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 > 介绍 > 重生之老而为贼

第063章

【书名: 重生之老而为贼 第063章 作者:老衲吃素

重生之老而为贼最新章节 2k小说网欢迎您!本站域名:"2k小说"的完整拼音2Kxs.Com,很好记哦!www.2kxs.com 好看的小说
强烈推荐: 造化之门 完美世界 无量真仙 魔天记 儒道至圣 大宋的智慧 帝御山河 三界血歌 极品修真强少 大主宰 惟我神尊 莽荒纪 我欲封天 我即天意 韩娱之勋 天醒之路 武尊道 无敌药尊    陆云鹤和顾思浓的婚礼在一个洋人开的兰德宫酒店里举行的,完全洋派作风,平城本地流行洋派和中式相结合的婚礼,到他们俩这里完全就是洋派婚礼了。

    众人在兰德宫外面的草坪上观赏了两人的典礼,陈怡玢还看到了陆老爷夫妇,他们俩坐在最前面,陆老太太脸上露着笑容,她看着陆云鹤觉得哪里都好,反倒是陆老爷脸上没太多笑容的样子,他俩也看到了陈怡玢,陆老爷还跟她打招呼,说了一句:“嘉和来了啊?”

    陆老太太说:“我孙子阿光怎么没来?”

    陈怡玢没惯病,说一句:“难道让阿光看到自己的父亲另娶么?”让陆老太太噎了半天,才想说一句话,结果陈怡玢点了点头离开了,这给陆老太太气得,直跟陆老爷说:“这成什么样子啊!”

    陆云鹤的婚礼上来的都是他那个圈子的人,大多是文人,不过他在文人圈子里算是人缘比较好的,来的人很多,陆云鹤穿着一身燕尾服,腰板挺直的站在那里迎接宾客,看到陈怡玢还露出了笑容,说:“来了啊?”

    陈怡玢微微点头:“替阿光来看看。”

    陆云鹤转而问道:“阿光好吗?”

    陈怡玢:“挺好的,交了新朋友,上了新学校,每天都很开心。”

    陆云鹤只得说:“阿光在你那里,我放心,他爷爷奶奶也放心的。”只见陈怡玢穿着一身手工刺绣的旗袍,上面的绣花栩栩如生,那紫色的衣料颜色特别纯正,陈怡玢还擦了一点偏暗色的口红,她一笑,勾出一抹笑的时候,就让陆云鹤心里总在合计当年和现在的样子,心里总是有那么的感慨和一点遗憾的。

    陈怡玢看着陆云鹤,上辈子没有完全释然的事情,这辈子都放开了,到这里,看到陆云鹤跟顾思浓结了婚,上辈子的事情也算是画上了一个圆满的句号了。

    陈怡玢说了一句:“恭喜你了。”

    俩人又说了几句客套话,陈怡玢就擦身离开了。他俩站在一起寒暄这么一小会儿的功夫,已经能感觉到人们的目光在他们身上若有若无的打量起来,在场的人用一种暧昧的目光打量着他俩,然而下一刻,人们的目光就被随后走进来的邵兴和杨苒苒这一对给吸引了。

    黄薇甜拉着陈怡玢说:“来了来了。”

    陈怡玢白她一眼,心想她到是兴奋得跟看戏似的。不过可不就是看戏么,这一对著名四角恋现在来了最主要的三位,众人的目光颇为寻味的来回打转,连新郎的风头都被抢走了,直到美丽的顾思浓穿着白色的婚纱登场。

    因为父亲顾卫民的早去,领着顾思浓进场的人就被陆云鹤请来了许广宏大师,许大师虽然从二哥那里知道了一些陆云鹤和陈怡玢的事情,但终究还是架不住陆云鹤来求,又想到顾卫民跟他的关系,如今故人早逝,他在顾思浓婚礼上将她送出去也算是全了对顾卫民的一番情谊了。

