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 > 介绍 > 太监的职业素养

83.第八十二章

【书名: 太监的职业素养 83.第八十二章 作者:童柯

太监的职业素养最新章节 2k小说网欢迎您!本站域名:"2k小说"的完整拼音2Kxs.Com,很好记哦!www.2kxs.com 好看的小说
强烈推荐: 造化之门 完美世界 无量真仙 魔天记 儒道至圣 大宋的智慧 帝御山河 三界血歌 极品修真强少 大主宰 惟我神尊 莽荒纪 我欲封天 我即天意 韩娱之勋 天醒之路 武尊道 无敌药尊    邵华池挺直的背脊像一根绷直的弦,汗珠密密麻麻地挂在额头,明明是秋天的节气,他却像是跑了许久气喘吁吁的旅人。

    傅辰的几个字,如同一团团的火苗点燃了心口,甚至太阳穴的青筋也浮现出了脉络,汗水滚入眼球的疼痛令他眨了下眼,犹如氤氲着泪雾。

    他险些抱不住怀里的人,这个自从发现被他欺骗的人,再也没对他说过哪怕一句发自真心的软话。

    这句谢谢,太弥足珍贵。

    而那根没于草丛中的银针,像是在讽刺他的行为。

    傅辰失去说话的力气,全身都软绵绵的,药效已完全发挥出来,辛夷虽然为了给他存活的机会把棺材开了一道细小的通风口,但却把他当做虎狼,用了最猛的药以期让他丝毫不能动弹。

    邵华池稍稍松开了傅辰,“我马上送你回东榆巷。”

    周围,那群村民还在义愤填膺要为逝者讨回公道,邵华池打了个眼色,让人马上去清场,并确定对方有没有杀回马枪。

    傅辰摇了摇头,还没处理掉辛夷的事,将会引起晋国大乱。他指着不远处的一具尸体,如同一个老人般,花了极大的力气抬起了手,也许有眼睛的人都看得出他现在在强撑着自己。

    诡子等人默默看着这一幕,傅辰这样毅力格外强大的人让他们肃然起敬,这是一种无言的品质。

    在村民走动,为那几个惨死的尸体收尸哭丧的过程中,邵华池见到一具服饰有些熟悉的人,这让他有了不好的预感。

    那是……是谁杀了他!?

    “别指了,我知道,我知道……”压下震惊,邵华池握住傅辰的手,以支撑他。这样的傅辰刺中了他内心最隐秘的部分,邵华池边语无伦次,边不停擦着傅辰寒湿的脑袋,傅辰的脸色惨白如纸。

    辛夷的尸体被带来了,太过凄惨,五官被削掉,已经不成人样,这样惨无人道的虐待,令人毛骨悚然。

    “先带走。”吩咐人将辛夷惨不忍睹的尸体带上马车,如今这个人绝对不能这般曝露在荒郊野外,那会引起巨大恐慌。

    而后又让人将村民带离,一部分领着送去邑鞍府报案。

    傅辰昏迷前做了一个口型,邵华池看出是在说:狗。

    狗,代表着什么。

    暨桑国……

    见邵华池思索的模样,傅辰知道七殿下定然能想明白关键,殿下对政治天生拥有

    忽然,一道反光吸引了他的注意,他眯起眼,企图仔细看那事物,是——针?

    乏力再一次袭来,望着那根针,晋国的针有许多种,象牙针、木针、竹针、银针等等,这种银针并非银制,只是呈现银色,这样的细长形状,非家用,傅辰缓缓闭上了眼。

    邵华池并未发现傅辰的异状,辛夷的死亡,必然会导致轩然大波,傅辰是想用狗来做什么?

