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 > 介绍 > 神背后的妹砸

90、第九十章

【书名: 神背后的妹砸 90、第九十章 作者:明月珰

神背后的妹砸最新章节 2k小说网欢迎您!本站域名:"2k小说"的完整拼音2kxs.com,很好记哦!www.2kxs.com 好看的小说
强烈推荐: 玄武战尊择天记永夜君王逆鳞大主宰圣墟雪鹰领主一念永恒龙王传说太古神王武炼巅峰五行天    “得得, 你怎么想起问宗主的去向?”练紫霓道。

    “哦, 我就是没看到宗主,所以有些好奇, 如果有他在……”白得得说谎了, 但这也是情非得已。

    因为在第一个得一宗弟子被救出来的时候,白得得就问过他容舍。那名弟子坚信容舍就藏在什么地方,正在想法子营救所有人, 然后带着他们重振得一宗。也正是这一信念在支撑所有被俘虏的得一宗弟子, 让他们从曾经的天之骄子落下来也不至于崩溃。

    白得得听了有怎么敢说容舍保护她,有可能身陷不测了么?

    练紫霓道:“放心吧,宗主做事一向有安排。他一定在想法子救我们所有人。”

    白得得点了点头。也不知道容舍给得一宗弟子灌了什么**汤,让所有人对他都迷之自信。包括白得得在内, 如果她不知道容舍可能遭遇不测的话, 其实也会相信, 有一日他一定会从天而降,把所有人都救走的。

    “哦, 对了。后来我看到苏师弟了。”练紫霓口中的苏师弟就是苏彦璟, “他是后一批星辰梭送过来的人,不过我们不在一个矿坑, 我也只是远远看过他一面, 没有机会说话。他是宗主的入室弟子, 说不定能知道更多。”

    “苏彦璟也被捉了?”白得得吃了一惊。当初她在得一宗队伍里没看到苏彦璟,还以为容舍另有安排,或者苏彦璟是逃脱了, 没想到却还是没有躲过被俘虏的命运。

    练紫霓点了点头,“得得,你不是说只要你修炼进步,你师傅就会帮你救一个弟子回来吗?你能求她先把苏师弟救出来吗?苏师弟是宗主的亲传弟子,也是他着力培养的下一任宗主,若是有他在,得一宗弟子就能有主心骨了。”

    这道理白得得能不知道吗?她摸了摸自己的鼻子道:“首先,老尼姑才不是我师父呢。我可没认她。其次,如果我去求她,只会适得其反。她正绞尽脑汁想方设法拿捏我呢,要是我去求她救苏彦璟,她一准儿得把他扣在最后面才救,然后竭力压榨我。”

    不得不说,白得得还是挺了解梵无音的了。

    练紫霓也知道白得得如今也不过是寄人篱下,只淡淡笑了笑,“不着急,慢慢来吧。”

    白得得点了点头,回了山上她自己的小居。容舍送给她的那幅《得一宗山水图》就挂在墙上。

    白得得托着下巴往画叹息,她知道其实苏彦璟不会比她知道得更多,毕竟最后一个见容舍的人应该就是自己。

    白得得叹息一声就开始摆出了天魔舞的舞姿,开始自己的晚课。到了秋原域,她依旧是每日只能晨昏修炼,不过现在可不用阴阳修容花逼迫她了,她自己就练得很勤,半年功夫就已经到了开田境中期。

    这除了归功于白得得自己勤奋外,最大的功劳还得是梵无音的支持,各种仙果灵丹流水似地进了白得得的肚子,才让她进步了这么些。

    再加上莲花庵乃是一处洞天福地,灵气浓度比外面高出了两倍有余,白得得在这里修炼一日,就相当于当初东荒域修炼一月的收获。

    可即便是这样,白得得也才是开田境中期,看得梵无音直咋舌,更是坚信她能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不过今日白得得以镇魂调驭天魔舞,总觉得有些不顺,其实不是舞不顺,而是她心里杂念太多。

