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 > 介绍 > 农家子的古代科举生活

25.案首

【书名: 农家子的古代科举生活 25.案首 作者:曲流水

农家子的古代科举生活最新章节 2k小说网欢迎您!本站域名:"2k小说"的完整拼音2kxs.com,很好记哦!www.2kxs.com 好看的小说
强烈推荐: 烽皇懒散初唐明末工程师非凡洪荒异度重生之俗人一枚穿越宁采臣至尊主播末世大回炉斗战狂潮美食供应商超级海盗船    唉,自己的记忆力太差了,想抄袭前世的诗句都记不住,即使记住也只是记住了一两句,根本就不成诗。而且抄袭的诗句还得符合自己的身份、背景、学识等,要不然容易被人识穿,那样的话就别想在文人圈子里混了。

    当然,做这种事情容易心虚,不到山穷水尽时,顾青云是绝对不会做的,省得自己一辈子都不安心。

    他早早就把这条捷径划掉了。

    等考完四场后,顾青云心里放松了些,觉得这次县试不出意外的话,他应该能过的。

    六七年的刻苦学习没有白费,顾青云觉得他连前世高考的时候都没现在那么卖力。

    通过这次县试,看来古代的县试只要家里有钱肯支持,自己能勤奋背诵和练字,再加上点运气,一般情况下都能通过的。

    毕竟何秀才早就说过,童生考的是两点,第一点就是基本背诵四书五经,甚至你没背完也没关系,只要考的是你背过的那些就可以过关;第二点就是看你写的字如何。

    这两方面顾青云都很有信心,所以才会在今年就下场。

    考完后,同窗们这才有心思聊天说话,第一个要说的就是这次考试的内容。

    “太偏了太偏了,我书只读了几遍,都背不下来。”赵玉堂抱怨。

    “我也是,第三场有一些不会,刚学过,不过背不了。”顾青明也很郁闷,继续说道,“好像还有几个字写错了,不知道县官是如何评判的?”

    他们俩抱怨了一通,发现其他三人都只是在默默地收拾东西,终于发觉不对劲了,忙问道:“你们呢?考得如何?”

    顾青云把晒在外面的衣服收回来,这几天他们要考试,都是厨娘帮忙洗衣服的。

    “我把卷子都答完了。”顾青云看向何谦竹和赵文轩。

    何谦竹微微一笑,看了一眼赵文轩,说道:“还行。”

    “必过。”赵文轩吐出两个字。

    赵玉堂哀嚎一声,捂着脑袋道:“我就知道不该问你们的。”

    顾青明虽然有点失落,但现在成绩还没出来,所以也不着急。

    “大哥,我们快收拾东西回去吧,趁着现在天色未晚。”他们都是下午才考完,现在最多四点钟,还可以赶回家。

    何谦竹本来还想留在这里等十天后的榜单出来,但见顾青云他们收拾东西,心里也动了念。长这么大第一次在外面住这么多天,也有点想家了。

    于是他说道:“这次家父家母在家肯定很担心,我也得回去,看榜的事到时再来也可以,这么近。”在古代,半个时辰的距离那简直就不叫远。

    到了最后,除了赵玉堂坚持要在这里等外,其他四人在结算完这几天的花费后,都准备回家了。

    顾青云和顾青明没有走山中的小路,虽然走那里会节省一半的时间,但他们平时很少走,而且山中天色晚得快,怕有危险,还不如和何谦竹他们一起从镇上这里回,起码道路很熟悉,都走了一年了。

    在他们收拾行李的时候,赵玉堂还出去了一趟,把桃花镇一起来考试的人问了个遍,约定大家可以一起回去。

    最后有两个人加入了他们的队伍,他们都是李秀才的学生,之前念书时在镇上也碰见过,所以大家都还算熟悉。

    一路上说说笑笑的,主要就是谈论考试的事情。

    顾青云基本上保持沉默,节省体力。但从大家的谈话来看,赵文轩和何谦竹基本上是可以过的,现在就看名次了。

    看赵文轩自信的样子,顾青云觉得他可能会得个县案首。

    走了一个时辰,他们终于到家了。

    家里人对他赶回来都很惊讶。

    “不多住一晚,摸黑赶回来,万一出点事怎么办?”小陈氏埋怨,一边帮他把书箱拿下来。

    “呸呸呸,乌鸦嘴,能出什么事?外面能和家里比吗?当然是家里比较舒服。”老陈氏瞪了她一眼。

    “栓子,考得如何了?”李氏见她们都没问到正事,就连忙开口道。

    这才几天,花钱就跟流水似的,五六两银子就花出去了,都够得上家里一年的收入了。当然,这是除开咸鸡蛋和鸡的收入。

    “还不错。”对自己的家人,顾青云当然会说实话,笑道,“我题都做完了,出来翻书看觉得答案基本答对了,主要是看字写得如何,现在就看县官怎么改卷了。”

