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 > 介绍 > 太监的职业素养

92.第九十一章

【书名: 太监的职业素养 92.第九十一章 作者:童柯

太监的职业素养最新章节 2k小说网欢迎您!本站域名:"2k小说"的完整拼音2kxs.com,很好记哦!www.2kxs.com 好看的小说
强烈推荐: 三国之无限召唤少年医仙院长驾到重卡战车在末世幸福人生废土崛起随身带着星际争霸医师1879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王妃有毒妖孽兵王造梦者    心像是被一双无形的手紧紧扼住,痛得无法动弹,从母亲离开后,他以为这世上已经没有什么能够撼动他的。

    “傅辰,傅辰……”邵华池摸着怀里的头状物,泪水猛然像是决堤一样冲了出来,耳边只有他自己呼吸的声音,他的眼前看不清任何东西,全被糊住了。

    啪嗒一声,面具从脸上掉落,那半张鬼面露了出来。

    他毫无所觉,嗡嗡的声音充斥耳边,像一个被逼到极致无路可走的人,蜷缩在地上,紧紧抱着怀里的那颗头。

    记得有一天下了射艺课,傅辰跟着他回了重华宫,从抽屉里拿出一个小药瓶,拉过他的手把带着凉意的药膏抹在红肿的手掌上,温柔的像是一片羽毛,“殿下可以放松一点,您现在正是长骨头的时候。”

    “不拼怎么行,如果输了,你的命不也没了?”他笑问傅辰,在夕阳氤氲下的傅辰柔和地像一阵暖风,吹进心里,烘得整个人都暖洋洋,那样的温度怎会忘掉,“而且……”

    见邵华池欲言又止,傅辰盖上药瓶,抬起眼梢,“而且什么?”

    而且……

    邵华池眼底迸射出刺目的情感,崩溃地全身颤抖,急速的心跳,重重的喘息着。

    血管激素快速升高,产生剧烈收缩,血液输入过快,心理上的痛苦已无法缓解,脑部供氧不足,眼前阵阵发黑,几近频死。

    外面好像有尖叫,有人抬起了他,有人愤怒有人惊恐有人哭泣。

    声音渐渐远去,傅辰已经不在了。

    还有什么好在乎。

    他走了——

    再也不会回来了。

    变成了一具冷冰冰的尸体,在他怀里一动不动。

    窗外的雪花飘了进来,这个冬天,好冷……

    ……

    邵华池再一次醒来的时候,傅辰的尸体已经交由嵘宪先生埋葬了,就在京城的郊外。

    那地方他曾去过几次,却没有一次,那么痛苦,连走过去的那几步路都像花了一辈子。

    那个低眉顺目,却从来自尊心比任何人都强的人,刚认识的时候是个多么明哲保身的,但他对个傻子那么温柔地笑,哼着歌,纯粹的,包容的,可以为了给个无亲无故的小太监报仇而筹谋许久,也可以因为自己的欺骗阳奉阴违,费劲千辛万苦才让他再一次对自己敞开心扉,怎么能成了那么一块冰冷的墓碑,某种望不见底的哀伤沉淀着,邵华池轻轻的摸着墓碑上的字,像是怕叫醒里面睡着的人,只是轻轻的:“傅辰……”

    傅辰……

    站在他身后的景逸,静静地看着悲痛欲绝的邵华池。

    在一开始答应嵘宪先生的时候,他没想到见到的是这样的七殿下,与印象里的那个人好似不是同一个。

    直到邵华池冷静了下来:“开棺。”

    景逸:“……”

    诡子等人面面相觑,将那刚埋好没多久的墓又挖了出来,邵华池一夜白头,让他身边的下人都吓到了,这时候邵华池有什么吩咐自然尽全力去完成,哪怕再古怪再不可思议。

    晋国很少见有火葬的,也不知出于何种原因,大约是七殿下抱着尸体的模样太过骇人,嵘宪先生让人焚烧了那尸身。

    现在也只有一只骨灰盒子放在墓碑下面,拿出来的时候,呆滞的七殿下忽然像是启动了一样 ,他猛然夺过那盒子,打了开来。

    里面是黑白灰相间的骨灰,还有些烧不掉的脆骨牙齿等等。

    邵华池的目光却极为温柔,他在所有人不可思议的目光下,抓起一把骨灰塞进了嘴里。

    景逸等人:吃、吃了!

    “殿下!”

