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 > 介绍 > 太监的职业素养

第二十三章

【书名: 太监的职业素养 第二十三章 作者:童柯

太监的职业素养最新章节 2k小说网欢迎您!本站域名:"2k小说"的完整拼音2Kxs.Com,很好记哦!www.2kxs.com 好看的小说
强烈推荐: 造化之门 完美世界 无量真仙 魔天记 儒道至圣 大宋的智慧 帝御山河 三界血歌 极品修真强少 大主宰 惟我神尊 莽荒纪 我欲封天 我即天意 韩娱之勋 天醒之路 武尊道 无敌药尊    傅辰经过十二所的时候,目光停留片刻。

    门口出现几个孔武有力的太监,他们拖着一个人从门口出来。太监并非后世影视那般,都是柔弱纤细的,他们除了比正常男人少了部件外,其余都是一样的,所以有些甚至人高马大,这些太监一般在需要武力和守卫的地方当值。

    他们拖着的人是小央,她的裤腿和地面摩擦,上面磨破了好些破洞,皮肉绽开,却好似无知觉。脸很苍白,白如鬼,脖子上带有很深的淤痕,地面还有她手腕上滴落的血水,宛若在雪地里盛开的红梅。如果不是还睁着眼看上去就像没了生气的娃娃。她没让自己丢了命,因为不敢,也不能。

    梅姑姑从里面追了出来,急匆匆收拾了一些银两递上去,“几位大爷,请你们不要拖着,可否抬着她,稍微轻一些?”

    她已经尽力在保全手底下的小宫女了,可是小央得了癫病的事情还是被总司姑姑知道了,小央就要被遣到冷宫中自生自灭。

    宫里的奴才,最不能做的事有两件,一是生病,二是逃跑。

    收了钱就要办事,宫里的规矩,所以两太监也改拖为扛。

    小央好无所觉地眼在注视到梅姑姑的时候,滑下一行泪,沿着颧骨到下颚。

    得了癔症的人,对外界是没有感觉的,也意识不到发生了什么。

    但她们身体机能还在运转,会记住所有对她好的人,因为拥有得太少,一点温度就能刻骨铭心。

    梅姑姑又吩咐了几句,诸如拿绳子捆住小央的手脚,不让她自残等等,两太监有些不耐烦,“这位姑姑,我们也是奉命办事,你别再为难我们了。你嘱咐的事我们会做,但只能尽力。”

    目送小央等人走远,她转身看到了站在那儿,毫无存在感的傅辰,笑了起来,姿态依旧文雅优美,在错身而过时,她的目光翻搅着某种激烈的情绪,红唇微动,“今晚,亥时。”

    梅姑姑走进了西十二所,没再回头。

    傅辰从衣袖里拿出了一只精致的荷包,带着粗茧的大拇指摩挲上面针脚细密的纹路,眼前还能浮现当日小央那双充满感激羞涩的眼,将这只熬夜绣好的荷包递给他时的欢欣期待。里面放的是那天西十二所宫女们自制的芝麻糖,糖虽吃完了,但包装却留着不舍扔掉。

    宫女太监只是贵主子们身边的附带品,但皇宫却是他们的一生。

    他到的地方是福熙宫,后宫里的事,只有这后宫掌权的女主子才有资格插手。

    有时候当他以为已经远远逃离灾厄,命运就会告诉他,不过是在原地又打了个转。

    其实自从那次给了小册子傅辰依旧言辞恳切地拒绝后,墨画就再也没来找过傅辰,就好像默认了双方不会再有交集。这也是正常,换了任何主子被一个小奴才下了面子,还没使绊子整死人,已经算是宽宏大量了。德妃这身份要什么体贴的人没有,在这宫里头愿意揣摩主子喜好的人绝不在少数,何必巴巴的要傅辰。

    现下是晚间,里面正井然有序地准备德妃娘娘的晚膳,宫女太监们各司其职,没人会去注意门口的小太监。

    今儿白天各地送来的秀女已经到了皇都,在正式进宫前由参领带着路,按照地域、籍贯、民族等等排车,排好了后是各主宫的娘娘前来观阅,当然这也是变相地告诉秀女们我们这些后宫的主人是欢迎你们的,给这些初来乍到的秀女们一些心理上的安慰,消除她们的紧张感,晋朝袭承礼仪之邦的文明,在小事上可觑一二。

