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 > 介绍 > 妖皇传说

正文 卷 三 乱世战记 第三十章 血色婚礼(五)

【书名: 妖皇传说 正文 卷 三 乱世战记 第三十章 血色婚礼(五) 作者:再世惊云

妖皇传说最新章节 2k小说网欢迎您!本站域名:"2k小说"的完整拼音2kxs.com,很好记哦!www.2kxs.com 好看的小说
强烈推荐: 都市兵王燃烧的莫斯科春秋我为王锦衣春秋校花的贴身高手废土崛起随身带着星际争霸绝代神主韩警官神级英雄明末工程师超时空垃圾站    .

    希望之城联军总部内,大地苍狼此时正在妖圣孙悟空的办公室里打盹,齐天大圣则正坐在办公桌前处理着堆积如山的文件。狂妖和魔妖两大妖王战队除怒鹏王及九名魔妖王外,都在城中四处巡逻。

    沧月平时总带着大地在身边,但这一次却将大地留在了总部内。带着一只变化成一条小狗的狼参加婚礼当然不怎么合适,所以沧月不顾大地的强烈抗议,硬将它留在了总部,交给妖圣看管。

    办公室里安安静静地没有任何异状,正睡着的大地突然感觉到一股微弱的意识正在呼唤它,它猛地睁开眼,从沙发上猛地弹起,身子绷得紧紧地,浑身的毛都竖了起来。

    那是一股它十分熟悉的意识,而那股意识的主人,此刻好像正处于危险之中,正焦急地召唤它去帮忙。但是那股意识传来的方向却难以确定,且时断时续,就连大地都难以找出确切的方位!

    呼唤它的,正是沧月,本来乾坤箱的封印可以阻绝一切气息,甚至可以阻隔心灵通讯及意识传递,但是大地与沧月之间那微妙的心灵感应令大地直觉般地感觉到了沧月的呼唤,只是不能确定罢了!

    大地急促地呼吸着,一双耳朵竖得笔直,小脑袋四下转动,搜索着一点点可疑的蛛丝马迹。妖圣孙悟空发现了大地的异状,放下笔,一双如纯金打造的眼睛紧盯着大地,问道:“大地,出什么事了?”

    大地望向妖圣,通过双眼将意识传进妖圣脑中:“猴子,沧月好像出状况了,他现在应该正在呼唤我!”

    妖圣笑道:“你太紧张了,有尸王和老妖在一起,他能出什么状况?该不是叫你去吃东西吧?”

    大地摇摇脑袋,“不可能!虽然我无法准确地接收到沧月的意识,但凭我和他之间的感应,我知道他现在正处于危险之中!否则,他不会那么着急地召唤我!”

    妖圣心中突地一跳,猛地从座位上站起,“难道是……魔族高手来了?我去召唤妖王战队,大地你先去酒店!”说完这句话,妖圣全身一震,身上的白西装被汹涌而出的妖气震得粉碎,万丈金光自他身上升起,金光灭,化成一袭紫金锁子甲,妖圣一指弹出,金色的指风击在警报器上,总部大楼内顿时警号长鸣。妖圣长啸一声,撞破玻璃窗,直接跃到大楼外的空中,从耳中掏出他的盖世神兵“如意金箍棒”,迎风一晃,变成碗口粗细,他提着大棒往空中一指,一道金光自棒端射出,轰上空中结界,绽出一片耀眼的彩芒。

    正在城中四处巡逻的狂妖、魔妖两大妖王战队见到那片彩芒,马上腾空而起,以最快的速度飞向总部。而大地,则在妖圣变化的时候仰天长啸一声,凄厉的狼嚎化成无坚不摧的声波,将办公室四面的落地玻璃全部震得粉碎。随着这一声长啸,它身上涌出一股黑得恍如实质的黑气,黑气将它小小的身子包裹住,待黑气散尽时,大地已现出原形!

    一只如小牛犊般大的黑狼,全身的黑毛闪着令心心寒的黑光,如同无数根黑色的钢针。雪亮的獠牙锋利如刀,血红的狼眼闪动着嗜血的杀意,唇角边挂着一缕冷酷的笑意。大地苍狼,再度现出它的战斗形态!

