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 > 介绍 > 太监的职业素养

第三十四章

【书名: 太监的职业素养 第三十四章 作者:童柯

太监的职业素养最新章节 2k小说网欢迎您!本站域名:"2k小说"的完整拼音2Kxs.Com,很好记哦!www.2kxs.com 好看的小说
强烈推荐: 造化之门 完美世界 无量真仙 魔天记 儒道至圣 大宋的智慧 帝御山河 三界血歌 极品修真强少 大主宰 惟我神尊 莽荒纪 我欲封天 我即天意 韩娱之勋 天醒之路 武尊道 无敌药尊    刘纵的脸色白中泛青,紧紧咬着下唇,捂着肚子蜷缩在床上,他已动弹不得。

    一旁桌上放着喝得只剩汤渣子的碗,刘纵在太监总管的位置上待了许多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傅辰猜测太医院应该是有人来过的,如果不是束手无策,也不会放任他在这儿慢慢等死。

    但从现在这个冷冷清清的院子来看,宣判刘纵即将死亡后,那些平日巴结的、讨好的人恨不得离刘纵远远的,人走茶凉,不免令人唏嘘。傅辰很庆幸他在去监栏院之前,特意去了下太医院叫上了梁成文,虽然只是正三品的左院判,并非真正的太医,但医术不代表品级,梁成文虽年轻,医术却是相当精湛的。

    刘纵已经痛得说不出话了,也听不到傅辰的叫唤。

    那恶臭是床上的排泄物和地上呕吐物混合散发出来的,傅辰用扫帚快速扫完,来到床边摸了下他的额头。

    很烫,发烧了!

    傅辰过来,一是不想刘纵走后连个收尸的人都没有,他们虽然相处时间并不长,但刘纵却十分照顾他,这次升职还多亏了他和海公公提出来;二是觉得明明之前还好好的一个人,怎么能说没了就没了,总该知道是得了什么病。

    心理医生严格的来说并不是医生,但他是正规医学院毕业的,一些大课所有系都会一起上,对于医学的基础知识略知一二,一些手术现场和解剖室也都是需要去现场观摩的。

    他根据刘纵的情况,大约分析出了几种可能的病症,心中过滤一遍。

    在等待梁成文过来时,傅辰也不嫌对方脏,收拾了床上床下的排泄物,又在门口张望了一番,没看到谁来探望,也没见到他的师傅,也是刘纵的徒弟慕睿达。或许能理解,人往高处走,刘纵这里已经日暮西山了,而李祥英现在却蒸蒸日上,过来看刘纵等于是让李祥英不痛快,谁会冒着这危险过来给自己的前途添堵。

    只是理解是一回事,心不免有些寒凉,傅辰产生了兔死狐悲之感,若等他以后生病或是将死之时,是不是也会落得无人前来收尸的境地。

    傅辰收拾得差不多的时候,梁成文赶了过来。

    梁成文收到邵华池的密令过,傅辰是自己人,如果有需要可以单独为傅辰问诊。

    他猜测傅辰是邵华池的亲信,丝毫不敢怠慢。准备了下就兴匆匆赶来,发现床上躺着的是已经被诊断为命不久矣的刘纵,也没说什么,上前把脉。

    见梁成文摇头,傅辰问道:“梁院判,刘爷得的是什么病?”

    “是肠痈,但他是急性的,绞肠痧的一种。”梁成文又拿起旁边喝完的药,闻了闻里边的成分,“用的是大承气汤,得了肠痈都会开这副药,若是没有用,那么就回天乏术了。”

    大承气汤,一直沿用到现在中医药方。

    肠痈,在现代又叫阑尾炎。古代医术中对此也有记载,壅热肠腑、饮食不节等等都有可能诱发,现在刘纵已经发高烧了,针灸和汤药已是无用。这现象说明穿孔或并发了腹膜炎,也就是化脓了,那必须要尽快手术。一般发病时间是12到48小时,傅辰从选宫人开始就觉得刘纵脸色非常不好,那时候应该还不是急性阑尾炎,从刘纵倒下到现在,过了不到十二个时辰,也许,还有救!