    只要没邵华池的命令,他们根本无法阻止,只能眼睁睁看着邵华池抓着一点点地吃入口中。

    这时候邵华池的眼神,闪着令人心悸的可怖光芒。

    将剩下那一半无法吃的部分,温柔地包在巾帕中,贴身放在胸口,犹如看着情人,“我永远带着你。”

    那温柔至极的模样,让景逸不由地生出一股寒意。

    他与嵘宪先生的谋划若是被殿下洞悉…

    ……

    邵华池像失了魂一样,在墓碑前坐了一天一夜,寒风将他灰白的头发吹得有些凌乱,那张面无表情的脸看上去与常人无异,有一种情感从他体内被渐渐剥离,所有悲伤收了起来,他的目光在看着墓碑上的傅辰两个字后,渐渐从虚无变为凝实。

    “我会完成对你的诺言。”

    总有一天,你会伴我我君临天下。

    邵华池身后紫气冲天,景逸眨了眨眼,再定睛看去却一切如常。

    第二天天明,邵华池站了起来,对身后的人说:“走吧,我也该回宫了。”

    看上去,邵华池已完全恢复成平日的模样。

    好像这几天疯疯癫癫的人不是他一样,有一股莫名的力量,催促着他成长,令他向前走。

    景逸上前,沉默地望着。

    看向有些熟悉又陌生的人,邵华池隐约有这几天的印象,记得这人是嵘宪先生派来他身边的幕僚。

    景逸没想到邵华池恢复地那么快,如果不是刚才亲眼目睹那一幕,他可能都看不出邵华池的不同之处,有些哀伤地看着邵华池,“小池,你真的不记得我了?”

    邵华池背脊一僵。

    小池,会这么喊他的人只有一个。

    再仔细看着景逸那张让人毕生难忘的脸,能生的那么好看的人,全天下也没几个,哪怕多年没见,哪怕这人早就离开京城许久,哪怕那是他并不愿意回忆的幼年时期,都不代表他能彻底忘记。

    尘封的记忆被掀开,邵华池慢慢想起来他是谁了,“景哥?”

    景逸笑着点了点头,“我陪了你那么多天,却不见你有反应,今日总算正眼瞧了我。”

    “你……何时来的?”

    “就几日前。”

    “我以为你早把我给忘了。”景逸苦笑,摸着邵华池已经包扎好的头,“对不起,失手打了你。”

    说的是那日与邵华池抢尸体,最后邵华池被他失手打得头破血流。

    若是他早知道会疯魔到吃骨灰,也许也不会与一个疯子抢。

    邵华池眼底闪过不悦,并不愿提有关傅辰的任何事,他只想将之埋葬在最隐秘的地方,再也没人有资格进入这片禁地。

    遇到故人,这伤疤更是一点也不想揭开。

    他并没有阻止景逸碰自己,只是撸起景逸的袖子,一条狰狞的疤跃于眼前,果然是他。

    那还是他小时候母妃很受宠的时候,父皇有一座别院,带着母妃一起,只是他面容丑陋,并不能和父母一起,便很喜欢外出,还竭尽所能地甩掉身边的人,却不知道那时候他的兄弟早就盯着他了。

    也只有出去的时候才能暂时忘记那些不愉快,他玩得很高兴,但在回去的路上就被一群流氓堵在了巷子里,这群人要杀了他,他从这些人的眼中看出了那样的信号。

    一个私自外出,被人打死在巷子里的皇子,甚至都找不到凶手,这样消失再好不过。

    若不是住在附近客栈的景逸路过救了他,替他挨了这要命的打,又喊了一群同僚,他恐怕也活不了。

    景逸得了第一的解元,是提前半年进京赶考会试的,还没后来的世故圆滑,一腔热血想要一展宏图,见不得这样恶意殴打孩子的事。那时候的景逸奄奄一息,他拜托嵘宪先生将景逸接了回去,虽然堪堪救回了一条命,但手上的伤势过重,哪怕治好了也再也提不起笔,让他失去了仕途,前途尽毁,堪比废人。

    那之后,也因为愧疚总是三五不时地找景逸,只是后来他要回宫了,只知道嵘宪先生把妹妹嫁给了景逸,他就再也没见过这个才华横溢又容颜极为出色的男人。

    他曾说过,景逸,我欠着你一条命,你随时可以来拿。

    “你怎么会在这儿?”邵华池没想到,还能遇到景逸,“你的夫人和儿子……?”

    景逸看着窗外,好像说的是与他无关的事,“都死了……”

    死了……邵华池能想象景逸有多么悲痛欲绝,就像他失去傅辰一样,撕心裂肺,哪怕只是听到名字,哪怕只是偶尔回忆起对方的音容,哪怕只是看到对方用过的某样东西,那些记忆就不停地将自己撕裂。

    “小池,我能抱抱你吗?”

