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 > 介绍 > 快穿之一旬一生

15.旧时王谢 第三话

【书名: 快穿之一旬一生 15.旧时王谢 第三话 作者:紫墨海

快穿之一旬一生最新章节 2k小说网欢迎您!本站域名:"2k小说"的完整拼音2kxs.com,很好记哦!www.2kxs.com 好看的小说
强烈推荐: 超位面穿行武神天下上邪就是爱上你我的贴身校花三国之召唤猛将美食供应商大宋小郎中异常生物见闻录穿越1630之崛起南美带只天使去修仙狂神魔尊    谢家族长书房里,谢安和谢玄对坐盘膝,宽袖落在竹席上,眼前两杯茶汤,烟气缭绕,异香扑鼻,可惜两人都无饮用的心情。

    从谢玄行了冠礼后,谢安再难从侄子的脸上猜出他的所思所想,经过十多年运筹帷幄,宦海沉浮,如今的谢玄,更是稳重从容,高深莫测,再不复五陵年少时的轻狂纵意。

    谢安不可能指责谢玄做错了,只能捋着胡须,徐徐问道,“大郎可知此事欠妥?外面的事,你自来比我们这些老家伙看得长远,怎不知王家如今正在风口浪尖上?我虽看不惯他们的行为,却不得不说,与司马皇室联姻,是他们家目下最恰当的决策,只是可惜了这郗家女,但纵然可惜,也万万没有将我们谢家拖下水的道理,她如今并不适宜出现在人前,这般唐突拜访,怕是有事相求!”

    芝兰玉树的谢家大郎谢玄,年轻时被誉为谢家千里驹,而今更是赫赫有名的东晋战将,桓氏失势,谢玄便成了东晋新一代的中流砥柱,谢家对其的期望可见一斑,而谢玄,也从未辜负过家人和世人对他的赞誉。

    “叔父,我想见见这郗家女!”谢玄将那张精美的拜帖慢慢推到谢安面前,淡淡地道,“我想知道,这么多年,在二王的名头下,这郗家女是以何种心情辜负自己这一身赋质,而又为何选择在此时崭露头角!”

    那拜帖上所书内容十分平常,就是贵族之间最寻常最简洁的拜帖模式,不平常的不是内容,而是字迹!

    沉着,虬劲,筋脉峥嵘,劲健洒脱,实难想象,这般雍容雄浑的书法,竟是出自一名孱弱女子之手!!

    世家女郎所涉极广,书法传世者并非罕有,然而女子字迹,拘于天性,多以柔美隽秀为美,极少有如此突破天性所限而达成的大道成就。

    谢安只看了一眼,便深吸了一口气,目露惊叹!

    谢玄这才慢悠悠地道,“叔父知晓侄儿为何答应了吧?阳刚独道的书法风格,一鸣惊人的行事风格,才情纵横,不输当年惊才绝艳的郗嘉宾,这就是众人眼中已然败落的郗家后辈——侄儿实在按捺不住心中的好奇。尤记得这位郗家女,年轻时与阿姊并称才女,以诗文见长,论文名,尚且排在阿姊之后,如今回头来看,竟是人家藏拙了。”

    论眼前这笔书**底,没有数十年之功无法达成,也就是说,郗家女钻研此道,年头已久,倘若她以此独一无二的才华示人,定能一举成名,独占鳌头,哪里还有阿姊什么事?

    谁也不能否认,谢玄是聪明人,还是天纵奇才、聪明绝顶的那类人尖子,但聪明人往往最容易想的多,化简为繁,心上直长了十七八个窟窿眼。

    其实,卫夜选择谢家,原因并不复杂,首先就是,她看中的那座小型山,属于谢家资产,她不能不问而取,也没本事取;其次,就是试探,司马道福改嫁已不可避免,她下堂的事实只怕连建康城的狗都知道了,一个被王家离婚的弃妇,不容于皇室,若是再被谢家拒之门外,那她就别打着在建康附近扎根的念头了,早点离开是非之地还能多活几年!

    她需要时间去恢复上辈子的修为,其实她已经做好了被谢家拒绝的最坏打算,但出乎意料的,年轻时和王献之好得焦不离孟的谢玄,居然愿意见她,没有因为兄弟之情而冷眼旁观。

    她就不信,如谢玄这样的人物,会看不穿她拜帖下的小小心机。

    看穿了,却仍然愿意伸出援手,这就是人品了。

    所以,见到谢玄时,卫夜是面带微笑的,她额前压着一枚水滴状的白玉额坠,乌黑如缎的长发在脑后松松束缚,并无半点装饰,穿着一身雪素般的广袖深裾,这种庄重雍容的装束,流行于秦汉,在这个寒食散流行的风流年代,完全是非主流审美,然而让人不能忽略的是,那飞洒在裙裾上的大片桃花,从粉艳浓烈的枝头脱离,乱红飞舞,栩栩如生,其精致庄重中透出的别样风流,恣意得近乎离经叛道,丝毫不见一个失婚妇女的丧魂落魄!

