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 > 介绍 > 妖皇传说

正文 卷 四 双月传奇 一零八章 饮血龙王(七)

【书名: 妖皇传说 正文 卷 四 双月传奇 一零八章 饮血龙王(七) 作者:再世惊云

妖皇传说最新章节 2k小说网欢迎您!本站域名:"2k小说"的完整拼音2kxs.com,很好记哦!www.2kxs.com 好看的小说
强烈推荐: 重生完美时代掠天记羸弱魔王精英化培训专用群灵王朝我有药啊桃花眼最强小叔修真聊天群变身香江穿越1630之崛起南美霸皇纪极品富二代    .

    (广告:兄弟的书《重生之绝色风流》,/?bl_id=42561,写得蛮轻松,跟惊云这沉闷的风格不同,喜欢轻松的古装小说的兄弟们可以去看下。)

    “那是什么魔法?”在第一声枪响之后,雷云儿、雷帝、哥白尼相顾失色,雷帝指着圆阵内的两挺重机枪和星痕的狙击枪问:“他们用的是什么魔法杖?”

    炎月哈哈大笑:“那是一种你们无法理解的魔法,他们用的也不是什么魔法杖,而是神器,真正的神器!在神器面前,就算是你们最精锐的部队,也只会像羔羊一般被宰杀!”

    看到纵横大陆未逢一败的红魔军团像被收割的稻草一般成片地倒下,看到仅次于红魔骑兵的禁卫军骑士尸积如山,血流成河,一直很镇定,很有信心将来犯之敌全歼的雷帝和雷云儿都按捺不住了。他们在心痛,这可是帝国最精锐的部队,帝国战无不胜的神话就是建立在红魔骑兵的强横战斗力之上,但是照现在这种打法,红魔骑兵连敌人的皮毛都没沾上,就会全军覆没,禁卫军也不会有什么好下场,那帝国的武力就会大打折扣!

    雷帝刷地一声拔出软剑,迎风抖得笔直,怒叱一声朝炎月一剑刺去,剑气所过之处空间纷纷碎裂,形成一条笔直的黑色空间裂痕。炎月随手挥出一刀,火红色的刀光与空间裂缝撞击在一起,能吞噬一切能量的空间裂痕竟只与刀光拼个同归于尽!

    雷帝在刺出一剑之后,身影消失无踪,下一个瞬间,他在炎月右侧突然出现,一剑点向炎月右肋。这一剑分毫不差地点中了炎月右肋,深深没入炎月身体,但雷帝却不露分毫喜色!

    雷帝还未及收剑,一柄火焰长刀从雷帝背后平空出现,就好像来自于虚空,挟着雷霆万钧之势斩向雷帝的后颈,火焰长刀奇快无比,准确地切入雷帝后颈,但雷帝的头却并未掉下!

    火焰长刀迅速消失,雷帝的身影和炎月的身影也迅速变得模糊暗淡,直至消失,原来这两个只是残影,雷帝刺中的是残影,而炎月砍中的也是残影!两人的真身早已打到了数十公尺开外,皇宫大殿门前的平台上,到处都是二人高速运动之后留下的一对对残影。

    两人的刀剑从未交击过一次,空气中充斥着软剑与长刀破空时尖锐的声响,一火红一金黄两道人影不住地交错而过,两人每一次刀剑互击击中的都只是残影。两人完全放弃了招式,每次出手都是最简单的劈、扫、削、切、刺等几个动作,动作虽然简单,却蕴含着极强的杀伤力,偶尔刀气剑气撞击到一起,即发出闷雷一般的轰鸣,整个空间都会随之微微颤抖。渐渐地,两人越打越高,离开了地面,升到了空中。两人的身影现在已完全消失不见,天空中仅有两颗一火红一金黄的流星,以肉眼难辨的速度循着各种难以捉摸的轨迹不住地飞舞盘旋,偶尔会擦肩而过,撞出一连串爆响。

    在炎月和雷帝开打之时,雷云儿也向忆名发动了进攻。她的一双素手闪着淡淡的金属光泽,身形一动,化出无数个残影,从四面八方攻向忆名。她的双手不住地变幻着手势,纤指掠过虚空,即划出一道道漆黑的空间裂痕。

    忆名冷笑一声,一矛刺在地面之上,地面一阵轰鸣,以矛尖刺地处为圆心,无数裂口飞快地出现,向四面八方延伸开去,裂缝中喷出炽热的熔岩,射向雷云儿化出的残影。其实那些残影严格来讲并不完全是残影,以雷云儿的高速,她可以在一个残影还没消失之前,真身马上又进入这个残影之中,为残影注入力量,使其能存在得更久,所以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每一个残影都可能是雷云儿的真身。

    忆名这一招对雷云儿起不了多大作用,但可以消灭她的残影,忆名身为妖皇之子,在速度方面,本不占优势,但他拥有与妖皇一样的绝对力量,只要不离地面,他的力量就无穷无尽!

