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 > 介绍 > 太监的职业素养

第三十七章

【书名: 太监的职业素养 第三十七章 作者:童柯

太监的职业素养最新章节 2k小说网欢迎您!本站域名:"2k小说"的完整拼音2kxs.com,很好记哦!www.2kxs.com 好看的小说
强烈推荐: 龙纹战神带只天使去修仙比邻异常生物见闻录海贼王之剑豪之心暗黑破坏神之毁灭韩娱之国民主持我为王烽皇大魏宫廷无神论我是杀毒软件    傅辰抱着包裹走向监栏院,一路上此起彼伏的尖叫、犬吠声远远传来,但这内庭太大,离得远一些就什么都听不到。

    “就是小人物,也能给他们找麻烦,你说是吗?”傅辰轻声对着包裹说道,眼角一丝湿润,自从妻儿相继离开后,他以为自己已经没什么好失去的了,遇到什么都不会再有情绪波动。这辈子才知道,只要经历了,就没有什么能置身事外,能无动于衷的。

    这是下差的点,每个单独的小院里都有四处走动的太监,他们大多从饭堂里回来,正热闹着。到处都是谈笑风生,插科打诨,打打闹闹的,监栏院没有外人想的那么压抑,正因为是没嘴的茶壶,知道自个儿比不得常人,除了一部分扭了性子的,大部分都比平常人心理承受高很多,忍耐力更是超乎寻常,只要还留得命在,无论是伺候哪个主子,还是被掌事太监教训,没过一会就能自娱自乐笑着继续做事,也有像傅辰他们院里的,口上骂几句,传不出去,却能解气。

    傅辰来到院子里,里面有的在擦身,有的端着个木盆,上面叠着从内到外的衣服,包括外袍、襜褕、短褐等,这些都要在掌事太监来之前做完,因着这是坏规矩的事情,看到是要受罚的。说来也是怪事,太监没洗衣服的地方,说到浣衣局,那是给宫里主子提供服务的,太监宫女那都是要自己解决的。在晋朝以前的朝代,太监是没洗澡地儿的,比如邯朝就是总管太监在皇都外的长街上开了个澡堂,从晋朝开始设有混堂司,属于四司之一,虽说如此,但很多小太监不去那儿。混堂司有些年长的、老资格的、职位高的,就需要小太监们伺候着,伺候主子什么态度对态度也是一样。洗衣服也是这道理,往往无品级的太监到了混堂司,所有衣服都要他们洗,这会耽搁休息,所以小太监们宁可冒着受罚的危险,也要快速在自己院里完成这些事。

    那些个擦身的,看到傅辰,光着膀子打招呼,反正大家都是太监,你没有的我也没有,坦坦荡荡的。这也是有些小太监不愿意去混堂司的原因,一些漂亮的小太监进了那儿,就有可能被邪性儿的年长太监盯上。

    院里大部分还是认识的老人,看到傅辰高兴地打招呼,“你小子该不会是福熙宫里的吃食吃不惯吧,这几天老跑来蹭饭!”