    德妃作为主宫高位妃子,与皇后共同管理后宫,自然也在今日的观阅名单中,不久前从太后那儿回来。

    他在外面通报了守门太监后遭到拒绝,一个从四品的小太监,是没资格主动请缨见四妃之一的妃嫔的。

    “这位小公公,德妃娘娘可不是想见就能见的。”就是要凑到贵主子面前,也没见到这么直接的,看着傅辰的目光很是鄙夷。

    傅辰并没有轻易打退堂鼓,“那么,能否请墨画姑娘出来一趟,两位劳烦通融一下。”

    傅辰掏出了前几日得赏的银子,一股脑儿给了这两位公公。

    还没一会,一张熟悉的容颜就出现在面前。

    墨画似笑非笑地望着傅辰,挥手让那两个护卫太监先去里头帮忙,他们之间的对话,让人听去总是不好的。

    才看着毕恭毕敬的傅辰,问道:“小傅公公,我以为你这辈子都不会踏入咱们福熙宫呢?”

    “墨画姑娘哪里话,小的身份低微,这不是不好意思在您面前晃吗?”

    “你这嘴儿还是这么不老实,既然不好意思,那就哪儿来的,滚哪儿去吧,咱们福熙宫可请不起你这尊大佛。”

    “奴才这就是来赔罪的,请您大人大量原谅小的不识好歹,这次您就是赶也赶不走我了。”

    “哎呦,真是能从咱们小傅公公嘴里听到这种话,太稀罕。”墨画叉腰笑着,“只是今儿个不凑巧,咱们娘娘正与在容昭仪量衣,实在没空见你,还是请回吧。”

    容昭仪,六皇子邵瑾潭的生母,九嫔之首,听闻年轻时伤了身子无法再孕,是个常年的药罐子,因六皇子善经商,帝时有赏赐却无多少临幸,是后宫的隐形人,只是这样的容昭仪与德妃却往来颇多。

    傅辰知道时间刻不容缓,而之前几次三番的拒绝,完全下了德妃的面子,他现在自己送上门来,也要看人家愿不愿意了。

    可以说就是现在德妃把他赶出去,也无可厚非,谁叫他“不识好歹”,就是为了曾经丢失的面子,德妃这时候也要找回场子。他现在只能寄希望于德妃并非那么毫无度量的人,另外就是那位白月光在德妃心中的地位真的有高到连他的几次不敬都能原谅的地步。

    “那不知娘娘何时能拨冗一些时间给奴才?”

    “我不知道呢,娘娘的时间咱们做奴婢的又怎么说得准。”

    傅辰忽然跪了下来,匍匐在地上,“求墨画姑娘为奴才美言几句,奴才定然记得您的大恩大德。“

    “小傅公公这是做什么,你的膝下可是有黄金的,金贵得很,怎能跪我呢?”墨画露出一脸惊讶的神情,她是没想到之前还十分斩钉截铁拒绝的人,这会儿居然求上门来,她就说嘛,这宫里有哪有什么宁死不屈的人,到头来还不是贴过来,“小傅公公,这人呢,拿乔也要看主子的眼色,你看装过头可不就栽了,你说我这话有道理吗?”

    “墨画姑娘自是金口玉言。”

    “好了,我还有活儿,先进去了。”

    “那奴才就在这里等着,何时娘娘有闲暇了,奴才再入内。”

    “若你想等,就在外候着吧。”墨画不置可否,也不让傅辰起身,语笑嫣嫣。

    ——晋.江.独.家.发.表——

    傅辰被喊进去的时候,已经是半个时辰之后了,期间一群太监宫女从他身旁经过,像是没看到他一样各自做事。

    他的双腿因为长时间跪地而显得僵硬,但他不敢再耽搁,忍着酸麻走进去,离他与赵拙等人的约定已经过去一半的时间。

    傅辰走入殿内,心在已经传膳了,福熙宫有自己的内膳房,吃的不是御菜,做法用料就与御膳有些不同,是专挑着德妃喜爱的口味上的。桌面上一只只晶莹剔透的饭碗摆在膳桌上格外好看,在四周宫灯的映照下美得让人惊叹。德妃不是奢侈的性子,比起皇家其他后妃,她这里的菜式不算多,这也能看出德妃并不是喜好大排场的人。

