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 > 介绍 > 太监的职业素养

第五十六章

【书名: 太监的职业素养 第五十六章 作者:童柯

太监的职业素养最新章节 2k小说网欢迎您!本站域名:"2k小说"的完整拼音2kxs.com,很好记哦!www.2kxs.com 好看的小说
强烈推荐: 福星高照网游之菜鸟很疯狂我为王虐杀玄界之门怪我咯会穿越的外交官师父英灵君王主角猎杀者素女寻仙我的美女总裁    国宴首先在正德殿举行,而后去点绛台。

    要说到国宴,可是晋朝宫廷内的大盛事,早在一个月前内务府联合隰治府一起,集中训练至少三百名的太监宫女,姿态、动作、说话都有专人负责指导,这些人在这一月期间甚至不需要上差,他们唯一需要做的就是在当天不出任何差错。还没走近正德殿就能看到,这些太监宫女一水儿的服饰是定制的,是近来尚衣局的最新款,从头到靴子都是极好的布料。仅仅从这吃穿用度上来看,谁能不说晋朝是天.朝上国,吾等跪拜之。

    所以当两国的使臣和磐乐族人到了正德殿时,即使再勉强自己端着也还是表现得有些拘谨,他们的国家可没这么悠长的历史和沉淀的文化,这文化不止是诗词歌赋,甚至可以延伸到服饰、礼仪、美食等。

    不比不知道,比了后才能深深感觉到这种差距,他们就像是一群没见过世面的古人,处处透着穷酸味。

    “娘娘小心脚下,前方六丈处有些湿滑,刚才有太监将酒水洒出还未清理。”傅辰轻声提醒,一路上只抬过几次头,都是有需要的时候,做一个称职的奴才,平日走路不能东张西望,更不能无礼直视,却要时时刻刻注意主子们的需求,这准头很多奴才是把握不好的,自然就会有职位、受宠程度的高低之分,走在后方的太监们,却好像明白为何傅辰能在多如过江之鲫的小太监中脱颖而出,光这份细心和观察力就够人学了。

    穆君凝嗯了一声,在外她对傅辰的态度就像是普通的下人,这是他们两的默契。她淡然优雅进了正德殿,到的时间刚刚好,这时候皇上太后都还没到,太早了显得不稳重,太晚了等后宫之主到了就有藐视皇上的嫌疑了。

    傅辰曾经院里的好几人也在里头,他们被分配的任务不同,就算看到了傅辰也目不斜视,都是学了规矩的。

    正德殿很长,以中间的地毯为线,两旁整齐摆着膳食桌,排位顺序也是有规定的。

    国宴开宴前,几个膳食房都会全力开工,互相合作,所以次筵席号称天字第一御膳,通常情况下只有过年才有这样的阵仗。宴席是小,这餐饭要弄得如此排场主要还是给他国使臣看到泱泱大国的气度,予以威慑。

    他们的位置被安排的不前不后,后方是暨桑国的右参赞等,往下一桌就是磐乐族。

    邵华池是与几位皇子坐在一起的,与以前不同的是,自从他得了皇上的宠爱加上磐乐族的力量,曾经完全不与他说话的皇子们纷纷与其热络寒暄起来,问的也是邵华池肩伤如何了,重华宫还有缺什么之类的问题,反倒是九皇子没凑上去,只是举杯略作示意。

    傅辰只自然而然扫了一眼,就随身伺候在瑾妃身边。

    只从位置上来看,瑾妃甚至比最近有逆袭趋势的兰妃还高一些,皇上好像忘了她被降级似的,还按曾经德妃的份例安排,让人摸不透皇上到底在想什么,附近的兰妃面上就有些僵了。这排位也能看出,皇上刻意没特别注重那两个小国和一个部落,反而让朝中重臣与妃子坐在前方,而使臣们位置靠后。

    这样的做法,也是一种变相的敲打,政治手段尚属上乘。傅辰并不认为晋成帝会考虑这些,沉迷于丹药和美色的皇帝,在细节上可不会如此注重,只能说晋成帝手下的一些官员,可比他本人靠谱多了。