    “辰子,你脸色怎么那么差,看着走路都要飘了!”一个人发现傅辰状态不太对,瞧着很虚弱。

    “哈哈,辰子就是个享不了福的,适合糙着养。”天色暗下来,其他人倒没察觉。

    “辰子,你候的时间点来啊,刚巧我得了些栗子糕,快过来!”冬子偷偷从衣袖里掏出了个糕点包。

    “你这混球,藏私!不知道咱院里的规矩吗,有吃食要共享,辰子来了才拿出来,之前是准备自个儿吃掉吧,欠打啊!”赵拙劈头盖脸打了冬子的后脑勺,冬子捂着头笑呵呵的。

    傅辰虽然现在品级比这里的人高了许多,但院里的人对他还是像以前那样。

    看着一张张笑脸,傅辰心里酸酸涨涨的,心脏像被刺了个穿。或许人都是这样,自己一个人能死活撑着,看到熟悉的人,那瞬间的情绪会把控不住。

    他深吸一口气,抬起腿将院门踢上,隔绝了外面。

    “你这是怎么了,抱着啥?”赵拙听说傅辰来了,从屋里走出来,自从王富贵走了后,院里大大小小事就是赵拙在管,杨三马也随之一起走了出来。

    见到傅辰的模样不太对劲,所有人都停下了手中事,围了过来。

    “小光……走了。”傅辰自厌地几乎说不出这几个字。

    “你……说啥子,是说他被哪个院里收走了?”赵拙狠狠眨了眨眼,把要冲出来的泪意给憋回去,强笑道。不是听不懂,只是不想听懂。

    “我只能拿到这些。”傅辰自厌的垂下头,他怨恨着自己,缓缓将包裹递过去。

    一群人愣在原地,没人去接。

    气氛像被冰冻结了,明明是夏天,却冷得哆嗦。

    “光子那小兔崽子活蹦乱跳的,今儿早上还笑呵呵对我们……”冬子猛然住了嘴,因为所有人都想起来早上古怪的一幕。

    姚小光今天起得很早,还特别粘人,非要一个个抱过来,还说了许多莫名其妙的话。

    那小孩儿最常说的就是,“能到这院儿来,是我这辈子最开心的事儿。”

    赵拙颤着手,发现傅辰的手像尸体一样冰冷。

    打开包裹,只掀开了一角,露出了里面碎裂的器官、残臂,没人觉得恶心、害怕。

    他慢慢地合上,半晌,似乎接受了这个事实,赵拙积蓄在眼底的泪水汹涌出来。

    吉可赶忙扑上去,擦掉那泪,“拙哥,我们不能哭。”

    太监宫女,无事不能落泪,那是要受罚的。

    虽然这么说,吉可却已经泪流满面,他与姚小光关系很好,因为年龄相仿更是常常抱在一块儿,也是他与姚小光说的最多关于傅辰的点点滴滴。

    “大家都别…哭。”

    “呜,呜!”

    有人点头这,捂着嘴拼命忍着泪水,有人蹲在地上用袖子擦着自己的脸。

    将包裹给已经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的吉可,赵拙就要冲出去,傅辰快他一步抵住院门,“你要去哪里?”

    “傅辰,我要去宰了他们!他们不、得、好、死!”

    赵拙这话一出,其他人也抹了泪,要冲出去。

    “不许去,谁都不许去!”傅辰低吼。

    赵拙人很壮,他是小太监里的小头头,虽然没品级,但和王富贵一样,手下带着一群小太监,掌事太监有事一般都是吩咐他们的,他这样不管不顾冲过来,傅辰是压不住的。

    “冷静点!”当赵拙扑过来打傅辰时,傅辰也没有躲,抬起手一个耳光过去。

    这话也不知是对他们说的,还是对傅辰自己说的。

    “你再拦着,我就连你一起揍了!”赵拙被打得偏了头,他捂着脸,低吼。

    “来!今天我不会让你们任何一个出去!”傅辰同样说道。

    认识傅辰的人都知道,他是个理性远远高于感性的人,如果不是悲恸到极致是绝对做不出用暴力来解决的。

    两人你一拳我一拳,却没人去拦他们,因为这两人的神情太痛苦太自责。

    “是我的错,我不该让他去当细作!”赵拙喊道,打向傅辰胸口。

    “如果不是因为我大意,我就应该发现他的不对劲。”傅辰也一拳过去。

    他们只是在用这种方式发泄着这种痛苦。

    直到赵拙把傅辰打趴下,吉可冲了上来,拦住了他的攻击,“拙哥,你再打辰子哥,就从我身上踩过去。”

    “让开!”

    吉可摇了摇头,不挪动一步,“今天早上,小光对我说,他命不好,家里人已经送三个男孩进宫了,前两个都死了,有一个连净身都没熬过,他是身体最弱的,没想到最后熬过了,还能在监栏院吃上饭,和大家睡一窝,聊天喝酒吃小食,他从没那么开心过,他说他……任何时候都是幸福的,他想要任何人想到他,都是笑着的,因为苦的太多了,我们才要常笑!”

    吉可狠狠抹掉泪水,愣是弯起嘴角,“笑啊,大家都要笑,他是为了我们大家才走的,我们要笑着送他!!”