    “奴才给德妃娘娘,容昭仪请安。”傅辰低眉顺目,十分恭敬。

    正在舔毛的汤圆一看到傅辰,居然还认得出来,记得这是那个曾经给他温柔顺毛的太监。它跳下德妃膝盖,绕着傅辰走来走去,瞄了两声,似乎在问傅辰为什么不找它了。见傅辰不理会它,还有些闹脾性,叫得厉害了。

    德妃一看,芊芊玉手在空中划出浅浅弧度,不咸不淡道:“将这只小畜生带下去。”

    很快就有宫女将汤圆小心抱下去,有时候宠物可比奴才金贵得多。德妃像是没看到跪在桌边的小太监,笑着对一旁脸色不佳的容昭仪道:“这小菜是我专门吩咐小厨房做的,格外开口,你尝尝看。”

    宫里主子不叫起有许多种说法,有时候是主子要给些教训或是敲打,而位置上的一高一低,让在底下的人承受更多,会不住揣摩上意,在揣摩的过程中,自然而然会敬畏对方,心理防线容易被击得支离破碎。

    傅辰目光不变,动作不变,他知道如果这时候示弱,在你进我退的过程中他就会败在这个女子的精神压迫中,藏在衣袖下的拳头渐渐紧握,他不能被击垮,即使被踩到泥地里。

    一旁的宫女为容昭仪添了几筷子后,还是容昭仪首先打破了沉默,“这太监没见过,好像不是你宫里的。”

    “妹妹可还记得,你今日说我手上的蔻丹做得格外别致,就是出自他的手了,正好今儿要换花样,小太监也是个机灵的,自个儿过来了”德妃伸出那双保养如玉的手,颜色被涂抹均匀的指甲格外鲜活,与白皙的手指交相呼应,“傅辰,平身吧。”

    德妃这么说,容昭仪理解地点头,德妃的院里是不添奴才的,平日那些奴才打破脑袋想挤进来也是无用,现在有这样的机会得到德妃的喜爱,是任何小太监都不想放过的机会吧。

    “谢娘娘。”傅辰起身与侍膳的宫女站在一旁。

    这期间,容昭仪出现了头晕的症状,中途去了两次恭房,对食物也没什么胃口,德妃见状忧心忡忡,神色不似作伪,以此也看出这两位娘娘私交的确不错,“我看你还是请太医来瞧瞧吧,这么个难受法可可不是平常的小灾小病。”

    “无碍,你知道我一直这身体,没什么用,何必再麻烦太医,也不知还能吃这样的饭菜多久。”容昭仪苦笑着摇头。

    “你这脑子何时能想些好的,别说丧气话。”德妃嗔怪道,“傅辰,过来伺候,伺候不好自己去棣刑处领罚。”

    内务府、敬事房都是有惩罚太监的职能的,其中棣刑处是宫中惩罚最为严厉,也是裁决的地方。

    傅辰应是,稍微活动了下僵硬的腿,就着心中的推测,开始为容昭仪布菜。

    伺候后宫主子的时候,眼神一定要准,特别是布菜这种时候,主子眼睛往哪个菜色上多几眼,就要马上将菜放进碗里,其中还要分清主子是想吃还是只是看看。每个主子爱吃什么菜,这都是不能说的,内务府也不准派人登记,这是防有心人惦记。

    在布菜的过程中,还要暗自记下每个菜动了多少筷子,不能多,老祖宗的规矩,忌贪食,易遭毒杀。

    这份差事,必须要让心细、善于观察、心灵手巧又极为有耐心有眼色的来做,所以布菜的宫女太监总是不停在替换,就像今天福熙宫就没有正式布菜的人。

    这些猜想都是傅辰私下私下揣摩的,没人会告诉他,谁会将自己的经验无私分享给别人呢?

    当然,傅辰是有师傅的。但掌事太监手下都有很多小太监,他们往往自己还有不少差事,根本不会将这些利害关系教与小太监,而像慕睿达那样严酷的人,更不会提醒什么。

    这也是为什么小太监小宫女是宫里更换最频繁的一批。

    所有能走得长远,还能爬上位的人,无一不是精明,不是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的。

    傅辰那双手在半空中快速而准确的挥舞,那弧度和动作很漂亮,犹如舞蹈,干净利落又善心悦目。大约是这个小太监做事总是那样有条不紊,从没急躁过,看着就好看。德妃平淡地看了几眼,没说什么,就停下了用膳,一旁早就宫女准备好为她漱口。

    令人惊讶的是,胃口不佳的容昭仪居然吃下了傅辰布的所有菜,用完膳连她自己都忍不住惊讶,这居然是她这些日子以来用饭最多的一天。

    等饭菜撤了下去,两位娘娘看着垂头安静等待的傅辰。

    “傅辰,你如何知道夹那些菜?”

