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 > 介绍 > 妖怪公寓

52、第 52 章

【书名: 妖怪公寓 52、第 52 章 作者:醉饮长歌

妖怪公寓最新章节 2k小说网欢迎您!本站域名:"2k小说"的完整拼音2kxs.com,很好记哦!www.2kxs.com 好看的小说
强烈推荐: 废土崛起逆鳞大主宰圣墟雪鹰领主一念永恒龙王传说太古神王武炼巅峰五行天玄界之门择天记    第五十二章

    顾白对于创作环境是不怎么挑的。

    他坐在灵蛇夫人的工作室里, 一抬头就能看到被他妥帖小心的挂在了墙面上的玄武图。

    正如他初次见到那张貔貅龙首图时的瞬间的震撼一样,这张玄武图同样的给了顾白无比清晰的震慑。

    只是与那张牙舞爪几乎要冲出画面撕咬而来的貔貅不同,顾白能够清楚的感受到前方那张玄武图所透出来的、宛如高耸入云支撑着天地一般的山岳的沉重。

    这大约就是普通的画与灵画之间的区别。

    不需要什么修养也不需要什么鉴赏技巧, 甚至都不需要懂得丁点艺术, 就可以清楚直观的感受到其中的非同寻常。

    顾白想起自己之前总是得到“画面十分有灵性”、“冲击力强”这种评价,这么一想,恐怕就有自己一直以来画的都是灵画这一点因素在里头。

    怪不得他的某宝生意和摆摊生意总是那么好。

    顾白一直认为是画技不错加上自身运气和几年的积累, 现在想来, 应当还有这么一份特殊原因。

    顾白看了那张水墨图好一会儿,将灵蛇身上的花纹与细节记下来之后, 低下头来拿起了画笔。

    画玄武就要比当初画白虎顺利得多了。

    在清楚的意识到那位亲切温柔充满了母性光辉的夫人就是灵蛇之后,顾白迅速按照白泽所画的玄武图粗略的勾勒了几笔,将结构定下来之后,毫不犹豫的开始动手画起了那条缠绕在玄龟身上的灵蛇来。

    灵蛇本性柔和, 然有大毒,遇险攻击性极强,不动则以,一动则必然收割对手的性命。

    顾白对于这种对比极为强烈的性格表现并不苦手。

    他花了一下午时间修修改改,最终在蛇尾处轻轻一挑,便勾出了一道锋利如同寒刃的直线。

    画中的灵蛇上半身高高竖起,头却微微垂着, 注视着下方的玄龟,斑斓的毒蛇在此时却透出了一股温软的柔情来。

    稍往后看,却又能看到微翘起来的蛇尾, 锋利尖锐,警惕万分。

    顾白又开始着手画玄龟。

    可他才刚触及龟背,就停了下来,抬头瞅着那副水墨图里安然合着眼沉睡的玄龟,开始发愣。

    他没有见过玄龟——不管是本体还是人形。

    跟当初司逸明对他说,画头白虎这种状况不同,在清楚的知道了画中的神兽是有原型的之后,顾白反而不太敢随意的下笔了。

    而且按照白泽的画里那个安然打盹的玄龟来画的话……

    顾白看了看自己画的灵蛇,觉得那样可能会变成母子图。

    既然是感情非常好的伴侣,那么灵蛇温柔垂眸的时候,玄龟应当也是会给予回应的。

    ——即便不回应,在他已经给灵蛇夫人定下的这个画面基调的情况下,顾白觉得作为丈夫,怎么都不可能选择睡觉的。

    而且神兽图,不管怎么说,带有一丝震慑的威能是基本。

    顾白自问自己的画技还没厉害到画个打盹的神兽也能画出如山岳般的压迫感的程度,他只能利用构图和画面主体的肢体语言来表达出威慑的意味。

    就如同之前的貔貅图和白虎图一样,他还需要利用到背景来进行衬托强调。

    可白泽画的光秃秃的水墨图,没有背景只有主体,照样牛逼哄哄。

    顾白扒着自己的画架,看着墙上挂着的水墨图,幽幽的叹了口气。

    没办法的事,顾白想,毕竟白泽比他多活了好几万年呢。

    灵蛇夫人来叫顾白下去吃饭的时候,刚巧就听到顾白在叹气。

    她悄声走到顾白后边,看了一眼顾白将她的本体细化完毕的草稿,感觉还挺满意。

    她弄出了点儿动静来,柔声问道:“叹什么气呢?”