    “啊——”赵拙听闻,站在原地良久,擦了一把眼前的模糊,也挤出笑容。

    其他人边哭边笑。

    这一刻的酸甜苦辣,却深深烙在每个人的心中。

    傅辰坐在地上,喘着气,垂下头让人看不清表情。

    “辰子,别怪自己,你做得很好了。”杨三马抱住傅辰,“你看你现在从三品,我正四品,我们都会好的,都会的……”

    “只有权力才能让我们保住更多的人。”

    “对,我们不能让他这么白白走了!”一群人爬到傅辰身边,他们有些哭得没力气,和傅辰一样坐在地上。

    “我已经被要去长宁宫做院外扫除。”

    “我被要去张贵人那儿……”

    “我通过按摩功夫,认识了杨总管……”

    “我调到了关雎宫,过几日就要上差……”

    ……

    自从上次傅辰离开后,每个人都在努力,虽然那变化微不足道,也许只是从一个宫换到另一个宫,但却实实在在改变着。

    傅辰脸色苍白,因为刚打了一架,现在更是虚弱,看着那包被大家围着的包裹,点了点头。

    他伸出了手,其他人不明白是什么意思。

    只有吉可听傅辰说过,他默默地将手叠在傅辰手背上,其他人依样画葫芦,层层叠叠的十几只手,互相传递着温度,这一刻,我们只有彼此,还有彼此。

    .

    出了院子,傅辰走向刘纵所在的独立小院。

    “你可总算回来了,这怎么了,我看你才需要躺下来吧。”梁成文见门口有动静,就看到傅辰脸色极差,看上去也没比床上的刘纵好多少。

    “梁院判,你需要马上回太医院。”

    “出什么事了?”就是宫里出事,他们院判也基本用不上。但他认识傅辰时间虽然不长,却了解这人不会信口开河。

    他猛然看到跟在傅辰身后的小孩,“这位……”

    救治刘纵的事可暂时不能见光,傅辰怎的带人过来。

    傅辰摸着小孩的头,小孩也腼腆着脸,“他叫吉可,可以信任,我们待会不能守在这儿,由他先替上,晚上再换我。”

    “傅辰……”屋内传来刘纵微弱的声音。

    “醒了!”两人一喜。

    快步走回屋内,刘纵果然睁开了眼,虽然人还不能动弹,但看着气色已经比白天好了很多。

    “刘爷,我在。”傅辰测了测体温,“退烧了。”

    “嗯?”刘纵扳着脸,“还叫我刘爷?”

    “干爹。”点点滴滴的相处,从陌生到熟悉,再到真诚以待。

    “嗯。”刘纵满意了,伸出了干瘦的手,傅辰忙握住,他回握住。

    傅辰知道刘纵的顾虑,认干爹这类事放私底下更好。

    “以后没人的时候就这么喊我,这次多亏了你,还有你,梁院判,咱们……”

    咱们不熟啊,但这话刘纵也不好意思说。

    “刘纵,这事儿你也别放心上,咱们现在也算认识,说句不见外的,你还当你的大总管,我还是当我的院判,但以后能照应的地方,也别含糊。”梁成文与刘纵是知道对方的,但之前也仅仅是知道,现在两人算是过命的交情了,一个把命交给梁成文,一个愿意冒着大不为去做古往今来没几位大夫敢动的手术,这还要像之前那样当个点头交才奇怪。

    “我应承了,有什么能帮的将来也不会推脱。”刘纵也是利落的性子。

    两人心底都保着一线,不说他们是不是都有效忠的主子,但这不妨碍他们的私交,宫里总要有几个人能真正信任的。

    “干爹,今天外面无论出什么事你都要好生养着,这次你病倒了也看到,若知道您有希望痊愈,有些人恐怕要狗急跳墙了,不要急着出去上差,不然我们可就白救您回来了。”他是怕以刘纵负责固执的性子,觉得自己好了又要恢复以前陀螺似的节奏,在现代刘纵这样的都算是拼命三郎,“还有,只有出了虚恭才能进食,以软的米饭或者粥类为主,忌油腻,忌辛辣,过几日后再下床走动。”

    出虚恭就是排气的意思,也就是放屁,这代表肠胃在停止运作后再一次活动。手术后开刀之处容易粘连,多走动才能好的快一些。

    “我省得,先让他们乐上些日子。这次从鬼门关出来了一趟,也想通了,谁知道下一刻还能不能活着,你刘爷现在没什么在意的,就想看着你们这群小的慢慢好起来。”刘纵轻轻拍着一旁没打扰他们说话,乖巧的吉可。

    吉可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后脑勺,他一直履行傅辰对他说过的话:少说多听,多看多想。

    说了一些注意事项,两人才让吉可留下来,在傅辰离开前,吉可忽然道:“辰子哥,咱们……都能活下去,对吗?”

