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 > 介绍 > 太监的职业素养

88.第八十七章

【书名: 太监的职业素养 88.第八十七章 作者:童柯

太监的职业素养最新章节 2k小说网欢迎您!本站域名:"2k小说"的完整拼音2Kxs.Com,很好记哦!www.2kxs.com 好看的小说
强烈推荐: 造化之门 完美世界 无量真仙 魔天记 儒道至圣 大宋的智慧 帝御山河 三界血歌 极品修真强少 大主宰 惟我神尊 莽荒纪 我欲封天 我即天意 韩娱之勋 天醒之路 武尊道 无敌药尊    邵华池在远处的角落里看着醉仙楼二楼,身后跟着的是邑鞍府的府尹庞誉,庞誉受命调查京郊百姓离奇被杀案以及恶犬闹京之事,到现在恶犬闹京的案子随着两国使臣的离开告一段落,但京郊的事情虽然表面是调查百姓被杀,实则是抓捕可疑人员,并且听上面的意思,很有可能和邯朝的余孽有关系。

    由七殿下提供线索,他们前来追踪,但这次派兵过来围剿却没有取得明确通文,因为他们无法提供明确证据。

    这线索就是邵华池事后多次勘探现场,在傅辰发现草地上有小型车轮的印子后,就着重调查腿有残疾并做轮椅的人,不然李變天在醉仙楼又有臻国商会的通行证,却依旧被重点关照。

    现在,他们怀疑此人不是臻国商会的人,却没有确凿证据。

    傅辰去查探虚实,确定对方的情形后,而后他们再前后包抄,以免其逃脱。

    庞誉走到邵华池身后,小声道:“殿下,我们是不是现在就进去?”

    “他还没给暗号,不得轻举妄动。”邵华池一错不错的目光,他该信任那人,如果连他都对付不了的人别人又怎么能全身而退,紧绷的神情与鬓角边的汗珠说明他的心情并不轻松。

    若像傅辰猜测这是个庞大的组织或者某个国家的阴谋,傅辰就是在刀尖上舔血!

    若宫中能安排那么多人,到现在都未完全拔出,那么在民间呢,这样的基数想想都令人毛骨悚然,他们除了主动出击几乎没有别的选择。

    再被动下去,将会有越来越的不确定因素。

    ——晋.江.独家——

    “下去吧。”

    在李變天说完那三个字后,这群人有一个很有趣的举动,非常细微,只有一瞬间,他们身体前倾略紧绷,手指紧握,眉头微蹙,最后还是行礼后朝着门口后退,这是一种不愿意却本能臣服的动作,若非从进屋那一刻就全身警戒傅辰也是发现不了的。

    他们的不愿意是对坐于上首男人的命令不满吗,当然不可能,肢体语言都述说着他们有多尊敬这个男人,所以这个不满是针对自己的,他们不放心他这个“外人”,但出于对上首男人无条件服从还是照做了。

    这至少说明四点,首先,上首男人绝对不是什么臻国商会的人;其次,男人的身份非常高,人格魅力与领导能力毋庸置疑;再来,这些护卫不是普通家臣,他们不但训练有素而且有极高的团队意识,甚至更像一支无坚不摧的军队;最后,他们警惕所有外来人,也就是对上首男人的人生安全非常重视,是什么样的人会给身边人造成这样的警惕感?

    虽说让这些护卫下去,但在男人身后还是站着两个纹丝不动的人,门口也站着两个门神,显然这四人是绝对不会离开的。

    傅辰心中有了模糊的猜测,毫不轻举妄动,在衣袖里藏着的毒药包也悄然放了回去,边局促地挠着头似乎不好意思,边下意识地用手摩挲着衣角,这是在紧张的表现。

    这个少年对于见到有那么多人围着的富家公子还是不习惯的。

    李變天扫了眼少年身上的便服,只一眼就记住了少年着装的特点。这便服上有补丁,洗的发白了,但很整洁,看少年珍惜的模样想来是他最好一件衣服。服装边角沾着一片鱼鳞,鞋底上有些泥泞,泥土黄中透褐,这是早上下过雨,所以土是湿的,栾京有个叫义肇区的地方,位于城北,这个地方是最鱼龙混杂的,集市、菜市、三教九流、难民、贩卖场、拍卖行等等,只有那个地方的土是黄中透河,也只有那儿有最大的鱼市,从义肇区赶到醉仙楼的脚程,也足以让少年鞋底的泥土变干。

    种种迹象都表明少年是早上从那个地方走过来的,还穿着自己最好的衣服,显然很重视这次见面。一个立体的形象在闹脑中形成,出生市井,家境困苦,坑蒙拐骗,警惕性很高,也只有那种环境所以才有这般狠绝的心性和如今看上去天真无邪的模样,两种极端的性格又极为和谐。