    练紫霓的出现,将白得得心底最深的恐惧又给调了出来。这半年她得一宗提得很多,杜北生和南草的名字白得得也常念的,连容舍都念叨了数次,唯有她爷爷,还有她爹娘,外公外婆等,白得得却是想也不敢想,一想心就疼得流泪。自欺欺人地觉得自己不去想他们,他们就都还在未知的地方好好的活着。

    但练紫霓是练云裳的孙女儿,看见她,白得得如何能不想起自己爷爷?所以很有些心浮气躁。

    白得得进了自己的如意珠,里面的仙樱果王和日月树都在闪闪发光。莲花庵这处洞天福地,不仅灵气浓郁,灵泉也不少,白得得的屋子下就有一股灵泉,给她日日泡澡。

    想当初在东荒域,可只有掌门所在的得一宫后才有一处灵泉。

    白得得将灵泉引入了如意珠,用从日月谷里得来的那个灵露壶装了,日日浇灌这几棵树,柳露瓶里日月精华也装了不少了,但白得得都没用来催熟仙樱果王,在她心里那都是给她爷爷他们留着的,他们都还没受过她的孝敬呢。

    白得得用手指擦了擦眼角滚下来的泪滴,吸了吸鼻子重新出了如意珠,出来时不小心瞥到墙上的那幅山水图,眼泪就又有止不住的倾向。

    “你心乱了。”梵无音道。

    白得得这才留意到站在月光下的梵无音,没答她的话,只冷哼了一声,一屁股坐到屋前的阶梯上。乱什么乱,老尼姑就知道催她修炼。

    “想家了?”梵无音问。

    白得得闻言鼻子又是一酸,撇开了头,不愿让梵无音看见她脆弱的一面。

    “既然想家了,就好好修炼,等你实力强大了,说不定就能回去。”梵无音抛下这么一句好不安慰人的话就飘走了。

    白得得在她身后张牙舞爪地做了个鬼脸,就知道催。

    次日早晨白得得吐纳完灵气后,又到了小溪边看书钓鱼。莲花庵数千年下来积存的典籍可就不是得一宗能比的了,白得得依旧坚信知识就是力量,所以进了莲花庵就抱着书猛啃,但啃书的时候也没忘记用元神丝去捕捉日月精华。

    白得得如今的元神在她这个阶段已经用得如臂使指,可一心二用了。秋原域不仅灵气浓郁,就是日月精华似乎也比东荒域来得凝练,白得得积累的日月精华量都够催熟仙樱果王三次了,更不提那日月树还在茁壮生长。

    “了因。”梵无音凭空出现在白得得身边唤了声。

    白得得抬头看了眼她的便宜师傅,也没说起身迎接什么的。

    “明日你跟我出山一趟。”梵无音道。

    下山?这可是半年头白得得头一回听见这词。梵无音虽说对她还算放养,但是想离开莲花庵这座山却是不允许。白得得对秋原域的大千世界一直就有那么点儿好奇的,妙通小迷妹还送过她一个秋原域版高阶“玲珑盘”,里面的八卦一点儿不比东荒域少。

    “我们这是去哪里啊?”白得得这下就来劲了,对梵无音也不再不冷不热。

    梵无音在白得得身边坐下,也将一双脚泡进了水里,舒舒服服地闭眼享受脸上的春日阳光。

    白得得心想,这老尼姑越发没有老尼姑的样儿了,不过这副做派倒更得白得得喜欢。

    白得得往梵无音旁边挪了挪,“我们出山是去做什么?”

