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 > 介绍 > 后来,他成了女装巨巨

147、第一百四十七章

【书名: 后来,他成了女装巨巨 147、第一百四十七章 作者:艳归康

后来,他成了女装巨巨最新章节 2k小说网欢迎您!本站域名:"2k小说"的完整拼音2kxs.com,很好记哦!www.2kxs.com 好看的小说
强烈推荐: 位面电梯逆鳞大主宰圣墟雪鹰领主一念永恒龙王传说太古神王武炼巅峰五行天玄界之门择天记    第一组的试镜到此为止, 成跖跟随薛依一起撤退到观众席, 很快, 便有工作人员念出了第一组通过的名单:十六号、二十九号。

    毫无悬念。

    成跖的表现十分突出,而薛依的表现也不可谓不好,因此哪怕其他人落败心情郁闷,也找不出不服的理由,被淘汰的众位女艺人不久离开了会场, 这种试镜方式下来, 人数清空的相当之快。

    第一轮试镜结束后,整个会场的女演员便只剩下了六个人。

    值得一提, 在成跖第一组的试镜结束后,剩余的第二组和第三组试镜显得更加热闹。

    有了成跖开口的先河, 立刻出现了不少采用同种方式夺取导演注意力的战术,可这样做的有一个人还好, 人数一多就显得场面异常嘈杂, 不仅乱,还吵。

    若说成跖那一开口是艳惊四座,之后的试镜便成了东施效颦,两组都结束后,负责甄选的导演和副导演都是眉头紧锁, 第一组那种做做样子的商量消失不见,几个人都头痛不已,不得不认真商讨留下的胜者。

    越是如此,越是突出成跖刚才的表现有多惊艳, 不仅打开了一个缺口,还引得其他人相互模仿,薛依虽落在下风心里失落,可对于成跖的表现却说不出不字。她能明显感觉到在那之后导演和工作人员频频向她的方向看过来,可视线的中心却不是她,而是成跖。

    果然,她的预感是正确的,这个新人是一匹出人意料的黑马,这一把,她还真是遭了伏击。长长叹了口气,薛依集中精神,她知道,既然已经落后于人,那就只能在下一轮力求碾压,认输不可能,那就只能拼到底了。

    时间到了快三点,整个会场已经人数骤减,工作人员短暂的调整之后,成跖等六个人统一站在中间区。

    比之前更加精挑细选的六位演员,面容均是美貌精致,郑经在这六人之中扫视一圈,最后视线又回到成跖的脸上多停了两秒。

    不得不说,郑经确实感觉到了颜值的高低对比,哪怕这六位个个貌美如花,可一眼看过去,穿着朱红色旗袍的成跖还是极为显眼不容忽视,而且郑经觉得成跖的气质和其他人有很大不同,那股从浑身四处满溢出来的明朗感无法形容,站姿也显得不似一般女性而是十分笔挺,光是这么站着,就有一种莫名的挺拔感。

    这人叫什么来着……

    郑经没有记住他的名字,一时想翻翻成跖的资料也找不到,第二轮即将开始,他干脆集中精神,观察着成跖下一轮的表现。郑经抬手示意了一下工作人员,转头和六位一直默默等待的艺人道:“不要紧张,我们一共只有两轮,这一轮下来就结束了,放松点。”

    几位艺人眉头同时一皱,不仅没放松,反而更紧张了。只有两轮,那这就是胜负局,还放松放松……哪会有人放松的了啊!!

    郑经这话本来就打的这个主意,可万万想不到……现场还真有一个人放松了。

    成跖一直在等着时间快点过去,听说这就是最后一轮,他霎时眉开眼笑,看的身旁的薛依一阵颤抖。

    薛依在心里忍不住的想:完了!成跖笑了!他竟然这么自信!难道已经胜券在握!?不行不行不行!冷静点!她还不能慌!

    在所有人都为他这一笑而侧目时,成跖心里想:哎,做女人难啊!

    成跖的想法其实十分简单,因为,他一个大男人现在穿着旗袍感觉非!常!不!爽!

    在欣赏美人的劲头过去之后,那种大腿跑风的感觉异常鲜明,鲜明到成跖不得不暗地里夹|紧|双腿,连站姿都比平时拔高了两分,而眼见着就要熬出头了,作为男人能不高兴吗。

    很快,工作人员按照导演郑经的意思把道具抬了上来,当道具在艺人面前放定后,所有人的脸色都有些僵硬。

    道具是一张桌子,在一人一把椅子一支烟的第一轮过后,第二轮的道具竟然是一张桌子。更惊讶的事情还在后面,在桌子放好以后,工作人员又拿上了四把椅子,最后,桌上铺放了一个包裹,将包裹打开,里面是整整齐齐的一副麻将。

    ……麻将。

    决胜负的第二轮……竟然是打麻将!!

    成跖内心闪过一句卧槽,不由得吐槽:这是试镜?这tm是|黄|赌|毒吧!!