    看到景逸那双满含悲戚的眼,就像看到了他自己。

    邵华池轻轻揽过景逸的头搁在自己肩上,没一会就能感到肩上有些湿意。

    似乎被这种心情影响,邵华池眼睛干涩地望着街道。

    只有不停往前走,才能以为自己一点事都没有。

    ……

    在回皇宫前,邵华池去了一趟城外,那里还留着一些伤兵,其实重伤的一些人已经被家人接回去疗养了,在离开前无论是当面还是让人转达,都对邵华池千恩万谢。留下来的是一些轻伤还有战力的,还为数不少,虽然天气很冷,但在邵华池的安排下这些帐篷不但预防了寒气,甚至还放了一些炭盆,这是邵华池一整个冬天的份例,还有好些是问九皇子讨来的。

    现在的九皇子与大皇子正在焦灼期,对于邵华池的要求只要不过分的,通通应了,恨不得邵华池为自己争取更多筹码。

    这些人看到邵华池后,都满面红光,有的伤势并不算重,还有战斗力,希望留在邵华池身边做护卫。

    回去也是种田,还不如在这位皇子身边出一份力。

    最重要的是,这些人的忠诚度很高。

    作为一群被朝廷遗弃的人,他们与其说效忠朝廷,还不如说效忠七皇子本人,这是傅辰在离开前,给这群人留下的暗示。

    分了一批混入国师扉卿的安乐之家,其他人都被邵华池秘密带出了城外山庄安置,待来日他成年分府后,就算是他的府兵。

    做这些事的时候,邵华池并没有避讳景逸,在他心里,如果连景逸都不能信任,还能信任谁?

    景逸自然没有去宫里,他回的是溧松书院。

    与骆学真讨论了如何与九皇子合计把大皇子拉下马,二皇子的去向以及朝廷的党派变化。

    在两人聊了几个时辰后,骆学真才说了两件小事,青染已经回了潇湘馆,带着一身伤,邵华池第一时间去见了,可惜出来后越发沉默了。第二,也是最关键的,他们拦到了一只密鸟。

    密鸟是一种经过特训的鸟类,只能用于传递信息,由离开许久的夙玉培养而成,平时用的非常少,甚至就连嵘宪先生都不知道它们被养在什么地方。

    抓到这只鸟纯熟意外,景逸抽出鸟爪上挂着的小竹筒,里面有一张小纸条。

    只有两个字:安全。

    这字看不出笔锋,中规中矩的。但景逸几乎能猜出是谁传来的消息,或者说是谁让人传递过来的。

    “先生,看来他的确还活着。”没有被灭口。

    骆学真也看过了字条,叹了一声,“他为人狡诈诡谲,只要一开始没杀了他,那群人想要动他恐怕就要难了。这不是他的字,他应该见过某个联系的“纽带”,你从这字看出了一些什么?”

    “他想表达四层意思,一是他已经脱险,这是在报平安;二是他离这里很远,暂时无法回京,不然何须用到密鸟传达;三从那么短的两个字可以看出虽然他现在安全,但却有着潜在的危机,并不能写太多字又或者不方便写太多,以免透露太多,他正在想办法脱困;四是他希望他不在的时候,他们继续按照原来的计划进行。”

    “不错,不过你还少想了一点。”骆学真赞赏地看着景逸,如若不是手上的致命伤,景逸现在何愁不能在朝廷一展抱负。

    “学生请先生指教。”

    “他既然是让人秘密送给青染信息,而不是直接联系殿下,可以说他并非百分之百信任殿下,听闻夙玉在离开前曾派人去过京郊墓地找一样东西,可惜没找到,当然还有另一种可能就是他不信任殿下的下属,比如我;这也说明他为人非常谨慎,在没有绝对的把握下,他会选择较为安全的方式,让青染决定是否将他还活着的消息给殿下。”

    “他……简直不像一个从小被买入宫中的太监。”景逸惊叹。

    “的确是惊才绝艳,可惜了。”也不知在可惜什么,“京城的天要变了,殿下不可再为此人分心,我们也没必要在他身上花其他精力,左右不是影响大局的人物。为免再生变故,你去昙海道发布一个任务,把假死变成真死吧,至于方位,在西北边。另外殿下近日对我不像往日那般信任,甚至遇到大事也不愿与我商议,在殿下这边就有劳你多照顾了。”

    骆学真边说着,边将那只密鸟的骨骼捏碎。

    报信,是不必了。

    ——晋.江.独家——

    李變天一行人已经过了泉州,再过几日就能到陕州,已经在西北部的边界地了。

    随着接触,傅辰越发觉得李變天是个唯恐天下不乱的主,无论经过哪儿,都要散布一些不利于晋朝的流言,如果晋成帝在这里听到这些说的有鼻子有眼的话,恐怕能气得失去理智,流言猛于虎,李變天深谙人心。

    傅辰非常识时务,这段时间没吵没闹,完全不像被人硬绑来的,反倒像本身就是跟着李變天的仆从。没有表现出任何想要回中原的意图,反而尽量融入这个队伍里,有几次他有离开的办法,甚至他们还放了他出去在城镇上买过一些必需品,完全不怕他逃跑一样,而他也却回来了。

    李變天自从离开了京城后,就表现的食欲不佳,无论是什么都没胃口。

    伺候完他的梳洗后,傅辰轻声问:“阿一大人为您烤了些肉食,您要用一些吗?”