    但是许广宏将顾思浓的手交给陆云鹤的时候还是跟他说了一句:“希望你们好好互相珍惜,不要再出现伤害别人的事情了。”

    这种话在别人的婚礼上说其实是颇为重的了,只是许广宏大师到底还是给陆云鹤留了面子,只小声的说了这么一句,倒是顾思浓的脸色变了又变,终于还是忍了下来。她人虽然骄傲,但是在婚礼的日子也不能让大家脸上难堪,就忍了下来。只是晚上在新房里垂泪,陆云鹤心疼她,哄了好一阵的。

    典礼之后就是在兰德宫一楼的大厅里随意的吃西餐和跳舞了,陈怡玢心结放下了,开始吃喝起来,顾思浓脱下婚纱换了一身红色的绣花旗袍,看到陈怡玢的时候脸色也是一凝,随即因为陈怡玢一身熟悉的打扮让想到了那不堪的晚上。

    陆云鹤心粗没有注意到的细节,顾思浓能注意到是因为在这几年里总想起当年发生的事,总能想到陈怡玢语气淡淡的将陆云鹤和她打击得体无完肤的样子。不过她终究没有再上前去说什么,今天是她和陆云鹤的婚礼,不想再引出什么让她不愉快的事情。

    陈怡玢这边没有什么大波澜,反倒是王绶云和邵兴这边倒是更引人注意一些,杨苒苒和邵兴从入场开始,俩人就旁若无人的手挽着手,一点也不避讳,王绶云今天穿着三件式西装,风度翩翩,高大挺拔,可是杨苒苒看到他只想起曾经在一起的时候,王绶云那种温吞又严肃的性格,觉得那时在一起的生活很苦闷无聊。

    邵兴心里到有些愧对王绶云的,毕竟他们也是朋友,俗话说朋友之妻不可戏,可是他跟杨苒苒这事闹得满城风雨了,前妻跟他离婚的时候大喊道:“你们这对狗男女,不得好死!”想一想那些恶毒的话,再跟王绶云充满风度的退出相比,更觉得王绶云的好来。

    邵兴拍了拍杨苒苒的手,自己走向了王绶云,说:“随庆,我们还是朋友。”

    王绶云嘴角扯出一个讥讽的笑容:“哪门子的朋友?”

    邵兴道:“我向你道歉,我一直欠你一个道歉的,随庆,我跟苒苒真是控制不住,我真的很爱她。”

    王绶云淡淡的:“那祝你们白头到老。”

    陈怡玢正好听见,好不容易才忍住了笑。

    邵兴道:“我知道你还在生我和苒苒的气,我心里还拿你当朋友的,等你气消了我们还一起喝酒。”

    王绶云道:“我头上尚且绿云罩顶,怎敢与邵兄再聚?”

    邵兴脸色又是一僵,想再找点话题软和一下气氛,结果杨苒苒走了过来,说:“随庆,我知道你心里有我,可是我们的婚姻是个错误,现在大家都拨正了这个错误,皆大欢喜,忘记我吧。”

    王绶云看着在旁边明明有点得意却要装出好像在劝他的杨苒苒,忽然觉得当初他是怎么会同意跟她结婚的呢?仅仅因为她年轻貌美么?想到曾经的那些真心,想到每一次挑选礼物的时候那种小心翼翼又期待的心理,他都觉得自己像个傻子一样。

    说:“我只恨,恨我当初为什么要娶了你?”

