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 > 介绍 > 神背后的妹砸

46、第四十六章

【书名: 神背后的妹砸 46、第四十六章 作者:明月珰

神背后的妹砸最新章节 2k小说网欢迎您!本站域名:"2k小说"的完整拼音2kxs.com,很好记哦!www.2kxs.com 好看的小说
强烈推荐: 铁十字五行天玄界之门择天记永夜君王逆鳞大主宰圣墟雪鹰领主一念永恒龙王传说太古神王    其实顾晓星心里也是有疑问的, 虽说她的确在里面起了牵线的作用, 但顾晓星可不认为自己能说服顾渊海,她只是在她爷爷面前提了一句, 后面的事情都是容舍自己解决的, 不知他和她爷爷密谈了什么,出来之后两宗仿佛就成了连襟一般,多种资源都开始共享。

    这也是顾晓星对容舍好奇的地方。

    然后听得顾晓星说要让人对自己多上点儿心, 白得得在心里就忍不住骂了句“狗男女”, 要他们吃饱了没事儿干管那么多闲事啊?现在搞得好像容舍多伟大似的,她差点儿就死在七宝宗了好吗?

    “不用了。白得得就是再修炼,也永远及不上顾姑娘,就让她那样吧。”容舍道。

    白得得牙齿都要咬碎了, 容舍真是狗眼看人低。而且“她那样”是哪样儿啊?说得她好似很差劲似的。

    白得得气不过地走出去对着两人喊道:“诶, 你们, 背后莫论人不知道啊?”

    顾晓星吃惊地看着白得得,脸上浮起一丝红晕, 害羞是自然有的, 但更多的还是惊讶,她怎么一点儿都没发现附近还有人?

    容舍却似乎没怎么被惊到, 也没搭理白得得, 反而对顾晓星道:“顾姑娘先回去吧, 她就是这种不识好歹的性子。”

    顾晓星朝容舍点了点头,可不管怎么说背后说人,又被人听见了, 她还是觉得有愧于教养,所以路过白得得时,朝她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美人如花,看来教养风度也都胜过白得得不少。

    白得得握拳看着容舍,她就烦容舍这一点,明明是个拼爹货,也没多大年纪,每次在她面前都一副极有优越感的样子,还爱充作她长辈模样。

    “你的好意我是不会领的。在我看来,你把我送到七宝宗来本就是充满恶意的。谁知道这是不是你为了接近顾晓星的手段?”白得得也是刚想明白的。得一宗和七宝宗以前可没好成这样,这才多久啊,容舍就来了七宝宗三次了,难道敢说不是想近水楼台先得月?

    容舍淡淡地道:“我对你就是充满恶意的。”

    白得得睁大了眼睛,居然直言不讳地承认了?“你……”白得得有种话讲不下去的感觉了。

    眼看着容舍收了东西就往林子外面走,白得得小跑着追了过去道:“我跟你说,你不要以为顾晓星会看上你。人家都定泉境了,你不过才开田境,要不是你坐在得一宗宗主的位置上,你以为人家会多看你一眼啊?”

    白得得说完,就快意地看向容舍,觉得这样应该算是回击了吧?踩到痛脚了吧?

    容舍皱了皱眉头,“你满脑子除了男女情0爱,还能装点儿别的吗?”

    白得得想被点了哑穴一般又说不出话来了,真是气死个人了。怎么被容舍说得她脑子里好像很肮脏似的?

    不过看刚才容舍对顾晓星的态度,好像也的确没什么暧昧的,很多话茬明明可以往暧昧了接的,他都没回应顾晓星。

    可是要让白得得认错那是不能的,更何况容舍说话还那么伤人。

    白得得装着一肚子气去到了比武台边,周金龙早就来替她将位置占好了,今日杜北生对战的是七宝宗的杨见善。

    五宗大比并不会回避门派,因为取得前三甲的弟子会有额外的奖励,所以也屡屡有本宗对战的情况出现。

    南草这次也终于从他“迷恋”的种植事业里脱身出来,挤到白得得身边道:“上回北生就输给了杨见善,不过这次他有你爷爷亲手炼制的生之剑,肯定能赢。”

    白得得没说话。生之剑的确不错,但是它最大的优势并不是现在威力有多大,而是它的成长性。白得得帮杜北生激活的剑魂,也不可能短短几日就强大起来。而且杜北生会的功法也太少,虽说专一是好处,但很多时候灵机应变的选择就少了。

    杨见善出自七宝宗驱兽门,天生就亲和万兽,更有传言他在学会人语之前就已经先会几种兽语了,种的灵叫“解语花”,也是少见的偏门灵种,可是用在驱兽上却是一种大杀器。

    现在杨见善不过是种灵境巅峰修为,可是他却已经能驱使开田境的灵兽,并且不是一只,他身后站着三只开田境灵兽,其中一只乃是吊睛白额虎。

    凤真在得一宗修行的也是驱兽之术,所以一看杨见善那阵容就吓了一跳,“天哪,我至今都没能成功驾驭开田境界的灵虎,他一个种灵境是怎么做到的?而且还可以心分三用,我能专心驱使一头都不错了。”