    李變天坐在马车中,慵懒地躺在车中看书,是一本游记,傅辰曾看过几眼,讲的是一些海盗出没的险境。

    “你下去好好休息,这几日赶路也是辛苦了。”对着傅辰,就像照顾什么小弟弟一样,很宽和。

    傅辰的学习能力很强,从一开始伺候人还不习惯到现在游刃有余也不过几天。身边这些糙汉子没几个能伺候好人的,他出来也不是那么讲究的人,与其带一些能伺候人却没自保能力的人,还不如自己动手。

    有一次看到李變天连洗漱都是自己动手,傅辰就自告奋勇上去了,也算再这个队伍里找到自己的定位。

    傅辰离开马车,那些护卫正在不远处架着火堆烧烤,一旁还有个大锅烧汤。

    傅辰要过去帮忙,阿三挥了挥手手打发着他。

    “阿三大人,能让我试试吗?”

    阿三鄙夷地看着傅辰手无缚鸡之力的身体,“这烤东西是个技术活,焦了你赔得起吗?要讨好就好好伺候着主子就行。”

    其他人看着,也不说话,他们并不接受一个外来人口,自然不会帮忙。特别是因为傅辰的存在,他们很多言辞和行为上都有所束缚。

    “如果我能让你们主子吃上一口,您以后就让我烤怎么样。”

    “呵呵。”听到傅辰的话,阿三不以为然,“你这小鬼还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来吧,给你试试看!”

    旁边一个篝火空出来,阿三扔了个剥完皮的兔子给傅辰,“拿去!”

    阿四则是就近监视傅辰,这么一个外人他们可不放心,以防傅辰下毒。

    傅辰不停翻滚着兔肉,肉香飘散,烤的金黄色的兔子肉泛着一层诱人的光泽,令人不由自主分泌出口水。

    傅辰拿出了几个调料包,正要撒上去,就被阻止 。

    “什么东西。”

    “这是枯茗,是一种调料,由西域进贡的。”其实就是孜然,这东西在中原地区并不被百姓所接受,哪怕在周边国家也甚少有人用。

    “这东西能吃?”阿四不带相信。

    “当然能吃。”傅辰为了证明这东西没毒,沾了点吃了。

    见他这副样子,阿四又拿去给阿六检毒,最后当然是没问题,才给傅辰继续用。

    当傅辰撒上了孜然,又放了点自己特制的盐,类似后世的鸡精,这是他提供想法,小纸鸢试着做的。再翻滚着翻烤均匀的兔肉,引得几乎所有人目光都看向傅辰——手里的兔肉。

    这香味,这感觉……

    前所未有,打开了他们的味蕾。

    “喂,你那个兔子肉给我吃一点?”阿三忍不住问道,他们都是汉子,平日要做的事都和吃没什么关系,所以烤出来的东西可想而知,只是能吃而已,离美味那是十万八千里。

    其他人看着阿三,言下之意就是:你要不要脸,连俘虏的食物都抢,确是一个个紧紧盯着阿三的吃后感。

    傅辰撕了一个腿扔过去,阿三顾不得自己手上兔肉,一把接过兔腿。

    呼呼呼,好烫,好烫!

    吹了吹兔肉,呼哧呼哧地咬了下去,鲜嫩的肉质从口中化开,配上孜然和鸡精的鲜味,完美的融合,恨不得吞下舌头的好吃。

    他顾不得说话,连自己的兔肉焦了都忘了,只是一门心思吃这只兔腿。

    看阿三这吃相,这活像难民的模样你丢不丢脸!

    “喂,给我来一块。”

    “也给我来一点。”

    很快,傅辰烤的这只兔子快被几个人给瓜分了。

    这些人先是试毒,确定没问题后,才开始品尝。

    均两眼一亮。

    无人察觉,他们围绕着傅辰,对他的态度也产生了潜移默化的变化,也不过一柱香不到的时间。

    李變天只是远远地看着,深不可测的目光几次忖度,最终化为一片死海。

    傅辰撩开车帘,拿着烤好的兔腿肉,“这是我烤的,您稍微用一点?”