    正想着,猝然,邵华池疑惑的表情凝结,满脸森然。还未痊愈的手以极端不可思议的角度撸过昏迷的傅辰,噗的一下压了上去,将之置于自己身下,挡住四面八方的攻击,快速在地上滚了两圈才停下。这时,傅辰清冽的味道几乎一下子钻入鼻尖,他甚至能看到傅辰蝶翼般的长睫,光滑的连瑕疵都没有的肌肤,那闭眼的模样比平日多了一份这个年纪该有的天真,他一直忘了这个心中强势又老练的人只是个少年郎,并且还是个俊美的少年郎,心像是长了草,被风一吹带着瘙.痒,却不明白是为何而起。

    嗖嗖嗖。

    三支箭插入刚才傅辰所在的地上,精准无比。只要晚一步,傅辰就会被射死,这箭是冲着傅辰来的。邵华池惊怒地抬头,就看到不远处一排拿着弓弩的士兵,“谁让你们动手的,你们都不想活了吗,眼里还有我这个主子没!”

    “殿下,是我下令的,您要降罪就降我身上吧。”被人扶下车的嵘宪先生,他面无须发,到了知命之年的年纪,每一根头发都整齐地梳理起来,几根银丝夹杂其中,最吸引人的就是那双沉淀着岁月的眼。

    邵华池所有的问罪都戛然而止,“先生。”

    “殿下可还记得我们之前的约定?”他看着邵华池的目光满含心痛。

    骆学真下车,朝着邵华池的方向行了大礼,好像刚才下令射杀的人不是他一样。

    邵华池在那样的目光下,几乎逃避似的垂下了头,他当然记得,在出了宫后他就与嵘宪先生密谈过。

    为防止他心软,如若他不动手,就由先生代劳。

    这些弓箭手,就是置傅辰于死地的第二招。

    骆学真曾萌丽妃的救命之恩,而后为报恩从十几年前就帮助他们丽妃母子两在宫外布下诸多安排,丽妃树大招风,被称为祸国第一妖妃,要铲除他们母子的人病不会少,于是骆学真的出现几乎解决了他们当年的燃眉之急,如今邵华池的势力有不少是骆学真亲力亲为,其中包括身边的十二虎贲以及部分京城据点和情报收集处。

    对邵华池而言,骆学真无论是在兵法才学上,都是当世奇才。真虽身处宫外,他们常年无法见面,但骆学真却为他们母子做了良多,要说恩情也早已还完。邵华池对骆学真相当敬重,

    骆学真让人清理了现场,又让所有护卫都退下,独自走了过去。

    目光灼灼地望向邵华池,言辞恳切,神情肃然。

    “殿下还记得您年幼时,躲过数次下毒、坠马、溺死后,您告诉我终有一日你要掌控自己的命运?”

    “记得。”抱着傅辰的手一抖。

    “还记得您在装疯前,给我的密信中说了什么吗?”

    “记得。”

    “还记得丽妃娘娘是怎么死的吗,谁害死的她?”

    “记得。”那时母妃被捞上来的模样,还历历在目,他怎敢忘,怎能忘?

    “您一定记得从一开始您对他的怀疑,到现在的重重疑点,直到您决定动手的原因。”

    “……记得。”邵华池越说越迟缓。

    “都记得。”骆学真点了点头,才忽然提高了音量,“那您就更应该记得您发过的誓,报杀母之仇!掌控晋国!做一代明主!您现在知道他有问题,却反而轻松放过。如果,他是细作呢,如果刚才他假装昏迷,在如此近的距离一刀刺死你呢,就像他对他人那样。”

    “先生,别说了!”。

    骆学真丝毫不畏惧,“可能因为他一人,我们所有人都要为他陪葬,您的宏愿的也要一同陪葬!”

    “我说了,住嘴!”邵华池猛然喝到,冷若冰窖。

    “这也在所不惜,是吗?”

    但要谋士,难道非一个太监不可?

    杀了便杀了,如何要闹到这般田地?

    是,骆学真也承认,傅辰是稍有的少年奇才,但天下那么大,难道还找不到代替他的人?

    这样一个随时都可能引.爆的人,越大的才华聪明,就代表着越大的危机,留不得!

    沉默弥漫在两个对峙的人之间,邵华池像是一个木偶,良久,干涩的眼睛眨了几下。

    “是。”他艰难地挤出了一个字,而后像是缓解了情绪,缓慢而坚定,“我想信他,最后一次。”

    骆学真深沉地望着邵华池,他失望的目光刺入邵华池的心里,似乎在说,你这般妇人之仁,谈何未来?

