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 > 介绍 > 太监的职业素养

80.第七十九章

【书名: 太监的职业素养 80.第七十九章 作者:童柯

太监的职业素养最新章节 2k小说网欢迎您!本站域名:"2k小说"的完整拼音2Kxs.Com,很好记哦!www.2kxs.com 好看的小说
强烈推荐: 造化之门 完美世界 无量真仙 魔天记 儒道至圣 大宋的智慧 帝御山河 三界血歌 极品修真强少 大主宰 惟我神尊 莽荒纪 我欲封天 我即天意 韩娱之勋 天醒之路 武尊道 无敌药尊    邵华池一身夜行衣面无表情地赶路,无人知道他如今是何心思,也无人敢问。

    诡子看了一眼,与其他同僚一同跟随殿下身后保持差不多的距离,他们的脚步踩在林中落叶上,沙沙作响,融入夜晚风声。

    自从得到大约方位后,他们就马不停蹄赶来了,中途没有丝毫歇息。

    但殿下给人无形中的压迫感却越发加剧…

    喜怒不形于色,傅爷,您对殿下要求的这一点,现在恐怕是做到了。

    殿下变得,更深沉了。

    ……

    黑黢黢的空间,狭窄又无边,睁眼与闭眼已经没有区别。

    所以傅辰是闭着眼的,药效作用在体内,他正在保持清醒。

    刷拉哗啦的声音不绝于耳,活埋进行时。

    在被放入棺材前,也不知之前李祥英是怎么向辛夷形容自己的,对方不但把他手脚皆锁住,甚至下了药让他神志不清,傅辰不由苦笑,他又没三头六臂,都这样了怎么可能出得来,哪里还需要多重防护。

    他的手脚正摸索着棺身与棺盖的边缘,试图找到通风口,即使希望渺茫。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与其等待死亡还不如找找看,至少不那么煎熬。

    为了不引起上方人的注意,他还需要一直装死人,动作的幅度并不大。

    傅辰忽然想起一个原理,人的呼吸依赖胸腔和腹部的扩张收缩,所以当把人埋在泥土中,只露出头,一样会窒息而死,因为泥土压到了胸腔以及腹部,使人动弹不得,导致它们无法正常运作,人就会在那样看似可以呼吸的环境下窒息,就与他现在的情况有些异曲同工,当棺材外的泥土一点点上升,就会覆盖棺材细小的通风口,那时候他虽然四肢俱全,却因待在里面没有新鲜供养而渐渐窒息。

    死亡并没有那么可怕,不过正因为死过一次,所以格外珍惜活着的日子。

    咚唰咚,声音并未停息,上方的人不停作业,由声音的细微差别傅辰大约能分辨出泥土填到的高度。

    马上,就要到棺盖之处,傅辰还是本能地睁开了眼。

    还未找到通风口,在这种环境中,滋生的负面情绪,让他情绪有些微变化,绝望徘徊在眼底。

    一道与众不同的声音忽然出现在耳中,傅辰竖起耳听。

    咕噜,咕噜……

    间或出现的音色,很熟悉的频率,似乎在哪里听过,在哪里呢?

    眩晕越来越严重,渐渐窒息与药力的作用令他的神智无法完全集中,甚至无法好好分辨那众多声音之中的差别,傅辰死死捏着自己的大腿,那里还有犀雀啄伤的疤。试图让自己尽可能得到更多的信息,他担心如若自己彻底昏过去,就再也无法醒来了。

    正看着泥土慢慢掩埋的辛夷,见到一伙人马拥着一辆马车走了过来,微微眯眼,闪动着危险的锋芒。

    他这里护卫把守,怎么看都是闲人勿入的架势,居然还好死不死撞上来,可就别怪咱家不给颜面的,“哪来的,这里我们正在下葬亲属,闲杂人等还是离开吧,不然就别怪我们不客气了。”

    “辛夷,许久未见,风采依旧不改往昔。”马车中,传来男人不清不淡的声音。

    这世上能直接喊他名字的可没几个,辛夷怒火飙升,他再怎么说那都是臻国的半个皇帝,岂容闲杂人等瞧不上。

    辛夷上前,马车中的人探出了身子,被护卫抱到四轮车上。

    他在看到对方的容貌后,不由得倒退了两步才稳住。

    李變天!?

    大戟的皇帝,他怎会在这里。

    这也就能解释,为何对方会直呼他的名字了。

    这个男人,有资格。

    也就在这档口,辛夷发现对方的人马哗啦啦地将自己的人围成了圈。

    显然,来者不善!

