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 > 介绍 > 放啸大汉

第八十六章 【拜 会】

【书名: 放啸大汉 第八十六章 【拜 会】 作者:寇十五郎

放啸大汉最新章节 2k小说网欢迎您!本站域名:"2k小说"的完整拼音2Kxs.Com,很好记哦!www.2kxs.com 好看的小说
强烈推荐: 造化之门 完美世界 无量真仙 魔天记 儒道至圣 大宋的智慧 帝御山河 三界血歌 极品修真强少 大主宰 惟我神尊 莽荒纪 我欲封天 我即天意 韩娱之勋 天醒之路 武尊道 无敌药尊    (感谢大盟、小胖、铁锤s)

    ~~~~~~~~~~~~~~~~~~~~~~~~~~~~~~~~~

    “公子,陈、郭二校尉前来拜会。”

    韩骏叉手站在门槛禀报时,张放正在看书。书是木简,字是汉隶,书名《西域都护府志》。

    张放在休养期间,就想找本书来看,目的有二:一是看看自己能不能认字;二是看自己能否流畅阅读。不过这年头,书……或者说是木简绝对是稀缺资源,找金子容易,找本书千难万难。

    若大的交河壁,一本像样的书都没有,只有公文条例,这些东西当然不能随便给人看。直到找了陈汤,他正好随身带了几卷《西域都护府志》,便借了一卷给张放看。

    《西域都护府志》是五凤三年(前55年),由首任西域都护府都护郑吉命人撰写。主要记述在西域发生的大小事件,风情民俗,山川地理及施政条令。其目的是为继任者提供一个可资参考的资料,是历任都护不可不看的重要资料。而每一任都护不光是读者,也是作者,不断为《府志》充实新的内容。

    陈汤上任伊始,处理军政事务之余,随身携带《府志》,手不释卷。而他给张放的这一卷,正好不涉及山川地理及施政条令等敏感内容的西域掌故。

    这一卷书其实内容并不多,张放数过,不过寥寥千余字。放在现代,千把字的内容,不用两分钟就看完了,而张放足足看了三天。且不说古人文字不加点逗断句,令看惯了现代标点断句的今人看得无比辛苦,光是那高度浓缩的文言文,就够烧脑的了。

    张放看得懂繁体字,古文底子也还行,这样一字一琢磨,一句一推敲,逐字逐句看下来,三天能看明白已经算是很不错了。

    听到韩骏的声音,一旁侍奉的青琰低声咕哝:“不会是来索书的吧?这人也忒小气。”

    张放微微一笑,放下手里书卷:“若是他一人前来,或许真是取书,但与郭校尉同来,必是为寻求释疑解惑的。走,一起出迎。”

    刚走到阶前,陈汤与郭习已联袂而至。望见张放出迎,齐齐立定,合袖为礼。

    陈汤与郭习,都是比二千石的高官,但在张放这位未来的富平侯面前,却是半点不敢托大。郭习常年驻守边塞,或许对长安朝局缺乏了解,那陈汤可是刚从长安来,对有特殊情结的富平侯府情况非常了解。

    从第三代富平侯张勃开始,张氏就是一脉单传,如今在位的富平侯张临,只有一个儿子,那就是眼前这位翩翩少年。也就是说,下一代富平侯,毫无悬念就是他了,试问他们又如何敢失礼?

    这并不是郭习第一次见到张放,不过上回初见时,看到的是一个浑身血泥,面目难辩的血战余生者,自然看不出什么。此时乍见,惊叹之余,心下感概,若当日是这少年亲自前来求援,哪怕没有任何凭信,他怕是也会出兵吧——人家这张脸,就是最好的凭信啊。只是大错已铸成,为今之计,只能寄希望于这位世子真如陈汤所言,有容人雅量了。

    郭习合袖行礼,顿首道:“习前番不知公子大驾光临,有失远迎,还望公子恕罪。”

    张放笑了,郭习这话还真有技术含量啊。表面上似是寻常客套话,实则既有含蓄的请罪,保全面子,又有投石问路的意思。也不知是他自己琢磨出来的,还是陈汤给他的提点。

    张放的回应,只有深深一鞠:“二位校尉之大恩不敢言谢,放铭记五内,他日必有厚报。”张放这话也有技巧,如果是针对郭习说的,难免会让对方产生歧意,以为说的是反话,但连陈汤一块说进去,那就不一样了。因为陈汤是实打实的救命恩人,这话完全可以从字面上理解就对了。

    郭习悬着的心总算放下,这位富平侯世子果然与五陵少年不一样。想想也是,一个敢带十几个扈从出塞,奔袭千里,追杀胡奴的人物,胸襟气度,岂会等闲?

    当下三人相对施礼,然后韩氏兄弟引导,张放在前,陈、郭在后,步入木楼前堂就坐。

    陈汤是通过审讯匈奴俘虏,才明白张放出塞的真正原因,击节赞叹之余,也不免以略带责怪的口吻道:“且不说公子远离长安,离家千里,令君侯、公主担忧,就算要解救汉民,也可求助于军队啊。据汤所知,鸡鹿塞校尉窦严,乃章武侯之后,素与富平侯友善,大可求助之,想必不会推辞。如此,也不至于身陷险地……”

    张放眨眨眼,章武侯是谁,老实说,他还真不知道。如果真如陈汤所说,两家交情瓷实的话,在出鸡鹿塞时,他还真会前往求助。可惜,他是张放,但不是“张放”,三代富平侯积累的人脉,相当于一座金山,他却没法挖上一撅头……

    张放只能叹气:“唉,放此次离家,个中情由,实在是一言难尽。若前往拜会窦君,别说出不了塞,怕是要被立刻‘解送’回京啊。”

    陈、郭二位都是一副恍然、了然的表情,不再深究这个问题了。侯门深似海,个中内情还真不是他们这些外人能置喙的。

    陈汤与张放算是蛮熟了,远有上一代的渊源,近有前段时日的搭救,加上张放对这位牛人又极上心,态度热忱。双方由客套到聊天,由《西域都护府志》聊到西域风土人情,越谈越投机。

    当然,张放也绝不会忽略郭习,不时向他询问西域局势及诸国情况。

    郭习越谈越惊讶,这位张公子对西域情况并不陌生,甚至在某方面了解得比他还深。有些东西他都不知道,少年随口道来,条理清楚,宛若亲睹,不由人不信。

    不过,惊讶归惊讶,郭习心里有事,始终心不在焉,最后终于抓到一个空子,颇含深意道:“据匈奴人所言,公子破敌之法,乃引天雷攻之。不知然否?”

    张放哈哈笑道:“放知郭君必有此问,嗯,想必陈君也存疑虑。放对此早有准备……青琰,把匣子端出来。” 2k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放啸大汉相邻的书:云图仙道二世怎样炼成的诅咒之主最强传送全民大学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