    在之前路过城镇的时候他就发现,李變天并不喜欢晋国太过清淡的食物,他更喜欢重口味的。

    一片沉默。

    傅辰有些尴尬,正要缩回手,却听李變天点头,“拿过来尝尝。”

    就着傅辰的手,李變天咬了一口。

    “嗯,还不错。”

    对方的唇,划过傅辰的指尖,引得一片鸡皮疙瘩。

    特别那双眼,令傅辰像是被钉在原地。

    “我有个同父同母的哥哥,你的名字叫四儿,我这哥哥也排行老四。”

    傅辰有些不明白,怎么忽然说起这个。

    “他有个癖好,喜欢十来岁的少男少女,容貌清秀,皮肤白皙,如若我带你回去,恐怕他会对你有兴趣。”

    傅辰蹙了下眉头,他可不相信李變天会无的放矢,想来,是在提醒他,那位以好色残暴成名的四王爷,大约会看上他?

    一开始,李變天带着傅辰在身边,的确如阿一他们猜测的那般,沈家兄弟的离开,他需要赔个差不多的少年给自己哥哥。

    而他这个哥哥,口味刁钻,除了容貌还必须聪慧过人,草包可不要。

    傅辰的确是个好人选。

    只是,他忽然不想放这个人走了。

    也许,只是不想再看到悲剧重演。

    “你若愿意,可留在我身边,伺候我。”他从未有过男妃,对男子也提不起任何兴趣。

    甚至,为了抵住国内对自家哥哥豢养男宠的流言,他也心力憔悴。

    这般异端,只能放地下,明面上可是国耻,遗臭万年,哪怕史书上都不会对其进行记载,最多野史上能道听途说些什么,但后人是什么也不知道的。

    傅辰一惊,他甚至都怀疑自己听错了。

    这伺候,他还听不出什么意思就白活了,要知道这个时代,他的年纪是可以定亲了,这方面要装作不知道,就是不正常了。他很清楚,戟国虽说风气比晋国要开放许多,很多年前还有族中兄弟共享妻子的事,子承父什么,但同性的感情和中原一样,可以说闻所未闻,完全没这类风气的。

    李變天没打算把傅辰这个小娃子放回晋朝,但也不忍他也被自家哥哥糟蹋,他见过傅辰的身体,并不厌恶,若是假装私下收了也不算什么,暗中再进行培养,至少四哥不会动他的人。

    只是看到小孩儿那一脸排斥的表情,李變天却是把这些话给隐了下去,不禁怀疑起自己的魅力。

    每年周边各国和属国都会进贡无数美女,还有戟国民间那些听到他名字就晕厥的少女少妇,虽说并不在意这些,但李變天知道自己是吸引人的,还是头一次碰到毫不犹豫对做自己的人感到厌恶的。

    哪怕这是正常男人该有的表现,但做了十八年的皇帝,这之前也从未被人在这方面拒绝过的李變天,那颗帝王之心,依旧有些不悦,将这些不悦压了下去,看上去毫无异样,只有眼眸深了些。

    继续逗弄着傅辰,让傅辰感到那不过是一时玩笑话。

    过了几日,他们来到了陕州的卢锡县,就是他曾经问六皇子要了批文,又借了一大笔银子,买了一块山地的地方。

    那上面,住的就是从京城太医院出来的梁成文,流放犯叶穗莉曾经的祺贵嫔还有一大群因为闹灾荒又被羌芜人打没了家园的难民,这群人被几座城池拒收后,碰到了受到傅辰吩咐过来的梁成文,一路来到了陕州这片山区安了下来。

    陕州的知府是六皇子母妃容昭仪的娘家人,安顿下来的事比想象中更容易些,特别是这些人居然没过几个月就交了赋税,更是让人刮目相看。

    谁都不知道那山上发生了什么,也是为了给叶穗莉“换脸”,加上还要照顾这些难民,让他们自立根生,完成傅辰交代的“种植新农作物”“研制新农具”“还有收集做火药的材料”等等任务,梁成文暂时留了下来。

    傅辰之所以选择这座山,还有个重要原因,这里有一处天然硝石矿,这是做□□不可或缺的材料,天然的更是少之又少,一般情况是利用硝土和草木灰提炼成硝,傅辰很清楚制作□□的成分,对这方面更是慎之又慎。