    暨桑国的使臣是右参赞,他也有服侍自己的人,是属官,可能是这场面不想出丑,对方不停往傅辰这里飘。

    那小官本来对晋朝也没什么概念,当看到这排场这奢华的殿堂还有一群衣着鲜亮华贵的人,首先就被慑到。然后注意的,就是这里的下人,就说离他最近的那个,不仅容貌好,声音好听,还有那笑容,那泡茶的动作,那进退得益的神态,多一分嫌多,少一分嫌少,眼神都透着股灵气,这晋朝的人那散发的味道真是别处找不到的,看着就让人全身哪儿哪儿都舒服,他忍不住感慨也只有人杰地灵的晋朝才能出这样的奴才。他也不想丢人,跟着有样学样,以图不丢脸面。

    傅辰低身靠近,笑容斯文,给瑾妃的餐盘里添了一筷子餐前小食,“娘娘,开胃。”

    那小官也跟着做,傅辰停他也停,傅辰退一步他也退一步,傅辰做什么他就做什么,学得那叫一个勤快,但这样像是复制粘贴的行为很引人注意。

    眼神瞥过来的邵华池看到这一幕,噗嗤笑了出来。

    “七哥在看什么,有什么趣事也可与弟弟说说。”邵子瑜就坐在一旁。

    邵华池听到邵子瑜的揶揄,早已收回目光,“只是想到十八弟没有背出太傅要求的部分,吓得逃课又被侍卫逮回来的样子。”

    邵子瑜闻言也笑了,只是朝着傅辰的方向看了几眼,略带深思。

    七哥,若你真心归附与我,那么你的心腹手下,也应该适时与我坦白了吧。

    到后来,不少人发现暨桑国的小官居然在学他们晋朝的礼仪,学得一板一眼的,却有点东施效颦的味道,动作是有了,但却没学到那神韵。一个个脸上又是想笑,又是拼命忍着,但都免不了带上了骄傲自豪的神色,看看连我们的奴才都让你们佩服,我们堂堂晋朝就是应该站在顶端被朝拜的!

    那右参赞似乎也发现他们这桌备受关注,观察了一会,才发现自己的属官竟然学着旁边桌妃子的下人动作!

    他整张脸都涨红了!那是羞愧和气恼,用暨桑语低声呵斥,“下去,你还嫌丢脸丢不够吗?”

    属官不明白自己做错了什么,一脸莫名和委屈。

    穆君凝轻笑,稍稍示意了一下,傅辰倾身,以为她有什么吩咐。

    “你呀,是不是太无聊,连别国的使臣都要欺负一下?”她似乎觉得是傅辰故意引导对方出丑的。

    在她心里,傅辰专干这种空手套白狼的事儿,事后还没人能问他的罪责。

    傅辰闻言,觉得有些冤枉,“奴才只专心伺候娘娘。”

    他可没那么多闲工夫做这些吃力不讨好的事,这女子有时候是不是把他想太复杂了,一点小事就能联系到他又做了什么。

    稍显活泼地补了一句不像他说的话,“奴才阻止不了别人的崇拜。”

    一个一本正经,几乎从来不说笑的男子,忽然像开屏的孔雀一样得瑟,不但不显得幼稚,反而让人新奇,在现代这就叫反差萌。

    瑾妃笑靥如花,觉得这样的傅辰很有趣。

    这一幕却被邵华池尽收眼底,心口像是被什么刺中,隐隐泛着疼。

    傅辰何曾这般哄他开心?

    也许是有的,他还“痴傻”的时候。

    即使知道傅辰对瑾妃是装的,那人惯会讨好卖乖,但那不停泛起的酸涩却阻止不了。

    目光不由自主地盯着那两人的互动,挪不开去。

    沈骁并没有坐官员那一区,他被划分到皇族桌上,脸上却透着一丝不易察觉的愁容,他正在观察整个殿内值得注意的人,似乎在找寻可疑的目标,只是有疑点的人太多,只靠观察是不够的。

    他特别关注了七皇子一桌,人是在刺杀七皇子的时候出事的,但从头到尾,邵华池都出乎意料的没捅破这件事,五号释放出死前讯息后,整件事就像忽然切断了所有有利线索。

    看来只有等宴会第二个阶段了,进宫后无论是什么身份都会被例行公事搜身,他身上没有利器如何出血,所以他“无意”打破了一盏茶杯。

    很快就有侍从为他换上新的茶盏,但暗中观察他的傅辰却察觉到一丝不对劲,沈骁那动作很自然,似乎是不太适应这样的大场面,的确像是不小心的,但结合沈骁此人惯常做派,这样的场面他经历的不少,还不至于紧张到打破杯子。

    其次,明明有太监宫女,为何他还要自己去捡碎片?