    他没有再说什么,甚至没有行礼,拂袖而去。

    邵华池抱着失而复得的人,想到两人认识至今的一幕幕,“傅辰,千万别让我失望啊。”

    求了那么久的真心,就在方才稍稍拨开云雾了,好不容易你松口了,我怎能在这时候放弃。

    ——晋.江.独家,唯.一.正版——

    坐在马车上,李變天等人没有再得到沈彬等人归来的消息。

    这似乎已经在述说结果。

    “阿一,阿三,你们去看看。”

    两个护卫飞影般消失在原地,李變天目光看着远方,眼底波涛汹涌,“先走。”

    撩开车帘,看着远处灯火通明,扉卿被众民众拥戴着走上祭台,正在进行祈祷仪式。

    放下了帘子,“回醉仙楼。”

    醉仙楼是京城最大的客栈,也是李變天住的地方。

    阿一轻轻敲了下车门,李變天假寐的眼睁开,“进来吧。”

    “主公,沈彬等人……全军覆没。”阿一顿了顿,才道,“尸体被激愤的村民刺得面目全非。”

    李變天捏着衣角的手顿了顿,这样的迟疑在李變天身上是极为少见的。

    李變天怒不可遏地双眸闪过杀气,他已经很久没有如此愤怒的。

    他愤怒的不是沈彬的死亡,而是沈家兄弟的用处,他们是晋国人,是世家鸿儒的后人,到关键时刻能派上大用,却丧命于此,培养这十多年全部白费了功夫,怎能不气。

    寒气逼人,被那双眸子震慑,周遭无一人敢插话,“是我失算了,这次皇兄恐怕要唯我是问了,把他最心爱的美人儿给丢了。”

    也只有李變天才能在这样压抑的气氛中,自嘲自己。

    “并非如此,恐怕您从一开始就不信星宿之说。”一旁游其正轻声道,对这样身上染了太多鲜血的皇帝来说,鬼神难近,不信鬼神只信自己,是正常的,“自然,主公征战四方,可从不依靠这样虚无缥缈的东西才得胜的,自然不会把一个小小七煞放在眼中,百密一疏,并非主公的错。”

    李變天摇了摇头,“错过了最佳时机,恐怕现在已经没机会再回去。”

    杀了我这许多人,还能让自己全身而退,无论如何都无法否认此人的运道都堪称逆天。

    “主公接下来准备如何做?是否要找到七煞?”

    “宫中我们的人手还有多少?”李變天反问道,任何一个失败他都没小看过,当然也不认为会是仅仅一个传说中的星宿就能立马将他所有计划打散,这次亲自过去,已是他高估对方了。

    事在人为,他只会更谨慎,更全面的去考虑问题。

    七煞,自然要杀,宁错杀不放过,但为杀一个人,倾尽他剩下的布置,得不偿失。

    说到底,李變天不认为一个七煞真能改变晋国必衰的格局。

    他只信人定胜天!

    “杀七皇子损失五人,那次国宴损失包括沈骁、蒋臣在内共计十三人,而后晋成帝清洗后宫,把有嫌疑的几乎全部铲除,现在咱们的人只剩下三个。”游其正道,可以说一步错,步步错。

    也许从一开始刺杀七皇子就错了,这个本该命绝的人忽然险死还生时,他们就应该静观其变,不然何至于损失那么多精锐,也没有后来的满盘棋局大乱,让晋成帝那草包皇帝大肆清理皇宫。

    “三个……也够了,让他们尽可能掌控晋成帝的日常作息。”

    “主公是想……”游其正明白了李變天的意思。

    但就是明白,才惊讶。

    对晋成帝的死活,从不被放在李變天的眼里,像晋成帝这样的皇帝无法代表一个国家,他的死亡要在恰当的时候才能发挥作用,只是随意死了无法将利益最大化。

    但显然,一次次的失败,让这个几乎从未尝过失败滋味的皇帝,不想再静观其变。

    他的人越来越少,所有势力也因朝廷的关注而一再缩水,如履浮冰,这时候,他们必须出击了!

