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 > 介绍 > 太监的职业素养

第四十八章

【书名: 太监的职业素养 第四十八章 作者:童柯

太监的职业素养最新章节 2k小说网欢迎您!本站域名:"2k小说"的完整拼音2kxs.com,很好记哦!www.2kxs.com 好看的小说
强烈推荐: 剑道通神末世大回炉春秋我为王帝国玩具超级败家子非凡洪荒青玄道主九阳帝尊覆手繁华第三帝国之鹰复活之战斗在第三帝国控球先生    傅辰两世都没被人这样甩过,这巴掌至少让他更加清醒,更清楚自己的地位。

    宫里教训犯错奴才有很多办法,几乎每个小太监都挨过打、饿过肚子、被训斥过,傅辰算是极为少数从无品级开始就没被惩罚过的太监,原因当然有很多,但不可否认与他本身脱不开关系。

    一般情况下主子不会亲自动手,会让身边奴才代劳,也不是一次就行的,掌嘴的次数根据主子的命令来算。

    邵华池没克制住心中的激烈情绪,手掌甩过去的力道让傅辰半边脸没一会就起了红印子。

    “你把自己的命当什么?随随便便就能牺牲,还是认为一定能全身而退?”邵华池积压了一晚上怒气呈喷射式爆发。他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在干什么,居然盯着人看了一宿,就是梁成文也亲口说,傅辰只是劳累过度,没大碍。但不等这人睁开眼,就是没法离开。

    傅辰平日总是一副低眉顺目的模样,要说顺和体贴人的奴才,定然榜上有名。却没多少人知道此人在幕后操纵着那么多事,昨夜听到阿芙蓉出事,他就联想到了傅辰。原因无他,傅辰要他到西北边境找吸食阿芙蓉的人带到京城,这还没几日就问他要了两个虎贲,事情连接地太巧合了。

    出于对属下的信任,他二话不说地借了人,却不知道傅辰能自己投身火海,太涨本事了!还把不把自己这个主子放眼里,哦,他忘了,傅辰从没将他放眼里!

    “你瞪我?还记得我是你主子吗?”傅辰那阴鸷的目光,让邵华池莫名打了个寒颤,也不知是不是他的错觉,傅辰什么都不说,却让觉得这个耳光,这个人会记一辈子。

    “奴才自然记得。”傅辰轻声说道,我记得,你是主子,我只是一条狗。

    傅辰没有发怒,但正是没发怒,那面无表情的样子才更让人发悚,邵华池的气势不自觉有些弱了,“大不了,我让你打回来。”

    傅辰微微一笑,“奴才不敢以下犯上,不过打耳光这种事,殿下以后还是别做了。”

    被那风华绝代的笑容给一下子闪懵了,邵华池一愣,不自觉反问:“为何?”

    “因为,太娘了。”晋朝也有男子被人说做“娘”,他们爱敷粉,爱做女儿装,当世大儒荀骏就爱这样打扮,那是被人不耻的,所以邵华池是听得懂的。

    别看傅辰无论态度还是表情都是恭恭敬敬的,可那话里的含义却是明明白白在说邵华池你他妈的就不是个男人。

    对一个正受宠的皇子那么讽刺很不明智,傅辰也是气极了才这么不管不顾。

    邵华池惊怒,一把抓住傅辰的领口,将人从床上半拎着起来。

    两人双目在半空中交接,热度慢慢上升,双方的体味在贴近的距离中发酵。

    傅辰的眼眸深邃,深不见底,看久了就好像会被吸进去。邵华池心脏漏跳一拍,怕被傅辰发现自己的异样,猛地松开了手。对方刚才像是忽然狂暴出的气势,几乎让他错认成别人,傅辰隐藏在这平静下的面目是否从没释放过?

    傅辰也“温顺”地倒回床上。

    “火,是你差人放的。”这是肯定句。

    “是。”傅辰并不否认。

    “为什么?阿芙蓉关你什么事,它究竟是什么东西?”