    傅辰点头,傅辰摊开手掌,“对。”

    这个曾经像姚小光的孩子,已经一次次的蜕变,变得越来越世故和忍耐。

    吉可笑了,也摊开了手掌,在空中比了个击掌的姿势。

    其实答案并不重要,宫里变幻莫测,谁也料不到下一刻,他只是要一点安心,要一点互相支持的勇气。

    傅辰与梁成文出了门口。

    “出什么事,你先让我心里有个底。”梁成文问道。

    “狗,闹事。”傅辰知道不需要说太多,梁成文就能通过这几个字联想出不少。

    比如这宫里哪来的狗?

    上贡的?使臣的?还是祺贵嫔的那儿养的?。

    又怎么会闹事?

    ——晋.江.独.家——

    福熙宫。

    傅辰过来的时候,泰平和泰和还和他第一次来的时候一样,在门外当值。

    “泰平,我屋里需要添些东西,方便随我来一趟吗?”傅辰温和笑问道。

    “好的,傅爷,小的这就来。”泰平以前还喊傅辰为小傅子,现在改口也改的很顺溜。

    宫里的辈分从来不是靠年纪,而是职位的高低,泰平当了那么久七皇子邵华池的探子,都始终没有打入福熙宫内部,这辈子的前途已经能望到头了,他也是个机警的,时不时就给傅辰带点吃的用的,傅辰晚回来会留意着多放一份糕点,讨好的意味明显,虽然这是大伙儿都知道的讨好上级方式,奈何古今通用,吃人嘴软,总归是好些的。

    特别是泰平后来知道住在福熙宫后殿的王富贵和小央与傅辰以前是一个院子的,对他们也是格外照顾,种种表现都能让傅辰看出此人拥有优秀下人的素质,只可惜福熙宫防备太厉害,完全无法套出什么有用的,也算无用武之地了。

    一旁的泰和是正儿八经内务府调派过来的普通太监,这时看着傅辰只与泰平比较亲近,有些不是滋味。

    明明他们是同时与傅辰认识的,但偏偏泰平比较得傅辰的眼。

    院里其他人虽然赶着挤兑傅辰,但谁不知道傅辰现在是德妃面前的红人,就是墨画等四个大宫女都是要靠边站的。

    泰和看着泰平屁颠屁颠地跟着傅辰,忍不住露出了一丝羡慕的神情。

    泰平发现后,就更加抬头挺胸了。

    两人来到傅辰的屋,傅辰扬声说了几样东西,手中却将一个卷成一团的纸条通过烛台递了过去,“帮我换一下蜡。”

    泰平摸到了烛台下方的东西,表情一凛。

    知道这是傅辰有消息传给七皇子,心中无比兴奋,他来到福熙宫后,与七皇子那儿就像是断了线的风筝,那么多年来什么事儿都没做过,有用的消息也没传出去几个,现在,总算是有事做了!

    探子什么都不怕,就怕对主子没用,没用的人朝夕不保。

    他点了点头,“傅爷放心,小的马上去!”

    这才是算泰平第一次做正事,他格外慎重。

    傅辰看着泰平离开,才走出屋子里。

    此时,德妃的主殿外,围着几个大宫女,她们很好奇尚衣局到底送来了什么款式的衣裳,娘娘可是在里头好久没出来了。

    “墨画,墨竹,外面是出什么事儿了?”德妃听到外头嘈杂声不断,隔着房门询问道。

    “奴婢这就去看看。”墨画应声,现在德妃娘娘连换衣裳都不让她们服侍了,墨画几人私底下也有些紧张。

    对宫女来说,这是很要命的,得不到主子的宠爱,也意味着信任度下降,唯一庆幸的是,德妃并没有因为宠幸太监,而完全忽视了宫女,平日起居依旧是原来的人,她们也只能更加努力来博得德妃的关注。

    当墨画看到过来的傅辰,脸上哀怨卸掉,又恢复了大宫女的气度,“你这是从内务府上差结束了吗,我让内膳房留了你的菜,待会记得吃。”

    “谢墨画姑娘,最近我在内务府上差,偶被赐了簪子,我也用不上,你看您用不用得上。”傅辰笑着应道,掏出一支做工精良的簪子,其实这簪子是通过德妃娘娘的路,找到六皇子打造的,几支样品通过容昭仪送到了德妃娘娘宫里,傅辰是设计的人,德妃自然是把这些东西给了他。这是专门供给普通平民,又有些余钱的人家,听六皇子说生意非常好。