    半晌没有回应,白得得探头看了看,梵无音居然睡着了。她仰头翻了个白眼,凡在在她这便宜师傅手底下,白得得是从没占到过便宜的。

    次日一大早,由庵主常慧亲自带队,白得得跟着梵无音上了莲花庵的青莲舟,此外还有一队莲花庵的弟子随行。

    这青莲舟乃是常慧的座驾,秋原域的人不流行坐飞行坐骑,一般都是驾驭法宝飞行,更是各出奇招,五花八门应有尽有。

    这青莲舟,据说是从南海采得的仙莲所炼制,周身仙气萦绕,佛光弥漫,便是凡夫俗子坐在上面也能衬得跟仙人一般。

    白得得就是站在青莲舟上第一次正式亮相秋原域的。

    不得不说白得得颜值颇具攻击力,莲花庵一队白衣飘飘的女尼里,所有人第一眼看到的就是她。

    仙姿昳貌,冰肌玉骨,澄仙之气氤氲,神圣之光缭绕,令人一见忘俗,再看只觉尘埃尽去,恨不能顶礼膜拜,匍匐在她脚边亲吻。

    谁都在惋惜这样姿容冠世的女子居然是个尼姑,却又谁都觉得她天生圣洁,合该只从莲花庵出来。

    白得得虽然不觉得自己是个真尼姑,但这时候也绝不能塌莲花庵的台,因此也努力保持着脸上的静肃,而没好奇地东张西望。

    龙神子龙世基上前朝莲花庵庵主常慧行了礼,“龙世基见过师太,家父正在天成堂等师太。”

    常慧朝龙世基合十回礼,并不多言。

    龙世基躬身伸手做了个“这边请”的动作,落后常慧半步为莲花庵众女尼引路。

    龙世基这般恭敬的做派可是看得他身边的随从眼睛发直。刚才广渡寺的和尚、千秋谷的掌门前来,可都没见龙世基如此殷勤。

    却不知龙世基落后常慧半步,眼神的余光恰好能一直看着白得得,真叫是越看越眼馋。

    其实以龙世基的身份什么样的美人没见过啊?便是秋原域的第一美人也没让他这么心痒难耐过,只不知为何见着眼前这生面孔的小尼姑,便立即瘙0痒难耐。

    说不得龙世基含着金汤匙出生,且天赋碾压世人,可谓是要什么有什么,更是成为了这一代龙族的神子,难免被养出一种臭脾性,等闲的女子都嫌到手太容易而不感兴趣。

    偏白得得这禁忌身份一下就挠中了龙世基心里那根马蚤弦。

    若白得得只是莲花庵一名小尼姑也就罢了,但看她就落后常慧一步,伴随渡劫仙人梵无音而立,龙世基当时就猜出她肯定便是传说中的梵无音的唯一传人。

    半年前梵无音单枪匹马屠杀“郝家庄”的事儿可是闹得秋原域人人皆知,郝家庄虽然不算啥,却也是郝族的旁支,若是换了别人,郝族肯定要闹上门去要个公道的。但梵无音却是莲花庵太上长老,并且成功熬过了第一个天劫,这样的门派和人,郝族可不敢轻易得罪,毕竟郝雪婷没死,死个兰华却也不算郝家人,这事儿也就作罢了。

    虽说秋原域修炼资源丰富,但渡劫仙人却实在不算多。其实突破渡劫境的修士数量也不小,但大多都在第一次天劫时就陨落了。所以很多人停留在神桥境都不敢突破,就怕突破之后遇到天劫熬不过去。

    梵无音能熬过第一天劫已经算是凤毛麟角的人物,龙世基也不敢小觑。这小尼姑竟然是她唯一的入室弟子,其身份的尊贵也就可想而知了。就是莲花庵的常慧庵主都得喊她一声师叔。

    正是因为身份尊贵,龙世基才会觉得小尼姑堪配自己,但他也知道小尼姑是出家人不能有俗世情缘,可那光头和白尼袍组合起来的制服诱惑,对龙世基的刺激实在是太大了,只是略想想那枕席风情,就有些情不自禁。

    龙世基的眼神如此灼热,看得白得得心头大惊。这人她可是认识的,当日星辰梭登陆时,正是他带人截杀韩家的人,而导致容舍下落不明,她心里一直记着呢。

    而这人现在看她的眼神,让白得得一下就想起曾经的方寿山和永生老祖来,那可不是美好的回忆。

    白得得忍不住朝旁边的梵无音传音道:“诶,老尼姑,你传授我的遮星掩玉术到底能不能遮盖我的体质啊?那什么神子一直看我,看得我毛骨悚然。”

