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 > 介绍 > 世嫁

第三章 赔偿

【书名: 世嫁 第三章 赔偿 作者:木嬴

世嫁最新章节 2k小说网欢迎您!本站域名:"2k小说"的完整拼音2Kxs.Com,很好记哦!www.2kxs.com 好看的小说
强烈推荐: 造化之门 完美世界 无量真仙 魔天记 儒道至圣 大宋的智慧 帝御山河 三界血歌 极品修真强少 大主宰 惟我神尊 莽荒纪 我欲封天 我即天意 韩娱之勋 天醒之路 武尊道 无敌药尊    沐大太太看了老夫人一眼,嘴角划过一抹嘲弄的笑。

    她望着清韵。

    清韵穿着一身七成新的紫衣白裙,裙摆上绣着栖枝飞莺。

    衣裳布料还凑合,只是她病了半个月,又常年住在佛堂,吃的菜极少有荤腥,所以身形消瘦,撑不起衣裳来。

    沐大太太往下看,眼神凝了一下。

    她瞧见了清韵的绣花鞋。

    她以为这衣裳做的偏大,谁想竟是偏小,都露出了绣鞋了。

    清韵站在那里,有些忐忑不安,她有些害怕,又有些渴望早些听到沐大太太说话,她不喜欢胡思乱想,自己吓唬自己,到底要将她怎么样,速度点说啊!

    沐大太太多看了清韵脚两眼,老夫人也注意到了。

    她的脸又沉了三分,竟然穿这么不合身的衣裳出来,这不是存心的丢伯府的脸吗?!

    老夫人这辈子最无法忍受就是伯府在沐尚书府跟前跌份。

    见清韵还一脸无知的站在那里,不由得气拍了桌子道,“还不跪下来认错!”

    清韵紧咬了下牙关,她长这么大,前世连父母都没有跪过,如今倒是要跪一个毫无干系的老妇人了。

    清韵心里窝囊,却又不能不照做,她已经“做错”了事了,再忤逆长辈,不听话,只怕惩罚会更重。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清韵跪了下去,屋子里铺着锦毯,不冷,就是跪的难受。

    没跪,挨骂。

    跪着不说话,还是挨骂。

    大夫人催她,“还不敢紧给婶娘赔罪认错!”

    清韵牙关紧咬,气的胸口有些起伏不定,嘴角有冷笑,赔罪认错?

    她倒是喊的出口,该赔罪的不是我,是你的女儿!

    她没有说话,那边老夫人又拍桌子了。

    清韵没辄,嘴微微张开,“不是我……。”

    才吐了三个字,好了,喉咙发痒,当即忍不住咳嗽了起来。

    咳的她跪都跪不住,身子一揪一揪的,看的人心疼。

    一屋子人都看着她。

    老夫人额头有青筋暴起,大夫人则赶紧吩咐丫鬟道,“赶紧的,给三姑娘倒被茶。”

    不是她有那个好心,而是清韵咳的她实在心慌。

    还有,清韵疼成这样,她关心她,最是能体现她这个做嫡母的宽厚大度。

    丫鬟赶紧端了茶来,清韵跪在地上接了,小心的喝着。

    老夫人见了就来气,还得忍着,对沐大太太道,“染儿的事,她知道错了,三天前,竟一时想不开,要以死赔罪,就着馒头,咽下半根绣花针,所幸是命大,被人发现救了回来,只是伤了嗓子,现在还说不得话。”

    清韵惊呆了。

    这等颠倒黑白的本事,她两世仅见啊。

    明明是有人把绣花针塞馒头里,要害她性命,到她嘴里,怎么就成了以死赔罪了?

    清韵低着头,掩去眸底的鄙夷之色。

    就冲她那薄脸皮,在伯府铁定是混不开了。

    她没看见沐大太太的脸,原本就愤怒了,这会儿愤怒之色又深了三分。

    老夫人这是赤果果的威胁她啊!

    幸好清韵没事,要是真有什么好歹,不就是她尚书府逼死她的了?!

    想到女儿下颚的伤疤,伤心的整日以泪洗面,她就怒不可抑。

    她哪里不知道清韵是被人栽赃,替人背黑锅的,可是伯府一口咬定就是她推的,你要算账,伯府不会偏袒她,她能有什么办法?!

    清韵受罚,她并不心疼,她可是伯府正儿八经的嫡女,老夫人的亲孙女,她都不心疼,还轮着她一个远堂婶娘来心疼?

    况且,把她女儿推倒的,确实是清韵。

    只不过清韵不是故意的,她也是被人推了一把,要没有清韵背后一双手,她女儿能摔破了相?!

    清韵要罚,罪魁祸首更要罚!

    想到方才进来,五姑娘沐清柔迎接她时,一脸关心的问她,“婶娘,千染姐姐的脸好些了没有?”

    明着是关心,谁不知道她心里在偷着乐。

    在她面前假意关怀,惺惺作态,把谁当傻子糊弄呢。

    当时看着她那娇艳如牡丹的脸,她都差点没忍住心里那股要抬手扇过去的冲动。

    可她是长辈,能随便打小辈吗,忍无可忍,也要忍了,这笔账她记着呢。

    这会儿,再听老夫人把清韵喉咙受伤说不出话的错,强加在她身上,那股怒气再平息不了了。

    今儿不赶紧把事情解决了,赶明儿清韵真出什么事了,她就是对的,也变成错的了。

    她拳头攒紧,先冷呵一声,方才道,“染儿伤了下巴,我只要她能完好如初,清韵就是赔了一条命,又能怎么样,能将染儿的伤疤抹去吗?”

