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 > 介绍 > 太监的职业素养

第四十三章

【书名: 太监的职业素养 第四十三章 作者:童柯

太监的职业素养最新章节 2k小说网欢迎您!本站域名:"2k小说"的完整拼音2Kxs.Com,很好记哦!www.2kxs.com 好看的小说
强烈推荐: 造化之门 完美世界 无量真仙 魔天记 儒道至圣 大宋的智慧 帝御山河 三界血歌 极品修真强少 大主宰 惟我神尊 莽荒纪 我欲封天 我即天意 韩娱之勋 天醒之路 武尊道 无敌药尊    傅辰觉得有些好笑,她的责任就是爬您的床,而且这不是理所应当的吗?

    再说这女子分明是你自个儿选的,怎的成了蜘蛛。

    傅辰对田氏还是比较有好感的,这个女子并不因为他是个品阶不高的太监就态度有所变化,只这一点就不简单。

    其实从男性的角度来看,他觉得性和爱是可以分开的。

    现代常有一句,女人因爱而性,男人因性而爱,是□□的看待问题的差别。

    邵华池某方面很健康,是需要发泄*的,那么各取所需而已,历史上又能有几对相悦的男女成为夫妻,这是大环境造就的。也只能说,他没经历过邵华池所经历的,无法理解。能排斥到这程度,恐怕也是阴影太重,从小在这皇宫内院长大,而内院是女子的天下,加上晋成帝向来不喜这个让他耻辱的皇子,这样或许也无可厚非。

    “殿下说的是,唯有世间最特殊的女子才配得让您回眸一顾。”

    邵华池闻言露出一抹浅笑,这世间哪个女子愿意嫁给他,到了傅辰嘴里倒好像成了别人争相邀宠的对象了,在他眼中女子是蜘蛛,在女子眼里,他就是魍魉。

    虽说知道这人向来巧舌如簧,但邵华池还是不免有些喜悦,他缓缓撑起身子,想要坐起。

    傅辰放下药碗,先将邵华池从床上扶了起来,为了不牵动他的伤口,动作刻意放轻了,可还是不免触碰到。

    嘶……

    邵华池倒抽一口凉气。

    “奴才该死。”傅辰正要放开他,跪下请罪。

    “大惊小怪什么,没事,继续扶我起来。”这奴才什么都好,就是太谨慎了,好像自己拿着把刀搁他脖子上似的。

    傅辰像是没看到邵华池那半边畸形的部分,用五星级的服务水准去对待不同的主子。

    两人肢体贴近,邵华池从小没与太监那么贴近过,近得连傅辰的呼吸都能感觉到,这炎热的天气里此人身上居然没丝毫汗味,人体的热度透过衣服传来,邵华池有些不自在,却没推开傅辰。

    傅辰将一个软垫放在后头,方便邵华池倚靠。

    “行了,我自己喝吧。”在傅辰离开后,他直接拿起药碗就往嘴里送。

    热乎乎的药从喉咙流到胃里,让他有了些暖意,刚喝完舌头上的苦意还没蔓延开来,就被塞了两颗蜜饯,甜意化开。

    邵华池嚼着蜜饯,看傅辰收拾碗盘,为什么这人连这样的动作都能赏心悦目呢,这样的人物,这样的年纪,居然是个太监,真是滑稽天下,天意弄人。

    他忽然道:“平日里都是这么伺候德妃的?”

    “是,奴才从不敢忘殿下的吩咐。”接近德妃,获取信任,掌控院内情报以及三皇子的动态,这是邵华池给他的任务,而现在这一项已经做得差不多了。

    邵华池刚刚还温情的脸忽然多了些阴霾,心底有些不舒坦。

    “殿下?是奴才做错了吗?”傅辰收拾好,又回到床边,也不知道自己哪句话又让这位火气上来了,这人还是安安静静躺着比较讨喜。

    “你做得很好。”撇开那莫名其妙的怒火,只从大局出发,傅辰做得相当好,好到派任何人可能都达不到傅辰的效果,邵华池郑重嘱咐:“傅辰,我对你就如同对待嵘宪先生那般。”

    “奴才卑微,不敢妄想。”他还没天真到会把邵华池的话当真。

    “你不信?”