    急性阑尾炎是种常见病,在现代算小手术,但古代却不同,得了的人几乎都是没命的,属于绝症。

    手术!他不会,他只能口述手术过程,但现在这里没有麻醉剂,没有手术刀,没有器材,身边只有一个不会动手术的太医。

    “梁院判,您可会开膛破肚之术。”其实在原来世界的历史上,华佗就为人开刀医治过,中医博大精深,只是在技术落后的古代,开刀后容易出现感染,这里可没什么抗生素或是阿司匹林,不知不觉中就失传了。

    既然华佗那时候就有,那么这个世界的历史上说不定也有。

    傅辰说完,梁成文惊讶地望着这个小太监,沉吟良久,解答了傅辰的问题,“确有此事,我曾在古书上见过,但早就失传了,难道你是想为刘纵开膛?”

    对于傅辰的大胆,梁成文也是叹为观止的。

    晋朝讲究身体发肤受之父母,这也是为什么开刀术一直没有传承的根本原因。

    “我知道一些,我说,您来做,是否愿意试一试?”

    梁成文见这私下没什么人,再者傅辰是七皇子的人,没有马上拒绝。他早年研究医书的时候就已经对开膛破肚之术非常好奇,只是苦于没有机会实现,现在有现成的,他的确跃跃一试。

    从上次在重华宫,梁成文被七皇子扔得满脸血,还有心情与墨画调侃时,傅辰就觉得这位太医性情并不迂腐,他才尝试提了这个意见,如果对方拒绝,也不会为此强求。

    发现梁成文脸上有些意动,傅辰才问,“您有办法叫醒刘爷吗?开刀不是小事,可能随时会死。”

    现代还有个家属手术同意书,古代当然也不能随便想如何就如何了。

    “我……这命,本来就是要没的,你们想试,就试试!反正左右……不过是一个死字。”

    两人回头,就看到刘纵惨白着脸,对着他们说道。

    他是痛醒来的,在知道自己得的是肠痈时,他就知道自己完了。

    现在听到还有一丝希望能治愈,当然愿意赌,横竖都这样了,他活到这把年纪也淡然了。

    准备刀、剪子、针、线等工具后,傅辰见梁成文打算直接动手了,才阻止道:“您不用麻沸散吗?”

    “何为麻沸散?”梁成文没听过这药方。

    麻药并非西药的专利,早在华佗时期,就已经发明了类似麻醉剂的存在,就叫麻沸散,而且它非常安全有效,没有副作用,并且能全身麻痹,它的配方传说中有两种,傅辰说了其中比较广为流传的一种。

    梁成文听完,整个人都兴奋地颤抖了,他激动地抓住傅辰,“若这麻沸散真的有你说的功效,它将是件多么利国利民的好事!!!”

    梁成文曾经随军过,战场上有时候战死还是件好事,最惨的是残疾,断手断脚,在治疗那些士兵时,看着他们痛苦却毫无办法,那惨叫声就是到现在梁成文都记忆犹新。

    他狠狠抱住傅辰,激动地不知道怎么表达自己的心情,“傅辰,我替晋朝的百姓和士兵,谢谢你!这药方能流传出去吗?”

    “当然能,但您不能提到奴才的名字。”傅辰没有不答应的理由,对他来说只是一个药方,但对别人来说可能是一条命。而他作为太监不方便流传这些事,梁成文的身份刚刚好。

    “这怎么行!”梁成文不同意。

    他心中有一股他人不能明白的执念,他出生医学世家,侵淫医术多年,从小随着爷爷走过晋朝的不少地方,看过许多苦难人,他致力于让自己游遍天下,救治百姓,只是父亲的意外死亡,让他舍弃了云游的想法,反而投身到了太医院。

    他的父亲曾是太医院的正一品太医,也是曾为七皇子逼毒素的人,这也是他与七皇子有所交集的缘由。

    后来晋成帝的母妃,如今被追封珍懿皇贵妃的女子病入膏肓,太医院的所有太医都一筹莫展,晋成帝当时说:“你们治不好母妃,就通通问斩!”

    在皇贵妃薨逝当天,晋成帝一怒之下处斩了所有太医,以慰藉皇贵妃的在天之灵。

    从那之后,梁成文就进了皇宫。

    “您就说这是偶然得之的吧。”傅辰说道,他现在的身份不能做任何出格的事,名声是负累。

    “傅辰,你为何会进宫当太监,是有何难言之隐吗?”以傅辰之才,怎么看都像是某个隐世家族出来的。傅辰说的,甚至是他这个医学传人都惊叹的东西,怎么可能只是一个小太监!