    妖圣一瞥大地,叫道:“大地,你居然把我的办公室破坏成这样!等打完这一仗,我非把你卖了赔钱不可!”

    大地冷眼一瞥妖圣,“少废话,你在这里等着妖王战队,我先走一步了!”大地猛地一窜,强壮得没有一丝赘肉的身体化成一道黑色的流星,朝着“星之希望”大酒店的方向掠去!

    “快来啊!快点啊!”妖圣嘴里喃喃地嘀咕着,身体已经激动得颤抖起来。由于他太过疯狂,战斗时的攻击不分敌我,所以自开战以来,他就和魔族打过一仗,那是在魔族刚开始进攻中国时打的,离现在已经有两年了,两年未曾战斗,如何不令这疯狂好战的妖圣心痒难耐?

    只一瞬间,大地就已赶到“星之希望”酒店外,门外的广场上空无一人,酒店完好无缺,只是静得可怕。大地猛地窜进大门内,只见大厅中灯火通明,桌上摆满酒菜,椅子排列得整整齐齐,却一个人都没有!

    大地在酒店大厅里缓缓地踱着步,一双血红的狼眼警惕地四下张望着,却没找出半分蛛丝马迹,但是,它分明感到,沧月就在这大厅的中央,只是,为什么它什么都看不到?以大地的智慧,马上就猜到一定有什么人从中做了手脚,沧月是在这大厅中没错,但是这整间酒店都已经被人封印到了异空间中,两个空间的位置、摆设应该是一模一样,但却是两个平行的空间,如同两条平行的直线,虽然一模一样,却无法交集!也就是说,大地无法到沧月所在的酒店中去,沧月也无法到大地所在的酒店中来!大地苦恼地长啸一声,它不知道怎样才能破除这个封印,又怎么能去帮助沧月?

    大地猜得没错,乾坤箱的封印不但可以阻绝气息与意识,还有一项功能,那就是创造出与外界一模一样的平行空间,想要破除结界,只有从内部破坏乾坤箱,从外面是绝对无法破坏的!

    就在大地无计可施的时候,乾坤箱里面的沧月等人已与蚩尤的四大军团交手!

    沧月一记掌刀切在纠缠在炎月身上的任狂颈上,任狂颈部喀喇一声脆响,颈骨寸寸碎裂,但几乎在一瞬间便已愈合,与此同时,秦梦的黑白双焰、龙凌的重拳、付险峰的天雷拳、齐镇东的水刀、舞晗冰的冰剑、舞月寒的风绞术、舞影燃的影杀刀同时击在任狂身上,狂爆的尸气在瞬间席卷了任狂全身,将任狂的身体打得千疮百孔,血肉横飞,胸腹间空了一大块。而炎月,则在沧月秦梦等人的攻击过后仰天狂啸一声,周身绽出血红的尸气,将任狂震得倒飞出去,重重地砸到地上,砸翻了十多个冲过来的飓风战士!

    而沧月,在一掌切中任狂之后,便被蚩尤那一记无影无形无声无息的拳劲轰中左肋,自右肋透出,将他的身体轰了个对穿!红尘、林芸、许愿齐声惊呼,却见沧月两肋的两个血洞飞快地愈合,红尘林芸不由松了口气,许愿却惊得瞪大了双眼,一瞬不瞬地看着若无其事的沧月!

    任狂的身体刚一落地,马上飞快地重生起来,速度快到连炎月都难以置信!任狂邪异地笑着,双眼之中闪现着墨绿与血红两种光芒,他一头黑发飞快地变成墨绿,发梢上则染着丝丝血色,两颗三寸长的尖牙自他唇角突出,牙尖上红光流动,口角还拖着一连串唾液。

    炎月身上被任狂破出的伤口飞快地复元,掉落在地上的手臂自动飞起接到他肩上,但是被任狂咬出的颈部伤口却迟迟无法复元,任狂那一咬,竟然吸去了他一口尸王之血,现在任狂已从三代僵尸升级为二代,他眼中流动的红光,并不是狂化体质发动,而是接近初代尸王的标志!