    傅辰不好回答,从柜子里拿出了一叠东西交给邵华池,“这是九殿下派人送来的。”

    邵华池果然不再纠结傅辰的态度,观察了一番打开了其中一只装饰华丽的盒子,里面是支百年人参,这份礼送得也算诚意十足了。另一个是药包,里面都是珍贵的补药,邵华池摸着草绳,“是活结,看来九弟答应了。”

    答应他加入九皇子党。

    他这个九弟,惯会谋划,送东西来,往往不能等闲待之,就是了解他这个弟弟,才会将那封信那般简化,若是联想不到,也愧对神童之名了。

    “恭喜殿下。”傅辰马上道。

    “你在给我谋划的时候,也是提前分析过,九弟会答应,所以何喜之有?”邵华池将药包交于傅辰。

    “有五成可能性,若今日计划成功,则有九成。”几个党派中,傅辰为邵华池选的是韬光养晦,最终邵华池同意了傅辰的说法。

    邵华池点了点头,道:“把我昏迷后的事说一遍。”

    傅辰将五菱反水,祺贵嫔与一干人等降为庶人,二皇子被无期限禁足,皇后晕倒,国师前来,德妃降级等等事都事无巨细地阐述了一遍。听完后,邵华池沉默许久,才道:“看来这次,最大的赢家就是老大和老九了,你说,皇后没被惩罚,反倒是德妃被拉下水,我那父皇还是这么‘赏罚分明’,老二还有复位的可能性吗?”

    傅辰觉得这情况不好说,按照现在这情况来看,晋成帝没说出圈禁两字,就说明对这个儿子,还没彻底放弃。

    “不说能不能出来,就是真出来了,他以为还是原来的二皇子吗?先不提这个,傅辰,当你给我做暗示时,可有想过我看不看得懂,或许还会因此丧命?”以你的性子,几乎没有冲动的时候,至少有考虑到我会死的可能性,却让我自己做选择,明知我无法拒绝这诱人的提议,你真是残忍啊,傅辰。

    “奴才只是觉得机会难得,并未考虑那么多,奴才罪该万死。”傅辰又跪了下来,他已经等着邵华池降罪。

    “起来!以后没事别老跪我。”邵华池一蹙眉,见傅辰表情更僵硬,才放柔了声音,“我的门人很少,也没把你纯粹当个内宫太监看,知道吗?”

    “奴才明白了。”

    “你说说看,接下去我们该如何行动?”

    “殿下可想过,让八皇子与十二皇子……短时间内回不来?”

    “你是说将他们留在那儿?”

    “是的。”回不来,并不是直接杀了这两个皇子,他们是护送十五皇子去羌芜,要是死了必然会挑起两国战争,这无论对于国家还是百姓都是噩耗,至少这几年,晋国已经经不起折腾了。

    邵华池越想,越觉得傅辰的主意很好,他的声音有些激动,“他们与二哥是联盟,若是回来后,定会为二哥出谋划策,那样我们的谋划岂不是付之东流,这是其一;他们曾多次陷我于不义,你这也是顺手帮我报仇,这是其二;他们定然会影响到我们接下来的计划……只是怎么才能让他们留下?”

    “羌芜女子常以黑纱遮住□□肌肤,第一个看到其面容的男子,将成为她们的夫婿,而那边女子须得在娘家与夫君待满一年才能跟随丈夫前往夫家。”傅辰在打扫藏书阁中,为了节省时间,也不挑书,尽可能阅读书籍,所知甚杂。

    “竟有此事!”邵华池望着傅辰的目光,异彩涟涟,“那就好办了,此事我会想办法,只要让他们待在那儿,不但巩固了两国的关系,更是有一年时间供我们改天!傅辰,嵘宪先生果然没说错,对你当以国士之礼待之!”

    傅辰垂下了视线,他只有表现出价值,才能增加自己的筹码,“这是奴才该做的。”

    “明日朝堂上必会有所动。”

    “老大那儿?”

    “二皇子树大招风,一朝倒下,定会有人望风而动。”

    “你觉得,父皇会同意吗?”痛打落水狗,哪有那么容易。

    “奴才不敢断言,但奴才觉得,皇上更重视平衡。”打掉了二皇子的人,其他几家做大,更不是皇帝想看的局面。

    “呵,父皇那人,指不定已经在心疼皇后和老二了,让他们闹去,只有他们闹了才有我们的机会,”现在,他想趁热打铁,巩固自己在皇帝心里的地位,“依你之见,父皇现在最缺什么?”