    傅辰这时候不能否认,也不欲多做解释复杂化这件事,“一言难尽。”

    梁成文理解地点头,他自己也是带着目的进宫的。在这宫里有能力的,谁都有秘密,不足为外人道也。

    “我们还是赶紧治疗吧,刘爷拖不得。”

    梁成文前去药材房抓了傅辰口中的药材,做好了汤药喂着刘纵喝下去。

    在麻醉起效前,刘纵忽然道:“小傅,我记着你的恩情。”

    他刚才身上还有排泄物粘着,恶臭无比,但现在却干干净净的,他知道这都是傅辰做的。

    刚认识那会,他一直觉得傅辰这人圆滑,有手段,就是心思太深,患难了才能看清人心,这孩子心里有一面明镜,照的出这世道的鬼怪魍魉,当太监实在是可惜了!

    “刘爷说的什么话,小的这办法可能会加速您的……”

    “我老刘在这宫里过了几十年,什么没见过,到了将死之时,也只有你们愿意来看看我,冲着这份心意,就是去了地狱见了阎罗王,也能豪气。”刘纵眼角有些湿润,他对傅辰已经不用咱家了,“要是我还能醒过来,小傅,你可愿当我干儿子?”

    太监是有认师傅当干爹的习俗的,一般分为两种情况,一种是李祥英那样,认了很多干儿子,也就是一堆伺候他的奴才,还有一种是刘纵这样的,将干儿子真正当自己的孩子看的,不会随随便便认。

    “干爹。”傅辰笑了起来,直接喊了。如果这真是他们活着最后一次见面,那么他不想给这位老人留下遗憾。

    “嗳!”刘纵亲切的应道,笑得眼睛都见不着了,他想摸一摸傅辰,身体已经开始麻痹了,但他的心却是暖的。

    刘纵缓缓闭上了眼,嘴角微微上扬了些,不是凄凉的,是开心的。

    他脑子还清醒着,只是精神不济,他没什么力气了。

    这是梁成文第一次动刀子,很是紧张,他全程都仔细听着傅辰说的注意事项。

    “麻醉了后,第二步就是找切口。”傅辰指着刘纵刚才腹部最为疼痛的地方,“从这里,记住,要斜切,沿着肌肤的纹理,对,就是这样。”

    看到血,梁成文还是抖了下手。

    “稳住,不要担心!只有你稳住,我们才有成功的希望!”傅辰的声音,透着镇定人心的力量。

    梁成文深吸了一口气,他的神色没比刘纵好到哪里去,每一步都格外小心,更加用心听傅辰说的话。

    傅辰不停安抚他,“很好,做得非常好!”

    “不要急,慢慢切!”

    “这样的切法,不会引起大出血,对身体损伤也会降之最低。”

    他不得不去掉动脉、血管、神经之类的词,替换成适合古代的。

    伤口切开了,露出了里面血淋淋的脾脏。

    傅辰一手托住紧绷的梁成文,支撑着他继续下去,“现在开始,找肠痈所在的地方。”

    这时候,血已经流了一床,到处都是血红色的。但他们不能停下,必须尽快找到阑尾,这过程并不容易,阑尾是要在肠子里翻找的,傅辰的精神高度集中,努力回忆曾经见过的手术现场,试图还原细节。他抹了一把因炎热而出的汗,免得掉落到伤口中。

    每一步都显得谨慎而专注,等用线扎住阑尾尾部,切掉那化脓的部分时,两个人都已几近虚脱了。

    在傅辰的指挥下,才做好荷包缝合,将其余盲肠再一次塞进肠壁里。

    梁成文也越做越顺手。

    因为麻沸散的效果,全程刘纵都没有动,也没有喊叫,这极大减轻了手术的负担。

    如果因为剧痛而挣扎,那么这手术几乎没有成功的可能。

    “接下来怎么办?”见傅辰已经在收拾用具了,梁成文松了一口气,他居然真的为人开膛破肚了!这一定是大晋朝第一例!

