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 > 介绍 > 快穿之一旬一生

58.原创农女 第四话

【书名: 快穿之一旬一生 58.原创农女 第四话 作者:紫墨海

快穿之一旬一生最新章节 2k小说网欢迎您!本站域名:"2k小说"的完整拼音2kxs.com,很好记哦!www.2kxs.com 好看的小说
强烈推荐: 都市超级医圣无敌英雄系统都市兵王我从凡间来白袍总管神话版三国九阳帝尊六零时光俏造化之王超品相师斗鱼之顶级主播冠军之心    逝者已逝,而生活还要继续。

    对于卫家二房来说, 卫林失去了相扶相持多年的妻子, 卫宁远兄妹失去了疼爱的母亲, 是天大的不幸,这辈子都未必能从失去亲人的伤痛中走出来, 但对于整个梅山村的人来说, 同情怜惜过后,日子该怎么过还得怎么过, 谁也不会为了别人家的不幸, 就忽略了自家的生活, 相反,卫家的遭遇,可算是给梅山村的家家户户敲响了警钟,让大家对自己的小家更加用心了。

    不到一个月时间, 梅山村就恢复了平静。

    清晨,天麻麻亮, 卫夜就醒了,一扭头就看到一张熟悉的脸, 不像成年后那样轮廓深刻宛如混血, 如今俊秀的脸上还带着孩童特有的稚嫩,稚嫩中又透出一丝疲惫的痕迹,眉头微微皱着, 睡梦中也严肃得不行。

    虽然卫夜并不想吵醒卫宁远, 但奈何生理问题迫在眉睫——

    “啊啊——”小哥啊, 再不醒你妹妹就要水漫金山了!!

    卫宁远一下子惊醒过来,就瞅见妹妹紧皱着淡淡的小眉头,小脸憋得通红,他二话不说掀开薄被跳下了床,熟练地解开妹妹的下半部分襁褓,扯下尿布,然后抱起来到尿桶边上,嘴里“嘘嘘”出声!

    卫夜忍着羞愤解决了人生大事,不然能怎么办呢,尿床她更没法接受!!

    一个月的时间,已足够卫宁远成长为合格的小保姆,他拿了块干净的细棉布,认真地给小婴儿擦了擦屁股,然后才又换了块干净的尿布包上。

    卫夜躺在他怀里一脸生无可恋,由得他动作,等她清清爽爽地躺在了床上,卫宁远很是温柔地在她额头上亲了一口,“平安乖乖,再睡一会儿吧,睡得香长得好,平安一定要健健康康长大!”

    一个月前看上去好像随时都会一命归西的小婴儿,经过一个月的悉心照顾,吃得凶猛,睡得又香,小婴儿长了三斤多,从小老鼠进化到了正常足月婴儿大小,虽然仍旧瘦巴巴的,但褪去了那层不正常的血污蜡黄,小婴儿露出了粉润白皙的嫩皮儿,乌黑的胎发,额间一点红艳艳的美人痣,精致可爱得就像迷你的小观音。

    一看就知道,这条小命算是稳稳地站住了。

    卫宁远望着漂亮的小妹妹,心里的满足都快溢了出来,眼神中充满了长辈式的慈爱。

    卫夜不知道小男孩儿满怀的慈父慈母心,眨巴着比寻常婴儿大得多的圆溜溜眼睛,冲卫宁远“啊——”了一声——哥啊,你咋还不睡?男孩子缺觉会长不高的,矮个帅哥一点都不萌好么?

    卫宁远笑了一声,短暂的相处中,他已经大致能分辨出妹妹发出的“啊”,因为音调的不同,而包含的不同意味,比如眼下这个,就是在催他和她一起躺下——作为一个刚刚满月的小婴儿,他妹妹真是太聪明了!!

    兄妹俩相互依靠着,又睡了大约一个时辰,天大亮了,卫宁远悄悄从床上起来,虽然明知道妹妹不会翻身,还是不放心地将枕头堆在了床边,然后才出了房门,兜头就碰到了一身潮气从外面进屋的卫林。

    卫林原本是个高大健壮的农村汉子,生得浓眉大眼相貌堂堂,小时候在私塾里念过三年书,能读会写,十岁上跟着师傅学了一手木匠活,学了一手精湛的手艺,加上脑子灵活,喜欢到书店淘一些旧画册琢磨家具的款式,很快就青出于蓝,成了远近闻名的木匠好手,常常给镇上的富户老爷们家里做活,就凭这份本事,在梅山村很有些威望。