    “它,是祸国殃民的东西,待殿下将人带来京城,奴才让您看了便知。相信到时候,您的检举也会在皇上心中加重分量,加深民间威望。”一个将阿芙蓉危害发现并加以阻止的皇子,不但能得到皇帝的喜爱,就是民间也会对其印象加深,声望更是会节节攀升。

    所以傅辰不怕邵华池事后生气,这一切都能让邵华池支持他的做法。

    之所以不提前说,也是觉得这种事被知道了,必然会受到阻碍。

    只是那一个耳光,依旧是傅辰始料未及的。

    从傅辰的话中邵华池也听出了不少信息。

    比如,傅辰看似循规蹈矩,但却能做出放火烧后宫的事,这份心狠手辣,也是少见的,结合他的年纪,傅辰哪里是谋士,简直是个妖.孽。烧得还是太后心爱之物,这份魄力怎么都与他平日表现出来的样子不同,这也就衍生出了几个问题,傅辰无论是对他还是德妃,面上要多恭敬就有多恭敬,但这恭敬里有几分真心?他唯一庆幸的是,那么早就预定了这个人。

    再比如,傅辰之后为太后救出了仅剩的一箱,不但排除了自己放火的嫌疑,更是一举让宫中最高权力的两位对他印象加深一次,这可比赏赐更重要。

    再再比如,傅辰是怎么知道阿芙蓉的作用,他用过?还是他看到过?

    再再再比如,傅辰是不是已经联想到了后续一切能够算计的,一环一环,包括他能从中获利?

    这种事不能细究,越是细想越是觉得傅辰心思有些神鬼莫测。

    “奴才谢殿下如此记挂奴才的命,只是奴才愚钝,还是不明白,因何让殿下如此愤怒?知道缘由也好让奴才长记性,再也不犯。”按理说,就是他不要命了,又关你邵华池什么事?

    邵华池差点吼出来,你知不知道我有多担心你真的葬身火海?

    但身为主子,去担心手下奴才,这种肉麻的话说出来还要不要做人了。

    邵华池盯着傅辰,知道傅辰是真的不明白,你这人那么聪明,什么都能猜到,怎的就猜不到我想什么。

    要脱口而出的话,在舌尖转了圈,邵华池冷哼:“你这计划可有与我提过?”

    只一句,傅辰就猜到了邵华池的言下之意。

    “此事是奴才欠考虑。”傅辰此时已经完全冷静下来,好像刚才的冲动愤怒又消失了,那个耳光却深深烙印在心中,这个印记会不停提醒他,他生活在什么朝代,在什么样的大环境下。

    邵华池的解释,他也算明白了,七皇子气的是他的自作主张,没与主子通报。

    傅辰这不温不火的模样,反而让邵华池有些说不上的害怕,他总觉得眼前的人,离他越来越远,明明就近在眼前,却好像永远失去了什么。

    他深呼吸了几口气,确定自己语气足够温和,才蹲在床头道:“你算计别人,就是算计我,我何曾训过你一句?”

    “是,殿下对奴才一向是极好的。”

    见傅辰口上说的真情实意,但那模样哪里真明白了,邵华池有些急,“傅辰,你太自信了,也许你这个年纪能在宫里混得如鱼得水是少见的,就觉得任何事都逃不脱你的掌控,这是盲目自大。事情没你想的那么简单,这世上聪明人多的是,不是每次你都能那么幸运。我希望我们能够对对方坦诚,这样才能让我走得更远,有我邵华池一天,就保你傅公公一天,可好?”

    邵华池这一招也算打一棍给个甜枣了,一个帝王所具备的雏形已经有了,这不需要培养,有些人天生就知道如何当个合格的上位者。

    傅辰当然应是,他不会拿乔,更不会给主子脸色看,无论心中有多想给眼前的人来一刀子。

    看来他的计划,要加快速度了。

    “你想要找的人,我已经派人快马加鞭赶去西北了,相信再过小半月,就能到了。”

    “是,麻烦殿下了。”

    “傅辰,你让我去找人,与你这次烧阿芙蓉有关吧?”诡子告诉他,傅辰在烧之前先提前销毁了那堆烟草,据说那烟草若是直接燃烧会出大事,傅辰却没说为了什么。

    “殿下英明。”

    这时,门外有人通报,说是瑾妃娘娘又来了。

    “告诉瑾妃,傅辰还没醒,若是醒了,我会派人第一时间通知她!”邵华池很不耐烦,但依旧忍着怒气。

    这女人有完没完,人在他这儿是能怎样?