    “下面十二个时辰,看会不会恶化,梁院判,您能留在这里守着吗?我还要去内务府一趟,有些差事。”虽然留了许多血,但一般情况下只要不动到大动脉,是不容易死的,傅辰更担心的是之后伤口会不会被感染。

    这只能靠刘纵的运气,没感染人就算救回来了。三国时的周瑜并不是后人传言的被诸葛亮气死,作为一位智者他的肚量不会如此小,他死于箭伤导致的伤口崩裂,所引发的细菌感染,而这样的死亡方式,在古代是很常见的。

    “行,这里有我照看着,你先去上差,待会回来与我一同等着刘纵醒来。”梁成文也很想确定到底是成功还是失败,今天这一天对他来说意义太重大了。

    为了两人的性命着想,不能将开膛破肚之术传开,但他却能在私底下救人。

    就在傅辰准备离开时,德妃差了泰明过来,带了好几个食盒。

    传了些话过来,说傅辰一直在刘纵手下做事,德妃同意让傅辰为他最后敬点心。

    很体贴的送来了膳食,还赏赐了不少她私库里的药材,她在传达一个意思,她不方便出面,但希望傅辰能帮她的份一起送送刘纵。梁成文惊叹地看着这堪比御厨的膳食,“德妃娘娘的福熙宫还缺太医吗,这待遇也太好了吧!”

    哪里有宫妃对下人这么好的,不去上差不但不降罪,还又送吃的又送用的。

    “德妃娘娘对下人是极好的。”傅辰边说,边摸着刘纵的额头,热度在渐渐降下去。

    “这后宫居然还真有这种表里如一的妃子吗?”梁成文当上院判后,见过妃子的龌龊事不少,多是表里不如一的,一个个都是那蛇蝎美人,藏着毒的。

    李祥英派人来催了几次,傅辰用完午膳就离开了。

    送荔枝的人不可能没有,只是在李祥英看来,傅辰最“合适”。

    ——晋.江.独.家——

    路上,傅辰拐了个弯,往掖亭湖的方向走去。

    他走入的地方是曾经负责扫除的三座宫殿之一,里面一个灰袍小太监正拿着扫帚埋头扫地。

    傅辰轻咳了一声,小太监猛然转头。

    姚小光笑了起来,之前在监栏院他看到了傅辰后,就做了个古怪的表情,那是在做口型。

    说的就是掖亭湖的三座空殿的方位。

    其实在那日福熙宫外,傅辰一开始一直以为姚小光是来求他的,直到最后姚小光将一个纸条偷偷递给他,回去打开后才知道真相。

    他是演给暗处的李祥英看的。

    李祥英一直惦记着除掉德妃宫里的人,除了傅辰外,好几个福熙宫的宫人都被祺贵嫔和李祥英以各种理由除掉了,德妃也不是那么好糊弄的,但皇帝上次临幸的时候,对德妃隐晦暗示过,让着点祺贵嫔。

    大概意思就是你的族兄把人家家里的族弟弄成了阉人,这事情是你家族对不起人家。祺贵嫔最多拿你宫里的下人出出气,你既然是德妃,就要大人有大量,让让她便罢了,这宫里最重要的就是和和气气,你作为后宫的表率之一,更应当以身作则。

    这么一通连消带打,让德妃只能暂时忍耐下来,寻思着机会狠狠整治祺贵嫔。

    只是还没整治,人已经打上门来了。

    姚小光因为傅辰的关系,被芳答应找机会降罪,当时赶过来的也有李祥英的人,而姚小光一开始躲得地方太明显,是一棵大树,本就难逃罪责的,但李祥英却把这事全怪到傅辰身上。说傅辰故意找着机会要害姚小光,若姚小光是刚进宫的小宫人,不明白其中的弯弯绕绕,当然会上当,把傅辰当成死敌。

    可李祥英没料到一点,姚小光从进宫后,一直呆在监栏院的院子里,睡的是傅辰的床,身边住的是傅辰的兄弟,天天给他灌输的都是傅辰如何好,如何够义气,出了这种事,姚小光就是一开始误会,但他很喜欢监栏院的人,只要他说了,监栏院的人就会给他解释傅辰这么做的意义。

    三个臭皮匠赛过诸葛亮,监栏院的人就让他将计就计。

    干脆就假装是李祥英的人,演一场戏。

    人和人之间的联系有时候就是在不经意间产生了,影响了,每一个在他人眼中也许无关轻重的小人物,都有可能成为一柄撬开巨轮的斧子。有因才有果,因为傅辰曾经的真心付出,现在就得到了回报。

    他也许并没指望监栏院的人能帮到他什么,但三年的感情却是实打实处出来的,对傅辰来说,不是做任何事都要有目的,他是人,是人就有感情,有了感情必然要有真心。

    特别是有了陈作人、王富贵的事情后,这个院子里的人空前团结,他们拧成了团想要活下去,这股信念支撑着所有人。

    他们说不拖傅辰后腿,也是真心实意的。

    姚小光虽然才进那院子一段时间,已经被渐渐同化了。

    “傅哥!”姚小光学着吉可那样,扑倒傅辰怀里。

    傅辰摸着小孩儿的柔软的脑袋。“可怪我狠心?”