    “晋国,太平得够久了。”是时候该乱一乱了。

    回到客栈,一行人打扮低调,因是臻国商人,两国友好关系,掌柜还特别照顾李變天一行人。

    平易近人地与掌柜伙计闲聊了几句,李變天才上楼。

    “主公,二殿下来了。”暗卫附耳报告。

    李變天挑了挑眉,表示知道了。

    安慰为李變天开门,果然在里边正坐着傅辰认为早就失踪离开皇子府的二皇子邵华阳。

    “二殿下,想明白了吗?”李變天淡然一问。

    .

    已经到了宫内就寝的时间,安忠海刚出了养心殿,就看到邵华池端端正正地跪在那儿,吓了一跳。

    哎呀,小祖宗哎,您又惹了什么事?

    匆匆回禀晋成帝,皇帝刚从梅珏解语花那儿回来,心情很不错,刚就寝就听安忠海这样一报告,“老七跪在外面请罪?那臭小子又干什么坏事了!”

    晋成帝笑骂了一句,也没生气。

    主要是老七这个孩子除了他这个父皇谁的面子都不卖,也算霸道,没看宫里头的奴才看到性子乖戾的邵华池都逃似的吗。

    但晋成帝乐得宠信,不仅因为老七舍命相救,也因在那么多孩子里,他和老四是不可能成为皇储的,他宠得也放心。

    他看人顺眼的时候,只要对方干的事情不出格,那都是高高拿起轻轻放下的。

    “让那臭小子进来,朕还能吃了他不成!”晋成帝笑得鱼尾纹都露了出来,但并不显老态,也许是心态年轻了,有了感情的滋润,他看上去比吃仙丹时还精神抖擞。显然今日在梅珏那儿皇帝过的很快活,梅珏终于在他软磨硬泡下,去为他做了一份人参鸡汤,到现在他还能记得味蕾残留的味道。

    重点不是鸡汤的味道,而是做鸡汤的人。

    虽然她还没完全解开心结,但晋成帝觉得自己能等。他也知道梅珏不但不想坐妃子,就是他的那些封赏,她也是看不在眼里的,别的妃子也许会为晋级开心,但她却是那么淡然无谓。

    她若真的哪一天开窍了,那定然是为了他这个人。

    安忠海笑着应诺,把人给请进来了。

    一旁的司帐为皇帝披上了外衣,晋成帝坐在上首卧榻上,等着儿子进来。

    “说吧,又犯什么事了?”挥退其他人,看着越来越绝美的儿子,这孩子,若是半张脸不毁了该多好。

    邵华池扑通一声跪了下来,“请父皇饶恕儿臣先斩后奏,辛使者与方才被杀。”

    晋成帝眼皮一跳,辛夷?

    几乎从卧榻上弹了起来,“发生什么事,速速道来!”

    邵华池将所有话经过艺术的加工,呈现给晋成帝。今日有为伤军的祈祷仪式,他的痴傻之症是由国师治好的,他也一同前往想要瞻仰国师风采,却不料在经过城外墓地时看到当地村民愤填膺要为死亡的村民报仇,这里是晋朝国都,他身为父皇的儿子,大晋朝的皇子又怎能袖手旁观,自然上前问了事由,不料听闻有人在墓地杀我朝百姓。当他赶到的时候,贼人已被百姓们分尸,划得面目全非认出样子,就是那么巧的,他居然在那儿发现了辛夷的尸体。

    听到这里,晋成帝的脸色倏然变得难看之极,谁都知道若是辛夷死在晋朝的国土,晋朝拖不了干系,虽说臻国只是个小国,但晋国刚与羌芜打完,此时不宜再开战。

    “知道是何人所为?”晋成帝霍地站了起来。

    “儿臣没有发现任何可疑的地方。”

    “此事兹事体大,怎不早报告!”

    “父皇,这就是儿臣向您请罪的缘由。”邵华池忙道,“儿臣罪该万死。”

    晋成帝发现老七脸上的恐慌,想到这个儿子还是怕自己的,他是不相信自己这个父皇真的想宠他的心吧,这么些年对这个孩子亏欠实在太多,他会害怕也是自然,晋成帝叹了一口气,缓了缓语气道:“起来吧,你犯了什么事,父皇都不会怪你,你后面怎么处理他的尸首?”