    越是接触傅辰,越是惊叹于傅辰的头脑与知识面,哪怕他幼时走过大江南北,也没见过像傅辰这样的人物。

    他留在这里还有一件事,傅辰通过密鸟告诉了他一个消息。

    希望他能利用现有的力量,和研制出的初级□□,能杀掉一伙人马。

    这伙人马有八成可能性会晋国陕州地界。

    在傅辰怀疑李變天那段时间里,他不仅做了在京城的布置,甚至在梁成文回京之前,还想给李變天一行人迎头痛击。

    也算是傅辰的潜在的安排,只是他万万想不到自己会与这群人一起离开。

    这段时间的接触,对李變天的了解,让傅辰打算暂时先搁下这次暗杀。

    让梁成文准备的地方,李變天的属下就凭着土质,空气的味道,怀疑这个地方有埋伏,马上换了地方。

    刚进了城门就能发现这边的民风比起中原要彪悍多了,无论男女长相都要高大一些,装束上也看上去英姿飒爽。

    根据傅辰留下的暗号,两人是在卢锡县里的一座医馆里见的,也是梁成文利用多余的银子开在山下附近方便打探消息的,傅辰借口找伤药,进了药铺里头。

    在进去前,他能感觉在不远处的地方有一道视线,傅辰当做没感觉到,只是进去跟着掌柜拿药。

    他甚至能猜到,如果他有一丁点儿要逃跑的想法,马上就会头身分家。

    自从那日在马车里,李變天抱了他许久后,对他的态度稍微有些转变,应该说好像有意识地在培养他,还时不时考验他。说李變天大胆也是大胆,他一个晋国人居然妄想将他培养成心腹?说他气度大也是事实,这样不以民族为限吸纳人才,如若不是遇到他,也许李變天真能成功。

    能在这里看到傅辰,梁成文也是相当惊讶。

    宫里的太监不能私自出京城以外的地方,这是每朝每代的规矩。

    “你收集到了给七殿下解毒的药材?”

    “是的,还要多亏祺贵嫔,若不是她误入了一座林子险些掉下悬崖,我也不会在悬崖边找到这天下剧毒,殿下出生体内既含毒,与其说治疗还不如说以毒攻毒,若是能治好,殿下不但能恢复容貌,甚至还能造就百毒不侵的体质。”

    “你离开京城太久了,现在回去正好。”傅辰闻言,想到邵华池那半边天仙半边鬼面的脸,心中微动。

    “那你呢?”

    “我留下来,跟着他们走。”

    “这不行,你可知道这群人是什么身份,这无疑是与虎谋皮。”

    “你真以为,我现在没在他们的监视范围内吗?”到时候,还会让他在陕州这里的布置暴露,他绝不能冒这个风险。

    就算回了京城,到处都有李變天的眼线,还不如跟在他们身边,而且,有些事他想要弄清楚,比如那犀雀的叫声,比如李變天为何非要置他于死地的原因,再比如他又为何要放过李變天,寻着机会为何不能回敬?

    来而不往,可不是他的风格。

    “他们现在对我并不怎么提防,”可以说根本没把自己放在眼里,这也是傅辰要的,“既然他们这么放心,我怎么能让他们失望。”

    不把他们闹得鸡犬不宁,怎么对得起他们?

    傅辰交代了几句,有让梁成文帮他做几件事,梁成文曾经走遍大江南北,也去过不少国家,认识的人不少,被他救过的人也遍布各地,真要做一些小事不算困难。

    “然后就回京城,为殿下治疗毒伤。”

    “若殿下问起你?”

    “殿下不会问你,你我本就没有交集。如若问到,就说……”傅辰顿了顿,“就说你没见过我,京城形势复杂,一切等我回去,再行定夺。”

    傅辰感到时间紧迫,又吩咐梁成文几句,让他替自己送信给青染,才走出了铺子。

    时间算的刚刚好,再晚一些想必那暗处的人就会出来了。

    拿着药材,又买了些东西,傅辰去了李變天下榻的客栈。

    卢锡县的客栈来住的人并不多,像李變天这样非富即贵的,伙计们更是尽心伺候,见到傅辰就知道他是随从,伙计很客气。

    傅辰上楼,就发现李變天门口难得没人把守,想来大约是不愿太高调。

    虽然也做着下人的工作,但他严格意义上不是李變天的人,所以毫不避讳地拎着李變天需要的东西放到隔壁房间。

    啊,嗯——

    不可避免地听到隔壁女人的娇喘和呻.吟,叫得兴奋勾魂,她很兴奋。

    他好像明白为什么那群护卫会离那房间那么远了,这是里头在办事呢。

    这女人,好像是阿一从城里带来的,是个雏儿,还未□□叫的价格倒是很高,也不知怎么的就被带来了。

    李變天有**,但跟着来的都是男人,这还是傅辰第一次发现他也是需要解决**的。

    里面传出女人高昂的□□,傅辰面色不变。

    不过身为男人,他也不得不承认李變天那方面能力很强,时间很持久。

    “四儿,抬水进来。”也许早就发现了傅辰在隔壁,隔着一道墙传来李變天不轻不重的声音,用的是内劲。

    李變天武艺高强,他一直知道。

    让伙计准备好谁,傅辰才进了里头,空中弥漫着房事后的味道,一个赤.身.裸.体的女人躺在地上,睁大着眼,已经死得不能再死,只有眉间有一个细小的伤口,一击毙命,连惨叫都来不及发出来,她身上只盖着一件衣服。