    在李變天看少年的时候,傅辰也很明显地瞧了一眼,偷偷摸摸反而惹人怀疑。

    这个男人给人第一眼的感觉就是和谐,眉宇间透着这个年龄没有的从容,分明人在眼前却觉得离此人极为遥远,再看那面容,眼神深邃和煦,但总给人一种看不透摸不透的虚无缥缈,他的眉毛几乎看不到,就更显得那黑漆漆的双眼似能看透世间万物似的。

    唯独令人侧目的,就是男人还是坐着,这样一个风姿独步的男人却不良于行,如何不令人惋惜。

    第一印象的观察,细微而不着痕迹,却是奠定接下来说话的基调,也是他们判断对方的标准。

    “别站着,过来这边。”李變天指了指身边的位置,亲近和善。

    身后的一个护卫却似乎有所不满,太近了!

    傅辰没有武功,这是肉眼就看得出来的,但却不代表真的能够被如此接近。

    另外此人靠近主公居然也没行礼,不知礼数的乡野之人!

    那种怒气很明显,几乎外放于形。

    敏感的少年发现了,胆子也大了,反瞪了几眼,毫不示弱。

    “谢……谢。”傅辰走了过去,先是掸了掸自己衣服,才沾着座椅坐。

    这是个不太见到大人物,本能害怕的小男孩会做的事,细节决定成败。

    “你是想明白要给我做向导看这京城风光了吗?”李變天轻笑问道。

    这时候客栈的伙计敲门进来,送了一些果盘糕点过来,阿一试了毒后才离开,少年的目光在糕点上停留了一会儿。

    李變天点头,指了指糕点,让少年食用。

    少年警惕地摇了摇头,生活的困苦让他学会了不会随便吃外面的食物,就是再饿也不打算动桌面上的糕点。

    “我叫四儿,家姐染了重病,我本来也只是试试看过来,没想到公子你真的还在。”他解释了自己的来因。

    对这个在护城河边看到的少年,一回去就让京城的眼线去查过,此少年没真正的名字,只有个小名四儿,父母双亡,一直与姐姐相依为命,干得都是坑蒙拐骗的勾当,那次遇到也是与当地帮派冲突,被人报复扔下了河。

    “红尘俗世之人,杂事较多,我也没想到还能遇到小友。”

    “您也别叫我小友了,又没大我几岁。”少年有些难为情,轻声问道:“如果我做向导,您给银子吗?”

    说到银子的时候,傅辰少年的眼神泛起了亮,如果不是为了银子他也不会过来。

    “这是自然的,只是不巧我准备离开栾京了,有些可惜。”李變天边笑着边给两人倒了茶,那笑容像是一个长辈。

    “是这样啊!”原本报着希望而来,没想到是这样的结果,少年的肩膀跨了下来,失落道,“那就谢谢这位公子了,我、我这就走了。”

    少年一步步走出去,每一步都好像在房内五人的监控中,安静地只能听到少年踩在木板上的声音。

    在他快要走到门口时,那两尊门神都没让开的迹象。

    “让开,我要走了!这生意我不做了!”少年喊道。

    他隐隐地感觉到不对。

    门神一动不动,他们的眼神似乎在说,这地方岂是你想来就能来,想走就能走的地方!

    身后,传来李變天笑语:“不急,再陪我聊一会吧,半个时辰五两银子。”

    你这是银子多的没地方花啊!

    少年像是看怪物似的看着男人,没好气地又坐回了远处,在义肇区那样鱼龙混杂的环境中让他学会了趋利避害,知道自己走不了,也不硬闯,“您想聊什么?”

    “就聊聊,你说下面有多少官兵?”李變天看了眼下方集市,就如刚开始那样,泰然自若,话锋一转,幽深冷淡的眼眉扫过来,好像什么都无所遁形一般,能射透灵魂的犀利。

    “官兵,官兵怎么会在这里?”少年的表情从懵懂到莫名其妙,显然是不明白对方的意思,“难道是来抓我!我只是偷了老王家的鱼给姐姐炖汤,打伤了一个轻薄姐姐的混球,凭什么恶人可以逍遥法外,我却连反抗都不行!”

    他述尽了一个快要成年的少年,在被压迫时的痛苦和无助,真实而不甘。

    李變天看着他,似乎在考虑着这话中的真实性。

    少年来的时间点上的巧合,在整件事上起的作用,只是引路还是碰巧,亦或是有什么更深层次的。

    少年扑到门口,却被两个守门人给拦住。

    “你们放开我!让我出去!!”瞬间,少年的声音叫开了,但奇怪的是,门外没有任何人应声,傅辰咯噔一声。

    他做了布置,那么对方是不是也有可能做了布置,以动制动!

