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 > 介绍 > 因为为师貌美如花[穿书]

64、溪海之别

【书名: 因为为师貌美如花[穿书] 64、溪海之别 作者:白狐辞

因为为师貌美如花[穿书]最新章节 2k小说网欢迎您!本站域名:"2k小说"的完整拼音2kxs.com,很好记哦!www.2kxs.com 好看的小说
强烈推荐: 九仙图一念永恒龙王传说太古神王武炼巅峰五行天玄界之门择天记永夜君王逆鳞大主宰圣墟    一道清亮月光。

    步月龄只觉得眼前一花,身体下意识地往后一仰, 那柄雪白色的长剑已经削下了三根发, 像一根冻好了的冰棱, 大抵比秃驴的脑壳儿还要亮几分。

    旁边的树叶朔朔打过。

    昏暗剪影间, 那抹霁蓝沉默地被风摇曳了一丝。

    青年的酒意霎时醒了,脖颈间的剑意冰凉,像一条雪藏了多年的蛇,甚至带着微微的刺痛。

    他抬起头, 那名雪白的剑客正垂过脸望着他, 眼角眉梢, 都似冷花, 衬着天边的月都冰了两分。

    凉如水。

    步月龄便模模糊糊地想起,天下之中,有一位绝世的剑客。

    相、折、棠。

    “你——”

    他侧过脸,白衣飒飒,音容飘渺。

    “你当你是谁,凭什么离我这么近?”

    他这话说的疏离得很。

    是, 他当他是谁, 怎么敢离他这么近?

    步月龄剩下的酒气也全醒了, 他望着脖颈旁的剑, 手指下意识抚上旁边粗糙的树皮, 凹凸不平如人心。

    他原本眯着的眼睛张大了,静静地看着对面的白衣,也不知是清醒还是不清醒。

    半晌, 他垂下头,旁边一缕黑发顺着他的发鬓落下来。

    “……对不住,是我冒犯了。”

    相易耳畔其实有些红,也不知是气的还是怎的,他蹙眉,眼神瞥到了旁边。

    “你喝酒了?”

    步月龄脑子有些嗡嗡作响,只浅浅地“嗯”了一声。

    相易手腕微动,长剑玩物似的被他摆弄来去,贴着那青年舞了一个来回。

    毛被削了几根儿,步月龄愣是眉毛也没动一下,直直地望着他。

    他眼窝深,眉峰长,睫又密,眼底泊了一水的青,汪汪地亮,快亮出声儿来了。

    相易“啧”了一声,嗓子又柔下来——却不是那种温柔的“柔”,是那种猫抓耗子的柔。

    他嗓子怪冷淡的,又带着一点点的哑,怪酥人的漫不经心。

    “你——真当我宠你啊。”

    得寸进尺的小畜生,是当我不会对你动手?

    步月龄听完这句话想了想,还真点了点头。

    相易,“……”

    相易自个儿回忆琢磨了一下,意识到自己真的对这小兔崽子太好了,他俩之间都整成这样了还底气十足得很。

    他也不知该叹气还是该生气,顿了顿又恍惚间问道,“你刚才喊我什么?”

    霁蓝长衫的青年神色还不太灵清,“……啊?”

    相易蹙眉,有些不耐烦“你还知不知道我是谁了?”

    步月龄望着他的剑,有些恍惚,“相……折棠。”

    相易淡淡地“哦”了一声,也听不出是个什么语气,忽地剑尖儿一转,步月龄一愣,那冰凉的剑尖儿贴脖颈顺上了他的下巴,缓缓地就着他的下巴……抬了起来。

    这实在是个,有些傲慢轻佻的动作。

    那剑尖儿凉得很,贴得步月龄耳根都起了鸡皮疙瘩,又有些发热。

    但听白衣剑客冷声道。

    “看着我。”

    霁蓝长衫的青年心脏猛地起跳,水月之间,树叶罅隙,映出对面人的脸,白如昼,影如墨……煌煌不可详记。

    步月龄也不知道真的,最后目光都聚在了他的嘴唇上。

    也许是月色太亮,衬得他的嘴唇红得过分,又不是那种死死的血红,那红是透的,点了花,又沁了水,比胭脂还胭脂,千年的狐妖都没这么惑人。

    ……他眼角抽了一下,盯着这嘴唇失了神。

    见他失神,相易又道了一声。

    “看着我——”

    步月龄声音发了一点颤,抬起棱角分明的脸,直直地看着他。

    “看什么?”