    若是换做一位贤良女子,与他相夫教子,和乐美满,现在他也许已经有一个两三岁的孩子了,就算是一位旧式妇女的夫人,虽不能□□添香,好歹也是以夫为天的。

    王绶云想到最近跟着黄薇甜和李少雍在陈怡玢家里吃晚饭的时候,阿光阿宝他们大口塞饭争相被大人夸奖的样子,想到那里美好而和乐的气氛,觉得也许那才是一个家庭该有的样子吧。

    杨苒苒听了李少雍的话,脸色一僵,说;“既然大家都悔不当初,那我们对你也没有什么愧疚的了,现在大家都回到了正确的位置,这样也是十分好的,我跟邵兴恩爱非常,到时候也希望你来出席我们的婚礼。”

    王绶云道:“你们的婚礼就不要给我发请帖了,你们不怕丢脸,我王随庆还是要脸面的。”

    杨苒苒怒了,脑子里想到了曾经无数次跟王绶云争吵时的场景,王绶云的态度都是这样的态度,严肃、冷静、理智,特别让她讨厌,好像他又冷又硬一样。

    王绶云不等他们再说,就转身离开了。

    陈怡玢这边反倒是跟来参加婚礼的一些文人结交了一番,虽然她严格来说不算是纯正的作家或者诗人,但也算是近几年一位颇受关注的报刊作者,所以有些同在《日报》发表文章的作者就上前跟她打了招呼。

    有一位中等个子,身材瘦削的男子跟她握手介绍他的笔名叫“淤飞”,他本人叫做张万里,陈怡玢一听他的笔名就想起了他,当年就是这位“淤飞”在她发表第一篇文章之后特意写了一篇女性意识崛起的文章,其中就提到最近平城的一股女性作家之风,举例夸奖她的文章平实质朴,又有一般女作家所没有的大胸怀。

    陈怡玢再三对他表示了感谢,后来还互相留了联系方式。

    没多久,陈怡玢他们也就离场了。

    陆云鹤和顾思浓婚礼过去几天之后,陈怡玢之前派人去医院和诊所里打听上辈子的第二任丈夫项大夫此刻在平城的落脚处的事情终于有了回复,听差的人还在门外候着,她思索很久,驱车去了那间诊所。

    那时候的西医大夫流行在医院里挂职,同时还可以开私人诊所给人看病,很是体面,只是项大夫是学中医的,那时候学西医的华夏人很少,大部分都还是中医大夫,只是西医渐盛之后,中医就衰败了下去,只有一些老派的人接受不了新事物,还坚持看中医。

    不过项大夫就算作为中医也不是十分出众的大夫,所以他的诊所里人很少,前面的屋子是他平常出诊的地方,后面有个小院子连着三间屋子,就是他们家三口人居住的地方了。

    项大夫此时是二十多岁的年纪,还没有后世那沧桑的样子,陈怡玢在就诊的时候能听到他的妻子在院子里喊叫孩子的声音,偶尔伴随着一两句拍打孩子的声音,听起来就是很平常的市井里生活的家庭一样,根本也想不到这位妻子会在是多年之后将孩子们和丈夫抛弃,跟别的男人跑了。

    项大夫上辈子提起这件事还叹了一口气说:“我不怪她,只怪我不争气,太穷了,她一辈子爱俏,熬不下去也正常。”

    陈怡玢此刻见到他,心里倒也没有什么想法,只让他号了脉,开了几幅平安的药方,项大夫心想难得有这种有钱的富贵女郎来他这里看病,有心想多要点之诊费,但是想一想自己终究不是那种人,便也实诚的只要了一点钱,想着大概今晚的伙食是有着落的了。

    陈怡玢见他脸上的表情几番变化,倒也有点日后熟悉的样子,心里微叹,便多给了几块大洋的诊费,项大夫还颇为不好意思的说:“太多了这……”

    陈怡玢是觉得给少了的,可是她对他而言就是一个来就诊的陌生人,忽然给太多钱反倒引人深想,莫不如这样给得稍微厚一点,能缓和一段日子。

    她此次来倒是有点想帮项大夫,上辈子他老婆跑了,这辈子希望他能和乐美满,也算是对上辈子他们那一场婚姻的报答了。 2k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重生之老而为贼相邻的书:古代宠妻日记 重生灵耳之千金商女 手套(gl) [综]福寿仙 暖过情迁 正道 [封神]精分道侣萌萌哒 璃妃绮梦 网游炼药师 大荒伐天记