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 > 介绍 > [综]我这一巴掌下去你可能会死

57、57

【书名: [综]我这一巴掌下去你可能会死 57、57 作者:植树老农

[综]我这一巴掌下去你可能会死最新章节 2k小说网欢迎您!本站域名:"2k小说"的完整拼音2kxs.com,很好记哦!www.2kxs.com 好看的小说
强烈推荐: 终极高手一念永恒龙王传说太古神王武炼巅峰五行天玄界之门择天记永夜君王逆鳞大主宰圣墟    作者有话要说:  防盗防盗防盗!文是随便从文件夹里翻出来复制黏贴的,一不小心订了这章的宝宝也不要着急,因为替换字数肯定会比原文字数多的,明天晚上替换么么

    节目录制结束后, 陈安雅打着上厕所的借口从化妆间溜了出来,手上捧着她精心准备的蓝色小礼物盒,在影棚里四处寻找顾和的踪迹, 结果最后人没找到, 还在吸烟区的拐角偶遇经纪人。

    一米八八的经纪人和一米五九的女艺人面对面, 一个被衬成了童颜巨矮,一个被衬成了未老先衰。

    陈鹤洲两只手指夹着半燃的烟, 挑了挑眉:“偷偷摸摸的,干嘛去?”

    陈安雅下意识把手里的礼物盒往身后一藏:“上、上厕所。”

    陈鹤洲抬头看了一眼吸烟区旁边的男厕标志,似笑非笑地又瞟了陈安雅一眼。

    陈安雅头皮都要被看炸了,立刻不打自招道:“顾老师刚刚录节目的时候特别照顾我, 我想送点东西给他。”

    陈鹤洲低头抽烟,陈安雅也不说话了, 待在原地乖乖地等他抽完,然后才嗫嗫嚅嚅补了一句:“陈叔叔…”

    陈鹤洲把烟蒂一丢:“去吧,他现在应该在休息室。”

    陈安雅愣了一下,接着反应过来,喜出望外道:“谢谢陈叔叔!”

    说完抱着小盒子风一样地跑了。

    好友这时从厕所里提着裤腰带走出来,看到陈安雅的背影,碰了碰陈鹤洲的手臂:“那不是陈安雅嘛?着急忙慌的, 干什么去啊?”

    陈鹤洲随意道:“找顾和。”

    好友一脸太阳打西边出来的表情, 语气半开玩笑似地说:“那你不跟着她?回头被周嘉航的跟拍团队拍到又要乱说你家安雅勾搭谁谁谁上位臭不要脸圈内毒瘤了。”

    陈鹤洲冷漠地勾了勾嘴角:“一个基佬周嘉航较什么劲。”

    《大牌星期天》是华视播出至今少有的长青类综艺性娱乐节目,从□□过审以来开播至今长达十年,收视虽然不算大热, 但一直十分稳定。

    陈安雅最开始接到大牌星期天邀请的时候整个人都是懵的。

    尽管这不是什么热门综艺,但一旦跟国家的东西沾上点边,整个逼格瞬间就会变得不一样起来,更何况华视还不是沾边,是正正经经的国家电台!

    陈安雅不知道陈鹤洲到底是怎么神通广大给她弄到的这个邀请的,如果说之前她还能理解,但现在她跟周嘉航刚刚分手,周嘉航就像疯了似的买通各种娱乐周刊黑她,她黑料少,对方就开始东拼西凑地造谣,现在网上一搜她的名字,全是捕风捉影的黑料,原本说好的代言被撤销,投资被撤资,陈鹤洲的公关团队一天不知道能掉多少头发。

    在这种情况下接到华视节目的邀请,陈安雅都有一种要么是她在做梦,要么是大牌星期天的节目组在做梦的错觉。

    “不好意思,请问一下,顾老师在里面吗?”

    陈安雅忐忑地敲了敲挂着顾和名字的休息间的门,里面隔着门板传来一声“请进”,声音有些模糊,她也分辨不清到底是不是顾和本人。

    于是陈安雅打开门,不声不响地探进半颗脑袋,休息间不大,也很空旷,沙发那里背对着她坐着一个穿白衬衫的男人,陈安雅只能看见他有些透红的耳垂和一段白皙的脖颈,凭这些外貌特征是没办法分辨出一个人的身份的。

    她小声地又问了一句:“请问是顾老师吗?”

