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 > 介绍 > 太监的职业素养

第六十章

【书名: 太监的职业素养 第六十章 作者:童柯

太监的职业素养最新章节 2k小说网欢迎您!本站域名:"2k小说"的完整拼音2Kxs.Com,很好记哦!www.2kxs.com 好看的小说
强烈推荐: 造化之门 完美世界 无量真仙 魔天记 儒道至圣 大宋的智慧 帝御山河 三界血歌 极品修真强少 大主宰 惟我神尊 莽荒纪 我欲封天 我即天意 韩娱之勋 天醒之路 武尊道 无敌药尊    “你,抬头。”

    这话,几乎让所有宫女都回头看向那被七皇子相中的幸运儿。

    七皇子不但年轻,而且备受宠爱,将来封王少不了,当个通房也是不错的,只是听说七皇子不近女色,原来只是假正经啊!

    虽然七子长得丑陋恶心,但另半边天仙似的,而且只要晚上蜡烛一灭,谁知道对方是谁?这些资格老的宫女平日也会在私底下找些浑话打发无聊,但也只是说说,这宫里的贵主子一共就那么几个,她们的生活作息全都围绕着主子们,想被看上脱离贱籍的不在少数。

    这宫女很面生,好像是今日人手不够,临时被调派过来的,叫什么来着?

    被宫女们艳羡视线扫视的傅辰跪在原地不动,像是被皇子吓傻了,随后是拼命磕头。

    好像在说,奴婢不敢,求殿下恕罪。

    小宫女大约是被宫里规矩吓到现在的,牢牢记住奴才不得直视主子,严重的可是要杖毙的。邵华池好像明白了她的意思,多么神奇,他不认识她,却好像能懂她的意思,奇妙的缘分。

    本来的惊鸿,却真有那么点意思,以他现在的地位,要个宫女也不是什么大事。

    “本殿不会罚你,我也不是什么凶神恶煞的人。”邵华池声音又柔了一些,连他自己都不知道原来他也可以有耐心,对一个连容貌都不清楚的女子。

    知道或是听说邵华池平日为人的宫女们,暗呼见鬼了!这还是那个煞神吗?

    傅辰身体一僵。

    邵华池,你是疯了吗?

    邵华池见小宫女还怯怯地不抬头,径自上前。傅辰的视线中出现那双精致的金丝勾边蛟纹鞋,这人脚步还有些打飘,大约是酒还没醒。还没等人反应,趁着酒意邵华池俯身伸手捏住傅辰的下巴。

    吓得一群人噤若寒蝉。

    这动作实在太轻佻,太勾人了,就是看着也觉得心惊肉跳。

    就是皇子们真看中了谁,也不会那么直接,遮羞布总要的。

    傅辰身上的杀气几乎要凝成实质,忍耐着,他整个人气得发抖。

    握紧了双拳,莫非被发现了?刚才短暂的时间里他也不可能在大庭广众之下找到邵华池,再说他只是个奴才,邵华池贵为主子,又凭什么帮他?

    既然没想过说,自然是想瞒到底,却不想如此意外遇到。他仔细检查过自己身上的穿着,无论是从四品的宫装,还是身上的首饰,发型,都是按照真正宫女的份例打扮的,他的身体还没完全发育,脸也偏秀气,扮成宫女问题不大。

    为了没有破绽,傅辰甚至连妆容都是相当精致的,在现代一个女子上妆与否差别较大,有些甚至面目全非,傅辰没这本事,他只能尽量朝着与自己完全不同的模样打扮。

    至少,乍看之下,他与那个灰扑扑的太监是完全不同的,恐怕沈骁也想不到他如此豁得出去。

    所以,邵华池并不是认出他?而是喜欢这种类型的女子?