    郑经微笑道:“你们也知道,《海上皇城》是一部民国电影,里面一定会有玩牌的画面,我要这个画面美,还要有风情。你们就放松一点,自然的玩两把,我没有特殊的要求,你们想怎么表现就怎么表现。”

    听着简单,可在试镜之中,没有要求就是最难的要求,这需要演员不停去思考导演想捕捉的是什么,成跖眨了眨眼,抬手发问道:“导演,不会玩麻将怎么办?”

    导演要看你玩麻将,而你却不会玩麻将,这不是撞枪口?周围的人不由得纷纷集中视线,不懂成跖怎么会问这么蠢的问题,同时,她们又想,如果成跖不会玩麻将,对她们而言岂不是个机会?

    薛依并不这么认为,她们要做的是拍电影,谁会在乎你会不会真的玩麻将,果然,下一秒郑经便道:“不会玩也没事,你们就假装玩嘛。”

    除了成跖和薛依,其他人都没忍住露出不解的神情,这个问题比自由发挥更让人费解,假装玩,是要怎么玩,大家一起乱打?

    思考到这里戛然而止,因为工作人员已经分好了组,六个人分成两组,每组三个人,缺的那个均由一位工作人员补上以保持平衡。

    薛依略有些紧张的听着工作人员念人,马上,十六号和二十九号被相继念出来,她暗自稳了稳心神,不由感叹:来得好。

    要的就是正面碰,她薛依——不能怂!

    已经到了最后关头,放个狠话涨涨士气也不错,薛依转过头,在入座之前对成跖道:“我不会输得。”

    成跖望着她的表情骤然顿了顿,然后拉出了一抹笑容,道:“是吗,那你加油。”

    薛依:“……”

    啊!好……好气!薛依急忙转过头,忍住想要抽搐的表情,不行,她不能变脸!她要美美哒!

    “都坐,咱们这就开始吧。”

    成跖三人外加工作人员一起落座,在众多考核者的视线中,剩余的那位女艺人率先推开了麻将,四个人开始摆牌。

    周围寂静无声,只有麻将相撞时清脆的声响,第二轮试镜明明已经开始,可那种氛围却仿佛还回荡在等待试镜的时候,让人无所适从。

    “咱们摇色吧,看看是谁的庄。”这一声出口声色娇润,恍若切割空间,硬生生灌进一抹色彩。

    声音属于薛依,从开始到现在,薛依终于有了展现自己台词功底的机会,她的语气掐的极好,一开口就带动的整个牌局都有了生气。

    空气流动起来,四个人相继丢了筛子,巧的很,庄家正落在薛依头上。

    “呦~那我可就不客气了。”

    话里带着笑,语调又是带着调动人的味道,那副眉眼含笑的表情惹得成跖都多看了好几眼,更遑论导演和工作人员。

    还真是开局就占了上风,先这位薛美人,下手为强了。

    这正是薛依的打算,不仅如此,她还要乘胜追击,最后杀成跖一个片甲不留。

    既然能进第二轮,另外一位艺人反应也不慢,那位马上缓过神,接口道:“啧,真倒霉,你呀,玩起来可别下狠手啊~”

    接的生动自然,当真一副民国女子聚在一起搓麻将的样子。

    成跖抬了下眼,没说话,只跟着鼓了鼓嘴,表示出对薛依坐庄的微微不满,因为颜值顶尖,微小的神情变动也能吸引人的注意力,不得不说,美是极美的。

    薛依看在眼里,手上一摸一推,马上开始出牌,丝毫不给别人留打量成跖的空间,迅速夺取注意力。

    “三饼。”

    另一位低头看着手里的牌,笑了笑,像是牌面不错,说话也愉快了些。“八条。”

    成跖摸了牌,瞧了瞧,直接丢了出去,他的做的十分优美,动作开合,手臂张开的弧度圆润好看。

    薛依眼睛看着那牌,脸上浮现着关注牌面的神情,见不是自己需要的,即刻摸一张新的,再丢出一张,唠家常一般道:“最近闲得很,幸好有你们几个陪我,不然在这小城里住着,都要把人闷死了。”

    另一位接道:“有什么闷得,你家里那位……”

    话出口一半,这位女艺人的心里已经突遭雷击,大叹不妙,她被诳了,薛依这一句话听着轻悄悄,可用的完完全全一副女主人许曼莎的口吻,而她被薛依带着走,这一句接完,立刻就成了无关痛痒只能过来陪人打牌的小角色。

    要是平时还没什么,可这次试镜试的主题是什么?争取许曼莎!

    完了!一瞬间就完了!女艺人脸色顿时灰败,偏偏薛依还一脸温柔的望着她,笑道:“怎么了?牌不好?”

    女艺人咬咬牙,接口道:“牌不错。”

    牌是不错,可她人走歪了!棋差一著,却还得坚持到底,女艺人推出一张牌,道:“南风。”

    成跖摸了牌,看了一眼,又原样丢了出去,这一次,他顺带勾了一下头发,眼底里波光流转,模样是极好看,这会儿其他人虽看在眼里也谁也顾不上他的颜值,都忙着思索成跖的牌面,连续两次都不要,这牌到底是太差还是太好?