    男人合上架在膝盖上看到一半的书从沙发上站起来,转身看到半个脑袋的陈安雅的时候,忍不住笑了一下,两只眼睛都弯成月牙。

    “怎么了,安雅?”

    声音很好听,是顾和独有的,温温润润的那种声音没错。

    至于这个人——

    陈安雅站在原地,觉得她的世界观正在遭受以颜值为名的剧烈冲击。

    顾和是一个个人简历漂亮到不行的cbc金牌主持人,18岁时因搭档五名华视当家主持共同主持华视春晚走进人们视线,之后保送进华国传媒大学播音系深造,2011年签约cbc,同年顶替退休的连启华老先生,成为《大牌星期天》常驻主持,之后也陆续主持了不少华视与cbc共同出品的娱乐型综艺节目,是国家广播电台年纪最小的当家主持。

    以上信息摘自摆度摆科。

    陈安雅是离异家庭,从小跟母亲在国外长大,被陈鹤洲发掘以后才有机会回国发展,此前对顾和的了解几乎为零,只知道顾和是一个吃着事业单位铁饭碗,摆科信息还特别高大上的主持人。

    今天是她第一次见到顾和。

    对方是一个戴着超大黑框眼镜,气质包容温和的人,声音也很好听,跟他相处很自然很舒服,陈安雅很难去形容那种感觉。

    她来的时候其实很担心被主持人刁难,问一些难堪的问题,尽管就华视来说这种概率很低,但她对自己现在的名声实在没有什么把握。

    然而录节目的全程顾和都很照顾她,问问题的尺度也把握得很好,有爆点,有笑点又不会太具攻击性,到后半段甚至完全变成了她一个人对目前处境的吐槽大会,陈安雅几乎是抱着发泄式的心情在自黑,顾和也就在一边安安静静地听着,时不时抛出几个很有意思的梗,然后现场观众笑成一团

    那时候陈安雅更注意的是顾和身上的气质,再加上那么大一个黑框眼镜挡着脸,长相多少就会被忽略,反倒让人不容易注意。

    戴了眼镜的顾和跟没戴眼镜的顾和完全像是两个人。

    陈安雅看着那两双好像透着光,又好像含着水波的眼睛,一瞬间感觉灵魂好像都不是自己的了。

    “顾老师,我来之前烤了曲奇饼干。”她甚至完全是无意识地在说着什么,“这个是您的,我给您留了一份,谢谢您今天这么照顾我。”

    顾和愣了一下,还是接过了那盒包装精美的曲奇饼:“谢谢。”

    他往旁边侧了侧身:“我的助理刚刚给我带了点心,如果你不讨厌乌龙茶的话,要不要一起?”

    陈安雅一个“要”字都到舌尖了,想到陈鹤洲那张脸,硬是下的一个哆嗦,又咽了回去。

    “我就来送个饼干,陈叔叔还在等我,我先走了,顾老师再见!”

    说完转身就跑,一不小心还撞到了顾和的助理,一边说着“对不起对不起”一边走进拐角消失不见。

    “现在的小姑娘,怎么一个个都这么毛躁。”顾和的助理提着两盒午餐走进休息室,一直到撕开餐盒摆上桌以后,才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刚才那个是陈安雅?”

    顾和坐在桌子旁边拆小礼盒:“啊。”

    小礼盒是个巴掌大的小铁盒子,拉开上头的蝴蝶结掀开盖,里面整整齐齐地摆放着一叠香脆松软的奶油曲奇。

    助理:“陈安雅送的啊?”

    顾和捏起一片曲奇放进嘴里,腮帮子一嚼一嚼的:“是啊,你也要来一片?”

    助理闻着那股浓郁的奶油香,忍不住道:“不然我也——”

    顾和一下盖上饼干盒盖子,义正言辞道:“嘉宾送我的东西,乱给别人不好。”

    助理都震惊了:“不是你说要给我一片的?”

    顾和:“我就跟你客气客气,你不要当真。”

    助理:“我有一句——”

    顾和:“不当讲。”

    助理:“……”

    顾和重新收好那盒饼干放进助理的随行背包,并再三嘱咐助理不能偷吃,成功得到助理三个翻上天的大白眼后,他才重新坐回作为开始吃节目组发的盒饭。

    吃到一半,助理又开始抑制不住自己的八卦之魂:“说起来哥,你知不知道陈安雅跟周嘉航分手了?”