    没见到郗道茂时,谢玄的脑中只有十多年前于曲水流觞时一瞥而过的淡漠才女影子,等郗道茂站到他面前时,他才发觉,时光在某些人身上是残酷的,昔年骄傲得抱怨“不意天壤之间,竟有王郎”的阿姊,眼底眉间,已见风霜与沧桑,而在另一些人身上又极为宽厚,与阿姊同辈的郗家女,却与记忆中别无二致……

    不,比记忆中出众,出众得多,简直无法想象,女郎中竟也有此等人物!

    陡然间,谢玄便意识到,子敬而今被世情蒙蔽,痛下决心,另娶新妇,然终有清醒之日,一旦清醒,怕是追悔莫及!

    即将下堂的兄弟妇,与鳏居的老男人,本也不该深交,卫夜更不是什么辞令通达之人,谢玄愿亲自接待,已令人满意,她当即直截道出来意,并奉上了自己的谢仪。

    “闻郊外碧螺山乃谢氏产业,我愿以物交换,可否?”

    “碧螺山虽是谢家产业,然山低地瘠,并无可取之处,郗家表妹若有难处,我可将碧螺山附近良田尽划予表妹。”

    忘了说,谢家和郗家同样有亲戚关系,魏晋高门之间,真个是盘根错节,一团乱麻,若按照后世封建时代的犯罪株连理论,只怕一个桓温造反,满东晋高门都能被列入九族!

    所以,这亲戚关系有多繁厚,人情就有多淡薄,卫夜可不会把谢玄的随口之言当真。

    “今日谢大人愿见我一面,解我之困,已深感恩德,岂能再无状索求?不瞒大人,我欲于碧螺山建道观,了结残生,郗家虽好,已非吾家,而王家……”卫夜顿了顿,勾唇不屑一笑,“但愿他们将来不会后悔!”

    “这么说,表妹已经下定决心啦?”

    谢玄也并不意外,倘若郗道茂真的如传言中聪慧,就绝不会流连不舍,走到今时今日,王家,甚至子敬此人,都已不值得去感怀挽留。

    “此事非人力可挽回,我郗道茂,并非输不起!”

    话已至此,谢玄也没什么好说的了,从他阿姊那里,他就学会了不去小看天下女子,他忽然也想看看,这个在他面前透出强大自信的女子,未来到底能走多远。

    待卫夜离去后,谢玄打开了卫夜亲手捧与他的谢礼,入目的是一副叠起的素帛,当他好奇地展开,看清上面的内容时,瞳孔顿时微微一缩……

    不等谢安来找侄子八卦,谢玄就主动找了谢安,把那写满三十六计的绢帛呈给了谢安——这等完全可以做传家之宝的兵书,居然就被郗家女随手送给了他,只为了换取一座几无价值的荒山,令谢玄颇有荒谬之感。

    谢安盯着绢帛也久久不语,半晌才怅然长叹,“兵家奇书,不逊孙子,郗嘉宾果然高才,若非英年早逝,郗家岂能沦落至此!”

    连谢玄对谢安的话都没有异议,郗家除了郗嘉宾,并没有其他人显露军事天赋,就是郗道茂的父亲郗昙,虽也被人戏称兵家子,到底未曾出掌过一方军事,这书只可能出自追随桓温南征北战多年的郗嘉宾之手,他虽然和郗嘉宾不睦,却也不得不承认其厉害,为自己难得的对手,可惜……

    “传闻嘉宾极为疼爱唯一的堂妹,果然不假,居然将此书托付,只是不知郗家表妹作何想法,竟如此不在意地送人。”

    谢安呵呵一笑,捋着长须道,“这有什么可疑惑的?只朝她如今的处境去想,怕她既不肯狼狈而归,也不肯屈身求人,宁愿以重宝交换庇护,以便其在建康安身立命。照此看来,郗道茂性情刚介,亦极类嘉宾!” 2k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快穿之一旬一生相邻的书:照耀名利场战天神决穿越暗黑破坏神妻主娇女下堂恶妃火影战记新宋风流庶女慧娘热闹喧嚣的彪悍人生美女如云塔格奥的化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