    傅辰忽然想起刘纵曾经的无心之言:总觉得这田夫人与你有些像,不是容貌,而是某些神韵,说起来七殿下是偏好你们这种类型吗?这也是与傅辰极为熟悉的人才会隐约感觉出来,后来大约觉得自己的话太荒谬,两人也没再聊下去。

    纸鸢眼看对女色极为冷淡的七殿下居然对傅辰有兴趣,将几个果子“不小心”推远了些,挡在傅辰前头,挪过去捡,顺利阻断邵华池地“捏”。

    她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傅辰要如此装扮,但从那块染血布条上就能看出,似乎有人要害他,她需要找到衣服,但她只是从四品,还没资格随便要到一件衣服。最后她找到了刘纵,也在最快速度、最隐秘的方式找到了宫女的衣服,有了刘纵的存在,让傅辰自然而然混入队伍里。

    没想到那么刚正不阿,从来不偏不倚的刘纵居然为了包庇傅辰,破了那么多例。

    一柱香前,她在尚衣局拿到了衣服,神使鬼差地问了句:“您知道傅辰为何要这么做吗?”

    “小纸鸢,也许老八胡不舍得告诉你宫中的生存法则,现在我老刘教你一句话,在宫里别问为什么,不管看到什么,都要烂在肚子里……”这小姑娘很聪明,只从那几个字就能看出那么多,但还是太年轻太跳脱,待纸鸢离开,刘纵才似是欣慰似是叹息,“傅辰那小家伙,非池中物啊。只是,慧极必伤……”

    他从没见过哪个才十几岁的小太监,有这般隐忍沉稳的性子,甚至不走错一步。

    他曾看过傅辰那三年的记录,从进宫到现在为止,上千个日日夜夜,傅辰都过得安然无恙,任何一个有品级的,都能无理由罚无品级的太监,几乎不可能零惩罚,但傅辰做到了!

    他被傅辰从地府门口救回来,能帮的并不多,但既然遇到了,自然会推一把。

    “殿下恕罪,恕罪!”纸鸢不停磕头,边挤到邵华池与傅辰中间,让傅辰根本没机会说话。

    邵华池面上有些被冒犯的恼怒,他不过是想看个宫女的模样,一直低着头也不知是什么模样,怎的就闹得他好像做了什么人神共愤的事,再见那宫女,还战战兢兢地跪着,就像他是毒蛇猛兽。

    他头一次有些后悔自己造出来的烂名声。

    还没怎么的,就怕他。

    越看,越觉得顺眼,有些心痒痒。

    那安安静静的气质,虽害怕却不畏缩,并不因为他是七皇子就谄媚的态度,还有那动作和说不清的味道,因为弯身跪着捡水果露出的白皙耳朵,优美纤细的脖子…让他忽的心脏激烈一跳,这种不知名的心悸令他有些慌乱。

    他越过纸鸢,强势地跨了一步,倏地拉住那宫女,“别捡了,你叫什么名字?”

    一刹那似有一股细小的电流通过手掌传到心脏,噗通。

    莫名熟悉的滋味,还有触感、温度、骨节的地方……

    嗯?!

    在他还想再仔细确认什么的时候,那宫女就抽出了自己的手,“怕”得颤抖更厉害。

    他无礼在先,也怪不得这宫女被吓到,邵华池怜意更重,正要说什么,却被打断。

    又来?

    邵华池简直要吐血,他好不容易等到个不怎么讨人厌的女子,怎么一个个非要来打断!

    混账,都不是好东西!

    邵华池有些懊恼,冷着张脸。

    “怎么还没送来?”刘纵可不管七皇子想什么,走出点绛台,指着她们一群人,“不懂规矩,是要咱家再回头教教你们吗?”

    刘纵的威严那是出名的,这会儿他一瞪眼,宫女们吓得赶紧走进去。

    刘纵和隰治府的管事太监张公亮负责这次宴会,眼见第三轮还没上来,就赶到了外面。

    这时候,傅辰看到正从侧门出去的几个人,是沈骁身边的人,他记得其中一个在与沈骁说话时,某几个瞬间眼神、神态有些不对,好似不怎么尊敬,显得不以为然,所以他们很有可能是平辈。

    平辈为什么会被当作护卫…是以防不测,用来保护沈骁的?