    傅辰蹙了蹙眉,这似乎已经传达某种信息了。

    而这信息,究竟代表什么?

    正在为瑾妃布菜的傅辰,忽然感到臀部上有人碰了下!

    不,准确的说是摸!

    即使时间很短暂,但那动作很轻佻,甚至有着前世情场老手的感觉,摸得动作很暧昧,勾起情.欲的那种。

    傅辰杀意一闪而现,他也是在混堂司看到过的,有年长高位的太监对一些长得漂亮、皮肤白皙、身材纤细,又刚刚新进宫的小太监上下其手,最常触碰的部位就是臀!

    自从上了品级,以前对他有些企图的太监也收回了心思,傅辰已经很久都没受到这样不要命的挑衅。

    傅辰转头,没掩饰住那一丝杀气,正面对上对着他似笑非笑的辛夷。

    “这眼神,真让我兴奋。”辛夷两眼放光,他很久没见到这样像是被惹怒的狮子般,愤怒冰冷的眼神。

    那是领地受到侵犯后的怒意,辛夷口味挺杂,他既喜欢夙玉那样乖顺的,乖巧的让他舒坦,又喜欢傅辰这种纯阳味道的,虽然被阉割了,却掩不住那一身彪悍的气息。

    这激发了他深层次的*,刚才看着傅辰的翘臀,就有些意动,冲动之下就来了。他本来就中了夙玉下的药,对那方面需求越来越大,要说罪魁祸首也是傅辰。

    要是能被这种极品伺候一回,那滋味定然销.魂,毕生难忘吧。

    他似乎已经透过傅辰的衣服,想象此人不着寸缕的模样。

    越想越激动,他已经开口要过李祥英,后来出了疑似勾结的事让他在晋成帝面前矮了一截,也不好再提想要傅辰的事。至于李祥英如何并不是他考虑的,反正他没欠那姓李的什么,能问的也问了,奈何那货自己蠢,到了晋朝皇帝面前自己招供了才锒铛入狱,对这种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人他怎么可能再出手,但他还是感激李祥英的,让他没有错过这么个极品!

    就是晋成帝不同意,他也想把人给偷出宫!

    只是个奴才罢了,人都没了难道还会追究吗,再说就是知道他带走的,晋成帝难道真能为了奴才让两国开战吗?那就天方夜谭了。

    瑾妃发现傅辰并不明显的怒意,不知发生了什么事,傅辰是个喜怒不形于色的人,能让他表现出情绪已经是件稀奇的事。却见到笑容满满的辛夷端着酒杯敬酒,伸手不打笑脸人,两人见了礼,辛夷就离开了。

    那方向是找隔壁桌的暨桑国使臣,看起来像是顺便来与瑾妃打招呼。

    这样的行为并不突兀,也引不起他人的注意,宫里两个最高权利的人没来,不少人都在别的桌前寒暄、招呼。

    没多久,七皇子等皇子也来这桌了,特别是六皇子邵瑾潭,他是最活泼的,也许是看傅辰不顺眼,有意无意隔开了傅辰和瑾妃的距离。

    但这也方便邵华池行动。

    趁着这时候,邵华池靠近傅辰,“刚才辛夷做了什么?”

    “殿下,奴才若是想做一件事,也许影响两国交际,您可会降罪?”傅辰平静的目光让人看不出到底刚才发生了什么,他已经完全褪去刚才怒意飙升的模样。

    本来对辛夷,他打算从长计议的,至少在傅辰的计划里,出了晋朝的国界,慢慢让这位权倾朝野的太监中招才是最佳时间。

    但刚才辛夷那对他势在必得的眼神,还有隐含的深意,让傅辰有了一丝不好的预感,他对人的心理和眼神有些研究,本身较为敏感,这种不好的感觉伴随而来让他警惕。他不想在与沈骁和其背后势力交锋的情况下,出任何意外。