    只可惜,经了这一遭,家散了不说,自身的威望也直接降到了谷底,连云虎这样处了多年的老兄弟也对他心生不满,更不要说他自己,通身的意气心气都被一朝打散,失去了打小一起长大又相伴多年的妻子,也仿佛带走了他全身的活力。

    这一个月来,卫家剩下的三口人,除了卫夜,卫林和卫宁远都瘦了一大圈,卫宁远虽然瘦了,精神还好,卫林就不一样了,不仅瘦了,精神也垮了,挺直的背也弯了,整个人都仿佛缩水了,变得干瘦萎靡,目光触到儿子,甚至会下意识地移开,连直视都不敢。

    “大,大郎,小妹还在睡?”卫林小声地开口。

    这一个月,一方面是卫宁远照顾着卫夜一刻也不撒手,另一方面也是出于心虚,卫林见自己那个难产女儿的次数竟还不足一个巴掌,但今天毕竟是孩子的满月,他做父亲的,不能当不知道,同时也希望借着这个机会和儿子和解。

    “在睡。”自从母亲去世后,再面对卫林时,卫宁远是能言简意赅就言简意赅,绝对不多说一个字,更别提向以前那样撒娇说笑了。

    卫林嚅动了一下嘴唇,“今天,是小妹满月,你看……”

    “不办,平安身体还弱得很,等她满周岁再说。”

    要搁卫宁远的意思,是恨不得把妹妹藏起来,天气越来越凉了,让平安出来见人,万一喝了口凉风……

    “那好歹叫家里人吃个饭……”

    “我还有事,您忙您的。”

    卫宁远不耐烦地打断了卫林,转身走了,平安快要醒了,他得先备好热水,小家伙特别爱干净,脸要洗,手要擦,屁、股也要再洗洗,还要抱去云婶家吃早饭,他忙着呢!

    卫林冲儿子利落远去的背影无力地抬了抬手,然后垂了下来,眼前一阵一阵发黑,这样黑暗无望的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啊?他后悔了,真的后悔了……

    等太阳光洒满梅山村的时候,卫夜终于伸了个懒腰醒了过来,她在小哥哥精心的伺候下,洗漱一新,被小哥哥挂在怀里,去了隔壁云婶家。

    云大伯父子四个已经去了地里,家里只有云婶婆媳俩带着狗儿,云婶正抱着狗儿喂玉米糊,卫宁远连忙将小包里煮熟的鸡蛋掏出来,在桌上磕开,递给狗儿,狗儿才两岁,还是不知道拒绝食物的年龄,何况香喷喷的鸡蛋就在鼻子底下,口水差点没流出来,啊呜就是一口,咬了个小小的月牙。

    云大嫂早就接过卫夜进房里喂奶去了,云婶也没来得及阻止,就看卫宁远笑眯眯地喂着狗儿,耐心得很。

    “大郎,来就来了,带什么东西,” 云婶哭笑不得,“你家就两只鸡,总共才两个蛋,全都进了狗儿的肚子,这样下去不行。听婶子的,把鸡蛋攒下来好歹给自己换点钱应急,你还要继续读书,你妹妹以后也要用钱,你爹那里……从现在起,你得学会精打细算,免得到头来一文钱逼死英雄汉。”

    云婶这话可不是吓唬卫宁远,卫林这岁数,肯定是会续弦的,冲卫林这糊涂劲,要是被后来者攥住了,以后这兄妹俩就有得苦头吃了,自古后娘有几个好的,云婶是真担心。

    “我知道婶子的好意,您也让我尽点心,本来就是平安抢了狗儿的口粮,还不准我补偿他啊?话说回来,将来的事愁也没用,我只要我妹妹好好的。”

    云婶叹了口气,压低了声音,“你这憨娃咋这么傻?你知不知道,今儿一大早,你爹就拎着一口袋粮食进了隔壁那妖精家,我看得真真的!!你不早做打算,你家就要给你爹搬空了,等回头,你跟你妹妹吃什么?”

    卫宁远动作一顿,随即淡淡地道,“那人肚子里毕竟是他的种,他也不能不管,家里都是他挣的,他想给谁就给谁,我当儿子的,也管不到他头上。”

    这倒也是。

    云婶也是无奈,卫林再不对,也是大郎的亲爹,这年头孝字当先,大郎可是要念书上进的人,听说读书人对名声看得最重要,总不能让大郎为了这对奸夫淫妇毁了名声,真真是憋屈,作孽呀!!