    “别说了,行不行?”白得得被凤真说得心都凉了,她好像有点儿被自己的骄傲给冲昏头了。虽说白得得心里一直觉得阴阳修容花是鸡肋,但每次想着它能给杜北生等人带来巨大的辅助就又有些得意洋洋。现在看了五大宗大比,不过才种灵境而已,她就意识到自己以前是夜郎自大了。天下之大,能人辈出,她白得得还真算不得什么。

    杜北生的寂灭剑虽强,但依旧只是种灵境的强者,遇到开田境的白额虎却是有些左支右绌。

    不过在杜北生的心里似乎从没有过认输这个念头,要么赢,要么死。而五大宗有过协议,场中弟子如果自己不自动认输,生死都各安天命的。

    此刻杜北生身上已经负伤多处,杨见善的白额虎其实对他的威胁还不算最大,反而是那只开田境的小甲虫,让人防不胜防,杜北生的左肩就是被这只小虫给洞穿的。

    “得得,北生再不认输,我怕他性命不保。他怎么这么固执啊,不过是大比而已,犯得着拼命吗?”周金龙出声道,“他怎么还不认输啊?”

    白得得咬着嘴唇越发地反省自己作为师父实在是太不称职了。她看着场中的杜北生,多少也有点儿了解自己的小徒弟,他大概是不想让她失望。

    白得得对南草道:“你给北生传音,就说是我说的,让他认输,如果他不听我的,以后就别认我这个师傅了。”

    南草夺舍的玉怡虽然也只是种灵境,密语传音还用不出来,但是他的元神却是老魔头,总是难不住他的。

    杜北生在场中朝白得得投来一瞥,眼里有不服输的坚韧。白得得猜得没错,他的确是宁愿死也不想在白得得面前输掉。

    如今的杜北生估计自己回首当年,都不会明白自己的心态怎么转化得如此快,当初他跟着白得得不过是想利用她的权宜之计而已,现在却早就忘了初衷了。

    白得得对杜北生做了个口型道:“活着!”

    杜北生这才咬着牙喊了句“我认输”,这话才出口,他就倒了下去,失血过多,精神也倒了。

    白得得守在杜北生床边对南草反省道:“我是不是平时要求太高了,给了北生无形的压力,所以北生才会死也不认输啊?”

    南草在白得得背后白了她一眼。白得得对徒弟的要求还真不算高,大部分时候都是放任自流,可是杜北生那点儿小心思,南草可是看得清清楚楚的。

    就杜北生这出身,这修为,当然是绝对配不上白得得的,所以他才不得不拼命。

    南草虽然认了白得得为主,但那也是因为她有利用价值而已。若要从男女之事上论,南草真心觉得看上白得得的男人那是心得多瞎啊?天下美人还少吗?白得得再漂亮,可相处久了谁受得了啊?

    南草心里叹息,杜北生还是年纪太小啊,等他再大点儿就知道了,女人嘛脸看得过去就行了,要紧的还是得温柔解语啊,那样日子过起来才舒服。谁愿意成日犯贱去伺候大小姐啊?

    南草绝对不敢将心里话说出来,而且眼前的大小姐虽然可能是诚心发问,但她的性子可是只听得进好话的,于是道:“主人平时那般和蔼可亲,怎么可能对北生有压力,应该是北生对道的追求太执着了,所以才不愿认输。”

    白得得点了点头道:“北生应该是小时候被欺负得太惨了,才会执着于力量。”想到这儿白得得也替杜北生心酸,

    杜北生醒来后,白得得将他扶了起来。

    南草还以为白得得要先数落杜北生不顾性命的事情,结果却听白得得道:“北生,都是师傅对不起你,这次输了不是你的错,是师傅我没教好,不过你放心好了,下一次大比,师傅一定让你站到最后,你相不相信师傅?”