    “我何曾轻易给你降罪过,什么事?”以前的不算,邵华池选择性遗忘曾经干的糟事,要是能重来一次,他一定从一开始就收服傅辰。

    这时候,皇子们要离开瑾妃这桌了。

    眼见没时间了,傅辰并不方便长篇大伦,这大庭广众下,两人的对话随时有可能被听去。

    唰。

    一下抓住了邵华池的手。

    邵华池忽然耳朵到脖子染上了粉红,他的手被另一双纤细冰冷的手握住,微凉的触感透过肌肤毫无阻隔地传递过来,心脏像要跳出嗓子口。

    他恍惚了一下,脚也有些打飘,没让傅辰发现自己的异样。

    也许是那什么的时候,想傅辰的手次数多了,现在傅辰的手一接近,他脑海里自然而然会浮现那晚的场景。

    这人的手,有魔力。

    该死,他应该尽快忘掉这些龌龊淫.靡的记忆。

    这算什么,整日肖想一个奴才那方面的伺候?还怎么见人!

    傅辰并未察觉邵华池难得的羞赧,他动作很快,在邵华池的掌心写了一个字。

    邵华池随着敬茶的皇子们离开,才从晃神混沌中恢复清明,傅辰写的是:杀!

    杀。

    杀谁?

    辛夷!?

    他,疯了吗!

    为傅辰的疯狂和狠辣,刚才辛夷到底做了什么,惹得他忽然出此下策?

    邵华池当然不明白,傅辰此刻正是与沈骁一暗一明的对垒中,自然想以最快速度解决一个隐患。

    至于解决这个隐患会造成什么后果,那是之后的事。

    他也不是全无打算的,只是提前了原本的计划。

    但这些,邵华池并不知道。

    辛夷身为臻国的无冕之王,如果他倒了,臻国将大乱!

    两国开战必不可少。

    至少,辛夷不能在晋朝的地界上出事,邵华池始终记得傅辰的那句话,水能载舟亦能覆舟,他不是什么好人,但他觉得傅辰说的有理,苦的不是他们这些在皇宫的人,而是晋朝的百姓,不能再让刚刚大伤元气的晋朝再次陷入困境。

    而在之前的交集中,傅辰给的信息实在太少了,让他无法判断利弊。

    傅辰太爱剑走偏锋,有些计划的事来的非常突然,让人招架不住,如果这样的鬼才跟了一个并不全然信任他的主公,将是一场灾难。

    但无论傅辰要做什么,邵华池从环境和各国关系上,他都不能让辛夷死,至少现在不能。

    他吩咐了诡子等人,尽可能暗中看住傅辰,别让他出事。

    但诡子等人到底是奴才,就是有能力,能做的事有限,邵华池暗自对自己说,他时刻看好傅辰,不让他出自己的视野。

    当对上傅辰的眼神,两人视线在空中交汇。

    此时皇上太后来了,所有的注意力都被吸引过去,大家站了起来,做了合手礼,并齐声喊万岁万万岁。

    邵华池摇了摇头,示意傅辰稍安勿躁。

    傅辰目光平静,平静到冰冷,知道这是拒绝。

    闭上了眼,跟着跪下喊万岁。

    他的心,半度微凉。

    即使早就猜到结果,即使知道自己有并不算完善的计划,他从不意气用事,刚才传递信息时也不是一时冲动。

    这个计划以前之所以不执行,因为他知道会被邵华池否掉,也因为风险太大。

    但如果成功了,获得的利益也是最大的!

    他并不会只有一个计划,行使不了方案a,自然会有方案b顶上,由于方案b因为种种顾虑,他并没有说过。

    但现在,他已经感觉到,危险的脚步正在接近。

    现实让他,不想慢慢等,准备临时选择了方案b,直接杀了辛夷。

    他能理解邵华池的做法,换了自己也会这样做。邵华池凭什么信任一个奴才莫名其妙的要求,这个要求听上去那么匪夷所思,还有可能把自己拉下水。

    是他逾矩了,天真到会以为邵华池能看在他是谋士的份上,额外帮自己一次,进行一场疯狂的计划。

    傅辰自嘲一笑,他总是太过高估自己在主子心里的地位。

    奴才始终是奴才,难不成还妄想真正的平等吗?