    外面人领命,走远了。

    傅辰看着邵华池脸上凝聚的怒意,“奴才不适合在殿下这里长留,这就走了。”

    “傅辰,你是没看到我让泰平给你消息吗,瑾妃那儿你可以不用待了。”

    “殿下,这影响我们的大计,三皇子绝对是您的劲敌,奴才这时候不能离开。”

    “这是我的命令!”邵华池咬牙切齿。

    “恕奴才不能从命。”

    “所有违抗我命令的,都只有死,傅辰,不要恃宠而骄。”

    “奴才不敢。”

    气氛凝结了。

    谁都不肯让步。

    邵华池盯着傅辰,这奴才怎的如此倔,非要我先低头不可?

    什么时候这种事,能由你一个奴才做决定?

    但他不是普通奴才,他说过是尊重他的,邵华池妥协了。

    “罢了,你是算准了我不会动你。滚吧,记住,保住自己的命,我还等着你一直为我效力。”

    “奴才一定铭记于心。”傅辰行完礼,将门带上。

    邵华池盯着傅辰离开的方向,一拳打向桌子。

    伤口再次裂开,却好似没感觉。

    缓了会,他打开门,就远远看到德妃一脸忧心,拉着傅辰就要离开。

    德妃,对个奴才,是不是有点过于关心了?

    在宫殿外,穆君凝依旧是高高在上的妃子,而傅辰乖巧地跟在她身后半步的距离。

    路上遇到了九皇子的母妃兰妃,曾经的兰修容,她身边跟着一个贵嫔,一个婕妤。

    见了位份比自己高的穆君凝,也没行礼,装作没看到似的跟在兰妃身边。

    她们早上都是去太后宫里请安,安慰受惊过度的太后,而后再回到自己宫中,兰妃曾经对德妃而言不过是一只随时能碾死的蚂蚁,现在却平起平坐了。

    “姐姐这脸蛋都能掐出水儿来了,不知可有什么秘方,教教我们?”兰妃笑问道,那态度好似还很亲密,只是没了以前的恭敬了。

    兰修容以前见到穆君凝,那规矩都是挑不出错的,能养出如邵子瑜那般神童的母亲,本身亦是极有特色的女子,用皇上的说法就是如同空谷幽兰。只是这次晋升太快,就是向来稳重的兰修容,也忍不住肖想更多了,心思活络了多少会表现出来。

    “这有什么,我待会抄一份就差人送去妹妹那儿。”穆君凝像是没发现她们的无礼,依旧微笑回道,也没斥责的意思。

    没等到德妃的怒斥,兰妃觉得有些可惜。

    她们是故意不行礼的,就想等着对方发怒降罪,这宫道上来来往往那么多人,被有心人看到,传开的话德妃可难再翻身了。

    不过德妃并没动怒,不愧是德妃,这份大气也难怪皇上对她始终难忘。

    “妹妹搬到福熙宫后就发现,那里有些摆设皇上有些不合心意,没经得您允许,妹妹也不敢擅自做主,不知……”兰妃再一次刺激。

    自从德妃降级,兰修容升为兰妃,就搬去了曾经德妃的宫殿,福熙宫。

    宫中已经有传言,皇上之所以这么安排,就是打算寻着机会给兰妃升为兰德妃,成为新的德妃,不然一个从二品的妃子怎么有资格住进主宫殿。

    “想怎么改都可,妹妹随意就好。”穆君凝似乎完全不介意。怎么可能是皇上不合心意,那不过是对方拿话刺她呢。

    “哎呀,皇上让妹妹们去陪驾,可要晚了,妹妹就先行告辞了。”

    “妹妹们慢走。”

    兰妃带着两妃子离开前,忽然转头,声音大到周围经过的宫侍都能听到的程度。

    “姐姐怎么的如此对奴才,看着脸都被打肿了,怪可怜的。”

    说的正是半边脸肿起来的傅辰。

    德妃被降了妃位后,虐打下人的名声,相信用不了半日,就能传遍宫中。

    .

