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 > 介绍 > 妖皇传说

正文 卷 二 乱世前传 第十七章 结局(上)

【书名: 妖皇传说 正文 卷 二 乱世前传 第十七章 结局(上) 作者:再世惊云

妖皇传说最新章节 2k小说网欢迎您!本站域名:"2k小说"的完整拼音2kxs.com,很好记哦!www.2kxs.com 好看的小说
强烈推荐: 史上最强师兄极品透视超级神基因带着农场混异界暗黑破坏神之毁灭超级角色球员真武神王会穿越的外交官重卡战车在末世英雄无敌之穷途末路我在末世有套房青云直上    .

    “轰”地一声巨响,妖皇的左臂被齐肩轰飞,二十多柄黑色的光剑疯狂斩击,将那条脱离了妖皇身体的手臂斩成肉沫。与此同时,五个魔族贵族被妖皇打碎了脑袋,青色的脑浆四下飞洒。

    “怎么样,尊敬的妖皇大人,三百个贵族创造出的‘魔闭空间’还不错吧?别做无谓的抵抗了,妖族的近战能力虽然与魔族平分秋色,但我魔族比妖族更长于魔法攻击,现在的你,还能做些什么?”冯阴笑着说。

    一个黑色的半透明的光球将妖皇、大地苍狼和一百多名魔族贵族困在中间,三百个魔族贵族同时发动,创造出了这个连妖皇都能困住的空间。另两百名魔族贵族最擅长近战,在这个空间里与妖皇交战三个小时之久,虽然被妖皇干掉五十多个,但妖皇现在也是强弩之末。

    妖是大地的精灵,而“魔闭空间”限制了妖皇从大地中吸收地气转换为妖力,魔气从皮肤中侵入妖皇体内,中和他那澎湃的妖力,创造魔闭空间的三百名魔族贵族又不时用魔法攻击妖皇,使他在与魔闭空间内的魔族交战时还要闪避来自空间外的魔法攻击,现在的他,就好像是魔族的活靶子一样。

    现在妖皇的形象已经丝毫看不出以前风度翩翩的样子了。

    及腰的银发被魔法烧焦,半边脑袋被削飞,连着被剁飞的是一只左眼,下巴被魔法弹炸掉,只留下一排上齿,鼻子没了,只剩下两个血洞,颈中一个血洞,正往外冒着鲜血,左臂齐肩消失,右臂肘以下没有了,胸膛破开一个大洞,断裂的肋骨斜刺出体外,残破的内脏隐约可见,背后的脊椎被拉出体外,一只断掉的魔手还紧抓着那沾满血肉的雪白脊椎,右腿被齐根斩断,唯一完好的只有左腿——这还是因为大地一直守护在他左边!

    而大地,已只剩下一具骨架包裹着里面的内脏。失去了皮肉筋脉的支持,大地的内脏被它用妖力护住,但也随时有掉落的危险。

    魔闭空间隔绝了一切生机,妖皇和大地被魔气所伤之处,竟没有能力再生!

    “这……就是给我的惩罚吗?”妖皇无比痛苦地想,“我要去救许愿,救林芸、齐烈、东方沧月……虽然他很讨厌,但我还是要救他,可是现在,我还能做些什么?‘大地之吼’不能用,‘荒原咆哮’也不能用,‘移山倒海’、‘五岳摧’都不能用……唉,要是一开始不离开地面就好了……”

    “妖皇,最后的机会,交出聚妖幡,我们就撤去魔闭空间,让你吸收地气再生,否则,嘿嘿,你将永远归于‘无’!”冯轻声地,下了最后通碟。

    “呵呵,很遗憾,聚妖幡不在我手上。”

    “你说什么?”冯的笑容有些僵硬。

    “我,妖皇风间沧月,承上任妖皇裂阳遗旨,执行戒律,铲除邪魔,镇压暗血军团,虽一度迷茫失措,但幸得大地苍狼指点,及时回头,虽已醒悟,然力不逮。今日为阻止魔族入侵,将尽我最后力量,苍天为证!”妖皇已不能言语,但他的心声却传到每个魔族耳中。

    大地闻言仰天长啸一声,天上银月竟变成血红。血红的月光汇成一道血柱,照在大地身上,大地的身体陡然胀大三倍。

    “苍狼啸月?妖皇,你想干什么?”冯脸色大变,他看出妖皇已想作最后的亡命一击,“快干掉他!所有人,一起动手,将他打成虚无!”冯这一句已是狂吼出来的。

    “晚了……”妖皇已不成形的脸上绽出一丝冷笑,“‘苍狼啸月;妖极无限’!爆!”

