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 > 介绍 > 蝶二号

第252章 脱险

【书名: 蝶二号 第252章 脱险 作者:我是曹宁

蝶二号最新章节 2k小说网欢迎您!本站域名:"2k小说"的完整拼音2kxs.com,很好记哦!www.2kxs.com 好看的小说
强烈推荐: 诸天至尊圣墟雪鹰领主一念永恒龙王传说太古神王武炼巅峰五行天玄界之门择天记永夜君王逆鳞    吴秀波带着人来到“春来茶馆”,一眼就看到了茶馆外的党通局的人,凭特工的敏锐的眼光,他感到党通局的人已经包围了茶馆。

    “你……你带人去四周,控制住党通局的人,让他们休息去,由我们来接岗,后面的工作不让他们费心了。”吴秀波点将起来。

    保密站的各个处长,每人都带有四五十人,分东南西北从外面向党通局的人包围过去。

    这时,前门的党通局的人看到了向他们逼近的保密局的人,便喝道:“滚开!党通局办案,不相干的人滚一边。”

    保密站的行动处长一听,老子是来请你们休息的,你却说老子是不相干的人,不高兴了:“要滚你们滚,你们才是不相干的人。”

    那边党通局的处长一听,敢同老子斗,灭了你,便举枪就打。

    保密站的行动处长,见机躲了过去,便马上开枪回击。

    见到自己的处长开枪了,保密局的那些人便跟着开枪了。

    一下子,党通局被撩倒了十几个人,双方枪战起来。

    枪声一响,其他的几个方向的保密站的人,以为是吴秀波给了指令,便也向着他们的面前的人开枪。

    等到党通局的站长,从茶楼跑出来时,他的人已经有一大半躺在地上叫唤着,党通局的站长看到了吴秀波:“姓吴的,杀我的人,你不给我说法,我同你没完。”

    吴秀波不理他,命令道:“封锁茶楼,所有人全部带回站里审查。对了,还有这几个人,刚从茶楼里出来的,也有共党嫌疑,一并带走。”

    党通局站长吼道:“你敢抓我?我是党通局上海站站长。”

    “你怎么不说你是党通局局长?审查后再说,带走。”

    就在保密局与党通局狗咬狗时,参加会议的**上海市委负责人正到达现场,他在场外看到了这一幕。

    他明白了,国民党已经知道了**开会的时间与地点,正在张网以待,准备抓了这些与会的**各省负责人。

    幸好自己有事耽误了半小时,否则就进入茶楼了。

    因为他是东道主,所以他原本计划提前一个小时进入茶楼。

    如果他提前进入,那肯定是落入了国民党的陷阱之中。

    想到这,他马上离开了“春来茶馆”,回去向中央发报。

    在他走后十分钟,另外的三个省的负责人也来到了现场,看到了现场的情况,他们也都撤了出去。

    而这时,在茶馆内的上海市委委员发现了情况。

    为了给外面的同志报警,他安排了三个人,从三个方位武力突围。

    不幸的是,遭到了保密局的武力阻击,最后,那三个同志牺牲了。

    委员知道冲不出去了,便命令剩下来的一个人:“我们分开,争取躲过敌人的搜捕,记住一点:严守党的机密,不做叛徒。”

    那个人坚定地说:“严守党的机密,不做叛徒。”

