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 > 介绍 > 许多愁

94、番外(景砚×乔玉):封后

【书名: 许多愁 94、番外(景砚×乔玉):封后 作者:狐狸不归

许多愁最新章节 2k小说网欢迎您!本站域名:"2k小说"的完整拼音2kxs.com,很好记哦!www.2kxs.com 好看的小说
强烈推荐: 干物妹也要当漫画家玄界之门择天记永夜君王逆鳞大主宰圣墟雪鹰领主一念永恒龙王传说太古神王武炼巅峰    景砚登基的日子定在了元德帝重病后的第四年开春。

    其实朝臣早就一再上书, 请求景砚登基,是他自己不太愿意太早登基, 一是当了皇帝后约束过多,二来是朝中的问题,南疆自陈桑离开后, 虽然面上维持平静,总有些不太平,须得慢慢来。再来便是最后一件,也是最重要的事,景砚布置了这么多年, 还未完成,不到能保证万无一失的时候。

    那日子是司天监定下来的,自乾清道人那事过后,司天监很是缩着脑袋了一段时间, 现在终于轮到他们,来回占卜了好几回,定下了几个极好的日子, 呈上去后,只听得景砚道:“再算算看哪两个好日子是相邻的。。”

    下头的人悄悄交换眼神,心里头大约也明白了, 这是要喜事成双。

    就是没两个相邻的好日子, 他们司天监翻遍古籍,也得编出来一个。

    司天监的人刚退下,盛海就捧着折子进来了, 这个时候要么是要事,要么就是宗族呈上来了的。

    景砚翻开,是宗族替他选的子嗣,据说各个都是好样貌好品行,年纪从大到小都有,也和宗族里的每一家都各有牵扯。

    因为他不能生育的消息早就传出去了。那还是乔玉才回来不久的事,朝臣看他精神脾气都转好,尝试着递折子上去,劝景砚选妃,景砚当场摔了折子,甩袖离开。

    这几乎是从未有过的。

    后来宗族安插在宫里的人才勉强打听到,原是现在的摄政王,以后的皇帝景砚在太清宫的时候生过一场大病,伤了身体根本,不能生育,所以才会对选妃的反应那么大。

    这件事知道的人不少,根本瞒不住,朝廷里该知道的人都知道了,只是装聋作哑不敢言语罢了。

    宗族仗着是皇亲国戚,虽然面子上不敢戳穿,但十分“贴心”地将这些小孩子的名册都送了上来,任由景砚挑选。

    可惜了,景砚一个都没挑,还下了个命令,说是为了好好教养这些皇子皇孙,在京郊圈一块地方,出生满四年就送进去教学,学成后好好报效大周,免得耽误了天分。

    宗族再不敢多话了。

    不过这事也瞒不过朝臣,很快他们就反应过来了。

    景砚不在乎他们这些小动作,批完了折子就回了仙林宫,乔玉盘腿坐在软榻上,身前摆着各色精致的糖糕点心,都没动几口。现在是冬天,屋里的火龙烧的很热,他身上还裹着层厚厚的棉衣,热的脸颊都红了,正举止艰难地在灯火下头画话文本子。

    他听到门口的动静,一偏头就瞧见景砚立在那,画笔一扔,什么都顾不上,直接跳下去扑到景砚怀里了。

    景砚一把接住乔玉,擦了擦不小心抹到鼻尖上的朱砂,柔声问道:“今天做什么了?”

    乔玉一件一件地细数给景砚听。他现在也不会成天呆在仙林宫,也会去翰林院聊聊天说说事,还有些意思。

    说到最后,他一顿,贴着景砚的耳朵悄悄道:“他们要我和你讲一件事,我觉得有道理,所以决定同你说了。”

    那些人明明只是暗示,说的隐晦至极,只期盼乔玉也隐晦地说给景砚听,哪料到这个后果。在朝臣心中,景砚是个能将大周治理好,千年难得一遇的好皇帝,却并不温和,甚至于,他们在心里说一句大不敬的话,都接近暴戾了。

    可没人知道他和乔玉在一块的模样。景砚不可能对乔玉说的任何事猜忌发脾气,而乔玉也不可能对景砚隐瞒任何事。

    景砚听了乔玉的话,点了点头。

    乔玉才接着说下去,“他们说,君不可一日无后,你又注定不可能有孩子了,怕日后朝政不稳,最起码明面上得有一个。现在已故的西安王家多添了一个孙子,正是收养的好苗子。”

    景砚一笑,“不敢在我这上折子,倒是把闲话都说到你这里来了。不过就是小玉讲的,不养也还是不养。”