    在熔岩的洗礼下,雷云儿的残影迅速消失,但此时她的真身已经穿过了熔岩织成的屏障,离忆名只有不到两公尺的距离。忆名一矛挑出,妖气在地面上刻下一道笔直的裂痕,无数锐利的石刺从裂痕之中闪电般刺出,在忆名身前构成一道荆棘屏障。雷云儿一个侧身,避过忆名刺来的一矛,同时右掌作刀横斩一刀,掌劲拉出一道半月形的刀光,将忆名身前由石刺组成的荆棘屏障切个干干净净。

    忆名哈哈一笑,单手高举长矛,整个人的气势迅速转化为凝重无比的山之威严,正是“崩东岳”的起手势。雷云儿神情一凝,她认出了这一招,两年前沧月在皇宫大殿广场上争夺禁卫军团长一职,以一招杀掉两名黄金骑士时,使出的就是这一招。

    沧月那时的力量当然不能与忆名相比,如果说那时的沧月使出这一招时的山之威严只是一座数百公尺的山峰,那么忆名现在摆出起手势时发出的山之威严,简直就像亚兰古斯最高的山峰“火神之眷恋”一般。雷云儿感到自己面前已经平地耸起了一座一眼无法看到山顶的巨峰,更可怕的是,随着矛尖的微微颤动,令人感觉到这座山峰也在不断地颤抖,好像随时都可能崩塌。而身处这山峰之下的人类,无论有多么强的实力,面对这种威势,也会不由自主地心生惧意。

    论纯力量,雷云儿比不上忆名,论格斗技巧,忆名比不上雷云儿。但是忆名显然从没想过和雷云儿比试技巧之类的东西,他一出手就用上了妖族的绝技五岳摧,想用力量和气势一举击败雷云儿。

    但是雷云儿现在已经是半神境界,她已经不是普通意义上的人类,虽然在初见忆名那只凭气势就可以将普通人逼得肝胆俱裂的山之威严时生出了一丝恐慌,但她马上镇定下来,身上闪过阵阵强光,一袭银白色,半透明的斗气盔甲顿时罩住了她全身,只露出面部。接着,斗气盔甲的表层绽现出一层金黄色的,流光溢彩的魔法护盾。斗气盔甲中最强的“神圣战甲”和终极防御魔法“守护神之盾”同时出现在雷云儿身上,现在的雷云儿,可以说已经处于绝对防御状态。

    雷云儿伸出右手,“神圣战甲”的指套上向外延伸出一层光晕,光晕迅速地变成一把细长的,半透明的银色光剑。光剑锋刃模糊不清,乍一看好像就是一片光芒,剑脊处流动着金黄色的光晕,整把剑看起来就像一柄精致的艺术品。

    在雷云儿凝气成甲的时候,大星使哥白尼已经开始了唱诵咒语,与别的魔法不同的是,他没有拿魔法杖,手中反而拿着一柄桃木剑,剑身上还贴着黄色的纸符。

    忆名虽然在蓄气之中,但他还是注意到了哥白尼。他见哥白尼拿的是桃木剑,念的是地球上道家的法咒,不由暗自好笑。从哥白尼的咒语中听来,他念的似是一道落雷咒,可惜的是,这种咒语在地球之上只要是稍有成就的修真之人都会用,偏偏哥白尼这家伙不识货,以为是什么厉害法咒,竟在他忆名面前卖弄。

    其实忆名不知道,哥白尼的老师之一来自东大陆,在地球上,偶尔会有人发现那条连接着亚兰古斯大陆和地球的空间隧道,机缘巧合之下,通过隧道来到亚兰古斯大陆。哥白尼的老师就是一名修真之人,对星象学颇有研究,其它的道术就不怎么样了,传给哥白尼的观星之术当然好用,只是传给他的道术,却都只是一些基本的东西。哥白尼却把没人见识过的道术当成了宝,放弃威力更大的终极、次终极魔法不用,偏偏捡这落雷咒来用,老法师在起劲地舞着桃木剑,唱戏一般用生涩的中文(老法师并不知道他念的是中文,按他的理解,那是一种启动法咒的神文)念着落雷咒的咒语时没有想到,这一次失误,就是他此生最后一次失误。

    此时炎月和雷帝已经打到了皇宫大殿顶上,两人在一次撞击之后,分站到皇宫大殿最高的一条大梁之上,远远地对视着。

    两人的衣衫都是丝毫不乱,炎月神情轻松写意,雷帝的脸色却已经有些潮红,还有些微喘。

    炎月笑道:“我只出了七成力,而你已经出了全力,雷帝,虽然你很有潜力,但现在,还未成长够啊!”