    这是李變天等人以东南面为方向,寻到的第三处可疑的地方,因为这里正在进行丧事,符合“假象还生,虚魂淡阴”。

    被一群凶神恶煞的士兵包围,原本坐在地上看上去仙风道骨的几位术士得慌乱地逃窜,边逃边喊。

    “别杀我!”

    “不!”

    “大人,救命!”

    一个要往辛夷的方向扑,但还没跨出一步,就再也动弹不得。

    咔!

    那个正在喊叫的人,声音戛然而止。

    最后那头颅咔哒一下从那术士的脖子上掉下来,睁着死不瞑目的眼在地上翻滚,辛夷要出口的话还没到喉咙口就被截断。那个士兵砍杀了其中一人后就收回了刀,那刀上还下落着血珠子,向李變天的方向鞠躬后,回头看了一眼这群乌合之众,轻蔑而冰冷,令人胆寒。

    这世上有几个真正有本事的术士?

    满打满算,也不出十个指头,如扉卿这般的,可是万中无一的。

    那些术士被这士兵看一眼,吓得哆嗦在一块,抱着缩成一团坐在地上。

    而远处,原本还在为女儿哭丧的一家人,也被这群士兵给全部拎了回来,吵闹的嘴里都被塞上了布条,捆住了身子,像一只只灰扑扑的老鼠被塞在了一起。

    李變天一出现,这里就像大风过境,瞬间归为寂静,落针可闻。

    原本正在埋土的士兵也停了下来,哆嗦着跪在地上。

    棺材里头的傅辰听到撒土声消失,稍稍松了一口气,能喘一口气了。与此同时,也有件苦中作乐的事。这个棺材很大,他花了那么多时间才找到了一处可能的缝隙,也算是渺小的生机,但只要继续填土,这个生机也会成为死穴。

    他缓缓挪动着身体,尽可能不让链条出现任何声音。

    凑近那个窄小的通风口,小口小口的呼吸。

    混沌的脑子里,还在想着那咕噜声出自何方,忽然划过了一个人。

    河边,草地,马车与四轮车……

    上方,辛夷气笑了,他也是个无法无天的人物,年纪轻轻能一手遮天,性子乖张的紧。

    但现在他正在努力压制自己的暴怒,他知道,他要是真想冲出去,对方真有可能一不做二不休。

    李變天这是在给他下马威。

    虽然杀得不过是几个术士,也不是他的人。

    但砍掉头可不仅仅是吓剩下的术士和运气不好被卷入的栾京百姓,还是在演给他看!

    好你个李變天,就是到了晋国,你还如此嚣张,真当晋国没人了吗?

    当然不是没人,国师扉卿拖着病体为即将归来的伤军做祈祷仪式,引得京城百信纷纷前来一同祷告,百姓们心中对扉卿的做法无不感激称颂,甚至有流言说这般为国为民的国师可是晋国人民的大幸,这次能大胜归来,甚至都与国师的祈祷有关。

    这流言也不知从何而出的,但却让不少人深信不疑。

    也正是祈祷仪式的关系,让大部分兵力都集中在那一块了,无人会特意来京城荒郊的墓地,这里是墓地又不是军事要地,谁会派兵来这里,巡逻兵倒是会,但也许还没出口说话,明日这附近就会多一具尸体。

    当然,从领了傅辰后就一直在墓地的辛夷自然不清楚这事。

    李變天坐上四轮车,身后护卫推着过来,轮子与地面摩擦的声音就是从这里发出的,咕噜,咕噜。

    护卫奇怪的紧,目光死死锁住那口棺材。

    棺材已经被埋了大半,上头全是泥土,看得出来是真正在下葬的。

    推四轮车的护卫让辛夷觉得有些面熟,好似在哪里见过,却总是想不起来。

    沈彬与沈骁五官有六成相像,但两人气质大相径庭,一时间看不出来倒也正常。被辛夷注意到还是他满身的杀气和那通红的眼球。

    “李兄,不知什么大事还惊扰到了你?”虽然他是俯视李變天的,却丝毫没拿什么架子。李變天抬手灭了那几个小国,那手段到如今他还记忆犹新。

    那是李變天刚伤了腿的时候发生的。戟国倒没什么造反换皇帝的风声,到底这个男人已经在皇位多年,皇权牢固,就算是戟国历史上唯一的残疾皇帝,但国内也是一面倒地支持李變天,这个国家的凝聚力被这个男人紧紧攥在手中。