    六皇子在经商上格外有天赋,看到几款簪子绘图纸后,一直磨着容昭仪问这簪匠是谁,容昭仪被磨得没法儿了,就让六皇子邵瑾潭自己来找德妃,看德妃愿不愿意告诉他了。

    墨画看到簪子上面简约的珍珠配上簪顶垒丝工艺,簪针呈圆锥形,也没什么花哨的地方,但就是觉得格外有气质,很朴素,适合宫女佩戴,不会让人误以为是娘娘的赏赐,也不会让人觉得送礼没诚意。姑娘哪个不喜欢漂亮的事物,宫女本就限制颇多,娘娘赏赐的大多不能用,宫里的配额又实在不好看,傅辰这是送东西送到她心坎里了。本来开口的拒绝也转了个弯,拿着就有些不舍得放下了,“那我就谢谢小傅公公了。”

    看着傅辰的目光,又多了一分和善。

    “姑娘客气,应该的。”这世上没永远的敌人,这是曾经做了人事总监后,有所领悟的。

    几次找猫和伺候德妃娘娘时会遇到,加上傅辰时不时私下给几个宫女太监讲笑话,不着痕迹地与他们拉近关系,这些宫女太监已经没了一开始对傅辰的强烈排斥。

    当然,如果能有些好感,对于他平日走动,有利无弊。他一个大男人放着也没用,还不如物尽其用。

    “谢什么,对了,你从外面来,可知外头发生什么事儿了?”墨画语气温和了许多,再说德妃对院里的人总体上是比较平均的,有所偏颇也不算太明显,墨画对傅辰的偏见也越来越少。

    “墨画姑娘还是小心为好,我刚经过,看到御林军也过来了,外头现下很乱。”

    “什么,我晓得了,谢了。”

    两人聊了几句,就别过了。

    德妃正在试穿尚衣局送来的下个季度新衣,这会儿门外有人进来送吃食,是内膳房里的添柴人,这添柴人每日要奔走与各个宫里送柴火,偶尔也会帮内膳房送吃食。

    此人安静地送菜,安静地离开,全程只有一句“娘娘请用”。

    她应了生,关上了屋子后,才从桌上的膳食中拿起那小竹筷,拧开筷子的尖端,抽出里面的纸条,看完后直接在烛上烧了。

    “无名黑犬扰乱宫廷,皇后恐有小产危险?呵呵,真是多事之秋,看来方才是在抓狗了?这宫里的,能养犬的就那么几个地方,无名黑犬?本宫身娇体弱,现下出去恐会受到惊吓,可如何是好。还是先歇会再过去才能看到好戏。”她边笑着,边将右衽掩于衣襟内,喜好带子,“待会穿哪一件去比较好?”

    这事情,背后又有谁在倒腾,自能出分晓。

    她并不着急,这宫里三天两头都能有这样那样的事,气定神闲才能立于不败之地。

    她慢悠悠地走到桌前,上面摆放着新送来的衣衫,爱不释手的摸着这些突出江南女子柔美的衣服,宫中大多衣服都较为正规正统,虽说四妃都需要穿着较为正式,但德妃却觉得,难道我穿得漂亮就不是德妃了?

    就像傅辰说的,气质靠的不是衣服,而是因为她本身。

    宫里对宫妃的服装面料有严格规定,按照等级划分,不能超出份例,但这款式却是没规定的,经常会有妃子为了夺得帝王的关注,从而让尚衣局做出千奇百怪的模样,到底后妃的最主要职责就是伺候好皇帝,后妃们也是在制度下各自奇招。

    她拿到手的新衣服,傅辰加入的几种汉服唐服元素,结合晋朝的服饰特点给画出来的,衣裾飘飘,婉若游龙,令人望而生醉。

    在对人对物上,他并不做大变动,只在能力范围内让自己周围产生潜移默化的改变,这改变润雨细无声,等周遭人再察觉时,就会发现早已无法改变。

    要说书法和绘画,现代人学的并不算多,从小失去了父母,经历了长时间的叛逆期后,他才渐渐学会了平心静气,学习古人的琴棋书画。也许在现代算不错,但到了古代几乎人人都能写会画,还会吟诗作对的地方,他那点能力就不算多出众了,当然,傅辰要的也不是出众,只要够用就行。

    德妃照着铜镜,又想到某人画出这些图纸后,在她耳边低语,“做出来,穿给我看。”

    忍不住捂住脸,轻声低喃:“这浑人,都当了太监,怎的这么不着调,谁要穿给他看!”