    顾白一惊,猛地转过身,看到是灵蛇夫人之后一下子放松了下来,显然是被吓到了。

    灵蛇夫人体贴的拍拍他的背顺气,却眼尖的看到了顾白的单衣底下的吊坠。

    灵蛇夫人倒吸一口凉气,然后轻轻勾了勾顾白脖子上挂着的细绳。

    顾白感觉有点痒痒,十月中的深山里已经很冷了,但在神兽家里,必然是有着阵法保持恒温和干燥的,所以在外边穿的毛衣和薄棉外套基本都脱了,只剩下里边一件单衣衬衫。

    顾白抬手摸了摸被勾起来的项链,疑惑的看向身旁的女性。

    灵蛇夫人又勾了勾那根龙筋细绳,看着那个紫色的貔貅挂坠,问顾白:“这是司逸明送你的?”

    顾白一愣,点了点头:“是的。”

    灵蛇夫人收回视线收回手,满脸惊叹。

    顾白隐约察觉到了一丝异常:“这个……怎么了吗?”

    “这是建木的树皮。”灵蛇夫人说到,“天上地下仅有一颗,黄帝栽的,沟通天地,以前天庭没塌的时候,仙人上天下凡往来便是靠着这棵树,后来天庭塌了,建木也就消失了。”

    顾白摩挲着那个拇指大小的紫色小貔貅木雕,别的他都没个具体的概念,唯一知道的就是,脖子上这个东西贼贵贼贵。

    并且可能是无价之宝。

    “这绳子,蛟龙筋,蛟龙早几千年就灭绝了,水族太无能,没有能化蛟的。”灵蛇夫人说完,觉得貔貅到底是貔貅,从上古时期就囤货囤到现在,竟然连建木和蛟龙筋都能随手送出去。

    顾白收回了自己摸木雕的爪子,想摸摸绳子又收回了手。

    看来真的是无价之宝。

    顾白突然就觉得脖子上的这个挂坠有点重。

    “貔貅挺好的。”灵蛇夫人拍了拍浑身不自在的顾白的肩,“走吧,下去吃晚餐。”

    顾白看着灵蛇夫人迈着优雅的步伐轻巧的离开了工作室,忍不住又摸了摸脖子上的挂坠,感觉有些失措。

    他低头看了看手上的貔貅玉串,也不知道这串玉串价值几何。

    顾白摸了摸衣兜里的手机,发现竟然有信号了,赶紧拍了两张照发给了顾朗,求助。

    然后又把玉串拍下来发到了师门群里,求助。

    山里信号不太好,断断续续的,师门群里的图片转悠了半天还停留在10%,发给他爸的图片却意外的顺畅。

    而令顾白感到惊讶的是,他爸竟然回他短信了!

    还是秒回!

    顾朗也拍了张照给顾白,画面里是顾朗那张一看就很不好惹的凶恶脸,以及一条满口利牙的食人鱼——看起来是顾朗的战利品。

    紧接着,来自老父亲的文字消息是:反正是貔貅找你帮忙,你把他掏到倾家荡产都是值当的。

    顾白沉默了半晌,最终回了个笑脸过去。

    他的价值观跟占了便宜还理直气壮嫌不够的顾朗差得有点多。

    顾白摸着脖子上的挂坠,决定以后司先生要是还找他帮忙,就不要报酬了。

    最好了这个决定之后,顾白长长的出了口气。

    在楼下等了几分钟也没见顾白下来的司逸明走了上来,一上来就看见顾白满脸凝重的样子,不由一怔。

    司逸明敲了敲实木的楼梯扶手:“怎么了?”