    回到熙和宫主殿,屏退了身边人,穆君凝拉着傅辰坐下,亲自为他上药。

    她动作轻轻的,那纤纤玉指挖了些药膏涂在傅辰脸上,“疼吗?”

    见她的模样,傅辰心中暗自觉得有些不对劲,她还记得他只是个奴才吗?

    他率先打破这暧昧气氛,好像在提醒她,他们之间是什么关系。

    傅辰调笑道:“怎么,心疼?”

    “嗯。”没什么不好承认,她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我没事,哪个奴才没挨打过呢?”

    “以后,别去伺候七皇子了,他性子阴沉乖张,如今又得了皇上的宠幸……啊!”穆君凝喊了声。

    傅辰在她脸颊上忽然亲了一口。

    他现在,还不能离开穆君凝的人脉网,但也同样不能让她禁止他与七皇子的联系。

    他们各自代表着两方阵营,也是目前比较暗处的两方隐藏势力,是他能够掌握尽可能全面信息来源的地方,目前任何一方他都不能失去。

    如何维持这个平衡,只能靠他自己打破了。

    “你!怎的如此轻浮!”穆君凝怒道,将药瓶拍在桌上,“自己涂!”

    果然,被傅辰一打岔,忘了之前说的事。

    她一气之下出了门,走向书房。

    大部分时候,女子羞恼,不是真的生气,意思是让你哄她。

    曾经,他将自己对心理的推测全用来守护妻子,他的目标是让妻子幸福快乐没有烦恼,也许他从没想过自己也有这样一天,与一个不是妻子的女子,玩这样各取所需的游戏,人是可塑性最强的生物,有时候变着变着就成了连自己都陌生的人。

    穆君凝前脚进了书房,后脚傅辰就跟了进来。

    从后抱住了她的腰,将头靠在她肩上,有些懒懒的,“我的错,你的脸靠太近了,很美,情不自禁。”

    “……你太狡猾了。”穆君凝挣扎了下,脸上浮上一丝红晕。

    在这深宫后院众,大部分闺阁女子在入宫前,感情经验为0,皇帝是她们唯一实践对象,但皇帝很忙,他也只对自己有兴趣的女人才会多去几次,在感情方面无论多少岁,她们偶尔的表现就像是小女孩。

    “方才,是我连累你了,恐怕不出一日,你虐待仆人的事就会传开。”傅辰认真道,他也没想到那些女子能借题发挥,只能说这后宫的妃子没一个容易打发。

    “在宫里那么多年,我早习惯了这样的日子。”她恢复了原样,云淡风轻。

    “放心,这次不会很久,我会让你回到你该有的荣耀。”你的降职,也会影响到我。

    当然,这句话傅辰不会说出来。

    “你就是个小太监,能有什么办法,别开玩笑了。”穆君凝以为傅辰在安慰自己,也没当真,知道傅辰聪明,心思多,但也不觉得他有什么办法,反而道,“就是没你,她们也会想办法把我拉下去,那空出的可是四妃之一的位置她们紧紧盯着呢。二皇子倒下,皇后势力大不如前,只剩下大皇子一家独大,皇上不可能将儿子都赶尽杀绝,于是就出现了现在的局面,升了兰妃,也就间接加强了九皇子的筹码,他们再一次形成新的平衡,我的降级,似乎是顺理成章的。”

    “君凝……”傅辰听完穆君凝的话,有些感慨。

    “嗯?”

    “可惜你是女子。”

    “怎的,你也看不起女子?”