    乔玉其实对养孩子也没什么兴趣,他自己还没完全长大,完全是为了景砚考虑,又干巴巴地劝道:“养个孩子嘛,宫里这么多东西,还能少他一口吃的穿的吗?养了还能让天下人放心。”

    景砚低眉敛目,半阖着眼,调笑着道:“这皇后娘娘还未正式册封,待字闺中,就对朕的后宫政事苦苦劝诫,可谓是黎民百姓的大福了。”

    乔玉原本还正正经经同他讲道理,听了这话没忍住笑了,抬起头去亲景砚的下巴,亲了一下又一下,叹了口气,装模作样道:“陛下讲得对,不过咱们玉皇后早就不是待字闺中,一长到十九岁,就……”

    他本来还想接个笑话,可惜还是脸皮薄,没说出口。

    景砚俯身,将乔玉揽得更紧,几乎贴到了自己的怀里,再深深吻了上去,直到乔玉快喘不过来气,才用指腹贴着乔玉的嘴唇,慢条斯理接着道:“就自荐枕席,上了太子的床了,还说什么来着,可以陪着下棋,还可以陪着睡觉,什么都可以,我记得对不对?”

    乔玉的眼角洇着红,也不知是方才憋的还是羞的,只好恼羞成怒,强行把话题扯了回来,“我和你讲正经事呢!那孩子的身世当真是好极了。”

    就连乔玉这么傻的性格,都能看得出来那孩子多适合进宫。西安王是元德帝的幼弟,因为在夺位的时候年纪还小,被留了一条性命,长到十八岁送出宫当了个偏远的闲王。可是他亲眼看到元德帝杀了大皇兄,心里怀揣着这个秘密,惊惧过度,日日难以安眠,成婚后不久就与世长辞了,幸好还留了一个儿子。他那个儿子也是体弱多病,封地又贫瘠苦寒,加上空有一个闲王的名头,勉强才能入不敷出,高官世族的贵女不可能嫁过来,便娶了一个贤良淑德,小官家的女孩子。他也是和他父亲一个命数,孩子还没出生,自己就先断了气。所以那孩子出生前的亲缘都断干净了,剩下一个母亲家里是做小官的,怎么也翻不起风浪,现在年纪又小,很容易养熟。

    景砚倒还是很漫不经心,“那孩子样样都好,就是出生的时候不对。若真是要养,以后年纪大了,心野了,我还没老,是我退位让他,还是要夺了他的权,再养一个?”

    乔玉抿了抿唇,思忖了片刻,“阿慈说的对。”

    景砚轻轻一笑,继续道:“这孩子是要养的,不过不是现在,小玉也别操心这个事。养孩子太麻烦了,不比养一只小猫小狗轻松。若是日后真养了,到时候小玉要是喜欢,没事的时候就看一看,逗一逗,若是不喜欢就换一个,不必在乎他。我活着,你不必看任何人的脸色。我要是死了,肯定是咱们俩一块入土,还管的着死后如何吗?”

    他早已将日后的一切都想好了,比任何人所思所想都长远。

    乔玉贴着景砚的胸口,右边耳朵听到对方的心跳声,左边是自己的,好半天才说出话,“我知道,我们一条命,自然是同生共死的。”

    他很怕痛怕苦,却希望能够努力活着,活得更长久一些,至少比他的阿慈多活一刻钟。两个人在一块经历死别,留下来的那个太痛苦,乔玉不舍得让景砚再尝一回了。

    乔玉只求满天神佛和祖母能满足自己这个微小的心愿。

    景砚却希望两个人中,是自己后走,他能安置好一切后事,不留他的傻玉一个人在世上难过。

    而且这样从生至死,乔玉的人生里再没有一刻钟是没有他景砚的了。

    到了深秋的时候,景砚已经处理好了乔玉封后的全部障碍,却还是决定不满足。他要的不仅是没有反对和抵触,还有赞美甚至是喜欢。

    他请了顾逢芳来,顾逢芳又辞官了,却还是老而弥坚,有精神就去国子监教书,甚至还自学西洋的语言,还计划着等开放港口后与西洋人面对面交流,学大海另一边的新鲜事物。

    景砚坐在大堂的高座之上,听外头的小太监说顾逢芳到了,亲自走到门前去迎接他这位老师。

    顾逢芳没有跪拜,只是鞠躬行礼,倒不是他仗着资格老,而是因为他是景砚的老师,若是正式跪拜,反倒不太符合礼数。

    景砚来找他只为了一件事,他想让顾逢芳亲自写封乔玉为后的诏书。大周建朝以来,若是要封后,会下两份诏书,一份是皇帝为了表达亲近爱意,亲自为皇后写的。另一份是朝中德高望重的大臣为了赞美皇后的品德,还代表了天下黎民的敬仰而写的颂词。