    然而牌面究竟如何,薛依并不在意,她在意的是成跖本人的表现,只是这样一摸一丢,连台词都不说,对她而言,其实是好事。可好事一长,就显得有些不对劲儿了。

    牌面变换走动了好几圈,成跖依旧在不停地摸牌又把牌丢出去,薛依越是占着上风,却觉得成跖这样按兵不动让她发毛。

    终于,在眼见着她手里的牌差不多上听只差一张就能胡时,成跖忽然开口道:“碰!”

    薛依一惊,刚刚打出去那张圆饼忽然就有了想收回来的念头,成跖露出了笑容,将那只圆饼拿到自己眼前,又推了一张北风一张九条出来放在一起,神情乖顺排的整整齐齐,他笑的美,动作也美,然后,就这样高兴的完成了 ‘碰’。

    薛依:“……”

    女艺人:“……”

    谁都知道,三张一样的才能碰,可成跖这三张,别说一样的,重样的都没有!

    同一个瞬间,其余三人都在想:就这牌,你碰个鬼啊!

    空气凝固,大家都不知道该做何反应,成跖一张无辜脸笑道:“诶,你们怎么不打啦?”

    薛依脸上跟着露出微笑,心里却被成跖这胡乱出牌搞得一惊,她想起了开拍之前成跖问导演的话,心里突然冒出一个想法:这个新人,不会真的不会玩吧!!!

    这么说来,刚才那一直摸了就丢也是因为他完全不懂牌吗!!?

    薛依忽然觉得觉得一直认真凑牌的自己有点傻……

    出神的片刻,凑人数的工作人员已经硬着头皮出了牌,大家大概是都在一瞬间领悟了导演说‘假装玩’的含义,成跖都已经乱出牌了,那其他人哪还有认真玩的心思。

    薛依迅速决断,她已经占着上风已经占得差不多,而成跖还没有什么表现,既然如此,直接胡牌结束局面无疑是ko成跖的最佳选项。

    顺序正好到她,薛依望向成跖,对这位难得让她感受到危机的新人送出一个告别的眼神,手上推出,脆声道:“胡了!”

    突如其来的宣告结束,那位女艺人霎时一惊,凑数的工作人员也被吓了一跳,成跖面露惊讶,嫩白的肤色上露出迷茫之态。

    简直是完美绝杀,薛依一度忍不住想给自己鼓掌。

    可就在此刻,成跖忽然眉头一抽,道:“你这不是诈胡嘛。”

    薛依:“……”啊?

    牌没胡是肯定的,如果真的胡了她早就推牌了,可问题是,成跖刚才明明就胡乱碰牌,怎么能好意思说她诈胡?

    这人好……好不要脸!!

    像是拨云见雾的一声,原本被突然结束打得措手不及的女艺人立刻看了看薛依的牌,道:“是呀,这不是差一张嘛~诶,你这妮子,耍赖皮可不行啊~诶呦,原来你胡九饼啊。”

    一个是不要脸,一个是不想结束,成跖和女艺人两个人一人一句,就把已经准备结束战局的薛依给拖了回来。

    薛依一脸懵逼的坐回来,这一回,大家又开始继续认真打牌,然而成跖那次瞎碰,还是被忽视了过去。

    因为知道一旦追究只会给成跖更多被注意的机会,薛依也只能跟着牌局继续走,可渐渐地,刚刚推牌造成的后果表现了出来,人人都知道她胡九饼,所以此刻,根本没有人会打出九饼,她想胡已经无望了。

    牌局继续进行,两轮后,原本牌面就不错的女艺人推了牌,这次是真胡,牌局说什么也进行不下去了,郑经导演叫了停,第二轮试镜到此结束。

    即便被叫了结束,薛依的脑中依旧一片茫然,她完全没明白这一轮到底是什么情况,成跖把她拖回了战局,可最后赢的人并不是成跖,成跖这是在干什么?同归于尽?

    突然,薛依猛地一顿,脑中闪过一个想法。“你、你该不会真的在假装玩麻将吧。”

    成跖回道:“不然呢?”

    薛依:“……”

    当然是表现自我啊啊!!当然是占领主权啊!!当然是吸引注意力啊!!

    成跖道:“导演不是说叫我们放松玩,他只要画面吗?”

    薛依:“……所以?”

    成跖:“所以就随便玩玩就行了,台词不重要,输赢不重要,重要的是谁的画面最好看,最好看,最好看。”

    薛依:“……”

    那一瞬间,薛依想到了成跖那不停重复的花式丢牌和美艳笑容,然后她又想到自己不停的怼台词,搞气氛,努力胡牌,四面防范……薛依望着成跖,美貌的面容开始炸裂。

    我一直在认真打排位,你竟然偷偷凸造型……

    薛依顿了良久,挣扎道:“……导演明明说叫我们随意表现。”

    成跖道:“嗯,他还说他只要画面。”

    成跖:“诶,你不觉得你就是想太多吗?”

    薛依:“……” 2k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后来,他成了女装巨巨相邻的书:搅乱三国花开春暖男人不低头至尊兵王鬼夫科技巨头影视世界大抽奖从零开始竞选总统火影之最强震遁危机一女二三男事危险总裁小娇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