    白得得这是十年怕井绳,现如今但凡谁多看她几眼,她都觉得那是在觊觎她的坑爹体质,完全忘记了自己的脸其实也是个不小的祸害。这一回她可绝对是靠自身的“禁忌”魅力而吸引了龙世基。

    梵无音没回答白得得。这老尼姑虽然表情一直很平静,但白得得就是能从她微微抬起的眼皮里看出她心里肯定翻了个白眼。白得得心里忿忿,这老尼姑越来越不像样子了,她刚入门的时候为了哄她骗她对她别提多体贴和耐心了。可打从渡劫之后,尾巴都翘起来了,说话都不用嘴了,全靠鼻子喷气儿。

    果然,转正了就是不一样。

    却说白得得跟在梵无音身后进了天成堂,还一直在跟老尼姑碎碎念,“老尼姑,你别不放在心上啊。我这体质招灾得厉害,那个龙神子是不是有什么神通能看透啊?诶,你倒是说句话啊,我可是你唯一的嫡传弟子,要是出了事儿,你脸上能好过吗?”

    “哦,老尼姑喊得挺顺溜的,你现在倒又是我唯一的嫡传弟子了?”梵无音回了句。

    也亏得白得得脸皮厚才能不拿梵无音的讽刺当回事儿,“我的确是心不甘情不愿当你徒弟,所以现在不正是你表现的时候嘛?没准儿我某一天会头一昏就……”

    “别拿你自己当盘菜,指不定明天我就能遇到资质更好的徒弟。反正第一波天劫我已经熬过了,第二波估计还得等几年,现在有时候好好挑了。”梵无音道。

    白得得当即就要横眉毛竖鼻子,但是估计着这是在大庭广众之下,还那么多人看她,怎么着淑女风范不能丢,所以她只能强忍着脾气,脸上依旧保持拈花微笑,肚子里却再在飙高音,“梵无音,你这样始乱终弃,跟那什么兰华有什么区别啊?”

    “你不会用词不要乱用行不行?”梵无音回道,“龙世基并没看透你的体质,别在我耳朵边吵了,不然禁你的声。”

    白得得果然没说话了,而大堂内的寒暄也刚好轮到了白得得身上。

    不过虽然白得得艳压群芳,但就她这晚辈身份以及低微的修为,实在当不得堂上大佬的一句点赞,可耐不住白得得有靠山啊。

    “这位想必就是静默师太的高徒了?”座中发话的正是龙世基的老爹。说不得父子俩的审美还是很相近的,当然龙老爹正妻在侧,对白得得也就只能内心感叹,还是鲜嫩可口的小尼姑惊艳啊。

    梵无音点了点头,她本名无音,法号静默,所以话少点儿大家都能理解,也就只有跟白得得传音密语时,才稍微话多点儿。

    不过梵无音既点了头,白得得身为弟子自然得出来给各位前辈行礼。虽然她在莲花庵辈分很高,可是到了外面可是各有各的辈分,却不能按着莲花庵的来论。

    白得得这半年跟着梵无音装叉,也很有了点儿心得。脸上的拈花微笑跟她师傅如出一辙,干干净净地双手合十行礼,却自有一股女儿娇态,这却是白得得掩也掩不住的缺点。从小被娇养长大,虽然近日受了点儿磨难,却又被梵无音给捡了回去,在莲花庵“称王称霸”,那么点儿子娇气还是没能给磨灭掉。