    顾家人紧绷的神经一下子就放松了,神情满是兴奋。刚才李氏询问的时候,顾青云都感觉到大家在屏住呼吸。

    “结果还没出,千万不可张扬出去。”顾季山警告道。

    众人点头。

    顾青云把住在赵玉堂家里的事说了。

    听到赵玉堂对自己小孩的帮忙,顾家人都很感激。

    老陈氏道:“那什么时候我们上门去感谢一番?”

    “可是人家家里比我们有钱,也不缺什么东西。”小陈氏也很是感激,反而不知道该如何做。

    顾青云忙道:“不用着急,这个人情以后我自然会还的。”通过一年时间的相处,他觉得赵玉堂是一个可以交的好朋友。

    “对了,还有小明呢?他考得怎么样?”顾季山忙又问道。

    “这个……”顾青云皱皱眉,道,“还不知道,具体的等榜单公开才知道。”毕竟他没有见过对方的卷子,不知道他到底答得怎么样。

    “那就只能等了。”顾季山若有所思。

    “小明肯定比不上我们栓子了,以前我经常看到他和村里的一帮小孩爬树掏鸟,上山下水,这样根本就不是做学问的态度。”李氏不以为然,看着顾青云佩服道,“学习就该像栓子这样,他简直不像是一个小孩子,反正以后狗蛋读书的时候,也要跟他哥一样,他敢出去玩看我不打……”

    后面的话在看到顾二河的眼神后就自动消音了。

    顾青云一囧,他的确不是正常的小孩。

    于是赶紧转移话题。

    “爷,奶,我赶回来是想告诉你们,明天要马上去县城买牛,我今天考完试出来的时候就听到有个衙役说明天有牛贩子过来。”顾青云忙说道。这就是他想早点赶回来的原因了,虽然不知道那个衙役说的是真是假,但还是应该去看看。

    “真的?好!那我明天天不亮就和老大去县城等着。”顾季山狠狠抽了一口旱烟,想起去年八月份那次,有钱都买不到牛,等他们得到消息再赶去的时候,牛早就被买完了,连骡子和驴都轮不到他们。

    “知道了,爹。”顾大河应了一声,拍拍顾青云的肩膀。

    “上次我和大哥商量过了,我们两家合买一头牛,这样也可以省点钱。到时牛就在我们家养着,等到了农忙的时候大哥要优先用,平时就是我家在用了。”顾季山突然说道。

    顾青云点点头,刚才回来的路上,他跟顾青明说起明天有牛卖这件事时,对方已经告诉过自己了。因为大爷爷家里劳动力实在是太少了,顾青明和顾青亮不可能去放牛的。

    那他们家以后放牛的人选是……顾青云看着还在美滋滋地舔着糖葫芦的二弟狗蛋,大名顾青平的小家伙,他大概还不知道自己以后可能是个放牛娃吧?

    “哥,你看我做什么?”大概是顾青云眼里的情绪被他察觉了,顾青平抬头道,神情很是欢喜。

    顾青云摇摇头,摸摸他的脑袋道:“吃吧,记得留一串给安安,一串给你三姐姐,要不然安安睡醒后知道肯定会哭。”三弟大名就是顾青安。

    平平安安就是福,这是顾季山的意思。

    “好吧。”顾青平很是爽快,提条件道,“那你下回要买花生糖给我。”

    “等大哥赚钱了,你想吃我再买给你。”顾青云承诺道。开玩笑,他的钱可是有大用的,偶尔买点东西回来给他甜甜嘴就罢了,怎么可能经常买?

