰一脸阴狠的吩咐着她院子里的人。

    “是。”那些跟在她身边的人,早就做惯了这样的事情,连连答应着。

    “哼,梦千寻,我绝对不会放过你的,咱们走着瞧。”梦若晰那张美丽的脸因为仇恨,变得扭曲,恐怖。

    “主子,真的就这么回去了吗?那主子的?”而且夜无绝一行人离开将军府后,跟在夜无绝身边的侍卫,一脸凝重地说道。

    夜无绝双眸微转,扫了那个侍卫一眼,眼神平淡,却让那侍卫惊出了一身冷汗,未说完的话立刻禁在口中,随即明白过来,以主子的个性怎么可能会这般轻易的放弃,此刻的离开,绝对不是真正的退出。主子此刻只怕是以退为进。只是不知道主子接下来会怎么做?

    主子的想法向来无人能猜的到。

    皇浦拓离开将军府后,并没有回府,而是直接去了皇宫,先去书房,并没有找到皇上,便直奔惠兰宫。

    “拓儿,你来了。”惠妃看到自己的儿子,脸上漫过慈爱的轻笑,亲切中,亦带着几分骄傲,她的儿子是皇浦王朝最优秀的皇子,将来极有可能就是这皇浦王朝的儿子,这样的儿子,就是她的骄傲。

    “拓儿给母妃请安。”皇浦拓微微向前请安,只是看到皇上并没有在惠兰时,隐隐有些失望。

    “好了,起来吧。”惠妃扶起他,脸上的轻笑中更多了几分欣慰,只是却有些奇怪地问道,“你这个时候怎么突然来皇宫呀?”

    平时皇浦拓一般都是下了早朝后来给她请安,平时这个时间是很少来惠兰宫的。

    “母妃,拓儿有件事,想要告诉母妃。”皇浦拓略略思索了一下,然后一脸认真地说道。

    “什么事竟让拓儿这般严肃?”惠妃看到一脸认真的样子,微愣了一下,连声问道。

    “拓儿喜欢上了一个女人,拓儿想要立她为正妃。”皇浦拓望向惠妃,一字一字慢慢地说道,娶妃是大事,他希望能够得到惠妃的同意,毕竟她是他的生母,他尊重她。

    只是,他也知道,以梦千寻现在的身份与处境,母妃只怕不会那么轻易同意,不过,不过怎么样,他都要娶她。

    “真的,这是好事呀,快告诉母妃是哪家的小姐?母妃让你父皇给你指婚。”惠妃听到他的话喜出望外,这么多年来,她为了这件事,可是操碎了心,不知道为他说了多少个好女子,他却看都不看一眼,她一直都为此事发愁呢,没有想到,他终于开窍了。

    皇浦拓望着她,犹豫了片刻,才再次开口说道,“是梦将军之女梦,。”

    “是若晰?好呀,若晰可是我们皇浦王朝第一美女,而且温柔贤惠,是个好女孩,母妃这就去告诉皇上,让皇上,。”惠妃不等他说完,只听到他说是梦将军之女,便以为是梦若晰,心中更是高兴,说话间真的站起身,想要去告诉皇上。

    “母妃,不是梦若晰,而是梦千寻。”皇浦拓看到惠妃的反应,心中微沉,沉声解释道。

    “什么?”惠妃惊住,一双眸子难以置信的望着他,惊呼道,“你说什么?是谁,你再说一遍。”

    “拓儿说的是梦千寻。”看到惠妃此刻的表情,皇浦拓已经明白了这事的艰难,但是他既然决定了,就不会退缩。

    “你疯了,天下没有女人了吗?你竟然看中了那个女人?她跟太子早就有婚约,你难道不知道吗?而且那个女人,要身份没身份,要相貌没相貌,要才能没才能,你怎么会看上她?”惠妃听到皇浦拓的话,态度大变,突然怒声吼道,刚刚的温柔,慈爱瞬间不见了。

    “母妃你不了解她,其实她、、、。”皇浦拓看到惠妃的反应,心中冷了半截,但是却还想要解释,说服惠妃,她毕竟是他的母亲,是他尊重的人。

    “你不用再说了,任何女人都行,就是她不可以。”惠妃却是一脸绝裂的打断了他的话,没有半点商量的余地。

    “儿臣喜欢她,儿臣想娶的人只有她。”皇浦拓也一脸果绝地说道,他知道,此刻他一旦退让,所有的一切就都完了。

    “你为了那个女人,竟然顶撞母妃,好,那母妃今天就不防告诉,你要娶她,除非我死。”惠妃那张美丽的脸上,突然多了几分狰狞,声音中,也更多了几分狠绝。

    “为什么?母妃不是一直希望儿臣拉拢梦啸天吗?怎么说梦千寻也是梦啸天的女儿。”皇浦拓想到惠妃可能会反对,但是却没有想到她的反应会是这么的激烈。

    “哼,她根本就不是梦啸天的女儿?她就是一个野种。”愤怒之中的惠妃有些口不择言地吼道,眸子中,似乎有着一种绝裂的恨意,话一出口,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时,不由的惊住,但是说出的话,已经收不回来了?