    常慧满意地看了一眼白得得,点了点头。刚才她还有些担心,白得得跟梵无音逆着来,而扫了师祖的面子。毕竟在莲花庵白得得可是打死都没承认过弟子身份的。

    这就得说回白得得自身了。虽说她是被梵无音拿捏住了痛脚,但心底还是敞亮的,老尼姑不仅帮她提供了一个安栖之地,还帮她救了得一宗那许多弟子,要说心里不感激是不可能的。

    如果梵无音没逼着白得得当尼姑,白得得就是一日给她烧三炷香都是愿意的。但问题就出在这儿,白得得是一边感激梵无音的恩情,又一边不忿于她的逼迫。两相矛盾之下就成了现在这种相处模式,私下是怎么傲娇怎么来,但出来了梵无音的面子她还是要给得足足的。

    白得得行礼之后就安静地退下了。因为场合缘故,虽然人人都想再多看几眼这鲜嫩得妍丽至极的小尼姑,却也只能挪开眼睛去问候下一位大佬了。

    说起来今日龙族天成堂聚会的可真都是秋原域的各路大佬。

    莲花庵且不提了,广渡寺的玄真住持老和尚也来了。号称秋原域第一谷的千秋谷谷主,南海蓬莱门主,北域紫薇宗主等都来了,这可都是动动脚就能让秋原域抖三抖的人物,连白得得这种才来半年还第一次出门的菜鸟都听过他们的大名。

    “韩婆婆,这位看来就是你们凤族新选出来的圣女吧?”龙建言道。

    白得得顺着龙建言的话看过去,从韩姓老太婆后面走出一位金发红裙的绝世丽人来。这女子其实白得得一进来就看见了,雪肤花貌,容颜似火可灼人心,比她也就只差那么一丁点儿而已。就是这一丁点儿都还是白得得主观上给自己加上的。

    又是圣女,还跟着一个姓韩的婆婆,这不得不让白得得想起韩家和韩丹凤。难不成是一家子?可是龙家偷袭韩家,这可是结了大仇,这二人脸上可看不出有什么恨意来。

    “老尼姑,这韩婆婆和那什么圣女与我上次跟你说的那个韩丹凤和高老太的韩家是一家子吗?”白得得问。

    梵无音给白得得的回答是直接禁了她的声。

    白得得心里怒骂道:这老尼姑还真是说到做到啊,果然是有心找第二春,对她这个前弟子就各种挑剔打骂了。

    白得得有心泪眼汪汪给梵无音看,奈何梵无音却是后脑勺对着她,以至于她只能在心里做鬼脸,脸上还得费尽力气地保持拈花微笑。

    好容易熬过了寒暄这一波,各位大佬就要讨论正事了,闲杂人等入白得得这般的晚辈自然只能退避。

    白得得余光扫了一眼一直都在偷偷看她的龙神子,既然老尼姑说他看不穿自己的体质,白得得也就不怕跟他接触了。这人可是截杀韩家的人,白得得还指望从他嘴里打听点儿高老太的消息来着。

    想到这儿,白得得立即拉了拉准备起身去怀远阁商议大事的梵无音的袖子,在感觉到梵无音的停顿后,用鼻子哼了个音提醒她给自己解除噤声。

    龙世基在一旁把这一幕完完整整地收入了眼底,心里有些发笑,看来小尼姑远远没有她表面上看起来的那么没有烟火气,圣洁里略带一丝女儿娇真是更让人心里发痒。

    白得得能重新说话后,便走出了大堂和其他莲花庵的女尼回合,她倒是不急去招龙世基,虽然白得得在真正的男女之情上没有经验,但是话本看过不少,仰慕者更是不可枚举,根据以往的经验,龙世基肯定会排除万难自己找上门的。

    白得得把妙通拉到一边问道:“这龙家和韩家什么关系啊?”

    作者有话要说:  我必须得承认,我是制服控,哈哈,我一开始就想让得得当一次小尼姑,哈哈。

    容舍:我没那么变态。

    珰妈:呵呵。 2k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神背后的妹砸相邻的书:狼行三国从零开始竞选总统火影之最强震遁危机一女二三男事危险总裁小娇妻银色独角兽花开春暖男人不低头至尊兵王鬼夫科技巨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