    “奴才……”傅辰欲言又止。

    但德妃是何许人,很快就明白傅辰的意思,让所有人都下去了。

    等所有人退下,傅辰才开口。

    “其实只是奴才的猜测,不敢断言。”傅辰抬头望向德妃,眼眸里藏着德妃最为欣赏的顺和温润,“奴才斗胆请娘娘握一下容昭仪的手。”

    德妃刚要否决,容昭仪却来了兴趣,她好奇这小太监是凭什么判断自己的口味,就连她自己都觉得最近的口味变化太快,“姐姐,就照他说的试试吧。”

    在德妃碰完后,傅辰问:“容昭仪是否体温偏高?”

    德妃闪过一丝异色,“你怎么会知晓?”

    “奴才敢问昭仪娘娘,是否近期常出现头晕,容易疲劳,并且口味大变,对许多气味格外敏感,甚至出恭的次数也不太稳定……”

    容昭仪张了张嘴,满脸惊讶,德妃一看容昭仪的表情就知道傅辰都说对了。

    “本宫恕你无罪,你直说,可是什么病?”

    傅辰微微一笑,“并非病症,奴才反而要恭喜昭仪娘娘。”

    “本宫何喜之有?”容昭仪似乎也想到了什么,脸上露出了似哭似笑的狂喜,难以相信。

    “昭仪娘娘,奴才觉得您或许可以召太医把脉,或许有意外之喜。”傅辰不会下定论了,下了定论而最后空欢喜一场,那就有罪责,他这话的含义无论什么结果都不会被怪罪,而对方一定听得懂言下之意。

    他不能问月事这样的问题,但常识性问题还是可以问的,从一开始容昭仪的表情神态,再到她的行为,才让傅辰在布菜的时候,尝试选择偏酸的食物,果然向来不爱吃酸物的容昭仪非常有胃口地吃完了。

    短暂的静默,忽然,昭仪激动地拉住了傅辰的手,哽咽道:“我以为我再也等不到做娘的一天,你是叫傅辰吗,若证实你说的是真的,本宫欠了你一个大大的人情。”

    她就是年轻时遭了陷害小产,身体亏损严重,太医断定再也无法怀孕,才常年吃药调理身体,可这也只是她的自我安慰,她知道自己这辈子恐怕再也没有孩子了,再加上皇帝年纪大了,她们自己也不年轻,宫里已经好久没新生儿了。也正因她和德妃都知道这些情况,就是身体有异样也完全没往那方面去想,只以为是肠胃不适,被傅辰提醒了,容昭仪才想起她的月事虽然不规律,但这次好像很久没来了。

    容昭仪刚握上傅辰的手,却被德妃不着痕迹地移开了,提醒道:“不过是个奴才的胡言乱语,当不得真,你还是先让值得信任的嬷嬷来看看,这事先不要外传,别忘了如今皇后怀孕,你这是抢了她的风头。”

    “对,姐姐说的对,前三个月不能被任何人知道。”容昭仪自然知道德妃的言外之意,很是领情。心里也有点慌了,她知道皇后的手段,绝不是表面看着那般温和。“姐姐,此事切不可外传。”

    待送走容昭仪,德妃脸上的笑容完全放了下来,对傅辰道:“随我进来。”

    所有宫女都被打发到了外边,这时候屋内焚着香,淡淡的宁静气息飘来,却丝毫没让傅辰觉得轻松。

    “干得不错,就是我都要刮目相看了。这才一打照面,就让一个素未相识的妃嫔对你感激有加,小傅公公,你这攀高枝的速度,怕是无人能出其左右了吧。”德妃坐于卧榻上,手里摇着仕女画扇,轻柔的声音不紧不慢,出口的话却句句犀利。

    “奴才只是恰逢其会,并无二心。”

    “并无二心,本宫怎的不知你这心是向着谁的?”