    “儿臣发现他的尸首五官被削去,以相当残忍的方式杀害,死前应该经历了非常痛苦的过程。”背后之人相当心狠手辣又心思缜密,没留下任何线索,让他们查无对症。

    这样做的后果就是把事情完全闹大,最吃亏的就是她们晋朝,如若不早发现,等到第二日,臻国与晋国的友邦之交也就被瓦解了。

    “杀他的人,是想挑起两国战争吗,真是好打算!”的确是个号计策,若是让臻国人发现他们的九千岁不但在晋国死了,查不到凶手,甚至还死相惨状,那仇恨可就难以平息了。

    现在的晋国,还经得起再一次战争吗?同时削弱两个国家,想要渔翁得利,心还真够大的。

    “儿臣把臻国送过暨桑国的狗一同放出,扰乱了祈祀,在那里,有暨桑国的人,又把辛夷的尸首放到了他们暂住的院落内。”事情说起来还是上次宫内闹了恶犬事件,上供犬类的臻国难逃其咎,哪里还敢把那些稀有犬类再送给晋国,但其他犬类带都带来了,实在没有拿回去的道理,这不,正好暨桑国的使臣对那些犬类有兴趣,辛夷就做了顺水人情送了过去,也算两国友谊的象征。

    只是现在这个象征,成了催命符。

    谁叫暨桑国的人要和臻国同一时间回国呢,你不回去我也不回去,两国使臣杠上了。

    现在这个节骨眼,可不就被用上了。

    “做的好!”晋成帝亲自站起来讲邵华池扶了起来,对邵华池的做法大加赞赏,这个老七他是越看越满意,以后若是能做个贤王辅佐太子那就再好不过了,他哪里还不明白,邵华池这是当机立断,发现辛夷死了后干脆祸水东引,让暨桑的人摊上事儿,那也就没她们晋国的事儿了,拍了拍邵华池的肩,然后杨声对外面上差的安忠海道:“安忠海,马上召集丞相与六部大臣到御书房觐见!”

    那些惹事的狗怎么偏偏就在这时候被放了出来,这狗好好的又怎么会发疯,不是人为的谁信,臻国在晋朝的使臣们又不是睁眼瞎,肯定会对这些狗产生怀疑。

    难道暨桑人是想利用狗做什么?或者真是意外?

    目光自然会聚焦在暨桑人身上。

    而后,辛夷彻夜不归,狗的疯狂过境,顺便会“恰好”掉落一些东西,当时那么乱的情况下,谁会注意这些?

    跌天,从现场掉落的辛夷随身物品和这些狗的去向,臻国使者就会找到暨桑的人。

    这事情处理的好,那就是一场漂亮的政治战争,晋国能从中得到不少好处。

    两国交恶,对晋国来说百里无一害,若是能开战,就再好不过了。

    还能为两国提供一些便利,方便他们晋国。

    听了儿子的述说,晋成帝来回踱步,才要离开,邵华池又道:“父皇,那真正杀害辛夷的凶手很有可能还在京城,不知是哪里来的贼人,儿臣担心……”

    晋成帝一阵欣慰,能想到这一点孩子是长大了,对七子道:“放心,父皇不会忘了的。”

    看着晋成帝急匆匆离开的背影,邵华池嘴角缓缓扬起微笑。

    出了宫,邵华池带人回到东榆巷的院子里,李嫂正从屋里出来,“李嫂子,他怎么样?”

    “活着。'李嫂没好气道了一声。

    她之前与傅辰相处过一段时间,对这个尊老爱幼的少年很有好感,帮着一起做菜扫除,多单纯的一孩子。

    邵华池尴尬地笑了笑。

    “这才多久啊,怎么又带了一身伤回来。”李嫂也不知道七殿下和他的这位属下到底在外干的什么大事儿,但人这么三天两头的受伤,定然是十分危险的,“这次只是中了迷药,加上心思太重,思虑成疾,今次之后好好养着吧,真是不知道小小年纪,怎么会思虑过重。”