    在云婶家饱餐一顿,卫宁远抱着卫夜往回走,到门口遇到了奶奶云氏,云氏很熟练地从卫宁远手里接过卫夜,面带愁容地哄着大眼睛骨溜溜转的卫夜。

    “大郎,今天是平安的满月,你咋想的?”云氏小声问道。

    卫宁远跟亲奶奶说话自然是耐心有加,“平安健健康康过了满月不容易,我的意思,还是别办了,这时候咱们低调都来不及,那些虚头巴脑的东西,咱平安也不稀罕,好好长大,比什么都重要!”

    云氏听了唉声叹气,皱着眉头道,“大郎,我是个没见识的,你爷也是这个意思,怕办得张扬了,反而让平安给人编排,咱家这桩丑事埋下去还来不及,可不能连累了你,你是要做大官的人,名声顶重要!还有啊,这个月你咋做的咱们都看在眼里,我们知道你放心不下平安,也不说劝你的话,不过现在看平安这模样,算是站住了,你总该放心了吧?就让我们俩帮你照顾吧,你先回去念书,先生说你能考秀才,你可不能耽误了啊!”

    卫有德老两口生了三子一女,儿子都娶了媳妇生了孙子,女儿也出嫁并且生了两个外孙,早几年,卫家在老三卫桐成亲后就分家了,卫有德老两口跟着老大过活,老大夫妻俩一个憨厚一个精明,也都不是刻薄人,日常虽然有些鸡毛蒜皮的争执,总的来说日子过得算是安逸了,当然,这也跟老两口性子温吞都不是挑事人有关。

    按照惯例,家里的田地自然是大头都归老大,卫家得益于一大家子没分家前十分团结,挣下了还算殷实的日子,比起赤贫阶层是好得多,可跟真正有钱有势的人一比,那就是脚底的渣子,不过农家规矩没这么严苛,再说卫家也没什么值得几兄弟打破头竞争的家产,老大两口子要照顾老人,就多分点田地,老二老三都有本事自己挣钱,有底气不去锱铢必较。

    老二木匠活做的好,肚里有成算,为人爽朗仗义,还娶了秀才家的娘子,生个会读书的娃,三兄弟里日子过得最受人尊重。

    老三两口子也是机灵人,两口子在镇上弄了个云吞小摊,收入还不错,小日子过得红红火火,就是这么多年只生了个女儿,两口子未免有些美中不足。

    卫家的小姑嫁的也不错,嫁到了邻村的李富户家里,是老大媳妇,李家有七八十亩上好水田,老夫妻俩都是勤快能干人,挣下了家底,底下还有两个小叔,虽然都未成亲,但跟卫小姑也是从小玩大的小伙伴。

    要说老两口的日子,过得让梅山村大部分老人都羡慕,老俩口唯一还有些操心的,就是大孙子的前程,可是谁都没想到,卫宁远读起书来有如神助,顺风顺水毫无波澜,最让人放心的老二卫林反而出了丑事!

    拖累得大孙子连书都读不安稳了,真是作孽,耽搁了卫家出文曲星的大事,怕是地下的祖宗将来都饶不了老二!

    卫夜也是听到奶奶忧心的话,才后知后觉地想起来,她哥好像是寄宿生,还是在好几十里外的县学里寄宿的寒门学霸,为了照顾她耽误了这么久没去学堂,会不会被学校给开除了?

    不行,得赶紧让小哥回去,他肯定是要去学堂念书的,寒门子弟,想要站到高处,出路实在不多,他想退学她也不会同意!

    可是,小哥若是去了学校,那她该怎么办,跟着渣爹过?眼瞅着那寡妇的肚子快要瓜熟蒂落了,她渣爹在声誉扫地的情况下,还要偷偷摸摸给人送粮,心里肯定有对方,等那肚子里的小东西生出来了,肯定要抱到她家,到时候,她算老几?

    或者跟着爷爷奶奶过,也不妥,爷爷奶奶毕竟还要看大伯大伯母眼色吃饭,带她一个拖油瓶算怎么回事?大伯大伯母也不是富裕人家,凭什么帮你养孩子呢?况且奶奶对她但那股重男轻女根深蒂固的观念,不用说明白,就浓浓地从她眼神语气中透了出来!

    综上种种,她都能预料到自己将来的生活了,真不想陷入那种寄人篱下看人脸色的境地! 2k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快穿之一旬一生相邻的书:再世人生人间仙路元鼎传奇之纵横玛法无限武道求索天目退役特工无限之恶人不死武尊异界修道不死之穿越无赖金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