    雷帝已经有些心神不宁,广场上的枪声、惨叫声、利器入肉声不绝于耳,放眼望去一片血红。士兵在遭受屠杀,火云帝国的精锐在作无意义的自杀式冲锋。

    雷帝知道自己错了,他完全低估了这群人的实力,不论是炎月、忆名还是他们手下人,他都把他们低估了。难道那些发出震天轰鸣声的东西真的是神器?难道这群人真的是神的宠儿?否则为什么火云帝国最精锐的部队在他们面前会如此不堪一击?

    雷帝急了,他不顾面前还有劲敌虎视眈眈,大吼道:“禁卫军、红魔骑兵撤退!退回宫城,准备守城!”

    在他发出命令的同时,炎月动了,他化作一道红色的闪电,一刀直刺雷帝胸口,大笑道:“小子,是你自己找死,在这种场合,你居然分心!”

    雷帝此时已经没办法闪避了,他举剑硬挡,铛地一声大响,软剑勉强封住了狂焰天刀的刺击,但他的虎口已被震得血流不止,剑脱手飞出,身子不受控制地往后倒飞。炎月得势不饶人,单手握刀,身子俯冲而出,一刀直刺,刀尖瞬间已触到雷帝心口,火红的刀气已将雷帝胸口的皮肤剖开,鲜血如喷泉一般飙射而出。

    刀尖已入肉,再往前半分就能刺破雷帝的心脏,就在这一瞬间,一条淡青色的人影凭空出现,一道艳红的光芒乍起陡灭,就如雨夜惊电,在空中划出一道完美的半弧,自上而下斩到炎月胸口,炎月前胸被这道红光炸出一条触目惊心的血口,他全身一震,身子向后倒飞而出,鲜血从前胸的伤口不绝地喷出。

    炎月震惊了,他没想到这世上竟然有人能够潜到他的身前而不被他发现,更可以伤到他!在那淡青色的人影出手之时,他看清了那人手中的武器,那是一柄细长的血色利剑,这把剑的主人,有着一头蓝色的长发,木无表情的脸上有一道红色的伤疤,眼神空洞,一片死灰,就如一具行尸走肉……对,就是行尸走肉,也只有行尸走肉,才会连炎月都无法发现他的气息!

    在看清了那人的相貌之后,炎月的脸上浮现出深深的悲哀,他突然有了一种哭泣的冲动,他的喉头哽咽着,心中有股难言的怒火在燃烧。他踉跄地止住后退的身形,抚着前胸的伤口,血红的眼珠怔怔地望着那人。炎月看到那人小心地扶住雷帝,右手放在雷帝胸口的伤处,掌心之上绽出淡淡的红光,雷帝胸口的刀伤倾刻止血,慢慢地愈合。

    炎月突然哈哈大笑起来,笑声中有着难以掩饰的悲怆。他猛地大吼一声:“蓝斯诺,你就这么对你的亲儿子?”

    就在蓝斯诺现身的同时,忆名已经发动了他的雷霆一击。大地之矛自上而下劈出,汹涌的妖气化作山崩之势,如无数巨石一般狂砸向雷云儿,长矛上射出的金黄妖气幻成一条金龙,张牙舞爪地噬向雷云儿,妖气向四面八方扩散开去,白玉石地板纷纷碎裂,碎石四下纷飞,皇宫大殿巍峨的建筑不住地颤抖,在妖气的逼迫之下,正面的墙壁轰隆一声溃为石碎!

    与此同时,哥白尼的落雷咒发动了,他将木剑一指忆名,木剑上的符纸燃烧起来,然后他就看到一道小的可怜的雷电从天而降,“轰轰烈烈”地劈到了忆名头顶。哥白尼张大了嘴巴,难以置信地看着这一切发生,中了一记落雷咒的忆名若无其事,落雷咒引发的妖气反击反使无数块巨石状的妖气翻滚着砸向哥白尼,老迈的大星使飞快地祭出守护神之盾,但妖气仍然将他卷得飞起,重重地撞在皇宫大殿正迅速崩溃的墙壁之上,轰然巨响中,大星使大人被无数碎石深深埋住。