    顾和扒饭的动作一顿,助理一看他的表情就知道他下一句要问的是——

    “他们在一起过?”

    已经完全熟悉了顾和对娱乐八卦绝缘程度的助理立刻露出“你竟然不知道”的标准八卦脸:“何止在一起过,差点都谈婚论嫁了,听说戒指都买好了,陈鹤洲亲自挑的。”

    顾和的表情严肃起来。

    脑子里浮现出陈安雅的样子,十七八岁刚出道的小女孩,一头蓬松浓密的自然卷长发,碧蓝色的眼珠,腼腆害羞的表情。

    顾和叹了口气:“其实她人挺好的。”

    助理一拍大腿:“大家也说是啊,周嘉航人挺好的啊,官二代富二代又帅又有钱,都说他怎么就看上陈安雅了,还说得特别难听。”

    顾和张了张嘴,想说其实周嘉航没有报道上写的那么好,实际是个爱逛夜店搞大小姑娘独自还不负责的人渣。

    最后还是没说。

    毕竟这些事没有被曝光过,都是之前陈鹤洲私下告诉他的。

    助理说:“其实我觉得陈安雅没有他们说的那么坏,十七八的小姑娘能坏到哪去啊,明明很单纯嘛。”

    顾和赞同地点了点头。

    助理又说:“说起来顾哥我早上帮你整理房间的时候看到你手机好多未接电话,都是陈鹤洲打来的,你们原来认识啊?我都不知道,但是他一个经纪公司的经纪人,找你干什么啊,总不能想挖cbc的角吧。”

    说完以后,助理好一会没听见顾和回应,有些奇怪地抬头看了顾和一眼:“顾哥?”

    顾和这才回过神,道:“没什么,安雅要上我的节目,他让我多照顾照顾她。”

    助理哦了一声,继续低头吃饭,嘴里还是含含糊糊道:“那他也太负责任了。”

    另一边,陈安雅魂不守舍地回了陈鹤洲身边后,忍不住问他:“陈叔叔,顾老师为什么一直戴着眼镜啊?”

    陈鹤洲下意识摸出一根烟,余光瞥到墙上的禁烟标志,只好先夹在手上:“他不戴眼镜好看吗?”

    陈安雅疯狂点头:“好看!真的好看!”

    简直就像是天生的聚光点,无论站在哪里,哪怕一句话也不说,只是安安静静地,也能轻而易举吸引所有人的视线。

    “所以说啊。”

    陈鹤洲啧了一声。

    “他摘了眼镜,谁还看嘉宾啊。”

    ——————————————————————————————————

    “做人呢,最重要的就是开心。”

    “事情发展成这样,谁都不想的。能不能过去这一关,主要还是看你自己。”

    “美国是法治社会。”

    说完这些,躺在实验台上的剃着汉奸头的中年男人依旧一副你打死我我也什么都不说的模样,戴泽扶了扶鼻梁上的金丝边框眼镜,语气温柔的像是在哄一个不听话的孩子:“话是这么说没错,但我是个中国人。”

    穿着白大褂的年轻教授看了看表:“我要在下午两点之前知道他们轰烂南极科考站的目的究竟是什么,其他的你们自己看着办。”

    周围一圈研究员们毕恭毕敬地说了声“是”,戴泽重新戴上手套走出了这间隔离实验室。在关上门的前一刻,他听到了里面男人传来的惨叫声,他一边发出杀猪一样的嚎叫一边大声咒骂:“人渣,魔鬼,你这个魔鬼!”