    两把刀搁在他的脖子上,显然如果他再叫喊,就不是不让他出去那么简单了。

    他转头,再看向那个气定神闲的男人时,“你想干什么!放我离开,不然我不客气了!”

    边叫嚣着,傅辰边寻找着契机,几乎余光扫过每一处地方,将所有摆设都记在心里。

    李變天还是那副模样,悠然的好像从没把任何事放在心上,看着少年,声音依旧和煦如春风,“先坐吧,总归在他们进来前咱们还可以聊聊,你姐姐被我的人照顾着,我想你也不愿意自己的姐姐出事吧。”

    “卑鄙,我过来只是想给你当向导,并非让你威胁家姐!狗咬吕洞宾,你要是不放了她,我定然与你拼命……啊!”少年才刚喊了一句,却不料阿一一个弹指,就直接打到了他膝盖,让他不由自主地跪了下来,这一刻似乎所有尊严一同落地,匍匐在着这个男人面前。

    “没人能在主子面前如此大不敬!”

    阿一走了过来,阴影笼罩在傅辰上方,像看着蝼蚁般,直接提起了他把他扔到李變天脚边。

    “阿一,不要对客人如此粗暴。”李變天开口训斥。

    却不见丝毫要帮助的动作。

    “是,阿一错了。”

    看着脚下的少年,李變天目中迸射出刺目的金光。

    即便少年不来寻他,在离开前他也定会花功夫找到这个少年。

    若非如今扉卿消耗过度,还昏迷着,确定不了更多。

    各个细节浮现。

    脚边的少年才十几岁,容貌俊秀,宫里曾有消息说,辛夷曾向晋国皇帝讨要过一个小太监,只可惜被拒了,以辛夷的性格有可能将其带出宫,却不会在晋国土地上临走了还做还生宴。

    沈骁因追捕杀害七皇子失败的几个死士留下的最后线索,最后连同蒋臣一同全军覆没。

    当晚,沈骁死于与疑似七煞之人的冲突,卒于护城河。

    他又在护城河边,遇到了这个十几岁重伤后的少年,虽然当时视线昏暗,但他身上的伤口很是奇怪,如同被人挖了洞。

    巧合……亦或是别有预谋?

    一切的谜团在李變天脑中张开了一张大网,都隐隐指向着什么,又好似什么都没指。

    “呵呵,我来的时候和掌柜说过,若是一柱香的时间里我没出来,那么就带人进来,您是想闹得人尽皆知吗?”傅辰怒极反笑,嘲讽出口。

    他被两个护卫摆成了大字型,躺在地上,任人宰割的模样。

    外有官兵,内有布置,这时候杀了傅辰的确后患无穷。

    “放心,我不会杀你。”

    李變天移动了轮椅,居高临下望着傅辰。

    那一刻,傅辰的呼吸像是被什么遏制了,男人的视线像是要把他扒光了。

    “你,想要做什么!”他不能停,要装少年人就必须装到底,这一刻他不是傅辰。

    一个人只有演的连自己都能蒙骗,才能蒙骗他人。

    但眼底,已经泄露了一丝与以往不同的情绪,那是……对未知的不安。

    李變天想要确定一个设想,而这个设想仅仅只是一个最细微最小概率的可能性,但却关乎全局的洗盘,容不得任何疏漏。

    李變天手上一道道劲风,唰唰几下,化为利刃的风割开了傅辰的衣服。

    肌肤从破裂的地方显露,衣不遮体。

    傅辰万万没想到,李變天会这么无耻这么变态!

    完全超出他对古人的固有印象。

    他几乎克制不住滔天的愤怒与羞耻,全身颤抖着,最隐秘最大的秘密被硬生生,毫无预兆地撕裂开!极端的恐慌和再也无法遮掩的杀气,更甚者,李變天要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细思极恐。

    今日之耻,来日必当加倍奉还!

    李變天的目光笼罩在傅辰裸露的下方。

    少年的颜色还很鲜嫩,并未完全发育,性状姣好,是最漂亮的蘑菇型,从尺寸来说有些天赋异禀,想来成年后那方面控制起来要费些功夫。

    居然不是太监……

    的确不是宫里的人。 2k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太监的职业素养相邻的书:小地主(美食) 穿越之庶男从命 重生之原配娇妻 快穿之跪求愿望成真 [综]平安京恋爱物语 重生之吾皇在下 天将降大任于隐形人也 [未穿今]超级大神 [综]九九归一 饮朕止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