    傅辰却有些松了一口气,很显然,李變天是个正常性向的男人。

    傅辰只看了一眼,可惜了女人那张漂亮脸蛋,就转回了视线放在李變天身上。

    他衣服并未脱去,哪怕唯一需要露出的地方也穿戴整齐。

    伺候李變天更衣,脱到只剩单衣才停下,在木桶里放了一个隔板,方便李變天坐上去,傅辰隔着屏风离开,待李變天已经进了浴桶,才进去伺候。

    氤氲的雾气中,傅辰忽然想起了那日在重华宫的后殿,他其实一直没说,自从有了金手指后,他对他人的注视特别敏感。

    他隐约能感觉到,那天邵华池偷看了他很多眼,那目光的含义他不明白,也不想深究这些没必要的事。

    也不知为何,忽然在这个不合时宜的时候,想了起来,一发不可收拾。

    也许正是因为分开,他才会忍不住想念京城的人事物,一些曾经不在意的细节也会冷不丁钻入脑中。

    邵华池不喜欢被人伺候沐浴,任何人都不得近身。

    他那么久没回去,也不知是谁抽的他,而京城是何情况。

    不过他早就有所准备,哪怕忽然离开应该也不至于乱了阵脚。

    看了一眼自己腰间,那里原本还挂着一块玉佩,是邵华池曾经给他的,据说世上只有两块,在那次醉仙楼的时候,却掉了。

    平静的心湖,有什么东西在悄然苏醒……

    “你在想什么?”

    李變天的声音忽然想起。

    傅辰为李變天擦洗着身体,闻言手一抖。

    他居然在想邵华池,在这种时候!?

    抓住傅辰的手,感觉到少年的紧绷,李變天不由哂笑,“慌什么,我的确对你有些兴趣,但还不至于强人所难。”

    并不是慌,傅辰只是在考虑是不是要出手,他可是刚从梁成文那儿拿了不少好东西。

    但想到李變天的身手,傅辰还是克制下冲动,这样的冲动只会让他身首异处。

    李變天对他,就类似于晋成帝那般,不过是逗着好玩,若真触碰那层底线,可不会留情面。

    “可别忘了,是你自己选择见我,我给过你拒绝的机会。”说的是在护城河边,给了那块令牌,傅辰刻意选择来,亦可以选择不来。

    “但我没想到,你会把我打晕强行带走,更没想到你会得寸进尺。”这话堪称大胆,但却是经过傅辰思量的,只是这程度以李變天的度量,是不会与他计较的。

    面对这些主子,傅辰在有限的接触中不断试探对方的底线,以找准自己的定位。

    “不经历,你又怎知自己不会心甘情愿?”

    “你从来都不听别人的想法?”

    “没必要,也没人配。”

    李變天笑了,是那种摄人心魂的魅惑笑容,如果这里有女人,也许早就被他迷得晕头转向了。

    水蒸气附着在脸上头发上,连呼吸都被熏热了,傅辰的脸蛋被熏得有些红了,配上那晶亮水亮眼眸,让人险些陷进去,移不开视线。

    “有些事,不试试又怎么知道,低头。”

    傅辰:“?”

    搭在木桶上的手转而捏住傅辰下颔,转头唇轻轻附在傅辰那张薄唇上,辗转吮吸。

    傅辰睁着眼睛,倒映着李變天那张带着漫不经心的笑意。

    都是只对异性有兴趣的人,傅辰能感觉到李變天是个再正常不过的男人。

    直到刚才李變天只是在耍着他玩,却不料这人不仅是个铁血帝王,在□□上也是格外的随性。

    哪怕到现在为止,他都能感受到李變天淡淡的恶意,这恶意就像恶作剧,因为不在乎才无所畏惧,才能这样随心所欲。

    前世今生,也是第一次,傅辰从听闻到零距离接触一种罕见的情爱模式,男人与男人。

    李變天的手慢慢深入傅辰的衣襟,摸上如玉的肌肤,在胸前的某处捏了下。

    直到被傅辰抓住了手,转开了脸,李變天也不强求,自然而然地放开了傅辰,倒是傅辰平淡的反应让他肾上腺分泌出了兴奋因子。

    傅辰脸不红气喘,“您若还有兴致,我让阿一大人再为您带些雏儿上来?”

    李變天躺回了木桶里,淡笑道:“小小年纪倒是处惊不变,逗逗你罢了,闹情绪了?”

    傅辰神色一冷,给李變天按摩的力道却越发温柔,垂下的眉眼看不出丝毫情绪,“吓到了。”

    “哦?”李變天似笑非笑。

    你可不像胆子那么小的人。

    .