    出去的一共是八个人,傅辰知道,赌对了!

    若是除去那位与沈骁平等地位的人,共是七人,皇城一共是七门。

    沈骁预测他会出城门?

    毫无疑问,能走出这步棋,代表沈骁也在思考他的行动。

    这比的不仅是个人能力,还有统筹和安排,错一步都不行。

    沈骁,你的力量,还剩一半。

    傅辰从不敢小看任何人,不到最后就不能有丝毫放松。

    只有一步步削弱对方的力量,他才有一线生机。

    这边的动静让蒋臣看了几眼,扫了一眼,发现是皇子对貌美的宫女有兴趣的糟事,目露一丝轻蔑,这就是大晋朝的皇族后代,荒淫好色,与他们的父亲如出一撤。就这样一群人哪里值得你们重视,他觉得沈骁和扉卿太小题大做了。

    就是真的出现了所谓的七煞,也不足为惧,一个人能翻出什么浪花。

    刘纵见到七皇子,满脸对着笑,脸上的褶子堆成了花,“这不是殿下吗,刚才陛下还记挂着您,担心您喝高了。”

    刘纵使着眼色,让他们赶紧走,那边在催呢。

    在扫到傅辰时,指了指,“你再去膳食房换盆新的瓜果。”

    “等等!”邵华池刚喊出来,那个被他轻薄了一番的宫女就已经行礼告退了。

    “殿下,您这是看上了?”刘纵挤眉弄眼,心中却是暗惊,殿下可别真的有兴趣,忍不住道,“您对谁有兴趣也别对他有兴趣呀!”

    他之前可是把那么多女子训练好,给七殿下送去好几批,甚至最后还是傅辰出马挑选了各有特色的七个人,但最后七殿下只选了田氏一人,若不是那日初精已有,他们还不知怎么交代呢。

    这会能看上人,可不是奇观吗?

    “什么意思?”他就不能看中谁了?

    “奴才,只是觉得她身份低微,配不上您。”

    “哼。”邵华池冷哼,算是接受这解释了,“倒是有傲骨,本殿下的垂青都置之不理。”

    其实对方只是羞涩吧?邵华池觉得这点“她”很可爱。

    “这……奴才是内务府的,宫女的事儿您可能还是要问女官或是掌事姑姑们,您也知道今日国宴,宫女实在太多了,实在记不清。”

    那边已经有人喊刘纵了,邵华池有些不耐烦挥了挥手,“你去忙你的,本殿待会就回去。”

    “奴才这就去了。”

    “等一下,查那个宫女哪儿当差,把她调过来吧。”调到哪儿自是不必说。

    “……”

    “怎么,有问题?”邵华池斜了眼。

    “奴才这就去。”这可捅了篓子了!

    待无人时,邵华池抬起手,正是刚才那刹那的感觉,还残留着些许余温。

    他出神地望着,慢慢勾起一抹释然的微笑。

    我是正常的…不是异类。

    这会儿诡子也出来了,就看到邵华池一脸诡异的笑,有些悚。

    “殿下。”

    邵华池脸色一肃:“联系所有人,找到傅辰,不要惊动他人。”

    “是。”

    “快去!”

    等到点绛台外无人时,刘纵再次出来,来到傅辰之前暗示的巨石下,果然抽到了一张布条,一样是用血写的,所以傅辰现在是有多紧迫?看到上面提示的字,刘纵收入布条,迅速离开。

    如果按照傅辰的要求,他现在就要去安排人手了。

    那七个去皇城门的暗卫,当然不会真的到门口,他们只是在每个卡口前选择一个适当的地方等待。

    三号是暗卫之一,他们的名字按照最简单的数字排列。他在门口静待,回忆着沈大人说的特征,容貌清秀,身材纤细,皮肤白皙…嗯?那个人难道不是吗?