    “并非如此,只是这个时代,对女子限制太多了,让你们没有足够的发挥余地。”只能被局限在这后宅中。

    德妃噗嗤一声笑出来,“我就当你是夸赞了。可还记得你曾对我说过的,你说总有一天,会出现那样一个时代,那个地方,男女平等,咱们女子能做自己想做的事,能要求男子对自己从一而终,每个男子只有一个妻子,再也不能三宫六院七十二妃。”

    “我当然记得,那样的世界,是存在的。”

    “嗯,如果有下辈子,让我投胎到那样的时代吧。”她的目光渐渐放远,夹杂着渴望和羡慕。她很羡慕能生活在那样时空的女子。

    傅辰忽然觉得,这个女子,有时候心思是那么单纯可爱。

    傻得有些不像那位从容不迫的德妃娘娘。

    傅辰从这一女子,看到的更多。

    穆君凝只是这个时代女性的缩影,而他的力量是那么渺小,封建皇朝根深蒂固扎根在这个时代每个人心中,凝聚成一股无法更改的气象。

    但这却是他第一次,有那么点想要做出一些改变。

    ——晋.江.独.家——

    李祥英的罪还没降下来,他连夜出了皇城,在京城最出名的小倌馆找了正在温柔乡的辛夷。

    辛夷此时正在里头与他的相好告别,这相好是小倌馆出名温柔的,身娇体软,艺名夙玉,是个能唱能跳,还会吟诗作对的男子。辛夷来晋朝的时日里,都是这位夙玉接待的。

    看着夙玉低头娇羞的模样,辛夷心中一动,“玉儿,可愿随我回臻国?”

    臻国,几乎是由辛夷把持朝政的,他相当于无冕之王。

    如果夙玉过去,就会成为他的“后宫”一员。

    “玉儿听您的。”夙玉格外柔顺,柔弱无骨。

    “好好好!”辛夷心动地朝着他的脸上吧唧了一口。

    这时候,李祥英急匆匆赶过来,看到的就是这个画面。他毫无形象地直接跪了下来,涕泪横流,“辛爷求您救救我,看在我带您来这里的份上,您这次可要救我啊!”

    “着什么急,咱家现在很忙没看到吗?快离咱家远些,这一身汗臭味,都要被你熏到了。”辛夷嫌弃地瞧了他两眼,踹了李祥英一脚,对夙玉温柔地打完招呼,准备离开。

    无论臻国是个如何小的弹丸之地,能做到至高位,又有几个能被糊弄的,辛夷一看李祥英的架势,就知道对方有所求,他这次来晋朝请求皇帝出兵的目的已经成功了,接下去参加完宴会就要动身回国,想用那点人情让他去办事,就天方夜谭了。

    李祥英也急了,他知道只是几句话无法打动辛夷的。现在后台接二连三倒了,而这两件事,好巧不巧都有傅辰参与,他已经有点怕了傅辰这人,太妖了!运气也太逆天了!

    “辛爷,小的请求借一步说话,若是不听恐会让你抱憾终身。”

    “哦,那咱家倒要听听是什么事了。”也不差这一会儿,辛夷停下准备看看李祥英能说出什么花样。

    “小的知道您喜欢十几岁的少年,其实您又何必舍近求远呢,这宫里有个让高位妃子都极为宠幸的太监,听说他那方面可是非常厉害的,能让人欲.仙.欲.死,身体更是百年难得一遇的,要不是变成了太监,可就是纯阳之体。”其实李祥英哪里知道事实,他不过是编造着,只要能换回自己的命,什么不能编,他能混到太后面前,靠的还不是一张嘴。

    纯阳之体?辛夷眼睛一亮,他口味很多变,男女都可,唯独纯阳的身体没碰到过。

    “哦,是谁?”

    “您或许见到过,他是曾经德妃现在瑾妃面前的大红人,伺候过皇上、太后,职位也不低,从三品呢,叫傅辰。”

    准备离开的夙玉,听到这两个字,脚步一顿,只是在场的两个人都没发现他的一样。

    “是他……咱家的确见过。”自从上次看到国师带着个太监出现他就注意了,因为那太监给他的感觉与普通太监相比有些不同,事后辛夷也有打听过傅辰,知道他的名字,本来李祥英不提他也忘了,现在被说得蠢蠢欲动,的确想讨来玩玩,相信皇帝应该不介意给他一个奴才吧,“这事咱家就先谢过了,对了,你想要咱家帮你什么?”

    “小的自从见了辛爷后,就被辛爷的才华气质折服,想要追随您,不知您可否请皇上将奴才赏给您?”