    “娘娘,奴才回来了,能进来吗?”

    门外传来某人让他熟悉至极的声音,刚说到人就到了!

    她轻咳了一声,淡声道:“进吧。”

    傅辰刚进屋就看到德妃穿着水绿色的改良版齐胸襦裙,配上那张亦庄亦谐的鹅蛋脸,令人眼前一亮,“不是说绝不会做吗?”

    “哦,布料多出来,就顺手做了。”

    傅辰搂住她的纤腰,赞道:“很美。”

    “真的?”她掩住心中的欣喜,斜了他一眼。

    这一眼就定格了,捧住傅辰的脸,“你这是怎么了,脸白成这样子!”

    “无碍。”傅辰抓住她的手,轻轻吻在她的手心,“君凝,再升我一级。”

    只有正三品管事太监,才能在监栏院拥有管理一个院子的权利,而傅辰现在还差那小小的一步就能到正三品掌事太监。

    穆君凝忍不住缩了缩手,想了片刻,正色道:“不行,太快了,至少待你十五以后。”

    无论是她给傅辰升职,还是傅辰自己从皇上那儿讨得的,那靠的都是他自己,是正规的升降,就是速度有些快,也无人能指摘什么。她从没见傅辰这样直截了当的向她讨要过什么,应该说傅辰这人让她一直觉得是个所欲所求非常少的人,“发生了什么,让你如此急切?”

    “我原来院里的人,又走了一个。”傅辰闭了闭眼,抖着手捂着胸口的玉佩,坐上了木椅,平静说道。

    只有他知道,这样平淡淡的一句话,蕴含着多少事。

    见傅辰摸着胸口的突起,她好奇揭开衣襟,赫然发现那玉佩。

    这不是她有一次随手赏他的吗?他居然随身携带!

    说不出的滋味让德妃有些感动。

    “这是常事,你要学着习惯。”穆君凝站起,将他的头压在自己胸口,“你救不了所有人,这宫里,心软要不得。宫里奴才少说好几千,你管得了吗?从晋朝开朝以来,太监就没升得那么快的,虽然我有权利再给你升职,但你想想你进宫的年数,你的年岁,从没有正三品太监是你这个年纪的,辰,我想要保住你,别给自己站在风口浪尖上,树大招风。”

    她轻轻抚摸着他的发丝,这人头发这样细软,偏得这性子如此狠硬。

    傅辰知道她说的道理,这也是他之前一直步步上升的理由。

    他知道,今天,他的心乱了。

    傅辰听着外面的声响,估摸着时间,也差不多是侍卫们搜索的时间,忽然问了个风马牛不相及的问题,“你在二皇子那儿有安插人吗?”

    德妃松开傅辰,“为何这么问。”还独独问二皇子。

    “你曾给过一本各宫关系的册子。”傅辰说的是那时候他还没来福熙宫,德妃特意让墨画给他的一本宫内地图,上面还详细标注了各种人物的厉害关系,能绘制这样一本简略的册子,本身就代表这位妃子的关系网了得。

    “只从册子你能看出什么?”那时候,她难得碰到个与心中那人年少时如此相像的人,自然多花了些心思,却不知傅辰从里面能分析出东西。

    “你可还记得慕睿达,那时候他劝过我来你这儿,若不是有人暗示他,以他的性子是不会说出那样一番听不出弦外音的话的,但显然,他和你是有关系的。只是他职位太低,不可能是你直接吩咐的,那代表在你和慕睿达中间还有一个人当中间桥梁,用来传达你的意思,而且从这人的职位来看,应该能操控不止慕睿达一个掌事而已,想要绘制出那样一份册子,一个人的力量是不够的,直到我看到了刘纵,我猜测他就是中间人。所以你让我去内务府只是单纯的让我做事吗?他们是你的人,我有理由推测出,你的人不仅仅安插在这么几个地方。而从你对刘纵忽然倒台的态度来看,你并不着急,那说明你早就安排好了别人能够顶替,或者能够有类似刘纵的权利,是有其他后路的,所以刘纵就算命不久矣,对你来说可能有影响,但不大,你才能那么淡然的让我去送他最后一程。”