    说完,她又望了眼清韵,然后对老夫人道,“老夫人可得看好了清韵,她可不比府里其他姑娘,死了伤心两日也就罢了,伯爷这辈子最钟情的就是清韵的娘了,她长的又有七分像清娘,伯爷可是把她捧在手心里疼的,要是他办差回来,知道清韵出事了,知道老夫人和大夫人没把她看好,让她出了什么事,到时候母子离心,夫妻离心可就不妙了。”

    要比说话最伤人,一屋子人,没人比得过沐大太太了。

    她是捏了人痛楚说,那一字一句,哪里是话啊,分明就是盐巴,洒人家心口上呢。

    因为侯府被贬,老夫人和伯爷离了心,伯爷在家,和她也说不了几句话,要不是请安,估计连面都难见上。

    还有大夫人,清韵的娘江氏都死了快十五年了,还叫伯爷心心念念,这对大夫人来说是最大的耻辱。

    她陪着伯爷十五年,还没能挤掉江氏在伯爷心底的地位,一个大活人,连个死人都争不过,还有脸活在这世上,这脸皮还真是够厚实的。

    都说打人不打脸,揭人不揭短,沐大太太这一巴掌,打的大夫人脸隐隐泛青。

    还有沐清柔她们,沐大太太说的更直白,清韵要是死了,伯爷会伤心欲绝,她们死了,不过伤心两日,孰轻孰重,当即立见。

    沐大太太嘴上爽了,看到老夫人和大夫人变了脸色,她更是爽到骨子里去了。

    可清韵却脸色泛白,她感觉到有好几道凌厉的眼神望着她,恨不得将她剥皮卸骨了。

    清韵苦笑,沐大太太好心计,不过三言两语,就帮她拉了一手的好仇恨。

    一会儿你是拍拍屁股就走了,我的日子还怎么过啊?

    老夫人气的嘴皮哆嗦,孙妈妈赶紧端上来一杯茶,让老夫人喝着平息怒气。

    老夫人喝了半盏茶,方才望着沐大太太,咬了牙道,“事已至此,你想怎么样?”

    沐大太太坐正了,脸色不愠,什么叫她想怎么样,说的好似她胡搅蛮缠一般,“我只要染儿恢复如初!”

    恢复如初?恢复如初!

    说来说去,就这四个字。

    可伤了下巴,如何恢复如初?!

    看着沐大太太油盐不进的态度,老夫人扫过清韵的眼神就跟冰刀似地,清韵都觉得自己身上好像多了许多冰窟窿。

    大夫人坐在一旁,眸底有冷笑,许是被气大了,她说话也直的厉害,“说来说去,还不就是为了银子吗?”

    嘴角划过一抹讥笑,好像在讽刺沐大太太掉进了钱眼里。

    沐大太太笑了,笑容像是开在冰山的花。

    沐大太太就这点好,她就算再气,嘴上也带着笑,“我尚书府是没有封爵,但好歹也是一品官邸,怎么在堂嫂眼里,就穷的连治病的钱都没了?”

    说着,她心底一叹,“也怪清娘去的早,没把清韵教好,要是她在,早带着清韵去给我赔不是了,哪用的着我巴巴的登门,可不像是上门讨债的么?”

    说到最后,竟是一抹自嘲的笑,她又扫了大夫人一眼,用眸底余光补充了一句:做嫡母的这么不懂事,难怪得不了伯爷的欢心了。

    啪,又是一巴掌打在大夫人的脸上。

    清韵觉得大夫人的脸都被打肿了。

    在她记忆中,大夫人是无往而不利的,只是伯爷和她娘是她的死穴,伯府里没人敢掐,但是沐大太太敢啊,她又不求她什么,不用看大夫人的脸色过日子,所以没有顾忌,一掐一个准。

    清韵注意到大夫人掐着自己的手,那狠劲,估计指甲都掐进了肉里,可见心里有多气愤了。

    她觉得,大夫人是想掐她。

    大夫人没有表露出来,她解释了,不是她不带清韵去尚书府赔罪,而是清韵推沐千染,老夫人和她依照家规罚了她。

    沐大太太她还是那话,罚有用吗,要是罚有用,当初她就不会让清韵回伯府了,直接乱棍打死了了事。

    话题饶啊饶,最后还是绕到赔偿问题上。

    沐千染被清韵推到,所受的苦且不说了,算她倒霉,但这去疤用的药膏……谁买可是个大问题了。

    她是尚书府长媳,用公中的钱给沐千染买药,一堆人有意见呢,都说要她来找伯府,她不愿意,但也得来啊。

    老夫人听着这些冠冕堂皇,睁着眼睛把人当傻子糊弄的话,就不耐烦,想反驳,又不占理。

    人是清韵推的,赔偿她医药费也应当。

    老夫人拨弄着手里的佛珠,问道,“清韵害染儿伤了下巴,留了疤,清韵是有义务帮她医治,御医可说了,治好要多少银子?”

    沐大太太没说话,站在她身后的丫鬟嘴快道,“太医说了,最少要两万两呢。”

    此言一出,饶是老夫人也倒抽了一口气。 2k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世嫁相邻的书:炮灰姐姐逆袭记 完美星光 妻贵 盛世芳华 天庭特招临时工 鹰扬拜占庭 剑出华山 武道真传 唐朝工科生 医香盈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