    “蚩尤,你究竟对小狂做了什么手脚!”炎月厉声大叫,身形一晃,冲向蚩尤。数十名飓风战士双翼一展,腾空而起,接着盘旋扑下,数十柄弯刀破空斩向炎月,炎月清啸一声,两柄薄如蝉翼的短刀凭空出现在他掌中,两道雪亮的刀光一闪即逝,没有任何人看清炎月是怎样出刀的,但那数十名飓风战士已经全被削飞了头盖骨!炎月斩死魔兵,再度冲向蚩尤,眼看便要接近蚩尤,却见人影一闪,任狂已截住了他前冲的身形!

    “你的对手是我!”任狂邪笑着,一连挥出数千爪,漫天的爪影将炎月的礼服撕得稀烂。炎月一个倒翻避开任狂,任狂却紧追不舍,“小狂,你不认得我了吗?我是你炎月哥哥啊!”炎月放声怒吼,挥刀挡开任狂的利爪。任狂如疯似狂,狂攻不已,丝毫不理炎月。

    蚩尤冷哼一声,“我说过,他再也不能帮你了,你别白费心机了。小狂是我王一脉的后代,拥有我王一族的血统,黄思秦死的那日,我率众截住了他,唤醒了他体内魔性,他现在已经不是以前的任狂了,他是我族的战士!”

    炎月心中剧震,“什么?小狂竟是魔王一族的后代?”他以前只知任狂拥有狂化体质,是魔族与人类通婚的后代,却不知任狂竟拥有魔王一族的血统!那么所有的事情都不难解释了。黄思秦死的那一日,任狂被蚩尤唤醒魔性,步入魔道,赤龙等人便潜藏在乾坤箱中,而乾坤箱是由任狂携带的,难怪任他们怎么找都找不到当日蚩尤化名的赤龙!今天看来,正是任狂借故溜了出去,放出了乾坤箱中的蚩尤等人,并将整间酒店都装进了箱中!

    时间已经不容炎月多想,四大军团在紫云烈、宫白羽、怒云飞、横超尘四家主的带领下已冲至大厅中,炎月飞快地脱离任狂的纠缠,退回圆阵中,与沧月并肩而立。幸得大厅内空间狭小,四大军团人数虽众却不无法全部展开,只最前面的一排能与炎月等人交手,但飓风军团的战士们却拥有飞行的能力,他们展开双翼飞上空中,居空临下地射出飞箭,令圆阵中诸人除了应付包围上来的敌军的刀剑外,还要闪避自天而降的,足以射穿天地间最硬的岩石的利箭!

    昆仑宗主碧月宗大喝一声,祭出法器“黄钟”“大闾”,两样法器盘旋着飞上半空,变成直径足有十米的巨钟巨炉,将圆阵罩在中间,飓风战士的利箭如暴雨般击在“黄钟”、“大闾”之上,响起连珠暴响,箭雨虽不能射穿这两样法器,却都钉入足有两寸多深!这两样用本身精元炼出的,与自身气血交关的法器受伤,使得碧月宗一口鲜血喷了出来,他一边抵挡正面一名血火战士的双刀,一边放声高叫:“黄钟大闾抵挡的时间有限,要尽快想别的办法!”说话间一分神,左臂被那血火战士一刀划中,伤口深可见骨,鲜血不绝地涌出,幸好一名神族高手替他挡下了那血火战士的另一刀,碧月宗才不致殒命!

    沧月现出妖皇真身,一头飘逸的银发上现在已染上丝丝血迹。他手提着炎月给他变化出的巨形重剑,在怒鹏王、红尘的协助下稳守着他那一面。沧月现在力量虽然不足,但他有绝对不死之身,往往拼着捱敌人一刀,也要将敌人的脑袋劈开,交手之下,已有数名灭神战士死在他剑下。红尘现在的力量比沧月更强,她双手上射出数千缕内力丝线,如漫天蛛网一般,缠上一个个冲到她面前的灭神战士,钻破他们的皮肤,钻进他们的脑中,将他们的大脑尽数破坏。而怒鹏王则展开他背后那一双一尺长的金翼翅膀,迎风变成两条三米长的巨翼,翼上每一片羽毛都是锋利的钢刀,或绞或割,或劈或刺,将一个个灭神战士的头斩得稀烂!