    但他国并不知,看着戟国越来越强盛哪里受得了。大家以前都是穷兄弟,你穷我也穷,你戟国凭什么越过越好,不弄死你弄死谁?李變天还好好的时候他们摄于对方雷厉风行的手段不敢出手,但都成了残疾,外强中干,不足为惧。不就正好是她们一举攻下的良机吗?于是刺杀出现了,边境战火出现了,挑衅出现了。

    但就是这个坐在轮椅上的男人,只是两年功夫,就利用弱势将这些刺客尽数歼灭在皇宫,而后派大兵压境,直接将几个小国归为自家版图。

    一个国家强大了,就会想要扩张,这就伴随着战争。

    自那以后,李變天三个字,令周边国家闻风丧胆。辛夷也是那时候才真正看到这个男人所拥有的庞大势力,甚至他隐隐觉得,李變天所拥有的实力已经超越了最为强盛的晋国。

    就算他在臻国是一手遮天,可要真的得罪了戟国,也不是明智之举。

    “不过是随处走走。”李變天环顾四周,在看到远处正在办丧事的一家人,白色的贩布在空中飞扬,嘴唇微勾。

    随处走走,你随便走走就带那么多人?杀了我的人,还包抄了我,你开什么玩笑!?

    还有那一个个手上的武器,你真当我瞎了!

    辛夷在内心嘶吼,却丝毫没显露,形势没人强。

    “这里面是什么人?”李變天安抚着越来越躁动的沈彬,拍了拍他的手,轻声安抚道:“稍安勿躁。”

    “不过是个下人,路上得了风寒,平日服饰我很是尽心,我就想着要好好送一程。”辛夷笑着回答,他带的可是晋国内廷里的人,还是晋成帝严明拒绝的,当然不可能说傅辰的身份,死也会捂住,谁知道李變天这只老狐狸会想出什么馊主意来构陷他!

    沈彬喘了几口粗气,才收回几乎钉在那棺材上的目光,主公在此,就是恨不得立马把棺材里的人捞出来鞭尸,削皮拆股他也忍住了,哑声道:“是。”

    李變天看了看地面摆着的蜡烛,又看了看那些个缩在一块儿的术士,身旁的人靠近,在他耳边耳语。

    辛夷认出来,这位可是当年为李變天夺天下的知名幕僚,游其正,因为不爱从官并未入仕,在李變天身边神出鬼没。

    两人简单地交流了几句,李變天颔首表示明白,似笑非笑地看着辛夷,“还生宴?”

    辛夷咬牙,李變天身边的人果然各个藏龙卧虎,连他臻国的风俗都知道。

    “今日还有事劳烦你,不知辛兄可否帮我这个忙?”

    你这是找我帮忙的态度吗,我若是不答应呢?辛夷扯出生硬的笑意,“李兄请说,辛某义不容辞。”

    李變天看了看那被抓过来的栾京百姓,通过士兵的传信,李變天知道那是这群人在为他们意外死亡的女儿帮丧事,“也不是什么大事,李某不过是希望在你为棺材里的人办丧事之前,想为他办个婚礼,当做是我多管闲事,做件好事了。 ”

    “婚礼?”这什么鬼。

    “棺材中的人还未成婚吧,正好我看那户人家的女儿也是红颜薄命,正好,结个亲家,男未婚女未嫁,天作之合。”李變天摩挲着大拇指,却是忘了出门在外,并未戴上扳指,这不过是个习惯性动作。

    阴婚,有一个说法,那就是锁魂。

    有传言,人阳寿未尽却意外死亡,魂魄会短暂停留人间,有些有执念的则会驻留较长时间,而后会投胎。

    阴婚却不是,那是锁住人的魂魄,无法投胎,永生永世都与一个女子厮守到魂飞魄散为止。

    七煞命格为天煞孤星,他不会成婚,就是成婚也是不长久的。

    从八年前出现异象到如今,七煞的年纪不会太大,所以李變天才能如此笃定七煞未成婚。

    七煞的命格硬,肉身死了,怎能安心?

    唯有魂魄一起泯灭,才是万全之策。 2k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太监的职业素养相邻的书:小地主(美食) 穿越之庶男从命 重生之原配娇妻 快穿之跪求愿望成真 [综]平安京恋爱物语 重生之吾皇在下 天将降大任于隐形人也 [未穿今]超级大神 [综]九九归一 饮朕止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