    忆名的攻击直指雷云儿,向来心气比天高的雷云儿自然要正面迎战,她一剑斩出,银白色的光剑幻成一柄足有十公尺长,半公尺宽的巨大光剑,将冲到她面前的妖气尽数拦截,接着再一剑挥出,那妖气化成的金龙与剑气撞击,将地面爆出一个深两公尺,直径五公尺多的圆形深坑,剑气金龙同归于尽。

    “铿!”大地之矛与光剑撞击到一起,爆出强烈的震荡,忆名的绝对力量震得雷云儿向后倒飞而出,忆名脱手掷出大地之矛,黑光一闪,大地之矛刚出手就到了雷云儿胸前,地之神器的强大威力瞬间击穿了守护神之盾,刺到神圣战甲之上。雷云儿反应奇快,双手握住矛身,用尽全力将长矛往外推,与长矛向前刺的巨力相抗衡之下,雷云儿的身体被长矛推得往后狂退,双脚将白玉石地面犁出两道深沟。

    忆名见状飞身向前,一把抓住矛尾,一边向前狂奔一边发力猛推,雷云儿连长矛掷出时附带的力道都抗衡不过,此刻加上忆名的神力,神圣战甲倾刻瓦解,长枪透衣而过,刺在雷云儿心口之上,雷云儿银牙紧咬,苦苦支持,不让大地之矛刺入心脏。

    正在忆名心忖雷云儿必死之时,蓝斯诺如鬼魅一般在他左边出现,血剑一挥,又一道红光炸现,忆名顿觉左肋先是一阵冰凉,接着一阵火辣辣的刺痛传来,身子如遭雷击一般斜飞出去。忆名大吼一声,硬生生稳住身形,落到地上,双脚将地面踏出一个沉坑。

    忆名深吸一口气,近两尺长的伤口上绽出淡淡的金光,一阵血色雾气被金光逼出,忆名的伤口慢慢愈合。

    “你是什么人?”忆名看着蓝斯诺,他很不服气,蓝斯诺的力量与他相比弱了很多,但就是因为蓝斯诺身上没有半点人气,令他无法感应其行踪,才被他偷袭得手,如果正大光明地决战地话,忆名自信可以在一招之内解决掉蓝斯诺。蓝斯诺没有回答忆名,他现在正在给雷云儿治疗。雷帝已经被他从皇宫殿顶上带了下来,此刻也正帮着扶持雷云儿。

    忆名冷哼一声,大地之矛一扬,准备再度出手,却见炎月从皇宫大殿顶上飘落到自己身前,挡住了进攻路线。

    “忆名,住手。”炎月背对着忆名,低沉着声音缓缓地说道:“今天这一仗,已经打不下去了。”炎月一双血红的眼睛死死地盯着蓝斯诺,他深吸一口气,看了看雷云儿,又看了看雷帝,慢慢地点了点头:“你们很好……今天就先留你们一命,你们欠我的,我迟早会拿回来!忆名,我们走!”再次用夹杂着无数复杂情感的眼神看了蓝斯诺一眼,炎月猛地转身,大步朝石阶下走去。

    忆名歪着脑袋,仔细地看了看蓝斯诺,收起大地之矛,右手作出手枪的姿势,对着蓝斯诺的脑袋轻“砰”一声,道:“你记住,今天咱们只是小打一场,总有一天,我风忆名会和你们打个痛快。尤其是你,你的偷袭技术算得上登峰造极,可惜,少爷再也不会给你偷袭的机会了!下次见面,就是分出生死的决战!各位,再见了!”

    忆名说完这番话,跟在炎月身后,朝石阶下走去。

    炎月和忆名来到尸积如山,血流成河的广场之上时,残存的红魔骑兵和禁卫军团的士兵们已经在开始撤退了。妖王战队并没有追杀,而老森五人组也停止了射击。在这样的正面战场上,他们还不屑于在背后追杀已经承认失败的敌人。

    但是今天注定是红魔骑兵的灾难日,一个心情极度烦闷痛苦的煞星在看到红魔骑兵并未死绝之后,爆发出了愤怒的嘶吼:“妈的,我说过不要留一个红魔骑兵,你们是怎么办事的?难道硬要让我亲自动手?好,今天我就亲手把这群混蛋杀个干干净净!”话音未落,一道血红色的人影已经掠入红魔骑兵团残众之中,手起刀落,血光乍现。

    出手的是炎月,他现在又恢复了当年尸王的疯狂,父亲的那一剑虽然没有真正伤到他的**,却深深地伤害了他的灵魂。当父亲那一剑劈在他胸口之后,他仿佛又看到了前世的父亲面无表情地下令射杀他的亲卫,甚至下令射杀他本人。第二次被亲生父亲出卖的感觉令炎月险些疯狂,他不得不借着杀戮来发泄,如果不能彻底地发泄一番,他恐怕又会沦为那个邪恶、恐怖,为达目的不惜伤害所有人的尸王。