    李嫂摇了摇头,邵华池自然知道,傅辰这般,慧极必伤。

    焦急的脚步在来到门口前,稳住,整了整衣物褶皱,让自己看上去不那么着急,才轻轻推门进去。

    见那人正小憩在床头,看上去是那么安静无害。

    真好,能这样看到他活着。

    没有错杀杀了他,他从未后悔过,无论未来如何。

    听见响动傅辰才睁开了眼,掀开被子似乎想要行礼。

    邵华池隐去眼中的波澜和多余的心思,就像那件事之前那般对傅辰,让自己的态度看上去稀疏平常,傅辰心细如发,他有不对劲的地方,太容易被发觉。

    走了过去,将人摁在床上,“对我无须多礼。”

    “殿下宽厚,但礼不可废,而且您特意去救奴才,奴才无以为报。”傅辰坚持要行礼。

    傅辰说这话时的语气与原来也没什么差别,但邵华池总觉得傅辰态度有些转变了。

    “不准跪,我说过的话忘了?好了,不提这个,我刚刚依照你说的进宫了,父皇竟真的没有责罚于我,反而多有夸赞。我也只提了你说的话,父皇按照你的说法果然已经准备对这两个国家下手了。”这样招数,被傅辰运用的如此顺理成章,“你早就猜到了?”

    傅辰笑了起来,又摇了摇头,“奴才哪能预测到,只是试试罢了。”

    晋成帝年轻时也是个有雄心壮志的雄主,这样离间他国的馊主意想来比谁都能运用熟练吧。

    邵华池暗道,但你的试试,可是会引起多国震动。

    暖黄的灯光照在傅辰脸上,让邵华池仿若看到了曾经在景阳宫时对着一个傻子温柔亲切的傅辰,一瞬间有些看痴了。

    “辛夷,为何要如此对你?”在国宴上,他就有所怀疑。

    傅辰扬起一道笑意,像是讥讽又像是厌恶,“若我说,他看上奴才了呢?”

    “看上,何解?”男人,看上男人?辛夷真是个变态!

    想到他要染指傅辰,邵华池就怒火蹭蹭蹭的飙升,他真是放过他太容易了,应该再拉回来鞭尸,挫骨扬灰!

    “他真恶心!”邵华池满脸厌恶。这是不正常的,就像他对女子的排斥一样,这些不容于世的事,在傅辰眼里都是怪异的。

    但男人,对男人……

    邵华池心砰砰跳着,好像有什么缠绕在身上无形的线,险些就能抓到。

    正在这时,外面夙玉求见,邵华池还有不少安排要布置下去,今晚去救傅辰已经耽搁了不少时间,甚至嵘宪先生那里,他必须去一遭。

    出了门就看到夙玉跪在地上,对他行着跪拜大礼。

    “起吧。”两人错身而过时,邵华池冷声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想来不需要我教你。说错了话,倒霉的不是你,而是你主子。”

    夙玉打了个颤,殿下的眼神让他感到毒蛇的粘液像是喷在了身上。

    见到夙玉,傅辰稍微打起了精神,带着一股慵懒的风情,想到刚才邵华池的模样,夙玉垂下了眼。

    “辛夷已死。”傅辰道。

    夙玉脸上划过一道惊诧,随即收拢了一丝难过,人非草木,到底他与辛夷相处那么多时间,“是,我现在就开始准备。”

    “你是辛夷买下的,理应要一同回到臻国,辛夷已死的消息就算你们快马加鞭,最快也要一个月才能传到那边,臻国的大臣会拥护新帝登基。这次辛夷的死将会嫁祸给暨桑国,届时你要准备好,找到机会去新帝身边,这次你离开,我会送一人与你一起,到时候你多照看下此人,此人拥有不错的交际能力,用得好将是你一大助力,只是你要注意如何掌控他。”

    “是,请主子放心,夙玉明白。青染三女我已安排好,主子尽可传信于她们。”

    傅辰又交代了几句,夙玉在离开前,踌躇了一会才较为隐晦道:“主子,小心殿下。”

    傅辰捏着被子,沉默着了一会,“派人秘密去城郊墓地,检查草地……看有没有什么针状物的东西。”

    .