    “你很聪明,聪明得让我觉得当太监太可惜,你说你怎么会是个太监呢?”更难得的是,就算看出了这些门门道道,这人能够压在心里,只在需要的时候才说,这份忍耐力,这年岁,若他再过几年,该是怎样的怪物。“我听闻墨画说,你这年纪升到从三品,外面闲言碎语不少,就是她出去也听到一些,这些人却没看到,以你这份清醒透彻,合该升你的。”

    她做事较为隐秘,换了一般太监可能也不会想那么多,也不会考虑其中联系,但傅辰却想得深,猜得准。

    这是她的底牌,而从傅辰同意来当她的男宠、禁脔时,她甚至从没有一天想过,会与他有这样深的牵扯,一个玩物怎么上的了台面?怎么能知道她那么多秘密?

    如果傅辰是别人的探子,她将万劫不复,这时候,她甚至必须以德妃的身份呵斥他的以下犯上,甚至应该说一句:这不是你该打听的。

    德妃在屋内忖度良久,猛然走到傅辰面前,捧住他的脸,将唇附在那人薄薄的眼皮上,轻启朱唇,“有。”

    二皇子那儿,有我的人。

    她柔柔得抚摸着傅辰的薄唇,听说男子薄唇代表薄幸,望你不负我。

    你可知,若你的主子另有其人,我这几十年的经营将毁于一旦!

    “傅辰,不要背叛我。”我已将身家性命交付。

    至于对皇子府的探子倒不是她特意安插,她只是后妃,皇子代表的是前朝,与她们后宫是没什么关系的,只能说是巧合。

    她从十来岁进皇子府当了侧妃,就慢慢收买各处的管事,缺人送人,缺银子的送银票,缺感情的送感情,缺亲人的帮忙找亲人,长年累月下来倒是渗透了这后宫内院里一小部分,其中也会有一些例外,比如刘纵这样忽然生了病的,那就代表她常年的暗线付之一炬。

    而这宫里,想安插探子的并不少,只是一没她时间长,二没她来的隐秘,不是被发现了,就是被其他探子除掉了。

    她并不可惜这些探子,想要得到,总是要付出比想象更多。

    “没想到你真的有!”那可是皇子府,还是封为郡王后出了府的,她连这都安排到?

    “若我没有呢?”

    “没有,我只能想别的办法,只是现在却是能轻松些了。”

    “你和二皇子非亲非故,为何要……?”穆君凝倒没有看不起傅辰,这个人做的事,往往出乎意料。

    “一是,那种人,当皇帝,是晋朝的悲哀。”一个荒淫无道,残暴阴险的君主,甚至与后妃私.通,这样的败类,成为皇帝后,生灵涂炭,国之哀,就是个人的悲哀,他没那么伟大,只是想要自己好好活着,在乎的人也能活着,只是那么简单而已。

    有家,为何不守?

    “二呢?”

    “二是为了让你当太后,那时候我不就成为大内总管了吗?”傅辰半真半假道。

    “你说真的!?”上次午憩时,傅辰的话还历历在目。

    “我从不在正事上说笑。”

    “你想捧麟儿上台?但他是下任国师……”穆君凝再聪明,那也只是后宅院里的,眼光局限在这方寸之地。她只是以母亲的身份对待三皇子,显然不够了解邵安麟。

    “君凝,现在谈这些为时尚早,想让皇后倒台不容易,但这么想的可不止我们,我们现在要做的是,伺机而动,见缝插针。”

    “我明白了。”穆君凝并不笨,相反她比傅辰想得更多。若是能削弱二皇子的势力,皇后一个儿子通女干,一个儿子被送去当了质子,她在后宫的威望将大大减弱,在皇帝心中的地位也会被影响。

    只有去掉最强势力的二皇子,去不掉也要削弱,这样才能旗鼓相当,大家都有机会,那么其他皇子才能蠢蠢欲动,搅乱局势,这乱斗才算真正开始。

    “还记得我让你盯着茗申苑,可有发现?”