    两人说完后,马上分开,混入了茶馆的客人中。

    这时候,外面来了很多的警察,他们配合着保密局驱散了在外围观的人,对茶楼的人进行了审问。

    “共党的人是外地来的,所以只要是外地人和没有本地担保的人,全部抓起来。”吴秀波命令道。

    在茶馆老板和掌柜的认证下,许多的老茶客被指认出来,排到了一边,而另外的一边,则是十几个没有担保的人。

    吴秀波让人将那有担保的二十多人的身份资料登记了,让他们家来人领人,而另外的十几人,也让他们给熟人和家人写信,让人来领他们,最后一弄,只剩下五个人没有人担保。

    上海市委的两个人都在这五个人中间,他们被押上了车,送去了上海保密站。

    那些没带走的人也留下了说明书,讲清楚为什么来茶馆。

    四个小时后,吴秀波得意地带人回站。

    而党通局逃脱的人,回去告诉了副站长,副站长一封电报去了南京,党通局总部的人气得大骂毛人凤卑鄙。

    骂完之后,还得去找那个卑鄙的毛人凤,让他将党通局上海站的人全放了,否则,上海就是一块空白地了。

    周森安排了人去“春来茶馆”,事后得到了消息。

    对于那牺牲的三个人他没有办法,另外的两个人他不知道。

    但是现场抓走的那五个人,肯定有**人,这一点他相信。

    周森写了一封密信,再一次去了咖啡馆。

    而在咖啡馆内,他又得到了上级的信,信中对他的情报救了各省的负责人表示表扬,同时让周森不要关注被捕的同志,组织上会安排人去营救,周森的身份不能暴露。

    周森知道,这是方先生怕他冲动。因为在中苏战斗中,在中印战斗中,周森给人一个易冲动之人的印象。

    周森笑了笑,其实,他在冲动外表之内,有着慎重。

    所以,从吴秀波带人去抓人离开之后,周森没有给吴秀波电话,仿佛吴秀波抓人怎么样,与自己无关。

    就在吴秀波抓的人押进了保密站时,从苏州回上海的周定勋来到了上海保密站。

    吴秀波将情况向周定勋作了汇报,并找了一个探员过来汇报。

    那探员事先得到了吴秀波的提醒,让他来出面当知情人,从而保护那个在共党中的线人。

    那探员巴不得这事,天上掉馅饼的好事,竟然落到了他的头上。

    “你是从什么地方得到这个情报的?”周定勋问。

    “党通局内,我有一个老乡在党通局。”探员说。

    “他怎么会将这个情报给你?”周定勋盯着探员问。

    “他去赌场赌博,将老婆都输了,所以找我帮忙。”

    “怎么个帮忙法?”周定勋感到这中间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他给我一个情报,他需要五十万法币。”探员感到压力大。

    吴秀波马上说:“他找到了我,汇报了这个情况,我给了他五十万法币,拿回了这个情报。”

    周定勋对吴秀波是百分之八十的相信的,所以便没有再追究这事。

    “那个提供情报的人呢?”周定勋想找来问问。

    吴秀波不好意思地说:“昨天党通局的人反抗,我们不得不开枪,结果打死了很多人。”

    周定勋指着吴秀波说:“你将提供情报的人也打死了?”

    “我也不认识他,兄弟们也不认识他,结束……死了。”

    周定勋挥手,让那个探员退了出去:“那你昨天行动前,带着人去周森的“大天鹅”干什么?”

    吴秀波说:“是木头让我去的,他告诉了我一个消息。”

    “什么消息?让你在行动时去他哪。”周定勋奇怪道。

    “木头说,投靠了我们的党通局的人,在一个信箱内收到了通知。党通局让他今晚带人去城隍庙。”吴秀波说。

    这话没有假,关押监视在周森这里的人是收到了通知。

    “那就先找出共党,摸清楚共党的下一步计划。”周定勋说。

    吴秀波带着人来到“春来茶馆”,一眼就看到了茶馆外的党通局的人,凭特工的敏锐的眼光,他感到党通局的人已经包围了茶馆。

    “你……你带人去四周,控制住党通局的人,让他们休息去,由我们来接岗,后面的工作不让他们费心了。”吴秀波点将起来。

    保密站的各个处长,每人都带有四五十人,分东南西北从外面向党通局的人包围过去。

    这时,前门的党通局的人看到了向他们逼近的保密局的人,便喝道:“滚开!党通局办案,不相干的人滚一边。”

    保密站的行动处长一听,老子是来请你们休息的,你却说老子是不相干的人,不高兴了:“要滚你们滚,你们才是不相干的人。”

    那边党通局的处长一听,敢同老子斗,灭了你,便举枪就打。

    保密站的行动处长,见机躲了过去,便马上开枪回击。

    见到自己的处长开枪了,保密局的那些人便跟着开枪了。

    一下子,党通局被撩倒了十几个人,双方枪战起来。

    枪声一响,其他的几个方向的保密站的人,以为是吴秀波给了指令,便也向着他们的面前的人开枪。

    等到党通局的站长,从茶楼跑出来时,他的人已经有一大半躺在地上叫唤着,党通局的站长看到了吴秀波:“姓吴的,杀我的人,你不给我说法,我同你没完。”

    吴秀波不理他,命令道:“封锁茶楼,所有人全部带回站里审查。对了,还有这几个人,刚从茶楼里出来的,也有共党嫌疑,一并带走。”

    党通局站长吼道:“你敢抓我?我是党通局上海站站长。”

    “你怎么不说你是党通局局长?审查后再说,带走。”