    讨一个是讨,两个也一样,辛夷觉得不是什么难事,而且这个老太监很了解晋朝,正好可以打听不少事,便随口应了。

    这边夙玉上楼回到自己的房间,将门关上,脸上柔媚才完全退了下去。

    他缓缓走向室内,见到那人已经坐在桌子边给自己斟茶了。

    “您怎能自己动手,还是奴才来吧。”

    傅辰微微一笑,“什么奴才不奴才的,你我都是伺候主子的,分什么高低?”

    傅辰只比李祥英早几步,两人出的城门不同。

    早在辛夷等使臣来晋朝的时候,傅辰就察觉到一丝不对劲了,两个国家,一个是与羌芜临近的暨桑国,羌芜才刚和晋朝打完,这边暨桑就进贡了那害人的东西阿芙蓉,另一个臻国虽然很小,但却不能小觑,它与晋朝北部接壤,有一个著名的杜喀港口,海上贸易很发达。

    完全不同的两个国家却同一时间在不是进贡的时节派人前来,臻国更是连把持朝政的辛夷都来了,他闻到了一丝不同寻常的气息,这是在搞政治心理战,或者说这是有预谋的,傅辰现在还不能做定论,虽然现有的消息还不足以推断出来其中的缘由,但不代表一点反击都不做。

    “与这个无关,对奴来说,要不是您……”夙玉有些激动辩驳。

    傅辰认识他,也是巧合,那时候知道十二位虎贲进宫,傅辰与七皇子也算统一战线,七皇子将自己在京城的几个情报点告诉过傅辰,让他想办法做些事改变时局。夙玉也是被虎贲的人从小训练的,只是训练的方向不同,他是专职以*为交换的。

    他今年也不过十七八岁,在傅辰来找他的时候,他那时候正接待一个有虐待癖好的朝廷大员,几近生死。

    也不知傅辰用了什么办法,让那个官员再也没找过他做那事,后来才知道那官员回家后就生了重病,一病不起。

    那官员是大皇子邵慕戬外公郭永旭的门生,御林军统领,也就是鄂洪峰的上司,位列一品大员。

    如果鄂洪峰懂得抓住机遇,这可是他升职的好机会,就是抓不住,被其他人截胡了,也没什么,皇城内的治安让大皇子一派的人把持着,相信其他皇子早就不顺眼了吧,能把这池水搅浑了才有更多机会。

    “那不过是巧合,我也只是个阉人,能互相体谅的就体谅吧。”傅辰笑道。

    夙玉起身从热炉上取了水壶,为傅辰重新泡了一杯。他一举一动都非常赏心悦目,无愧为小倌馆的头牌之名,“您爱怎么说就怎么说,奴是说不过您的,不过奴心里是记着的。”

    我是个物品,被买走了后就是工具,只有您把我当人看,不是一条畜生。

    倒完茶,夙玉才将他听到的话与傅辰说,又将李祥英的容貌叙述了一遍。

    “您识得此人吗?”

    “嗯,我知道了,谢谢你的消息。不必担心,我料想他会出招,只是没想到他会如此。”傅辰表示知道,脑中迅速想着应对之策,又问向夙玉,“这些日子苦了你,辛夷此人防心极重,要取得他的信任并不容易。”

    “这本就是奴的工作,只是那药,奴到如今都不知是何效果?”傅辰吩咐夙玉,在交欢时给辛夷塞些药,能助兴。

    当然,辛夷是去了根的,床上自然是由夙玉为上,要做些手脚并不难。

    “让其性.欲旺盛,时日久了,就会神志不清。”也是这药的影响,让辛夷对夙玉欲罢不能。

    药是从鬼才梁成文那儿来的,那人从小走遍大江南北,见识了得,奇怪的药材有不少。

    “您是……想要他的命吗?”比如暴毙在床?这或许是最合理的死法了。夙玉问道,在傅辰让他给辛夷下药的时候,他就猜测傅辰根本没打算留下那个太监的命。

    傅辰微微一笑,像是在否认,“我怎么有胆子呢?”