    曾经稍稍软和怜惜的心,又一次结了冰。

    接下来就是开宴了,傅辰观察了一下,果然没看到二皇子的身影,连这样重要的日子皇上都没有放二皇子出来,看来确实对邵华阳失望之极。

    而在上首的皇后,却还维持着雍容华贵的笑容,好似并不因二皇子的缺席而受到影响,完全无视了时不时有朝廷命妇和妃嫔们探究、怜悯的眼神。

    正德殿这边宴席结束,傅辰跟随瑾妃一同离开时,却被辛夷的手下传话,“请傅公公在宴会中,到点绛台外,是事相商,是关于李公公的。”

    傅辰不动声色,应了下来,脑中高速运转,将所有事又一次次串联,寻找机会。

    目前,要先按兵不动。

    现在的时间地点,都不适合再去联络任何人。

    辛夷的身份太敏感,冒得风险太大,联系任何人都可能无法完全脱身。

    也许,他需要以身犯险了。

    这是下下策,但从来没人能给他多余的选择。

    傅辰沉淀思绪,跟着瑾妃一同来到点绛台,一出出安排好的节目已经开始表演了。

    瑾妃发现傅辰看似专心,实则有些心不在焉,到底她认识傅辰也不是一两日了,能察觉到别人无法察觉的情绪,“你是怎么了?”

    “我在想,若你哪天能给我表演这节目,就好了。”傅辰调笑道,像咬耳朵轻语,“当然,只表演给我看。”

    瑾妃一看台上,目前在表演的是暨桑国带来的舞团,那被叫做肚皮舞,舞娘们穿着暴露,极为性感,似乎所有人的关注点都在舞娘□□的腰部上。

    这在暨桑可能并不算特别,但晋朝相对保守,女子就是在夏日,也是长袖长裙,遮去身体裸.露部位。

    台下的臣子们一个个目不转睛,有些甚至喝得有些高了,吹起了口哨。

    妃嫔们则是纷纷面露不屑和不认同,不齿这些舞娘的行为。

    晋成帝也没阻止,也许是懒的,不想拘着朝臣们。今天的皇帝好像有些意兴阑珊,对这些精心安排的节目并没怎么在意。

    倒是太后,似乎急着回去用阿芙蓉,吩咐了几句在所有人的问安中起身,离开得比较快。

    穆君凝意识到傅辰的意思,这家伙!越发得寸进尺了!

    “这……有碍风化!你,你真是!回去闭门思过!”她气得不再理会傅辰。

    回头,却有些仔细看着这些舞娘怎么跳。

    敷衍完,傅辰依旧观察着沈骁、辛夷的动态。

    辛夷此时正与身旁的七皇子聊天,看起来很投机。也许是傅辰刚才的反应,邵华池刻意换了位置,与这位位高权重的辛爷聊上了。

    辛夷虽然在臻国说一不二,但他终究是太监,到了晋国并没有受到足够的尊重,这时候居然有个皇子级别的人折节下交,怎么不喜出望外!

    甚至这皇子,还是晋朝得宠的皇子之一。

    于是也兴奋地与其对饮。

    邵华池笑着喝酒,用衣袖挡酒杯,眼神飘向傅辰,似乎才传递着信息:放心。

    傅辰依旧淡然,只是完美地回了一个感激微笑。

    另一边,沈骁也与公主在窃窃私语,傅辰却注意到,桌子下方似乎有什么藏在衣袖里的东西被反光了一下。

    沈骁拿着什么?

    傅辰联想到他之前做的事,是茶杯的碎片!?

    这时候,舞娘下去了,暨桑国的节目也告一段落,接下来就是晋国的第一首曲目,霓裳舞。

    晋成帝本来有些惫懒,对什么都兴趣缺缺,好像忽然来了精神,紧紧盯着舞台。

    在他身边大病初愈的皇后,就是用脂粉也遮不住憔悴,她发现晋成帝的异样,似有所悟,也随着目光看了过去。

    奏乐响起。 2k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太监的职业素养相邻的书:网游之见钱眼开仙园灵剑情缘超级坏神文娱之皇全民绯闻乾坤幻剑录龙魂剑圣穿越网王之音飘零传说学院枭中雄邪影本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