    乌云被风吹去,亮出一弯新月。

    远处吵嚷的闹哄声却是惊得所有出来的百姓魂飞魄散,叫嚷声不断,互相推挤逃离,场面相当混乱。

    就是原本扉卿的祈祷仪式也被破坏了,扉卿厉色问向身边人,“出什么事了!”

    最近事事不顺,总是半路突发状况,即便是扉卿也会产生难以描述的挫败感。

    就像冥冥之中,有人在掌控着局面一般。

    周围人只知道忽然出现许多恶犬,这不巡防兵正在捉拿。

    扉卿铁青着脸,看着这慌乱的场面,脑中忽然划过那日宫内恶犬的事情。

    莫非,那日不是那祺贵嫔做的,而是另有其人?

    第二日,祈祷仪式出现极为恶劣的伤人事件引起京城百姓恐慌。

    大量恶犬被放出,也不知受了什么刺激,甚至咬伤了许多人,到了第二日才有人发现有不少人在仪式上失踪了。

    其他人也就算了,最大的事莫过于辛夷也在失踪者之中,臻国使团表示从他出了皇宫后就再也没见到这个人,他们立马进宫,晋成帝非常友好并且同仇敌忾地借了一大波禁卫军给他们。

    这样的行为不但一定程度大小了使团的怀疑,更让他们感激晋成帝对他们的友谊。

    在恶犬捣乱祈祀的现场附近,臻国使者发现被打死的狗口中残留血肉和一块辛夷衣服上的布,这布是他们臻国的特产,没有错辩的可能,一路寻着蛛丝马迹来到了暨桑国的院落,也不知道他们脑补出了什么,认为暨桑人这是蓄意谋害,像是野蛮人一样冲了进去,打了暨桑人一个措手不及。

    暨桑人哪里肯干,你这突兀地冲进来就说要搜查那是把我们的尊严往地上踩,两方人马打了起来。

    臻国人有备而来,人带的多,在他们大力搜查下果然在一口枯井里找到了辛夷惨不忍睹的尸体。

    这仇恨可就大了,虽说这位只是九千岁,但怎么也是他们臻国有头有脸的人物,这虐杀的可不仅仅是辛夷了,而是对他们臻国赤果果的侮辱。

    原本觉得莫名其妙,被人冤枉的暨桑人刚开始还是弱弱地反击,见臻国人下了死手,杀了他们这里好些人,也动了真格,两方人马在院子里就打得杀红了眼,要不是邑鞍府的巡逻人员发现这里的异状,早就不留活口了。

    两国的梁子,算是彻底结上了。

    仇恨转移,这一招也算凑效了。

    .

    在外修养了一段时间,傅辰回宫,当然他回的还是福熙宫。

    刚来到门口就发现泰平欲言又止的表情,傅辰沉下了心思。

    公主正与墨画等大宫女从正殿说笑着出来,她们手上拿着新采好的桂花篮子。

    咏乐公主看到傅辰时,笑脸倏然凝固,在傅辰获救的当晚,她就已经得到来自七皇子的保平安消息,她知道人还活着。

    她目露复杂的情绪,对左右的人道:“你们先下去吧。”

    她一步步走向傅辰,行了一个大礼。

    这一个礼有太多的欲言又止,有太多的愧疚和无奈,以及淡淡的怨恨。

    有时候无言,就是最好的解释。

    当傅辰要越过她时,咏乐忽然道:“小傅公公,我想求你一件事。”

    “奴才当不得您这个字。”

    “求你,远离母妃。”

    傅辰脚步一顿,继续走向正殿。

    穆君凝正摩挲着她向皇上讨来出宫的机会,从庙堂求来的护身符,她拜了九十九尊菩萨,诚意诚意磕了那么多头,那人应该会平平安安吧。

    听到门外有响动,她迅速收了东西,堆着慈和的笑意,“乐儿,不是要去亲自晒桂花干吗,怎么又回来了?”