    辛夷一死,届时臻国必将大乱。辛夷提出晋朝出兵,就归附晋朝,但这历朝历代,归附的国家地域还少吗?有些自己强大了,就撕毁了条约,自立成国,这些条约之所以能成立,只是因为弱小做出的妥协而已,但几乎每一任皇帝都采取了怀柔政策,认为这些国家是看到了自己的强大真心归属,甚至还牺牲女子前去和亲。

    在傅辰看来,只有真正属于自己的,才叫归属,非我族类,其心必异。

    至于臻国,皇帝的位置,是不是也该换人做了?

    “夙玉,保存好辛夷交予你的身份令牌,会有用的。”

    辛夷很喜欢夙玉,给了他一块自己的令牌。而辛夷有只听命于他的军队,人数多,但毫无军纪,全是花钱买来的终身契,组建时日不长,聊胜于无。

    在这个户口管制的地方,卖身契很重要,至少保证了他们很难逃跑。

    如果能白白得到这样一群人,他能做很多事。

    给夙玉的当然不是那块令牌,但有了一块,第二块也不难了。

    “您……”夙玉忽然发现,面前的这个人,是多么可怕。

    傅辰要军队做什么,造.反?

    是造晋国的,还是臻国的?

    无论是哪一个,都不像一个深宫太监会做的事。

    而这些事,七皇子并不知情。

    傅辰交代自己做的事,并不是为了给七殿下铺路,是给他自己!

    “夙玉,如果……我没法留下你的命。”如果你将之告诉第三者,这第三者还包括了他们真正的主子七皇子。

    夙玉宛若醍醐灌顶,他看着面前将熊熊野心隐藏在平静面容下的男子,心中惊涛骇浪。

    这个人,是被阉割了的,虽然身份受限于皇宫,但做的事却不是,那眼中释放的信息让人心惊。

    他真的愿意效忠他吗?但如果此时不效忠,傅辰一定会灭口。

    换一个角度,此人的心机、手段、计策、谋略,还有那杀伐果断下的存着的善心,还能碰到比这更值得效忠的人吗?

    他觉得,如果真的要向谁卖命,为什么不选个他愿意的对象。

    “奴,愿随您左右。如您不信,可定期给奴服用此药。”夙玉做了决定,他从胸口掏出一个药瓶,傅辰在其他虎贲成员中是看到过的,这是他们定期吃的,据说他们寿命都不长,这是他们的救命药,定期服用,一段时间不服用就会暴毙而亡。

    掌控我的命,还如何担心我背叛。

    傅辰明白夙玉的意思,将之收了起来,只道:“我不会让你后悔,今天的选择。”

    .

    观星楼。

    扉卿正拿着一本书钻研,这时一只信鸽从窗口扑腾了进来。

    取出上面的信条,他闲适的表情有些变化,怎会?

    一共三件事,每一件事都没有按照他的计划进行。

    一、派去救邵安麟的护卫无一生还,邵安麟失踪了!

    二、暨桑进贡的阿芙蓉全部毁了,只存一箱。那东西若事烧了吸食到的人会怎么样,没人比扉卿更清楚。可皇宫却没任何异样,只能说明,这火不是意外,是人为。那个人不但知道阿芙蓉的作用,更清楚如何销毁最为安全!?这才是让扉卿为之震惊的,皇宫何时出现这样博学多才的人物?甚至洞悉了他的计划。

    不可能,他们的计划知之甚少,只有可能是误打误撞。

    三、刺杀七皇子的人全部被活捉,目前都在重华宫,不但没成功嫁祸给二皇子,反而成了把柄。

    怎会如此,是哪个关键出了问题。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他的所有谋划都被人从中阻断。

    究竟是谁!?

    扉卿鲜少佩服什么人,但现在对此人的运气、才智、博学都是认可的,此人,有资格成为他的对手,他才是大业的真正障碍。

    扉卿忽然站起,在房中踱步,必须要把此人逼出来!

    至少要知道是谁,他不想与一个没名没姓之人博弈。 2k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太监的职业素养相邻的书:进球不成名权势网游之冰霜剑神黄沙百战穿金甲致命武力之新世界混世小妖精玩转王子学院瞬杀神仙眼叱咤风云网游—风流浪子逍遥侠魔机装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