    傅辰自然明白邵华池在乎的,这也是邵华池最喜欢与傅辰说话的原因,就算是谋士,大多恃才傲物,越是有才能的人,越是难以降服,但与傅辰相处却不需要想那么多,这人总是很清楚自己在想什么,那分寸拿捏得让人舒坦。

    傅辰想了想,“奴才以为,圣上如今最缺银两。”

    与羌芜的仗是打完了,但国库也空了,就是有六皇子也难以支撑如此大的亏空,而晋成帝一定会要求维持所有开支用度,这也就苦了户部的人了。

    吏治*,贪污成风,看似强盛的晋朝,只是空壳罢了。

    但这些话傅辰就是当着邵华池的面儿,也不能说。

    与羌芜的战事没分出胜负,以两方惨死大片将领与士兵为代价换取了短暂的和平,又互派出质子来制约对方,但谁都知道,真要打起来,一个质子能起多大作用。

    皇帝能在今天这么处置儿子老婆,本身也是由于近来前方吃紧,粮草不足,愁出来的,心情一不好,对任何事也缺乏了耐心。

    “既你已心中有所定论,想必也有解决之策?”

    “奴才苦思冥想,却无良策,请殿下赎罪。”

    “无事,你能想到那么多,已经出乎我的意料了。你这年纪,还真是……得你,是我之幸也。”

    “承蒙殿下不弃,奴才丁当竭尽所能。”

    “这些日子辛苦你了,若是不想待德妃那儿了,与我说。”邵华池话锋一转,对傅辰道。

    说完后,竟然有些心动这提议。

    他有些后悔,将这样一个人才,白白送去伺候德妃,德妃只是一条暗线,失去了也没大碍,当时让傅辰去不过是想顺手牵制下老三,然后看看傅辰的能力。

    “奴才只盼他日殿下荣登大宝。”

    邵华池正要说什么,暗处的虎贲走出来,是有人靠近了,两人停下对话。

    门外有人过来,说是奉了二皇子的命令,送礼给七殿下。

    傅辰代为收下,很重,将之摆在桌上。

    “打开看看。”邵华池道。

    打开后,盛放着一个用布包裹着的东西,傅辰一层层打开,看到了里面的东西,是一只带着鞋子的腿,还流着血。

    他盖上了盒子,脸色惨白地望着邵华池,渐渐闭上了眼。

    是五菱,那个他只在长宁宫前见过一次的太监,被分尸了。

    送来这里,是不是也说明,别的皇子那儿也有?二皇子,我从没那么庆幸,让你跌这个跟头,你这样的人,怎配成为皇帝!?

    傅辰静静攥着衣袖,控制着自己的怒火。

    “你怎么了?是什么东西!?”邵华池想要起来,却被伤口牵动,看着傅辰紧绷的模样有些急切。

    傅辰猛地坐回位置上,望着自己的手,牢牢捂住自己的脸。

    这条充满荆棘的路,是踩着尸骨上去的。

    他没资格同情任何人,即使那些人因他而死。

    傅辰很失礼地没有理会邵华池,他只是低着头。

    直到有个人,步伐蹒跚地靠近,打开了那个盒子,看到里面的东西,惊怒一闪而过,老二,你真当我是泥捏的,容你这般折辱?

    传来傅辰的声音,“他是五菱,二皇子身边的太监,最后靠着他才扳倒了二皇子。”

    邵华池一想,就明白了,老二这是在泄愤,不知道是哪个兄弟干的,估摸着每个人那儿都送了,他是被圈禁后干脆破罐子破摔了,与所有皇子为敌,也不想想,最后无论谁坐上那位置,能放过他?

    老二,这是气疯了。

    “谁的人?”

    “德妃。”

    邵华池气完后,就高兴起来,他与二皇子一派的人早就交恶,这会能看到老二被气得失去理智,能不高兴吗?

    他想说,傅辰干得很好,几日前的那出戏谁能想到会是眼前这个小太监在短短时间内策划的,并完全将自己摘了出去。这个五菱甚至没人发觉其细作的身份。能将德妃利用到这程度,那女人做梦都想不到,傅辰只将她当棋子吧。看傅辰的模样,他想说:你能算计我去送死,算计老二算计祺贵嫔算计皇后算计皇上,算计了那么多人,居然还会为个奴才的死难过,岂不是可笑?

    但有些话却梗在喉咙里,从后轻轻拍着傅辰消瘦的身体,邵华池什么也没说,无声的安慰这个内心还存着良善的人。

    知道我为何发觉你想害我却还不惩罚你吗?

    因你的才华,计谋,知情识趣?都不是,而是你这颗心,从你在我最痛苦艰难时还无条件帮我的时候我就知道,我哪怕最气你的时候,都没想过真的要杀你。

    ——晋.江.独.家——

    几日调查,九皇子邵子瑜得到了一个消息。

    不查不知道,查了还真能惊出一丝冷汗。

    这个奴才,与他牵扯的人还真够多了,在老三出宫前结实了老三,由老三引荐给了父皇当剃须师,又是德妃面前的大红人,按理说应该是老三的人,但现在又去照顾老七,从长宁宫外来看,国师对他也不陌生,甚至还认识刘纵和安忠海,而祺贵嫔那日出事时,他正好去风吟阁送荔枝。

    他本来就觉得,那些狗被放出来有些蹊跷。

    祺贵嫔再傻,能自个儿放狗?