    福熙宫敬佛堂

    宫中各处都点了灯,现在已是用了晚膳后的时间。

    传来咚咚咚地敲木鱼声,路过的宫女太监都刻意放轻了脚步。

    也不知从哪一天起,皇贵妃开始礼佛,就连陛下希望她接管的宫务也推拒了,当然这让陛下印象如何好就不去说了,哪个皇帝不喜欢对权利心淡一些的妃嫔。

    “娘娘,梅妃又来见您了。”门外传来墨画的声音,已经是这个月第五次了,梅妃是这些日子以来宫内最被嫉妒的对象,她容貌堪比曾经的第一美人丽妃,性格温婉,传闻皇帝虽未临幸,却是日日都要相见,甚至多月不曾临幸后宫。

    但即便如此,由于皇上并未不上朝,甚至反而在养心殿待的时间长了,想要栽个祸国妖妃的头衔给她也是困难。

    这位梅妃却反而三番两次来福慈宫,两人之前并未有任何交集,莫不是来示威的?

    自从皇贵妃一心礼佛,为皇太后祈福至今,宫内的妃嫔来问安的次数并不少,只是皇贵妃以诚心祈祷为由闭了门,她的诚心让皇上也同意了下来。

    穿着一身素衣的穆君凝手上不停,缓缓睁眼,平静地好似一汪死水,“让她进来吧。”

    梅珏缓缓走了进来,雪花伴着她纤细的身影缓步走来,她身着梅花纹长袍,雍容华贵,哪里还看得出是曾经那个低调至极从不打扮的梅姑姑。就在前些日子,叶答应在梅妃的飞羽阁中“偶遇”了皇上,提起自己与梅妃的感情,说是若是能够当真正的姐妹该有多好。

    这话却是提醒了晋成帝,要知道梅珏的出生让让她最多到从二品妃位,再上去可就难了,叶答应出生叶家,叶家也是京中勋贵,又事功臣之后,本来流放了祺贵嫔的时候皇帝就想着需要安抚一下叶家,只是一直没找到机会,这不正好赔个“女儿”给叶家。

    晋国的干亲制度由来已久,传承的邯朝,认的干亲那是能上族谱宗蝶的,由皇上钦点加上叶家的承认,如今梅珏的身份不可同日而语。这下,梅珏在姓上也改成了叶,严格说来她现在叫叶珏。

    但梅珏脸上没有丝毫的兴奋,哪怕这些事都在傅辰的预料中。

    皇子身边少了个奴才没人会去在意,她与傅辰失联了,包括一直在找傅辰下落的刘纵也是焦头烂额,而七皇子自从回宫后,虽说疯了的谣言不攻自破,却再难接近。

    一句“我的奴才去哪儿,难不成还要对你们交代?”直接堵住了刘纵和她的问题,甚至他们都怀疑,是否傅辰已经……,而邵华池定然知道一些内情,但这位皇子就好像完全忘了这世上还有这样一个人。

    来找皇贵妃纯粹是在宫中恶犬事件中,让她看到了皇贵妃的能量,另外就是傅辰曾在这个女人身边待了很久,更是傅辰在宫中能够信任的人,她来也只是没有办法的办法。

    身后的门被墨画体贴的关上,梅珏才跪了下来,“臣妾拜见皇贵妃娘娘。”

    “起来吧,宫中诸事皆由皇后娘娘定夺,皇后娘娘向来公允,断不会让你受了委屈,如若皇后娘娘有恙,也可寻淑妃与宁贵妃主持。”穆君凝淡声说道,言下之意就是无论你有什么事我都不会来管,你们要争要斗都可以,我现在不管事。

    “这事,臣妾只能找贵妃娘娘,求娘娘能听臣妾说几句。”梅珏没有起身,反而一直跪着,“傅公公对我有再造之恩,但这一个多月,却没有他的消息。”

    穆君凝停下了手中敲击动作,身子微颤,傅公公这三个字好像打开了某扇门,揭开尘封的面具。

    “刘总管派人在京城打听过消息,城郊立了一块新墓,上面是傅辰的名字……”梅珏语带哽咽。

    也许,他已经死了。

    但他,那个好像天塌下来也没事的人怎么会那么突然,毫无预兆地离开。

    无论是梅珏还是刘纵都不相信这个人会死,刘纵甚至只给了失踪的案底,不愿将他归为死亡。

    咚,咕噜噜……

    木鱼掉在地上。 2k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太监的职业素养相邻的书:猛虎传说异界之少林魔纹师魔尊近战召唤师在现代蹴鞠的日子超级逃亡犯穿越之调皮小皇妃巫在人间超级殖民异世界最强弃少煌煌箭芒修真庄园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