    另九名魔妖王也都是超级强者,虽然敌人人多势众,但毕竟无法一拥而上,只能用添油战术一个个与他们交手,这种战斗方式,自然对他们十分有利,一时之间攻向他们的紫日战士倒也奈何他们不得,虽然在他们身上添上了大大小小的伤口,自己也伤了不少。

    炎月所守的这一方主要进攻者是飓风战士,他们的速度奇快无比,巨翼也可用作武器,但炎月两柄薄刀现在却是天下间最凶狠的利器,任何一个冲到他面前的飓风战士都被他的双刀剁成了粉碎。他们身上那足可抵挡导弹轰击的软甲也抵不了炎月的轻轻一刀!

    秦梦的黑白双色火焰现在也发挥了十足威力,飓风战士在她面前根本讨不了好,不时有飓风战士被她烧得形神俱灭。龙凌号称“金之命”,他的身体是暗血军团中最坚硬的,对于飓风战士的刀箭他根本不闪不避,任他们劈刺到自己身上,然后一拳轰出,没有一个飓风战士能挡他轻轻一拳,凡被他轰中者无不粉身碎骨!

    “水之命”齐镇东一向与“雷神”付险峰配合作战,齐镇东双手各持一团蓝色的水球,水球千变万化,时而成枪,时而成剑,时而成刀,在他的操纵下,由水化成的刀枪剑戟无坚不摧,刺破飓风战士们的战甲,而付险峰的雷电则附在齐镇东的水兵器上,轰入飓风战士体内,将他们的身体轰成粉碎。表面看起来,齐镇东和付险峰的组和并不是很强,但仔细观察才会发现,其实二人的配合是最可怕的,因为没有一个飓风战士能在他们手下走过一个回合,也没有一个飓风战士能加一刀一箭到他们身上!

    舞月寒全身罩在一股小型龙卷风的风眼之中,双手连连劈出,无数青色的风刃满天飞舞,将飞行攻击的飓风战士们刮得东倒西歪,而舞晗冰则趁此机会出手,射出无数冰刃,贯穿一颗颗头颅,舞影燃将身体藏进舞晗冰的影子之中,专攻敌人下盘,靠近的飓风战士往往还没明白发生了什么事便被她的影刀割掉了双腿,栽倒在地,然后被她将头剁得稀烂!

    而林芸,则在圆阵中央护着许愿,一边观察着周围的形势。但马上,她便感到此战无望了!

    除了紫日军团,血火、灭神、飓风三大军团均有战士不断被杀,形势似乎一片大好,但这只是表面!圆阵被紫日战士攻打的那一面,已经有两名神族高手被杀,虽然那九名妖王和南灵儿、黄泉等人还能勉强支持,但败迹已现,身上伤口无数,血液四下飞溅,他们不见得能再支持多久!紫日军团可是连黄思秦都能杀死的超级军团,虽然现在他们并没用上狂化变身,但紫云烈等四家家主也并未出手,只在一旁指挥作战,若等四大家主出手,加上这几个军力的战士用上狂化体质,这里所有人都必死无疑!

    而妖皇,虽然看起来他那柄重剑所向无敌,但林芸已本能地察觉出妖皇的力量大不如前,否则不至于这般被动。尸王虽然强横无比,敌方的主将蚩尤,还有那个丧心病狂的任狂也没出手,尸王现在必须守住圆阵以保圆阵不失,若等到蚩尤任狂出手缠住尸王,剩下的人如何支撑?

    许愿在经历了数次杀阵之后,现在已对鲜血和死亡并不是那么害怕,灵魂深处更似有一种蠢蠢的冲动,令她也禁不住想挥剑上阵砍杀。在看到妖皇沧月现在妖皇真身后黑衣银发的样子,她几乎认不出沧月了。她看了看林芸,发现林芸并没有任何惊奇的表情,不由问道:“风月怎么变成了这个样子?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了?”林芸道:“风……月他不是普通人,他是我族的至尊,妖皇!”她并没有说出风间沧月的真名,不知为什么,她隐隐觉得,妖皇的真名不该由她说出来。许愿轻轻点了点头,见多了这么怪事,她早已见怪不怪了,风月既是妖皇,那么便可解释他为什么身上破开那样大的血洞都能不死了。

    “芸,你怕吗?”许愿问林芸。

    “不怕。自从齐烈死了之后,我就不知道什么是恐惧了。”林芸微微一笑,看着许愿,“你呢?你怕吗?”