    “母妃,你这话是什么意思?”皇浦拓也被她的话惊住,连连问道。

    “没什么意思,总之母妃不喜欢她,绝对不同意你娶她。”惠妃意识到自己说了不该说的,心中后悔,有些懊恼地低吼。

    “母妃?。”皇浦拓知道母妃不可能无缘无故说出这么一句话,这里面肯定有不为人知的秘密。

    “好了,我累了,想休息了,你回去吧。”惠妃却下了逐客令,赶他离开,很明显是在回避那个问题,她很清楚,当年的事情,一旦揭开,危难有多大。

    皇浦拓知道再问下去,惠妃也绝对不会说了,倒不如自己去查一下,刚想转身离开,却听到惠妃再次厉声道,“那个女人与母妃之间,你选一个吧,有她没我。”

    她的儿子她了解,一旦决定的事情,没有人能够改变,其它的事情她可以由着他,但是独独这件事,不可以,绝对不可以。

    所以,她不惜用自己来威胁他。

    皇浦拓的身子僵住,站定,脸上多了几分沉痛,但是却并没有回身,也没有说什么,随即再次迈步,快速离开。

    惠妃看到他快步离开后,有些无力的瘫软在了椅子上,怎么会这样?她的儿子怎么会喜欢上那个女人?

    第二天,有关梦千寻的事情,便传的纷纷扬扬。

    李家二公子与凤阑国的三皇子同时去将军府提亲的事情轰动京城,但是听说,后来李公子与三皇子又都回去了,这亲事并没有成。

    随即便有人传言,说那是因为梦千寻不知羞耻,勾引府中的下人,做出了伤风败俗之事,而且,听说,还株胎暗结。李公子与三皇子又怎么可能会娶这种女人?而且就连太子也退了婚。

    传言之人讲的绘声绘色,还说亲眼看到梦千寻去医馆检查,让大夫给她开打胎的药。

    反正那话是要多难听有多难听,本来名声就不好的梦千寻,这下是完全的声名狼藉了。

    只是当事人,却好像没事人一般,丝毫都不理会那些诋毁,正悠闲自在的坐在自家院子里喝着茶。

    “小姐,你倒是悠闲的很,外面那些话都快要传疯了。”青竹却是气不过,狠不得去狠狠的教训他们。

    “嘴长在他们身上,他们要说,我能怎么办,难不成还把他们的嘴巴缝起来?”梦千寻喝了一口茶,淡淡的说道,浑然就是一副事不关已的样子。

    她自然知道这些传言是怎么回事,也很清楚,那人的目的,刚好她也不想嫁,所以,她没有阻止那些传言,对于名声那种东西,她只在意她在乎的人对她的看法,其它的人无所谓。

    她虽然没有阻止那些传言,但是并不代表着,她会放过那些故意散布传言的人,她向来不是任人欺负的主,污蔑,诋毁她,那也是要负出代价的。

    所以,这笔帐,她暂时先记下了。

    李逸风当真如他自己所说的一样,第二天果真又来了将军府,只是他到了将军府,看到青竹时,暗骂皇浦拓太阴险了,竟然将自己的侍卫留在了梦千寻的身边。

    随后,他便天天来将军府报道,浑然把这将军府当成他自己家一样,他自己不走,没有人能赶走他。

    李逸风每次来,青竹那丫头就高度戒备,防贼一样防着他,青竹这么做,自然是为了自家主子皇浦拓。

    不过,李逸风虽然每天都来,但是却只是嘻笑着说一些随意的话,却并没有做出任何越轨的动作,比起提亲那天可是规矩了很多,只是,他的话,每次都会梦千寻哭笑不得。

    接上来的几天,倒还算平静。

    九月十二日,是太后的六十大寿,梦啸天早就带着梦若晰进了宫,而大夫人仍就关在后院里,从那天起,大夫人就再没有出现在众人面前,没有人知道大夫人现在变成什么样了,甚至没有人知道,在夫人是生是死,只除了梦啸天。

    梦啸天对外宣称大夫人得了怪病,不能见人,而当天的事情,并没有人敢外传,太子也不可能乱说,毕竟那是关系到梦啸天的脸面的,他又想拉拢梦啸天,岂能让梦啸天难堪,皇浦拓更不是多话之人,所以,那天的事情,外人都还不知情,包括大夫人的母亲。

    梦千寻本来在院中闲坐,只是,将军府的新管家却带一个太监走来,说是太后亲自下旨,让梦千寻进宫。

    按理说,梦千寻现在的如此的声名狼藉,太子又已经退了婚,她又只是庶出,像她这样的身份根本就没有资格参加太后的寿宴,但是现在太后竟然亲自下旨让她进宫参加宴会?!

    这件事实在太过奇怪。

    这旨下的也太过突然,现在离宴会只有一个时辰了,太后的旨意却突然到了,而且还派了轿子,接她进宫?

    “小姐,太后这到底是什么意思?这旨下的这么突然,五皇子那边只怕还没得到消息,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青竹心中着急,偏偏连五皇子那边都没有消息。

    这事太突然,她也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太后这种情况下传她进宫,原因很多,但是,只怕都没什么好事。

    但是,太后的旨意已下,轿子都已经等在外面了,她不去是不可能的。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逃避向来不是她的个性,既然人家都请来了,那她就去看看吧,她也想知道,到底是谁‘想念’她了。

    刚好来到将军府的李逸风看到停在外面的轿子与宫女时,双眸微沉,平时的轻笑不再,而是多了几分让人惊颤的冷意。

    “公子,还进去吗?”跟随的小嘶看到自家公子停了下来,略带疑惑的问道。

    “不进去了,你先回去,我进宫去玩玩。”李逸风的脸上再次漫开那纯真,无害的轻笑,既然他的女人要进宫,那他当然也要去看看,而且,他会在她进宫之前去皇宫。

    呃,那个小嘶彻底的惊住,去皇宫玩玩,那皇宫是随便玩的地方吗?

    不过,还没有等他回过神来,他家主子已经不见了。 2k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天价傻妃:娶一送一相邻的书:雷神王传高一零班重生之网络大亨竹马青梅异世医仙问仙途太玄遁仙禁区之王地球试炼场孽龙在天热血八路踏上巅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