    他见到一个类似的人,穿着从三品的衣服,急匆匆往门口而去。一阵心悸,他没想到今天的自己这么幸运,居然被他碰到了!这可是大功一件。

    上头要求将人直接击杀,他想也不想放出了信号,然后才慢慢接近目标人物。

    那信号由普通宫侍传递,一般这些宫侍一辈子也少有晋升机会,但因为老资格在宫里跑得多了,不会被他人怀疑。

    他小心等在暗处,再走五十步左右就能到他所在的地方,而每个皇城门都有禁卫军的人排查,他们的任何行为都不能被那群人发现。所以,他需要在最短的时间里在来人经过他的方位时拖进来,让其没有出宫门的机会。

    近了,越走越近!机会,来了!

    但,来人在还差十步的地方,好似忽然想起忘带了东西,绕回去了。

    最可气的是,这个太监可能很犹豫是否要回去,回几步,又走几步,再回几步,再走几步,每每离他的地方只有几步距离,刚好无法出售。这让他挠心挠肺,又无法暴露自己,只有眼巴巴地望着,你倒是再来几步啊!

    他们在明面上的身份都是宫里的太监,这时候不在自己的岗位上差,跑到城门这儿本就是坏规矩的事,更是不能被其他太监或是士兵发现。目标离得远了,为了不暴露就不能下手。

    这样来回了十几次,在三号精神被折磨了一番后,那太监好像终于决定了,掉头,回去。

    三号眼睁睁看着人离自己越离越远。

    他是跟,还是不跟?

    这种时候,没时间上报了,人都找到了,再让目标消失他就不好交代。

    跟!

    在路上见机行事,这是三号最终的决定。

    跟着跟着,三号就越来越奇怪了,怎么离宴会的地方越来越远。

    而那太监始终往前走,三号犹豫了一番,若是对方发现了他,断然不会这么有恃无恐,他还是追了上去。

    忽然,那个清秀的太监转头,对他微微一笑。

    !

    细小的粉末洒向空中,三号只觉眼睛一痛。

    中计了!

    宴会那边,沈骁面色凝重,看着来自属下的七个情报,这些情报是分别从宫侍的手势、动作、递来的茶盏下方刻字等等传递,每一种传递的方式都是经过几十年沉淀的。

    在短短时间里,他已经接到了七个!

    他的面色就越发沉重。

    安排好那七个暗卫,蒋臣就回到会场,现在表演的是京剧,看到端正坐在原位的邵华池,他哂笑道:“真不知你们那么重视是为何,我看派几个绝色过去,就能把这里的老老少少全部拿下。”

    这是国宴,沈骁神色一肃,见周围人还看着台上,喝酒说笑,并未注意他们这里。

    “蒋臣,闭嘴!”沈骁低吼,他觉得对方像是张开了一张网,想要把他天罗地网地罩住。

    一个正在逃跑的猎物,居然向他挑衅!

    沈骁向来是沉静的,那文雅中透着些许傲慢,并不让人觉得突兀,反倒理所应当。

    很少见他出现这般慌张和愤怒,像是被激起了怒火的兽类,蒋臣也放下了平日的过节,这时候他们必须联手,因为几年的合作他很了解沈骁,事情,也许严重了!

    “你怎么了?”

    “他出现了……”沈骁不断摩挲着手中茶盏,以缓解心情。

    “那…”击杀了吗?

    “是出现了,每个门一个!七个门,七个神似他的人!”在短短时间里,他不可能拿到画像,只能传达傅辰大约的模样。

    蒋臣一惊,七个!

    对方不但猜到了他们的措施,并且在逃亡时,还反将一军!打得他们措手不及! 2k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太监的职业素养相邻的书:小地主(美食) 重生之原配娇妻 [综]平安京恋爱物语 天将降大任于隐形人也 [综]九九归一 妃娶不可,腹黑九皇子 暖爱,我的坏心总裁 穿书之徒弟是反派 天庭出版集团 三十五度蓝 穿越之庶男从命 快穿之跪求愿望成真 重生之吾皇在下 [未穿今]超级大神 饮朕止渴 [综]第一女配 御香行 爱妻如命之一等世子妃 反派也是有尊严的(快穿) 宗主你好,宗主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