    妖皇残破的身体上绽出血红的光芒,与大地身上的红光交相辉映,如同两轮血日。两轮血日渐渐交汇到一起,汇成一颗巨大的红球,闪着夺目红光。

    魔闭空间内的魔族贵族挥舞着武器疯狂扑上,魔剑魔刀斩上红球却像水一样被蒸发。外面的魔族倾全力放出他们最强的黑魔法攻向空间里的红球,却被红球尽数吞噬。

    红球无声无息地爆炸,无法突破的魔闭空间像纸一样被撕碎,冲击波将所有的魔族贵族撕成粉碎,这些强悍的魔将连张开魔法护盾的时间都没有便被冲击波之后的红光直接汽化,冯在被汽化前的最后一个意识是——这就是妖皇和大地苍狼的终极攻击?好可怕啊,恐怕魔王也无法抵挡这样的攻击吧?不过,这是以生命为代价的终极绝技,为了人类,妖皇你竟连生命都可以付出……但是,没有了妖皇的人间,怎能抵挡魔族大军?魔族,千万年来的黑暗就要结束了,魔族,终能在阳光雨露下呼吸新鲜的空气……

    ※※※

    “大地,尽情地饮我最后的血吧,饮了我的血,就算粉身碎骨也能重生,这是我最后为你做的一件事了,大地,永别了……”

    一点红光自爆炸现场逸出,朝许愿所在的别墅方向飞去。

    别墅里,熟睡的许愿心中忽然一跳,一颗心仿佛被撕下了一角,无端地,一阵心痛袭上心头,令她泪流满面。毫无意识地,她嘴里吐出两个字:“沧月……”

    东方沧月坐在床头,握紧她的手,小心地拭去她眼角的泪水,柔声说道:“别担心,我在这里。”

    “砰”地一声,门被撞开,浑身浴血的齐烈冲了进来,“五行诛魔阵破了!敌人已冲至门口,林芸、四大歼恶杀手和三宗主正挡在门口与敌血战,南灵儿、毛凤飞身负重伤,无力再战,马仲杰元婴自爆,与南洋降头师同归于尽!”

    东方沧月长身立起,俊美的脸苍白无一丝血色,眼中却战意滔天。“谁破阵的?”

    “齐教授和付教授,他们原来是僵尸,而且一个是四代,一个是五代,都是强大的僵尸!他们从内部破掉阵法运行,南灵儿和毛凤飞就是被他们重伤!”

    “哼哼,”东方沧月苍白的脸上浮出一丝冷笑,“这两个教授在数次事件中都安然无恙,我早该想到他们有问题的,没想到他们也真沉得住气,直到现在才发动。”

    “但无可否认,他们发动得正是时候。”

    “好,就让我去领教一下,五代以上的僵尸究竟有什么厉害!”

    ※※※

    “王,阵破了。”佛如来飞身来到车门,对车内的尸王禀报。

    话音刚落,十公里外的天空忽然爆开一朵硕大的血红色烟花,爆发的妖气铺天盖地。

    黄思秦脸色一变,就在这一瞬,他感应到了妖皇强大的妖气,也感应到妖皇的生命气息随着这股妖气的爆发消失。

    “轰”地一声,风间炎月所坐的房车车顶忽然破开一个大洞,一道黑影自车内飞出,闪电般朝风间沧月自爆现场逸去,黄思秦紧随其后,两条人影瞬间已到了妖皇和魔族战斗的现场。

    尸王站在地上,披肩的红发无风自动,根根倒竖而起,如愤怒的修罗,忽然一手指天,放声大骂:“风间沧月,你这废物,你竟然就这样消失了!竟然就这样被魔族的小丑打得尸骨无存!你不是有不死之身吗?你不是强凌天地吗?你不是超越神魔的存在吗?你为什么这么没用!眼看我要大功告成,眼看我要成为完美的尸王,你知道打不过我,就选择逃避吗?你给我活过来!我要正大交明地和你决战,我要在战场上将你打败,你怎能死在别人的手里!你死了,谁来做我的对手,谁来做我的宿敌!”

    黄思秦浑身都在颤抖,牙咬得紧紧地,尖利的獠牙刺破嘴唇,渗出丝丝血迹,“妖皇……风间沧月……你怎能死在别人手里?我的仇……我两千多年的恨,找谁来偿!”