    姚小光有些羞赧,承认道:“一开始是有,但现在不会。赵哥他们说,您若现在不对我狠心,以后别人对我的时候,就没那么容易揭过了。”

    “只是,苦了你。”

    “咱不苦,赵哥说了,那个李爷不是好的,他害死了咱们监栏院和西十二所里的好些人,他把好几个院里的太监都送到了祺贵嫔那儿去,我再也没见他们活着回来。”姚小光的眼睛闪闪发光,“咱们院里的人,都是真汉子!咱不背叛!”

    “他们啊,真不知道教了你什么乱七八糟的,我们不是汉子了!”傅辰笑出了声。

    “但赵哥说,身体不是,心是!”姚小光扭来扭去的,学着吉可对傅辰撒娇的模样,他一直很羡慕吉可能对傅辰那样毫无隔阂的模样。

    “好好,说不过你们。”

    “傅哥,你要小心,那祺贵嫔院里又死了几个,我听李爷说,最近暨桑国的使臣带来了西域的狗,那狗吃的是人肉,那些死的人全被它们吃了,李爷要你去送荔枝,肯定会害你!你别去!”姚小光颤抖着,他努力忍住害怕,抓紧时间把要说的话一起对傅辰说了。

    “放心,我心里有数。”摸着小孩的头,傅辰心情有些沉重,这孩子刚进来那会眼睛还是清澈的,那么快就有些变化了,“傅哥再教你一句话,这宫里躲不掉的时候,就不要躲,因为你躲了,对方会变本加厉。”

    .

    内务府。

    李祥英身边凑着不少谄媚的小太监,傅辰进来的时候就看到了,他们都是刘纵从前的班底。

    还有些念着刘纵好的,没去看刘纵,但也没讨好李祥英,傅辰将这些人默默记了下来。

    “李爷,您来了咱们内务府后,这里都变得金碧辉煌了!”

    “您可比那刘纵要好了不知道多少,您看连太后都格外赏识您,小的能跟着您,真是几世修来的福气。”

    “李爷……”

    李祥英听着这些话,嘴里含着笑,“好了。咱家只是暂代的刘爷,你们这话还是少说吧。”

    虽然这么说,但他却没阻止那些人的话。

    在他看来,这职位,已经是囊中之物了,刘纵那老货,真是老天有眼收了他!

    等他掌握了内务府,他将能顶替刘纵,成为六位总管公公之一!

    “傅辰,回来了?”李祥英看到从门外进来的傅辰,眼中迸射着某种光芒,“叶辛怎么样了?”

    “他让小的说谢李爷的恩赐。”

    “那刘爷,可还好?”李祥英的人在监栏院路过时看到傅辰,就马上来回报了。

    “怕是不行了。”傅辰一脸哀戚。

    “哦,你还真是念旧情,刘纵要是泉下有知,也会感动你这番情谊。”李祥英这话一出,就立刻让傅辰站在了所有太监的对立面,孤立了他,“对了,荔枝抬过来了,你去给各宫分派一下,你们都去帮帮小傅公公吧,他还认不清路。”

    这话意思是,傅辰太没有眼色,到现在还冥顽不灵,不好好讨好他,居然还搞阳奉阴违这套,该教训下了,教训了还不听话,那么就除掉,傅辰的位置让别人替上,其他太监有所领悟,他们哪一个不想升职的,傅辰现在可是从三品太监,这职位太过诱人。

    “小的领命。”落在傅辰身上不善的视线,并未让他恐慌。 2k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太监的职业素养相邻的书:小地主(美食) 重生之原配娇妻 [综]平安京恋爱物语 天将降大任于隐形人也 [综]九九归一 妃娶不可,腹黑九皇子 暖爱,我的坏心总裁 穿书之徒弟是反派 天庭出版集团 三十五度蓝 穿越之庶男从命 快穿之跪求愿望成真 重生之吾皇在下 [未穿今]超级大神 饮朕止渴 [综]第一女配 御香行 爱妻如命之一等世子妃 反派也是有尊严的(快穿) 宗主你好,宗主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