    炎月冲进红魔骑兵残阵中,五千红魔骑兵现在已只剩下千余人。他一刀挥出,刀光掠过数个红魔骑兵的身体,将他们切为两段,他大吼一声:“天火燎原!”背后的披风之上顿时生出滔天烈焰,将剩余的红魔骑兵包裹其中。炎月纵身跃上空中,脚踩着一团不住翻滚的烈焰,将狂焰天刀掷上天空,天刀化作一道红色流星消失不见。

    炎月脚踩烈焰,双掌合十,猛地向外一推,狂喝道:“绝对领域!梦幻空间!破碎虚空!狂雷天牢!四式合一!”一股细小的火焰自他掌中涌出,见风就长,倾刻间变成一个巨大的大火球,无限地向四周扩散开去,所有的红魔骑兵都被火球吞噬,陷入炎月的绝对领域。

    身处绝对领域中的红魔骑兵们立刻动弹不得,受到炎月制定的领域规则制约,他们既没法出力,也没法逃跑,如同一尊尊雕塑一般静立在领域之内,恐惧地看着领域外那身上火焰翻动,如同火神一般的炎月。

    接着梦幻空间的力量开始作用,每个骑兵脑中都出现了令他们无比恐惧的幻境。幻境中,每个人心中最害怕的东西都涌了出来,令他们斗志全无,意志完全崩溃。即使强如红魔骑兵,直接面对灵魂深处最恐惧的事物仍令他们肝胆俱裂。许多红魔骑兵脸上一片死灰之色,口角流着涎水,身子不住地颤抖,更有甚者,已然大小便失禁。

    梦幻空间过后,破碎虚空出现,一块块破碎的,黑洞一样的空间在红魔骑兵们身边出现,将他们一个接一个地吞噬,当黑洞将被吞噬的红魔骑兵吐出来时,这些红魔骑兵已经是内脏与身体剥离,脑浆与脑壳分家,四肢与身体别离,没有一具完整的尸体存在,甚至没有一个完整的器官。

    侥幸未被破碎虚空吞噬的,身体马上被罩进血色的雷电罩子中,无数细小的雷电自罩子四周轰击而出,将他们的身体轰成焦炭。

    而炎月则在狂雷天牢发动之后,闪身进入了领域之内,双手成爪,穿过雷罩将红魔骑兵们的头一颗一颗地捏碎。他的动作缓慢无比,似在仔细享受杀人的乐趣,捏碎一个红魔骑兵的脑袋之后,他还会细心地舔食着手指上沾着的脑浆与鲜血,神情无比陶醉。

    领域外的禁卫军士兵们看到了这一幕幕惨景,许多劫后余生的士兵当场就呕吐起来,甚至吐出了鲜血和胆汁。他们撤退的速度更快了,阵形也更加混乱,一窝蜂般朝着宫城方向奔去,好像生怕那个血色的恶魔吃完红魔骑兵之后再来吃他们。

    黄思秦看着绝对领域中如疯似狂的炎月,叹了口气,对秦梦道:“王现在的状态很不对劲。”

    秦梦担忧地道:“我看出来了,如果让他再这么下去,我怕他会变回以前那个疯狂的王。”

    忆名来到二人身边,道:“大伯的眼神不对劲,我怎么看他像在哭?”

    黄思秦和秦梦仔细一看,果然如忆名所言,炎月虽然在张狂地大笑,可是他的神情却无比悲哀,眼角甚至还噙着泪水。

    “必须尽快制止王,否则他肯定会变回以前的样子……”秦梦道:“我去把他拉出来!”

    黄思秦一把拉住秦梦:“你不要命了?王的绝对领域是你能进去的?他对敌时的领域规则是消灭一切外来力量和物体,如果你进去,也会被当作敌人消灭的!”

    秦梦道:“管不了那么多了!黄思秦,你放手!”秦梦猛地一挣,没有挣脱,她一咬牙,一掌朝黄思秦拍去,白焰毫不留情地烧向黄思秦的面门。旁边伸过来一只手,握住了秦梦的手腕,却是忆名。忆名道:“冷静点梦姨,黄叔说得没错,你没办法进去绝对领域的。还是让我来吧,我现阶段的力量比大伯要强,他的领域规则对我无效。” 2k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妖皇传说相邻的书:穿越之将军拣到爱天神武装傲世九重天遮天穿越战国做皇帝刺刀1937大唐太子李承乾极乐篮球风暴皇家四号恶魔校草指间的黑客网游之狂暴死神三国钉子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