    顾逢芳做官五十余年,主监科考近二十年,在外四处讲学,乞骸骨后又任国子监的讲师,为了大周学子大公无私,两袖清风,可谓是桃李满天下,读书人即便不是出于他的门下,身边的老师同窗,或是亲朋好友,也一定和顾逢芳离不开关系。由他亲自为乔玉封后写诏书,天下读书人都不可能再会有半句诋毁的话,只可能一同赞美。

    景砚接着道:“孤已打算为了庆贺成婚封后,在那一日打开海关,迎四方来贺。”

    他答应过顾逢芳要开海关,也没打算后悔,可如何开,怎么开,何时开,里头的事太多了。

    顾逢芳其实早有预料,他算是对景砚的性格十分了解的人了,苦笑着道:“殿下若是真的想要老臣写,老臣也不可能违抗圣命。只是陛下,陛下啊,从小就是这样,想要什么就要得到。”

    他换了个称呼,从现在来看,景砚确实是个好皇帝,治理国家,稳定边疆,开放四海,可他一旦当腻了好皇帝,想要成为暴君也是轻而易举的事,更可怕的事,这世上无人能拦得住他的手段。

    景砚起身,坐在了顾逢芳的下位,似乎明白了顾逢芳的未尽之言,“我会让天下黎民过的更好,丰衣足食,不过我的心愿,仅有的这么一个愿望,是一定要得偿所愿的。”

    他顿了顿,又缓缓笑了,“而且,我答应过乔玉,会成为一个好皇帝的,只要他陪着我,看着我。”

    顾逢芳叹了口气,他知道帝王情深不是什么好事,更何况这情还是对着一个男子。可事到如今,是福是祸,他倒偏向是福了。

    年底腊月,顾逢芳亲自呈上折子和诏书,愿景砚登基后立乔玉为后。

    顾逢芳的风骨,天下无人不知,若不是他的本心,就是要了他的命,他也不会写的。

    那些还有着劝诫心思的文臣御史们也都歇了心思,顾老都亲自为乔玉写诏书了,他们再拦着又有什么用处。

    来年早春,那一日天气很好,桃花灼灼,开满了一个院子。乔玉一大早就起身,肚子里只填了一个干馒头,被周围的侍女摆弄着,好不容易才穿好衣服,束上发冠,有些恍惚地跟着引路的太监去了祭坛。

    他没见到景砚,总觉得不安定。

    祭坛台阶下面按照品阶前后跪满了一地的文臣武将,顺服地低着头,高呼乔玉的封号。

    乔玉穿了一身正红色的礼服,并不是女子的装束长裙,倒是与景砚的样式如出一辙,只是上头绣着凤凰展翅,唇红齿白,乌发雪肤,鬓角簪了一朵成亲时戴的月时花,层层叠叠的花瓣落在眼角,映衬得眉眼越发动人。

    通往祭台的路,只有帝后二人可走。

    引路的太监退到一边,乔玉抬起脚步往上走,台阶又陡又长,他走的很慢,生怕跌倒,行到一半,体力不支,稍稍停了下来。他的袖子很宽,又长,垂在台阶上,像是展翅的凤凰,短暂地歇息在此处。

    乔玉站在台阶上仰望着上面。那里空荡荡的,只有一个祭坛,周围插满了彩旗,地上镂刻着龙凤交缠,景砚孤身一人站在高台之上,周身是猎猎狂风,他却没有丝毫的动摇。

    那一瞬间,乔玉以为自己看到了神明一般。

    可即使是神明,也是他一个人的。

    乔玉这么想着,内心的胆怯在一瞬间消失了,勇气又充盈了。

    他走到了台阶的最后一步,抓住景砚对他伸出的手,轻轻笑了笑,很低声道:“我又抓住你的手了。”

    一顿,又郑重道:“以后,也一起走下去,再也不分离了。”

    作者有话要说:  终于又彻彻底底完结一篇文了,非常开心有你们的陪伴,写完了轻松了很多,下一篇再见,晚安了,比心。 2k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许多愁相邻的书:活在乱世一女二三男事危险总裁小娇妻银色独角兽花开春暖男人不低头至尊兵王鬼夫科技巨头影视世界大抽奖从零开始竞选总统火影之最强震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