    相大不要脸顺在月色里,十分之坦然道。

    “看天下第一绝色。”

    步月龄,“……”

    这话也说不出错来。

    他嘴角弯了弯,想依着这人说个好字——他原以为相易又要同他开什么玩笑,这人总是这样的,他实在不是个正经的人。

    你跟他越正经,他便同你越不正经,只因为这样,你便看不穿他到底在想些什么了。

    比如他是否真的恼了,又是否真的怒了。

    相大不要脸这人,怎么可能让你瞅出他在想什么。

    但是这次没有开玩笑。

    相易的剑尖儿还点在他的下巴上,声音也还是凉飕飕的。

    “喂,拔出你的剑。”

    他现在连名字都不喊他了,步月龄的酒气被他方才两句话又撩拨了起来,迷迷糊糊地想着……是真生气着呢。

    霁蓝色的青年面露不解,但他手指微动,还是拔出了他的剑。

    相易看着他的剑,那是一把名贵的好剑,水蓝色的剑鞘敛着精致的光。

    步月龄正疑惑着,相易的剑却收回了,他下巴上的压力刚减轻,那柄雪白的长剑已经逼近了他的耳畔,步月龄心里一亮,呼吸一窒——

    相易要他拔剑,是因为要和他过手。

    步月龄呼吸皆乱了,许是相易头衔惊人,他见过许多次相易的剑,见过那雪白的长线惊天动地,唯独这滔天的剑气没到过他身上——

    白光顿闪,雪色层层叠进,霁蓝层层退却——

    三十一步,步月龄抬起头,“呲呤”一声,长剑脱手落地。

    一滴冷汗顺着他鬓边划过。

    步月龄耳畔一痛,紧紧地抿住唇。

    白衣像抹水似的泊在月色下,懒洋洋地抬起了下巴。

    “看清楚了没?”

    步月龄抬起脸,嘴唇上尝到了一丝血腥味。

    他竟然不觉得痛,反而觉得……兴奋。

    这是完完全全不一样的相折棠。

    第一次,他在相折棠手下尝到血的味道——

    他眯起眼睛……他这人奇怪得很,越到这种诡谲压力的时刻,脑子却越清醒,像一根韧性极大的根儿。

    相易却不晓得这小兔崽子在想什么。

    他道,“你看清楚我们之间的差距没?”

    霁蓝长衫的年轻人望着他,眼底的青色黯淡了一瞬。

    “看清楚了。”

    相易平扬起剑,手指摸上剑刃上的一丝血花,那是步月龄的血。

    “我要你看清楚,你我之间,还差了十万八千里,你追八百年都追不上。”

    步月龄嗓子一紧。

    他听懂了。

    相折棠的意思是,之前他能跟在他身边,是因为他愿意,如果他不愿意了,他们之间……差了十万八千里,的确无法并肩。

    并肩,谁人配与他并肩?

    溪与海之别。

    步月龄沉默了片刻,忽然抬起那抹青透。

    “怎么追?”

    相易也沉默了片刻,“哈?”

    霁蓝长衫的青年用手指抹上自己嘴角的血迹,声音打颤又发狠。

    “怎么追你。”

    相易,“……”

    ……这话说的怎么怪奇怪的。

    作者有话要说:  不好意思写得慢了……写到十一点多的时候睡着了刚刚才醒(捂脸) 2k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因为为师貌美如花[穿书]相邻的书:超级物流公司银色独角兽花开春暖男人不低头至尊兵王鬼夫科技巨头影视世界大抽奖从零开始竞选总统火影之最强震遁危机一女二三男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