    既然都已经说到这份上了,穆君凝也不隐瞒自己私底下的小动作,她在刚知道祺贵嫔与二皇子私.通时,也是不敢相信的,叹了一声,“祺贵嫔被叶家宠得太过了,做事也张扬些,我倒没想到她如此不计后果。”

    她背后的叶家是支持二皇子的,叶家是晋太宗开国时的功臣,世袭亲王,祺贵嫔的母亲家更是将军后裔,家世显赫,家中就这么个嫡女,其余庶女倒是有好几位,这唯一的宝贝疙瘩当然是宠之又宠了。

    “你应该还做了些什么吧。”以德妃平日的性子,不可能知道了后一点动作都没有,就是没动作,也会放几个暗哨。

    “我使人带着安忠海‘恰巧’经过了一下,那海公公也是个妙人,见了后三缄其口,完全不提见过什么。”这些老太监,在德妃看来,那都是老奸巨猾,没一个省油的灯,“只是我没想到她能那么大胆,养狗本就让太后、皇后不喜了,还将疯狗放了出来,是不想活命了吗?”

    “狗,是我放的。”

    “!”你放的!?你没事跑去祺贵嫔那儿放狗玩,你脑子是长的草吗?穆君凝惊讶的看着傅辰,有些事,就算她宫里有一些眼线,也是查不到的,眼线可不是万能的,宫里也没人是万能的,就算是皇帝也一样,不然怎么说这是个藏污纳垢的地方。再者这宫里也没谁那么闲,时时刻刻盯着奴才在做什么,“你做了什么!还要命吗,那是死罪!”

    “放心,她不会记得,待会你就好好看戏就行了。”她是中了催眠后,才昏过去的,对于金手指让她忘记这件事,他还是能确定的。

    只引出祺贵嫔一个又如何能够,既然他已经做了开头,那么就要利益最大化。

    如果能拉下更多的人,又为什么不做。

    接下来,才是一场大戏。

    .

    傅辰站起,靠近穆君凝,附耳轻问了一个问题。

    “有,你如何得知?”德妃闻言,点头认可。

    怪异地望着傅辰,好像这个人亲眼看到似的。

    “女子若真有心,都会这么做的。”傅辰笑语。

    “你……”怎的如此了解女人。

    “是谁待在邵华阳身边?”

    “他有四个贴身太监,有一个我的人,叫五菱。”这个倒不是她刻意放皇子身边的,这是原本安插在皇后身边的,只是没想到那么多年,那小太监因表现的勤勤恳恳,十来年忠心不二,就被皇后当自己人送给了邵华阳,这么多年她派了无数个探子,皇后也不傻,几乎全部连根拔除,这个五菱已经是硕果仅存的一位了。

    “好,你有办法联系到吗?要尽快。”

    “可以。”想了想,可能要动用所有埋下的钉子了,穆君凝点头。

    “我们需要这么做……”傅辰再一次将自己的安排对着她说道。

    只见德妃面色越来越凝重。

    .

    重华宫。

    烛光下,邵华池摊开了一个拧成团的小纸片,上面写着一段字:祺、阳、有染。

    短短四个字,隐藏的含义让人很容易联想。

    就像他一开始递信息给傅辰时,傅辰能从一个“害”字联想许多。

    时代虽有不同,但古人智慧从不比现代人少分毫。

    傅辰这是在告诉他,祺贵嫔与邵华阳有染?

    邵华池想了一会,来到书房,端起毛笔,沾着墨,在纸上写了几个字。

    将信纸封存好,“诡未。”

    今日是十二位虎贲中的诡未当贴身太监。

    诡未悄声无息从暗处走出,接过信纸。

    “想办法,让邵子瑜看到这上面的东西。”邵子瑜,乃当朝九皇子。三岁识字,七岁作诗,谦谦君子,是被晋成帝第一个开口说是神童之人。

    .

    正在夜观星象的国师扉卿,手中把玩着铜钱,这些铜钱是占卜与布置八卦时用的,从小佩戴在身上,因为常年使用,这些铜钱都散发着圆润的光泽。

    忽然,串着的铜钱,掉了,啪啦啦滚落在木板上。

    他没有捡,反而露出一丝哀戚。

    “杀破狼,动如脱兔。七煞星,搅乱天下格局。现在,它动了,它在影响,晋朝必衰的格局居然开始扭转,是谁在挽回晋朝!”扉卿嘴角溢出一丝鲜血,掐指算一算时间,这具破败的身体,最多还能再撑五年,“为何算不出,他姓何名甚,现如今在哪里?” 2k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太监的职业素养相邻的书:禽兽系列之玫瑰公爵丑女皇后觊觎兄长大人庶女慧娘别人的无限恐怖斯文禽兽富贵逼人灵剑情缘DNF枪手异界纵横掌家娘子神医王妃好淘气都市小子会炼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