    ※※※

    金发碧眼的年轻男子拍着一双硕大的蝠翼浮悬在空中,眼看着“五行诛魔阵”被破,刚想命令族人出击时,忽见不远处的天空爆出一片血光,他的身体猛地一颤,缓缓地转过头,望向那一闪即逝的血光,碧如深海的眼中满是悲哀。

    “我亲爱的朋友,难道你就这样……不,不对,你不会死的,我相信你,你一定会回来的,在你回来之前,我狄更斯就算付出生命,也要保护好你的爱人!血族听令,火速赶行战场,凡遇暗血军团和黑暗联盟诸人,立杀无赦!”

    天空中响起一片巨翼拍动的声音,二十多个血族人拍动着巨大的蝠翼,飞往别墅方向。

    ※※※

    佛界,灵山,如来佛祖睁开慧眼,长叹一口气,“该来的,终于来了……”

    灵山脚下,一个身穿大红袈裟的瘦小和尚仰躺在青石上,一只紫色的葫芦飘在空中,葫芦嘴里流出清亮的酒液,倒进和尚大张的嘴里。他忽然全身一震,猛地睁开双眼,如纯金打造的两只眸子中射出夺目金光,单手拍在青石上,瘦小的身体冲天而起,口中大喊一声:“筋斗云!”一朵七色彩云闪电般飘来,和尚翻身落在云彩上,一把扯碎身上的袈裟,露出一身紫金战甲。和尚踩着云彩朝东方飞去,嘴里喃喃自语:“无聊的时代结束了,热血的青春又回来了,哈哈哈……无休止的战斗,令人神往呀!不过死老妖,你不会真的一个人走了,把所有的担子都给我一个人挑吧?我怕我,挑不动呀!”

    ※※※

    别墅门前,四大歼恶杀手截住吕国友、三凶徒,捉对厮杀,三宗主对付齐教授、付教授——现在应该称他两人为“水之命”齐镇东,“雷神”付险峰。昊天道长和藤田鬼头联手攻击林芸,劳伦斯特在一旁狂放黑魔法不时偷袭正派诸人,东方诸月和齐烈则被血日宗召出的骷髅武士和第六天魔王织田信长缠住。

    任狂在大厅里照顾重伤的南灵儿和毛凤飞,而许愿,现在已腾不出任何人手去照顾她!

    “五行诛魔阵”被破很大程度上是因为齐镇东和付险峰,昊天道长属下的魔道人布下的“五行诛仙阵”只能与诛魔阵对抗三分钟,但就是这三分钟的时间令黑暗联盟冲进院内,冲过草坪,直到游泳池前,三分钟过后,诛魔阵再度发挥威力,将黑暗联盟的小卒杀死大半,眼见黑暗联盟就要被全歼,齐教授和付教授忽然出手,从内部将三宗主破下的阵眼破坏掉,一时间,利用“五行遁术”潜形的三宗弟子纷纷现形,不得已与黑暗联盟展开肉搏。五行诛魔阵被破一半,令黑暗联盟诸人不再处于只能挨打不能还手的境地,而此时一直躲在“绝对领域”内的吕国友等人也现身再战。血战之下,三宗弟子将入侵的黑暗联盟小卒们杀个精光,而五百弟子也死在对方高手手下,只剩下三个宗主。

    “砰砰”两声,林芸百分百妖化的身体发挥出了惊人的实力,昊天道长和藤田鬼头被她两拳打飞,口中狂喷鲜血,林芸乘胜追击,狐尾一甩,化作一柄长枪,将还在倒飞的藤田鬼头刺个对穿,再猛地砸到地上,将他砸成一堆碎肉。而昊天道长却一把抓住躲在一旁放黑魔法的劳伦斯特,以他为肉盾,挡住了林芸向他刺来的一枪。劳伦斯特惨叫一声,身体化为一摊黑色的血水。

    东方沧月和齐烈已将骷髅武士全部毁灭,但织田信长却比较厉害,他本是魔族与人类通婚的后代,具有魔族贵族血统,能够将身体狂战士化,虽然召唤出来的只是一缕阴魂,但在吸食了战场上无数死者的灵魂之后竟有了实体。而他手中的妖刀村正则是连神魔都能杀死的凶器,若不是他没有智慧,只凭本能在作战,东方沧月和齐烈早就支持不住了。

    吕国友与碧落缠斗多时,终于抓到一个破绽,一枪掀飞了他的天灵盖。而这时他正看到昊天道长抓着劳伦斯特挡住了林芸一枪,阴笑着,从背后一枪将昊天道长的脑袋打得稀烂,接着跟林芸打到了一起。