    许愿轻轻摇了摇头,“我也不怕。不知为什么,我总觉得,不论在如何危急的关头,都会有一个人愿意不顾生死地保护我,而我,也愿意不顾生死地守护他。只是,我不知道那个人是谁……呵呵,也许是你也说不定。”许愿说这番话时,眼神有些迷茫,她清楚地知道,那个人绝对不会是林芸。不经意间,她看到了沧月浴血拚杀的背影,看到了他那一头染血的飘逸银发。她的心没来由地狂跳起来,沧月每一次挥剑的动作都在叩动着她的心弦,一个名字在她心底憋着,急欲脱口而出,却无论如何也叫不出来!

    沧月自然不知道这些,他一刀斩飞了一名灭神战士的人头,对炎月大叫道:“大哥,这么打下去绝不是办法!我刚刚好像听到大地的啸叫,它就在这附近,却找不到我们!”

    “这是乾坤箱搞的鬼,我们必须想办法击破乾坤箱!”炎月边挥刀边对沧月道,“黄钟大闾已出现无数裂痕,碧月宗的气息已很微弱,快要支持不下去了,如不尽快打破乾坤箱召唤援兵,除了我们这些不死的家伙,其余人等都会被射成刺猬,斩成肉片!”

    “我力量不足,无法击破乾坤箱,大哥,交给你了!”

    炎月点了点头,“好!你给我守住我漏出来的缺口,就算你粉身碎骨,也不要让他们突破!”

    沧月豪笑一声:“放心吧大哥,关键时刻我还有最后一招,虽然现在大地不在,但我一个人使出来威力也不弱了!”

    炎月笑道:“千万别使那一招,我可不想再花两年时间等你重生!”说着,炎月纵身跃出,全身罩上一团跳动的火焰,双刀在魔兵群中带出一溜亮银色的异彩,炎月所过之处,紫血漫天,残肢乱飞,没有一个魔兵看清他是如何出刀,便被彻底肢解了!

    炎月刚冲出,就有魔兵想突破他让出的缺口,但沧月已及时补位,这时林芸也站到了沧月身旁,助沧月守住炎月让出的缺口。林芸现已是妖王水准,现出妖身后,除了一张脸还是人形,整个身体都变成了白狐,六条足有五米长的尾巴时而作鞭,时而作枪,或绞或刺,将一个个魔兵刺飞绞飞抽飞,虽不中要害便不能彻底杀死他们,但也足以拖延他们进攻的速度了!

    蚩尤见炎月冲出重围,带着一溜血影直朝大厅外杀去,知道他想去破坏乾坤箱。他身形一晃,追向炎月,而任狂也跟着冲上,两个人誓要拦下炎月!

    以炎月这天地间最快的速度,蚩尤和任狂要追上他自然十分困难,但炎月现在身处重围之中,沿途要不断斩杀拦路的魔兵,无法用上最快的速度,两次眨眼的时间便已被蚩尤和任狂追上!

    “尸王,就让我蚩尤来会一会你的超限速!”蚩尤一声大喝,一拳轰出,拳风将他周围的魔兵吹飞大片,拳劲结结实实地轰到炎月背上,将炎月后背打出一个碗大的血洞,响起一片骨碎之声,与此同时,任任也一腿踢至,正踢中炎月后腰,炎月腰骨尽断,身体如断线风筝便向前飞出!

    蚩尤一击得手,反而脸色大变,叫声:“不好!”飞快地冲上!

    炎月哈哈大笑:“原来你也不笨!”原来炎月是故意被蚩尤和任狂击中,好借他们拳脚的轰击巨力加速前行。以他尸王的不死身,蚩尤这一拳虽能伤他,却对他无甚大碍,他当然愿意拚着捱一拳一脚冲出重围了!

    蚩尤现在已无法追上炎月,跟在炎月背后眼睁睁看着他冲出大厅冲出重围,然后便见炎月一记重拳,直朝那高耸入云的箱壁轰去! 2k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妖皇传说相邻的书:紫魂传说大唐小郎中岛主的幸福生活惊天超级电视都市之横财人生盗皇超级进化器虚拟战士反转人生马踏天下医道丹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