    顾白回过头来,没有直接回答,而是说道:“画不出玄龟。”

    司逸明扫了一眼画架上完成度还挺高的灵蛇线稿,又看了一眼还只是几根线条的玄龟和背景,点了点头:“先下来吃饭。”

    “好。”顾白乖巧的跟着司先生下去了。

    晚饭是灵蛇夫人亲手做的,食材倒不是什么灵植,就是山里采的猎的野味,妙手烹炒之后味道相当不错。

    一桌非人类都不讲究吃饭不说话的规矩,顾白好像一下子就忘记了刚刚的苦恼和无措,抱着手机两眼亮晶晶的跟灵蛇夫人取经。

    取的自然是做饭的经。

    顾白一直以来做饭可都是靠菜谱,从来没有谁教过他什么技巧,再撑死了也不过是看一点美食视频学一学。

    灵蛇夫人也没见过对做饭这事儿感兴趣的妖怪,而且还是个小崽崽。

    她心情好极了,慷慨大方的将自己独门技巧教给了顾白。

    饭桌上一大一小你来我往侃侃而谈,司逸明一个偶尔负责给顾白切菜洗菜的默默扒饭,有点不大高兴。

    顾白小声嘟哝:“司先生喜欢吃甜的,炖菜的话再加糖会不会太甜了一点?”

    温柔的夫人答道:“先试试,如果太甜了就加水加盐调剂,或者放几块土豆块进去也行。”

    “嗯嗯嗯。”顾白点头,埋头啪啪戳手机屏幕做笔记。

    司逸明夹菜的动作顿了顿,突然就觉得心情好了起来。

    饭后司先生直接把顾白从屋里拎了出来,在顾白还茫茫然不明白发生了什么的时候,司逸明从口袋里掏出了两张符篆,自己揣一张顾白兜里塞一张,然后一把搂住了顾白的腰,二话不说直接把人带上了天。

    顾白:……

    顾白:!!!!

    跟灵魂出窍的时候那种自己本身就轻飘飘的像张纸的感受截然不同,顾白能够清楚的感觉到引力在拉扯着他,脚底下空落落的,全靠腰上的手才能保持在空中。

    顾白眼睁睁的看着大地距离他越来越远,吓得连话都说不出来,浑身僵硬,只能死死的抱住了旁边的司逸明。

    以为揣个避风符就完美解决一切的司先生感到了一阵窒息。

    他干脆变回了原型,把顾白往自己背上一甩,开始平稳的向北方飞去。

    司先生这一次展露出来的本体很大,大到顾白完全可以在他背上滚两圈。

    顾白傻愣愣的趴在貔貅背上,跟他的面颊亲密接触的、是貔貅光滑冰冷的鳞片,和一丝丝沁凉的云彩。

    平稳前进的高空中没有风,大概是用什么法子避开了,远远的能够看到有飞机在远处安然的航行,同样没有出什么岔子,大约也是用什么法子把自己藏起来了。

    顾白终于反应过来,爬起来,想要摸摸貔貅的金色鳞甲,手伸到一半,抬头看向了正破开云彩的龙首。

    他小声道:“司、司先生,我可以摸摸您吗?”

    声音虽然小,但其中的兴奋却几乎要溢出来!

    司逸明:“……”

    你这话我怎么接。

    发现自己的话有歧义的顾白赶紧澄清:“我、我就摸摸鳞片!”

    司逸明没好气地:“你都已经坐在我背上了。”

    这就是同意了。

    顾白忍不住笑了两声,上手抚摸着轻柔而细致的感受着手底下的鳞甲。

    坚硬,冰冷,就像是战士披着的甲胄,边缘看起来很锋利,在顾白小心避开的情况下,还是不小心擦过了鳞片的边缘。

    他都要条件反射的等待疼痛了,却发现那鳞片的边缘变得柔软,擦过之后没有受到任何伤害。

    顾白愣了愣,察觉到这是来自于这位大佬的体贴,不由露出了笑容来:“……谢谢司先生!”

    司逸明也没否认,只是提醒道:“小心一点。”

    顾白没了顾忌,摸得心满意足,甚至还没能控制住自己胡来的双手,爬到司逸明颈后,轻轻碰了碰龙首之后那些看起来细腻又脆弱的鳞片。

    后颈的脆弱之处被轻柔的触碰,司逸明感觉浑身鸡皮疙瘩都要抖掉三斤,差点没回头把顾白甩下去!

    好在顾白很快就收回了手,像是这才意识到问题一般,开口问道:“司先生,我们要去哪儿?”

    “你不是画不出玄龟吗?”

    司逸明晃了晃脑袋,缓解了后颈的脆弱之处被触碰的麻痒,才继续说道:“我带你去看看玄龟镇守之下的幽冥的极光。” 2k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妖怪公寓相邻的书:娱乐世纪危机一女二三男事危险总裁小娇妻银色独角兽花开春暖男人不低头至尊兵王鬼夫科技巨头影视世界大抽奖从零开始竞选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