    黑沙的对手是拥有“绝对领域”能力的大凶,但大凶在破第一阵时用过一次,后又因保命而长时间发动领域,已是强弩之末,发动的领域半径只有不到两米,而黑沙根本不与他近身作战,一招接一招的“黑沙尘暴”将大凶身上炸得稀烂。

    红尘是一个娇俏可人的女孩子,面对如虎似狼的二凶却丝毫不惧,而二凶的“梦幻空间”则是需要人在极度恐惧的时候产生精神上的破绽方可趁虚而入,将人的灵魂拖入“梦幻空间”,使人的身体不受自己操纵,从而任他宰割,但红尘却是一个非常特殊的人——她是一个没有感情的人,或者说,她是一个从试管中出生的人造人,根本就是为了杀戮而存在的,她根本就不会知道恐惧为何物,而她的灵魂也是不完整的,所以二凶对她完全无可奈何,若不是二凶拥有不死之身,恐怕早已被红尘的“三千烦恼丝”干掉。

    黄泉拥有短距离穿越空间的能力,所以三凶的“破碎虚空”也对他无效,两人只有近身肉搏,而黄泉是经过严格的训练,格斗术是四大歼恶杀手里最强的,三凶与他相比是小学生和博士的差别,完全成为给黄泉练招的沙包,令黄泉苦恼的是,这家伙怎么杀都不死。

    齐镇东和付险峰一个操纵水,一个操纵雷电,水和雷电加在一起威力倍增,幸好三宗主也自有一套联手合击的方法,才勉强保持不败,但也没有还手之力了。

    “住手!”一声暴喝,如巨雷落地。

    但没有人听从,事实上,打到这个地步,已经没人能够停下来了。

    一团黑影突然闯入战圈,冲向东方沧月和齐烈,东方沧月横剑猛斩,剑还没完全挥出,便被来人一指弹中剑锋,东方沧月只觉一股大力从剑身传来,震得他倒飞而出,齐烈怒吼一声,碗大的拳头砸向黑影,黑影右手一挥,齐烈硕大的狼身如断线的风筝般飞出。失去了对手的织田信长嚎叫着一刀斩向黑影,黑影赤手抓住刀身,无坚不摧的妖刀村正竟连他的表皮都没划破,轻轻地一挥手,一道红光闪过,织田信长的头飞上天空,在空中爆得粉碎。

    黑影身形不停,冲入黑沙和大凶之间,先一掌将黑沙的“黑沙尘暴”倒卷回去,令黑沙自中自招,吐血飞退,接着食指轻弹大凶脑门,说声:“你的任务完成了,你已没有存在的价值。”大凶的头上红光一闪,整个身体无声无息地化为灰烬。黑影用同一方法震飞红尘黄泉,干掉二凶三凶,接着又打飞吕国友,震伤林芸,将齐镇东和付险峰从战圈中揪了出来,将三宗主打进游泳池。

    这人不分敌我,胡乱攻击,更恐怖的是,场中这么多高手谁也无法接他轻轻一击,而三个凶徒更是高等的三代僵尸,竟被他一指抹杀,这种力量不由令正派人士感到无比恐怖。而暗血军团诸人则在这人一出手时就知道了来的是谁,被他打倒打飞后不敢多话,齐齐跪倒在地。

    当正派人士看清这人的相貌时,不由心中一惊——纯黑色的西装,黑色的衬衣,黑色的皮鞋,一头披肩长发如火通红,相貌像极了妖皇风间沧月,但细条却比风间沧月稍粗一些,显得更加硬朗,而他的眼神却远比风间沧月炙热,仿佛对一切都充满了热爱。

    “你究竟是谁?”林芸恢复人形,鼓足勇气大声问道,“你和妖皇是什么关系?你此来是帮我们还是杀我们?”

    “我不是帮你们,也不是杀你们。我本来是想找你们要一个人,但是他不在了,得到她也没什么意义,不过既然来了,我也不好空手而归。至于我和妖皇的关系,那个不成材的家伙是我的弟弟,你们可以叫我风间炎月,不过我想,你们更乐意叫我尸王。”风间炎月淡淡地说着,声音中却有一种掩饰不住的悲怆。 2k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妖皇传说相邻的书:异界之无耻师尊异界之位面商人嫡策倚天屠龙反转记酷韩天生郭奉孝史上第一掌门球场预言师金融巨人之再活一次人间无限黑暗降临位面交易法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