    这些日子,咏乐公主几乎日日进宫请安,本来出嫁过的女儿常回宫是不合规矩的,但也没人说什么,公主刚刚和离,那沈骁又是被判了重罪的,就是皇上都没说什么,其他人当然不会在这时候给自己找晦气。

    直到看到是傅辰进来,穆君凝僵了下,将狂喜的压了下去,漠然道:“你回来了。”

    “回来了。”也许,也是最后一次说这句话。

    她的目光胶着在他身上,似乎在看他有没有哪里少块肉,发现他真的没事,才若无其事地笑了起来,“平安就好。”

    仔细一看,她的眼都是红肿的,像是熬了好几个夜。

    他不像奴才,她也不像主子。

    两人都很安静。

    穆君凝首先打破沉默,愣是扯出了一个微笑,站了起来,从一个柜子里拿出了一叠崭新的衣服放在傅辰面前。

    是男性的,从内衣到外衣,从春夏到冬天。

    也不知花了多少日子挑灯缝制,更不知道是何时开始的。

    “拿去吧,别拒绝我,这也不是什么名贵的东西。这是以前给安麟做的,只是现在孩子大了,也用不到,都是些便衣,你常要出宫正好能用上,也算实用。”这话,透着一股交代的意味。

    傅辰也不交情,点了点头,他从不认为自己可以随意践踏他人的好意。看着这叠衣服,他还记得里面有几件的布料是前段时间送来福熙宫的。

    送完衣服,穆君凝把求来的几个护身符递了过去,“给安麟求了一个,多出来的也不知送谁,你拿着吧。”

    傅辰接过,就将其中一个挂在腰间。

    一看,红了眼眶,她转过了身,“前一段时间,七皇子向我讨要你,我便答应了。你看你很少在我宫里当差,看着比我这贵妃还忙,这么忙碌的奴才我福熙宫也是用不起了,你走吧。”

    傅辰站了起来,离她一米之遥,就像他们真实的距离,再也无法跨过,阴影打在她的背上。

    “你腻了吗?”他问得依旧那么平静。

    “是,我腻了。”她从善如流。

    “好,我明白了。过些日子,宫里太平了后会有事发生,有关我在内务府查到的事,那些东西我本来已经把它们从你宫里摘了出去,只是等查的时候,还是最再将它们放回去。”

    “嗯。”她低低应了一声。

    “我答应过你去找三殿下,我会完成我的承诺。”

    “嗯,我等你。”

    这句话,也是在间接兑现当初自己对傅辰说的话,无论你在哪里,你都是我最信任的人。

    “好好照顾自己,别再那么挑食。”

    挑食,穆君凝一个坏习惯。

    穆君凝紧紧捂住自己的嘴,泪水在眼眶里打转,就是不愿落下。

    傅辰望着这一叠衣服,心中微动,即使这样的波动就像有个人用羽毛在你心口挠了一下,微小到忽略不计,它必须消散,也只能消散。

    他们的交集,在此刻已经终止,这是他们这层关系从初始至今就能猜到的结果。

    不该心动,亦不能心动。

    “傅辰,好好活着。”她轻轻说道。“只要有需要,都可以来找我。”

    “好,你也是。”祝你一臂之力,从不是空话。

    静寂无言,他险死还生,他们都清楚这是为何。

    却没有争吵,没有质问,甚至没有任何倒戈相向的预兆。

    两个成年人,早过了年少气盛的年纪,争吵于他们而言是多余的。

    傅辰转头,微微一笑,那么暖绒,“你是个好母亲。”

    她,值得被尊重。

    门关上了。

    他走了。

    她知道。

    颤抖着,拳头握得死死的,泪珠子不断滚落,在无人的死角她毫无形象地哑声哭了起来。

    明日门一打开,她还是那个高高在上的女主人。

    给她一会,只要一会儿。

    “啊……”将拳头死命塞入嘴里,以免声音被任何人听到。

    泪水划入指缝,滚烫了谁的心。

    ——————

    题记:我清楚这是一场梦,一场没有回头路的梦,终有一天我会醒来。 2k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太监的职业素养相邻的书:小地主(美食) 穿越之庶男从命 重生之原配娇妻 快穿之跪求愿望成真 [综]平安京恋爱物语 重生之吾皇在下 天将降大任于隐形人也 [未穿今]超级大神 [综]九九归一 饮朕止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