    戴泽脚步顿了顿,侧过脸去,神情淡漠:“希望你在炸死南极科考站的三十六个工作人员前,也是这么想你自己的。”

    说完研究室的门被彻底关上,绝缘了里面的一切声音。

    戴泽缓缓地呼出一口气。

    说实话,尽管这种场面已经不是第一次见了,但看到那些研究员面无表情地拿手术刀给那些活人抽血切片的时候他还是会忍不住地头皮发麻。

    人体实验。

    上辈子他还在华科院工作的时候,最讨厌也最不想接触的,就是人体实验。

    “教授,斯特拉克男爵得到了一批新的实验体,他让您两小时后去找他一趟。”

    戴泽皱了皱眉:“我知道了。把f03实验室的观察报表给我,我要过去一趟。”

    助理从厚厚的文件夹中抽出一份写得密密麻麻的文件递给戴泽,走之前弯腰说了一句:“hail hydra。”

    “hail hydra。”

    个屁。

    他翻了个白眼,默默在心里补了一句。

    戴泽,思想家,发明家,创造者,人类基因学杰出研究员,前·华科院代理教授,ftd计划首席指挥官,遗传了其父于科研方面的所有天赋,年仅二十四就荣获多项国内外荣誉奖项,对生物学的研究与发展方向造成深远影响。

    个人介绍看起来漂亮得不行,但实际上,就像华科院里大部分老骨干教授说的,戴泽会有今天的成就靠的全是他那天才父母去世前留下的秘密手札,而他吃着他父母的棺材本,心安理得地统领指挥着华科院半个研究部门。

    事实到底怎样现在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十天前戴泽接到了曼哈顿联美办华科院分部的研究指导申请书,坐上了前往美国纽约的专机,然后飞机在飞到一般的时候机身出现莫名故障。

    boom一下炸成了一朵烟花。

    再醒来时,他人已经出现在这个研究院了。

    隶属于九头蛇名下,专门研究人体变异,埋在西伯利亚完美冰川地底的私人研究院。

    而他现在这个身体,也叫戴泽,也是研究院代理教授,也是个华裔,甚至跟戴泽有着一模一样的脸,身材和过去。

    只不过差别是戴泽上辈子父母死于自然灾害,而这个戴泽的父母,因为揭露了九头蛇的秘密而遭受迫害,他们年仅五岁的孩子也遭到洗脑,被九头蛇首领之一红骷髅带回本部,认贼作父十九年。如果不是这场突如其来的穿越让戴泽继承了原主的全部记忆,他恐怕真的要以为自己是这个漫威宇宙里反派**oss的儿子了。

    当然,对于穿到充满超级英雄的世界这一点戴泽不是没有惊奇过,然而在惊奇也改变不了这个事实,他身处的环境甚至根本给不了他多少缓冲时间——九头蛇私人研究所可不是什么慈善研究机构,为了保证研究所的神秘和隐蔽性,一旦研究人员被发现什么不对,下场只有一个。

    浸水泥。

    戴泽不可能像那些研究员那样做到完全漠视实验体的生命,但他也不想被浸水泥。

    所以他能做的,只能是尽他所能地减少这些实验体的痛苦。

    再次推开f30实验室的门,里面的“实验体”比戴泽想象得要安静许多。

    那是一个长手长脚净身高至少一米八八往上的男人,宽肩窄腰,八块腹肌,浑身□□,被合金仪器锁住四肢,罩在特殊材质的胶囊式玻璃罩里。他并没有像之前那些被称作实验体的人看到戴泽时那样疯狂地冲上来咒骂,只是安安静静地,姿态随意地坐在那里,目光紧锁在戴泽身上,确切的说是他的脖子上。

    “早上好,汉考克。”戴泽笑眯眯地跟他打招呼,“昨晚睡得好吗?”

    男人没有说话,戴泽也不指望能得到回答。他一边摆弄着他的器材,一边像闲话家常一样说:“今天的指标很不错啊,看来我能采到最健康饱满的皮下组织了。”

    “别乱动傻大个,我不想给你打两剂肌肉腐蚀剂,一剂都已经够疼了。”

    “昨天下午我跟斯特拉克吵架了,你应该认识他。他觉得我不应该继续我手上的实验,他立志于制造他的变种人军团,而我的实验研究目标却是让变种人变成普通人,他觉得我在跟他对着干。”

    戴泽喋喋不休地说着,态度就像在跟相交多年的老朋友抱怨各种家常小事一样,手上动作也不停,继续操作他的仪器在男人肌肉里搅动。

    肌肉腐蚀剂让男人饱满而充满爆发力的身材渐渐干瘪下去,不过不用担心,过一晚他会再次恢复原样,这就是超人异于常人的愈合速度。

    采集完样本后,戴泽看了看表,时间还早,干脆就像汉考克那样席地而坐,甚至跟他靠在同一根圆柱上,用手枕着头:“你这么厉害,当初是怎么被抓进九头蛇里来的。”

    依旧没有得到回答。

    这一点戴泽挺好奇的,应该说是非常好奇。

    那是汉考克啊,汉考克,活生生的汉考克!全民超人汉考克!真·一炮日天的威尔·史密斯!(等等哪里不对)。

    他是怎么被抓到研究所里关起来的?