    当然,他没告诉小家伙的是,他这次的确买了点花生糖,可那是给大丫和二丫的,毕竟二弟狗蛋还能偶尔吃到爷爷或他爹给的零食,大丫和二丫就几乎没有。

    这边牛的话题还在继续。

    “等牛买回来了,以后就让我去放牛,我可以一边读书,不耽误什么事。”他现在渐渐长大了,以后科考的花费会越来越大,所以他不可能脱产学习,总要在家帮帮忙的。

    农活他不会干,但是这种事情他是可以干的,学一下就可以了。

    大家都看向顾季山。

    顾季山喷出一口烟气,点点头道:“到时再说。”这应该是答应了。

    第二天,顾青云可以在家休息,何秀才说过明天才用去找他。

    “大姐,今天轮到你做饭了?”顾青云在村子里转了一圈,又去找顾伯山汇报县试情况后,回来就看到顾大丫端着早饭出来。

    “嗯,这几天都是我做。”顾家做家务都是两房人轮着来,一次五天。

    “对了,爹娘有没有说你什么时候成亲?”顾青云忍不住问道。

    “你问这个做什么?我怎么知道?”顾大丫的脸一红,娇嗔地瞪了他一眼。

    随着宅在家里的时间越久,顾大丫的肤色也养回来一点了,起码比村里的很多女孩子都白嫩了一些。

    “姐,你按照我说的做,现在皮肤是不是好很多了?”顾青云吃了一口煎蛋,嗯,百吃不厌。

    他是懂一点护肤常识的,用淘米水啊黄瓜啊什么的敷脸,坚持做下去,又不出去晒太阳和干农活,时间日久总会有点效果的。果然,顾大丫照他说的做后,皮肤情况明显改善。

    他觉得,男人很多都是视觉系动物,在古代,外貌好的女子比其貌不扬的女子得到夫婿的重视几率要大一些。

    他希望大丫以后能过得更好。

    “吃都堵不住你的嘴,你可不能老是看这些书,不务正业。”顾大丫面带宠爱,轻点他的额头,这才把其他人的早饭放好。家里的大人们天刚亮就会去田里转转,一般要太阳升起才回来吃早饭。

    “这也是正经事。”顾青云咕哝道,“做女孩子真麻烦,大姐,我去打听过了,没听说未来的大姐夫家里有什么不好的,可是一想到你可能年底或明年就要出嫁了,到时候受人欺负了我们也不知道。大姐,如果大姐夫欺负你了,你一定要告诉我,我会教训他的。”

    他的神情很正经严肃,顾大丫一愣,随即低下头来,眼眶微热,低声道:“嗯,身为女儿家的确很麻烦。栓子,你还记得四丫吗?不到一岁就夭折了,到现在,可能除了三丫其他人都不记得她,连三婶恐怕也是,偶尔还听见她念叨夭折的二娃子,可是念叨四丫的我一次都没听说过。我觉得,成亲后我要是生女儿肯定对她很好。”

    说完后,她似乎觉得不该说这些,忙转移话题道:“快点吃完,我好收拾碗筷。”

    顾青云一愣,四丫?他当时忙着念书,很少关注她,如果不是大丫现在说起,他似乎都忘记有她存在过。在桃花镇,未满周岁的小孩夭折实在是太常见了,村里有一座山是专门埋葬未成年孩子的,他偶尔从那里经过的时候总觉得又新增了一座小坟堆。

    人们习以为常,加上沉重的生活压力,没有太多的功夫去悼念去怀念,擦汗眼泪又继续生活,继续生下一个。

    见气氛有些沉闷,顾青云忙道:“大姐,你以后一定能生儿子也能生女儿的。”

    “又胡说!这种话不要在外面乱讲。”她自责道,“也怪我,跟你说这些做什么。厨房里还有红薯,我端出来给你,你再吃一个。”说完就走进厨房了。

    似乎看到了大丫的羞意,顾青云也不在撩拨她了。

    他知道,自家的大姐对这次的结婚对象还是比较满意的,毕竟何常春家境不错,爹是大夫,有一定的家底,家有五十几亩地,镇上的宅子也很大,而他人长得又不丑,相貌堂堂的,虽然因为是六指受了一定的歧视,但在本地,这种陋习并不严重,特别是何氏家族是桃花镇的第一大族,最具有影响力,一般的人也不敢说三道四的。