    “你查的这些都是表面的,其他呢?”就像邵子瑜说的,这些只能说是巧合,如果有人有心要查这些事,那都可能查到,但查到又能说明什么,又有谁会去在意一个奴才与这些事有牵连,就是邵子瑜自己都不信一个小奴才能做什么事,顶多是给谁牵桥搭线而已。

    送信人摇了摇头,“奴才查不到。”

    “查不到……很好。”不是收尾收得干净,就是背后有人,倒是谨慎的很。

    “左右不过是个奴才,不算什么,这事继续查着。”对这个叫傅辰的太监,邵子瑜却是记在心头,“老大回府了?”

    “大皇子如今还在……潇湘馆。”潇湘馆,滦京最大的青楼。

    “很像他的作风。”以为老二下去了,就是他的天下了?邵子瑜为自己斟了一杯茶,“可有邵安麟的消息?”

    “我们的人在昙海道看到一条发布的悬赏任务,刺杀三殿下,七日前已有一等昙者接任务。”

    啪嗒。

    “你说什么!”邵子瑜手中的茶杯掉落,深吸一口气,似乎想让自己冷静下来,“派人连夜赶去屾州,必要见到三殿下……算了,不必了,想来有人比我更急。”

    .

    另一边,听命为邵华池传递消息的诡未拿了令牌,正大光明地出宫,以皇帝对邵华池如今的宠爱,这个儿子只是想吃个京城里醉仙楼的烤鹅,那还不是同意的份。

    而诡未换了几次装束,确定甩掉了跟踪的人,才走了小道,他到的是位于城北的溧松书院,书院是晋朝七大书院之一,享誉盛名。

    书院的院长,很是神秘,知道的人并不多,即是邵华池多次与傅辰提到过的,骆学真,字嵘宪。

    .

    棣刑处。

    棣刑处闲杂人等退避三舍,它所在的方位也是离主要宫殿较远的。

    傅辰来的时候,正好是换班交接之时,值班侍卫看到傅辰一身从三品的太监服,宫里头只要上了品级的太监,特别是这年纪能爬到这个职位的,后面那都是有人的,说话时也客气了不少,“这位公公是有什么事吗?”

    “祺贵嫔……哦,不,是叶庶人,可在里面?”傅辰掏出了几两银子,塞到侍卫手上。

    “是在里头呢。”那侍卫也不敢接。“皇上没吩咐,我们也不好放人进去不是。”

    就在这时,里面隐隐传来女子的尖叫声。

    侍卫也是一阵尴尬,“这可不是咱们动用私刑。”

    虽说棣刑处有责罚的权利,但那都是要经过批文的,没上面人的指示,打罚人他们自己也要受罚。

    傅辰微微一笑,“这您放心,我不会乱说。您就行个方便吧,您也知道,这叶庶人养的狗咬了七殿下,殿下只是派我来说几句话,不会耽搁很久。”

    那侍卫一看傅辰拿出了代表七皇子身份的黑铁令牌,表情一肃。

    七皇子现在可是皇上最宠爱的几位皇子之一,没看到都在养心殿住了那么多日,皇上还每日去看望,珍贵的药材不要命地往里送,提都没提让人搬出去吗?

    “那行,就几句话的事儿,我带你过去吧,这银子也不收了,当交个朋友。”小侍卫也是个痛快人,“在下良策。”

    “傅辰。”

    “那我就喊你小傅了。”

    “没问题,小良。”

    “上道!”良策揽住傅辰的肩膀拍了几下,拉着他一块儿走进棣刑处。

    棣刑处比其他地方相对暗一些,走道两旁有火把照明,看得见路。

    经过过道,与里头值夜的侍卫打完招呼,良策就一路带着傅辰到了一间大型牢房门前,傅辰看到了让他几乎认不出来的祺贵嫔。 2k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太监的职业素养相邻的书:小地主(美食) 重生之原配娇妻 [综]平安京恋爱物语 天将降大任于隐形人也 [综]九九归一 妃娶不可,腹黑九皇子 暖爱,我的坏心总裁 穿书之徒弟是反派 天庭出版集团 三十五度蓝 穿越之庶男从命 快穿之跪求愿望成真 重生之吾皇在下 [未穿今]超级大神 饮朕止渴 [综]第一女配 御香行 爱妻如命之一等世子妃 反派也是有尊严的(快穿) 宗主你好,宗主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