    杜北生看着白得得的眼睛,眼圈有些泛酸,“对不起,师傅,我输了,没让你长脸。”

    “已经很长脸了,前四诶。”白得得道。

    可是熟悉白得得的人谁不知道啊,大小姐眼里从来就只认第一,什么都要最好的。

    杜北生沉默着没再开口说过一句话,这大概是他对自己的另类惩罚。

    白得得在自己屋子坐了半晌,杜北生的问题她也看出了一些,但是毕竟是第一次带徒弟没什么特别好的经验,而她爷爷还有爹娘,虽然自己是个顶个的牛,不过说到带徒弟,还真没啥好夸耀的。看白宏一就知道了,这才进入定泉境。

    好在白得得还算懂得三人行必有我师的道理,很快就有了主意。

    此次得一宗弟子到七宝宗统被安排在岛南的“樱满天”住,白得得下了山去寻苏彦璟。

    “苏师叔一直在房间里没出来,吩咐过不许打扰。”得一宗弟子为难地看着白得得。

    “你去同传一声,就说是白得得求见。”白得得既然来了自然不会轻易走。

    那弟子也不敢得罪白得得,还是转身进去敲了苏彦璟的门。

    苏彦璟没想到白得得会来见自己,收了功睁开眼理了理袍子走了出去。

    “苏师叔。”白得得带着笑上前朝苏彦璟行了礼。这待遇在白仙子这里绝对可称得上热情了。

    苏彦璟颇有些受宠若惊。白得得在得一宗的地位说是小公主都不差,普通一个定泉境修士还真不一定有资格让她含笑相迎。

    苏彦璟愣了愣,不知该怎么称呼白得得。既然白得得主动叫他师叔,他回一句白师侄也是可以的。但是想当初两人同时种灵,白得得对他又颇为照顾,苏彦璟骤然成为她师叔,还有点儿不适应。

    白得得看出苏彦璟的拘谨道:“师叔叫我得得就可以了。”

    旁边的弟子见到白得得对苏彦璟如此恭敬,心里都想是不是见鬼了。需知苏彦璟虽然是宗主的唯一徒弟,但白得得可是对容舍都不屑的人。

    苏彦璟点了点头,“你找我是有什么事吗?”

    白得得笑道:“师叔能不能借一步说话?”

    苏彦璟没动,他和白得得虽然修为差异很大,但年龄却是相当,总是要避嫌的,但是他见白得得眼巴巴地看着他,又实在忍不下心拒绝,于是点了点头往旁边走去。

    到了僻静处,白得得才开口道:“师叔,是这样的,你与我同时种灵如今却已经是定泉境修为,放眼整个东荒域都是独一无二的,师傅的天赋了得自然是原因,但其中宗主对师傅是否也有些帮助?”

    苏彦璟不解白得得的意思,但还是点了点头。

    白得得心里一喜道:“师叔,我也收了个徒弟,你知道吗?”

    苏彦璟点了点头,虽然种灵境的比试他没去看,但白得得收徒的事他还是知道的。因为这姑娘是得一宗的热门人物,她身上不管是发生个什么事儿,都有人当谈资来讲。

    白得得道:“我这个徒弟可勤奋用功了,但是都一年了才到种灵境巅峰,我就想知道宗主是用了什么法子在指导师叔。”

    一年才种灵境巅峰?苏彦璟觉得自己和白得得之间的认知可能有些偏差。虽然苏彦璟本身是个特例,但他也知道在修真界,有大把大把的人用十年、二十年也未必能到种灵境巅峰。白得得那弟子天赋十分普通,甚至可说是底下,一年能有这水平已经是叫人惊艳了。

    苏彦璟道:“杜北生的天赋一般,得得你能让他一年就到种灵境巅峰,而且还是七宝宗种灵境前十,已经叫人刮目相看了。”

    看起来苏彦璟不仅知道杜北生的名字,而且对他的事情还是很了解的,可见他对白得得师徒的消息是很放在心上的。

    白得得笑道:“师叔就别夸我了,跟师叔比差太远了。我就是想知道宗主平时是怎么指导师叔的,有没有什么别的特殊的地方呀?我那小徒弟心高气傲,输了比赛之后一直不开心,我……”

    苏彦璟算是懂了,白得得这是为了她徒弟来请教的。

    苏彦璟道:“师傅说对弟子需因材施教,我勤奋已够,但阅历和实践却太少,所以这一年都是跟在师傅身后,四处云游,增加了不少阅历。我想北生之所以败北,可能是因为对战经验不足的缘故。”

    “是吗?”白得得觉得苏彦璟说了跟没说一样。

    苏彦璟看出白得得的不以为然了,“师傅还说我沉稳犹豫,但是冲劲不足,所以带我去北凉打了三个月的黑拳。”

    “什么?”白得得眼睛都快瞪出来了。北凉常年大雪漫天,哪里的人彪悍异常,黑拳市场也极为活跃,白得得早就有耳闻,但是她爷爷坚决制止她去那种龙蛇混杂的地方,所以白得得从没去过。

    “而且师傅封了我的修为,让我以凡人之身去对战的。”苏彦璟道。

    白得得不敢置信地上下打量了苏彦璟一番,如果将修为排除在外的话,苏彦璟就是个文弱书生型,白白嫩嫩的,一点儿煞气没有,这种人居然还封了修为□□拳,白得得觉得容舍估计是疯了。