    斯特拉克男爵并不打算告诉他原因。

    不过在漫画里漫威的超级英雄实力就像心电图那样高高低低,一会被九头蛇轻轻松松抓进秘密基地,一会又轻轻松松一手干翻红骷髅,而反派前一秒还霸气侧漏,下一秒就宛如智障,或许汉考克也受到了这种莫名其妙设定的影响?

    嗯,很有可能。

    戴泽满脑袋跑火车,整座研究所只有这间实验室是唯一能由他完全操控的地方,所以他很放松,甚至比呆在他房间还要放松——谁知道他房间被斯特拉克那个偷窥癖装了多少监控摄像头。

    他靠着手臂,双眼轻合,呼吸平缓。

    不知道过去多久,一只干瘪到只剩骨头的手慢慢覆上了他的脖子,黑色的手背和奶白的皮肤形成刺目的对比。

    那只手不停地摩挲他的喉结,仿佛在找准一个一击即中的角度,好让年轻的教授连惨叫都发不出来就彻底失去呼吸。

    教授轻声说:“你这种行为在中国是要被朝阳区大妈抓起来打的,汉考克。”

    那只手不动了。

    戴泽缓缓睁开眼,对上那张肌肉萎缩到连样子都开始变形的脸,片刻后忽然说:“汉考克,我要是现在放掉你,你要做的第一件事情是什么?”

    汉考克看着戴泽,用他低沉的声音说了被关进研究所以后的第一句话——

    “杀了你。”

    当然,这是比较委婉的说法,从英语的角度来说,汉考克这句话的意思直译过来其实是“干死你”,然而结合语境,戴泽当然不可能自恋地觉得汉考克是真的想干死他。

    而且他偷偷观察过汉考克的家伙,怎么说呢,那尺寸至少有这——么大。

    他只能说,如果汉考克真的有这个想法的话。

    那么他肯定会死。

    戴泽一脸冷漠。

    沃尔夫冈·冯·斯特拉克,和红骷髅与泽莫男爵并立为九头蛇邪教组织的首领之一,他有很多头衔,超级反派,邪恶男爵,天才脑洞家,秃头博士,寡妇创造者,以及尼克·弗瑞的老情人。

    好吧,后面那几个是戴泽自己加上去的。

    斯特拉克的实验室在研究所正中心,一个椭圆形的堡垒式科研房间,戴泽走进去的时候正好看到男爵指挥着手下将一个穿着他们同款白大褂的男人塞进实验床上,四周闪着诡异的红光。

    “那个人,嗯,实验体是谁?看着有些眼熟。”戴泽凑到助理耳边问。

    助理:“我也不清楚,教授,不过听说是比洛娃和交叉骨先生抓到他的,在纽约曼哈顿。”

    “好吧,纽约曼哈顿,这个地名总让我想到一些我认识他们而他们不认识我的老熟人。”

    戴泽下意识地舔了舔嘴唇,实验台上的男人被翻了个身,他眼尖地看到了这个男人胸口左侧的名牌。

    布鲁斯·班纳。

    戴泽:......

    他只能生硬地转移话题:“比洛娃?谁?叶莲娜?那个寡妇?新寡妇?”

    “是的,教授。”

    戴泽这一刻终于想明白他刚踏进实验室时那股奇异的熟悉感从何而来了。

    让我们来试着将这几个词串联起来。

    斯特拉克男爵。

    寡妇计划。

    红房子。

    以及绿巨人

    所以——

    “斯特拉克要重启红房子计划?”戴泽转身,终于露出一个称得上是惊疑不定的表情,“他打算把绿巨人也变成黑寡妇?”

    助理:“???”

    戴泽:“呃,绿寡妇?” 2k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综]我这一巴掌下去你可能会死相邻的书:星际杂货铺花开春暖男人不低头至尊兵王鬼夫科技巨头影视世界大抽奖从零开始竞选总统火影之最强震遁危机一女二三男事危险总裁小娇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