    何常春本身识字知礼,会治一些常见的病症,特长是去采药,据说现在还想着买地种药材卖。

    顾青云当初还想不通,大姐为什么会乐意这门婚事,并且看起来还非常满意,毕竟何常春是次子,以后家里的绝大多数财产肯定是老大的,而且她竟然不介意何常春的“六指”?他以为古代女子都很介意这个问题的。

    想不通就不想,顾青云唯一能做的就是去打听何家的情况。打听的结果令他比较满意:何大夫夫妇一共生了二子三女,女儿们都嫁出去了,大儿子娶妻已一年,妻子刚怀孕。

    顾青云主要打听何常春的娘亲和大嫂的脾气,毕竟何大夫他们已经很熟悉了,就是何常春的大哥都见过几次,为人都不错,是个有医德的。

    何常春的娘亲也是一个好脾气的妇人,对何常春很是疼爱。

    何常春的大嫂脾气现在暂且不知,不过大家都说看起来是个好的。

    顾青云觉得大嫂的性格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家婆的性格脾气,有家婆在,家里还轮不到大嫂做主。

    再说了,桃山寺一行他就了解到,何常春能长成现在这个模样,他家里人肯定也差不到哪去的。

    至于当初师娘赵氏对他有点阴阳怪气的原因,顾青云也无意中得知了。

    一想到是这个原因,他就觉得怪怪的。

    想到他还书给何秀才那天,他对自己说的话。

    “唉,本来还想着让你当老夫的孙女婿呢,没想到阿春现在要娶你姐姐,这样就不行了。”

    顾青云一听,脸顿时涨得通红,低声道:“夫子,我还小呢。”

    何秀才一听,也回过神来,有点不好意思了,道:“哈,我这是还没睡醒,在胡言乱语。你快出去,待会我去检查你功课,你回答不出来,仔细你的手!”

    顾青云见何秀才连“老夫”的自称都不用了,忙快步走出书房。

    回去后他把事情从头到尾仔细想了想,觉得那天去桃山寺,师娘赵氏对自己的阴阳怪气就是挑剔了,应该是夫子流露出这方面的口风,被师娘察觉后,她当然看自己不顺眼了,毕竟自家的家境和夫子家相差甚多。

    如果以后他有了女儿,他也不想自己娇养的女儿嫁给一个穷小子。

    他姐姐和何常春的婚姻是师娘极力撮合的,估计是真的不想自己娶何小娘子。

    毕竟按照习俗,大丫和何常春成亲,他和何小娘子就不好缔结婚姻了,那不成了和“换亲”一样的性质?这样做会遭人取笑的。

    不过不管如何,现在的结果都是好的,反正他毛都没长全呢,娶妻的事能晚点就晚点。

    想到自己将来要娶亲……咳咳,顾青云顿时觉得吃肉都没滋味了。随着自己一日日长大,家里又只有自己一个男孩,自己想不娶,家里的压力和旁人的议论都足以自己和家人不堪负重。

    至于搞基?且不说在这个时代能不能找到一个能陪伴一生的男人,就是找到了,谁知道对方会不会改变?毕竟连他自己都不能保证自己能顶住别人异样的眼光。

    再说了,他可不想被人压,太伤身了!

    总之,想不成亲真的很难。

    现在只能指望生长激素了,只要生理条件达到了,估计要他娶妻他也能顶得住。而且十几年了,他一直和男孩子们一起混,言行举止已经和别的男孩没什么两样。

    现在想这个还为时过早,也许到时事情会顺利解决呢?

    顾青云忍不住安慰自己,车到山前必有路。

    当天下午,顾季山和顾大河就牵着一头牛回来了。

    这可是一件大事,在村子里造成了很大的轰动。村里人都来围观了,对着牛指指点点,神情都是羡慕妒忌恨。

    “顾三,你家这牛是哪里买的?难道县城又有牛卖了?”村里一个年纪和顾季山差不多的老人高声问道。

    顾季山正在温柔地抚摸牛的脊背,安抚它因人多而产生的不安。

    “老二,你把牵回后院牛棚。”他们的后院在去年就起了一间牛棚,当时还以为可以买到牛的。

    顾二河一脸兴奋地应了,小心翼翼地把牛牵走。

    “在县城,我和老大今天去买盐,就看到正好有牛贩子来卖牛,我们就赶紧买了。哎呀,家里人太少了,每次耕田耕地都要去掉半条命,要是有你们家那么多小子我就不用愁了。”顾季山这才回答道。

    “人哪能当牛使?当然还是有牛比较好。”老头一脸的羡慕,又有些自得。自己家虽然没牛,孙子没人家的出息,可是有四个孙子啊,而且个个长成人,不久就可以娶妻生子了。

    就是,吃的多了点。

    “现在还有牛卖吗?”有心急的赶紧挤进来问道。

    “嗬,李大郎,你家也要买牛?”旁边的人问道。

    “当然,有钱不买牛,留着生银子吗?”李大郎白了那人一眼,问道,“三大爷,这头牛多少钱?”