    “□□拳有什么用啊?我们是道修,讲求的是沟通天地灵气,你这锻炼方式怎么有点儿魔修的意味啊?”白得得道。

    苏彦璟道:“师傅说,道生万物,天生万物都有道,我们自身也是道,如果对自身都不了解,而妄求天地之道,那是舍本逐末。”

    白得得不说话,那是因为不想认同容舍。

    “不过这个法子十分凶险,一开始有好多次,都是师傅暗中保住我的命的。你若想这样训练北生,恐怕得另寻人看着他。”苏彦璟道,非常委婉地暗示白得得的修为不够。

    白得得点点头,看起来苏彦璟这里再问不出什么有意义的内容了,她算是看出来了,容舍就是个罔顾人命的蛇精病。她可舍不得杜北生去那种地方磨炼,他小时候已经很苦了。

    “师傅。”

    白得得还没迈步呢,就听见苏彦璟恭敬地朝她身后喊了这么一声。

    白得得回头果不其然地看到了容舍。

    容舍看了白得得一眼,似乎是在向苏彦璟询问她在这里做什么。

    苏彦璟立即主动坦白道:“白师侄来找我打听师傅教导我的法子,她有些好奇我的修为进展速度,对师傅十分钦佩。”

    白得得的眼神已经可以将苏彦璟背后戳个大洞了,这人什么毛病啊,她什么时候表现出过对容舍的钦佩?

    但苏彦璟其实真是一片好心,白得得对容舍的不敬在得一宗又不是什么秘密,他是不希望白得得和容舍之间结下解不开的结才这样说的,实乃为白得得着想。

    白得得从苏彦璟身后站出来道:“我没有钦佩你,都是你徒弟自言自语。”

    瞧瞧,这话多作死啊?得罪容舍不说,还得罪苏彦璟。其实大小姐不是没有情商,只是懒得用而已,靠的还是拼爹的底气。

    容舍对苏彦璟笑了笑,“好心没好报了吧?”

    苏彦璟有些尴尬地低了低头。

    白得得对着容舍冷哼一声,看见他就伤眼,擦肩而过时更是抛下一句,“你这样教导弟子真是丧心病狂的蛇精病。”

    苏彦璟听了钻地洞的心都有了。

    容舍朝苏彦璟摆了摆手,示意他退下,自己倒是转身跟着白得得走了。

    白得得走了两步,听见身后的脚步声,回头警惕地看着容舍,“你跟着我干什么?”

    容舍道:“既然是打听教导弟子之道,怎么不来直接问我?”

    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白得得就是再屈尊降贵,也不可能抹下脸去问容舍的好么?“什么打听啊?我只是跟苏彦璟没话找话说而已,我弟子教导得不知道多好呢,还需要向你打听啊?”

    容舍对白得得态度没太在意,就好似白得得无论是不屑他,还是敬重他,他都完全不放在心上,对她整个人都是漠视一般。

    “不管怎么说,杜北生如今已经成了我得一宗弟子,我这个做宗主的就对他有责任。你身为他的师傅,虽说现在还能指导他,但他即将踏入开田境,你的修为跟不上,眼界和体悟也就跟不上。杜北生还算是个好苗子,将他交给我吧。”

    容舍此话一出,俨然是踩了白得得的尾巴,她全身的毛发都愤怒得快竖起来了。

    “你休想!”白得得指着容舍的鼻子道。

    容舍往前走了两步,距离白得得一臂距离时,抬手轻轻挪开了白得得伸在他面前的手指,“我马上就会颁布一条新的宗规,为了得一宗的发展,如若弟子修为高于师傅,则自动出师,或自己另择师傅,或宗门安排师傅。”

    “我杀了你!”白得得跳起来就想去抓容舍的头发,这是女人打架的本能选择。

    而容舍只是闲闲地一拂袖子,白得得就轻飘飘地借着风被吹到了三丈开外。

    修为完全被碾压,真是好丢人。

    “哈哈哈,哈哈哈。”一长串夸张的笑声从空中传来,宁凝出现在白得得身侧道:“我刚才看见什么了呀?是看到白孔雀被人一掌打得飞出来吗?哎哟,不该叫你白孔雀的,我看啊,叫白草包还差不多。”

    宁凝一边走一边拍手笑。

    作者有话要说:  男主居然连续两章出现,我都有些不习惯了,放心吧,我会尽快让他下线的。

    容舍:如果以出现章节的多寡来看,请不要再称我为男主。你们可以叫我,史上第一男配!

    容舍:(补充)听说在言情界,男配都是拿来疼的?

    杜北生:那个,问一句,所谓的男主,我们都是默认最后会和女主在一起的那个吧?这样的话,就让他当第一男配好了。我不介意被diss。 2k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神背后的妹砸相邻的书:娱乐宗师从零开始竞选总统火影之最强震遁危机一女二三男事危险总裁小娇妻银色独角兽花开春暖男人不低头至尊兵王鬼夫科技巨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