    就在保密局与党通局狗咬狗时,参加会议的**上海市委负责人正到达现场,他在场外看到了这一幕。

    他明白了,国民党已经知道了**开会的时间与地点,正在张网以待,准备抓了这些与会的**各省负责人。

    幸好自己有事耽误了半小时,否则就进入茶楼了。

    因为他是东道主,所以他原本计划提前一个小时进入茶楼。

    如果他提前进入,那肯定是落入了国民党的陷阱之中。

    想到这,他马上离开了“春来茶馆”,回去向中央发报。

    在他走后十分钟,另外的三个省的负责人也来到了现场,看到了现场的情况,他们也都撤了出去。

    而这时,在茶馆内的上海市委委员发现了情况。

    为了给外面的同志报警,他安排了三个人,从三个方位武力突围。

    不幸的是,遭到了保密局的武力阻击,最后,那三个同志牺牲了。

    委员知道冲不出去了,便命令剩下来的一个人:“我们分开,争取躲过敌人的搜捕,记住一点:严守党的机密,不做叛徒。”

    那个人坚定地说:“严守党的机密,不做叛徒。”

    两人说完后,马上分开,混入了茶馆的客人中。

    这时候,外面来了很多的警察,他们配合着保密局驱散了在外围观的人,对茶楼的人进行了审问。

    “共党的人是外地来的,所以只要是外地人和没有本地担保的人,全部抓起来。”吴秀波命令道。

    在茶馆老板和掌柜的认证下,许多的老茶客被指认出来,排到了一边,而另外的一边,则是十几个没有担保的人。

    吴秀波让人将那有担保的二十多人的身份资料登记了,让他们家来人领人,而另外的十几人,也让他们给熟人和家人写信,让人来领他们,最后一弄,只剩下五个人没有人担保。

    上海市委的两个人都在这五个人中间,他们被押上了车,送去了上海保密站。

    那些没带走的人也留下了说明书,讲清楚为什么来茶馆。

    四个小时后,吴秀波得意地带人回站。

    而党通局逃脱的人,回去告诉了副站长,副站长一封电报去了南京,党通局总部的人气得大骂毛人凤卑鄙。

    骂完之后,还得去找那个卑鄙的毛人凤,让他将党通局上海站的人全放了,否则,上海就是一块空白地了。

    周森安排了人去“春来茶馆”,事后得到了消息。

    对于那牺牲的三个人他没有办法,另外的两个人他不知道。

    但是现场抓走的那五个人,肯定有**人,这一点他相信。

    周森写了一封密信,再一次去了咖啡馆。

    而在咖啡馆内,他又得到了上级的信,信中对他的情报救了各省的负责人表示表扬,同时让周森不要关注被捕的同志,组织上会安排人去营救,周森的身份不能暴露。

    周森知道,这是方先生怕他冲动。因为在中苏战斗中,在中印战斗中,周森给人一个易冲动之人的印象。

    周森笑了笑,其实,他在冲动外表之内,有着慎重。

    所以,从吴秀波带人去抓人离开之后,周森没有给吴秀波电话,仿佛吴秀波抓人怎么样,与自己无关。

    就在吴秀波抓的人押进了保密站时,从苏州回上海的周定勋来到了上海保密站。

    吴秀波将情况向周定勋作了汇报,并找了一个探员过来汇报。

    那探员事先得到了吴秀波的提醒,让他来出面当知情人,从而保护那个在共党中的线人。

    那探员巴不得这事,天上掉馅饼的好事,竟然落到了他的头上。

    “你是从什么地方得到这个情报的?”周定勋问。

    “党通局内,我有一个老乡在党通局。”探员说。

    “他怎么会将这个情报给你?”周定勋盯着探员问。

    “他去赌场赌博,将老婆都输了,所以找我帮忙。”

    “怎么个帮忙法?”周定勋感到这中间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他给我一个情报,他需要五十万法币。”探员感到压力大。

    吴秀波马上说:“他找到了我,汇报了这个情况,我给了他五十万法币,拿回了这个情报。”

    周定勋对吴秀波是百分之八十的相信的,所以便没有再追究这事。

    “那个提供情报的人呢?”周定勋想找来问问。

    吴秀波不好意思地说:“昨天党通局的人反抗,我们不得不开枪,结果打死了很多人。”

    周定勋指着吴秀波说:“你将提供情报的人也打死了?”

    “我也不认识他,兄弟们也不认识他,结束……死了。”

    周定勋挥手,让那个探员退了出去:“那你昨天行动前,带着人去周森的“大天鹅”干什么?”

    吴秀波说:“是木头让我去的,他告诉了我一个消息。”

    “什么消息?让你在行动时去他哪。”周定勋奇怪道。

    “木头说,投靠了我们的党通局的人,在一个信箱内收到了通知。党通局让他今晚带人去城隍庙。”吴秀波说。

    这话没有假,关押监视在周森这里的人是收到了通知。

    “那就先找出共党,摸清楚共党的下一步计划。”周定勋说。 2k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蝶二号相邻的书:汉鼎银色独角兽花开春暖男人不低头至尊兵王鬼夫科技巨头影视世界大抽奖从零开始竞选总统火影之最强震遁危机一女二三男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