    “自然是向着娘娘您的。”

    “本宫没记错的话,之前的几次,你可是毫无转圜余地地一次次拒绝本宫,把本宫的面子往地上摔!”德妃声音抬高了几度,忽然站了起来,走到傅辰面前,看着跪在自己脚底格外柔顺的太监,讽刺轻嘲,“这次过来,是有事拜托我吧,你这人太精明,无事不登三宝殿,要不是有求于我,你那坚硬的膝盖骨还弯不了吧。”

    傅辰几乎将额头贴上了地面,他从没小瞧过德妃,德妃能到如今的地位,还稳坐十几年,自然不会被他几句话就轻易蒙蔽。

    傅辰没有回话,或许怎么回,都掩盖不了他的目的。

    这个女子太过聪慧,聪慧的同时,又能将所有事都控制在手里。

    傅辰甚至有时候会想,也许她之所以后来没有动作,是不是已经猜到了如今的局面。

    “看在以前本宫对你还有些欢喜的份上,本宫可以不计较你拿本宫当靶子。”德妃的手指划过傅辰的脸颊,依旧是那么令人胆战心惊的触碰,连每个毛细孔都张开了,“本宫把你当宝的时候,你自然什么都好;当你不再吸引本宫,连草都不是。”

    “奴才……做什么,才能让娘娘您消气?”傅辰问得有些艰涩。

    “回吧,本宫乏了。”德妃意兴阑珊,断绝了傅辰所有可能性。

    ——晋.江.独.家.发.表——

    傅辰知道,现在他绝不能离开。

    越是急切的时候,就越要冷静。他想到之前容昭仪碰到他的手的,德妃不着痕迹将之拉开,她并没有如她口中那样对他完全没兴趣,他必须赌一把。

    眼中迸射出一抹极为刺目的亮光,傅辰缓缓站了起来,优雅地掸了掸衣摆的灰,无论是眼神还是气质都像忽然换了一个人似的。

    他嘴角微微上扬,那笑容怎么看都颇为邪气,“是否奴才如今做什么,娘娘都不会计较?”

    从心理层面来说,女性很多时候,是相当感性的一种生物,说不要的时候,不一定是真的不要,说没兴趣的时候,不代表她真的没兴趣。如果没兴趣,甚至不会看你一眼,更不会与你共处一室。

    一个强势的女性,她可以优雅,可以知性,可以权势滔天,但不代表她不想被征服被宠爱。但她们不是那么容易动心的,她们的要求比寻常女子高了许多,不是极品的男人甚至都入不了她们的眼。要挑拨她们的心弦,首先就是打破那层防御在外的冷淡,让她感受到男性完全不一样的魅力,让她发觉面前的这个人,与她所见过的所有男人都是不一样的,甚至与这个时代的所有男人都不同,他是独一无二的。只要她愿意为你动心,这段关系就不是没希望的。

    而古代的女子,或许都没试过一种姿势,它叫:壁咚。

    一种能让现代万千女性为之小鹿乱撞的姿势,好似回到初恋时光。

    而如果那个男人,还是曾经让你为之在意,无法彻底拒绝的,就事半功倍了。

    傅辰是个当机立断的人,今日就这样走出去,下场是什么就不容易猜到了。

    “你、你要做什么?”德妃看到这样的傅辰,心脏忽地乱了,明明还是同样一张脸,为什么忽然那么有魅力,让人移不开目光。

    她头一次面上出现了些许慌乱,脚步不住往后退。

    而她退后一步,傅辰就前进一步。

    直到退到墙壁上,她抵在墙上,说话不再那么波澜不惊,“你……”

    “娘娘或许不知道,奴才的吻技很好,您要试试吗?”在傅辰宠溺的目光中,德妃就像一个十几岁的小姑娘。

    她身材并不高,在傅辰的阴影笼罩下,看着有些小鸟依人。

    她感觉面前的人,如同一堵墙,那身气势完全笼罩住她,让她动弹不得。

    傅辰的嘴唇偏薄,这是薄情的唇形,很性感,也犹如恶魔般的诱惑,特别是这样勾起来的时候,摄魂夺魄。

    即使他的年纪不大,但那身气势完全弥补了不足。

    “要吗?”他的声音好似海妖,无法不被吸引。

    德妃几乎迷失在傅辰那双能让人入魔的眼中,不自觉回复道:“要……”

    傅辰微微一笑,弯身附了上去…… 2k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太监的职业素养相邻的书:小地主(美食) 重生之原配娇妻 [综]平安京恋爱物语 天将降大任于隐形人也 [综]九九归一 妃娶不可,腹黑九皇子 穿越之庶男从命 快穿之跪求愿望成真 重生之吾皇在下 [未穿今]超级大神 饮朕止渴 [综]第一女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