    “我们这头花了差不多13两银子,你要去就赶紧去,这次牛贩子虽然带来的牛、羊、驴、骡子比上回多,可是去看的人也多。你不早点去,待会好的都被别人挑走了。”顾季山忙劝道。

    “这么贵!”众人咂舌。

    顾季山笑而不语。上次来的牛都被那些有钱的人家买了,基本上轮不到他们这些平民,现在这次的牛是多了,可是买得起的人家估计也不少,毕竟最近几年都是风调雨顺的,每家每户都能存下一点银子,看他们家的咸鸡蛋越卖越多就知道了。

    现在他这样一说,不管想买的还是不想买的,大家都一窝蜂地散开了。

    买不起的也想去看看,回来也可以有个谈资啊。

    当然,还有一些人不愿意散去,还想着去围观牛。

    这时候,顾伯山来了,他身后跟着顾青云。

    “这是我们两家一起买的,你们赶紧去县城瞧,说不定也和我们两家一样合买呢,没办法,没那多钱只能合买了。”顾季山一脸的无奈。

    “村长来了!”大家打着招呼。

    顾伯山双手背在后面,对着众人点点头,道:“嗯,来看看牛,你们想买的赶紧去买。”

    “没钱,现在快要春耕了,就想着能不能租牛去耕地。”苗大朗道。

    “你家刚盖了新房子,真的没钱了?”旁边有人问道。

    “有钱没钱我自己还不知道?”

    “对了,最近栓子和小明去考县试,榜单什么时候出来啊?”有人问道。

    ……

    他们话题扯远了,顾伯山和顾青云也就顺势进门。

    “虽说五十亩地一头牛,可是一头牛每天最多耕地3亩,再多牛就太累了,我可不想租出去。”顾二河嘀咕道,很是宝贝地给牛喂稻草。

    顾青云看着这头温顺的水牛,据说差一点才到2岁,而一头牛的寿命大概是12-18岁左右,所以这头牛正值壮年,最重要的是,它还是头母牛,以后可以生小牛的,不过要等到它三岁后才能去配种。

    前朝的时候顾家养过牛,所以现在再养也是驾轻就熟。

    顾季山这时已经把外面的人都打发了,他回来后就围着水牛转了一圈,笑道:“大哥,这次买牛我和商家一起到官府订立契约了,约定有三天的试养期,期间发现牛有问题可以毁约,让商家把钱退回来。不过我看牛还是很健壮的,就是瘦了点,应该是一路上吃苦头了,得好好养养。”这头牛顾伯山家可是出了四两银子的,当然要好好解释。

    顾伯山没意见,只交代要好好喂养,不能随意屠宰。

    顾青云看了本朝的律法,知道本朝想吃牛肉的话就只能屠宰那些老弱病残的、不堪使用的牛,宰杀前还必须申报官府,查验批准后才能杀。如果随意屠宰那些壮年耕牛的话就是犯罪,最高就是死刑。

    而且耕牛身上的一些副产品,比如牛皮、牛角、牛筋等因为可以用来制造盔甲、□□等兵器,因此朝廷对此类物品严格控制,禁止民间私相贸易。

    “放心吧,大哥,我都懂的,昨晚栓子已经跟我说了。”顾季山连连点头,看向牛的目光喜悦无比。

    “现在就看栓子了,记得到时去看榜。”顾伯山对顾青云说道。

    顾青云点点头。

    几天后,成绩出来了,顾青云竟然出人意料地考了第一名,成为了所谓的“县案首”。 2k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农家子的古代科举生活相邻的书:网游之刺绝天下重生之娱乐之光苍天人玄天道超级神偷温侯网游行珍馐传极品美女在身边异世暗器之王大皇后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造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